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都听我的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召唤各关皇者投影,一起来破关。

  众人都是各有所思。

  就在这时候,鸿坤低沉道:“这些投影,也各有意识,你让他们破关,他们就会答应?小心这些投影不但不听令,反而给你难堪!”

  这不是不可能的!

  那群投影,又不是没神智。

  起码他鸿坤被弄的很凄惨。

  你当人家是机器人,人家当你是白痴,逗弄你呢。

  别到时候反而坑了自己!

  就这,还敢相信那些投影?

  道树轻声道:“投影,也是规则所化!在此地,就要遵从此地的规则。何况,我们并非要让投影听令,只是召唤他们来此,直接送到通道之后。

  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还是不愿意,他们不得不帮我们消磨规则之力。”

  方平淡淡道:“我多问一点,若是消磨了规则之力,利益如何分配?”

  道树轻笑道:“各凭本事。”

  方平皱眉,“你可是破九的强者,我们能争的过你?这不是废话吗?还有,那些真神争什么争……”

  道树平静道:“真神,听令便是!不要乱动的话,通道破开之后,后面的世界依旧有大量的好处等着他们,难道这些人要夺那物?”

  就明摆着说给其他人听!

  弱肉强食你得认。

  这边这么多强者,你们有资格不认吗?

  去收取一点生命力,这就是对你们最大的好处,寻常真神,千年万年都未必能凝聚出一条小鱼分量的生命力。

  这就是你们的机缘!

  道树说的很平静,那些真神们也没任何意见。

  到了这地步,早就由不得他们了。

  能做得做,不能做也得做,否则就是死。

  一群顶级强者在这,还能轮得到他们质疑?

  没看破六破七的都插不上话,除了方平这家伙。

  方平也不在乎这些真神的利益,再次道:“我多问一点,那个种子投影,是可以拆开的,还是一个整体的?”

  “嗯?”

  道树看着他,略显意外,沉声道:“你见过?”

  “你猜!”

  “……”

  道树想杀人!

  搁在过去,他就是皇者,现在居然有人让他去猜!

  猜你祖宗,要不是此地强者多,他一巴掌拍死方平。

  鸿宇懒得听他们争论这些,一直以来,好处都是各凭本事去夺,方平问的其实是废话,什么分配不分配的,有能耐就多抢点,没能耐就认命。

  三界就这样!

  事先谈好的分配方案,没一次能当真的。

  他不想在这上面耽误时间,鸿宇轻咳一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缓缓道:“有些事,大家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

  “道树师兄,你既说召唤各关镇守强者,那可知……有些人,未必就是投影了!”

  此话一出,道树心中微微一震。

  “你是说……”

  鸿宇环顾一圈,淡淡道:“大家到了这,我相信所有人都想独吞好处,哪怕不能,也要少一个人来竞争!人越多,越难谋取我们想要的东西。

  本来此地强者就多,还有人暗中窥探,想要全部夺取。

  一旦秘境破碎,甚至真身降临,到了那时,哪还有你我机会?

  里应外合之下,我们也许落得一场空。

  这么多次下来,落空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说着,还看了一眼方平。

  方平没好气道:“看我干嘛!”

  鸿宇平静道:“方平,你几次借外力,夺走了所有好处!每一次,吾等都是损失惨重,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别扯!”

  方平哼道:“看看妖帝,妖庭建立了,九皇印和兽皇杖到手了,这是没好处吗?你非要和我作对,我能给你好处?想的倒美!

  现在,咱们可不是主导者,咱们在这算什么?

  你别看你破了二门,在这也不算什么,还以为在外面呢?

  想坑死我?

  白痴,你要不和人皇一伙的,要不就是和道树一伙的,在这转移视线呢!”

  此话一出,鸿坤凝眉道:“什么意思?”

  “白痴!”

  方平那是直接开骂,“我没说人皇是分身吗?我记得好像说了吧!”

  鸿坤心中暗骂,你说了吗?

