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儿子,为父助你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霸天帝怒了。

  他处处争胜,哪怕现在只是一缕微薄的记忆投影,好胜之心他也有。

  可现在呢?

  他唯一的血脉,嫡传,在外面给人当孙子!

  连婴儿都不如!

  霸天帝也不傻,不至于真的连嫡传都认错了。

  可铁头呈现出了帝铠,这不是他的血脉,除非他死了,不然别人用不了,哪怕他死了,别人夺走了,也无法用的如此天衣无缝。

  难怪之前觉得本源气息有些熟悉,现在一看,这不是自己的本源气息吗?

  合着还真是自己儿子!

  难怪性格那么相似,说话都差不多,打不过人喜欢用脑袋撞……他弱小的时候也干过这事。

  现在明白了!

  遗传啊!

  这些投影,也不是真的没人情,没私心。

  都是强者的记忆投影,虽然现在好像成了记忆程序,可若是真没一点人情,西皇岂会让方平照顾天极?

  若是没人情,战天帝岂会让方平破关后去见他一次?

  若是只是冰冷的程序,南皇岂会给方平和苍猫开小灶?

  所以这些程序,也是有人情的。

  方平之前就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此刻一看到霸天帝,马上开始忽悠,多少给铁头弄点好处来。

  好歹也是你儿子,你好意思不给好处吗?

  铁头实力太弱了!

  方平感应了一下,加上本源,还是真神境,不过快要接近帝级了,进步算不慢了。

  可老王到了圣人境,方平都嫌弃他弱了。

  何况铁头!

  真的弱!

  这家伙在初武大陆厮混了一段时间,居然才这实力,看样子在初武大陆混的不行啊,耽误时间。

  在人间,自己说不定都能帮他进步一大截了。

  当然,此刻方平,也没指望霸天帝,随手丢了一团归一融合之力过去,淡笑道:“寒松,别指望你这便宜老子,投影罢了,实力一般,能力一般,这东西吃了,应该能到帝级……

  我在战天帝那学习了无数战法,回头教你一种。

  在南皇那,学习了归元法。

  在人皇那,学习了气血质变之法,都是好东西。

  你要是都学会了,不说天王,圣人没问题,你这便宜老子,当年在九皇四帝当中就弱,现在更指望不上了,跟我混,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混账!”

  霸天帝怒喝一声!

  他被人嘲讽了!

  混账东西!

  那边,铁头可不管这个,急忙将归一融合之力接到手中,马上就要开吃,此刻,真神境的霸天帝怒道:“不许吃,我霸之子,岂能吃嗟来之食!”

  混账!

  丢人现眼!

  喂狗似的给出一点好处,就要自己儿子俯首称臣?

  可恨!

  没骨气,没志气,混账,该死,丢人,这不是我霸天帝的儿子!

  铁头哪管他,一边吃,一边道:“习惯了,外面强者太多,不吃嗟来之食,早就死了,哪有机会在这,小时候在大街上流浪,乞讨,和狗争食……”

  “狗?”

  “天狗?”

  “混蛋,胆敢如此欺我!”

  霸天帝居然还记得天狗,此刻气的头发竖起,火冒三丈!

  自己的儿子,居然与狗争食!

  “天狗,遇到本帝,本帝必碎了你狗脑袋!”

  霸天帝怒喝,混账东西,他怒了。

  ……

  “阿嚏!”

  一声喷嚏,震荡世界。

  还在看书的天狗,愣了一下,仰头看着上空钻出洞的猫,奇怪道:“蠢猫,你骂我了?”

  “喵呜!”

  “不是你?”

  天狗皱着狗脸,不是你,那是谁?

  居然骂的自己有些心悸,这是得罪谁了?

  这都堪比当年霸天帝要追杀自己的时候了!

  霸天帝都挂了,谁还这么惦记自己?

  天狗想不明白,算了,懒得想了,随便谁吧,不是霸天帝就行,话说回来,他转世身倒是在这,被自己一顿胖揍,自己还怕他干嘛?

  天狗尾巴摆动,有些不屑,谁惦记自己都没用。

  自己可不怕他!

  这些年,也就怕霸天帝找自己算账。

  ……

  霸天帝此刻哪管天狗,他也不知道天狗也进入了此地。

  这时候的霸天帝,看着自己“儿子”饿死鬼似的,吃下了别人送的归一融合之力,又怒又悲。

  这就是自己儿子的下场?

