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8章 大戏落幕?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天帝!”

  下方,神皇抬头看天,呓语一声,接着轻笑道:“总算是出来了!”

  天帝!

  并非从外面进来,就这么无端端的出现在了此地。

  就在种子旁边出来的。

  显然,天帝早就在这了。

  只是一直没现身,而是在等待。

  没人知道他在等什么,没人知道道树若是去了,他会不会现身,可冥神去了,天帝现身了。

  阻拦冥神!

  上空,冥神那也是真的火了,如同火焰巨人,浑身都在溢散光芒,手持镰刀,和传说中的死神倒是真有些相似。

  方平怀疑,传说就是根据这些家伙改编而来。

  镰刀撕裂了虚空,此刻的冥神比之前要强大的多,给方平的感觉,和之前的镇天王爆发都差不多类似了。

  一刀又一刀,快的方平都有些应接不暇。

  杀天帝!

  这也是很多初武者的执念。

  万道之争,死了太多初武强者,而这一切,都源于天帝。

  万道之争大败,初武又被压制多年,八千年前,拳神这些人更是无故被镇压,还有一批人被击杀。

  初武遭受了太多的苦痛!

  而这一切,都源于天帝昔年的本源之道。

  若不是本源道有问题,神皇这些人证道何必击杀初武至强,越过那一关,去证道?

  若不是本源道有问题,何必镇压初武,防止初武压过本源?

  若不接本源道有问题,八千年前的那一战就不会出现,初武更是被殃及池鱼,成为本源的棋子,被杀的被杀,被镇压的被镇压。

  此仇,难报,却是必报!

  ……

  又打起来了。

  方平也就是看看,随便打,打死一个少一个。

  倒是第一次看到天帝的真实样子,之前都有些虚幻,今天倒是看清楚了。

  看了一会,方平狐疑地看了一眼镇天王,“你爹?”

  “你爹!”

  镇天王怒骂!

  “跟你好像!”

  方平幽幽道:“我以为跟我好像呢,合着跟你好像,你是天帝?”

  “帝你祖宗!”

  镇天王没好气道:“这老鬼就这样子,我有什么办法,有点像而已,强者都这模样,看着高大上,帅气又阳刚,大众脸,我他么有什么办法!”

  “真没关系?”

  镇天王恼火道:“有个屁的关系,爱信不信!”

  方平刚想再说,一旁,铸神使冷笑道:“儿子和爹,大概不是!不过李老鬼以前不长这样,后来天帝开辟了本源道,他居然越长越像他,大概是想长的像点沾点光吧!”

  镇天王郁闷,无语道:“扯淡!这家伙开辟本源的时候,的确很风光,很霸道,那几年长和他相似的家伙多了去了,可能是本源影响的……”

  此话一出,方平还没多想。

  铸神使幽幽道:“承认了吧?”

  “什么?”

  铸神使见方平不懂,笑道:“那几年,小子,懂不懂!那几年,走本源的,的确受到了一些天帝影响。”

  “这老鬼,后来倒是渐渐长歪了,越长越老,故意遮掩呢。”

  方平一开始还没想明白,下一刻,眼神一动,那几年!

  开辟本源的那几年!

  什么意思?

  镇天王说他走本源,才走了万年左右。

  天帝开辟本源是在三万年前!

  方平眼神灼灼地看着镇天王,镇天王有些恼怒,低喝道:“想什么呢!三万年前,老夫没走本源,只是去看过几次本源演化!”

  “什么意思?”

  方平急忙追问。

  镇天王哼了一声,也不理会。

  方平凝眉,也不再问,铸神使倒是眼神微微变幻,“大概是没走,那时候大概还没下定决心!那时候没走本源,却是看到了本源演化,你师父给你看的?”

  “……”

  镇天王骂骂咧咧的,懒得理他。

  方平眼神变幻不定,铸神使轻笑道:“别多想,他师父也是个阴货,早些年夺取过一枚种子投影,可能想走天帝的道,进行本源演化,可能给他观摩了!”

  镇天王不说话,也懒得说什么。

  有些事,过去很多年了,方平知道也没什么用。

  说了也白说!

  此刻,四方再次爆发大战,镇天王此刻也恢复了四肢,鸿宇这些人现在都跑了。

  镇天王看到这一幕,奇怪地看着方平道:“你就当这个总指挥,不下场?”

  “我一个破八,去找死吗?”

  “小子,这次你到底想干什么?”

  镇天王还真有些疑惑,“你到现在,好像也没出尽全力,一直在等,等什么呢?”

