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 又有大买卖!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困龙殿,规则之门,瞬间开启。

  方平钻了进去,规则之门再次关闭。

  神皇大殿。

  道树见状,倒是松了口气,真没多想,规则之力哪怕是他,掌控也难,只能说避开一些伤害。

  能控制这力量的,不是神皇投影还能有谁。

  总算把方平困在了这一关!

  把方平锁了进去,道树轻松了许多,看向上方的镇天王,沉声道:“师尊,羿师弟已经陨落,接引您真身降临的破天玉恐怕落入方平之手。”

  道树沉默了一下,低沉道:“师尊,不如等会牵引方平出来,斩杀了他,以免耽误了大事!”

  刚刚方平在,他不好说这些。

  现在方平既然已经成了囊中之物,倒也不急这个了。

  镇天王面色平静,心中却是微微一动,破天玉。

  老家伙居然连这个都有,还让羿带进来了。

  看来这次是准备真身直接前来,打定主意要助道树证道了。

  又或者,老家伙并非为了道树,而是为了其他的东西?

  真身和分身降临,效果自然是截然不同的。

  此地哪怕破碎,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神皇真要真身来了,其他皇者哪怕来了分身也没用。

  “不急。”

  镇天王模仿神皇的语气,面带笑容,缓缓道:“此人来此,镇也在此,二人关系匪浅。镇虽被困,却并非无力破困而出,只是没有逼急了他。

  斩杀此人,镇必破关。”

  道树皱眉,低沉道:“师尊,您觉得镇现在实力如何?”

  “破二门之力,三门未破。不过此人昔年走初武之道,曾锻玉骨,碎骨重修,再修一世,肉身、玉骨皆成,比之本源至强更强三分。”

  此话一出,道树也是唏嘘,叹道:“这倒也是,镇倒是大魄力,当年碎骨重修,皇者也为之震撼。”

  那时候的镇,已经快要接近至强境界了。

  到了那等境界,碎骨重修,这不单纯是修炼的问题,稍有不慎就会死的。

  三界,能有几人有这样的魄力?

  从一位破七天王,昔年这样的境界,也算是三界霸主之一了,居然就那么放弃了。

  换成道树,他肯定是不敢的,也不愿意。

  而镇,当年做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忌惮,一来就想办法困住了镇。

  这也是三界少有的几位狠人。

  对自己足够狠!

  道树忌惮归忌惮,还是道:“破天玉在方平手中,徒儿还是担心接引师尊的时候出问题。方平倒是不认识破天玉,就怕被镇天王察觉……”

  虽然可能性不是很大。

  破天玉其貌不扬,看起来也就是寻常的修炼物品,方平不见得会在意,也不得不防这一点。

  想到这,道树随手一挥,大殿中,再次出现了一副画面。

  镇天王倒是淡定,淡笑道:“无妨,破天玉若是真身所赠,必含真身之本源,无需接引,真身酌情降临便可。”

  道树想了想,也是。

  这也是他不算太着急的缘故,那东西带进来就行,倒也不需要弄什么仪式。

  神皇觉得时机合适,便能直接降临。

  此刻,镇天王也是心中暗骂一声,方平这小子,胆子真大,什么玩意都敢拿。

  破天玉在身上,那可是相当于一个空间坐标,神皇真身随时都可以降临的。

  不过现在最终关没开启,神皇的目的不是为了杀谁,这才没有此刻降临。

  “你随身带着神皇,爽了吧?”

  镇天王心中嘀咕一句,若不是和方平一伙的,都想看戏了。

  看神皇忽然从方平身边跑了出来,方平是何脸色?

  这些老家伙,一个比一个阴险。

  想归想,镇天王看向画面,此刻,自己的分身并没有睁眼,他懒得和方平多说什么。

  免得露出什么破绽。

  还想多问点事呢,比如这破天玉,道树不提,他倒是真没想到,因为这玩意很难找到,昔年倒是有一些,可后来几乎都消耗完了。

  越强者降临,需要的破天玉等级越高,哪知道神皇居然还有这玩意。

  “神皇降临……”

  镇天王心中盘算了一下,神皇就算了,太强了。

  道树想证道皇者?

