第1332章 斩神皇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魔王方平!

  方平自立为魔,也真如魔头一般,血气冲霄,甚至隐隐让人作呕。

  这几年来,方平斩杀了太多的人,太多的强者。

  三界强者陨落,九成死于方平之手。

  对他人而言,方平恶贯满盈!

  刽子手,屠夫,魔头……

  这就是方平!

  然而,这一刻,有人止不住的悲哀。

  魔?

  谁愿为魔!

  没人愿意为魔,然而,却是被逼的入魔。

  这一刻,张涛甚至有些冲动,冲出去,断了这人皇道,让方平出去杀个痛快!

  管他未来如何!

  管他人族如何!

  杀,杀一个畅快就行!

  杀,杀一个念头通达就好!

  生也好,死也罢,不用再去考虑那些烦人的琐事。

  可是……迈出的脚,始终落不下。

  不行啊!

  能杀几个?

  九皇八个都在,斗天帝也在,天帝阳神说不定也在暗中蛰伏,方平能杀几个?

  方平战死之后呢?

  太过的顾虑,太多的担忧,太多的放不下了。

  张涛眼睛发红,是我,给方平套上了这些枷锁。

  若不然,孑然一身的方平,只需要守护几位家人,何须如此?

  天大地大,隐姓埋名,哪里去不得?

  这一刻,终究还是有些后悔了。

  霸道,桀骜,嚣张,猖狂……

  斩杀了破九的方平,名动万古,可这……是方平想要的吗?

  昔日,那个和自己斤斤计较的方平,那个恨不得自己天天给他打欠条的方平,那个锱铢必较的方平,已经没了。

  那个说着,谁敢动我家人,杀他全家的方平,也早就死了。

  有家回不得!

  征战在外,杀戮,不断的杀戮,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

  这一刻的张涛,真的有些后悔了。

  人族……这本不该是方平背负的责任。

  而今,却是成了方平解不开的枷锁。

  ……

  天帝被杀。

  四方震动。

  方平战力不减反增,越战越勇,刀劈天帝,毫不留情!

  这是道祖!

  哪怕只是投影,这也是道祖,本源道之祖。

  哪怕神皇这些人,出手之前,也要衡量一二。

  而方平,无所顾忌,化身为魔,直接劈碎了天帝投影。

  这一刻,四方皆寂。

  下一刻,方平破空而出,杀向那边的灵皇!

  “不要!”

  就在此刻,一道身影快的无以复加,肥硕的身子没有丝毫累赘。

  一头胖的和猪一般的猫,从虚空中破空而来,挡在了方平跟前。

  三猫有些怕,怕双眼血红的方平。

  怕满身血气的方平!

  可三猫还是来了,惨兮兮道:“不要……不要杀主人好不好?”

  方平眼如深渊,一眼扫去,三猫浑身颤栗,却是依旧挡在方平跟前,可怜兮兮道:“主人是好人,主人也没有欺负你们的……主人只是分身,在这待了很多很多年了……”

  是的,很多很多年了!

  万年?

  五万年?

  十万年?

  三猫不记得了,只记得,主人来了很久很久了,一个人,一只猫,孤独,寂寞,死寂。

  在这如同囚笼般的世界中,主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陪伴,唯有一只猫。

  太久了!

  久到三猫都快遗忘以前的一切了,却是忘不了和灵皇相处的时光。

  方平冷冷扫了一眼三猫,轻哼一声,瞬间掉头,朝远处的神皇杀去!

  都要死!

  早晚而已!

  三猫既然舍不得,看在苍猫的面子上,他可以让灵皇晚点死。

  ……

  神皇和镇天王的本源分身还在交战中。

  越战越残酷!

  方平赶到的时候,铸神使这些人也在参战,不过此刻,几位破八都是伤痕累累,铸神使的分身少了大半。

  而假神皇,也就是镇天王,此刻也是气喘吁吁,已经有些维持不住神皇的气机了。

  方平距离远还没感应到什么,距离一近,此刻很快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镇天王!

  的确是镇天王的气息,这时候的镇天王,有些无力再维持这样的变化了。

  对面,神皇分身也有些残破,胸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不过正在愈合。

  看到方平赶到,神皇也不惊慌,看了一眼方平,轻笑道:“你已入魔!”

  “魔?”

  方平冷笑道:“我便是魔,那又如何!你等仙神,高高在上,那就让我这魔头掀翻了你们,铲除了你们,让这三界无仙神!”

  神皇笑了,看了一眼对面的镇天王,轻轻喘息道:“方平,你视我等为仇寇,他呢?”

