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这不是我要的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方平直接朝上空破洞飞去。

  当他刚飞上去,方平忽然眼神一滞,他看到了什么?

  这是哪?

  破洞上空,不再是下方那小片的虚幻世界,此地,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外面,还有世界!

  宏伟,壮观!

  一栋栋建筑,连成了一片。

  无数的建筑物!

  还有人!

  是的,人!

  方平看到了人,这一刻,方平有些恍惚,这到底是秘境,还是本源世界,或者虚幻的世界?

  这是哪?

  肩膀上,苍猫瞪大了眼睛,嘀咕道:“天界!”

  天界!

  方平看到了天界!

  绵延无数里的建筑物,云雾缭绕,真正的如同仙界一般存在。

  这就是天界?

  而就在这时,心悸感升起,下一刻,一只手瞬间朝方平抓来,这一次,没有被方平迷惑到。

  与此同时,方平忽然心有所感,抬头看去!

  只见这片世界上空,悬浮着一颗太阳……

  仙源?

  不是!

  那是……种子!

  方平眼神呆滞,一颗巨大的好像太阳的种子,是种子吗?

  若是不知情的人,不会想到是种子。

  而方平,却是知道一些事,所以在排除了是仙源的瞬间,想到了种子!

  两头稍微有些尖锐,中间鼓鼓的。

  也许……像个蚕宝宝?

  那是种子吗?

  方平抬头看去,下一刻,方平瞬间醒悟,他居然受到了一点影响,差点忘了自己身处危机,方平二话不说,掉头就往下冲。

  下方,鸿宇几人刚要杀来,接着陡然朝四面八方散去!

  跑啊!

  一只巨大无比,强大无比的大手,从破洞中直接拍下。

  方平这混蛋,真疯了。

  黎渚和鸿宇现在都想哭,给你行吗?

  信物给你行不行?

  让咱们走吧!

  一起走算了,在这杀成这样,搞不好都要死,何必呢!

  方平哪管他们怎么想,欺人太甚,我要点信物,还是和你们换的,你们居然不给!

  不给就算了,还要杀我,还打断了猫尾巴……

  这仇,结大了!

  方平四处一看,二话不说,朝跑的最慢的羿天王飞去,你他么最弱,你也要敢来围杀我!

  找死呢?

  叶片,现在叶片有用吗?

  这大手连他都不放过,显然,比之前的规则更严密,你躲的开吗?

  羿天王一看方平朝自己冲来,暗骂一声,掉头就跑!

  前方,正在抵御规则之力的天植和盛宏,一看他飞来的方向是他们这边,两人怒骂一声,也是疯狂遁逃。

  天空中,一只更强大的手掌碾压而来。

  两人一看这情况,哪有丝毫侥幸心理,跑!

  不跑,被这手抓到了,他们绝对会被捏爆。

  何止他们,方平觉得,自己都得被捏爆。

  这只手的力量,已经隐约间达到了之前捏爆霸天帝那只手的力量了,哪怕有些差距,差距也不会太大。

  霸天帝之前破八,都被捏爆了。

  就方平这实力,百分百得被捏爆。

  方平嗷嗷直叫,吼道:“羿,龟孙子,别跑啊!敢对我下手,胆子倒是不小,来啊,一起死!”

  羿天王怒骂一声!

  我信你个鬼!

  方平有传送的信物,没失效,关键时刻,他跑了,自己被规则之手干掉,到哪说理去。

  他又不是白痴!

  鸿宇他们也是考虑到了这点,压根不愿意和方平一起接这一只手掌。

  否则,鸿宇还是有些把握接下的。

  可接下了,他重伤,方平跑了,有用吗?

  要是方平被干掉了,他重伤,那他还乐意。

  羿天王跑的速度也不慢,方平眼看着要被大手抓住了,陡然暴吼一声,下一刻,铸神使耳边传来方平的声音,“缠住坤王瞬间!”

