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3章 消散的地皇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杀第三方,这是方平最喜欢做的事。

  或者说,谁也不愿意让其他人成为渔翁,然而其他人未必有这魄力对第三方下手,可方平有。

  不过这一次,方平如意算盘倒是打错了。

  鸿宇和黎渚不置可否。

  不是不想干掉羿天王他们,而是有些顾忌。

  顾忌干掉了羿天王,方平对他们下手。

  如今,人族势力越来越强,鸿宇和黎渚也不傻,羿天王哪怕真有算计,人族也是首当其冲。

  反过来,他们干掉了羿天王没好处不说,还有可能成为背锅侠。

  羿天王身后的道树真要强大无比,他们杀了羿天王,麻烦不小。

  真到了最后关头,也许他们会成为人族和道树之间的缓冲,双方以击杀他们终结一切,很有可能会发生。

  基于此,这次两位强者压根没理会方平。

  方平也知道希望不大,有些遗憾。

  现在不说联手杀羿天王,就是他和铸神使要出手击杀羿天王,这俩也不会干看着,恐怕会阻止自己。

  随着人类实力变强,这些强者已经有了一个基本原则。

  强者不能死太多,尤其是非人族势力强者。

  要不然,到最后很可能会出现三界强者联手,结果都无法匹敌人族的情况发生。

  所以,这当前,各方势力其实都相当克制。

  破八的天王和破六的天王遭遇,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不过几乎没出现厮杀的情况,就是为了预防这一切。

  不止是预防人族,还有初武。

  如今三界严格说起来,真正的三方大势力,应该是人族、初武以及其他各方联盟才对。

  这个平衡,鸿宇和黎渚不想再次打破。

  哪怕羿天王有异心,那也是之后的事了。

  道树想算计众生,也没那么简单。

  这一次来的破八很多,道树非皇者,哪怕真的破九,各方联手,也能像上次击退人皇一样,击退甚至击杀道树。

  ……

  这些人小算盘打的精明。

  方平瞥了一眼,也不再说。

  其实也该学精明了,这几年,方平不断削弱各方实力,各方强者死伤无数,人族越来越强,已经成为大患,谁敢再贸然击杀那些天王强者。

  现在,死一位天王,代表的不是他们弱了一分,而是人族强了一分。

  架,现在是打不起来了。

  一方面是双方战力还没彻底失衡,一方面也是源于道树的威胁。

  众人都看向蒋昊,方平有心想独享情报。

  不过看鸿宇和黎渚虎视眈眈,包括天臂这一方,都在盯着蒋昊,方平明白,也不能太独了。

  太独,把初武一方推到了对立面,那他和铸神使很危险。

  随手丢出几张沙发椅,方平招呼铸神使坐下,又招呼蒋昊坐下,给了天臂一张,也不管其他人,方平坐下便道:“蒋昊,说说这一关怎么破,还有,地皇的投影去哪了?”

  蒋昊环顾一圈,也知道方平顶不住压力。

  不过比之前好多了,之前黎渚这些人是霸道的直接要擒拿他逼问,而现在,却是选择了旁听。

  蒋昊刚想说话,苍猫忽然砰地一声跳了过来,跳到了他肩膀上,闻了闻味道,然后砰地一声又跳了回去,没再理他。

  蒋昊看向苍猫,眼神微微有些复杂,不过也没说什么。

  他知道苍猫在闻什么,苍猫想找的是莫问剑,而不是他。

  方平揉了揉苍猫的大脑袋,莫问剑死后,苍猫虽然没再提及,可方平认识苍猫的时候,这猫没少提及莫问剑。

  这八千年来,能让苍猫谨记的人不多,莫问剑在它的生命中占据了不小的篇幅。

  至于公涓子,虽然和苍猫相处了数千年,可在苍猫心中,地位应该是不如莫问剑许多的。

  ……

  苍猫的事,只是小插曲。

  众人都没说什么,蒋昊算不上是莫问剑,莫问剑陨落的那天,三界就真的没有此人了。

  而今的蒋昊,只是有一部分莫问剑的记忆罢了,和观看别人的生平差不多,对蒋昊自己影响也有限。

  “地皇投影已经消散了。”

  蒋昊的第一句话,就让不少人皱眉。

  鸿宇更是低沉道:“消散了?此地的投影,都是不死不灭,哪怕崩溃了,也会很快出现,为何会消散?”

