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破关之法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北皇这一关,的确有些麻烦。

  没有明确的过关标准,唯一的说法就是救活北皇妃,然后北皇就一言不发了。

  这种情况,按照方平的习惯,自然是一顿胖揍才对。

  可现在,因为夹杂着月灵,他也不好下手。

  方平给铁头出了馊主意,可惜铁头不理自己。

  此刻,方平想了想,踏前一步,看向北皇投影,出声道:“北皇前辈,月灵天王是前辈之女,不知前辈可否有记忆?”

  他不是太确定,北皇有没有认出月灵。

  这也是难说的事,毕竟女大十八变,这都变了几万年了。

  哪怕气机,北皇都未必记得了。

  北皇还是沉默不语。

  方平心中无语,若不是有些顾忌,就你这态度,我现在打爆你,你信不信?

  一道投影而已,还真把自己当皇者了?

  “月灵天王已经成亲了,前辈知晓吗?”

  月灵瞥了一眼方平,眼神不善。

  方平扭头笑了笑,笑的人畜无害,我说的可是实话,这又不是秘密。

  虽然不想和月灵闹的不愉快,可过关终归还是要过的。

  方平继续道:“北皇妃临终遗愿便是月灵可以过的很好,前辈难道一点也不在意吗?既然不在意,那又何必复活北皇妃?”

  此话一出,之前沉默的北皇,忽然看向方平,眼神深邃。

  方平直视他,区区一道投影,难道还想让自己不敢直视不成?

  沉默的北皇,这一次终于再次开口了,低沉道:“救活她,破关!”

  还是之前那句话。

  方平凝眉,这家伙油盐不进啊。

  方平笑了笑,忽然传音道:“北皇前辈,月灵天王过的可不是太好,你真身消失之后,你的女婿鸿宇,地皇的儿子,抛弃了月灵!”

  “轰!”

  气机动荡,北皇陡然眼神射向方平,眼神如刀。

  方平心中大定,你记忆还不少,装傻是吧!

  就知道这些投影都有私心,之前北皇装冷酷,现在被自己拆穿了吧。

  打蛇打七寸,方平喜欢干这种扎心的事。

  方平继续传音道:“非但如此,鸿宇多次利用月灵,可偏偏他获得了一些皇者的支持,甚至是你的真身支持,当然,我不确定你真身是否还活着。

  月灵无法报仇,无法报复,在王屋山枯守了八千年,就为了等待鸿宇回心转意……

  可惜了,鸿宇可能因为月灵没有了皇者撑腰,早就放弃了他。

  现在的鸿宇,听说和人皇的女官九玄打的火热,好像是想迎娶九玄,获得人皇支持。

  当然,人皇也有此意,毕竟鸿宇是地皇之子,而且鸿宇已经破八,鸿宇的兄长鸿坤也已破八。

  比起地皇一脉,北皇一脉只能说破落户了。”

  方平极尽打击,继续道:“还有,北皇一脉首席柳山,也就是你的大弟子,如今更是投靠了神皇,你这一脉,如今也就两位天王,一位月灵,一位柳山。

  柳山投靠了神皇,跟着羿一起行动,而羿和鸿宇也有一些联系,都是所谓的巡察使一脉。”

  方平看向北皇,笑着传音道:“前辈在这为了陨落的北皇妃挣扎,岂能知晓你的女儿在外界有多卑微?说句前辈不爱听的话,是活人重要还是已经逝去的人重要?

  北皇妃最后要前辈照顾好月灵……而今呢?”

  方平唏嘘,“而今,北皇一脉无人,也只能看着月灵受人欺辱,连鸿宇麾下的两位妖殿殿主,都敢欺辱月灵,不知前辈是否还记得昔年地皇宫的两位马夫……”

  “这两位马夫,如今也是天王境,当然,其中一人被我斩杀了,之前也是欺辱月灵,态度跋扈。”

  “这些事,并非晚辈杜撰,前辈若是真想知道,在场的这么多人,随便问问便可。”

  “还有,前辈看到了吗?此地这么多人,左侧那边几位,都是地界中人,也就是鸿宇麾下的人,可你看他们,对月灵除了实力的畏惧,有地位上的敬畏吗?”