  铸神使下意识地爆发,一下子定住了坤王瞬间,他本就是精神力证道,比坤王要强。

  很短暂,这么短暂,一般情况下没什么。

  坤王眼神稍显呆滞,不过一开始也不算急切。

  可是……下一刻,坤王清醒了!

  “老子……”

  坤王怒吼,还没来得及骂完,一把探手抓住了铸神使的手臂,咆哮道:“一起来!”

  混账!

  方平来了!

  方平就在他身边,速度快的吓人,要朝他后方跑,显然,羿天王跑了,方平觉得坤王挡枪不错,让铸神使挡住坤王,让坤王挡刀。

  坤王都快气炸了,可来不及避退了。

  非但抓住了铸神使,一只腿忽然变的极长,一下子朝方平前方挡去,你他么也给我来,互相伤害,谁怕谁啊!

  砰!

  方平速度太快,也来不及避退,轰隆一声,撞到了大腿上。

  下一刻,大手直接抓来!

  三人都在覆盖范围内。

  方平浑身原力爆发,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将自己和苍猫覆盖。

  铸神使吼道:“不走?”

  都这时候了,方平还不选择脱离战场?

  方平懒得回话……走什么走,不是不走,是大手接近的瞬间,他感应到了,传送的规则之力被覆盖了,被挡住了!

  倒霉!

  没想到大手的力量,居然能遮挡这股传送之力,这下子只能抗了!

  方平也觉得自己死不了,三位强者一起扛,怕什么!

  何况,此刻的方平,还不想走,他要继续在这抢夺生命力,大猫好像快要锻造玉骨了。

  机会难得,换成平时,不修炼个千儿八百年的,哪来的这么多生命力。

  那还是他,别人更少。

  方平不走,铸神使一咬牙,将自己身上的地皇分身一下子丢给了坤王。

  坤王脸色铁青的吓人,二话不说,一脚踢出,将假的地皇分身踢飞,踢的方向还不是方平,因为踢给方平,爆发力还在这边。

  他扫了一眼,直接朝羿天王那边踢去,这混蛋跑了,害了自己,不坑他坑谁!

  给自己分担一点压力!

  至于脚下踢的是自己父皇,他没在意,又不是真的,假的而已,踢就踢了。

  就算是真的,此刻的父皇也该理解他。

  假地皇飙射而出,瞬间在羿天王身后炸开!

  一股强大的规则之力,同时在此地炸开!

  前方,羿天王暴吼一声,全身气血之力爆发,叶片直接炸裂,后背血肉爆炸,一眨眼,一具金黄色骷髅呈现。

  “鸿坤!”

  羿天王怒吼一声,这时候还坑自己人,这家伙也是黑心的!

  鸿坤压根没把他当自己人,什么自己人!

  真要是自己人,你的叶片不能给本王一片?

  也是个有阴谋的家伙,早在这家伙引诱自己这些人来这,他就不相信羿天王,现在不坑他坑谁。

  而方平他们这边,也是一股更强大无比的力量爆发!

  ……

  砰!

  血肉炸裂。

  嘎吱!

  骨骼好像被锤子锤击,锤的方平晕头转向,痛苦无比。

  “喵呜!”

  苍猫好像也被打的痛苦无比,惨叫出声。

  最惨的还是铁头,此刻居然还有心思骂街,“老子就不该锻造玉骨!”

  后悔啊!

  好好的锻造什么玉骨,锻造就锻造了,就该早点跑路,何必跟着方平,现在好了,凄惨无比,玉骨都撑不住了,在龟裂。

  他毕竟不是天王级强者。

  “闭嘴吧你!”

  方平一声怒喝,他知道铁头扛不住,其实自己承担了超过六成的压力,苍猫扛住了三成,这家伙顶住一成压力而已,叫个毛线叫!

  他们这边凄惨,那边,坤王之前肉身就炸裂过,一直没痊愈,现在再次遭受重击,一尊半玉骨骷髅出现了。

  铸神使好不到哪去,一身神器玉骨呈现。

  一群骷髅出现了!

  这地方,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制造了一群骷髅人。

  轰隆隆!