  “九皇四帝消失,无人能证明本帝真身已经陨落,谁人敢如此对待吾儿!”

  霸天帝怒发冲冠!

  他知道一些事,比如九皇四帝消失了,可没人证明霸天帝就死了,霸天帝唯一的儿子,居然落得如此下场,太凄凉了!

  这一刻,霸天帝三道分身融合归一!

  非但如此,虚空中,一道道分身融合归一。

  所有关卡中,霸天帝的关卡就算不是最难的,也绝对排名前三,因为随便你什么境界进来,他都是遇强则强!

  此刻,这些分身纷纷归一,方平都心悸,这绝对有破八的战力了!

  这时候的霸天帝,怒道:“你们三都算过关了!”

  方平境界太高,破七打圣境,他霸天帝再强也不是对手。

  苍猫天王打圣人,他觉得自己可以打,可现在没兴趣了。

  至于自己“儿子”,帝级,甭管是不是自己对手,他放水一下,都能过,他不考核了。

  现在的他,就是气不过!

  谁敢如此欺辱自己的嫡子?

  真神境!

  之前觉得这年轻人还不弱,年纪轻轻的居然都快帝级了,可现在……新进来的这家伙,比自己儿子好像还年轻,这都破七天王境了!

  这算什么?

  自己霸天帝的儿子,会不如他?

  显然,有人在打压自己儿子!

  可恨啊!

  归一的霸天帝很强,眼神如刀,看向方平,冷冷道:“你敢如同养狗一般,养我霸之子,此次本帝不和你计较,再有下次,必杀之!”

  方平撇嘴,虽然心悸,可也不害怕,嗤笑道:“随便你怎么说吧,恩人当仇人,你儿子多次差点被人打死,还是我救命的,你倒是恩将仇报了!

  真神实力太弱,我有什么办法?

  难道当爹供着?

  何况……你现在虽然破八实力,可你真身陨落,我也未必就怕了你。

  你这实力,出去了,也是被人打死的命,也没必要跟我嚣张,我也才21岁而已,你都多大了?

  你还以为是当年的时代呢?

  九皇四帝统治三界?”

  方平懒得说什么,一边炼化圣人令和天王印,一边道:“我修炼一会再走,这次来的破八太多,我现在破七可不是对手,不破八,都没底气闯关。

  炼化了圣人令和天王印,再把质变之法搞定,我应该也破八了。

  这次出去之后,在三界,也算小有地位了,到时候你放心,我照顾你儿子,破八虽然不怎么样,好歹也算一方强者了……

  我手底下还养着七八位天王,在三界,也算一方大势力,还算可以。

  放心吧,我和你儿子是朋友,是兄弟,能不照顾他?”

  “……”

  养着七八位天王,他要破八,这样的势力在三界只是小有成就。

  霸天帝都茫然了。

  而今的三界,到底有多强?

  这么强的吗?

  他融合归一之后,也有破八实力,而且还是破八中的强者,就这,都无法震慑对方?

  21岁?

  那边,铁头沉声道:“我虽然苏醒22年了,可年纪也不算太大,30岁之前,我争取破八,方平,放心好了,不会太丢人的!”

  “你行了吧,30岁之前能成天王就算烧高香了。”

  方平叹道:“废材是废材了点,可没办法,谁让你继承了霸天帝的血统,这血统太弱了,那些古老血统不行,现在的血统强的吓人,我们虽然没有强大的父辈依靠,可走到今日,我们也尽力了!”

  “……”

  没有强大的父辈依靠!

  霸天帝茫然,自己真的很弱吗?

  自己的血统真的不行了吗?

  30岁之前成天王,居然成了废材,自己记忆中的那些片段,都是假的吗?

  还是说,时间过去了太久,这三界真的变的自己一点不认识了?

  霸天帝茫然中带着伤感,为何会如此?

  我霸天帝一生不弱于人,到头来……却是害了自己的“儿子”?

  他破八的实力,此刻却是没有丝毫的底气。

  因为,眼前的年轻人,当着他的面在变强大。

  霸天帝感受到了!

  闭眼,莫名的伤感。

  我真身陨落了,自己只是一段记忆,在这,如同囚徒,而自己的儿子,在外界受尽了折磨和苦痛,因为自己这个父亲,被人鄙夷,被人针对,被人看不起……

  何等的悲哀!

