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俩忽悠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方平看着镇天王,镇天王也看着他。

  下一刻,方平不再看他,四处观望起来。

  大殿很古朴。

  除了镇天王,没有其他人。

  方平见宝座上的镇天王没主动说话,看了一圈,拱手笑道:“晚辈方平,见过神皇前辈!”

  镇天王看着他,也缓缓道:“小友能到此关,三界栋梁之才……”

  “前辈,镇天王前辈在这吗?”

  方平懒得跟他客套,他想找镇天王。

  这老鬼在,可以多个挡枪的。

  镇天王心中感动,小子还是知道惦记老头子我的。

  “镇在此关中闭关……”

  说着,手指外面的另一栋大殿,轻笑道:“他一来此地,便在此地闭关,至今未出,小友说的可是镇?”

  “是他!”

  方平也看向那边,镇天王在那大殿吗?

  方平眼冒神光,一眼看了过去,微微变色,好浓郁的规则之力。

  老鬼不会在里面被规则之力劈死了吧?

  到现在都没出来?

  他不用去问,就知道那大殿,恐怕不是闭关所在,而是关押所在。

  关押了镇天王!

  这规则之力,浓郁的方平都棘手,一看,那大殿四周密布的规则之力,全部爆开了,起码有破八巅峰的杀伤力。

  镇天王看着方平,想看看方平会如何解救。

  当然,解救还是算了,方平真要救,他也不会答应的。

  结果……

  结果就是方平没事人似的,好像忘了刚刚说的话,压根没问过镇天王似的。

  方平觉得,镇天王这家伙实力强大,老奸巨猾,一直不出来,那恐怕有他自己的打算。

  这破八巅峰的规则之力杀伤力,也许强大,可真的能干掉那老家伙?

  别逗了!

  既然如此,老家伙不出来,他就懒得管了。

  自己去了,那才有危险。

  用自己的小命,救一个没危险的家伙,这不是脑袋进水了吗?

  方平好像已经遗忘了刚刚的事,直接转移话题道:“前辈,这一关又该如何破关?”

  镇天王心中暗骂,方平这混蛋,心真黑啊!

  一听说自己在那边,有危险,他居然提都不提了。

  还干爹,这就是你对干爹的态度?

  没良心的东西!

  心中愠怒,镇天王也不客气,脸上带笑道:“不急,小友不如坐下小酌一杯?”

  说着,一张案几出现在方平面前。

  镇天王看着方平,方平看到一个茶壶从那边飞来,想了想,也不废话,直接探手抓去。

  镇天王见状笑道:“此乃天庭时期……”

  他话都没说完,方平将茶壶收走了,什么都没留下。

  方平坐下,看着他,一脸的认真,继续看着他。

  你继续说!

  刚刚在斗天帝那,我就是这么干的。

  甭管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危险的东西,带回去给老张尝尝就知道了,不行的话,回头让镇天王尝尝,看看有没有问题。

  至于自己……算了,这里面除了生命力这些东西,其他的东西他都不敢吃喝。

  “小友这是……”

  “前辈别客气了,小子就不喝茶了,刚在斗天帝那边喝了个饱,这种好茶,等出去后,赠予师长,也算小子一片心意。”

  “……”

  镇天王无语,他么的,给你喝的,你要送谁?

  还真不好再说什么!

  算了,随便这小子吧,回头反正自己是不会喝的,给张小子也不错。

  那小子也是个黑心的!

  自己给他的,他还未必会要,方平给他的,他巴不得多舔几口,让他尝尝也好。

  “前辈,这一关如何破关?”

  镇天王听到这话,也郁闷。

  别说,他真不会破关。

  此刻的他,其实也掌控了一些规则之力,可他感应了一番,对方平好像没效果。

  镇天王心中有些判断,这小子恐怕是破了其他关卡了,无法再回去。

  换成其他人,若是没破了所有关卡,他也许还能借规则之力送走。

  可方平……送不走啊!

  这一关怎么破的,镇天王也不清楚。

  “小友莫急,既然来了,那可否和老朽说说三界的局势?”

  镇天王叹道:“在此地久了,早已遗忘三界一切,真希望有机会出去看看。”

  方平看着他,微微蹙眉。

  老家伙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他现在看谁都像分身。

  方平可没时间理会他,也懒得和他多说这些,笑道:“前辈,三界一切太平!我在前几关,听闻其他几位皇者前辈说过,前辈最擅长归一之道。

  混元归一,便是前辈的道。

  小子有个问题,想咨询一二,不知前辈可否指点晚辈?”

  镇天王无语,也不再说了,得了,陪这小子磨磨时间吧。

  他也不知道怎么破关,那就陪方平唠唠嗑,等道树行动吧。

  那家伙怎么还不行动?

