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2章 破门之法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修炼了无数年,最终却是主动入了局,也难怪铸神使自嘲不已。

  方平倒是想的不一样,淡笑道:“您老就是不修本源道,初武就好到哪去了?”

  初武的日子好过吗?

  不好过!

  铸神使一听,的确如此,叹道:“也是,不入本源道,初武……那是要被排斥甚至赶尽杀绝的!”

  九皇四帝为何对初武这么狠?

  还不是因为当年万道之争杀的太狠了!

  可本源道的这些人,都是九皇用来补窟窿的,不压制初武,本源道的人恐怕得倒大霉。

  所以,才有了天坟中镇压的那群人存在。

  铸神使想了想又道:“你说,既然担心初武,为何又不灭了初武?”

  “哪有那么容易!”

  当初都是方平问铸神使问题,而今却是铸神使不解了。

  方平淡淡道:“第一,天帝这些人其实都是初武,灭了初武,未必下得了手。”

  “第二,初武不是没人!强者还是有的,别人不说,阳神,斗天帝,其实都算是初武。”

  “第三,初武是外患,真要灭了初武,本源还不早就内讧了,大战一起,死伤无数,本源真的还能保持现在的局势?也许杀到最后,就剩下一个了。”

  初武的存在,让坤王这些人其实都是忌惮的。

  这些人也在镇压初武,所以之前天王级强者交战的次数不多,就是怕被初武捡了便宜。

  为何有坤王这些人活着?

  初武活着的强者数量,为何和本源当初活下来的强者数量,差距不是太大?

  平衡!

  平衡双方的势力!

  让双方彼此牵制,既有忌惮,又不会死拼到底,以防双方都死伤惨重。

  镇压一批人,一批人被放出,这也是九皇的一个制衡手段。

  而今的方平,已经看出来了。

  铸神使微微点头,沉吟一会,开口道:“继续看看吧!”

  这地方的秘密很多,可以多看看。

  方平却是摆手,“不看了!”

  “嗯?”

  “都是天帝的记忆,真假还不知,谁知道是不是误导我们!天帝也不是好东西,记忆未必真,有些就对不上。”

  比如对地皇说的,和对东皇说的,其实就不一致。

  方平怀疑,天帝没死。

  门后镇压的也许真的是天帝,但是未必是死去的天帝。

  仙源,可能在为天帝供给力量。

  九皇当中,必然有天帝的人。

  当然,也肯定有天帝的对头,有人想弄死天帝。

  当年的大战,未必完全按照天帝的想法来的。

  若不然,不会有今日这一幕。

  东皇说让三帝补窟窿,最终天帝自己还是搭进去了,人皇之前说,当年是为了镇压天帝,还真未必是假话。

  越是想下去,方平越是冷笑。

  九皇心不齐!

  灵皇说皇者中有叛徒,恐怕说的是神皇他们!

  灵皇十有八九是天帝这一边的,天帝可能存了灭九皇四帝的心思,用他们来填补窟窿,最终也许真实意图泄露了,甚至是众人将计就计,顺势就把天帝给坑了。

  想到这,方平再度冷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修炼到了他们那个地步,谁真的会想死,谁真的甘心成为傀儡?

  都不甘心!

  都不愿意!

  昔年的那一战,内幕多着呢。

  不过此地必然没有当年那一战的详情,这个方平清楚。

  这地方出现的时间,比那一战的时间要早。

  大概在万年前,仙源出现的时候才出现了这地方。

  所以想追溯当年那一战的真相,在这是没指望的。

  果不其然,其他人此刻也陆续回神,有人震撼,有人皱眉,不过还算镇定。

  当然,可能有人看到了和铸神使一样的场景,此刻,都是脸色苍白。

  这一刻,刚回神的乾王,忽然低笑一声,笑的有些自嘲,看向道树,冷冷道:“你还想成皇?”

  他可能看到了什么!

  道树背负双手,淡然道:“诸位,若是我告诉你们,此地你们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你们如何想?这地方,我看过很多次,其实……都只是种种可能中的一种!

  并非固定不变的!

  你心中想着什么,便会看到什么。

  看的多了,你便释然了。”

  “什么意思?”

  乾王皱眉,他看到的和铸神使差不多,既然如此,道树还想变强,不是找死吗?

  道树淡淡道:“你们看到的,和我看到的,未必相同!我看到的是,唯有你成皇了,才有可能摆脱一切,铸真我!

  不去源地走一遭,道是虚道,修也白修!

  仙源一断,大道崩断,那才是任人鱼肉!

  超脱!