  镇天王都想摸下巴了,老子要不要改一改,想办法让兽皇降临?

  道树想证道,成为妖植之皇,那可是抢兽皇的买卖。

  还要分摊妖族的气运!

  而今,妖族都是归兽皇管辖。

  这要是再来一位妖族之皇……兽皇恐怕要发飙了。

  大道之争,可容不得心软。

  镇天王心中盘算着,若是能改一下,让兽皇察觉到,兽皇一降临,还不得活活锤死道树?

  想到这些,镇天王含糊道:“准备的如何了?”

  道树闻言急忙道:“万事俱备!这次来了这么多人,已经磨灭了三成规则之力。再磨灭一些,徒儿牵引他们全部来天帝之关,一起磨灭最后的规则之力。

  那时候,便可进入伪天界了。”

  镇天王淡淡道:“还需谨慎一些,其他几人,恐也有准备!”

  “师尊说的不错!”

  道树沉声道:“其他几位皇者,的确难缠!人皇、地皇、灵皇……这几关都出现了一些问题。

  霸天帝那一关,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还好,磨灭了霸天帝的本源。

  战那一关,徒儿怀疑也出了一些问题,至今无法渗透太深……”

  道树说着,自己也是头大,很快放松道:“不过只要师尊本尊降临,一切都没问题!”

  镇天王轻声道:“不可大意,本尊降临自然可以解决一切!就怕本尊临时有变,被人缠住,无法降临,那就麻烦了。”

  “的确。”

  道树慎重道:“三界如今破八境强者越来越多,个别人无法奈何徒儿,就怕众人联手……”

  镇天王附和了几句,继续陪道树聊着。

  ……

  与此同时。

  大殿中。

  镇天王不理方平,方平知道这是分身,也不意外。

  不过……来都来了,岂能不管不问的。

  方平肩膀扛猫,围着镇天王转悠了一圈,笑眯眯道:“老镇,睁眼啊,我来了!”

  镇天王有心不理他,架不住这家伙烦人,一个劲地围着自己转悠。

  睁眼看着方平,有些无语。

  方平笑呵呵道:“您老在这就没离开过?真够凄惨的!”

  镇天王分身看着他,有些无语,别逼我揍你。

  方平依旧笑眯眯地看着他,镇天王觉得,有必要教训一下这家伙,当然,打架就算了,老年人了,不打架。

  “小子,你要完了,你知道吗?”

  方平在他对面坐下,笑的灿烂,“我怎么就完了?”

  镇天王真的有心不告诉他,让你这小子被人打死算了,不过想了想,还是传音道:“小子,别太嚣张了!什么人都敢杀!

  羿既然是听穹之令进入,你真以为一个破七进来就能接应那家伙?”

  方平微微一滞,好像也是啊。

  破七,虽然不弱,可要说接应道树,还是差了点吧?

  “您老什么意思?”

  镇天王嗤笑,不语。

  方平态度恭敬了许多,笑道:“干爹,说说看啊。”

  “……”

  镇天王鄙夷地看着他,现在是干爹了?

  刚刚你叫我啥?

  “那个瓶子给我!”

  “什么?”

  “刚刚那个!”

  方平脸黑,嘴角抽搐道:“对您没用。”

  “我大孙子的大孙子有用!”

  “……”

  方平想骂人,不过一想,又不是骂自己,这话说的是李振,要恼怒,也该是李振。

  不过李振的确是他大孙子的大孙子……也许还要往后排不少辈。

  好像也不算骂人。

  “李司令现在圣人境好像都不是,那么急着要这些干嘛,浪费了。”

  “谁说现在圣人都不是?已经是了!何况……这次有机会更强!”

  镇天王面带笑容,传音道:“小子,这次干一笔大的,敢不敢?”

  “什么大的?”

