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4章 都是野心之辈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道树没急着让人召唤皇者。.a`

  此刻,道树气机动荡,低喝一声,虚空中出现一道道如同鞭子的根须,迅速扎根在天门附近。

  “开!”

  一声低喝,响彻四方。

  轰隆一声!

  天门,居然开启了一道裂缝。

  “都进去!”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有些意外。

  进去?

  道树迅速道:“门后有一片空地,无规则覆盖,进门才可破门!”

  “……”

  众人还是不放心,道树轻哼一声,陡然看向青童和药神岛的帝尊。

  当然,此刻两人实力都不一样了。

  一位天王,一位圣人。

  这是神皇一脉的人!

  青童帝尊,或者说青童天王,心中轻叹一声,他得身先士卒才行。

  神皇一脉的天王羿天王死了,他不出面,难道让道树现在不开门进去?

  青童也不再说,踏空而起,迅速飞到了门口处,门口此刻已经被开了一道裂缝。

  青童刚要进去,方平皱眉道:“开启了,我们是不是就出不来了?”

  “那倒不是。”

  道树有些吃力的样子,“在内部也可再次开启,不过我们必须得进去,不能每一次都开启门户,这样下去,本座也吃不消……”

  青童听闻此言,不再多说什么,踏空而入。

  这时候,方平众人看到了惊奇的一幕。

  他们通过门户,看到了青童!

  透明的!

  道树倒是不意外,这也是他之前没多说的缘故,此刻笑道:“诸位也看到了,他并无大碍,此刻就在通道边……”

  说罢,看向药神帝尊,喝道:“你也进去!”

  药神帝尊是认识道树的,哪敢犹豫,也不废话,破空而起迅速进入其中。

  神皇一脉接连两位强者进入,倒是打消了一些人的顾虑。

  方平几人却是不走,方平懒洋洋道:“其他人先进,待会我们陪道树一起进去!”

  这要是陷阱,把他们关进去了怎么办。

  众人对视一眼,破八都没说话。

  那些真神,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有些悲哀,可到了这地步,不进可不行。

  后方的天极也是郁闷,我还想等你们走了,我不进去呢!

  干嘛呀!

  天极真的郁闷,有些欲哭无泪,他们这些人,道树没指望他们怎么样,可召唤皇者,需要用到他们。

  他们不去都不行!

  一位位真神帝尊,陆续进入。

  圣人也开始进入。

  很快,轮到了天王境强者。

  没有破八坐镇的,不想去也得去。

  魔帝的师父公羽子,天极,盛宏,柳山,尹飞……一个个陆续进入。

  很快,轮到了月灵。

  再接着,也不陆续进入了,道树低喝道:“一起进去,门户一关,也是一重保障,以防我们进入,背后有人偷袭!”

  这天门,开启难度不小。

  也就道树破九了,否则破八的一个人来了,想开启,恐怕要费不少力。

  外面哪怕再来一些人埋伏,也没那么容易。

  众人不再耽误,下一刻,一群人纷纷飞起,朝门户飞去。

  道树也不再维持门户开启状态,腾空而起,迅速钻入。

  轰隆!

  众人刚钻入其中,轰隆一声巨响传来,天门再度关闭。

  就在他们刚进入其中,神殿中,再次有人进入。

  一眨眼,一道身影出现在天门外。

  看向天门,门内,出现了一道道人影,那是进去的人。

  “三界精锐,尽在此地了!”

  感慨一声,人影笑呵呵道:“也不知道打破此门,这些家伙会不会迷失了!”

  话音刚落,身后有人云淡风轻道:“镇,多年未见,你还是这么顽皮!”

  “顽皮?”

  镇天王皮笑肉不笑,转身看向来人,笑呵呵道:“纪,你比我大几岁,老气横秋的,显得你身份地位高?”

  镇天王嗤笑一声,玩味道:“你来的倒是快,怎么也不等他们召唤你再来?”

  人皇!

  跟在他身后的,正是人皇。

  人皇好像忘了之前镇天王联手诸人灭杀他真身的事,淡淡道:“何须召唤,方平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岂会不说,恨不得全部人都知道我分身来此。”

  “你倒是了解他!”

  镇天王笑呵呵道:“你要是不自己故意暴露,他也未必知道什么!怎么着,想联手?”

  “你呢?”

  人皇反问。

  “我?”

  镇天王叹道:“我一个老家伙,都快死的人了,实力不咋样,破二门虽然不错,对你们而言也不过如此,你问我有什么用!”

  “你原本即将破三门,此地无虚门,你不曾破三门?”

  镇天王委屈道:“哪有那么简单,我灵识一道,一直不怎么样!当年也是如此,后来转修本源还是如此,哎,灭那个家伙,小气的很,否则传我大道,也许当年我就破三门了!”

