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进入神殿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方平不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什么问题。

  大战一起,哪有不死人的。

  何况,这里明摆着要爆发大战的。

  不过很快方平考虑到一个问题,回头看向那些好像跟在他后面的家伙,跟小弟似的。

  方平有些抱怨道:“诸位,死就死了,能不能别自爆金身?我早就答应天狗了,送它一具天王尸体,结果呢?

  都杀了多少天王了,一具完整尸体都没。

  天天就知道自爆,有用吗?

  天王自爆,金身威力也就那样,下次能不能给自己留个全尸?”

  这是人说的话吗?

  能不死,谁想死?

  真到了要死的时候,管他自爆威力大不大,好歹咬你一口。

  方平这畜生,居然让大家死了都别自爆!

  把尸体给他留着!

  畜生!

  鸿坤皱眉看着他,低沉道:“方平,无谓的耍嘴皮子没意思!”

  “……”

  方平很无辜,“我认真的,好歹让我完成承诺吧!要不然,现在可能破六的尸体就够了,下次可能就是破八破九了。”

  坤王轻哼一声!

  走在前面的道树,脚步节奏好像都被打乱了。

  好嚣张的人王!

  铸神使也是诧异地看着方平,现在你怎么这么嚣张了?

  这小子实力比之前好像是进步了一些,可一大把破八在这,你就不怕被人围杀了?

  当然,可能性不大。

  石破,乱,天狗好像都和这小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自己也在,天臂那老家伙也和方平卖好,冥神和幻这两位恐怕不会贸然围杀方平。

  算下来……好像是不用怕。

  可道树还在这呢!

  他想到了什么,传音道:“那老鬼呢?”

  “他说要压轴再来……别慌,一大把破九都在路上,都等着压轴呢,我们这些小人物先过来探探路。”

  小人物!

  铸神使牙疼,什么时候他都沦落到小人物这行列了。

  心中想着,铸神使还是提醒道:“小心些,大家都把你当开路先锋呢!你小子别傻乎乎的就这么上套了,道树一旦发难,你几次挑衅他,他第一个绝对会对付你!”

  “我知道,我有那么傻吗?”

  方平传音道:“我就是个小人物,破七而已,对破九的大佬而言,算什么啊!能围杀他的,也就那些破八,您老悠着点吧,他要下黑手,一击必杀,杀我一个破七的可能性不大。

  倒是杀一个破八的强者,可能性不小。

  你们几个才危险,我可不是太危险,一击必杀的机会会浪费在我身上?

  真要这么蠢,还能破九?”

  方平此话一出,铸神使考虑一阵,忽然觉得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有道理!

  道树真要突袭,会突袭不会给他制造太大威胁的方平?

  恐怕不会!

  破八才会对他造成致命威胁,当然要先干掉破八。

  杀了那些破八,破七方平还不是任由他拿捏?

  仔细一想,铸神使心累,老了啊。

  难怪这小子有恃无恐!

  弱也有弱的好处嘛。

  ……

  众人一路朝前走着,巨大的神殿就在眼前。

  道树忽然止步,回头,看向身后众人,笑道:“诸位,不管什么实力,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看看?有时候机缘,并非因实力而定。

  天极道兄,为何止步不前?”

  众人纷纷回头。

  这一刻,都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天极正在和他们朝反方向走,不知道要去哪。

  被道树喊破了行踪,鬼鬼祟祟的天极,瞬间止步,回头,看向众人,心中狂骂,嘴上却是冷哼道:“此地这么大,谁知道是否有人隐藏在四方?

  等我们一旦进入这帝宫,是否会被人围困在此,围杀在此!

  不但四方要探查,地下也要仔细探查!

  轻易就相信了道树,你们才是真的愚蠢!”

  “……”

  没法反驳。

  虽然诸位强者都已经探查过,此地不太像有生命力存在的样子,并没有强者隐藏。

  可不得不说,的确有这个可能。

  比如方平这混蛋,经常就喜欢遮掩气息干这事。

  当然,天极这家伙,大家也懒得拆穿他。

  恐怕是想跑路!