  伸手一指镇天王!

  “你说皇者都该杀!你可知,镇此刻想做什么?”

  镇天王面不改色,也不说什么。

  “他想证道成皇!”

  神皇声音讥嘲,“他想成为无上皇!和灵交战的是他的初武身,破八巅峰的初武身,若是吞噬了种子,他可破九!

  此乃本源身,已经破九,此刻证道成功,直接成皇!

  皇者本源身,初武破九身,他坐镇人间八千年,恐有真种线索。

  找到真种,吞噬真种,初武再证道,双道合一,超越天帝和阳神,真正成为三界无敌皇!

  你以为,他会放过你们?

  放过我们?

  方平,你只是他的刀!

  你想过很多人算计你,可曾想过……你其实只是他的棋子!

  他坐镇人间,他的机会最大,他也最有把握,吾等哪怕想在人间安插棋子,镇不松口,你真的以为可以在人间安插棋子?”

  神皇笑的神秘,“人间的新武,便是他引导的!人皇道的出现,也是他的功劳,你真的以为是帮你们?若不是人间发展的越来越快,岂会这么快就要天人界壁破碎?”

  阳神久不出世,是真的在暗中隐藏,还是早就被他镇压,你又知道多少?

  阳神初武身早已破九,也许……也会成为他的养料!”

  镇天王冷冷看着他,也不言语,更不去解释什么。

  神皇再次看向方平,笑道:“到了现在,你还相信他是好人?是你们人族的救世主?之前,双身破八巅峰,一旦融合,他也可以匹敌皇者!

  却是一直不曾融合,一直在等待,等待时机!

  人族遭受如此多的困难挫折,真是吾等带给你人族的?

  他镇,若是展露实力,谁敢招惹人族?

  今日,道树证道失败,三门之前无人镇守,也是他破道的最好时机,一旦本源身证道,他便是无敌的存在,方平,是杀我,还是杀他?”

  “证道……“

  方平看向镇天王,镇天王也看着方平。

  他和神皇交战许久,双方都受伤极重,此刻,方平却是越战越勇,反而是此地最强者。

  方平帮助哪一方,哪一方便能成为赢家!

  一旁,铸神使脸色复杂,一言不发。

  天狗这几位,都是一脸震撼。

  镇天王居然要证道了!

  方平忽然笑了。

  下一刻,挥刀便杀!

  “斩!”

  血气盈天!

  刀还未落,众人脑海中就呈现出了尸山血海的一幕。

  无数强者陨落,清晰可见。

  众人看到了刚刚被杀的道树,被斩的人皇,破碎的天帝,破六的袁刚,破七的羿……

  巽王,天魁,斗天,柳山,尹飞,天植,天命……

  太多太多强者了!

  熟悉的,不熟悉的。

  这些人,都是死于方平之手,或是间接死在了方平手中。

  圣人一大把,三十六圣中很多人死在了方平手中。

  真神,帝尊,也是数不胜数。

  三界陨落的真神和帝尊,也是大半被方平斩杀。

  至于弱者,更是多的方平自己都数不清了。

  地窟这边,他斩杀了太多的人。

  命王,天妖王,万妖王,枫王,枫灭生,枫九城,天门城主……

  从第一次进入地窟开始,方平就在杀戮。

  他平了魔都地窟,平了紫禁地窟,平了南江地窟,平了天南地窟……

  他荡平了王战之地,灭杀了最后一支神庭军。

  他杀光了神教留守强者,也曾荡平过几处界域之地,几处天外天。

  区区三年时光,方平杀的人,恐怕比皇者们杀的都多。

  一方又一方的大势力,在方平手中覆灭。

  哪怕人族这边,方平也不是不曾下过杀手!

  昔日在校园中,斩杀魔武同学,擂台之上,覆灭杨家强敌,缉拿罪犯之时,也是杀戮无数。

  从接触武道的那一日起,他就开始走上了杀戮道。

  一路杀到了现在!

  太多了!

  这一刻,这一刀,这些死亡的人,都出现了。

  怨毒,痛恨,哀鸣,咒骂……

  如同炼狱!

  这一刀,斩的是神皇!

  哪怕神皇,心志如此坚定,此刻,也有些动容,有些震撼。

  魔!

  人中魔,三界魔!

  这一刀,方平称之为平乱刀,而神皇却是瞬间有了念头,魔刀!

  堂堂正正的九皇印,居然被方平用成了魔刀。

  “喝!”

  一声低喝,响彻四方,神皇迅速脱离了这种恍惚之态。

  他这分身,居然被影响到了。

  “杀!”

