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1章 魔王方平!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轰隆!

  血如雨下。

  方平气息滑落,眨眼间,跌落到了破八,还在跌落。

  到了破七,勉强维持住了。

  而方平,沐浴在道树的白色血液之下,之前破碎的肉身却是迅速在愈合。

  非但如此,一刀斩杀了道树,方平顺手抓住了一颗白色圆球状物体。

  不用看,好东西!

  抓入手中的瞬间,无数生命力涌入方平体内,让他快要断裂的骨骼迅速愈合,血肉也是疯狂生长。

  不知道是妖核还是道树的果实。

  方平没在意,也没时间去管了。

  这一刻,道树还没死绝。

  大道已经崩断,肉身被斩,精神力破灭,大星都破碎了,道树是无法活下去的。

  可他还有执念!

  不甘心!

  不相信!

  “方平!”

  虚空中,道树的声音充满了怨毒,充满了不甘,凄厉笑道:“我死了,我居然被你斩杀了……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数万年来,本座一直想要逃脱这囚笼……只差一步了!”

  “方平,你断了我的一切希望!”

  “哈哈哈!都要死,你们迟早都会死的!”

  “你们以为你们可以比我活的更久吗?”

  “不会的!”

  “天人界壁破碎的那一日,就是你们的死期,快了,我等你们!”

  道树怨毒的声音继续响起,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那么的不甘,那么的痛恨。

  不单单是痛恨方平,还有那些皇者!

  “师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算计吗?哈哈哈,你失败了!”

  “兽皇,师尊早就想杀你了,让我成妖植之皇,斩杀你,融你妖兽之心,成就妖皇之位……我不是他的替代品,哈哈哈,你们错了!”

  “他根本就没想现在杀我,因为……我是他的圆满之道!”

  “哈哈哈,兽皇,你以为昔年他救龙变,是善心发作吗?那是因为,龙变蕴含了你的精血之力,白痴!”

  “地皇这白痴,怀疑师尊和斗天帝有关……他错了,师尊和天帝才是一伙的……”

  声音戛然而止!

  一旁,天帝强行突破了天狗众人的封锁,能量爆发,轰隆一声,炸裂了一切!

  道树彻底陨落!

  四方皆寂。

  道树的一番话,却是让人心绪起伏。

  神皇要斩兽皇,圆满大道。

  道树并非他的替代品,替代品另有其人。

  神皇和斗天帝并非一伙的,神皇和天帝好像才是一伙的。

  当然,道树的话未必可以相信,可人之将死,道树应该不会撒谎,他恨天帝,恨神皇,所以必然有些发现,才会在这时候说出这一切。

  天帝突然突围,覆灭道树的一切,也是明证。

  当然,也有可能是欲盖弥彰。

  而此刻,众人没心思想这些了,纷纷看向方平。

  看向这位,自开辟武道以来,第一位斩杀破九的强者。

  是的,强者。

  哪怕皇者也要承认,方平是强者,三界顶级强者之一。

  方平气机缓缓恢复,恢复了到了破八境。

  燃烧了大道的他,没了大道,也就这水准。

  2500万卡的基础,加上15%的战法增幅,这就是方平现在的实力,接近破二门的地步。

  伤势,倒是恢复了。

  那一击,超过了方平的极限,原本没这么快恢复的。

  可随着道树留下的白色圆球落入手中,方平的伤势却是迅速恢复。

  此刻的方平,只有这实力。

  然而,方平依旧那么嚣张,那么猖狂。

  双目如曜日,扫视四方,哪怕皇者分身,被他扫过,都有些心悸。

  一位刚斩杀了破九的无敌强者!

  那边,张涛几人迅速赶来,浑身浴血,却是个个兴奋无比。

  沐浴在道树的鲜血之下,这些人伤势也在迅速恢复。

  下方,一只猫急的要跳脚,急忙开始打包,精神力席卷四方,如同在收起一副画卷,虚天界直接被它卷入画中。

  “让让,让让!”

  苍猫急的猫脸都在滴汗,快让让,要不然都要被人吸走了,皇者饮料呢,不许抢。

  道树破碎的那些碎片,都被它席卷了。

  苍猫卷着画卷,走过一处,一处成为黑洞。

  “让让呀!”

  卷到了东皇和鸿坤他们脚下,苍猫见他们挡路,气的要跳脚,吸了本猫好多好吃的,好喝的!

  可恶啊!

  鸿坤众人看了这猫一眼,见这猫已经席卷了大半个天界,鸿坤忽然笑了,破空而起,避开了苍猫。

  给你!

