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开启最终关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神皇大殿中。

  镇天王和道树聊了一阵。

  道树有些疑惑,一直都是他在说,师尊怎么没什么话?

  虽说此地的神皇只是投影,可这件事,神皇谋划了多年,自己也将一些事都告诉师尊了。

  投影也知道此事的重要性。

  今日为何话这么少?

  事到临头,师尊怎么没什么建议?

  而且,师尊有几次的问题,也有些奇怪,之前自己明明已经说过了,为何再问?

  道树看向神皇,没有直视,却是暗中窥探。

  还是有些疑惑。

  不会出问题了吧?

  人皇那几关就出了问题,难不成师尊这一关也出问题了?

  可自己,一直在关注啊!

  就在道树想着这些的时候,镇天王也看着他,心中感慨,道树傻乎乎的,现在才发现异常吗?

  老子都问了好多问题了啊!

  ……

  “小子,该出去背黑锅了。”

  “有用吗?”

  方平狐疑道:“我都出去了,你出不去,还在这被困着,傻子才信你吧?”

  “道树也许真的傻呢!”

  镇天王无所谓道:“就算骗不到道树,骗骗其他人也行,骗一个算一个,不是吗?”

  “有道理!”

  方平深以为然,“三界傻子那么多,总有人会当真,别说,您老说的没错!骗一个算一个,说不定就赚了。”

  “对,就是这个理!”

  镇天王也点头赞同,小子,你还不算傻。

  骗不到道树,骗其他人那也一样,反正自己也不亏。

  这俩商量好了,方平也摩拳擦掌,忽然大喝一声,怒喝道:“神皇胆敢骗老子,灭了他!”

  话落,破空而出,朝殿门那边冲去!

  后方,镇天王暴喝道:“小子,我助你一臂之力,破门,别管我,你先走!”

  “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方平也是暴喝一声,就差落泪了。

  肩膀上,苍猫打着哈欠,演技不够啊。

  骗子和这老头,太虚假了。

  本猫都看不下去了!

  忽悠傻子呢?

  轰隆!

  方平一拳轰向殿门,镇天王也破空而来,咆哮一声,奋力嘶吼,咔嚓……

  殿门被撕裂一小片!

  “走,快,老夫撑不住了!”

  “干爹,我会来救你的!”

  方平大吼一声,双眼血红,身如泥鳅,一下子从狭小的破口处钻出去。

  镇天王也想钻出去,却是脸色一变,轰隆一声,规则之力爆开,镇天王口吐鲜血,咆哮道:“混账,此地岂能拦住本座,等着,本座迟早会出来!”

  老头子吼了一声,感应了一下,接着又吐了几口血,哼了一声,在原地盘坐而下,好像在恢复伤势。

  ……

  神皇殿中。

  方平迅速杀来,道树还在打量神皇,忽然脸色一变。

  镇天王也是脸色微变,低沉道:“镇居然撕裂了规则之门,不好……”

  话落,方平冲杀而来!

  “找死!”

  轰隆一声!

  方平一掌拍下,破六的道树分身,也不是弱者,方平破七巅峰实力爆发,虽然他无法匹敌,可也不是无法离开。

  他是分身,本体不远,离开还是可以的。

  就在此刻,一声猫叫响起。

  “喵呜!”

  带着一些奶虎叫唤的味道,苍猫精神力爆发,让道树瞬间一滞。

  这一滞,对强者而言,那是致命的!

  方平巨大的手掌,呈现白玉色,轰隆一声落下!

  砰!

  分身直接被打爆!

  方平眼神一动,迅速抓住一根要逃窜的树枝,也是如同白玉,晶莹剔透。

  “方平!”

  树枝上,传来一声威严之声,方平怒骂道:“你师徒胆敢欺我,找死!”

  原力爆发!

  灰色力量迅速在白玉树枝上蔓延,一声闷哼传来,如同气泡破碎,轰隆一声,白玉树枝微微裂开。

  方平一把抓住树枝,全力爆发,冲天而起,手拿树枝,朝着天空就是奋力一击!