  “我能等什么,等苍猫成功啊!”

  方平笑道:“先收走了这地方,再看看种子的情况……”

  镇天王越看越是狐疑,“你小子,是不是还有别的目的?”

  “没有的事!”

  方平笑了,龇牙道:“我一个初入破八的武者,燃烧大道也才破二门,我能干什么?”

  说着,摸着下巴道:“干爹,你说道树这位破九的妖植,死了的话,身体可以打造神器,生命精华恐怕比此地的生命力效果更好,但是会结种子吗?”

  “你还想杀他?做梦吧!”

  镇天王没好气道:“穹那家伙,早有算计!你信不信,道树还没死,此地破碎,穹的真身就在外面等着,你杀道树……小心你死的更快!”

  方平笑了一声,也不在意。

  继续看向四方,喃喃道:“越来越有意思了,一群家伙这个打那个,那个算计这个,打来打去,又不死人,好像早就安排好了,这种子该归谁。”

  镇天王微微一滞,半晌,低沉道:“你也看出来了?这枚种子,恐怕是天帝定好的,留给某人。”

  “谁?”

  “不是东皇,就是灵皇,要不然就是道树。”

  镇天王看向上空,缓缓道:“就是这三人之一!天帝只是投影,并非分身,他守在种子旁边,非他选定的人,他恐怕不会让道。”

  说罢,又道:“东皇的可能性不是太大,不是道树就是灵皇!”

  “嗯?”

  方平狐疑道:“灵皇还好说,道树是什么鬼?”

  镇天王看了看神皇,又看了看天帝,迟疑道:“道树一直不曾想过神皇可能会借他脱困,你真以为道树是白痴?

  他就完全相信神皇?

  可能私底下得到了什么承诺或者天帝的一些好处,所以有一些把握证道后不被神皇得手。

  神皇恐怕也知道一些,所以也没准备给道树证道,没看冥上去的时候,神皇和道树都是心照不宣吗?”

  “贵圈真乱!”

  方平吐槽了一句,“徒弟背叛师父,师父坑害徒弟,天帝算是神皇师父,神皇是道树师父,道树是天帝徒孙……

  总之,乱成了一团!

  你坑我,我坑你,死一个算一个,反正自己不死就行。

  就这乱七八糟的圈子,全都灭了拉倒,活着害人干嘛,带坏小朋友!”

  “你比他们好不到哪去!”

  镇天王吐槽了一句,方平笑眯眯道:“我好歹不坑自己人,敌人嘛,死一个算一个,跟我有啥关系!”

  镇天王无言以对,此刻,这群人倒是成了看戏的了。

  “这场大戏,越看越无趣!”

  方平有些意兴阑珊,“死的都是分身,反倒是我们,死了就真死了!无趣,没意思,最好真身死了最好!”

  “那你成皇了再说!”

  镇天王打击了一句,还死真身,想的太多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苍猫喊道:“骗子,本猫弄好啦!”

  方平见状笑了。

  “还算快,大猫,赶快干活,咱们卷点生命力回家,散了散了,种子不要了,咱们各回各家!”

  方平笑了一声,直接朝大猫那边走去。

  不远处,鸿坤几人看着他离开,却是没有动手,一个个面色复杂,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出手。

  方平懒得管他们,镇天王他们还在呢,怕什么?

  很快,方平赶到了苍猫这边。

  苍猫也有些累了,急忙邀功道:“可以把假天界卷起来了。”

  “这些人不会被卷走吧?”

  “不会呀,蚕宝宝那边有个大洞,没卷,他们可以飞起来,然后离开的。”

  “秘境会破碎吗?”

  “也不会呀,蚕宝宝还在。”

  苍猫邀功道:“本猫可是下大力气了,只卷走这假天界,其他的地方都留着呢!”

  “那就好!”

  方平扫了一眼四方,兴奋道:“不错,这假天界虽然不如种子,可这溢散的生命力都聚在一起,少说也有数千条小鱼的量了!哪怕不能让全人类强化,也能让一些强者迅速突破了!”

  一旁,张涛迟疑道:“他们会看着我们带走这些东西吗?”

  “由不得他们!”

  方平精神力震荡四方,封锁了此地,冷笑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现在不杀鸿宇他们,是等着他们和皇者翻脸!

  至于那些皇者分身……等着吧!

  不招惹我就算了,招惹我,我和镇天王联手,也不怕他们!

