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 破七陨!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羿天王被卡出来了。

  铸神使虽然震撼,可此刻也不含糊,破空而来,迅速轰杀羿天王。

  方平也是原力爆发,刀劈虚空。

  羿天王悲愤欲绝,然而也知道此刻无路可退,咆哮一声,长弓化剑,剑气冲霄,迎战方平几人。

  “方平,你们不能杀我!”

  羿天王咆哮,“我进入此地,有别的任务,乃是师尊安排进入,你们坏了师尊的大事,师尊绝不会善罢甘休!”

  “师尊并未被困,比人皇要强的多,非你们可以匹敌!”

  “方平,杀了我,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

  “我可以为你们引荐道树师兄!”

  “你们想知道什么,想要什么,我会全力为你们提供……”

  羿天王浴血厮杀,言语中也是软硬兼施。

  眼看着几人无动于衷,怒吼道:“你们真要杀我,我便接引道树师兄降临,师兄早年已破八,一旦降临,你们也无路可逃!”

  方平冷笑道:“接引过来试试!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它就算在此地有布置,一旦降临,老子也可以血破屏障,让规则之力击杀他!”

  之前那片叶子,已经让他感受到了一些东西。

  道树也许真的可以降临,或者说,道树的根须隐藏在这虚空中,是可以避开规则的。

  可方平之前也试了一下,他的血液是可以消融那些屏蔽之力的。

  道树真要降临,当然,方平很危险,可未必不能尝试一下,消除它的屏蔽之力,让规则降临,击杀这个破坏规则的家伙。

  道树若是真有那能耐,随便降临,随便接引人过关,那羿天王早就被接引走了。

  何必在这一关关的破关!

  吓唬人,这事方平干的太熟练了,他根本不在乎羿天王的话。

  羿天王闷哼一声,被铸神使一棍扫中腰部,腰部直接炸裂,骨骼寸断。

  长剑格挡,挡住了方平。

  那边,苍猫也不参战,却是精神力一直在压制他。

  三位顶级强者联手,其中铸神使还是破八的顶级强者,此刻压制的羿天王根本无路可逃!

  眼看着自己伤势越来越重,羿天王悲愤莫名,陡然,喝道:“住手!二位,我可以成为你们的内应,你们不是想对付道树师兄吗?我可以临阵反戈……”

  方平下手轻了一些,微微挑眉道:“你的话不可信,可有限制你的手段?你已经破七……”

  说着,方平喝道:“前辈,可有限制破七的手段?”

  铸神使迟疑道:“破七已经强大无比,不过……若是真要限制,也未必不可!老夫可以打造断龙闸……”

  “断龙闸?”

  “和之前的虚空假道类似,你本源进入他的本源大道,安放好断龙闸,关键时刻,他一旦不听话,让断龙闸封堵他的大道,甚至可以截断他的大道。”

  方平不得不佩服,铸神使手段是真的多。

  居然对大道都能作出限制。

  此刻,方平一刀劈的羿天王手骨寸断,喝道:“给你安装断龙闸,你答应,就收了你当内应,不答应……那就去死!”

  羿天王此刻血肉还没恢复,尽管还是骷髅,也露出了悲愤之色。

  安装断龙闸!

  他隐约听过这个,铸神使乃是一代奇才,他说可以克制破七,那大概率是可以做到的。

  羿天王还在犹豫中,方平暴喝道:“杀了他!”

  铸神使这一次好像在试验什么,陡然间,身上出现十几条手臂,各持兵器,疯狂朝羿天王劈砍而下。

  方平也是突入本源,震荡本源。

  苍猫震慑精神力,也是让羿天王无力抵挡。

  三大强者联手,哪怕破了二门的强者都有些吃力,何况羿天王这位破七。

  砰!

  一声炸裂的响声传来,双臂骨骼直接碎裂。

  轰!

  颅骨被铸神使一棍扫中,也炸裂了大半。

  羿天王眼看着快没命了,高声吼道:“我愿臣服!”

  “束手就擒!兵器丢了,铸神使,你和苍猫精神力先封印他,羿,不要抵挡,否则……本王就当你无心投降!”

  羿天王骷髅眼中露出一抹悲愤之色,可到了这地步,他无路可走了。

  将手中长弓化成的长剑丢下,方平直接收走。

  接着,羿天王放弃了抵抗。

  铸神使和苍猫都爆发了精神力!

  铸神使精神力化为长链,将他捆了无数圈。

  苍猫更是化出一只大老虎,透明的大老虎,一口将羿天王吞入腹中。

  此刻,通过透明的老虎,还是可以看到羿天王的。

  苍猫见方平看来,得意地笑,“这样可以全封印!”

