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人皇陨,天帝现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战堂中。

  战静静等待着。

  许久,忽然叹道:“在等我吗?看来,我要过去了……”

  二猫遗憾道:“现在就去吗?都还活着呢。”

  战天帝再强,也无法匹敌这么多人的。

  这就和当年真身大战一样,大家都是分身投影,现在相当于以一敌七,战再强也做不到这一步。

  正要起身,战天帝微微一滞。

  “再等等!”

  ……

  虚天界。

  方平和神皇达成了一滞。

  神皇的意思是,先杀东皇。

  而方平懒得听他的,他的意思是先杀人皇。

  人皇和自己有仇,方平可不管人皇现在表现的多柔和,多善良。

  有仇就是有仇!

  他方平让一位皇者在三界面前丢尽了颜面,以己度人,反正方平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越是表现的礼贤下士,越是阴险。

  反正他是这么想的!

  至于人皇怎么想,那不关他的事。

  “神皇,你和镇天王、假神皇联手对付人皇,鸿宇、鸿坤他们我们来拦,道树以一敌二还是能支持一阵的,以无心算有心,你三联手杀了人皇问题不大吧?”

  神皇刚想说话,方平再次传音道:“以三杀一,这都做不到,那就没合作的意义了!三位同阶杀一位,这也杀不了,真当我是白痴吗?”

  神皇笑了,意味深长道:“只要镇愿意全力以赴,杀纪的分身还是没问题的!”

  三位都是强者,杀一位同阶不算难。

  就怕有人放水!

  方平传音哼道:“杀不了,合作就终结,就这么简单!至于之后,是死是生,各凭运气好了!”

  此刻,人皇正在和假神皇交战。

  道树还是以一敌二,双方打的有声有色。

  如何围杀人皇,倒是个问题。

  方平刚想说什么,镇天王幽幽道:“别让我受伤掉那边去,人皇对我可是防备的很,我一去,他大概就知道我们要算计他。”

  别说,方平还真是这么想的。

  此刻闻言,想了想,忽然传音铸神使道:“铸神使前辈,神皇给你一拳,你飞到人皇那边去,抱住他大腿瞬间!”

  “……”

  铸神使心中一愣,啥意思?

  “能抱住吗?”

  他也是考虑到铸神使的强大,玉骨加神器骨骼,哪怕人皇全力以赴给他一剑,也捅不死他。

  至于其他人,倒是玄的很。

  铸神使心中迅速盘算了一阵,神皇给自己一拳……

  他有些明白了!

  明白的同时,也是头脑炸裂般地痛,这家伙疯了。

  他要联手神皇这伙人!

  就不怕最后被人吃干抹净了?

  道树和神皇岂是好惹的?

  真的胆大包天了!

  “可以做到吗?”

  方平再次询问。

  铸神使心中再次一震,看向镇天王,镇天王微不可见地点点头,他知道方平在联系打铁的。

  事已至此,那就试试好了。

  方平这小子,说不定还有别的打算。

  当然,镇天王抱着怀疑的态度,这小子向来都是想到就干,谁知道他有没有别的打算。

  也许就是莽呢!

  铸神使也很快有了决定。

  就在这时候,方平怒骂一声,“杀啊!这么多人,杀不了一个皇者分身,都是废物吗?”

  “被你杀了,那才说明皇者是废物!”

  神皇的声音幽幽传来,下一刻,手中陡然出现一柄短剑,无柄短剑。

  “去!”

  御剑!

  短剑飙射而出,奇快无比,方平急忙避开,短剑却是瞬间转向,眨眼间杀向铸神使。

  铸神使见状暴喝一声,全身绽放出白色光芒。

  砰!

  巨响声传来,甚至冒出了火光,铸神使倒飞而出,镇天王一拳轰出,杀向神皇,怒喝道:“给脸不要脸!”

  轰!

  双方瞬间纠缠到了一起。

  方平急忙回头喝道:“铸神使,没事吧?”

  铸神使却是撞破了虚空,朝鸿宇那边倒飞而去,闻言连说话都来不及,嘎吱声不绝于耳,轰隆一声,骨骼上再次爆出火光!

  “老子……”

  铸神使继续朝后倒飞,鸿宇微微退让了几步,避开了他,那边,假神皇却是陡然朝铸神使抓去!