  关键是,这地方是封闭的你知道吗?

  你跑的了吗?

  关卡四周,都是屏障,都密布规则之力,你往哪跑?

  ……

  方平也是无语,天极是不是被吓破胆了?

  最近很诡异啊!

  堂堂天王,好久都没看到他出手了,见到人就跑,这家伙真就不想夺取一些机缘,提升一下自己?

  “越苟的人越危险啊!”

  方平心中想着,咬人的狗不叫。

  看看槐王,地窟那么多真王,命王死了,天妖王死了,万妖王死了……

  而今,活着的都不算多。

  黎渚算是个意外,达到了破八境。

  而除了黎渚,地窟这几千年来,最强者其实是槐王,现在圣人巅峰了。

  至于天植,这家伙也是老古董了。

  大都督都没槐王强,这一次大都督受伤不轻,能不能活着离开都难说。

  天极这家伙这么苟,不会藏着掩着吧?

  跟镇天王似的?

  方平摸着下巴,狐疑地扫了他一眼。

  这可不是废人!

  这是一位天赋超越鸿宇的家伙,鸿宇还死了数千年,死后复苏都达到了破八境的。

  天极呢?

  天极证道圣人比鸿宇晚了百年,可他比鸿宇年轻不少,鸿宇自从三千年前被杀之后,就开始暗中蛰伏。

  天极这家会,可是一直活着的,活在了西皇宫。

  皇者的道场,一般都有不小的好处的。

  这一点,方平很清楚。

  就说快要破碎的灵皇道场,老张他们在那其实都得到了不少好处。

  完整的西皇宫呢?

  水力随意开启了一下南皇宫,几千年都不曾打开,这次随意进去转悠了一圈,直接圣人境了。

  天极没拿到好处?

  他老爹留下的神器和玉骨丹,真的还在吗?

  方平眼中带着一些疑色,那边,天极好像察觉到了,面色僵硬,方平看我干吗?

  我又没招惹你!

  这死神盯上谁,谁倒霉,他可不想被盯上。

  天极扭动了一下身子,避开了方平。

  别看我!

  ……

  方平笑了笑,不再看他。

  天极……管他呢!

  隐藏就隐藏好了!

  三界藏着掩着的人多了,一个个生怕别人知道了自己的底牌,到头来能不能用上都难说。

  底牌不是藏起来的,而是不断突破的。

  他就没什么底牌,而今不也到了破八境。

  月灵之前藏着玉骨,现在不也暴露了。

  方平在想着这些,道树看了一眼天极,见他往这边走了,这才继续朝神殿走去。

  巨大的神殿,很是朴素。

  没有什么华丽的外观,唯有宏伟!

  巨大无比!

  之前众人还没在意,此刻一到此地,铸神使看了一眼神殿,不由赞叹道:“好一座神殿,这不是简单的规则之力打造的!”

  道树倒也不意外他看出来什么,铸神使的大名,三界强者皆知。

  “对,不单单是规则之力,力量很混杂,却是混元一体,包括一些原力,本源之力。”

  道树也看着这宏伟的神殿,赞叹道:“我在这待了很久,也曾研究过这座帝宫,收获匪浅!对我们这些人都有巨大的帮助,尤其是力量的融合归一。”

  “开启了本源时代的天帝,的确是吾等难以企及的……”

  无论何人,只要是本源武者,不管心里如何去想,都要承认一点,天帝开启了本源之道!

  今日的本源武者,都算是他的徒子徒孙。

  冥神这几位,也是一脸复杂。

  天帝!

  初武的领袖,真正的领袖之一。

  哪怕冥神他们,其实也在天帝那获益匪浅。

  万道之争,其实天帝并未参与,按理说,怪不到天帝头上。

  可他开创的本源道,颠覆了初武。

  他门下的本源强者,为了证道皇者,斩杀了多位昔年雄霸一方的初武至强。

  那些人,都是他们的朋友,道友。

  后来,本源战胜了!