  难道真让自己一直在这等着?

  “你问。”

  “也不算难事……”

  方平沉吟片刻,还是问道:“前辈也知道初武和本源的差别,一个有大道,一个无大道!初武一道,有初武至强者,最强的甚至能破九,哪怕不能破九,也是破八的存在!”

  方平倒是真心问问题,想了想道:“他们若是独走肉身一道,肉身气血甚至可以高达4000万卡!”

  “这是1卡!”

  方平展示了一下1卡的力量,又道:“他们也是玉骨,撑死了玉身配合玉骨,可极限气血却是高达4000万卡的样子。”

  “而本源一道,却是几乎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步!”

  “哪怕本源也淬炼了玉骨,淬炼了玉身,甚至气血多次质变,却是依旧不如初武。”

  方平不解道:“这其中的差距在哪?而且哪怕你大道崩断了,还是如此,没有出现你大道崩断,就让你肉身释放的情况。”

  这一点,他其实还是有些不解的。

  初武可以达到4000万卡。

  他呢?

  他现在算初武还是本源?

  也许算本源吧,因为本源世界还在。

  可他和寻常的本源也不一样吧,为何淬炼到了这个地步,换成了原力,他都没达到2000万卡?

  哪怕玉身成了,方平觉得自己也不可能达到2000万卡。

  “这是本源压制……”

  “前辈!”方平打断道:“不一样的,我是说,大道崩断的情况下,如此情况下,难道还有本源压制?”

  “这个……大道崩断,不代表本源世界也崩溃了。”

  “也不是吧!”

  方平挑眉道:“我举个例子吧,我曾杀过一些人,最后崩碎了他们的本源世界,按照本源压制的说法,其实崩碎了之后,他们就没了任何压制。

  按理说,此刻应该有个回光返照的时期,这时候,本源不再压制,他们应该会更强些,我说的是肉身或者精神力。

  可实际上没有,这些人崩碎了,哪怕存活片刻,也是没变化,为什么呢?”

  “……”

  镇天王觉得自己好累,我不知道啊!

  这个问题,曾经倒也有人探讨过。

  可是……没答案的。

  本源武者,哪怕崩碎了本源世界,也不如初武,这是定理。

  可能是本源压制有关。

  一入本源,终生为本源。

  可这个答案不确定,此刻,镇天王也只好道:“本源世界纵然崩碎,你其实也在本源一脉中,踏入了本源,那就是本源,无法再回归初武。”

  “那这么说,现在哪怕没了本源大道,我们也无法回去了?那本源大道若是毁了,我们本源武者注定不如那些初武者?”

  方平好奇宝宝似的,镇天王有些头疼,却是依旧回道:“是。”

  “那本源武者感觉也没什么优势啊。”

  镇天王沉吟一会还是道:“还是有的,初武的道,到了破八至强,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他们的道,无法走了,除了个别人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其他人已经无法再走。

  而本源的道,你可以一直走下去,哪怕走到了皇者境,你依旧可以沿着道路继续前行。

  如此一来,当你走的足够远,你就可以一直提升自己的肉身、骨骼,迟早有一日,你的肉身骨骼强度,会超过那些初武至强。”

  方平微微点头,又道:“那我还有一个问题,世间的道这么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本源宇宙中,真的存在这么多道吗?

  还是说,其实就是一条道,大家各自走了一些部分罢了,只是没遇到同伴。”

  “这个……”

  镇天王沉吟了起来。

  方平狐疑地看着他,第一皇,不知道吗?

  这么无知吗?

  镇天王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心中再次怒骂,自己哪知道那么多!

  自己虽然走到了这地步,很强大,可毕竟没真正走上皇道,鬼知道什么情况。

  自己活的也没神皇长,经历的也没他多,见识也没他广,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到哪都喜欢问!

  从地球问到秘境,就不能坐下来喝杯茶?

  可有些事,还不能乱回答,事关修炼,方平这傻子,真要跟着自己胡说八道的去修炼,去尝试,搞不好要出问题的。

  “前辈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

  方平刚想继续,镇天王忽然眼神微动,下一刻,虚空微微颤动了一下。

  这时候,虚空破碎,一位青衣男子,踏空而下。

  看到方平,男子微微点头,面带笑容。

  看到神皇,男子也微微躬身,面带笑容道:“徒儿叶洛,见过师尊!”

  方平露出狐疑之色,肩膀上,苍猫尾巴拍打了一下方平。

  宝座上,镇天王心中暗骂!

  叶洛你大爷!

  道树的分身!

  自己现在怎么应对?

  这家伙居然自己分身来了,是发现自己的问题了?

  自己还等着暗算一下道树呢!