  炸裂声不断。

  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坤王化为骷髅,觉得有些不对劲,下一刻,怒不可遏,怒吼道:“还不把那尊假分身丢了!”

  苍猫还背着一个假分身呢!

  难怪规则之力一直持续,这么多人一起扛,居然还遭受了重击,看样子还没结束的时候。

  坤王都气炸了,不要命了?

  你们不要,我还要。

  这东西不毁了,这规则之力不散,他们迟早要被这绵延不断的规则之力轰杀。

  方平却是打死不丢,问苍猫道:“锻造玉骨了吗?”

  “喵呜……没有呀!”

  苍猫惨叫,也是血肉模糊,这家伙居然没成骷髅猫,血肉都强的可怕。

  坤王他们都成骷髅了,它只是血肉模糊,这猫几万年的修炼,不是开玩笑的。

  当然,也和方平顶住了不少压力有关。

  “那就再撑一会!”

  方平吼了一声,他和这些家伙开战,不就是想捞点好处,让这些人帮着分摊压力吗?

  现在坤王帮着分摊压力可不够,看样子这规则之力还在持续。

  此刻,方平看向铸神使,吼道:“你轰击鸿坤,让他跟我们一起移动,去找黎渚和鸿宇,一起分摊压力……”

  铸神使还没行动,坤王咆哮道:“轰你祖宗!本王自己会走,找他们去!”

  心理不平衡!

  这不是他的锅,是鸿宇和黎渚和方平斗起来了,他真的冤枉。

  现在他在这顶着压力,被规则之力轰击,那俩跑了,他也不爽!

  当然,不是单纯的不爽。

  鸿宇虽然是他弟弟,可现在这局势,他,方平,铸神使都受伤不轻,那俩却是伤势不重,鸿坤也不会将小命寄托在那个弟弟身上。

  得把他们也弄成重伤,大家一起受伤,这样安全才有保障。

  要受伤,大家一起受伤。

  凭什么就他们几个受伤?

  带着这种心思,哪还用铸神使轰击他,他直接跟着方平一起跑,朝鸿宇和黎渚那边飞去,大家一起倒霉,还免得被铸神使打的伤势更严重。

  ……

  “你……”

  远处,鸿宇头都炸了。

  自己这大哥,他都没法说了。

  关键时刻,居然和方平他们一起冲来了。

  “鸿坤,你缠住方平他们片刻,重伤他们,待会击杀了他们,我绝对不会对你出手……”

  他知道自己大哥的心思,担心自己对他下毒手。

  可现在,他真没这心思,要杀也是杀方平。

  鸿坤都懒得回话,信了才怪。

  这世界,能相信只有自己。

  他可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

  小命,还是握在自己手上。

  三人一起出力,瞬间杀向鸿宇,鸿宇遁逃,结果铸神使精神力爆发,苍猫也是,方平更是干脆,直接突入本源捣乱。

  这边,鸿坤也不闲着,一拳轰杀而出,在鸿宇前方爆开。

  眨眼间,受阻的鸿宇,一下子被席卷了进来。

  规则之力爆发!

  鸿宇也是悲愤无比,他被自己大哥给坑进来了。

  远处,化为骷髅的羿天王跑的飞快,他不行了,不能再被拖进去了。

  他下意识地远离黎渚!

  那家伙,现在才是大家的目标。

  而黎渚,一边遁逃,一边喝道:“击碎苍猫身上的分身,快,不能给他们继续下去,苍猫锻造了玉骨,方平一定还会继续锻造,我们为他们承担压力,好处却是都被他们拿了!”

  “击碎了分身,规则之力就消散了!”

  黎渚也在自救,他可不想一起倒霉,何况,这倒霉了还没好处!

  好处都被苍猫他们拿走了。

  现在苍猫在锻造玉骨,待会搞不好方平还要继续下去,黎渚才不会干这种事。

  此话一出,刚刚还坑了弟弟的坤王,一下子朝苍猫抓去,鸿宇也是,瞬间朝苍猫抓去,得灭了分身。

  苍猫喵呜直叫,气恼道:“这是你们爹!”