  砰!

  虚空被撕裂,陡然,虚空中露出了几根和手中树枝一样颜色的白玉根茎。

  方平冷哼一声,手中白玉树枝陡然抛出,“爆!”

  “你!”

  “轰!”

  虚空炸开,眨眼间,大量规则之力汇聚,方平迅速落地。

  苍穹之上,规则之力瞬间爆发,朝那几根根茎杀去。

  “混账!”

  带着一些愠怒声,道树有些恼火。

  这时候,神皇殿中,镇天王也是破空而来,低喝道:“大胆!”

  说罢,一掌朝方平拍去!

  方平也是嗷嗷直叫,“看老子灭了你!”

  两人瞬间交战到了一起!

  撕裂的虚空,渐渐开始恢复。

  道树的根茎是否被全部消灭,方平也懒得管了,一边和神皇交手,一边传音道:“老镇,你说他信吗?”

  “他是傻子吗?”

  “不知道啊。”

  “……”

  镇天王无语,随意道:“爱信不信!也许真的傻呢,少废话,快找破天玉,这家伙恐怕马上要贯穿所有关卡。

  打通所有关卡,需要一点时间,我先把这隐患给除了!”

  方平迅速将一枚储物戒丢给了他,“这就是羿的储物戒,之前有一些道树的叶子,我都给铸神使了,别不是在他那吧?在他那,那我现在拿不到了,他自求多福吧!”

  “在他那,算他倒霉,管他死活!”

  镇天王也懒得管,铸神使要是把神皇召唤来了,那是他自己倒霉,管他呢。

  当然,神皇干掉他的概率不大。

  镇天王迅速翻找,很快,一枚水晶玉出现在他手中。

  在方平看来,好像和寻常的能量块差距不大。

  羿天王储物戒中,不少这东西。

  现在看来,是自己疏忽了。

  “这可是好东西,开辟空间通道用的!昔年,有皇者提议,三界建立传送阵,就是指望这个开辟空间通道,可惜,后来发现这玩意很稀少,所以传送阵的事便搁浅了。”

  镇天王一边说着,一边迅速打出气血手印,一道又一道,精神力爆发!

  就在此刻,虚空中,隐约有破碎的迹象,有人轻笑道:“镇,居然是你……何必破坏我的计划,老朽降临,不会对你们出手的……”

  “少来这套,有本事真身直接进入,降临算什么本事!”

  “道友说笑了……”

  虚空中,看不到人,只有声音。

  “老朽真身一至,此地瞬间破碎,种子也知吾等实力,恐怕投影都要逃之夭夭,道友何必为难老朽……”

  皇者来了,这地方马上就得破碎。

  破碎不说,这种子投影也会消失。

  唯有直接瞬间降临,降临到种子旁边,才有希望擒拿。

  这一点,镇天王自然也清楚,冷笑道:“那没办法,谁让你没能耐来呢,自己玩去吧!”

  话落,一拳轰出,四方破碎,轰隆一声,白玉之上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噗嗤!

  也是如同气泡破灭!

  镇天王迅速道:“我已经泯灭了他的气息,这家伙现在定位不到这边,除非从外面闯进来,否则进不来!不过小心一些,断了他的降临念头,这老家伙很可能会出动分身!”

  之前,神皇可以直接降临,自然没必要出动分身。

  可现在,难说的很。

  镇天王也不耽误,一道道精神力释放,密布整个破天玉,很快,将破天玉丢给方平道:“你拿着,现在没事了,待会若是遇到昔年莫问剑打通的通道所在,会有一些感应。

  你若是要开启通道,就将破天玉丢进去。

  实在不行,就当逃跑的手段,随便定个位,然后遁逃,别管其他的了。”

  到了这地步,镇天王还是提醒了一句,能跑就跑。

  至于将种子融入地球,就那么一说罢了。

  这地方很快要乱了!

  说到这,镇天王又道:“道树现在恐怕没办法监察这边,既然做戏了,做个全套,待会老夫让你出手,你一拳打死我,回头我在复苏。”

  “嗯?”