  将羿天王整个人锁在了老虎腹中,这样一来,羿天王的精神力会被百分百限制住。

  这下子,羿天王已经无回天之力。

  方平松了口气,一位破七,可不是那么好收拾的,他们倒是可以击杀他,可也得防着这家伙拼死一击,到时候方平和苍猫这些破七境还是有危险的。

  不过羿天王不想拼死,还想求活,这倒是方便了方平。

  方平也不急着审问他,很快朝远处飞去,将鸿宇他们丢下的两件信物取回。

  其中就包括那枚玉佩。

  至此,地皇留下的18件信物,全部被方平夺走。

  ……

  方平取回了信物,此刻,看向老虎内部的羿天王。

  迅速道:“神皇让你来的?”

  “是。”

  “让你来做什么?”

  “接应道树师兄。”

  羿天王被捆在了其中,此刻也是有问必答。

  方平再次道:“道树让你们来的,还是神皇通知的?”

  “师尊传令。”

  羿天王很快道:“此次巡察使下界,其实就和此事有关。巡察使之前,一直生活在八重天和九重天的交界之地,皇者开辟了一片安全空间。

  之前大战爆发,恰逢此地也要开启,我们接到了皇者之令,便选择了降临地界。

  结果……后面的事你都知道。”

  “这么说,你们不是特意为了大战的事降临?”

  “是。”

  方平想了想,摸着下巴,又道:“神皇让你来接应道树,说了要让你做什么吗?”

  羿天王有些无奈,闷声道:“并无特别指示,只是让我迅速破关,和道树师兄汇合。进入此地之后,汇合了师兄,一切听从师兄安排。”

  说着,自己补充道:“师兄在师尊那一关,留下了一些东西,帮助我破关……”

  “什么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过关技巧之类的……”

  方平诧异道:“你到了神皇那一关?”

  “是,我第一关便是去了师尊那一关,那一关,道树师兄应该有一些布置,可能说服了师尊的投影,我见了师尊一面,也没说什么,拿了东西便出了关卡……”

  方平能说服北皇让他过关,能说服霸天帝给铁头好处,道树是神皇的重要棋子,当然也能说服神皇投影。

  方平也不算奇怪,不过心中多了几分警惕。

  神皇这一关,恐怕不太好过。

  “除了让你和道树汇合,就没别的安排了?”

  “有……”

  羿天王沉声道:“师尊之前的命令是,巡察使一起出动,破关接应道树师兄。后来死了一些人,师尊再次有了命令,牵引一些三界武者进来……

  所以我推测,道树师兄可能需要一些人来帮忙,不是个别人就可以的,也许需要不少人,可能最少也要十位以上。”

  方平微微点头,这倒是和他猜测的差不多。

  否则,道树喊羿天王来就行了,何必让羿天王弄这么多人进来。

  看来,最终关没那么好过。

  方平很快道:“那道树进来多少年了?”

  “天界坠毁之前,道树师兄就消失了……”

  “你不是神皇大弟子吗?为何喊它师兄?”

  “道树师兄比我更古老,师尊很早就开始培育,不过一开始并未诞生灵智,后来才诞生了灵智,但是它算是比我先入门,实力也比我强大,所以它才是师尊的首席弟子……”

  “这么说,这地方神皇早就发现了?”

  这地方诞生应该比天界坠毁那一战早。

  因为此地的皇者投影,都不知道那一战的事。

  当然,仙源的事,倒是知道一些。

  说明此地诞生的时间,应该在万年前左右,不低于八千年。

  仙源之后,最后一战之前,八九千年应该有。

  方平沉吟一会,又道:“那你之前说纪云进入过此地,是真是假?”

  羿天王沉默了一会,缓缓道:“是真的!不过并非纪云一人,而是我和纪云一起,那一次,我和他一起来破关,大概有两千年了……”

  “嗯?”

  方平挑眉,“和魔帝差不多的时候?”

  “是。”

  羿天王轻声道:“其实此地开启,不是说任何时候都可以的,那一次,也是开启之年,所以那时候莫问剑也是来的巧了,恰逢其会,进入了此地。

  若不是我们,其实莫问剑也进不来。

  那时候,外围还没那么危险,师尊和人皇为了让我们进入,荡平了一些危机,莫问剑机缘巧合之下,也进入了此地……”

  “嗯?”

  方平再次意外道:“人皇知道这些,你和纪云进入,他也参与了?”

  “是。”

  羿天王苦笑道:“否则,纪云怎么有机会来此地,人皇是知道这地方的。”

  方平挑眉,也是,不知道的话,这家伙怎么会轻易取代了人皇投影。

  显然是有一些准备的!