  初武没落。

  而今,虽然还剩下一些初武大陆没有覆灭,可初武实际上已经没落了许多,再也不复当年称霸三界的盛况。

  看看此地的破八强者,本源有多少,初武有多少,就可见一斑。

  破九的,初武更是一人都没了。

  冥神几人眼神复杂,方平倒是没什么感觉,精神力溢散,探查了一下。

  不由啧啧称奇!

  以他的精神力,居然无法穿透神殿,被铸造神殿的力量阻隔了。

  “这神殿能保存吗?若是可以的话,这可是一件战争堡垒,破八可以击破吗?”

  “……”

  他的问题,总是别具一格。

  众人无言以对,合着你要搬走了?

  你怎么看上什么都要搬走!

  三界你家的?

  天帝的帝宫伫立在这无数年,都没人搬走,你一来就打起了这主意?

  前方,道树也是无言,很快轻笑道:“帝宫无法搬走的,帝宫是建立在秘境的基础上,秘境一破,帝宫恐怕也会溃散。”

  “那倒是有些可惜了!”

  这时候,巨大的殿门,缓缓开启。

  众人朝大殿中看去,这一看,都愣了一下。

  从外面看,大殿很空旷,几乎什么都没。

  但是很大,往前上千米,好像有一道门户。

  天门?

  众人四处看了一眼,也没看出什么异常。

  道树说的秘密就在这?

  道树见众人狐疑,笑道:“诸位随我进来便知,此地……的确有很多秘密,其实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不算什么秘密了。

  诸位都是三界的顶级强者,也有资格知晓这一切。”

  众人对视一眼,再次看向方平。

  方平仰头看天,掐着手指好像在盘算什么。

  看我干吗?

  我是傻子吗?

  谁知道第一个进去有没有危险,你们看我,想让我当探路石?

  做梦去吧!

  黎渚轻叹,有好处指望方平第一个才行,没好处的事,他会第一个?

  这家伙比鬼都精!

  “一起吧!”

  黎渚开口了!

  指望方平那是不行的,其他人也不傻,单独进去,谁知道会不会出事,一起倒是安全一些。

  前方,道树丝毫不在意。

  此地,他没准备算计这些人。

  没那个必要!

  他引诱诸人来这,是为了破天门,可不是为了杀几个人。

  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他证道成皇更重要了。

  道树一步踏入,明明走入了大殿,只是隔着一道门槛,众人却是眼神一变,道树……好像和他们不在一个世界中!

  恍若隔了一个世界!

  “诸位……进来吧!”

  道树的声音有些缥缈。

  铸神使上前一步,眼中冒出金光,扫了一次又一次,吐气道:“厉害!这秘境本就是虚境,已经纳须弥于芥子,没想到在这当中,天帝二次压缩了空间!”

  众人一听,都懂了。

  这帝宫,其实不止看起来这么大。

  内里还有乾坤!

  妖帝头戴皇冠,手持兽皇杖,看起来倒是帅气,此刻法杖微微一指殿门,稍微往前戳了一下,淡淡道:“不错,是内有乾坤!”

  “喵呜!”

  这时候,一声有些不满的猫叫声响起。

  本猫的钓鱼竿!

  好气!

  天狗也是才注意到,此刻一看,眼中凶光爆发,“大鱼,你敢夺了蠢猫的钓鱼竿!”

  妖帝微微蹙眉,“这是兽皇杖,妖庭建立,需要此物号召万妖!”

  “本帝懒得管这些!”

  天狗凶光闪烁,“最好乖乖还回来,否则……走着瞧!”