  下一刻,更浓郁的血气沸腾起来,方平刀如雷鸣,横劈四方,轰隆一声!

  神皇退之不及,只是稍微触及一些刀芒,浑身血肉直接消失。

  露出了骨架!

  不是一般的骨架,此刻泛现出神器的光芒。

  他以神器铸基!

  非但骨骼为神器,神皇手持一柄细剑,也是神器。

  这位第一皇,资本雄厚,比其他皇者要奢侈的多,直接动用了两柄神器,铸造了这副分身,拥有了破九之力。

  然而,面对方平,依旧有些失措。

  一刀又一刀,方平仿佛永不疲倦!

  神皇应接不暇,细剑出击,然而还没靠近,便被方平血气包裹,影响他的神智,尸山血海充斥神皇脑海。

  方平,真的成魔了。

  三界有没有魔道?

  道不同者为魔!

  昔日,初武视本源为魔,本源视初武为魔,杀戮多者为魔,阴险狡诈者为魔。

  而今日,神皇有些恍惚。

  方平,才是真正的魔!

  出刀!

  出刀!

  出刀!

  刀刀都是全力以赴,刀刀都是致命杀招,方平没有留情一说,每一招都是千锤百炼的杀招,杀人太多,他知道如何杀强者!

  分身毕竟不是本体,没有本体那强大的精神力,没有本体强大的计算能力,也没有本体敏锐的危机洞察力。

  比起道树,神皇分身虽强,可还是差了一筹。

  加上和镇天王交战许久,又被铸神使这些人围杀,神皇分身早就不复全盛之态。

  此刻,被方平接连劈砍上千刀,哪怕神器铸造的骨骼,这一刻隐约间也传来了不支声。

  一旁,镇天王还在恍惚中,方平陡然怒喝道:“看戏吗?杀了他!真要证道,那就证道去!证道成功了,有能耐就去斩皇!”

  “你要三界,要这天地,都给你!”

  “祸不及家人,哪怕战场再见,战死无悔!”

  镇天王看向方平,忽然叹道:“你小子……倒是教训起我了!”

  话落,一颗圆球再现!

  之前斩人皇,没有起到作用的圆球,这一刻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力,圆球一抛,神皇哪怕宁愿挨方平一刀,也要避开这一球!

  不过,神皇还是小觑了方平的刀,一刀斩下,这一次神皇主动挨刀,轰隆一声巨响,咔嚓,骨骼断裂!

  无数血气,还在迅速腐蚀其他骨骼。

  神器为骨,这次也撑不住了。

  神皇被这一刀劈的有些失衡,圆球瞬间击中他的头颅。

  这一次,方平知道之前神皇胸口的大洞怎么来的了。

  轰隆!

  坚固无比的颅骨,在这圆球的撞击下,直接撞成了碎片!

  方平心中一震,好强的兵器!

  这是神器?

  好像比神器更坚固,更沉重。

  镇天王瞬间收回圆球,见方平看来,嘿嘿笑道:“看什么看!老子找到了一颗本源土星辰,直接炼化成了兵器,有能耐你自己去本源宇宙找去!”

  此话一出,方平心中再震。

  卧槽!

  本源土星辰?

  哪怕苍猫,可以在本源宇宙中遨游,它的猫世界是用本源土铺设的,实际上本源土也不算太多。

  镇天王这老家伙,居然在宇宙中找到了一颗本源土构造的星球!

  关键的关键,他居然炼化成了兵器!

  我艹,这是何等的奢侈!

  何等的浪费!

  难怪沉重无比,坚固无比!

  镇天王有些得意,之前方平呵斥他,他老不爽了!

  心中有些不得劲,这小子杀了道树之后,就膨胀了,真以为他天下无敌了?

  还不是借力来的!

  嚣张个什么玩意?

  看看老夫,用着本源土星辰打造的兵器,我嚣张了吗?

  我膨胀了吗?

  我不还是低调做人吗?

  低调一点不好吗?

  方平全身的家当,哪怕加上这九皇印化成的刀,加在一起,都未必有他的圆球珍贵,这才是真正的低调有内涵。

  暴发户一个!

  镇天王心中给方平下了定义,有啥好嘚瑟的!

  还教训起老子来了?

  今天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底蕴,什么才叫富裕!

  “锁!”

  一声轻喝,天地之间,出现了一张大网,直接朝神皇罩去。

  “锁天网……”

  那边,铸神使凄厉惨叫道:“玛德,真的被你偷的!两万年前打劫老子铸神府的混蛋是你,我艹你祖宗!”