  这猫,也学会了方平这套。

  你们连爹也要杀?

  兄弟俩气急,这是你爹!

  弄个假分身,差点坑死了他们,这些混蛋,一个比一个可恶!

  ……

  这些人在乱战。

  大殿中。

  青年面前的画面,其中一幅画面却是出现了卡顿,如同监控视频变成了雪花点一样。

  青年皱眉!

  地皇这一关,出问题了。

  不仅如此,连带着其他关卡,此刻都在晃动。

  这一关中聚集了大量的强者,而且都不是善茬,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青年也不清楚。

  更关键的是,羿在那边。

  可现在,青年连羿的情况都无法察觉了。

  “出变故了……”

  青年皱眉,这些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之前大量的人破关,接着就爆发了大乱,规则出动,甚至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布局。

  “哼!”

  闷哼声陡然传出,青年面前,那副雪花点屏幕直接消失,青年脸色一变。

  出事了!

  布局了近万年,根须贯穿了十三关,而今,地皇这一关的根须破裂了,这代表什么,代表地皇这一关,彻底失控了!

  该死的!

  之前霸天帝那一关就出了点问题,现在这边又是。

  那个家伙,和苍猫在一起的家伙。

  青年咬牙切齿,也有些愠怒。

  两关,接连两关出了点问题,都和那人有关。

  该死的混蛋!

  ……

  就在青年愤怒的同时。

  方平他们彼此纠缠,接连乱战。

  就在此刻,苍猫一声咆哮,忽然伸出利爪,如同白玉,一爪子抓在鸿宇脸上,嗷呜叫道:“让你打猫!”

  噗嗤!

  鸿宇帅气的脸颊,瞬间被抓成了筛子!

  之前,大家都成了骷髅,鸿宇进来的晚,倒是还保持了肉身存在,此刻,一下子就被抓成了毁容脸。

  苍猫得意洋洋!

  砰砰砰!

  猫身上,骨骼涌动声不断,兴奋道:“骗子,玉骨头了,玉骨头了!报仇,报仇,打他们!”

  它之前距离成就玉骨就不远,这下子真的成了。

  当然,哪怕成了,苍猫这时候也没做到一下子全部将气血转换成原力,也没做到瞬间气血质变。

  换言之,并未达到它的极限1600万卡左右的气血。

  纵然如此,此刻的苍猫,爆发力也接近1200万卡左右。

  一爪子抓出去,也足以破七了。

  苍猫兴奋的很,爪子再次朝鸿宇抓去,它倒是不针对鸿坤,鸿坤没打断猫尾巴,可鸿宇打断了,苍猫很记仇的。

  它要报仇!

  噗嗤!

  利爪抓破了虚空,鸿宇一剑斩来,和苍猫的利爪碰撞,轰隆一声,爆发出璀璨的火光。

  而此刻,方平一把抓住苍猫背后的地皇分身,贴到了自己身上,疯狂吸收那些生命力。

  苍猫成功了!

  自己也要继续,哪怕无法彻底锻造玉骨,也要将玉骨淬炼度锻造上去。

  非但如此,还要把一身血肉恢复。

  在北皇那一关,方平可是知道,血肉也很重要的。

  方平继续吸收生命力,那边,黎渚忽然不再跑,趁着这功夫,飞身而来,怒吼道:“羿,你想置身事外?一起击溃分身,否则我们都要为方平做嫁衣!”

  正在遁逃的羿天王,也是一咬牙,不错!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转身也是朝这边杀来!

  方平吼道:“再等会,我淬炼了玉骨就走,你们别捣乱,我淬炼了玉骨给你们好处,鸿宇,我答应过月灵,淬炼了玉骨碎了玉骨给她的……那是你老婆,你他么真要捣乱,不给你老婆机会?”

  鸿宇动作一滞,下一刻,怒道:“你去死!”

  方平这家伙,居然用月灵忽悠他!