  你真的说了?

  方平记得自己是说了,好像就在地皇那一关说的,不过……那时候鸿坤好像还没来。

  方平直接祸水东引道:“大家防着点鸿宇,黎渚和鸿宇一伙的,也未必可信!反正我提醒你们一句,巡察使这一脉的,都不可信,你们爱信不信!”

  道树幽幽道:“道友多虑了。”

  方平不以为然道:“我可没多虑,自己掂量着办吧!在这,破八又如何?又不是在外界那样,破八就是无敌,死都难死。

  在这……嘿嘿,搞不好就冒出一个破九来了。

  弱者,自己考虑清楚了,关键时刻是看戏还是联手,看戏把自己看死了的,不是一个两个!

  存心看戏的,十有八九都有自己的底气。

  要不和皇者联手了,要不和某位在场的破九联手了。”

  “……”

  你干脆指名道姓好了!

  众人无言。

  在场的破九,除了道树还有谁?

  方平没管他们,看向冥神几位,笑道:“初武几位前辈,别觉得这是本源的纷争就要看戏,说句大实话,本源实力衰落,能不削弱初武?

  本源这次死多少强者,初武可能最后得搭进去多少,自己看着办吧!”

  冥神几人不语。

  有些事,大家心里有数。

  本源和初武,只能本源压制初武,而不是初武压制本源。

  真要本源强者死多了,他们也讨不了好。

  道树看着方平,眼神深邃,看了一阵,缓缓道:“诸位,那就别耽误时间了!至于人皇……”

  道树轻声道:“诸位怎么想的?”

  人皇是分身!

  这一点,方平干脆直接的给卖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那不得不拿出来说说。

  封笑道:“这还不简单,召唤人皇前来,让他去消磨规则之力,去了,那最好!不去……当日连真身都差点屠了,还用在意分身?”

  这地方,强者太多了。

  破八的比上次多了许多!

  还有一位破九的存在。

  还用怕一位皇者的分身?

  当然,众人也都防着道树,这家伙才是真正的难缠之辈。

  皇者分身再强,也不会强过道树,这是肯定的。

  同样都是破九战力,一个分身,一个真身,那是不一样的。

  除非道树很废物。

  然而废物,能破九吗?

  他们讨论的热闹,方平却是心中狐疑,有这么简单吗?

  那些人谁不是人精?

  就这么容易听你的?

  而且这一次的分身,不是一位两位,太多了。

  人皇,灵皇,东皇,斗天帝……

  也许还有没发现的!

  包括神皇都是假的!

  这么多假冒的,能那么简单就被你们算计了?

  大家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

  ……

  方平正想着,忽然微微一滞,铸神使忽然传音道:“小子,老夫已经和西皇达成了一致,关键时刻西皇会出手助我们,哪怕召唤,也要将西皇放在最后!”

  “……”

  方平差点骂娘!

  什么意思?

  西皇?

  西皇不是投影吗?

  怎么就达成一致了!

  陡然,方平心中一惊。

  我很聪明吗?

  不见得吧!

  在场的聪明人多着呢。

  他发现人皇是假的,发现不少人是假的,其他人呢?

  他们几个,还和灵皇达成了一致呢。

  既然他们能,那些皇者好像也想找几个强者当帮手,难道就没计划的?

  “不好!”

  方平心中陡然大骂,在场的人,也许很多人都和皇者联手了。

  难怪!

  难怪好像没人谈联合的事,道树在这,他们居然没人暗中联络人族,难道真要临时联盟?

  真要到了那时候,未必有机会了。

  方平心中一惊,忍不住迅速传音道:“您老的意思,西皇是分身?”

  “好像是,不太确定。”

  “我……”

  方平想骂人!

  什么鬼!

  不是就这几位是分身吗?

  西皇怎么也是?

  那其他皇者呢?

  你他么别告诉我,都是分身,都在装投影。

  南皇,北皇,兽皇这三位呢?