  你要席卷,那给你带走。

  这时候,方平威势太盛!

  他斩了道树,这些都是他的战利品,此刻不给,方平若是这次不死,这些战利品……谁拿了,谁吐出来,说不定连命都要吐出来。

  众人都不说什么,苍猫,那只是给方平打工的罢了。

  苍猫要收,那就收走便是。

  虽然大家都觊觎道树的那些树枝,汁液,主干碎片,可谁也不会在这时候和方平为敌。

  破八?

  是,现在是破八,可谁保证,方平不是和以前一样,故意装的?

  再也不敢相信方平没底牌了!

  “东皇老头,抬脚呀!”

  苍猫吼了一句,好生气,抬脚,不抬脚,这边收不走!

  东皇笑了,笑的莫名。

  没和苍猫计较,东皇缓缓浮空,任由苍猫收走了他脚下那片虚天界。

  苍猫继续席卷,走到一处,便收走一处。

  走过了山川,走过了河流。

  灵皇和镇天王脚下的世界没了,西皇和初武者脚下的世界没了,天帝和天狗他们脚下的世界没了,直到到了真假神皇这,两人在这打的不可开交。

  苍猫怎么吼都没用!

  苍猫一气之下,不要了,将四周席卷一空,只给两人留下了一片门楼,剩下的全都席卷一空。

  一眨眼,整个虚天界消失了。

  只剩下空中那巨大的蚕宝宝,好像在翻滚,以及两位神皇脚下的一片小门楼。

  四周,一片黑暗。

  不,还有一些光亮。

  来自十三关!

  这一刻,最终关破了,四周那些光球出现了。

  战天帝的那一关,还有些明亮,其他的关卡,此刻也都暗淡了下来。

  十三颗光球,环绕着空中的蚕宝宝。

  之前的繁华,盛世,全都消失了,回归了现实。

  一切都安静了!

  蚕宝宝上方,空中,有个小小的黑洞正在愈合。

  黑洞处,有几道身影浮现。

  气机不显,却是撼动天地。

  哪怕方平他们也感受到了无匹的气势!

  皇者真身!

  一道刺目的金光从洞口处射来,那是一位皇者的目光,正在洞穿世界,看向方平。

  方平手持平乱刀,嘿嘿直笑。

  “神皇?”

  方平好像有些不支,张涛急忙上前搀扶,方平长刀劈碎了金光,喘息道:“你进来,我送你陪你徒弟一起上路!”

  震动四方!

  众人真的心悸了。

  方平真的疯了!

  斩杀了道树之后,居然疯狂到要和神皇真身交手。

  道树不如九皇真身,九皇当中,神皇最强。

  皇者也分等级!

  可以说,道树和神皇之间,差距还很远。

  道树和当年最弱的灵皇交手,大概率会战败,不过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灵皇和西皇这些人交战,也会战败,不过西皇他们也杀不了灵皇。

  西皇他们不敌地皇几人,地皇几人不敌神皇几人。

  这才是层次!

  才是皇者之间的差距!

  现在,方平在挑衅神皇!

  神皇不语。

  下一刻,一声仿佛从九天之外传来的声音,在世界中响起。

  “种子还没苏醒,此地还没彻底破碎……方平,既然能杀道树,那何不尝试收取了种子?”

  这话,有些耳熟。

  方平心中一震,斗天帝!

  是的,斗天帝的声音,之前他曾听过。

  “秘境不稳,穹兄,种子出现不易,就不要闯进去破碎种子了……”

  “斗,你要拦我?”

  “非也!”

  斗天帝声音隐约传来,“待他们收了种子,再去夺来也不迟,此刻出手,秘境彻底破碎,浪费了机缘,三界机缘不多了,穹兄何必恼火!”

  “是啊,穹道兄,消消火!”

  又是一声陌生笑声传来,不,也不陌生!

  这一次,方平接触了九皇四帝,不陌生这些人的声音。

  投影和真身,声音还是一致的。

  是兽皇!

  声音来自九重天外。

  而界点,连接了九重天和三界以及本源世界,此刻,他们都处于同一空间。

  “穹兄,死了个烂木头而已,何必动怒!还是给三界众生一次机会吧!”

  兽皇声音中带着戏谑和恼怒!

  “不错,穹道兄,机会不多了,道树死了就死了,不能再惊醒了种子投影,还指望这投影找到真种子呢!”

  又有一人开口了!

  北皇!

  方平听出了声音。

  斗天帝,兽皇,北皇接连开口,外界,彻底安静了。

  方平笑了,笑的前俯后仰!