  “打死你?”

  方平郁闷道:“你可不是投影,打死了,你不是没了?”

  “滚,老子有那么容易被你打死吗?”

  镇天王无语,装一下而已,你还当真了。

  装死再重新凝练,老夫难道还不会?

  瞒一下道树而已,当然,信不信真的随意了。

  反正镇天王也没指望真的瞒过去。

  ……

  就在这俩决定继续演戏下去的同时。

  大殿中。

  道树脸色变幻一阵,冷哼一声,陡然起身走出大殿。

  方平这混账,坏了他的好事。

  神皇殿中的师尊,到底是不是师尊?

  此刻的他,也不是太确定!

  镇?

  未必吧!

  困龙殿中,镇和方平联手打破了规则之门,那规则之门,没有破二门的实力,是绝对无法打破的。

  方平破七巅峰,那最少也需要一位破八武者出手相助才行。

  若是神皇殿中的是镇,岂不是说,困龙殿中是分身?

  分身破八?

  这是皇者才有的实力!

  “应该不是镇,难道是其他皇者伪装?还是自己多疑了?”

  道树被弄的有些糊涂,他没办法不糊涂。

  若是镇伪装的,那还有些可能,可是……镇的分身破八了?

  他还是不敢置信!

  而这一点,方平其实还没多想,他也没考虑这个。

  镇天王分身全力以赴,一下子撕裂了规则之力,瞬间的事,他急着去演戏,还真没在意这个。

  破八的分身?

  皇者的分身,正常情况下破七,若是有神器为根基,破八有戏。

  若是神器,再加上一些其他的珍贵宝物,再加上一些血肉精神力,也许可以锻造破九的分身。

  可皇者之下,哪怕破九强者,也未必可以锻造出破八分身的。

  ……

  道树也是有些迟疑不定,不太确定。

  可那个投影,的确有些不妥。

  此刻,他也顾不上许多了。

  方平应该发现了他的存在!

  要不然,不会特意破碎苍穹,借规则之力,破坏自己的根须。

  “原本还想等等,现在无法再等了!”

  道树也等不了了。

  走出大殿,大殿外,一片苍茫。

  道树不管这些,低喝一声。

  下一刻,骇人的一幕出现了。

  天地之间,出现了一道遮天蔽日的大树影子!

  大树高不可见顶,笔直朝上,通体如玉。

  哪怕一些叶片,都是如同白玉水晶。

  此刻,无数根须扎根天地虚空。

  那些根须,也是粗大无比,晶莹剔透。

  “破!”

  一声威严喝声传出,下一刻,无数根须蔓延!

  此刻,若是站在树冠上朝下看去,可以看到骇人的一幕。

  十三个光团,围绕着一个巨大的光团,也就是道树所在的光团盘旋,组成了一个圆形。

  道树所在的光团,就是其中的圆心。

  这一刻,圆心所在的光团,蔓延出一根根白玉似的根茎。

  这些根茎,迅速朝13个光团蔓延。

  原本,就有一些根茎蔓延了出去。

  不过,有几处已经断裂。

  就在根茎大量蔓延的时候,轰隆隆……虚空中,一道道规则之力爆发,轰击着道树的根茎。

  道树的根茎上,也爆发出一层薄薄的规则之力,在避开这些规则的毁灭。

  这是破了十三关的好处!

  遮掩规则!

  这也是他不愿意让方平破十三关的原因,因为规则之力,会成为他在这一关的得力法宝,他可以避免,其他人却是要承受。

  “合!”

  这一刻,威严声再起。

  圆心光团,蔓延出的无数根枝,如同爪子,瞬间抓住了其他的光团,一声暴喝之下,这些爪子抓住了光团朝中间的光团汇聚而来。

  缓缓移动起来!