  地皇直接消散了,灭天帝这几位好像真身寂灭了,恐怕没什么分身。

  这么说……可能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方平都无语了,不至于吧?

  此地都成筛子了,还说没皇者进来过!

  道树也有依仗,这家伙就等着神皇本体直接来呢。

  人家都不指望分身的!

  一个比一个狠啊!

  倒是人族这边,虽然和灵皇达成了一致,可双方都快撕破脸了,所谓的合作,真算合作吗?

  “还好,我这边还有个镇天王。”

  方平心中安慰了一下自己,镇天王应该也不弱吧?

  好歹不会比那些分身弱吧?

  这地方真的越来越凶险了,皇者们果然没善茬,天极这大傻子的老子居然都派了分身进来。

  不对……

  “不对劲啊!我见到的好像真的是投影,铸神使见到的却是可能是分身,那说明……有人暗中藏着分身带进去的?”

  方平皱眉,不是不可能的!

  西皇这一脉,这次进来的人不少。

  天极,盛宏,盛楠都是。

  这些人都活着呢!

  搞不好就是其中一人带进来的。

  越想,方平越是头疼。

  还有,破天玉没反应的,那通道到底在哪?

  连接人间的通道在哪?

  难不成不在这?

  在门后?

  那当年莫问剑怎么打通的?

  想到这,方平忽然打断了他们的讨论,询问道:“当年莫问剑在这没破门就回去了?”

  道树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他开了天门,想尝试一下,不过太危险了,所以离开了!”

  这才是正常人的思维。

  不会连天门都没试试,就直接打道回府,那莫问剑就是白痴了。

  “难道在天门内?”

  方平有些怀疑,莫问剑是不是在天门后开辟了通道?

  还有,那家伙实力有这么强大吗?

  居然能在这开辟一条联通人间的通道!

  要知道,方平现在好像都没这实力,当然,若是发现了空间薄弱点,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玛德,实力不够啊!”

  方平心中暗骂!

  实力够了,哪用这么麻烦的,一拳打死一个,一拳打死一个,我用得着和你们算计来算计去?

  强者太多了,这次火中取栗也许会失败。

  “不行就保命!”

  “实在不行,就毁了蚕宝宝,我没有,都别想拿!”

  方平心中发狠,可毁了蚕宝宝,也许会被人围杀的。

  他也是愈加头大了。

  这次,可能有人不会放过他。

  鸿宇这些家伙,不一定就在闲着。

  可能也联络了皇者分身帮忙,关键时刻夺不到宝物,可能会干掉方平。

  方平在想事,有人奇怪地看着他。

  不是别人,铸神使。

  铸神使发现,方平一会愁眉苦脸,一会咬牙切齿,忍不住传音道:“你小子,干嘛呢!什么事都露在表面上,就不能深沉点?”

  “懒得装!”

  方平哼了一声,盯着众人扫了一圈,闷声道:“一个个老奸巨猾,指不定商量着待会怎么杀我呢!”

  众人都听到了,他没传音。

  几人看着他,都是漠然,也不解释什么。

  杀你方平,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你居然会不忿,真是奇了怪了!

  道树也不想说什么,开口道:“诸位,那现在去天门那边?”

  到了这一刻,他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在这守了太久,今日也许就是他真正证道皇者的日子!

  岂能不期待!

  这时候,有人幽幽道:“还是小心点吧,镇天王还没来呢!大家都防着点。”

  此话一出,众人都没说话,却是心中警惕。

  那老家伙也没来!

  至于道树之前说的被困住了,没人当真。

  镇天王老奸巨猾,在人间坐镇八千年,都没被人探出底细来,哪有那么容易被困。

  ……

  众人沿着大殿的青铜小道往前走。

  之前看起来就在不远处的门户,实际上还是挺远的。

  一直走了数万米,这时候,众人眼前才映现出一道巨大无比的门户!

  不是青铜色,不是金属色。

  而是水晶门!