  方平来了兴趣,他就喜欢干大买卖。

  到了他这地步,小买卖他看不上了。

  “你小子的心思,老夫知道的一清二楚!干什么都想独吞,不过这次太危险了,连那几位都动了心思,你真要独吞了,未来不好过。”

  这地方,神皇、斗天帝这些人都来了,可想而知,到底有多重要。

  方平想独吞,哪怕他没说,镇天王都知道他的想法。

  火中取栗,这家伙最喜欢干了。

  “小子,虽说你不怕死,但是也不要找死。”

  “我怕死。”

  镇天王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再次传音道:“你一个人独吞,或者给张小子分赃,那都是不行的!信不信皇者直接降临,炼化了你们?”

  方平皱眉,“我和老张还是比较重要的,现在他们会对我们下杀手?”

  “永远不要高估自己!没了你方屠夫,还不吃猪肉了?”

  镇天王鄙夷地看着他,又道:“能取代你的人,并非没有!大不了,再拖延一些年罢了。”

  “那您的意思是……”

  “小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知道此地和种子有关?”

  “是,看到了。”

  “老夫猜也是如此!”

  镇天王点头,很快道:“这地方很强,看规则之力就知道了,种子投影在这,其中的生命力、真血都不会少,谁独吞都是大麻烦。

  而且你也未必能消化,撑爆了自己都有可能。

  老夫也想分杯羹,当然,老夫也不敢贸然独吞……

  所以,最后关头,咱们干一次大的,直接将这方世界一锅端了,给弄到地球去,击溃了世界,让这方世界的力量融入地球……”

  方平眼神雪亮,融入地球?

  这地方有多高端,他当然清楚。

  生命力浓郁的可怕!

  可以锻玉骨,可以强身健体,可以改造肉身,可以延年益寿……

  别说,其中还有真血了。

  他可是知道真血的好处的。

  镇天王这老家伙,心很大啊,要一锅端!

  真要是融入地球,方平当然没意见,那样一来,恐怕地球很快会出现一个大爆炸时期。

  武道的大爆炸!

  不过,方平狐疑地看着他,“行吗?再说了,您老就没点想法,自己给吞了,证道皇者?”

  “愚蠢!”

  镇天王传音骂道:“你真以为老夫想证道皇者?真要想,早就去破三门了!小子,皇道不是那么好证的,现在本源情况不明,不要贸然去证道!

  那些老货,现在恐怕就在等着人去证道呢,没安好心!

  道树想证道皇者,穹未必是为了道树,可能是为了他自己彻底脱困!”

  方平沉吟一会,微微点头。

  灵皇其实也说过这话。

  让天狗不要贸然去证道皇者境。

  因为皇道有缺!

  按照方平现在获知的消息,恐怕有皇者想找替死鬼,和天帝学习,找了这些皇者帮他填坑。

  这么一说,现在证道皇者还真未必是好事。

  没再纠结这个,至于这老家伙说他不想证道,方平也懒得纠结。

  “干爹,真能融入地球吗?这地方太远了,距离地球可是无数遥远,难道要整体搬迁,那还不得被人活活打死在路上?”

  “老夫既然说了,当然有办法!”

  镇天王得意,传音道:“你身上有块玉……别去找,听我说完!那玩意,算是一个空间坐标定位器,可以开启空间通道。

  现在有多个选择,第一,引诱兽皇降临,怕就怕那家伙不来,也走不开。

  第二,引诱灵皇降临,也不知道这猫能不能让灵皇帮你一把。

  第三,让神皇降临,看看他会不会拍死你。

  第四,想办法连接地球,直接将这地方挪移到地球去!”

  方平脸都绿了。

  镇天王这么一说,他岂能不懂,自己身上有可以召唤神皇降临的玩意。

  我去,这都不是定时炸弹了,这是超级核弹啊!

  “别召唤皇者了吧,皇者我一个信不过,随手拍死了我,我到哪说理去!这鬼地方,现在破九的一大把,据我所知,人皇、东皇、斗天帝、灵皇这四位可能都来了。

  还有一个道树,还有您老这不清楚实力的……

  这么多,再来几个,岂不是要打爆三界了。

  还是开启地球通道吧,可以开启吗?”