  人皇眼神炯炯地看着他,看了一会,淡淡道;“你这是真身,还是分身?”

  “废话!”

  镇天王翻白眼,“不是真身是什么?你以为谁都跟你们似的,分身强大!老子才什么实力,哪怕真破九了,现在也锻造不出破八的分身!”

  话落,气机爆发!

  人皇分身微微一颤!

  好强!

  起码破二门的实力!

  人皇微微蹙眉,盯着他看了一阵,忽然笑了,“别人是没那个能力,没有这么强大的分身……你,未必!”

  “真能高估我!”

  “没有高估。”

  人皇平静道:“昔年,你破玉骨,碎金身,自废灵识,差点身死道消!后来转修本源,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世人都以为你已经彻底踏入本源,初武已成过去,

  本皇倒是好奇……那些玉骨碎片呢?”

  镇天王无语道:“拿来给我自己后来锻玉骨了啊!”

  “是吗?”

  人皇轻笑一声,“镇,其他人知道你多少,本皇不去问!可本皇,不是一无所知。万年前,有人想窥探仙源,是一位初武至强……

  搅动了八重天,差点击破了九重天,很快被察觉到了动静,迅速消失……”

  镇天王点头,“听说过,后来据说是拳神那家伙干的,想要去灭了仙源。”

  “是吗?”

  人皇平静道:“你说是,那便是吧!反正拳神和我们不和,也不会和我们辩解这些。另外,这些年来,有人不断在八重天窥探,不止窥探仙源,甚至在一处处查看那些复苏强者的本源之地……

  你,一直在巡察使监察之下,谁去了八重天?”

  “管我什么事!”

  镇天王一脸的无语,“纪,别想给我甩黑锅,是不是恼怒上次我对你下了黑手,你想栽赃我?”

  人皇淡笑一声,“你说不是,那便不是!那位初武至强,可能是天地之间的异数,凭空冒出来的!”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冥他们吧。”

  “……”

  人皇发现,多年不见,镇其他的没怎么变,脸皮倒是更厚了。

  他都快直接说出来了,这家伙还是一副绝不是我的表情。

  “你……想做什么?”

  人皇看向他,眼神灼灼,你等待了这么多年,想做什么呢?

  镇天王郁闷道:“干嘛这么看老夫!老夫没这爱好。”

  “呵,你这,是初武分身,还是本源分身?”

  “搞不懂你说什么!”

  人皇冷哼一声,“昔年,你真的破碎了你的玉骨,粉碎了你的初武身?何必非要说的这么直接!”

  “切!”

  镇天王鄙夷道:“我还以为你说什么,什么初武分身,初武身早就灭了,哪来的初武身!真要有,我也踏入不了本源,想什么呢!”

  人皇深深看了他一眼,“真的没有吗?那可能是本皇想错了!不过,你这真身,实力虽达二门之境,可若是想在此次谋夺什么,恐怕无望。”

  “就是来看看。”

  镇天王无所谓道:“种子可能在人间,我看看有没有熟悉的味道!别说,天狗在这,让它闻闻种子的味道,说不定能找到。”

  “……”

  人皇不太想和他再说什么了。

  镇天王毫无诚意。

  他一直怀疑,镇天王的初武身没灭。

  当年他说碎了玉骨,破了灵识,重修本源,的确,三界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了。

  因为镇天王真的踏入了本源境!

  可是……镇真的放弃了初武?

  未必吧!

  至于为何可以踏入本源,斗、穹这几位,不也踏入了吗?

  强行踏入就是了!

  初武只要足够强,撕裂本源,强行踏出一条道,有何不可?

  天帝,当年不也是从初武强行踏入了本源吗?

  “初武身……本源身……”

  人皇再度看向镇天王,眼神如汪洋,深邃无比。

  镇,到底有没有将两身都修炼到了破八极限?

  甚至更强!

  若是真的有,那双身合一,恐怕……会出乎所有人预料。

  镇天王被他看的有些不爽,恼火道:“别看了!真要有那能耐,我直接初武破九了,用得着转修本源吗?”

  “哼!”

  人皇嗤笑,“你之野心,不比你师父小!”

  “什么野心不野心的,你可别冤枉我!”

  镇天王眼神不善道:“还有,我师父也没野心,他只是想给初武找条出路!”

  人皇冷笑,“方平,你师父的棋子?”

  “胡说八道!”

  “何必否认!”

  人皇淡漠道:“你师父昔年曾找到一处种子投影之地,之后就消失无踪,从那之后,三界就有一些异常出现!

  后来,本皇才知道,你师父居然在暗中演化大道,要自创天地,纳三界为本!

  野心,可不是一般的大!

  那一次,天帝暗中出手,击溃了他的内天地,他自创的生命,几乎都死亡陨落……

  可方平,上次本皇看过一次,带有一些其中的印记,难道不是你师父暗中布局?”