  ……

  战天宫。

  天地晃动。

  轰鸣声不断。

  战堂学堂之外,战天帝背负双手,仰头看天。

  忽然笑了笑,也不再巡视学堂,朝一旁的一处小屋走去,回去休息片刻。

  二猫也跟着走了进去。

  书童看着天空,露出一抹愤怒之色,他不想看到这些关卡合一,合一,意味着主人要走了。

  就在此刻,战天帝所在的小屋中,人声传来:“别让人看到了你,去沉眠一会。”

  “主人!”

  “去吧!”

  孩童眼中悲色一闪而逝,盯着天空看了一眼,好像看透了苍穹,看到了那些树枝,低哼一声!

  道树!

  你好大的胆子!

  迟早和你算这笔账!

  不过主人有自己的打算,这一次主人也在准备,他虽不知主人在准备什么,可筹备了这么久,自己也不能坏了主人的事。

  孩童不再说什么,迅速钻入地下,眨眼间地面恢复,好像不曾有过任何异常。

  一旁,那些原本封闭的学堂,忽然纷纷开启。

  有人走出!

  战王还在这一关。

  是的,还在。

  这一关,他看那些战法看的都有些入迷了,一直没走。

  战王走出来,看向天空,露出一抹茫然之色。

  怎么了?

  学堂忽然被打开了门户,天地变色,轰鸣声不断,此地要被毁灭了吗?

  此地,不止他一人。

  这一刻,坤王居然也走了出来,他也在这一关。

  破了东皇那一关,他被传送到了这边来。

  坤王仰头看天,微微蹙眉,没管四周的人,很快,看向那边独立的小屋。

  刚想踏步前去,人声传出:“鸿坤,多年未见,就不要再见了,一道虚影,见了也徒增伤感。”

  “战……”

  鸿坤微微蹙眉,低沉道:“抱歉,当年来战堂不曾多看,错过了许多!多谢你赠法,此地要湮灭了吗?”

  “快了。”

  鸿坤欲言又止,也不再说话,继续看着天空。

  战天帝!

  昔年,他也来过战堂,战堂对外开放,谁都可以看。

  他路过战堂,看到那些书籍,一扫而过,并未在意。

  今日,却是收获许多,有些遗憾,昔年不曾留步,否则,也许今日的鸿坤也能破九。

  当然,往事已矣。

  再后悔也无用,今日一番收获也不小,这次好歹有收获了。

  方平那混蛋,把其他关卡都给搅的乱七八糟。

  现在想来,其他关卡其实也不重要。

  对他而言,什么宝物,生命力,都是可以得到的。

  知识无价!

  尤其是这种极道天帝剖析武道之法,对他而言,有极大的借鉴作用。

  “可惜……你出生的太晚。”

  鸿坤看了一眼小屋,几不可闻地说了这么一句。

  他还记得父皇对战的评价:“再早三千年,天帝之姿……”

  可惜,生的太晚。

  战出生于初武末期,初武即将退出舞台,战才出生,九皇都证道了,三帝已经成就极道帝尊,战才崭露头角。

  拜师三皇,求教于三帝,居然赶上了其他人,在万道之争彻底告一段落之前,证道了极道帝尊之位。

  短短千年而已!

  回想起这些,鸿坤也有些不是滋味。

  他比战小不了几岁。

  真算起来,他也出生于初武末期,双方算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而战,很早以前就证道了极道之位。

  而他……那时候不过才成就圣人之外,天庭成立了许多年,才证道了天王,位列八王之一。

  父亲那么高傲的人,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却是对战刮目相看。

  教育他和鸿宇,也是以战为目标。

  小时候不懂,颇为嫉妒。

  而今,回想起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就在鸿坤脸色复杂之际,屋中,忽然有熟悉的声音响起,好奇道:“呀,好熟悉呀!这是地皇老头的儿子吗?本猫小时候给他喝过猫尿的……”

  “哦,还有,大黑脸打过他屁股的!”

  “对了,北皇老头也打过他屁股的!”

  “……”

  “本猫挺喜欢他的呀,给他喝猫尿,是祝福他的!”

  “……”

  鸿坤脸都绿了!

  苍猫?

  那猫怎么在这?