  “应该可以……”

  镇天王也不是太确定,“最后一关可能有点别的东西,莫问剑那家伙昔年居然开启了三条通道,接引人族到了此地,这不是他的能力可以做到的。

  所以,最后一关可能有一些空间薄弱点。

  此地是界点,那就有可能有一处地方,连接了地球,或者说是万源殿。

  关键时刻,咱们找到这地方,用破天玉破开一条大一点的通道,直接将一切输送到地球。

  如此一来,那些皇者除非灭了人间,否则,那就得认栽!

  真要灭了人间,早就做了,何必等到现在。”

  镇天王说着,又道:“这样一来,其实我们也更安全一些,东西没了,一些原本准备降临的皇者可能不会再降临。

  哪怕已经降临的,没好处了,不走还留着干嘛?

  真要干掉三界所有强者?”

  方平舔了舔嘴唇,“难度很大!”

  “不是很大,是大的吓人,老夫都没把握!”

  镇天王无所谓道:“就是这么一说,试试看。不过真要尝试的话,你小子做好被人打死的准备,反正老夫发现情况不对,马上就会放弃,离开此地,任他们去抢。”

  镇天王说着,又笑道:“你和张小子不是一直想要提升人族整体实力吗?可以说,这次机会万中无一。从此以后,人间的修炼环境,会昔年的天界还要好。

  融入的瞬间,释放大量的生命之力甚至是真血之力,也能改造整个人族的修炼体质……”

  镇天王诱惑道:“小子,你是人王,当日走的还是人皇道!这事干成了,你就是真正的人皇,无冕之皇,人族再出谁都没用,你开启了真正的新时代!”

  “想好了没?那时候,人间完全不同,什么新武不新武的,你要改元平武、方武、魔武那都没问题。”

  方平龇牙,笑了一下,接着脸色一板!

  忽悠谁呢!

  这多危险啊!

  比他自己抢还危险!

  “老头,你到底想干嘛?”

  “现在变老头了?”

  镇天王哼了一声,见方平盯着自己,传音笑道:“什么想干嘛,提升人族整体实力,是坏事吗?”

  “你直说,到底要干嘛!”

  镇天王见他一副不信任的态度,无奈叹息,很快传音道:“其实也没什么,第一,我想找找看,真正的种子到底在哪!”

  “此地既然是种子投影,也许可以由此吸引出真正的种子所在,引蛇出洞。”

  “第二,我所说的,提升人族整体实力,这的确是万年难遇的机缘。”

  “第三,人族的生存危机,不该你们几个全部一力承担,真要如此,就不会有新武了。你们几个家伙,别什么都一肩挑了,给其他人一点机会吧。”

  镇天王叹道:“其实现在的新武,已经有些失衡了!小子,这未必是好事,你懂吗?”

  方平皱眉,微微点头,也没说什么。

  继续看着他,过了一会道:“没别的了?”

  “没了。”

  镇天王没说了。

  其实还有一点,转移一下注意力吧。

  有些事,他不想说,方平太过了,表现的太过了,优秀的太过了。

  而今,人族是方平,方平是人族!

  所有人的焦点都在方平这!

  这样下去,方平必死无疑,死无葬身之地的那种。

  原本,不该这么快的。

  皇者们还能再等等的!

  现在,恐怕都急了。

  如此下去可不行,东西一定不能再给方平了,强化整个人族,地窟和海外势力必然不会再罢休,他们也等不起了。

  种族之战……三界围攻人族之战,该开启了。

  要不然,人族一家独大,没人敢惹。

  这不是皇者想要的结果!

  如此下去,那就是方平或者张涛提前被杀,削弱人族,再掀起战争。

  有些事,方平和张涛未必不懂。

  可这两人,想的太多,什么都想自己扛下来。

  关键是,你们现在没这个资本去扛。

  人族也需要面临这一切!

  迟早的事!