  “非但如此,北皇妃按理说还是鸿宇的岳母,可之前鸿宇麾下的帝尊出言不逊,可见他们的态度如何?”

  方平不断叙说这一切。

  北皇一直盯着他看,半晌,没有传音,直接开口道:“尔是何人!”

  “人王,人族之王,方平!”

  方平朗声回话,笑道:“人王,从不虚言!”

  他说他是人王,没人反驳。

  当然,他说他从不虚言,没人当真。

  大家不敢说什么罢了。

  就你方平,嘴中有几句真话?

  一旁,封眼神闪烁,他现在很想探听一下,方平和北皇传音说什么了。

  北皇之前一直沉默,现在却是气机动荡,而且几次开口和方平说话。

  显然,方平可能真的找到了一些破关的方法。

  封没有急着说话,他也在默默观察等待。

  他想看看,方平到底如何破关的。

  有方平在前,若是破关了,他多少有些端倪,如此一来,也可以顺利破关。

  方平鬼点子多,这一点老辈强者都知道。

  这家伙接连破了多关,也是一个明证。

  此刻,北皇眼神略显凝重,人王,人族之王!

  这身份不低。

  而且实力强大,他还在方平身上,感受到了多股强大的气息,这是其他皇者留下的。

  显然,方平已经破了几关。

  一位人族之王的话,哪怕掺假,大部分也是可以信任的。

  北皇余光看向月灵,的确,尽管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可如今再次看到女儿,他还是能感受到极大的不同。

  昔年,女儿跋扈,高傲,有皇者父亲撑腰,有皇者的公公在,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于一生。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那种姿态,和现在是截然不同的。

  现在的月灵,沉默寡言,始终带着面具,恐怕过的的确很不顺心如意。

  北皇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他有记忆,虽然不算太多,可也不少。

  女儿出嫁,他是有记忆的。

  嫁给了地皇的儿子,三界皇者后裔中,最为天才的几位之一。

  这是他自己亲自挑选的!

  天极,鸿宇,包括鸿坤……

  这些人,都在他曾经的考核范围之内。

  最终,他选择了鸿宇,而女儿,也看上了鸿宇,皆大欢喜,这一桩姻缘结束,他觉得对逝去的道侣也有一些交代了。

  女儿嫁给了三界最天才的武者,背靠战力强大的地皇,自己也乐意,这不算美好姻缘什么才算?

  可他没想到,自己真身消失,女儿会被如此对待!

  这一刻,北皇忽然传音方平:“我之真身,已经陨落?”

  真身是否陨落,他也不知道。

  方平也传音道:“不知道,不确定!也许没死,可应该受到了限制,听说是因为镇压天帝,加上大道缺陷,导致你们这些皇者被限制了,无法离开本源宇宙或者九重天。”

  北皇微微凝眉。

  方平心中微动,又道:“前辈知道当年那一战吗?就是镇压天帝那一战?”

  “不知。”

  此地形成的时间,还在那之前,这里的投影不知道那些事。

  能交流就行,方平见他愿意交流,继续道:“那前辈现在这么困着我们也没用,鸿宇这些家伙也都进来了,前辈困着我们,鸿宇那些家伙却是在不断破关,不断变强。

  如此下去,月灵天王恐怕更难受。

  眼睁睁地看着负心汉越来越强……”

  北皇冷冷看着他,半晌,传音道:“你想破关?”

  “想!”

  “若是你之所言为真,想破关,那便击杀了鸿宇!”

  “……”

  方平差点骂娘,杀你大爷。

  那还不如杀掉你算了。

  这些皇者投影,有强有弱。

  强大如霸天帝,直接破八的战力,而且还不是初入破八的那种。

  弱的,可能只有破六天王境,比如兽皇的投影。

  眼前的北皇,撑死了破七天王境。

  鸿宇是什么人?

  破八!