  不过……”

  方平顿了顿道:“这老鬼,最近越来越神秘了,虽然不想说,不过还是防着点为妙。”

  张涛看了一眼方平,微微凝眉,方平倒是足够自信。

  这家伙是不是破九了?

  就在此刻,上空,一掌拍飞了冥神的天帝,忽然轻声道:“穹,此刻削弱本源,只是舍本逐末,哪怕真的杀了其他人,也无法镇压缺陷。

  镇压缺陷,还要看未来,看人族……”

  人族!

  这两字,瞬间触动了方平和张涛。

  天帝没多说,继续道:“灵,不要纠缠了,让道树证道!”

  灵皇脸色微变。

  天帝好像知道她的心思,叹道:“纵然分身证道,也是分身,大道一体,无法脱离彼此……你真身也无法脱困,让道树证道,可以帮你们承担一些压力。”

  天帝轻声道:“昔年我曾说过,唯有一起脱离,瞬间填补缺陷,才有希望!诸位等待了这么多年,为何不再等等?”

  神皇皱眉,灵皇忍不住道:“师尊,那若是后来者也无法镇压,人族无法引出种子……”

  “咳!”

  神皇轻咳一声,打断了灵皇的话。

  天帝也没接话,又看向东皇道:“昊,不要再纠缠了,此地便是为了让妖皇道圆满而设,妖族有兽皇,无植皇,大道也有缺,道树证道,尔等也可受益!”

  这地方……真的是为道树准备的!

  这一刻,众人才真正醒悟!

  这地方居然是有主的!

  道树才是真正的主人。

  神皇看着天帝,冷冷道:“你早就知道,我要送道树来此!”

  天帝叹道:“你的心思,我岂能不知!昔年你收留龙变,之后一直钻研此道,我便知你要如此行事,却是苦于无此机会……

  我设此地,便是让你送道树来此求取机缘。

  可惜,道树还是未能尽取十三关之精华,否则,应该可以独自破关。”

  人算不如天算。

  道树还是没能达到他的预期,若不然,便可一人闯关,直取种子,证道皇者!

  十三关,正如方平所想,为了完善道树。

  若是道树也能和方平一样,尽取十三关之精华,会比现在更强。

  而且可以消耗更多的规则之力!

  规则之力,并非为了压制道树,而是为了压制那些镇守关卡的皇者和极道帝尊。

  结果,道树没能做到。

  这才困在了这一关多年!

  这么多年,道树无法破关不说,最终引来了方平这群人,也引来了神皇这批人,已经彻底打乱了一些计划。

  这也是天帝不得不现身的原因!

  毕竟只是提前布局,做不到万无一失。

  天帝也没在意,此刻,他还是希望能按照计划继续进行下去。

  东皇,神皇,灵皇,那都是可以说服的。

  至于西皇和假神皇,只要其他人达成了一致,这两位反对也无用。

  ……

  “啥意思?”

  方平看向老张,“老张,他之前的意思是什么意思?”

  老张脸色阴沉,“自己不会听?灵皇是问,人族能不能引出种子,真的种子!这些人,恐怕打的是让人族引诱出种子,让种子来干点啥的意思!”

  方平皱眉,“怎么引出来?为何非要人族来引诱?”

  这时候,三猫纠结了一下,小声道:“本猫好像知道一点……”

  “说!”

  方平急忙询问,苍猫也拍着它脑袋,奇怪道:“你知道?本猫怎么不知道?”

  三猫不理它,再次纠结了一下才小声道:“主人以前好像说过,蚕宝宝的真身可能睡着了!一直没醒,没醒,那就得喊醒蚕宝宝……”

  方平眼神微动,“怎么喊醒?”

  三猫想了一会,才愈加低微道:“人间以前好像是蚕宝宝的老家,后来,他们把蚕宝宝老家锁起来了,锁起来了,人间武者修炼,那都是蚕宝宝吐出来的力量……

  然后其实就和蚕宝宝分身差不多了……

  修炼的越强,吸的蚕宝宝力量越多……”

  张涛幽幽道:“吸的力量越多,人越强,死的越多,死的越整齐,是不是就能惊醒那种子了?”

  “本猫不知道呀……”

  三猫有些怯生生道:“说不定不是这样的,主人没说了。”

  张涛看向方平,忽然笑了笑,自嘲道:“你觉得呢?”

  方平吐了口气,笑道:“难说!不过将人间锁起来了,这倒是真的!人皇剑甚至吸收走了外来力量,不过地窟打通,我们倒是吸收了不少来自地窟的力量。”

  张涛轻笑道:“那也是少数,本质上还是气血的力量!这和当年猜测的血祭,倒是有些相似了,不会真要血祭我们吧?”