  “扯淡!”

  镇天王没好气道:“我师父有那么大能耐,早就出现了,还用像现在这样,不知生死,不知所踪!方平出生阳城,你就想到了我师父,想什么呢!

  人间带阳的城市多了,都是我师父暗中潜伏地?

  那地方,我去过多次,真要发现了,还会像现在这样忌惮你们?”

  镇天王哼道:“别以为只有你精明,有些家伙,就差把阳城翻过来了!”

  人皇蹙眉,“真不是?”

  “肯定不是。”

  镇天王不耐烦道:“我师父有那么大能耐,用得着隐藏吗?他撑死了刚破九,要不然,当年万道之争,岂会失败,最终被霸天帝击败……”

  人皇淡漠地看着他,许久才道:“霸天帝……霸天帝真要击败了你师父,你师父那一身玉骨还会存在?”

  “那我怎么知道!”

  “……”

  两人对话了一阵,镇天王真不耐烦了,嫌弃道:“别跟我一起啊!你这分身,感觉比我强,离我远点,免得被人误会,杀不了你,对我下毒手那就倒霉了。”

  想了想,镇天王直接退出了大殿,边走边骂道:“神经病,人家都在自己的关卡藏的好好的,你他么非要跟着我来这,老夫杀你全家了?非要跟我过不去!”

  这老头子,走一截骂一截,有些恼火。

  人皇很淡然,也不生气,语气幽深道:“本源,初武,有共通之处,可贸然相合,也许会出现排斥,甚至自爆!”

  “关我屁事!”

  人皇依旧淡漠,缓缓道:“万年,修成了玉骨,修成了气血大道,灵识之道差距也不远!万年,恐怕都没有!

  八千年前,也许你便是现在这实力!

  两千年,你如何修到这地步?

  你走本源,一日千里,快的无法想象……”

  “别冤枉我,没方平快,不,都没张涛那混蛋快!”

  镇天王解释了一句,继续跑路。

  “他们……和你不同!”

  人皇幽幽道:“你,两千年,甚至都快堪比战了!而你,并非修你擅长的初武道!据我所知,昔年,有人在虚门之后,窃取了一些东西,恐怕有所图谋。

  虚门投影的力量,而今其实不如之前。

  有人窃取走了投影的力量。

  这三界,应该有三颗或者四颗副种,你……拿走了哪一颗?

  生命之种还是气血之种?”

  镇天王回头,皱眉看着他,半晌才道:“搞不懂你说什么,纪,你再扯淡,我和你没完!”

  人皇语气愈加幽深,“锻玉骨啊!天才如造,也是借神器锻玉骨!初武玉骨,无一不是借昔年种子力量锻造而成!

  本源玉骨难锻,哪怕月灵暗中潜伏多年,从两万多年前便开始锻玉骨,依旧难成!

  战、灭锻玉骨,也是成极道多年之后的事。

  你镇,倒是比他们更强,更可怕!

  区区两千年不到,从无到有,锻造玉骨,成就破八!”

  镇天王脚步停了下来,转身,站在大殿门口看着他,此刻,不复之前嬉笑怒骂,冷冷道:“纪,有屁就放!听你这意思,你关注老子很久了,想干什么!”

  人皇看着他,轻笑道:“不想做什么!求存,也是我所求!”

  人皇有些唏嘘,自嘲道:“八千年前,地皇以为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可他太自负了,自负到,以为三界他无敌了!

  那一次,他失败了。

  那一次,三界才真正明白,天外有天!”

  人皇叹息道:“我只为求存,不想和鸿兄一样,成为众人眼中的异类,最终寂灭。可其他人……谁能信!”

  人皇看着他,“镇兄,何不联手?你证道之日,我为你护道,双身合道,你恐怕已做好超脱准备,破碎仙源之上的道,不是吗?

  可没人协助,你敢去破吗?

  我不助你,谁会助你?

  没人会帮你的!”

  镇天王眼神冰寒,淡淡道:“你不用跟老夫装深沉,一切不过是你凭空臆测罢了!你这人,习惯不好,喜欢和方平那个小家伙一样,胡乱猜测!

  你不是方平,作为皇者,猜错了,并不可爱,也不会让人觉得无伤大雅!

  纪,有些事,不是你说如何就如何的!”

  人皇轻笑道:“为何拒绝我的好意?我并无恶意。”

  “可笑!”

  镇天王挺直了腰杆,冷冷道:“真以为我一无所知!昔年你暗中策划,让我弟震身死道消,恐怕那时起,你便有了今日之猜测,想逼我出手!

  此事,迟早会有清算之日!”