  今日不面临,你们两人,最少要死一位,迟早还是要承受这一切的。

  镇天王看的太透彻了。

  他坐镇人间八千年,放任人间和地窟大战,坐看无数人族战死,有些事,也是有舍才有得。

  不如此,哪来的新武。

  不如此,他恐怕都有危险。

  不如此,皇者们的算计失败,也许会重头再来一次,而那时候,坐镇人间的恐怕就不是他了。

  “小子,敢试试吗?”

  镇天王激将道:“做成了,功德无量!做不成,反正人族没什么事,你自己危险而已,如何?”

  “总觉得你在忽悠我!”

  “扯淡!”

  镇天王没好气道:“我只不过说了你想做的!我问你,你想不想做这事?”

  “想做。”

  方平嘿嘿笑道:“您老就是不同凡响,别说,之前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这方世界真要融入了地球,那地球的确发达了!”

  “何止是发达了,到时候张小子的人皇道必然有大的进步。你的话,恐怕也有不小的收获。若是被你和张小子独吞了,其实也就你俩有好处。”

  镇天王传音道:“现在不同,其实结果是一样的,但是迂回一下,你俩危险小了许多,而且更多人受益。当人王、人皇,你真以为嘴上说说?

  考虑事情,得先考虑别人,最后才想自己。

  你啊,一点人王的胸怀都没。”

  方平翻白眼,这话说的,我之前不是觉得没这种可能性吗?

  我方平多大公无私啊!

  不过别说,镇天王说的其实没毛病,一个是老张和自己单独提升实力,一个是通过提升整个人族实力来反馈自己,结果都是提升实力,获益的人却是变多了无数。

  方平还真心动了!

  这的确是大买卖,可方平还是有些踌躇,“这买卖太大了,我怕我干不成啊!一大把破八破九在……”

  买卖是大,可惜,方平觉得自己真的难以完成。

  抢了就跑还好,融入人间……

  两者的难度还是有区别的!

  “当然难,不然老夫怎么会说是大买卖?”

  镇天王说的理所当然,真要简单,对老夫来说还是事?

  就是难啊!

  “最终关一开,破九必然夺种子,破八破七的……大概率抢夺一些生命力……老夫想办法开启通道,你的任务就是守着通道,等老夫关键时刻,把种子给丢进去,你小子拦着不给人进去就行。”

  “当然,危险很大,到时候,恐怕都要进入通道!”

  “小子,这是双刃剑,成功了,人族大胜!”

  “失败了,哪位破九闯了进去,直接降临人间,可不会克制什么,种子丢了不说,人间也得死伤无数。”

  方平皱眉,这倒也是。

  真被人闯进去了,哪怕不胡乱杀戮,一位破九的,气机溢散,方圆千里的人族恐怕会瞬间覆灭。

  太强了!

  他们可不会特意去控制什么。

  一旦被两位破九闯进去了,为了夺取种子,也许不会太过顾忌,那死伤就惨重了。

  “再看吧,您老还真看得起我,居然让我守通道!”

  方平郁闷,你知道我破八了?

  要不然,太过看得起我了。

  “没事,找帮手啊!”

  镇天王还真没指望他一人完成,“忽悠几个破八的来帮忙,你能说,还怕忽悠不到。”

  “那些破九的,您老扛着?”

  方平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他,听您这意思,破九的你来干?

  镇天王随意道:“试试,又不是全部对付我一人,只要有危险,老夫就提前走人,你自己想办法逃生。”

  “破九的可不少?”

  “那有什么,彼此牵扯,又不是只针对我们。”

  “您老不怕死,我就跟您干了!”

  方平咽了咽口水,总觉得镇天王是在带着他找死。

  不过……想想还是挺刺激的。

  镇天王见他这么说,轻咳一声,再次传音道:“小子,试试而已,别当真!真要有危险,你就直接从通道往人间跑,别带任何东西,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再为难你。”

  “千万别死要钱,抓着东西不放,那你死定了,我也救不了你!”

  “明白!”

  方平一脸雀跃,激动。

  我就喜欢干这种事!

  现在还有个老家伙要背锅,要牵制破九,那我当然得干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