  镇天王脸黑,“你那是困龙锁,我这是锁天网,谁他么打劫你了!”

  话落,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锁天网锁住了神皇,下一刻,铸神使手中再次出现一样兵器。

  样式有些古怪,和钉子有些类似。

  “屠皇钉!”

  镇天王再次介绍,铸神使再次大骂道:“那是屠龙钉,老子当年准备拿来对付兽皇取一些兽皇骨的……”

  “滚蛋,这就是屠皇钉!”

  镇天王不理他,两万年前,这东西已经在他手中,那就是他的。

  他想怎么命名就怎么命名!

  关铸神使屁事!

  “小子,你以为你才有神器?”

  镇天王冷哼一声,手中长钉飙射而出,轰隆一声,刚刚被网罩住的神皇,这一次直接被长钉击穿了骨骼,钉在了虚空中。

  镇天王看方平呆滞,冷喝道:“还不动手,斩杀了他!”

  方平眼神闪烁,盯着他看了一阵,这老东西,藏着这么多好东西,之前居然都没展露过。

  那边,铸神使都要发狂了!

  “李镇,老子艹你祖宗!还老子!”

  “……”

  镇天王脸黑,冷喝道:“瞎嚷嚷什么,再乱叫,连你骨头都给你拆了!什么是你的?都是老子的!”

  铸神使气急,其他人倒是不太在意。

  尤其是天狗,此刻嗤笑一声,“这算什么?记得那一年,蠢猫和本王抢了点吃的,都被人抢走了,早就认出是他了!”

  明明是屠皇的生死大战,此刻,却是被镇天王弄的满地鸡毛。

  方平懒得再说什么,冷喝一声,破空而出,直接杀向神皇!

  神皇被锁天网罩住,被屠皇钉钉在了虚空中,此刻也是强弩之末了。

  颅骨被击碎,此刻连头都没了。

  然而,神皇依旧淡然,此刻看到方平近身,头颅再现,淡然道:“毕竟只是分身,破灭也便破灭了。老夫还是要说……此次你灭杀诸皇分身,哪怕有人利用你当棋子,你恐怕也难逃一死。

  方平,想活命,现在离开此地,种子投影不该你拿,破天玉已经破开虚空通道,这是你唯一的生机。”

  方平看着他,笑了。

  “穹,你觉得我会怕死?”

  神皇看着他,淡漠道:“纵然你不怕,难道真要如此死去便值得?此次你斩杀道树,斩杀诸皇分身,已经触及诸皇底线,再被你夺走了种子投影,没人会放过你的!”

  “你在救我?”

  方平笑的阴沉。

  神皇平静道:“是在救你!阳神很可能隐藏在人间,镇此次若是证道成功,你方平,也许才是唯一能制衡他们的人。

  既如此,为何救不得你?

  本皇分身陨落,真身不知此事,造这些人恐怕也不会对外泄露……

  初武诸强,你刚来此地就被镇封锁了感知,你不知吗?”

  方平知道,一旁,镇天王此刻还是解释了一句,“初武知道没好处,知道的人多了,容易出变故!”

  “解释什么!”

  方平冷哼道:“真要过意不去,圆球给我,一切好说!”

  镇天王差点骂娘!

  给你个毛!

  他最珍贵的就是这个,为了这个,他连神器都不铸造,都不去蕴养,这些年来,一直在蕴养这个圆球。

  “方平……”

  轰隆!

  一刀破空!

  夹杂着无数血腥气,长刀落下,轰隆一声,神皇骨骼被斩爆!

  镇天王急忙往回收渔网和长钉,然而方平顺手一抓,直接将渔网抓入手中,长钉却是飞了回去。

  “你……”

  “天蛛网,不错的兵器!”

  方平呢喃一声,镇天王脸色漆黑,那边,铸神使差点要暴起杀人!

  这话的意思,太明白了。

  东西,方平的了。

  镇天王夺走了,改名一次,方平夺走了,改名一次。

  改完了,那就是他们的了。

  至于原主人,谁还管铸神使。

  没拆了他骨头,还原神器,那是大家一伙的,否则早就被人敲了闷棍,拆了骨头了。

  神皇分身被斩爆!

  方平不但夺取了渔网,此刻顺手还拿走了那柄细剑,这也是神器。

  这一次收获可不小!

  细剑,镇天王倒是没抢,方平杀的神皇,他虽然出力巨大,不过没方平,他也难杀神皇。

  见方平斩爆了神皇,镇天王迅速道:“皇者真身此刻不会轻易进入,哪怕分身被杀,他们要等种子被人收取,如此一来才会进入此地,否则现在进入,种子必然破碎!