  他也不是闯第一关了,投影溃散的事,也不止方平见过。

  一般情况下,哪怕溃散,也会迅速凝聚的。

  地皇的投影却是消散了,这意味着什么?

  难怪他们进来到现在,一直不曾看到地皇投影。

  蒋昊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为何会溃散,我也不知道!不过的确是溃散了!我来的时候,投影就已经频临溃散状态,可能是因为真身……彻底消亡了?”

  他不是太确定。

  而方平,若有所思。

  之前霸天帝的投影也消散了,之后再出现的霸天帝投影,还算得上投影吗?

  他不知道。

  地皇的投影消散之后,此地居然没有了地皇投影,那接下来还会重新出现,如霸天帝那般,规则塑造一位吗?

  兽皇投影崩溃那么多次,都可以再次凝聚,而地皇的却是不行,也许真的和真身有些关系。

  蒋昊也不管鸿宇,继续道:“地皇溃散的时候,的确和我说了一些话,不过大部分和破关无关……”

  方平打断道:“直接说如何破关,其他的不用说!”

  方平说的淡然,没必要说给鸿宇他们听,哪怕地皇有好处给蒋昊,那也是蒋昊的机缘,也轮不到鸿宇来问。

  鸿宇欲言又止,最终轻叹一声没再开口。

  他其实想问一些东西,最终还是没问出声。

  地皇……他的父亲。

  那位霸道的皇者,比之霸天帝,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惜,九皇四帝,而今唯一明确寂灭的只有地皇。

  不得不说,很是可笑。

  天界坠毁八千年,这八千年来,地皇的名气最大,最终结果却是地皇已寂灭,而其他人却是还活着,包括战天帝这三位,也不确定是否真的彻底寂灭。

  蒋昊点头,继续道:“破关方法说难不难,地皇投影溃散之前,在此地留下了一些东西,只要我们找到了,那就可以当成信物破关,通道自启。”

  众人愣了一下,这么简单?

  到了这的人,强者们或多或少都破开了一些关卡。

  关卡没那么容易破的。

  可地皇这关什么情况?

  只要找到了信物,就可以破关了?

  方平环顾一圈,这地方是一片大草原,也不是什么宫殿之类的,就是一片草原,当然,这一关地方不小,要不然也容不下这些破八战斗。

  方平马上道:“什么东西?”

  说着,又急忙道:“不用说什么东西,待会咱们慢慢聊,反正找到信物就可以破关,是吗?”

  “嗯。”

  蒋昊应了一声,看了一眼鸿宇几人,想了想还是道:“不过说简单也未必简单……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们未必会相信,地皇的确还有几句其他的话留下……

  他留在此地的信物不少,不过信物也有不同。

  有些信物,拿到了会有一些好处,有些拿到了只是单纯的过关。

  诸位也都有过这样的经验,过关不代表一定有好处,单纯的过关,其实意义并不大……

  能不能找到有价值的信物,那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黎渚微微凝眉,轻声道:“此地虽广阔,可对吾等而言,也不算太大!精神力覆盖之下,并无任何异常,寻找信物可有其他限制?