  人皇原本和假神皇交手,此刻,见状微微有些迟疑。

  瞬间的迟疑!

  救不救?

  他不知道假神皇到底是谁,也许是斗,也许是穹,也许是阳,也许是镇……

  是镇还好一些,是其他人,那铸神使的确危险了。

  神皇的御剑一击,强大无比,铸神使还在磨灭那股力量。

  此刻防御力降到最低,一旦被假神皇擒拿,哪怕没能击杀,也能重创铸神使。

  加上双方现在还是在合作中,自己见死不救……也许会引起人族一方的敌视。

  这些念头,都是一闪而逝。

  人皇瞬间有了决定,救!

  “你的对手是我!”

  人皇横跨一步,挡在了假神皇面前,铸神使此刻朝他撞去,暗道一声抱歉,可不是我干的,这事你找方平报仇去,分身死了就死了吧。

  人皇刚挡住假神皇,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因为刚刚要擒拿铸神使的神皇,好像早有算计,此刻根本无需变招,直接双手呈鹰爪状,一把抓住他的双臂,暴吼一声,气血爆发,直冲云霄!

  后方,铸神使那是真的抱大腿!

  迅速无比,借着冲击力,直冲而来,一把抓住他的右腿,暴吼道:“别打我!”

  人皇脸色变幻,低喝一声,身体如同液体,迅速软化。

  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此刻,人皇唯一想的就是迅速脱身,至于铸神使和假神皇,这账再说。

  然而,这样的软化效果不大。

  假神皇依旧有准备,低喝一声,四周,迅速铸造起一个围墙,禁锢!

  这一切,眨眼间发生。

  人皇还在想办法继续脱身,这时候,脸色再变!

  身后,两股强大无比的气机一闪而逝。

  神皇来了,此刻的神皇,双臂呈现血红色,手中出现一柄细剑,一剑破空而来。

  镇天王手中也有一柄兵器,镇天王以前用天王印,后来都是用拳,几乎不用兵器。

  今日,却是用了。

  手中出现了……一颗球?

  是的,圆球。

  镇天王拿起圆球,用尽全力,一球砸来!

  神皇御剑,镇天王砸球,都是速度奇快无比。

  其他各方强者,此刻才反应过来,实在是太快了,他们刚感应到神皇一剑杀飞了铸神使,眨眼间,镇天王和神皇居然联手袭杀人皇了!

  人皇脸色剧变,有些恼火,有些无奈。

  “方平,你会后悔的!”

  他好像知道谁在暗中操控一切,第一时间没说别人,而是提起了方平。

  接着,又叹道:“你的敌人可不是我……”

  话落,铸神使脸色狂变,骂道:“你他么杀方平去,别弄死我,我在仙源有暗门,弄死了我,你……”

  砰!

  此话未落,假神皇一脚踢飞了他。

  铸神使那是迫不及待地飞走,太恐怖了,因为有人要自爆了!

  人皇好像知道无路可走,加上只是分身,他也不愿意被人占了这么大便宜,几乎是在神皇和镇天王刚赶到的瞬间,一声轰鸣响起!

  这一声轰鸣,那是真的惊天动地!

  三界都颤抖了一下!

  轰隆!

  ……

  本源宇宙中。

  三门之前,三位皇者忽然微微一颤,接着纷纷眼冒神光,看向遥远的黑暗之地。

  神皇喃喃道:“分身自爆!纪的分身?”

  那边,有人接话道:“好大的阵仗,这才多久,纪的分身就自爆了?秘境不会要溃散了吧?”

  神皇不语。

  微微蹙眉片刻,很快道:“二位,一起去看看如何?”

  “那三门……”

  “三门镇压多年,离开片刻也无大碍!”

  此话一出,另外两位皇者有些意动。

  这阵仗,有些吓人。

  人皇这就自爆了分身,那边得打成什么样了?

  “好,那就去看看!”

  三人没有太过犹豫,三门在本源宇宙深处,镇压多年,哪怕有异动他们也可以感应到,迅速赶回。

  此刻,他们倒是想看看,那边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这阵势,人皇分身实力可不弱,可能破九了。

  破九的分身,哪怕是皇者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凝聚出来的。

  凡是可以弄出来的,都是顶级强者。

  灵皇就不行,她的分身是在秘境中修炼多年,这才破了九,可不是一开始就是破九分身。

  ……

  轰隆隆!