  我看此地破碎,最多三五分钟,在这之前,必须收取种子,否则秘境自碎不说,种子也会消失。

  小子,现在我要趁机去真门那边破门证道,进入源地,恐怕没时间再帮你了!

  那边的初武身,只是破八巅峰,和破九分身斗一斗还行,遇到了真身,撑不住三十招!

  你最好不要收取种子,斩杀了东皇分身之后……灵皇分身……你看着办吧。

  斩杀之后,迅速从通道离开。”

  “你呢?”

  “我?”

  镇天王笑道:“我要走,还是能跑掉的,何况种子不在我这!你这次把人彻底得罪了不说,你杀道树,也让皇者有了警惕之心,击败和斩杀那是不一样的……

  何况,我和神皇分身,也只是分庭抗礼,这可是你杀的,不是我!

  所以皇者出手,第一个要杀的必然是你!

  你已经成为了皇者的隐患!”

  方平眼神变幻道:“种子说好了要送到人间的!”

  “来不及了,你送到人间,种子消失,秘境破碎,你自己还没离开,此地是界点,皇者可以在这出手的,全力的那种!

  你趁早离去,别再打种子的主意了。”

  方平深吸一口气,“他们夺取种子,是否能找到种子真身?”

  “有可能。”

  “之前几次出现,他们没找到,这一次为何有可能找到?”

  “前几次,种子沉眠,现在……恐怕有苏醒的征兆,现在比以前要好找!”

  “那找到了,就在地球,会发生什么?”

  镇天王稍微犹豫了一下,很快道:“天人界壁破碎,皇者降临,三界归一,大战爆发!”

  方平眼神冷厉,“人族可以抵挡吗?或者说,会牵连人族吗?”

  “会。”

  “……”

  方平了然,接着咬牙笑道:“那这么说,这种子我还非夺不可了!老东西,我把种子融入人间,或者自己吸收了,会不会引出种子真身?”

  方平出言不逊,镇天王也懒得多说,闻言迅速道:“不会,种子主动进入人间,会很快融入,不会再有端倪。被你吸收的话,也会失去原本的一些关联,断了和真身的联系。”

  方平深深看了他一眼,“那你自己准备证道吧!我去杀光了那些分身,再去收了种子!”

  “你……”

  “现在爆发大战,九皇降临,人间是不是必灭?”

  “……”

  镇天王无言。

  “我可以逃走吗?”

  方平冷冷道:“我还有路可选吗?我没路可选,你这老家伙,之前可没说过这些!”

  镇天王叹道:“之前……我也没想过你真的能夺了种子,也没想到你能杀了道树,道树融合了种子的话,他证道,我跟着蹭个证道。

  到时候,种子被道树给吸收了,那些人几乎不可能根据被吸收的种子找到线索的。

  老夫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镇天王很无辜,哪怕是他,都没想夺取种子,斩杀道树。

  结果……道树偏偏被杀了!

  这到哪说理去!

  想了想,镇天王迅速道:“不行的话,靠近种子,将冥神放出来,让他去吸收了种子,你马上遁逃,他吸收了种子,皇者第一时间不会是盯上你,而是他!

  你有一些时间遁逃,更安全一些。”

  方平冷笑道:“冥神既然助我,那我就不会坑杀了他!你这老东西,心思倒是比我还黑,这次我若是不死,咱俩好好说道说道!

  我若是死了,人族这边,你来保!

  你不出力,我做鬼也缠着你,让你一辈子不得安心!”

  “哎,早就过了不安心的时候了……”

  镇天王叹息一声,都活了多久了,脸厚心黑,那才是正常的。

  真做了鬼,也没用,方平的威胁就是放屁。

  “少废话!”

  方平再次哼了一声,不再理他,迅速朝东皇那边杀去!

  镇天王也不说什么,忽然口吐鲜血,开始盘坐在地,好像是在疗伤。

  铸神使几人扫了他一眼,方平和镇天王后来的话他们倒是没听到,不过几人大体上也有些清楚他在干嘛。

  天狗龇牙咧嘴,骂骂咧咧道:“真想弄死他!”

  “得了,弄死了他,方平搞不好反过来找你算账!走,去灭了东皇!”

  铸神使懒得多说,迅速朝方平那边杀去。

  天狗这几位,也不再耽误,纷纷破空而去。

  http:///txt/83051/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上一篇:第1331章 魔王方平!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33章 斩东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