  进入源地,才是铸真道的契机,诸位……能明白我的心思。”

  此话一出,众人微微凝眉。

  有人没看到,不是太懂。

  有人看到了,却是凝眉不已,铸神使沉声道:“进入源地,可以铸真道?”

  “可以!”

  道树淡淡道:“吾等所修,并非为假!只是……多了一些限制,唯有超脱,证道,才有希望成功!才有希望真正走出禁锢……

  修也是死,不修也是死。

  修了,还有可能有实力去超脱,诸位,你们怎么选?”

  这话一出,倒是让方平高看了他几眼。

  不错!

  不修炼了,你一辈子都会被禁锢,而且连挣扎的机会都没。

  修炼了,你强大了,真的成皇了,未必就是死期。

  可能会有别的路!

  到时候,哪怕九皇真的对他出手,他也未必没反抗之力。

  这和方平的想法,其实差不多。

  不拼,那就默默等死。

  拼了,也许还有一线之机。

  道树在这这么久,岂会一点东西没看到。

  他看到了!

  可他还是想成皇,想超脱,想脱离仙源,加上他的老师神皇可能会在暗中帮他,如此一来,道树也有一些底气。

  铸神使几人对视一眼,有人没看到,继续皱眉。

  有看到的,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们活了太多年了!

  虽然一时间难以接受一些东西,可活了这么久,多少有几分定力。

  他们在说着,方平倒是笑道:“我是有些好奇,天帝在此地留下这些记忆干嘛?还有,这地方应该是在天界大战之前出现的,这是天帝的后手,还是无意中形成的?”

  天帝在这,留下这些记忆,好像有些莫名其妙的样子。

  道树淡淡道:“谁知道呢,显示天帝的崇高,伟大?还是让吾等同仇敌忾,知晓九皇的龌蹉?”

  这一刻的道树,没有之前的失态。

  好像很平静。

  道树见方平看着他,依旧漠然道:“记忆碎片,我看过一些,天帝告诉所有人的都是,以自身合道!而九皇都是各有算计,最终,有了如今的仙源!”

  道树嗤笑道:“天帝……真的安了好心?”

  他的老师神皇,和天帝关系不算太好。

  当年神皇也是初武者领袖之一。

  天帝在这留下的记忆中,显露的一切,都推向幕后黑手,可能就是神皇这群人。

  这群人不甘心成为傀儡,不甘心被限制,于是……神皇这些人暗中改造了仙源,坑杀了三帝,陷害了天帝。

  在这些记忆中,天帝是悲天悯人的。

  他在救苍生!

  而九皇,其中一些人却是为了一己私利,害死了三界诸强。

  道树觉得,不能不信,但是也不能全信。

  如何判断,还要看他们自己。

  天帝真要这么善良,岂会有当年九皇证道的事情发生?

  明知道本源出现了出现,依旧在三界传播本源,由此可见,天帝也不是真的那么大公无私,一开始想的也有可能是找替代品。

  方平微微点头,道树还算中立,有些事情,的确不能全信。

  他也懒得掰扯这些,笑道:“我就是好奇一件事,修了人皇道,真的可以超脱吗?”

  道树看着他,沉默一阵,缓缓道:“可能会!真正的人皇道,其实是没人修炼过的!不过昔年有皇者在研究,后来有了一些推断……”

  道树看向众人,缓缓道:“三界一统,才是真正的人皇道!修成了真正的人皇道,可能会彻底超脱,甚至要凌驾于本源道!

  因为人皇道,掌生死,本源大道,也要受其辖制!”

  方平想到了老张的借力!

  借力人族的本源道!

  可能是真的如此。

  道树忽然带着一些讥嘲笑意,“在场的诸位,真的一无所知吗?诸位有皇者后裔,门徒,岂会真的一无所知,真要一无所知,三界还会爆发一些大乱,有人想一统三界?”

  此话一出,方平眼神一动,瞬间看向鸿宇这几人!

  之前,这些人一直想着一统三界,方平其实也在猜测他们的目的。

  后来觉得,大概是成皇需要如此。

  可现在……听道树这么一说,什么意思?

  鸿坤冷冷看着道树,淡淡道:“人皇道只是传说!”

  “传说?”

  道树笑道:“未必吧!其实昔年九皇都打过这样的主意,他们觉得,可能是天庭并未一人之势力,没有真正的一人独掌三界,所以才无法修成真正的人皇道。

  兽皇修了小半个兽皇道,最后还是被其他几皇限制了。

  若是九皇四帝都消失了,未必就没希望出现一位真正走出人皇道的强者。”

  真正的人皇道!

  不是单独掌控人族,包括整个三界的地盘势力。

  这难度太大!