  他是人皇分身,算是真人皇,此地是投影,气息和本源是没问题的,可投影和此地规则相连,这代表人皇分身把规则也摸透了一些,才能取代对方。

  “人皇恐怕还有算计。”

  方平心中判断了一下,人皇现在坐镇人皇关卡,恐怕不是单纯的在看戏,有可能也是为了最后一关。

  他在等待!

  等待道树开辟通道,接引所有人进入最终关!

  方平有些了然,看向羿天王,再次问道:“我一直有件事想不通,既然皇者还活着,巡察使还在,那为何六千年前,会出现鸿宇假冒地皇的事?

  鸿宇和你们应该是一伙的,这么说,当年是你们和鸿宇一起做的?

  可鸿宇成皇了,对你们也没好处吧,为何会这么做?”

  六千年前,地皇神朝开辟,鸿宇冒充地皇,这件事其实方平还是有些不解。

  鸿宇既然是巡察使,若是按照其他皇者的意志来的,那被人围攻,为何巡察使没插手?

  那时候的巡察使,天王大概就不少了。

  那时候破八的都不敢暴露,按理说,三界也没那个能耐围杀了鸿宇才对。

  羿天王沉默了一下。

  方平冷冷道:“不可说吗?”

  “不是……”

  羿天王急忙道:“是此事的确有些蹊跷,鸿宇冒充地皇,其实我们是知道的,而且应该是皇者之令,具体是哪位皇者,我们不是太清楚。

  可想冒充皇者,而且还施展出以假乱真的皇者之气,这不是鸿宇可以做到的。

  所以那时候,尽管我们没收到任何命令,不过也知和皇者有关。

  事后,有皇者传令,让我们配合鸿宇……

  这也能证明,的确是皇者的手笔。”

  说到这,羿天王又道:“可地皇神朝最终出事的时候,又有皇者传令,不要插手其中,所以我们便没管,结果地皇神朝覆灭……”

  短短的几句话,方平便感受到了一些阴谋,看向铸神使。

  铸神使也摸着下巴,笑道:“可能是为了算计地皇吧!也许这些人不确定地皇是不是真的寂灭了,所以让鸿宇冒充地皇,想引诱地皇出现?”

  铸神使摇头道:“都过去了,具体的也难以判断,最后地皇神朝覆灭,一方面也许是皇者担心鸿宇真的成皇失控,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再次引诱地皇。

  他儿子要被围杀了,地皇若是没彻底寂灭,会出现吗?

  出现了,也许可以帮他儿子证道皇者,一门双皇,我若是地皇,没寂灭的话,也许会现身的。”

  铸神使笑道:“地皇神朝应该是为了针对地皇的一次布局,至于鸿坤……小子,悠着点,这家伙未必那么简单。

  他破坏了一切,也许是看透了一些东西,也许是……受人指点,比如地皇!”

  方平瞳孔微缩,看向他,低沉道:“您老的意思是,地皇可能没寂灭?”

  “谁知道呢!”

  铸神使笑呵呵道:“这些皇者,一个个老奸巨猾,不可小觑!包括灵皇也是,你别觉得灵皇养养猫,当个宅女,就是个好人,难说的很!”

  “喵呜!”

  苍猫蹲坐在地,朝他叫了一声,仰着脑袋,有些不乐意。

  不许说胖灵坏话!

  铸神使嗤笑道:“干嘛?说不得了?灵皇那么简单的话,都成不了皇者!那个时代能成皇的,谁不是心狠手辣,果决异常,阴险狡诈!”

  铸神使撇嘴,“要不然,万道之争这么巨大的战争大势,岂能只有这九位证道成皇?那个时代,天骄,妖孽数不胜数!能脱颖而出的,谁会简单?”

  方平吐气,“也是,地皇真寂灭还是假寂灭,恐怕那些皇者都不确定,所以用鸿宇来试探?地皇神朝,从头到尾就是个骗局……”

  “对了,神皇可曾真身降临过?”

  方平又问了一句,羿天王否定道:“没有过。”

  方平再次点头,接着,笑道:“最后一个疑惑,你既然是巡察使,还是神皇的首席弟子,地位也不低。那我问你,人族在这次变故中,到底充当着怎样的角色?

  三界为何一直在针对人族……

  哪怕到现在,我也不太理解。

  要说为了种子,种子是三界的,而非人族的,为何偏偏要针对人族布局呢?”