  不管真假,这家伙是他敌人,他也不能让他锻造成功。

  方平骂骂咧咧的,此刻,黎渚和羿天王主动冲杀了过来,再次一起围杀方平。

  这下子,方平是真的挡不住了。

  地皇分身其实也撑不住了。

  吸纳了太多的生命之力,毕竟是假的,也面临崩溃状态了。

  此刻,轰隆一声,地皇分身炸裂。

  天地之间,那些规则之力,停顿了一下,接着,瞬间席卷而上,眨眼间,天空中的破洞被堵住了。

  规则之力消散!

  下一刻,天上,一尊身影浮现,有些呆滞,此地的规则,再次制造了一尊地皇投影。

  不过和霸天帝相似,已经成了无意识的机器傀儡。

  安静了!

  天地都安静了。

  除了人少了许多,除了多了一群骷髅,好像没什么不同。

  而方平,却是一脸的遗憾。

  没能成功!

  唯一的好处就是,玉骨淬炼度上升了很多,85%了,差的不多。

  而苍猫锻造了玉骨,铸神使也吸收了大量的生命力,骨骼比之前要亮堂了一些,神器骨骼都有一些变化。

  大战没有停歇,这时候,天植和盛宏也是浑身浴血,朝这边飞来。

  将方平几人围在了中间!

  一个个眼神冒火,就这一会,大家都损失惨重。

  除了这些天王,其他人死光了。

  哪怕天王,也都受伤不轻。

  都是方平这混蛋害的!

  方平撇嘴,看向四周,喘息道:“别逼我,逼我我再次上去引爆规则之力,我可以做到的!大家有话好好说,这不是没死天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好好说,何况,我信物还有用,还能离开这……你们……”

  方平瞥了一眼上空的地皇投影,自己好像要破空而出,其他人瞬间阻拦,那边,铸神使却是瞬间杀上天空,一巴掌将地皇投影拍碎。

  笑道:“你们过不了关的!这投影很弱,而且过关大概还是找信物,所以,想过关就别乱动!”

  “……”

  黎渚冷冷道:“杀了方平再说!”

  方平拿着一件信物,无语道:“都说我可以走了,不信干嘛!我走了,你们真的未必可以破关,好了,继续之前的交易如何,把信物给我,换,就当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如何?”

  他怎么有脸说这话!

  鸿宇恢复了被猫抓碎的脸颊,脸色漆黑,死了十多位地窟武者,他们也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方平居然说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方平皱眉,抬头道:“铸神使,把造假的地皇分身再拿出来,继续干!”

  “……”

  众人眼神一滞!

  鸿坤忍不住怒道:“还有?”

  他受够了!

  他要离开这鬼地方!

  再有自己老爹的分身,再继续爆发刚刚的混乱,他觉得自己真要气死。

  方平撇嘴道:“造假也不难,能造两个,当然可以更多!”

  黎渚冷冷道:“我不信你们还……”

  上空,铸神使又拿出了一个木偶似的地皇分身,诧异地看着方平,“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多留一个备份?”

  方平讪讪,我知道个鬼,忽悠他们而已!

  你这老东西,居然还真造了三个!

  坤王心累,看向方平,冷冷道:“给我过关信物!”

  方平很好说话,直接丢了一个信物过去,也是无奈道:“你自己非要往这凑,没办法,恰逢其会,算你倒霉,你早点走,破你的关去,没必要和我一直纠缠,不是吗?”

  坤王破八,太强了!

  他不走,方平和铸神使,哪怕加上苍猫,也讨不了好。

  把这家伙送走最好!

  坤王冷哼一声,心里暗骂,你们全部打死了最好,他讨厌这地方!

  杀方平,几乎没希望。

  若是方平无法离开这,他也许会选择和鸿宇他们联手对付方平。

  可显然不是这样!

  既然如此,他干嘛在这挨打,不如直接去下一关。

  拿到了信物,坤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也没给鸿宇开口挽留的机会,一眼瞪了过去,眼神不善,瞬间消失在原地!

  鸿宇这家伙,自己解决去,难道还要自己继续留下背黑锅?