  若是无,以吾等实力,将此地掀翻,并非难事。”

  他们都是顶级强者,破七破八的存在,这地方撑死了一个小县城大小。

  这么大点地方,哪怕彻底翻一遍,也不算太难。

  若是如此轻易就找到了,那过关实在太简单了。

  蒋昊笑道:“你可以试试!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可既然是地皇藏的,我觉得没那么容易被你找到。之前交战这么久,地面都被轰的塌陷了,也没看到任何外物。

  想找到这些信物,我觉得恐怕不单单是一寸寸寻找那么简单。”

  黎渚皱眉,鸿宇看了蒋昊一眼,羿天王也是沉声道:“蒋昊,信物是否有数量限制?”

  “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如何寻找?地皇说的信物,可能只是一粒尘,一棵草,此地虽不大,可任何物件都有可能是信物……”

  蒋昊淡淡道:“那就看你洞察力如何了!你运气好,自然可以找到。地皇既然这么说,那信物必然有些不同寻常之处,若不然,如何区别?”

  “你……”

  羿天王有些不满,他觉得蒋昊必然隐藏了重要讯息!

  可余光瞥了一眼淡定自若的方平,羿天王还是压下了火气,没再说话。

  蒋昊绝对不止知道这些,这些人都有判断。

  可现在,蒋昊能公开一些讯息,恐怕已经是极限。

  若不是担心人族成为众矢之的,他恐怕都不会说。

  方平懒洋洋道:“差不多就行了,都是小孩子吗?难道手把手教你们怎么找?蒋昊知道的多,那也是他自己的事,跟你们有屁的关系,告诉你们怎么破关,算是对得起你们了!”

  方平那是丝毫不客气,也不在意蒋昊隐藏了多少讯息,看向鸿宇几人,笑呵呵道:“都是明白人,自己找去,难道我会问你们其他关卡怎么破?问了你们就会说?

  别他么一天到晚就知道眼红别人,散了,你们要找自己找去,找不到就在这待着。

  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这点都看不透,真以为我们好欺负?”

  众人无语,谁敢欺负你们。

  一群疯子,神经病!

  尤其是你方平!

  不过众人都是顶级强者,也知道这个道理,除非现在再次翻脸,否则告知他们这么多,已经是极限。

  鸿宇也不说什么,转身便走。

  黎渚也不再停留,低喝道:“天庭诸将,寸寸探查!”

  “诺!”

  地窟的人,很快分散到了四方,有人精神力探查,有人直接开始挖地三尺。

  那边,初武几位天王,对视一眼,很快,天臂也道:“大家去找找看,有异常马上通知老夫!”

  ……

  这些人纷纷散去,羿天王和盛宏也没继续留下。

  鸿宇他们跑了,再不走,他们得小心方平翻脸干掉他们。

  这家伙不是干不出来!

  至于方平他们,没急着去找,显然还要和蒋昊继续沟通,虽然很想听,可此刻他们也没办法继续留下。

  他们一走,方平笑了一声,一座宫殿直接降临。

  战天宫!

  战天宫出现,方平开口道:“进去聊,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小心被这些家伙偷听到了,大猫,好好监察一下,别给人偷听了!”

  “喵呜!”

  苍猫有些不乐意,又让自己干活。

  不过它有些不乐意进战天宫,此刻也没废话,一屁股坐到了战天宫大门前,蹲坐在地,显然是决定不进去了,当一只看门猫算了。

  铸神使见状,咧嘴笑了一声,弯腰想要捏捏猫脑袋,结果苍猫脑袋一歪,避开了他的手,大眼中满是不乐意。

  玩猫不给好处,不给你玩!

  “……”

  铸神使心累的厉害。

  真够现实的!

  想当年,老夫给你打了锅,打了铃铛,那是想摸就摸,不想摸,你这猫还要自己蹭过来。

  现在倒好,老夫不就是落魄了一些吗?

  用得着这么现实吗?

  方平看的直笑,李寒松的骷髅牙齿都露出来了,也是想笑。

  蒋昊也是面带笑意,没说话,一行人朝战天宫中走去。

  门外,苍猫懒洋洋地趴在地上,看着四面八方不少人在探查,在挖地,猫嘴啧吧了一下,好傻的样子!