  方平狐疑地看了一眼那几位,鸿宇,鸿坤,妖帝……

  这些家伙,真的未必不知道一些事。

  比如仙源的事!

  比如,人皇道可能会超脱的事。

  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阴险,都不安好心。

  道树也是看这些人都防着他,此刻,也不介意抛出一些东西,让大家彼此内心产生忌惮。

  道树也是点到为止,笑道:“不管如何,能变强都是大家希望看到的,不是吗?”

  “走到了这地步,哪怕此刻不再修炼,诸位觉得自己还有其他路可走吗?”

  “不继续变强,那才是真的危险,变强了,实力在身,才是我们能超脱一切的保证。”

  道树,也是挺能说的。

  此话一出,众人哪怕心中万千念头,也觉得唯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到了这地步,大家哪还有退路可言。

  铸神使吐了口气,将心中的一些念头压下,淡笑道:“别废话了,这地方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知道的多未必就是好事,反而会动摇我们的决心!

  天门如何破?

  破了能有什么好处?”

  动摇他们的决心!

  此话一出,方平好像捕捉到了点什么,天帝在这留下这些记忆,不会是想让大家不再去修炼,放弃修炼吧?

  那仙源,到底是帮天帝的,还是锁住天帝的?

  “仙源有几位皇者坐镇,却是不让灵皇靠近……”

  “灵皇当日出手,不是在仙源那边出手的,而是从九重天其他地方。”

  “如此说来,仙源,并非灵皇在坐镇……可按照我的推断,灵皇其实才是最想救天帝的!”

  “那么说,仙源……也许不是救天帝,而是困天帝的!”

  “本源道强者越多,可能天帝越是危险!”

  方平念头一个接着一个。

  “那王若冰几人的作用是什么?”

  “王若冰几人的作用,好像是截断仙源的一些能量供给……那是假道的终点汇聚地……”

  方平联想到了王若冰,眼神微动,“难道说,这几人可能是破开仙源禁锢的手段?”

  “还是……有人想截取仙源的收获?”

  “……”

  方平头疼,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可能。

  一个可能是为了天帝,一个可能是为了自己超脱。

  事情,那是越来越复杂了。

  王若冰,到底是不是神皇布的局都不一定!

  “龙变说,昔年他去找皇者帮忙,见过的好像只有两位皇者……东皇和灵皇!”

  “这两位,可能都是天帝一方的!”

  “而神皇,和天帝却未必是一伙的。”

  “找龙变,也许是因为对方知道龙变只会找这两位帮忙,神皇一直没出现过,那王若冰到底是神皇的安排,还是天帝的?”

  这一刻,方平想的更多。

  灯下黑吗?

  天帝故意将自己的棋子,布在了龙变这,神皇可能知道天帝有后手,但是没找到,因为他没想过天帝会将后手放在自己人这边?

  未必没这个可能!

  龙变也不会大肆宣扬,要不然三界不会不知道,王若冰不是他女儿,三界都以为王若冰是他女儿。

  龙年的前几个后裔,因为是精血制造,所以出现了很多问题,都死的很早。

  王若冰自小多病,其他人哪怕知道了,也会觉得是和之前一样的问题。

  因为龙变这一脉,一直出现早夭的迹象。

  “真要如此,天帝就是早有布置!给自己留了后路!”

  越是深想下去,越是让人头疼。

  方平压下这些念头,暂时不去想,先提升实力。

  没有实力,哪怕知道了内幕,他也无法去改变什么。

  天门!

  天门后的假天界,包括那个蚕宝宝,都是他的目标。

  还有,战天帝呢?

  战天帝之前说,自己破了关卡,可以去找他。

  到哪去找?

  那家伙也没看到啊!

  难道……难道让自己现在再次去战天帝那一关?

  可现在已经开始破天门了,自己怎么去啊?

  道树是可以连通十三关的,自己难道现在要道树送自己过去不成?

  还是说,接下来有机会再看到战天帝?

  方平正想着,道树就淡笑道:“破天门,好处自然有!无限的生命力,无限的规则之力,都是好东西!天门之后,便是复生之种的投影,真实投影……

  我想,诸位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方平打着哈欠道:“不好意思,我真不懂,啥意思?”

  道树微微蹙眉,很快笑道:“小友太年轻,不知也正常!复生之种,是存在的!三界的力量来源,便是复生之种!

  但是,没人见过真正的复生之种。

  昔年,初武时代,复生之种出现过,出现的也只是投影,冥神几位应该了解。”

  冥神接话道:“不错!昔年我们修炼到了一定的地步,已经无法再前进,那时候,种子出现了,我们追寻着力量和牵引,抵达了初武大陆的一处虚空,在那,我们获得了种子的恩赐。

  但是,最后种子凭空消失了,事后我们觉得,这种子应该是投影,力量的投影。

  并非真正的种子!