  而且还不一定只是初入破八,鸿宇现在到底多强,方平也看不透。

  鸿宇、黎渚这几位都比较阴险,方平也不确定他们的真实战力。

  “前辈说笑了,鸿宇破八,甚至可能是破二门的强者,哪怕封也不是鸿宇对手,前辈让我杀鸿宇……那这一关,晚辈恐怕是破不了了。”

  北皇再次看向方平,在他身上停滞了一会,传音道:“你们这些人,闯入此地,都是为了机缘!本皇这一关,有难处,自然也有机缘!”

  “九皇当中,也许本皇并非最强之皇,不过本皇能证道皇者,并非一无是处!”

  “气血、灵识、骨骼……一些皇者,特色显著,三界扬名!本皇好似无特殊之处,然而,本皇能成九皇之一,越无特色,越证明一点……”

  北皇再次停顿,下一刻,眼中傲色爆发!

  “越证明,本皇强在全能!”

  无特色,能成皇,不是弱,而是强。

  当然,这是北皇的说法。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没道理。

  一位毫无特色的强者,最终却是成为了九皇之一,要说他哪方便特别强,他也没有,可要说哪方面太弱,那也没有,不然他成不了皇者。

  北皇看着方平,再次道:“本皇观你,灵识、气血、骨骼都不弱,本源本皇无法看透……想来也不会太弱。

  可你并非无弱点!”

  北皇深深看向方平,“皇者,越是全能越是强大,越是生存力强大!神皇、东皇这几位,都在走全能的路,包括斗!”

  “甚至你说的天帝,也在走这条路。”

  “并非偏重一项,真要偏重一项,那是极道。”

  “你,本皇毕竟只是投影,看的并非太透彻,可你有弱点,很大的弱点,你的金身太弱!”

  方平微微一滞,金身?

  下一刻,他了然,不是骨骼,而是金身!

  也就是血肉经脉五脏六腑!

  方平微微蹙眉,这个他之前倒是没太在意,到了他这地步,骨骼强大的话,其实就足够了。

  至于血肉,大不了打的崩溃了,其实也没什么。

  对战力影响不大。

  然而,北皇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传音道:“你觉得肉身不重要?”

  “骨骼强大的话,肉身血肉随时可以诞生,好像是不太重要吧?”

  方平回了一句,不是吗?

  “愚昧!”

  北皇却是否决了他的说法,传音道:“肉身既然是人体组成的重要部分,岂会不重要!肉身协调,强大,才能让力量掌控更高!

  你既然学了人皇的质变之法,当明白一点,你的力量掌控始终无法融合归一……

  本皇看你,并未达到归一之境!”

  方平眼神微动,“归一之境?”

  “不错!哪怕是我们,也很难做到这一点,真正做到的,当年有战……斗可能也达到了!神皇也可能做到了,东皇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方平心中起了波澜。

  所谓的融合归一,归一之境,是说力量的百分百掌控?

  方平忽然道:“力量全部掌控,有何好处?”

  “有何好处?”

  北皇面带讥嘲之色,回道:“好处当然很多,很大!融合归一之后……本皇之说一点,哪怕本源武者的本源无法使用了……他们的战力……可能不会下滑!”

  方平心中震动!

  什么意思?

  哪怕皇者,没了本源也必然会出现战力下滑的情况。

  可按照北皇的说法,皇者若是力量达到了百分百掌控,哪怕本源崩溃,也有原本战力?

  “力量,来源于能量!只要天地之间还有能量,他们便可借用!哪怕无法借用本源之力,可达到了归一之境,他们也能借用其他能量,弥补本源缺失……

  除非,天地之间,再无任何能量,如此下去,他们才会跌落境界,不具巅峰战力。

  而这,只是其一!”

  北皇的一番话,让方平心中再起波涛,原来如此!

  这一次,在各个关卡,收获真的很多。

  这种情况,他以前没想过的。

  力量百分百掌控,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处。

  当然,方平大道崩了,可他本源世界还在,现在的他,其实也在借用本源之力,按照北皇的话说,哪怕他本源世界崩了,方平若是能达到百分百掌控,也有可能可以维持本源世界没崩之时的战力。

  “肉身,越是强大,越是密不透风,越能保持力量不下滑!修金身之时,难道你的老师不曾说过,不漏之体?”