  “垃圾!皇者第一?”

  “哈哈哈!”

  “笑死人了,居然都没人帮你的,哈哈哈!”

  方平笑的嚣张,笑的狂妄。

  下一刻,看向初武诸强,龇牙道:“诸位,融合不融合?今日,带你们屠皇玩玩!”

  至于老张,算了,他可不想弄死老张。

  初武诸强,都是面面相觑。

  半晌,天臂看向西皇,西皇也笑了,“厉害!出乎本皇预料!居然斩杀了道树,没想到,真没想到!”

  这位,这一次目的不明。

  之前也一直在打酱油。

  此刻,不知是怕了方平,还是如何,笑道:“越来越有趣了!我这分身,恐怕出不去了!外面的那些家伙,难得遇到了这样的机会,不会给我们出去的!”

  西皇叹息一声,很快又笑道:“不过若是联合神皇他们,还是可以出去的!不过……我不想出去了!”

  “废物东西!”

  说着,呵斥一声,只手遮天,一把将虚空中一处土地掀开。

  唯一的小土包!

  苍猫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照顾天极,将天极四周的东西全都收走了,唯独那一小片土地没收走。

  天极此刻还躲在土里。

  可这时候,四周都是虚空,唯独他那边有一小块土包,格外的醒目,格外的滑稽。

  西皇大手,直接抓下,将天极抓入手中!

  下一刻,西皇分身渐渐崩溃,无数力量涌入天极体内。

  天极破口大骂道:“老子不要!快撒手!”

  “由不得你!大乱将至,破六有个球用?怕死,那就别修炼!原本想为你夺了种子,现在看来,轮不到你了,老子这分身出不去了……既然如此,与其被杀了,不如便宜了你!”

  西皇冷哼一声,大量的能量,血肉,气血涌入天极体内。

  “老子自斩四肢,锻造了这分身,实力大损,这一次大难,老子未必能逃过这劫……你强一些,剩下的自求多福吧!”

  天极肉身不断碰撞!

  一位皇者,自斩四肢,实力大损,耗费无数天材地宝,锻造了一具破九分身。

  此刻,全都融入了天极体内。

  父子二人,血脉相连,天极大道迅速前行。

  昔日,莫问剑都能一剑劈开公羽子的大道,何况西皇。

  轰隆隆!

  肉身在蜕变,气血在变强,大道在前行!

  轰隆一声,破七的气息!

  天极破七了!

  然而,破七的天极,面如死灰,凄厉吼道:“你这老不死的,你坑死老子了!方平,别杀我,我这道不稳固……”

  西皇懒得理他,继续给他输入力量。

  天极的气息还在加强,还在稳固。

  而西皇,身影开始渐渐透明,看向方平,笑道:“我真身帮你拖延一些时间,尽快离开此地,神皇此次不会放过你的!

  我儿,交给你了!

  天人界壁破碎的那一日,也许便是你我再见的那一日……希望那一日,你能给我一些惊喜!

  九皇四帝,三帝消散,地皇消失,剩下的人都还在。

  另外,此地道树陨落,本源一道损失惨重,本源恐有变故……神皇和斗,也许会借机脱离源地禁锢……

  小心,我看好你!”

  “哈哈哈!”

  轰隆!

  一声巨响,西皇分身直接溃散。

  外界,一声轻哼响起。

  虚空中,西皇四肢陡然炸裂,接着,再次凝聚,却是不复之前强盛。

  ……

  黑暗中。

  天极破口大骂,此刻的他,实力已经蜕变,气血超过千万卡,虽没到破八,可也接近了月灵那个层次。

  然而,天极开心不起来。

  破六还没啥,破七多危险啊!

  他一个旁观者,看的分明,方平明明是燃烧了大道,爆发了那无敌一刀。

  这么多大道,哪来的?

  杀人夺来的!

  之前杀了袁刚,然后一直盯着艮王,现在不会盯上自己了吧?

  真恐怖!

  老爹太他么坑人了!

  破七有个鸟用,还不如你分身保护我离开算了,何必融入我体内,真的太坑了!

  西皇直接融了分身,成全了天极,也出人预料。

  父子情深?

  方平现在不相信这个,他在想,西皇的棋子是否是天极?

  结果天极这不着调的,压根不修炼,万年下来,还是破六,西皇是不是等不及了?

  所以这一次,才会用这办法,强行将天极提升到了破七?

  难说的很!