  人皇叹息道:“震之死,也非我所愿,当日,也非我所暗算,你以为其他人不想?你,你的老师,都不曾现身,三界之战,席卷天地,你和你师,避而不战,震不死,谁会相信你们?”

  “何况,震乃是为鸿出战,岂能算在我身上?”

  “地皇虽可恨,可他已寂灭,你便是罪魁祸首!”

  镇天王冷笑一声,“你猜什么便是什么,想忽悠老夫为你做挡箭牌……纪,你想的太多了!有这时间,不如想想,今日这分身,能否活着走出去!

  你们再强,失了一道破九分身,恐怕也要元气大伤,真想看看你们失态的样子!”

  人皇失笑,不再说话。

  镇天王也不再说话,不见他有动作,虚空破碎,眨眼间消失在此地。

  人皇也没管他。

  在大殿中走了一圈,盯着那些壁画看了一会,呢喃道:“老师,你既留下了此地,困住了种子投影,就没给自己留点什么吗?”

  人皇笑了一声,摇头道:“也许……你也在等这个机会吧!”

  说罢,人皇分身渐渐消散。

  ……

  同一时间。

  天门中。

  众人看着距离他们不远的一条水晶通道,这便是道树说的规则通道了。

  如同海底隧道一般,看起来还挺美的。

  而众人,此刻都站在隧道外的一块平地上,地方不算太大。

  道树开口道:“过了此道,便是投影世界!”

  方平点头,“这规则之力真的很强?”

  “很强!”

  “破九都会死?”

  “可能会,因为我未破九。”

  方平翻白眼,都啥时候了,还赖账,干嘛呢。

  道树却是有些认真,缓缓道:“本座知道,说了你们也未必会信,不过此地……你们当知,三门不现,所以本座的确未破三门。”

  此话一出,方平愣了一下。

  铸神使眼神微动,接着冷笑道:“的确不算破九,好大的野心,想一次破三门,直接证皇道!说不定还想直接破三道真门,哪怕成皇,也不想成为其中的最弱者,道树,胃口不小!”

  此话一出,方平想起了老王跟他说的一些东西。

  老王就说过,东皇让他一次破三门!

  一次破三门,更全能一些!

  东皇就遗憾,当年没有三道一起走到那地步,缺了一些,不够圆满。

  “我去!”

  方平心中暗骂一声,这么说,道树野心真的很大。

  难怪这家伙死活不愿意出去,恐怕是不想被虚门投射,他想直接破真门,还是一次破三门!

  这地方,生命力很多,在这没三门,其实也没什么。

  众人纷纷看向道树。

  道树缓缓道:“修炼之道,谁都想变强,谁都想超脱!本座也不例外,何为野心?诸位若是有这机缘,也不会比我野心更小。”

  道树轻声叹道:“此道,艰难险阻,也许……我可以为诸位走一次试试……若是成了,诸位也有机会,若是失败……呵呵,三界……新皇恐难现了!”

  道树这时候倒是温润如玉,带着些许惆怅。

  众人也是心中一凝,若是连道树都失败了。

  真的可以成皇吗?

  真的可以从棋局中超脱吗?

  一时间,倒是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很快,有人清醒,封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道树,开口道:“现在召唤皇者?先召唤谁?”

  道树也恢复了原样,笑道:“为了以防意外,先召唤兽皇吧!兽皇一关,应该不存在问题。”

  众人狐疑地看着他,为何如此确定?

  “兽皇毕竟是皇者,皇者也有皇者威严……不至于被人连杀数十次,毫无动静。”

  “……”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方平。

  方平摸了摸鼻子,干笑道:“误会,误会,我就是为了破关,没想羞辱皇者!”

  众人都是心累,这小子真黑!

  连续打死了皇者几十次,兽皇真身在,直接拍死他。

  哪怕分身在,恐怕也不会和他善罢甘休。

  太欺负人了!

  如此一想,道树说的没毛病,破关,当然要找意外因素不大的先来,以免意外发生。

  兽皇,倒是最合适的一位!

  “方平,天植,盛宏……”

  道树一一点名,破了兽皇一关的人,都要出手,联手召唤皇者降临。

  而方平,却是不动弹,见众人看来,眼神不善,方平干笑道:“我避避,毕竟有智慧在,看到我,我怕兽皇会生气,一生气,哪管规则不规则,非要杀我……这不是浪费一位皇者资源吗?”

  “……”

  这话说的……众人对视一眼,好像……没什么毛病。

  兽皇看见了方平,会不会真的不顾一切要杀他?

  嗯,可能性很大!

  任谁被人拍死了几十次,恐怕也要恼火,哪怕破关就是如此,可兽皇一关,那是主动融合,并非真的拍死做成肉球的!

  这下子,连道树都是无奈,好吧,真有道理,还是别用方平了。


  • 上一篇:第1313章 都听我的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15章 召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