  道树倒是没怀疑他,不等镇天王回话,看向方平,笑道:“这位道友…………”

  他展露的实力,只有破六。

  这也是正常的分身水平。

  至于破九的那些分身,都不正常。

  方平看了他一眼,闷不吭声。

  道树有些憋屈,这不是正常套路。

  正常套路,你不该问我是谁吗?

  我都准备好了一大箩筐的话了!

  我是神皇的徒弟之一,神皇真的有一位叫叶洛门徒,昔年也是圣人境,自己可以假借复苏的名义,说是感应到了秘境开启,自己跟着进来的。

  你倒是问啊!

  不问,我怎么跟你套近乎!

  方平不问,苍猫一拍他脑袋,他意识到了什么。

  何况,出现在这一关,你当我傻呢。

  道树吧?

  哪怕不是道树,也是其他皇者的分身。

  喊神皇老师,那要不是道树,要不就是神皇自己,要不就是战天帝。

  反正就这三位!

  战天帝,大概不屑于干这事的,神皇自己也可能性不大,那十有八九就是道树了。

  就这点小伎俩,还来骗自己?

  方平都无语了!

  树就是树,没脑子的。

  叶洛……我管你落叶还是叶洛。

  “苍猫,你不认识我了?”

  方平不吭声,道树没办法,只好和苍猫套近乎了。

  苍猫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有些被逼无奈回应的感觉,敷衍道:“记得呀,叶洛……嗯,叶洛!以前好像见过……”

  “苍猫还记得我呢!”

  道树笑道:“当年你在老师那,可没少捣乱,我还曾为你抓捕过一些大鱼……”

  “哦哦,记起来了!”

  苍猫有气无力道:“是你呀,你怎么来了?”

  道树总算有台阶下了,笑道:“昔年,天界大战爆发,我不幸被遮天巨手覆灭,前几日,侥幸复苏……”

  说了一阵,这才看向方平,笑道:“久不在三界,这位道友是?”

  “方平!”

  方平想了想,算了,配合一下你吧。

  免得这家伙编造太多谎言,自己听着觉得漏洞百出,怕自己忍不住拆穿他。

  道树既然来了,聊聊也行。

  说不定还能冒充好人……不对,本来就是好人,以好人的身份忽悠一下这家伙。

  反正这家伙应该也不熟悉自己。

  羿天王被自己干掉了,难道还有人要拆穿自己不成?

  上面坐着的那个神皇,跟假的似的,一问三不知,方平都不想和他说话了。

  “方平,人族之王!破七境,今年21岁,22岁必破八!”

  方平自我介绍了一下,带着一些骄傲。

  小年轻嘛!

  何况,自己就是这么优秀的人,这都算贬低自己了。

  “这位前辈,才破六吗?那在此地,可是有些危险了!”

  方平懒洋洋道:“不过前辈是神皇的弟子,又是刚复苏,没对我人族出手,我倒是可以护佑你一二,当然,需要好处,没好处可不行!”

  方平说着,又道:“对人族出手的,不管多强,不管哪一方的,都没好下场!前辈虽然实力一般,不过好歹也是破六的天王,出去后,可以跟着我。”

  霸道的宣言!

  方平现在展现的自己,就是这么霸道。

  说罢,又看向上方的镇天王道:“前辈,这位既然是你弟子,我知道你们这些投影,多少有些自我意志。你弟子实力不行,想安全出去,那我也要耗费一些精力,甚至有些危险。

  前辈是皇者,还是第一皇者,出手必然不会小气……”

  方平随手拿出一个瓶子,笑道:“这种量的生命力,前辈给个几十瓶就行,我护叶洛安全。”

  这是斗天帝刚给他的!

  这一拿出来,镇天王都想去抢了。

  玛德,真有钱!

  这小子在哪诓骗了这么多生命力?

  方平随手抛了抛小瓶子,笑道:“这玩意,也就一般!不过对弱者而言,倒也算好东西!前面几关我用的比较多,之前差不多十来瓶,一下子耗费的差不多了。”

  “这猫,也喜欢吃这个,吃的比较多,现在猫粮都不够了,前辈送我一些如何?”

  他看着神皇,一脸的轻松。

  一瓶500条,他说的其实也不算太夸张。

  在灵皇那拿到了1500条,斗天帝500条,之前他和铸神使几人背着假地皇,起码吸收了有四五百条,包括苍猫在内,肯定是有的。

  算下来,他前前后后,加上石破他们的,弄到的起码也有五瓶了。

  不算夸张吧?

  这次我就夸大了一倍而已,说是十多瓶了。

  镇天王心中再次暗骂,难怪这小子和苍猫好像都锻造了玉骨,合着捞到了这么多好东西。

  自己倒是亏大了,一穷二白的!

  可惜了!