  天狗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开干,可眼中的凶光却是没消失过。

  前方,方平笑了笑,玩味道:“天狗兄,现在还是别内讧了!破九的还在这呢,堪比昔年的皇者了,而今三界破八虽多,可人心不齐,并非一人,还是消停点吧。”

  天狗正想发怒,方平懒洋洋道:“妖帝,兽皇杖拿就拿了,镇压妖族嘛,用得着!九皇印……是不是就多余了?要那东西也没啥用。

  夺了苍猫的钓鱼竿就算了,又夺了它的九皇印……

  多大人了,和一只猫抢玩具真不合适。”

  “喵呜!”

  苍猫叫唤一声,嘀咕道:“本猫就要钓鱼竿!”

  什么九皇印,它也不在乎。

  真要在乎,它都不丢了。

  不过钓鱼竿真的喜欢。

  从方平见它第一面开始,这猫就扛着一根钓鱼竿,第一次就把地窟的松王给钓了。

  方平笑了,笑的淡然,“钓鱼……鱼被吃了,还钓鱼干嘛!”

  苍猫趴在天狗脑袋上,好奇地看着方平。

  啥意思?

  妖帝倒是听懂了,面不改色,平静道:“方平,本座只想护妖族一片安宁,建妖庭,镇妖族,不参与三界之战,何必咄咄逼人。”

  方平笑道:“妖帝误会了,没有的事!不过……有些事说在明面上比暗地里行动要强,有些东西,我必要!”

  方平语气也凝重起来,“就如一条皇道就在你眼前,你随手可得,你是拿走还是不拿?九皇印于我,就是此道!

  给我,我破八,不给,断我道路!

  我大道已断,前路无法走,早已道路茫然。

  你断我道路……不管有仇没仇,现在,都是滔天之仇,你妖帝也是三界至强之一,该明白我的意思!”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一凝!

  哪怕妖帝,也是皱眉。

  此刻,众人心中恍然!

  是,方平大道断了。

  现在的方平,玉骨锻造,肉身也快达到极致,原力都凝练了。

  方平还能如何前行?

  现在,大家明白了!

  他还有路可走,九皇印!

  给他,他破八,这一点众人有些意外,也不算意外,毕竟方平已经破七巅峰。

  现在,九皇印被妖帝拿走了。

  这的确相当于断了方平的道。

  难怪方平两次见面,和妖帝谈话语气都很不善。

  换位思考,在场的众人,若是大道被人断了前路,恐怕也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

  妖帝心中有些凝然。

  断人前路,在三界,这比什么仇都要严重。

  对他们这些至强者而言,什么最重要?

  武道!

  而今,方平大道崩溃,道路不明,需要九皇印来提升,来证道至强。

  不给方平九皇印……恐怕接下来少不得一场厮杀。

  换成自己,也是如此。

  哪怕方平实力不如自己,他也定然不会放弃。

  ……

  “破八!”

  方平的话,也如一击重锤,让不少人心中凝然。

  九皇印到手,他破八。

  这速度快的骇人!

  鸿宇几人看向妖帝,眼神闪烁,不能给!

  方平本就是三界祸害,现在破七都搅动的三界不得安宁,这要是破八了,那还了得?

  封更是微微蹙眉。

  真的只是破八?

  他都严重怀疑,方平已经破八了,只是故意隐藏了实力。

  若是拿到了九皇印,是否会达到破二门的地步?

  ……

  “玛德,这小子半真半假的,心里肯定憋着坏呢!”

  此刻,天极也是暗骂一声,信你才怪了。

  说是破八,别不是破九吧?

  反正自己离远点,现在这些人真的越来越危险了。

  等看到身边站着一人,低调的很,天极再次皱眉,传音骂道:“滚开,别和本王站一起!”

  槐王有些无辜地看着他,满脸谄媚,微微躬身,稍微后退了一些。

  天极想了想,马上传音道:“本王就这脾气,没骂你,你别坑本王,你要坑……你去天植那边,别靠近我。”

  槐王讪讪,再次躬身,没这意思。

  “快点走,反正咱俩井水不犯河水!”