  ……

  “蒋昊必然隐瞒了一些东西!”

  此刻,高空中,黎渚忽然说了一句。

  鸿宇微微点头。

  黎渚看向他道:“地皇是你父亲,你没有一些头绪?”

  鸿宇不语。

  “此地是什么地方?这种关卡,出现的地方,一般都不会是陌生之地,这地方是哪里?”

  黎渚再问。

  鸿宇沉默一会,缓缓道:“狩猎场,小时候,父皇喜欢在此地带着我和鸿坤一起狩猎,教导我们武道,和一些妖族厮杀,在战斗中磨练……”

  黎渚见他说的有些萧索,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又道:“之前规则避开了方平,为什么?真血是什么?”

  “真血……”

  鸿宇背负双手,沉吟一会,缓缓道:“真血,其实不算是血!或者说,是一种源。传说,真血其实是种子的汁液……

  此地和复生之种应该有不小的关系,方平融合了真血,那的确有可能和此地产生一些联系。

  规则,其实也是一种道的体现。

  方平的真血,和此地的规则有一些共鸣,所以可以避开规则伤害。

  当然,他融合的真血应该不多,未必可以全部避开。”

  黎渚凝眉,“这东西他从哪获得的?”

  复生之种!

  这也许是三界最大的秘密了。

  方平从哪弄来的真血?

  鸿宇眼神深邃道:“种子出现的地方,也许会有一些遗留!人间也许有,其实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现,但是要说出现概率最大的地方……应该是门后世界,或者就是此地!”

  “他可能就是在此地获得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别的地方……比如门后世界?”

  黎渚眼神闪烁,低沉道:“他可以去门后世界?”

  “谁知道呢。”

  鸿宇侧头看向那边屹立的战天宫,轻声道:“方平的来历,恐怕没那么简单!他算是应运而生,之前我觉得张涛才是,现在看来……也许他才是。”

  黎渚微微点头,语气略显复杂道:“天庭和人族血海深仇,恐怕迟早还有一次大战!而今,人族越来越强,唉……也不知日后会如何。”

  地窟和人族厮杀多年,双方都死伤无数。

  地窟这边倒是不太在意那些弱者的死亡,可人族在意。

  尤其是这百多年,人族死伤超过千万人,张涛方平这些人,就是带着复仇之心而生,而战。

  日后,恐怕还是会有一次大战。

  然而地窟的力量,现在却是有些落入下风了。

  方平一旦晋级破八,也许就是人类复仇之时。

  鸿宇低沉道:“鸿坤他们也不傻,未必会给方平这个机会!何止他们……就说这天坟内……也有很多人不希望本源再出强者。

  天辰现在还在镇守天坟大陆,可封印迟早要破,他没办法守住的。

  那些人出来了,方平秉气运而生,加上苍猫在人族……以后的事,可不见得明确。

  三界乱局刚现而已,方平想一力镇压三界,现在还不够资格。”

  “镇天王那边……”

  “他?”

  鸿宇陷入了沉默,半晌,平静道:“他的作用,其实已经完结了!坐镇人间八千年,这就是他的作用。他想冲击皇道,或是极道境,迟早会被人盯上针对。”

  “皇者?”

  “可能是,也有可能是他师父!”

  鸿宇意味深长道:“他那师父,可不是一般人,当年未必就真的死了,却是不曾在三界现身过,我怀疑当年的大战,和阳神关系也不小……

  他让徒弟坐镇人间八千年,未必就是好意。”

  黎渚陷入了沉思中,许久,笑道:“算了,先不管他们,破了这一关再说!关于道树……”

  “道树……”

  鸿宇沉吟道:“道树……我其实也有所耳闻,了解的不多,只是当年有过一次接触,很短暂。昔年,父皇去神皇宫,我曾在神皇园中见过它一次……

  当年它还未化形,现在看来,恐怕早已成精。

  一直有传闻,兽皇当年证道不完全,若是真的证道完全,兽皇在九皇四帝当中,战力绝对不止现在这样,恐怕能排名前三……当然,只是传闻罢了。

  道树若是真的成精了,恐怕便是盯着妖植之皇之位去的,甚至是妖族之皇的位置去的!”