  一朵蘑菇云冲天而起!

  这比核爆的威力都要大的多,而且还是凝聚在一小片地方,威力更是强大的骇人。

  铸神使如此强大,骨骼更是相当于二次淬玉骨,此刻更是早一步飞走,依旧是血肉尽消,骨骼断裂,痛的直叫唤。

  非但如此,他连分身都呈现了,十几位分身,围成一圈,帮他抵消那些余波。

  四周,距离近一点的还有鸿宇。

  一直没怎么受伤的鸿宇,这时候也是不断吐血,迅速远离,肉身也在消失,精神力汹涌而出,不断抵挡,脸色惨白无比。

  四方战斗迅速停滞。

  所有人骇然无比,就这么一个念头的功夫,一位破九直接自爆了!

  强者们都看到了一幕,刚刚那瞬间,自爆的其实不是人皇,而是一条手臂!

  人皇的手臂!

  真正人皇的手臂!

  换言之,这分身,是人皇切割了自己一条手臂,加上无数天材地宝,这才锻造成功的。

  这一次,人皇没有犹豫,直接自爆,这条手臂也废了。

  哪怕真身可以迅速凝聚,可凝聚而成的手臂,必然不如这条。

  这也相当于打爆了人皇真身的手臂,对皇者而言,上次那么惨烈,也没见人皇受伤多重,破点皮罢了,今日却是丢失了一臂。

  能量蘑菇云还没消散,三道人影飞出。

  真假神皇都很狼狈,身上伤口不少,而镇天王更惨。

  倒飞而出,四肢都给炸断了,凄惨吼道:“玛德,自爆什么玩意,又没说杀你,疯了吗?”

  一位破九自爆,他距离又近,这次真的好惨。

  没炸死,那是因为三大强者都在全力抵御,否则,他一个人靠近,可能会被炸死。

  这次是真的!

  后方,方平却是带着狐疑的眼神看着他,真的吗?

  镇天王也看到了这眼神,气的要吐血!

  真的!

  真的炸断了四肢了,太惨了,这龟孙子居然还怀疑他,他要气死了!

  四方也安静了瞬间,接着,西皇破空就跑!

  灵皇还有些狐疑发生了什么,下一刻,真假神皇纷纷破空而至,其中一人喝道:“道树,联手斩敌!”

  道树有些分不清谁真谁假,可现在,机会太难得了!

  西皇跑了!

  东皇还被围困中,人皇被杀,只有灵皇在这。

  道树暴喝一声,无数枝条探出,直接锁住了虚空,封锁天地,他要困住灵皇,围杀了灵皇!

  何止西皇跑了,这一刻,鸿坤这些人也是茫然中带着惊惧,纷纷遁逃!

  发生了什么?

  人皇就这么被杀了?

  一位破九就这么死了?

  这算什么!

  几人真要疯了,他们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联想到之前人皇自爆前的话语,鸿宇好像想到了什么,怒骂道:“方平,你是助纣为虐,你这疯子!”

  这疯子太疯狂了!

  他居然和道树他们联手了,你忘了之前你是怎么说的了?

  你忘了谁才是最大的威胁?

  方平冷冷道:“我让你们假打,既然假打,那就都去死好了!我做好了和你们拼杀的准备,你们居然假打,毫无武者精神,弄死一个算一个!”

  他很恼火!

  假打!

  新武人,什么时候假打过?

  哪怕是切磋,擂台战,上了擂台也是生死自负,居然在他面前假打,太让人生气了!

  “诸位,联手杀了东皇……”

  “联你祖宗!”

  这一刻,鸿坤也是破口大骂,亏他之前还说和方平合作,有时候感觉挺放心的。

  现在……他只想说,艹你祖宗!

  你他么说反水就反水,比以前更黑了。

  以前,好歹合作没结束,不会轻易翻脸。

  现在,那是说翻脸就翻脸了。

  谁敢再把方平的话当真?

  合作杀东皇?

  别把自己坑进去了!

  眨眼间,鸿坤、鸿宇、封、妖帝、乾王、艮王足足六位强者,聚在了一起,警惕无比,再也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人皇瞬间自爆,西皇遁逃,灵皇被困,局势彻底变了!

  那边,东皇也是冷哼一声,脸色发青,身上忽然爆发出璀璨的原力,一掌将冥神拍的吐血不止,喝道:“辰,回来!”