  北皇淡漠,“你肉身频频崩溃,如何不漏?如何能让力量全部为你所用?如此一来,如何踏入归一之境?”

  北皇说这么多,方平倒是听懂了。

  肉身相当重要!

  而不是方平说的,骨骼强大就行,肉身崩就崩了。

  方平这时候忍不住看向北皇,这家伙是想说明,他这一关传授的就是肉身锻造之法?

  说实话,方平还真的没接触过这一类的法门。

  他接触最多的,要不是战法,要不是功法,或者就是淬骨之法。

  强者们大多也不在乎肉身锻造之法,主要还是锻骨之法。

  骨骼,才是强者眼中最重要的,因为骨骼支撑了肉身。

  从一品境开始,武者都在锻骨。

  而肉身,只是附带的。

  铁头的肉身崩溃,方平都没当回事,骨骼还在就行。

  现在方平却是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肉身还是很重要的?

  想想也是,肉身和骨骼,合一才是人体。

  骨骼并非全部,若不然,干脆人人都成骷髅好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强化肉身,可血肉之躯,毕竟比不得骨骼,骨骼有金骨、玉骨,都是有方法去锻造的,肉身好像还真没。

  “那前辈的意思是……”

  “你之前所言为真,那击杀了鸿宇,本皇传授你肉身锻造之法!”

  方平无语,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干嘛说什么鸿宇!

  杀鸿宇,别逗,破八了,方平都未必有把握。

  何况,北皇这家伙也阴险,还杀了鸿宇传授我锻造之法,我方平是那种轻易去干活,干完了才拿钱的人吗?

  方平想了想道:“很难,一位破八的顶级强者,背后还有皇者支持,别说肉身锻造之法,就是皇道传承,都未必有人会答应。

  前辈,先不说这些,你这一关,到底该如何过?”

  北皇深深看了他一眼,继续道:“这一关,其实本就考验肉身之道。”

  方平愣了一下,考验肉身之道?

  复活北皇妃,怎么又和肉身之道扯上关系了?

  方平陷入了沉思中。

  北皇也不再说话。

  ……

  “难道让我肉身分裂出一个北皇妃?”

  “好邪恶的感觉!”

  “或者说……肉身之力可以复活人?”

  方平冥思苦想,此刻的他,倒是有些眉目和头绪了。

  这一关原来不是单纯的考验复活,恐怕北皇也知道不可能,而是和肉身有关……

  此刻,方平回到了一旁的铁头那边。

  铁头传音道:“北皇和你说了好多,你是不是暗中喊他岳父了?”

  方平翻了个白眼,喊你大爷!

  北皇记忆还有一些,喊什么喊,这要是问了月灵,月灵还不得和自己拼命。

  不过说了一阵月灵的情况,居然得到了更多的提示,也是好事。

  就在这时候,一旁,封忽然传音道:“人王,你是不是有头绪了?”

  “自己去问!”

  方平瞥了他一眼,传音道:“喊一声北皇岳父,他会告诉你更多的东西,当然,我之前喊过一次了,你再喊,说不定他会拍死你!

  你可以试试别的,北皇好像认识你……你要不冒充小三试试?”

  “……”

  封觉得方平在骗自己,可他没证据。

  封有些异样地看着方平,至于方平自己,是不是真的喊了,他不是太确定。

  这家伙无耻至极,未必干不出这种事。

  北皇和他传音了许久,他顾虑北皇会发现,所以也没探查。

  可北皇对方平的态度有些转变,他是感受到了的。

  “难道方平说的是真的?”

  封有些狐疑。

  真的套套近乎就可以得到更多的提示?

  他认识北皇,都是那个时代的人。

  装月灵老公,那是显然不行的,方平都装了一次了,还可以说后来鸿宇死了,或者其他的。

  可现在,他再装,那就不靠谱了。

  封扫了一眼月灵,再看看方平,有些踌躇,不太确定方平是不是忽悠人。

  当然,他没想现在尝试,要是不对,那才是麻烦!