  羿天王语气苦涩道:“这个是机密,包括种子,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只是听人说过几次,为何针对人族……”

  羿天王骷髅眼看了一眼铸神使,犹豫道:“我也不是太了解。”

  方平忽然看向铸神使,铸神使面不改色。

  方平笑了起来,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铸神使见状,有些绷不住,轻咳一声道:“别对我这么笑,老夫被你笑的不安!这家伙不安好心,想挑拨我们……”

  方平笑道:“您老破八,您老说了算。”

  “你小子……”

  铸神使无奈,想了想道:“你大概是疑惑,为何我会一直被困在人间,却是不曾离开。”

  “是。”

  方平笑道:“镇天王是强,可我不觉得他一定非要将你困住才行,杀了你不行吗?就算不杀了你,他非要困住你干嘛?将您交给八千年后的人族来审判?没那个必要吧?”

  铸神使叹息,半晌才道:“其实……也没什么!这么说吧,人间便是万道起源之地,起源之地……你懂的,种子若是万道之源,那种子和人间便有极大的关系。”

  铸神使闷闷道:“地窟之前说,复生之种在人间,其实也不算谣传。”

  铸神使看向方平,“一个是武道起源之地,一个是万道力量源泉,你说,这两者真的没关系吗?种子第一次出现,便是在人间,也就是昔年的初武原始大陆!

  既然如此,那必然有很多人会猜测,种子真身,其实就潜伏在人间。”

  方平皱眉。

  铸神使摇头道:“你否认也没用,换成你,你也会这么想的!而种子在不在人间,其实……应该算是有定论了,十有八九在人间。”

  “为何这么说?”

  方平笑道:“现在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切。”

  “因为人间武道不灭,非但没灭,反而越来越强大,有人秉承气运而生,带领人族崛起,每次在武道即将寂灭的时候,人间都会出现一些变故,武道不灭!”

  铸神使沉声道:“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种子的缘故,可这么多年下来,人间还是武道圣地……这还不够吗?”

  “困住老夫的锁链,是人间地势龙脉,其实不单单是为了困住老夫,也是为了让老夫感应整个人间界的大势……”

  铸神使沉吟道:“当年地窟和人间通道被封,仙源散发的力量被人皇剑吸收,人间按理说该要灭武了……”

  方平陡然道:“您和镇天王,其实一直知道人皇剑在吸收人间的能量?”

  “……”

  铸神使不语。

  方平淡笑道:“我就说,到了你我这个境界,对能量感应何其强大!一柄剑,吸收了整个人间的能量,怎么会一点感应不到!

  何况,你们是知道仙源的,尤其是前辈吗,亲自打造了仙源!

  既然如此,那就当知道,仙源溢散能量,其实不是地窟的那些通道就可以封堵的。

  既然这样,那地球怎么会一点能量没有,一条灵脉没有,差点出现灭法时代,原来,你们都是知道的!”

  方平沉声道:“知道,却是不阻止!我看,想试探种子在不在人间的,不止那些皇者,那些强者,还有前辈您这样的强者!”

  方平自嘲道:“也是,世界上哪来的无缘无故的爱!前辈和我们非亲非故,怎么会为了一些陌生人,得罪了皇者,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前辈和镇天王早就知道人皇剑在吸收能量,却是没有阻止,大概也是想试探一下,人间是否会灭法。

  前辈,有结论了吗?”

  铸神使沉默了一阵,开口道:“你说的不错,我们这些人,的确有自己的目的!换位思考,换成你,也许也会如此,不是吗?

  八千年来,我们的确有一些发现,人间的法,灭不了!

  不管怎么做,不管如何,人间的法,无法灭!

  这一切,和气血之力也有一些关系。

  能量之力,若是没了能量,那恐怕就要面临灭法了。

  然而,气血之力,是根本之力,是人体之力,人族几乎没人可以修炼出能量之力……

  这一切,不单单是昔年人皇没允许斗天帝传法,也和人间的特殊有关。

  人间不适合能量之道,就算修炼出了一些能量,很快会被气血之力同化。”

  铸神使沉吟一会,又道:“这一切,和初武很相似!所以我们有过推测,可能和种子的特性有关,三界的力量源泉,并非能量,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气血。

  人间,受到了种子的影响,是无法容纳能量之道的。

  气血,也许和种子有相互依存的关系……”

  说到这,铸神使吐气道:“说了这么多,一切都在表明……种子的确在人间,方平,你明白吗?”

  “明白了。”

  方平笑道:“难怪!难怪人间一直是大家盯着的目标,前几次武道衰落,也许就是你们这些人的一些试验,是吧?”