  有这时间,他都可以破关了。

  临走的那一刻,坤王好像想到了什么,暴喝道:“你破了多少关?”

  他有些后悔了,该问清楚的!

  这混蛋破的关卡,对他都没善意。

  方平好像听到了一点声音,呢喃道:“你去了北皇那一关……那我也没办法!”

  北皇现在很痛恨这兄弟俩,这家伙没那么倒霉吧?

  方平暗暗为他祈福,你去了北皇那一关,那只能怪你运气太差,和我无关的!

  他在呢喃,鸿宇好像感受到了什么,脸色微变,那一关难道有问题?

  该死!

  希望不会有太大的麻烦,他觉得也许和自己也有关,那是月灵的父亲。

  坤王一走,战力再次平衡了。

  苍猫破七了!

  苍猫对羿天王,方平对黎渚,铸神使对鸿宇,至于天植和盛宏,虽是天王,可之前受伤不轻,方平还真没看在眼里。

  他防御无敌,这俩家伙,能奈他何?

  “老话,交出来,不然你们今天别破关了,老子继续坑死你们!”

  方平依旧强势,有些蠢蠢欲动,开口道:“前辈,继续让分身吸纳生命力,我觉得我要锻造玉骨,马上破八了!”

  此话一出,鸿宇眼中射出金光,看向方平,好像看穿了他,脸色微变!

  真的要锻造玉骨了!

  此刻的方平,在他眼中,如同骨架,其中的骨骼,泛现玉色,很浓郁!

  这家伙也许真要快了!

  鸿宇脸色变幻,再纠缠下去,他们还得帮方平挡刀,帮他锻造玉骨。

  想到这,鸿宇咬牙,低沉道:“换!换五枚信物!”

  他连羿天王几人也要一起带走,免得成为方平的挡刀物。

  至于父皇这一关的好处,他不准备要了。

  再留下来,真要被方平这混蛋磨死。

  方平撇嘴,其实他也不敢继续在这待着了,这一关的规则之力,好像有些变化,他怀疑,再次吸收生命力,也许会爆发破九的杀伤力!

  不过吓唬一下人还是可以的!

  当然,等看到天空中,铸神使蠢蠢欲动,好像真的想继续尝试一下,方平心中暗骂,老家伙大概也想锻造玉骨,有心再次尝试。

  关键的关键,这次再爆发,也许会更强大的,坤王跑了,他们还真未必挡得住。

  方平可不敢让这老头子再尝试,急忙取出五枚信物,喊道:“你俩也交出来,别想弄假的,我分的出来!”

  “一起换!”

  鸿宇担心他耍诈,方平还担心他们耍诈呢。

  方平很快道:“你们把东西丢远一点,这样,你们拿到信物直接传送走,我去拿东西!我要是没把你们传送走,你们还可以回来继续抢!”

  这倒是个好建议,很快,黎渚和鸿宇对视一眼,将两件信物朝他们身后丢去,丢的很远!

  而方平,也丢过去五件信物。

  五人对视一眼,一起默默传送起来。

  眨眼间,黎渚、鸿宇、天植、盛宏身影都消失了,羿天王身影消失了一半,忽然卡顿了一下……砰地一声,从空中卡出来了!

  是的,卡出来了!

  羿天王愣了一下,下一刻,惊恐的无以复加!

  还能卡出来?

  还能在传送过程中卡出来!

  我%¥#@……

  羿天王要崩溃了,上空,铸神使也是呆滞,这个他也没料到,方平这骚操作,他都服了。

  羿天王……完蛋了!

  其他人都给传送走了,他在这……他不完蛋谁完蛋?

  “杀啊!还看着!”

  方平一声怒吼,还看,看什么看,这家伙是道树的棋子,他怎么可能会让他走。

  当然,只是尝试一下,谁知道能成功,算你运气差。

  “不!”

  羿天王悲愤欲绝的吼声,响彻四方,这不是他能预料到的!

  PS:推本书,隐为者大佬的谍战新书《老胡同》上架了,兄弟们喜欢谍战的可以支持一下……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