  这种能投影而来大量真实力量的种子,被称为真实投影。”

  “那还有虚假投影?”

  “差不多!”

  冥神缓缓道:“有的投影,是不具备任何力量的!或者很少的一部分力量,比如而今的三界本源道,本源境武者破门,会有极少一部分生命力投射而来。”

  冥神看向众人,看向几位破八,“你们几位也清楚,灵识之门和气血之门,投射来的力量其实不大,生命之门,投射而来的生命力也极少。

  之所以能帮你们锻造玉骨,大部分情况都是你们已经接近这个地步,需要消耗的力量都不算太多。”

  300条小鱼,就能帮人锻造玉骨了。

  而实际上,破生命之门的武者,可能已经修炼到了半玉骨的巅峰,否则也无法破门。

  此刻,消耗的生命力不算太多。

  当然,比起自己修炼,那还是要快的多。

  道树笑道:“不错,这就是不太真实的投影,只是九皇他们和天帝用大手段,牵引了一部分力量投射而来,毕竟虚门真门,当年都是不存在的!

  三门的铸造,只是为了让武者更快破境。

  不出意外,在门后世界,也就是源地,会有一道种子的真实投影,力量都是从那边牵引而来的。”

  方平想了一下,也许吧。

  在那,他遇到了真血。

  真血从哪来的?

  破碎虚空来的!

  难道说……源地其实在一只蚕宝宝体内?

  门,是为了困住这个蚕宝宝?

  方平还在想着,道树继续道:“而此地的投影力量,大家都感受到了!充裕的骇人,此地的种子投影,力量极强……”

  铸神使幽幽道:“这个不用你说,大家都明白!”

  方平吐槽道:“我可不明白!”

  这些家伙,很多事都没告诉他。

  他自己一步步挖出来的!

  包括种子的事,知道的人不少,在场的这些破八几乎都清楚,可方平之前可不知道什么。

  哪怕李寒松,知道的都比他早,天臂告诉他的。

  铸神使瞥了他一眼,有些无语。

  说什么说?

  你小子之前什么实力?

  进步太快了!

  你之前天王都不是,告诉你干嘛?

  好吧,还没等大家缓过神来,你都破七巅峰了,自己很快知道了一切,还能说什么?

  不是没告诉你,是你没给大家时间去告诉你好不好!

  道树懒得管他们两人,继续道:“破开天门,这些年来,我也研究出了一些办法!天门,说是门户,实际上是一条通道,布满了规则之力的通道,极其骇人!”

  道树沉声道:“哪怕是我,也无法独闯!否则,很可能会被击杀在通道中!”

  众人骇然,这么强大?

  黎渚想到了什么,询问道:“那该召集强者,为何吸引一些弱者前来?”

  比如在场的这些真神!

  道树笑道:“有时候,强弱并非关键!强者虽然破天门更有把握一些,可弱者……也有弱者的作用!”

  “破关,前面诸位也看到了,并非说你越强,破关就越容易!”

  “而前面的破关,和这一关也有极大的关系!”

  “你们每破一关,其实都代表,你们和那一关建立了一些联系!”

  道树缓缓道:“而破天门,就需要大家一起出力!天门中的规则之力很强,所以要消耗一些,而十三关,和天门后的通道是有联系的!”

  “什么意思?”

  “破关,其实大家都在消耗一些规则之力,消耗规则之力的同时,诸位和那一关建立了一些联系。而我们要做的,是继续消耗通道的规则之力。”

  道树笑道:“而这,就需要大家的帮忙了!比如说兽皇那一关,破关者,和我一起联手,是可以召唤出守关的兽皇的!

  让兽皇投影进入通道破门,兽皇可以消耗大量的规则之力。

  以此类推,其他各关也是如此,所以我才需要大家一起出力。

  等规则之力消耗完毕,我们自然可以安全进入门后。”

  方平幽幽道:“你不是可以避免规则之力伤害吗?还需要我们帮忙的?”

  道树笑道:“通道后的规则之力,有些不同!若是真的可以破门,我也无需召集大家来此,有好处,我一人独吞不是更好吗?”

  此话一出,众人倒是释然了。

  不过,有只猫却是鄙夷了一眼,嘀咕道:“你是一树独吞,又不是人,冒充人,不要脸!”

  天狗懒洋洋道:“树没脸,那是不要皮!”

  “……”

  众人看着这一猫一狗,都是头疼,这俩混账东西,时隔几千年,又凑到了一起!


  • 上一篇:第1311章 砧板上的肉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13章 都听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