  当然,可能真是父子情深,方平却是懒得管这些了。

  西皇分身死了,人皇分身没了,道树被杀……

  这一刻,此地,只剩下了灵皇、东皇、天帝、神皇四位。

  神皇被镇天王本体缠住了,东皇这边,鸿宇这些人没有食言,继续纠缠他。

  天帝这边,天狗众人再次杀来,围困了天帝。

  初武者这边,却是没了对手。

  而镇天王那边,灵皇看向这边,一言不发,不知道想些什么。

  天臂这些人,此刻纷纷看向冥神,再看看天空中的种子,一个个眼神闪烁,有些焦急。

  方平,实力衰弱了!

  没有破九的战力了!

  冥神之前吸收了一些道树的生命精华,伤势恢复了大半,若是联手初武,方平压根不可能匹敌他们。

  夺取种子的最好时机!

  这一刻,也没人会阻拦他们。

  冥神有希望,有机会的!

  冥神不语,忽然看向外围那一团光圈,那是之前的十三关,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一人。

  战天帝!

  战天帝,居然还没出现。

  他在等什么?

  冥神不知道!

  冥神再看看方平,破八,堪堪破二门,甚至还没有达到这地步,他一人便可匹敌。

  可是……那一刀的战栗,到现在还留在脑海中。

  种子……方平……战天帝……外界多位皇者……

  一个个名字,在脑海中起伏。

  机会,也是危机。

  致命危机!

  三界第一狠人!

  是的,说的是方平。

  真正的三界第一狠人,融入方平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最后一刀的璀璨,强大,碎了一条天王道的结果!

  再看看他身边,搀扶着方平的张涛。

  面带微笑,如此从容!

  这一刻,他懂了,明白了!

  冥神笑了。

  方平在等,等下一个出头鸟。

  张涛在等,等下一个值得他去断道的强者和敌人。

  初武……

  看向天臂,看向幻,看向那些初武强者,如此的殷切,可是……你们知道,这是陷阱吗?

  初武的未来,就在今日,就在此刻!

  我若是踏错一步,今日万劫不复!

  此地初武若是被斩尽杀绝,初武天王,只剩下被困天坟的几位,这几位,也难逃方平杀手!

  初武绵延四万年,至今未灭。

  本源皇者没灭初武,本源天王没灭初武……因为他们忌惮,有算计,不愿意灭了初武。

  可是……方平这疯子岂会忌惮?

  冥神已经知道了一切,明白了一切,心中凄然一笑,没机会的!

  融了张涛的道,害死了张涛……方平不把初武斩尽杀绝,他冥神自绝于此都行!

  张涛,方平亦师亦友亦父的领路人。

  害死了张涛,除非方平死了,否则初武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和风险。

  下一刻,冥神有了决定,低喝道:“除幻,其他人,合体!”

  此话一出,众人心颤!

  初武一方也是震撼,冥神……方平他已经无力……

  “听令!”

  冥神声音尖锐,暴喝一声,怒气勃发!

  下一刻,天臂众人,纷纷暴喝:“尊令!”

  “哈哈哈!”

  方平大笑一声,下一刻,气血爆发,前方,初武强者,纷纷如同液体,瞬间融入他身。

  轰隆隆!

  气息再度强盛,越来越强。

  随着天臂和冥神也主动融入,这一刻的方平,比起之前有大道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轰隆!

  气血冲霄,破九!

  没有燃烧了大道那么强大,可也堪堪破九了!

  大道燃烧,他只有近二门的实力,这一刻,融合了初武强者,却是再次破九!

  “天帝,我来了!”

  方平笑了一声,笑的阴沉!

  手中,长刀泛现灰色光芒!

  天帝一掌拍飞了天狗,平静道:“我只是一投影,哪怕此刻不死,秘境破碎也是死,并无区别!”

  “不,我要亲手宰了你!”

  方平厉啸一声,轰隆一声,突破了虚空,瞬间杀至!

  “去,协助假神皇,斩杀穹!”

  方平暴喝一声,直接赶走了铸神使这些人。

  杀穹!

  那边,镇天王和穹的战斗,哪怕随着道树陨落,都没停止。

  光这一点,方平就明白,镇天王想杀了穹!

  至于原因,他懒得去猜。

  可镇天王想杀,甚至是必杀,必然有原因的。

  既然如此,当然要杀!

  这一次,方平要将这些皇者都留下来。

  ……

  “杀!”

  “苍生!”

  “灭生!”

  “魔武!”

  “长生!”

  “……”

  一刀刀疯狂劈出,这一次的方平,毫无保留,杀了天帝!

  没有废话,懒得再问什么,投影而已,问了也白问,还耽误时间。

  而且,此刻外界还有皇者在,方平担心,再不杀了这些人,腹背受敌,待会未必有机会逃离,也许今日就是他的末日!