  远处,西皇还在遁逃中,此刻才止步,闻言看了一眼被困的灵皇,再看看东皇和初武交战,脸色变幻一阵,下一刻,朝东皇那边飞去。

  至于方平他们……西皇绕着走。

  坑爹的一群人!

  现在打死他,都不会轻易相信这群混蛋了。

  差点被坑死!

  更远处,天极挖了个洞,自己半埋在其中,见状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西皇,这是我爹吧?

  应该是吧!

  这跑路的姿势,有点像自己啊。

  跑的贼快!

  看看,人皇刚死,灵皇还在发呆,西皇就跑了,完全没给任何人机会,这完全就是本能反应啊!

  这不是自己老爹是谁?

  应该没错了!

  自己老爹还真弄了个破九分身出来,出乎预料啊。

  之前天极是不太相信这是他老爹的,破九的分身又不是玩具,想弄出来就能弄出来,神皇、斗、东皇都正常,人皇这边,人家花了血本,胳膊都给砍了,也算正常。

  灵皇这边,他心里有数,这分身不正常,之前方平他们和灵皇交战,他就知道不寻常。

  可自己老爹……他是带着九成怀疑的。

  可现在,天极信了。

  恐怕真的是自己老爹!

  厉害了啊!

  这是这些年有了突破,还是这次下了狠心,把自己半边身子都给砍下来了?

  老头子下这么大血本来这干嘛?

  天极带着一些疑惑,有些奇怪。

  ……

  没时间给天极奇怪了。

  此刻,灵皇脸色难看。

  三大强者包围了她!

  至于镇天王,此刻还在疗伤,倒是没来此地。

  可三大强者,别说联手了,单独交手,她都没把握匹敌任何一人。

  灵皇眼神冷厉,侧头看向后方的方平。

  此刻,方平也没和人交手,鸿坤他们都围成了一团,也没人来找他麻烦,他这边,铸神使和镇天王都在养伤,其他人都在护道,也没机会找其他人麻烦。

  见灵皇看来,方平淡淡道:“看什么看!都说了,联手杀道树,我让你们不出力假打的?三大皇者围杀道树,结果人家连根毛都没掉,你当我白痴?”

  方平哼了一声!

  最恨这些打酱油的家伙,让你杀人,那就出力杀,非要不听话!

  而就在此刻,东皇低喝一声,手中出现一块盾牌模样的神器,陡然朝道树那边抛去!

  “撑住片刻!”

  盾牌之上,原力爆发,轰隆一声,砸开了道树的封锁。

  灵皇瞬间接入手中,盾牌呈现在身前,道树无数根须破空杀来,却只是杀的灵皇倒退,没能破开盾牌。

  真神皇侧头看了一眼东皇,淡笑道:“你倒是胆大,连真龙盾都带来了!”

  分身带神器,可是极其危险的。

  随时都有掉落的危机。

  东皇却是不语,也不想说什么。

  他带了神器,神皇呢?

  神皇手中的细剑,也是神器!

  又不是他一人带了神器,还有镇天王那边,那没圆球,也是神器,之前没见过,可能是后期铸神使帮他打造的。

  灵皇持盾,倒是勉强挡住了几人围杀。

  东皇脸色一正,喝道:“辰,帮我拦住他们!”

  西皇看了看四方,也不多说,迅速杀向冥神他们。

  而东皇,则是迅速脱离了战场,喝道:“鸿坤,鸿宇,你们围杀方平诸人,我去救灵皇!”

  鸿坤这些人对视一眼,有些心烦意乱。

  一会杀这个,一会杀那个,他们现在完全不清楚谁是敌,谁是友。

  唯一知道的便是,不能让战力倾斜。

  否则,真杀了灵皇,方平和神皇这一方就彻底无敌了。

  鸿坤这些人迅速杀向方平他们,鸿宇更是怒道:“冥神,你们还要助纣为虐吗?快让西皇参战,一起围杀方平他们!”

  冥神这些家伙,疯了吧?

  到现在还在听神皇的命令,真以为神皇会帮他们初武?

  人皇一死,很多事情都脱离了大家的掌控。

  冥神这些人在想什么呢?

  那边,天臂也是迅速传音冥神,有些愠怒道:“冥,还要继续吗?那不是斗,是穹!穹昔年对我们的人没少下杀手!”