  没有边框,就这么一道门,悬浮在半空中,巨大无比。

  道树开口道:“这就是天门,天门之后,就是种子投影的地方!当然,需要走过通道才能抵达,而最危险的地方就在于通道。”

  “你走过吗?”

  坤王问了一句。

  道树点头,“我尝试过很多次,不过无法坚持太久,最远的一次,走了不到千丈。”

  “嗯?”

  坤王蹙眉道:“那后方的通道,到底多远?”

  “我没走到过尽头,不过隐约看到过尽头,恐怕有三千丈!”

  万米!

  很长的一条通道,破九的道树居然只走了三分之一。

  道树又道:“千丈是我的极限,但是返回也走了千丈,实际上危险要小一些,若是磨灭一部分规则之力,应该可以走过去!”

  很快,道树又沉声道:“不过,我也提醒诸位!机会,只有这一次!此次召唤诸皇来磨灭规则之力,只有这一次机会!

  此次若是不成功,通道中的规则之力,会在一月内恢复原样!

  否则,这些年我磨下来,也该磨穿了。

  可规则之力,会不断恢复。

  趁着诸位破关磨灭了一些,还没恢复全盛,我们尝试一次,可以试着破关。

  错过这一次……到了两千丈以后,我也无法撑下去。

  你们……更危险!”

  “有破九的伤害?”

  “有!”

  道树轻轻吐气道:“不但有,后面的路,我也不清楚还有何危险!也许需要我们齐心协力,才能破开关卡,而不是一人独行。

  谁想单独闯过去,除非你是真正的皇者,否则,都有极大的凶险!”

  很危险!

  此话一出,几位天王脸色不太好看。

  破九的都不敢硬闯,这地方的危险超乎想象。

  ……

  他们在商量着,这边,乱和石破几位也凑了过来。

  铸神使精神力封锁四方。

  乱眼珠子转动道:“方平,有把握咱们几个给干下来吗?咱们几个分,用不着分给其他人!”

  铸神使没好气道:“你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废话,不知道怎么了?”

  乱不以为然,“破九的都想要,那肯定好东西!”

  铸神使无言以对,很快道:“道树想要的,恐怕是那无数的生命力,以及可能存在的真血之力!其他人也差不多,到了我们这等境界,能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已经极少。

  种子的投影,绝对是三界至宝!

  而皇者想要的,大概是真血和真正种子所在的地方。

  这一次,和我们争夺此物的,可不是只有道树,还有皇者,我们恐怕吃不下。”

  他看向方平,劝诫道:“方平,可以夺取一部分生命力……当然,对你而言,以及对我而言,其实关键的还是真血!

  锻造了玉骨之后,生命力虽然还有用,可对我们目前帮助不是太大。

  而真血,可以助我们脱胎换骨一次。

  当日我找皇者要了仙源之血,也是想助自己脱胎换骨,破开气血之门。

  不过仙源之血,质量远不如真血!”

  乱龇牙道:“破气血之门?好东西啊!老子气血不弱,若是破了气血之门,这已经锻了玉骨,出去之后,那岂不是一日破二门?”

  乱都有些小激动了!

  这里好东西真多,都舍不得走了。

  出去之后,直接破二门啊!

  “真血恐怕不会太多,你想借助真血破气血之门,看你能夺多少真血了!”

  铸神使没好气道:“你以为你很强吗?此地比你强的不是一位两位,你凭什么有把握夺取足够的真血,助你破气血之门?”

  “切!”

  乱不以为然,“方平,你说怎么干!你小子鬼主意多,事后分赃就行,咱们干他一票!怕什么!”

  乱那是激动的想干一票大的了!

  在这破了二门,就差精神之门了。

  而石破,也是眼神闪烁。

  他差一点点破精神之门,若是这一次能夺取真血,再破二门,他也许能迅速接近二门巅峰境界,就差最后一步,也能踏入破九境!