  不过……这小子将军啊,自己到哪弄去。

  偏偏道树在这,镇天王无奈,之前该和方平打声招呼的,这下子挖坑给自己跳了。

  想着戏弄一下方平,哪知道道树居然也来了。

  镇天王装神秘,面带笑容,就是不说话。

  道树倒是没在意,看向方平,笑道:“方道友,生死有命,我就不劳道友费心了!”

  “不识抬举!”

  方平撇嘴,骂了一句,又道:“算了,破六的我还看不上眼!我还等着破关呢,一边去,我和你师父神皇前辈交流一下……”

  方平这边说着,那边,镇天王郁闷,得了,穿帮了!

  我哪会破关!

  算了,干掉道树分身算了,不装神皇了,不好玩。

  没坑到方平,还被方平架在火上烧,让他很挫败。

  结果镇天王刚想着干掉道树分身算了,耳边忽然响起道树的声音:“师尊,让他入困龙殿,去和镇作伴,拖延他一点时间!”

  此话一出,镇天王心中瞬间有底了。

  合着你也不想这小子破关是吧!

  那倒是简单了。

  当方平再次问及,如何破关。

  镇天王面带笑容,从容不迫道:“破关之地,不在老朽这,而是在困龙殿!也就是镇闭关所在。”

  方平瞥了他一眼,忽悠谁呢?

  真的假的!

  那边感觉很危险的,你要我去送死吗?

  他才不想去,这里道树分身来了,那神皇搞不好不是分身,要不然没必要都来。

  要不……自己先下手为强,都给干掉好了?

  他倒是想和道树套点近乎,问些问题,比如最终关在哪,如何破关之类的……

  不过,现在也不好一来就问。

  现在神皇让他走,他当然不干,走了,那自己不是白来了。

  方平蠢蠢欲动,想下手干掉他们。

  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别闹,小子,赶快滚蛋,去那边陪你干爹玩去,老子在这套套话!

  对了,待会你小子记得出来背锅!”

  方平心中一震,瞬间看向神皇,眼神异样,我去,你个老家伙,你居然冒充神皇!

  “看什么看,你小子赶快滚蛋,背锅你背定了,待会我那分身打通一条缺口,你迅速出来,然后缺口封锁,我继续被困,你出来迅速干掉道树。”

  方平瞬间懂了!

  这老东西要问问题,恐怕会暴露,暴露了……他要杀道树,让我背锅?

  方平心中骂骂咧咧的,向来只有自己让人背锅,哪有自己背锅的道理。

  算了,这老家伙冒充的身份,比自己更容易接触道树。

  他既然冒充神皇,也许有别的目的。

  两个骗子,瞬间达成了一致。

  镇天王在这留着继续忽悠,方平进去休息一会,打消道树的顾虑。

  待会出来,背一下黑锅,干掉道树分身就行。

  有了这想法,方平也不再多说,不过心中还是忍不住暗骂,那壶液体,指不定是坑自己的。

  这老家伙现在被逼无奈,才对自己透露了身份。

  之前可没表现出来!

  想归想,方平好像犹豫了一下,还是哼道:“那外面的规则之力那么强,我怎么去?还有,镇天王那老鬼,色中恶魔,我平时避都来不及,这要是进去了,他对我下毒手怎么办?”

  此话一出,镇天王心中也是暗骂,败坏我名声!

  哪曾想,道树一脸的恍然!

  镇现在居然真的变成这样了!

  之前还以为是故意恶心自己,难道说……

  道树有些不寒而栗!

  之前那些图案,难道是镇的真实想法。

  镇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昔年不是这样啊!

  可现在,方平这么说了,结合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些图案,道树真信了。

  心中也是感慨,岁月流逝,人心不古,没想到天才如镇这样的人物,现在也变了。

  看来三界之人,无法成皇,真的都疯了。

  他表现的很不明显,可镇天王好像感应到了,联想到一些东西,忍不住再次暗骂,方平这混蛋!

  完了,道树信了!

  之前真的是故意恶心道树的,他没这爱好!

  这下子真是说都说不清了。

  “道树本体不会知道了吧?知道了……得干掉才行,免得这混蛋以为我真有这爱好!”

  镇天王心中再次暗骂,他没这爱好。

  方平这小子,就是故意恶心一下自己而已。

  可惜,真的没法说清楚了,真悲哀。

  “规则之力待会会消散,你进去即可!”

  镇天王保持平静,心中却是发了狠,进去了,分身好好拾掇你!

  方平撇嘴,真强!

  规则之力你都能控制了,之前也就灵皇可以控制一些,这些家伙,怎么一个比一个阴险强大。

  得了,这地方留给镇天王吧。

  希望可以多了解一些情况,看看如何收拾道树。

  “破九的树,结果子吗?”

  方平摸着下巴,想着事情,带着苍猫离去。

  他有些想吃破九的果子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