  “谁知道呢!”

  方平也自嘲一笑,又道:“有点意思了!一起脱困,这说明可能会诞生和现在皇者一样多的新皇,而听说天人界壁破碎,就是大量诞生皇者的时候。

  而那时候,我人族是不是也达到了巅峰?”

  “差不多吧,既然知道那时候是大战的时候,人族无论如何都会全力发展,哪怕耗尽一切,也要在那时候转换成实力!

  都知道,天人界壁破碎,可能就是亡国灭种的时候,我们岂会甘心?”

  张涛说着,看向方平。

  方平低笑道:“是啊,那时候,皇者大量诞生!新皇助老皇脱困,老皇开始脱困走出本源宇宙和九重天,这时候,人族最强盛的时候,一旦灭绝,种子出现……

  种子出现,老皇甚至和天帝都会出手,捕捉种子,去填坑。

  不,也许有人想着吸收种子,然后可能会超脱呢?

  到时候,还填坑干嘛!”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张涛咧嘴笑道:“这是当着我们的面,说要灭绝我们的意思?”

  “有点那意思!”

  方平耸肩道:“可你能怎么办?你有能耐对抗吗?你能不发展吗?你能坐看人族那一天战力不够强,被人灭绝吗?”

  “不能。”

  “那不就得了!”

  方平翻着白眼,摸着下巴,笑道:“别说没说透,就是说透了,你也是瓮中之鳖,得按照他们说的去发展,去做!”

  “是啊!”

  老张也摸着下巴,“没办法抗衡啊!这地方光是分身就一大把,都是破九,我们才什么实力,能奈他们何?想想就悲观!”

  老张摇头,“完了,人族必灭,走吧,回家等死!”

  一旁,苍猫茫然地看着两人。

  你俩脑补的好厉害呀!

  本猫都没想到这么多呢。

  张涛打趣着,却是捂着胸口,忽然踢了方平一脚,笑道:“小子,我好生气,憋着一股火,就是有些发泄不出去!你不是能耐吗?你给我打死他们,不然我觉得我回去了,我也憋着口气,心里难受的厉害!”

  方平龇牙咧嘴,笑道:“我也憋的慌,可是……打不过啊!你看,快散场了,神皇和灵皇他们好像要被说服了,看样子道树真要证道了……

  老张,我没办法啊!

  道树、神皇、灵皇、东皇、天帝……五位破九呢!

  西皇还不知道啥情况,那边的李老鬼也难说的很……老张,我真没办法啊!”

  方平笑的比哭的难看。

  这不是没办法吗?

  五位破九啊!

  我能打几个?

  一个都难啊!

  老张吐气,“你能打一个吗?”

  “应该有戏吧?”

  “那就好!”

  老张看向镇天王那边,龇牙道:“你名声坏了,人家不信你了!我去说服一些人,李老鬼和那个假神皇一伙的吧?搞不好能打俩!

  铸神使这边,加上乱、石破、天狗,未必能打一个,得再加上点人。

  鸿宇他们那边一群人,加在一起,打一个差不多了。”

  方平看着他,笑道:“能听你的?”

  “那当然,我名声好!”

  “初武现在又和他们翻脸了,冥神是没戏了,这些人岂会善罢甘休?西皇不出手最好,出手了,初武这边拦着……”

  张涛盘算了一阵,笑道:“你别忽悠我,你真能打一个?”

  “应该能!”

  “你现在强大了,我和铁头都在,你能融合吗?”

  “你……差不多,你现在精神力不行。”

  “你小子……”

  张涛龇牙,接着又笑道:“关键时刻,我大道你能用吗?本来就是你的。”

  “可能能用,就怕用了一次给毁了。”

  “没关系!”

  张涛吐了口吐沫,“要是我死了,你小子能把这些王八蛋留下来,老子不在乎!值!你这家伙,别给我盯着道树,就盯着天帝,给我打死了他!

  打死了他,老子就认了,打不死,老子要是死了,做鬼都不放过你!”

  “这么狠?”

  “就这么狠!”

  老张骂了一句,接着迈步朝那边走去,“要什么假天界,先别弄,等一会再说,这些待会送人,送鸿宇他们!”

  “你……”

  “你什么你,不下本钱,人家会听你的?”

  老张骂了一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都不懂,小子,警告你,让你给就给,我才是人皇,你算个屁,有意见也给老子憋着!”