  黎渚眼神闪烁道:“你可是号称妖皇!”

  “此妖非彼妖。”

  鸿宇微微摇头,不一样的。

  他被人称为妖皇,只是被人否定了地皇的身份而已,觉得他是妖孽,而不是地皇。

  他的妖,妖孽的妖。

  而妖皇,那是妖族的皇,不一样的。

  黎渚也不在这上面多说,又道:“那若是遭遇道树,如何应对?”

  “道树恐怕在最后一关,不是神皇那一关,就是天帝那一关……”

  “天帝不是天狗?”

  “不是。”

  鸿宇摇头,笑道:“天帝的事,我知晓的也不多。不过天界后期,天狗这家伙自称天帝,犯了不小的忌讳,当时皇者们都是知情的,却是没人说出口,其实也是想看看,是否会有意外出现。

  天狗……和封的弟子有些类似,算是一个饵。

  可惜,天狗自己不知,洋洋得意,最后霸天帝出手驱赶它离开天界,其实也算是救它。

  不过,最后天狗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鸿宇深吸一口气,“小心一些吧,天狗没能逃过一劫,其实说明了很多东西!若是天狗无灾,那代表天帝恐怕真的完了,可现在看来,未必如此,天狗这饵,终究还是起到作用了。”

  “那战这几位帝尊呢?”

  黎渚低沉道:“封的门下,死完了!”

  “这个倒是难确定……”

  鸿宇再次看向战天宫,摇头道:“封门下几人全部死亡,和方平关系极大,而战天帝几人的转世身,和他关系莫逆。

  所以到底是战天帝几人的影响,还是方平的影响,目前也不好确定。”

  封的几位弟子,除了名字带战的那位死在了魔帝手上,其他的几乎都算是死在了方平手上,如此一来,就会干扰一些人的判断了。

  因为方平也是个旋涡!

  鸿宇继续回归正题道:“遭遇了道树,它首先要对付的也不会是我们,道树应该会等所有人聚集,才会出现。

  那时候,也未必需要怕它。”

  “它聚集我们,为何不现在就进行,非要等我们破关?”

  鸿宇笑道:“可能是破关多,对最后一关有帮助吧!或者说,破关……有助于削弱一些力量。你难道没发现,一道关卡,破关的人越多,关卡的力量其实越薄弱吗?

  道树让羿引诱我们来此,可能就是为了这点。”

  黎渚微微点头,他其实也感应到了一些。

  此刻的他,对此地了解的也更深了。

  想了想,最后还是低声说了一句:“此地的目的,也许就是为了培养出一位皇者,也不知是复生之种的意志,还是其他人的?”

  “不是复生之种,就是天帝的意志!”

  鸿宇喃喃道:“的确是想培养出一位皇者,可能是想达成一些目的,当然,不能排除是神皇这些人的布局。

  总之,此地不是成皇的好地方,但是,此地是提升你我实力的好地方。

  在这,只要不成皇,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牵扯。

  道树想在这成皇,未必就是好事。

  也许会成就伪皇之位……真正成皇,应该还是要去门后,那里成皇,才是真正的本源皇!”

  黎渚笑了起来,他倒是不太在意这个。

  现在的他,还差一点点才能破八。

  成皇,距离他还很远。

  现在需要纠结的,应该不是他,而是一些破八的强者。

  这地方诡异的很,在此地就算成皇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两人交流了一番,黎渚不再询问,亲自下去寻找信物,该破关还得破关,他再有一些收获,就该真正破八了。

  鸿宇等他走了,这才呢喃道:“父皇……你在这关,又留下了什么呢?”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