  这地方,真的是宝地。

  谁不心动!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眼红了,方平却是没那么乐观,轻叹道:“别想太多好事,活着……比死了强!告诉你们吧,此地的破九……恐怕超过了一掌之数!”

  方平叹道:“我们……也许打个酱油还行,想夺取真正的好处,难着呢!”

  “嗯?”

  石破沉声道:“这么多强者?”

  “对!”

  乱舔了舔嘴唇,“灵皇那娘们不是答应我们,一起联手吗?你觉得她能不能利用一下?”

  “……”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这时候,旁边,一直没吭气的天狗,忽然龇牙,牙齿寒光刺眼,“商量什么!这地方,破八的咱们有四个,镇那个老东西肯定会来,那就是五个!怎么着也是一方强大势力,分他一杯羹怎么了!

  不给,那就干他们!”

  天狗龇牙咧嘴的,“这秘境的好东西不少,分个七八分之一,也不算白来!”

  它说着,苍猫却是踩着它脑袋,不乐意道:“大狗,你怎么胆小了呀?”

  “嗯?”

  天狗疑惑,我胆小吗?

  这里破九一大把,我们几个破八,按理说该滚蛋了,可我没滚蛋,我还想分杯羹,和破九的一起分赃,怎么就成胆小了?

  我居然被蠢猫鄙视了?

  苍猫尾巴拍打着狗脑袋,打的啪啪响,喜滋滋道:“一锅端呀!咱们不是一直这样的吗?”

  “……”

  天狗心中暗骂,这猫疯了。

  也要看情况吧!

  真要这么疯狂,我不是早就被人打死了?

  这么多强者,你还想一锅端,疯了吧?

  方平没管他们,看着前方的天门,淡淡道:“天门不破,一些家伙未必会现身!天门一破,恐怕都会出现!

  现在说再多都没用,我只想告诉诸位一句……”

  众人看着他。

  方平笑道:“关键时刻,都听我的,帮我拦住强敌!放心,哪怕现在没给你们好处,事后我必然会给足你们……”

  天狗龇牙道:“凭什么听你的?你算什么?破七也想指挥本帝?”

  方平笑道:“凭什么?凭我三年破七,凭我给乱和石破夺到了足够淬炼玉骨的生命力,凭我放出了你和石破,凭我身后还站着镇天王,足以威慑破九!”

  方平淡淡道:“天狗,听我的,那就一起干!不听,你随意,爱去哪去哪!”

  “哼!”

  天狗巨眼森冷,盯着方平看,它天狗何时被人呼来唤去过?

  “大狗……”

  苍猫爪子揪着狗耳朵,劝道:“听骗子的吧,骗子很厉害的!”

  “哼!”

  天狗还是不服气!

  这时候,铸神使有些牙疼道:“你想干嘛?”

  “不想干嘛!”

  方平笑道:“前辈,您也听我的指挥!放心,我和镇天王商量好了,岂会坑了你?”

  “你小子……没打算一锅端吧?”

  铸神使狐疑地看着他,不得不提醒道:“小子,这真不是老头子我胆小,罩不住了!李老鬼都罩不住,这不是破八无敌的时代了!”

  “择机再动!”

  方平笑道:“我也不会特意找死,百分百的死亡概率,当然不会做!有三成希望,那就值得去做,不是吗?到了我们这境界,三成希望还不够吗?”

  铸神使牙疼的不行,头都要炸。

  你小子别出幺蛾子了!

  其实这一次,大家收获不小了。

  在这,能夺多少算多少,你不会真打算打包带走吧?

  “放心,没希望,我不会做的!”

  方平再次宽慰了他一句,老头子怎么这么胆小!

  不是说了,没希望不会干的吗?

  真是的,信不过我?

  正说着,那边,道树开口道:“都谈好了的话,便可破门了,诸位,准备好了吗?”

  方平几人踱步走去,个个都是警惕无比。

  破门……恐怕也是此地大乱的开始了。


  • 上一篇:第1312章 破门之法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14章 都是野心之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