  方平耸耸肩,好吧,听你的。

  ……

  四方都相对比较安静,神皇这些人好像在思考什么。

  此刻,破七的老张不惹人注意。

  鸿宇几人看到张涛走来,有些意外。

  乾王甚至都想出手打死他算了,不过顾忌不少,没有出手。

  张涛一来,笑道:“封一下四周虚空。”

  众人蹙眉,这是找死来了?

  这么多破八,不封你也跑不了,何况封锁虚空。

  封和鸿宇互相看了看,也不多说,直接精神力爆发,封锁虚空,张涛现在跑不了!

  艮王忍不住道:“他不会是方平变化的吧……”

  众人神情一凝!

  那边,方平见有人看他,朝坤王几人龇牙笑了笑,这笑的……坤王几人确定了,那才是方平,笑的都那么猥琐和可恨!

  张涛也是失笑,吐气道:“种子,大家都没希望了!我们一方也不弱,方平准备带走这地方的生命力,你们大概也争不过,所以你们恐怕一无所获。”

  坤王冷冷道:“有话直说!”

  “大家都在三界吃饭,这些人可不是!”

  张涛看向鸿宇,“黎渚被我们生擒了,想救他的话,考虑一下,帮我一次,我张涛可以用人族的名义起誓,帮我一次,放了黎渚,要不然,黎渚就去死!

  我不会拿人族开玩笑,我也不是方平,我没他心狠,也没他心黑!”

  鸿宇凝眉,冷冷道:“帮你什么?”

  “等等再说!”

  张涛又看向鸿坤,“你想要什么?”

  鸿坤凝眉看着他,半晌才道:“我要的,你给不了!”

  “你说!”

  “统一三界!”

  “那的确给不了!”

  张涛无奈道:“我给点能给的,乾王艮王都要破境,你鸿坤也无法短时间破九,我让方平给你足够你们淬炼玉骨的生命力,哪怕不够,方平自己断了玉骨也得给你们,我说的!”

  坤王凝然,张涛的话,有些不可信,有些却是值得信任。

  封这时候幽幽道:“我要方平的真血,不要多,方平分我一些就行!”

  “可以!”

  妖帝虽然不知道张涛到底要求他们什么,此刻也是冷冷道:“第一,龙变的心头血,我要开启兽皇杖!

  第二,破三门的时候,人族需要助我。

  第三,海域妖族一统,水力神岛搬走,让方平不要插手其中!”

  张涛点头道:“没问题!”

  众人彼此对视一眼,鸿坤问道:“你要我们做什么?”

  “简单,缠住东皇!只是缠住,不要你们如何,能击杀那当然最好,大家彼此都有好处!”

  众人凝眉,鸿坤再道:“你要做什么?”

  “不用管,就缠住东皇就行!最少十分钟,能答应,那就成交!”

  张涛正色道:“我以人族之名,起誓绝不会有任何虚假,若是违背誓言,人族覆灭!”

  他眼神坚定,更是以人族覆灭为证。

  虽说起誓没什么用,可对张涛而言,说到了这地步,众人哪怕对誓言早不相信,此刻,却是愿意相信他一次。

  鸿坤吐气,很快,低沉道:“好!”

  “多谢!”

  “不用,各取所需,还有……”

  鸿坤忍不住低骂道:“让方平那畜生不要再来海域,滚的远远的!”

  张涛耸肩,这个他可没办法答应。

  张涛不再多言,“等我信号!”

  丢下这话,他朝铸神使他们那边走去。

  他一走,鸿宇轻声道:“人族要做什么?”

  封忽然笑了,玩味道:“还能做什么!胆大包天之辈,之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一些,这几位可不是能忍的,瞧好吧!

  我们……赚一些算一些,东皇他们会杀我们吗?

  未必吧!

  真要杀,早就杀了,等着我们给他们垫底呢!

  小心一些,那就是白赚的,诸位抓紧时机,也许还能捞点更大的好处!”

  坤王也是冷笑道:“两虎相争,挺好,难道还真准备出去后被人族压制?此战爆发,人族恐怕无心再理会我们!”

  众人对视一眼,都是相视而笑,心中却是忍不住震动。

  人族,真的够凶残!

  原以为方平已经够胆大包天了,没想到张涛狠起来,那也是豁出去了。

  是张涛来,而不是方平来,其实已经告诉他们,这并非方平一人的坚持。

  否则,以张涛的性格,方平敢拿人族未来来赌,张涛不说不同意,也不会来这求援。

  接下来,真有好戏看了!

  原以为大戏落幕,哪知道只是开始。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