  天极不想和他待在一起,当然,得罪了也没必要,之前骂了一句,还是缓和一下为好。

  这家伙,能忍,可心里肯定惦记着。

  现在也是圣人境了,这要是不小心进入了天王境……自己也没必要得罪一位阴险无比的天王。

  槐王觉得自己有些无辜,他没想坑死天极。

  没好处啊!

  被骂几句而已,习惯了,他不生气。

  可惜,人家嫌弃自己。

  想了想,槐王还是稍微避开了一些,算了,这家伙一直防着自己,搞不好关键时刻第一个对自己出手。

  环顾一圈,最终槐王稍微移动了一下,走到了天狗和苍猫身后。

  天狗无视了他,苍猫回头看了他一眼,槐王躬身堆笑,也不说话。

  小心翼翼地站在一侧,这里也许安全点。

  圣人,真不安全啊!

  这三界,现在处处都是危机。

  苍猫百毒不侵,自己跟在这边,方平他们不会往这边战,黎渚他们要打,也是针对道树和方平他们。

  盘算了一下,槐王还是没走。

  他没走,一旁,早就移动而来的平山王,此刻胖墩墩的,看起来格外滑稽,看了一眼槐王,心中憋闷,干嘛呢!

  你也往这边凑!

  现在三界的强者,一个比一个精明。

  没法混了!

  ……

  这些人的小算盘,方平这些人懒得去管。

  妖帝不回话,方平也不再说。

  态度表明!

  不给九皇印,那就是断了自己的道,关键时刻,自己对妖帝出手,谁也说不出个不是。

  何况,关键时刻,自己破七的实力去抢九皇印……为了破八,只要机会得当,也未必有人会阻止。

  可要是说破八再去抢,那黎渚这些家伙必然不会让自己得逞的。

  “嗯,我还得保持一段时间的破七,不能太强了,不然太招人忌惮了!”

  方平心中有了打算,自己这次要憋着,憋的狠一些。

  除非真的要被人打死了,要不然,自己就是破七。

  到时候若是能把九皇印拿到手,本源来一次蜕变……方平心中都想笑了。

  “进去吧!”

  铸神使感应了一番,发觉没什么危险,说了一声。

  众人看向铸神使,铸神使嗤笑一声,踏步进入。

  方平也跟着走了进去。

  ……

  这一进入,方平瞬间察觉到了不同!

  仿佛进入了另一重空间!

  有些空间转换感。

  之前看起来平平淡淡的神殿,一进入,却是发现和想象的不同。

  很大很大!

  大殿两侧的墙壁上,印着许多壁画。

  栩栩如生!

  不过这种栩栩如生,却又多了一些虚幻感,让人觉得很矛盾。

  不止方平第一时间看向壁画,其他人也都感觉到了一些违和,纷纷皱眉。

  道树早已在前面站着,也在看壁画,见众人看来,叹道:“秘密,就在这些壁画中!这其实不是壁画,而是天帝用秘法封印了一些他记忆中的上古往事,用灵识去看,会发现一些不同。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便知道了。

  此地壁画很多,有些可以看,有些不可以看,各人看到的也未必相同。

  昔年,莫道友就是看完了这些壁画,颓然离去……”

  方平忽然道:“你当年没杀人灭口?”

  道树淡淡道:“当年莫道友并未看到我,他实力低微,我虽在此地,他也毫无察觉,既如此,本座也不是滥杀无辜之辈。”

  方平瞥了他一眼,你这么好人?

  恐怕也有自己的算计吧!

  不过,这些壁画,自己倒是要看一看。

  这事,也一直压在他心中。

  莫问剑那样的人物,看到了什么,会摧毁他的信念?

  这一点,真的让人好奇。

  方平示意了一眼铸神使,没让他去看,示意了一下对方为自己护法,方平精神力涌现,朝第一幅壁画看去!


  • 上一篇:第1309章 做个人吧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311章 砧板上的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