  不是和方平一起的吗?

  方平难道在?

  这时候,屋中有人失笑道:“闭嘴,不要吵闹,好好休息一会。”

  “好吧好吧,待会可以看见大猫了!”

  鸿坤好像懂了,有些郁闷。

  苍猫的投影!

  揭短揭一次不够,居然还来第二次,昔日在灵皇道场,这蠢猫也揭短过一次。

  坤王也懒得再说什么,继续盯着天空看。

  此刻,天空好像要被什么东西戳破一般。

  不是好像,很快,一根水晶般的根须,真的戳破了虚空。

  此刻,这水晶根须,开始扩张,

  如同水管一般!

  变成了中空状态。

  道树,要打通所有关卡,根须为通道,接引所有人进入最后一关。

  鸿坤皱眉,道树!

  这家伙要干什么?

  好强!

  在这地方,居然可以贯穿天地,而且规则好像并没有袭击他。

  他没有贸然上去,否则一旦规则之力爆发,他也会吃不消。

  看了一会,鸿坤随意扫了一眼四周,倒是看到了战王。

  战王其实已经在特意避开他,不过比起鸿坤的强大,战王再怎么藏也没用。

  战王见鸿坤看来,满脸堆笑,拱手抱拳,客气的不行。

  “镇天王是我义父,坤王,看到我义父了吗?”

  “……”

  鸿坤嘴角一抽,义父你祖宗!

  你哪门子义父!

  不过一想,好像真有这回事,他倒是有些耳闻。

  哼了一声,坤王懒得理会。

  自己的坤王印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联系,显然,被方平夺走了。

  艮王没有陨落,死的是袁刚,他也感受到了。

  既然方平没对艮王下杀手,他也懒得对付战王这弱者。

  区区帝级巅峰,距离圣人还有一步之遥。

  这样的弱者,他不放在眼里。

  何况,人家义父镇天王,方平算起来,还是他便宜弟弟,他也懒得为了这小人物,和那俩个家伙死磕。

  见坤王不理自己,战王龇牙笑了笑。

  关键时刻,义父还是有用的嘛!

  ……

  同一时间。

  其他各关,也在发生类似一幕。

  斗天帝一关。

  乾王众人都走了出来,看向天空,一个个皱着眉头,久久无言。

  铸神使也看了一阵,轻笑道:“好材料,砍了,可以打造神器了,还不是一柄,能打套装!”

  此话一出,冥神和妖帝眼神闪烁了一下。

  套装!

  道树倒是真强,干掉了道树,找铸神使打造神器,也许还真能打造一套出来。

  这样的好材料,三界现在恐怕也找不到几样出来了。

  ……

  灭天帝一关。

  天臂和一些初武者,都被拦截住了。

  此刻,天臂看向天空,再看看也在看天的灭,冷哼道:“灭,你阻拦我们无用,看来有人还是想我们过去!”

  灭天帝淡淡道:“天臂,活到今日不容易,自己看着办吧。”

  天臂皱眉,哼了一声不理他。

  这位也是老熟人了!

  ……

  霸天帝关卡。

  封一直盘坐不动,此刻睁眼看天,身旁,霸天帝也在看天,眼神空洞,有些茫然。

  封看了一会天,又看看霸天帝,轻轻摇头。

  可惜了!

  此人……不再是霸天帝了!

  若不然,以霸天帝的性格,此刻早已杀上苍穹,问一问,谁敢把爪子伸到他的地盘的。

  “终究不是他!”

  叹息一声,封缓缓起身,看向苍穹,道树要开始了吗?

  ……

  此刻,各方强者都在看天。

  都在等待!

  哪怕可以击碎道树的根须,也没人出手。

  有这实力的,都知道一些。

  没这实力的,想打破也没这胆子,那规则环绕之地,他们巴不得避开远点。

  一道道通道缓缓形成。

  根须中空,露出了一条通道。

  “三界诸强,请入此道,机缘,尽在此地!”

  一声威严低喝,响彻各关。

  道树,要开启最终关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