  不过……谁在乎?

  我死,你们也别想好过!

  “我让你算计人族!”

  “我让你牵引种子!”

  方平一刀又一刀,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

  天帝也是不断反击,然而,依旧被方平压制。

  毕竟只是投影,终究还是缺了些气魄和斗志。

  而方平,此刻将所有的怒火,所有的绝望,所有的愤恨都加在了天帝头上!

  迁怒也好,怨愤也罢。

  本源道开创是好事,然而天帝留下了巨大的麻烦,却是让后人来承担了一切!

  所有本源一道的强者,都在承受这一切!

  所有的算计,都是源于本源道的缺陷。

  天帝有意的也好,无意的也罢,后期弥补也好,算计也罢……

  方平不想去问,不想去管,他只知道,本源道的缺陷还是在,三界还是如蝼蚁,被所有人算计,随时可能覆灭。

  这是天帝的锅,无论如何也逃不了!

  “本源有缺陷,为何不弥补?”

  “弥补不了,那就自绝,断了本源道,为何要让三界继续修本源?”

  “为了满足你们的私心,为了让本源不断,为了让你们力量不失,你们选择了培养一代代本源武者,成为你们填补缺陷的肉盾!”

  “天理难容,其心可诛!”

  “你们不死,大乱不止!”

  “三界平,平于你们这些人全部都去死!”

  方平怒喝,咆哮,发泄!

  都去死!

  这些人,才是三界动乱的根源。

  才是人类新武,一代代新武战死沙场的根源。

  才是自己有家不能回,有人不能爱,有平淡生活而无法去享受的根源。

  累了!

  三年来,征战无数次,一次次的提心吊胆,一次次的冒进,一次次的血洒天地,不是因为他想战,而是他不想战!

  杀,杀的三界血流成河!

  杀,杀的他方平成了人魔!

  杀,杀的六亲不认,背信弃义!

  我是魔头?

  你们是什么!

  谁才是魔!

  天帝,九皇?

  天魔九魔差不多!

  ……

  带着无限的愤恨,仇恨,怒火,方平长刀破空,一刀又一刀!

  斩神!

  平乱!

  念头通达了,平乱,如何平乱?

  杀九皇,杀天帝,杀阳神,杀一切要算计苍生的人,断了本源道,或者彻底填平了本源的缺陷,这才是三界不再大乱的根本!

  斩神,斩的就是他们!

  平乱,平的也是他们!

  这一刻,方平的刀法,愈加凌厉,愈加凶狠!

  唯有杀,以杀止杀!

  杀尽天下!

  长刀凌厉无比,杀气冲霄,撼动天地。

  斩神刀,平乱刀,苍生剑,杀生剑……

  一切的战法,招法,怨恨……

  都化为一刀!

  平乱刀!

  杀尽那些制造乱子的家伙,自然就平乱了!

  ……

  “入魔了!”

  这一刻,战天帝这一关,战天帝似喜似悲。

  杀!

  以杀为法,以杀为道!

  杀尽天下!

  方平,这一刻居然悟出了自己的战法,然而,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

  “耶,大猫的主人好酷呀!”

  虚空中,方平血气冲霄,如同地狱而来的恶魔。

  可二猫却是跳起欢呼,好酷!

  杀神!

  比起战天帝的温和,灭天帝的冷酷,霸天帝的憨傻……这一刻的方平,更加冷厉,更加冷酷无情,杀气撼天!

  学道三年多,直到破了九,方平才创出了属于他自己的战法。

  不是创造的,而是杀出来的!

  杀出来一门战法!

  刀未落,杀气已震慑人心,寻常天王,一刀未落,恐怕已经肝胆欲裂,精神崩溃!

  这就是方平的法!

  杀到了今日,他杀出了一门法。

  “平乱!”

  一声冷彻入骨的吼声,从远处传来!

  轰隆!

  在众人震撼眼神中,天帝面露复杂之色,一声轻叹,没再留下只言片语,被方平一刀斩成了碎片!

  头发,疯狂生长,血红色长发迎风飞舞。

  这一刻,真正的在世人魔复苏!

  “我非人王,三界祸害不死,我为魔王方平!”

  铿锵有力,寒彻人心!

  魔王方平!

  昔日,废弃的名号,方平再启!

  PS:推本书,大神刀一耕大佬的新书《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喜欢的兄弟们去收藏签到一下,最近奶大神,好有成就感!


  • 上一篇:第1330章 斩破九!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32章 斩神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