  铸神使沉默了一下,缓缓道:“并非我们,我们只是旁观者,当然,你可以理解,我们坐视不理,因为我们的确没那个必要去管。

  皇者想试验一下结果,我们无法去扭转什么,既然如此,那就跟着了解一下。”

  方平笑道:“前辈没必要觉得有何不妥,很正常的事!再说,都是过去的事了,没有前面的那一次次灭法,也没现在的新武!

  没有新武,就未必有我们。

  一饮一啄,也许早就注定。”

  方平笑了,人间,复生之地,复生之种……

  到了今日,一切有了结果。

  地球,被地窟成为复生之地,也许不算错。

  地窟一直想找的复生之种,大概真的在地球上。

  至于刚刚他看到的蚕宝宝……应该也只是投影,因为它出现在天界,天界早已毁灭,他看到的天界应该也只是一个投影的世界。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方平看向羿天王,笑道:“羿,储物戒交出来吧!你能拿到道树的叶子,应该也拿到了其他的东西,不是吗?”

  羿天王沉默,半晌,缓缓道:“交给你,你真的会饶过我?”

  “当然,前提是接受断龙闸的控制!”

  “好!”

  “关键时刻,也不指望你对道树如何,不过……你最好乖乖地听话!”

  “我会的。”

  羿天王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修炼到了他这地步,谁想死?

  没人想死!

  下一刻,一枚储物戒,从他的三焦之门中飘出,很快,方平探手一抓,将储物戒抓到手中。

  方平看向铸神使,笑道:“前辈,断龙闸可以准备了……”

  就当铸神使准备断龙闸的时候,方平传音道:“灭杀他!”

  铸神使心中一震!

  羿已经投降了,甚至愿意接受控制,铸神使也的确有断龙闸,为何还要……

  方平面色平静,他从不相信什么控制手段。

  道树很强,神皇很强!

  羿天王也不弱!

  今日擒拿了羿天王,这家伙必然怀恨在心,斩草除根,他不会让这家伙活下去的。

  何况,杀了这家伙,也能断了神皇伸出来的手。

  羿也许还隐瞒了什么,方平不觉得他会对自己掏心掏肺。

  一旦被他接触到了道树,方平怕出问题。

  铸神使没说话,掏出了一块石碑状的武器,这便是断龙闸。

  方平接过手中,笑道:“我突入本源,去安装!前辈,你和苍猫盯着他,被让他搞小动作,免得他对我下黑手……”

  羿天王苦涩,到了这时候,他哪敢搞什么小动作。

  下一刻,方平手持石碑,直接突入了他的本源,相当简单,羿天王这一次几乎没设防,因为这是他投降的条件。

  方平看到了一条大道……很长,很宽!

  方平迈步走向大道,后方,出现了羿天王虚影,方平淡淡道:“不要跟着我,想窥探什么吗?”

  “不敢……”

  羿天王苦涩,身影消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无法抗衡,只能被动接受这一切。

  而方平,等他消失,站在道路门口,手中出现了一柄长刀,迅速积蓄力量。

  方平站着不动,心中仅有的一丝犹豫,很快消失!

  这三界,人吃人!

  人族看似强大,其实只是烈火烹油!

  没有皇者坐镇,最强的镇天王,也未必就是人族的依仗,这三界,人族能靠的,其实只有人族自己!

  他是人王,他只能考虑人族的利益。

  他是人王,该同情的,也只有人族!

  羿天王既然已经和他结仇,那就没有放过的道理。

  “来生做人族吧!”

  一声呢喃响起,下一刻,方平眼神坚毅,面露冷色,一刀重重劈出!

  全力一刀!

  在无人阻拦,无人防御的情况下,一刀劈砍中了羿天王的大道!

  轰隆!

  一声惊天爆鸣响起!

  “不……你……言而无信!”

  一声凄厉的嘶吼响彻天地,羿天王身影浮现,满是不甘,绝望,怨毒,愤恨……

  为什么!

  他都已经投降了!

  “因为……你不是人族!”

  方平声音冷峻,再次一刀劈下,咔嚓……一声巨响,大道断裂!

  方平原力爆发,小小的本源世界,瞬间膨胀起来,接着,轰隆一声巨响,本源世界炸裂!

  ……

  轰隆隆!

  这一刻,本源宇宙中,一颗大星炸毁!

  “方平!”

  一声凄厉无比的嘶吼声,响彻了本源,羿天王身影浮现,巨大无比,凄厉吼道:“师尊,杀我者,人王方平!”

  轰隆!

  大星炸裂!

  方平身影也是巨大无比,映射本源。

  方平目光如剑,环顾本源,扫视四方,冷冷道:“皇者不出,约定有效,那就可杀!”

  丢下这话,方平瞬间消失!

  三界寂静无声!

  今日,破七再陨!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