  方平懒得管他,他也没指望封轻易上当。

  “复活……肉身……生命力……”

  “还是别的?”

  “不对……肉身之力……生命力……归一之力……本源之力……”

  方平这一刻,忽然想到了什么。

  本源世界!

  在本源世界中再造乾坤如何?

  不过这不是简单的虚构,若是能将本皇宫投影到自己的本源世界中,那北皇宫这边,北皇妃虽然已经陨落,可也难保不会投影进来。

  前提是,北皇宫能投影到自己的本源世界中。

  而这,需要自己对北皇宫了解,需要北皇对自己有一些认可,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尝试了。

  若是北皇妃能投影而来……哪怕没有任何智慧,不是实体,也能代表一种复活,不是吗?

  由此,方平又想到了肉身和本源的关系。

  难道说……北皇口中的肉身锻造和本源有关?

  未来的本源,难道都要归入肉身?

  那自己的本源世界,未来是否会被自己彻底纳入己身?

  此刻的方平,已经有了一些头绪。

  他不知道其他人如何过关的,比如道树,比如魔帝。

  可每个人的过关方法,未必需要一致。

  “这么说,我是可以尝试一下的……北皇既然想复活他道侣,也许会给我一些支持!”

  方平心中盘算了一阵,也许这次自己还会有一些额外收获。

  真要融合了北皇宫,他的本源世界绝对会有一次扩张。

  这可是北皇的地盘,投影进来,绝对会很强大的。

  当然,最好是北皇再次重现之前的场景,这样自己才有一些把握,能塑造北皇妃投影。

  “岳……北皇!”

  方平起身,随口喊了一句,北皇倒是没在意。

  封却是有些诧异地看着方平,你真喊岳父了?

  “复活北皇妃,也许我有办法了,不过需要北皇协助,另外……”

  方平看了一眼其他人,笑道:“北皇前辈,借一步说话如何,我可不想被其他人知道如何复活北皇妃的。”

  北皇也有些诧异地看着方平,这么快就有办法了?

  这一关,有人破过关。

  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当然,也不容易。

  各人有各人的破关之法。

  道树选择的是,消耗大量的生命能量,重塑了昔年北皇宫的一幕,让之前的场景再现,用无数生命力强行维持了北皇妃一段时间的生命。

  这也算过关了,其实北皇也没真的指望复活北皇妃。

  而魔帝当年来此,实力不够,自然没选择这种方法。

  魔帝的方法和方平之前想的类似,魔帝破碎了一身血肉,也是选择了重铸北皇妃。

  当然,事情没那么简单,重铸之后的北皇妃,只是魔帝的血肉,可不如道树那样,直接打破过去,消耗生命力维持北皇妃生存。

  魔帝重塑的北皇妃,不具备其他特质,包括一些锻造的记忆和情绪。

  所以,魔帝后期消耗了很长时间,和北皇聊天,一直都在聊北皇妃,了解北皇妃的生平。

  最后,魔帝自己进行的推理,给北皇妃塑造了记忆,都是按照他了解的去填充的。

  花费了很长时间,魔帝在这一关,困了十多年。

  最终,模仿的惟妙惟肖,北皇也认可了。

  这毕竟只是执念,北皇只是想重温当年那一幕而已。

  而这时候的方平,却是另辟蹊径,顺便还想占点便宜,他可不会白白干活不拿好处。

  方平也算看出来了,这些关卡,好处是不一样的。

  不是说,你破了关就一定有好处。

  有好处,也不一定就是最大化。

  而方平,希望将这种好处最大化,他觉得,自己的办法一定会让北皇认可和赞同。

  在本源世界中塑造北皇宫,这可是不会消散的。

  若是好好忽悠,说不定北皇觉得,也许真的到最后可以复苏的。

  方平真要强大到无敌的地步,他的本源世界中,未必无法走出那些人。

  这一点,方平自己深有体会,他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从本源世界中走出来的。


  • 上一篇:第1267章 方平的办法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269章 达成一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