  冥神不语,环顾一圈,很快传音道:“西皇无意死战,你和幻带着其他人缠住他片刻……”

  “你……”

  “我去夺种子!我初武,也可证破九!我早已破八巅峰,迟迟无法打破关卡,天臂,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初武……再无破九,皇者归来,初武必将重蹈覆辙!”

  冥神语带悲愤,传音喝道:“二位,助我一次!”

  天臂和冥神对视一眼,下一刻,天臂有了决定,迅速道:“你去,趁着他们大战,你去吞了种子,我们拦住西皇!”

  初武也可破九!

  只要机会合适,没什么不可能的。

  吞噬了种子投影,破八巅峰的冥神就有希望破九,破九之后,以冥神的肉身强大,哪怕道树也不会是他对手。

  冥神得到了二人的支持,也松了口气。

  下一刻,陡然破空,迅速朝种子飞去!

  此刻,各方都在交战中。

  冥神,这时候居然无人阻拦。

  众人甚至都快遗忘了,初武也有顶级强者,初武昔年证道至强,几乎都得到过种子的帮助。

  现在,真要吞噬了种子,冥神未必没希望破九!

  ……

  而这一刻,正和东皇交手的神皇,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东皇也看到了动静,下一刻,脸色一变,喝道:“辰,拦住他!”

  拦住冥神!

  西皇却是被天臂这些人死死缠住,有些无力道:“无法脱身!”

  “该死!”

  东皇暴喝道:“方平,你们快阻止他!初武破九,会借本源之力,本源会衰落,快阻止他!”

  方平愣了一下!

  身边,镇天王也是摇头道:“倒是忘了这茬,穹倒是好算计!”

  方平一脸茫然,啥意思?

  神皇暗中支持的?

  再一看神皇,果然,神皇正竭尽全力阻拦东皇,道树更是突然对假神皇和灵皇一起出手。

  显然,道树也知道这一茬。

  方平都糊涂了,这他么算什么?

  这些人在为冥神准备,哪怕道树都知道,他不想证道皇者了?

  镇天王迅速道:“神皇意在削弱本源力量,可能是本源深处有变故,削弱之后其他皇者可能会进一步被困,他可能有准备,反而能趁机脱困,一旦如此,其他皇者危险了……”

  方平了然,了然之后,便是大吼道:“冥神,加油,种子让给你了!神皇利用你脱困,要杀其他皇者,皇者死光了最好,你记得到时候和我们联手杀神皇,本源皇者死完了才是机会!”

  四方呆滞!

  方平……没阻拦?

  非但没阻拦,他还希望冥神证道!

  “冥神,老子说话算话,本源皇死完了,人族走初武,灭了本源一道!”

  “……”

  上空,正在破空而行的冥神,都是微微一滞。

  你真的是本源武者?

  算了,这家伙压根就没信仰,对大道也从不盲从,他压根不在乎初武还是本源,谁给好处谁是爹。

  无耻的家伙!

  冥神心中低骂一句,同时也在考虑,是联手方平他们,还是联手神皇,先把方平这些人灭了再说?

  天空,那颗种子距离他越来越近了。

  冥神心跳的厉害!

  希望!

  初武的希望,自己的希望!

  而就在他距离种子不到万米的时候,身前忽然多了一人,一位其貌不扬的中年,中年看向冥神,有些惋惜,有些复杂。

  “冥,本源不能被削弱……”

  “是你!”

  冥神目眦欲裂,双眼血红,怒吼道:“是你这畜生!昔年初武一脉视你为领袖,为道祖,为神灵,你这畜生,竟创本源灭初武,畜生,宰了你!”

  冥神再也不复淡然,凄厉嘶吼,手中出现一柄巨大的镰刀,初武的兵器,一生之淬一兵!

  他真的怒了!

  三万年前,因为这人,初武战败,无数初武至强陨落。

  八千年前,初武再次遭受重创,只因为初武不能压制本源。

  今日,希望就在眼前,此人再现,阻他之道,阻初武之道!

  不共戴天之仇!

  “杀!”

  冥神全力以赴,瞬间杀向中年。

  此仇不报,哪怕死,都不甘心!

  杀了他!

  

  


  • 上一篇:第1326章 一波三折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28章 大戏落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