  九皇四帝的年代,就这么过去了吗?

  昔年的辉煌,已然落幕了吗?

  为何会如此!

  为什么!

  霸天帝真的伤心了,看着铁头,说不出的悲哀,道不尽的凄凉。

  我儿子,居然落到了这等境地!

  此刻,霸天帝低沉道:“皇道境,在外界实力如何?”

  方平随意道:“还行,皇者其实也不多,破八的虽然不少,可皇者现在在外面也是一方霸主,你们那个时代的九皇四帝,有人复苏了,现在也统领一方。

  比如人皇,现在就是一方霸主。

  神皇,也是一方霸主之一。

  对了,还有斗天帝这些家伙,这些人没死,他们地位还行,虽然不能主宰三界,可也混的不错。

  前些天,我还和人皇打过交道,这家伙说,现在虽然没以前那么自在了,不过好歹过的还算舒心,我看他混的不错,回头我让寒松试试,让他去投靠人皇看看,也许能捞点好处……”

  “混账,不许!”

  霸天帝没怀疑,因为这家伙现在好像在动用质变之法,这个……应该是人皇的吧?

  他在方平身上,好像也感应到了一些熟悉的气息,记忆中还是有人皇的,他保留的记忆,大多都是战斗的。

  而战斗的记忆,九皇和其他三帝居多。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现在要去摇尾乞怜,向人皇那家伙求点好处,他这心情,那是刺激的要爆炸了!

  霸天帝看向李寒松,眼神复杂。

  原来……你过的如此凄惨!

  为何之前不说?

  帝铠之前都不呈现,是怕了吗?

  怕被人抢走了吗?

  没有实力,不敢呈现,习惯了隐藏吗?

  太可怜了!

  铁头见霸天帝眼神中满是怜爱和同情,心中郁闷,你还当真了?

  你这智商……也太低了吧!

  就这么上钩了?

  方平随便忽悠几句而已!

  真要这么简单,你就送好处,我看不起你,以后谁说自己是霸天帝转世,他和谁急,我才不是傻子转世!他都不想要好处了。

  觉得太丢人!

  被方平忽悠的跟傻子似的,这真的是自己的前世身?

  虽然此地不是真身,可就是觉得丢脸。

  他想是这样想,可霸天帝却是不管这些,此刻,忽然哼道:“我霸纵横三界,所向披靡,昔年哪怕只是极道之境,也从不惧怕皇者,谁都敢一战!

  而今,吾儿竟如此弱小,可恨,可悲,可悯,可耻!”

  他怒了,也觉得羞耻。

  此刻的霸天帝,陡然看向铁头,冷喝道:“丢尽了颜面,居然连婴儿都不如,虽有我之过,你也不够努力,不够上进,弱小是错,那就变强!岂能当人走狗!”

  铁头闷哼一声,心里暗骂,谁不够努力了!

  那边,方平补刀道:“他还算努力,你看他战斗经验就知道,他也是身经百战之辈,架不住父亲拖累,血脉太弱,你看我,气血之力多强……”

  他手中凝聚一抹气血,霸天帝瞳孔一缩,好像记起了什么,低沉道:“真血之力!难怪……难道如今外界都是真血之力传承?”

  “是啊,我这真血之力算是弱的,还有更强的,你说别人能不强大吗?寒松呢?他靠什么,靠你传承那么点硬骨头?”

  方平无语道:“玉骨的一大把,我这身骨头虽然不是玉骨,可也快了,你给他传承的什么玩意?玉骨都不是,太弱了。

  血脉弱,骨骼弱,肉身弱,他再努力,能追的上别人吗?

  战斗无数次,多少次差点身死道消,和七八岁的孩子战斗,被人一拳轰爆了金身……哎,有时候看着真可怜。”

  方平摇头。

  霸天帝羞耻的要钻地了。

  原来如此!

  不是我儿不努力,是这个世界太变态,真血之力,居然算弱血统,这算什么?

  自己的极道之力,哪怕传承下去,也就一般了。

  儿子还没传承自己的极道之力,如何和这些人斗?

  难怪!

  难怪如此凄凉,自己错过他了。

  他也发现了,儿子的战斗经验不弱,之前同境界和自己战斗,虽然落入了一些下风,可不是碾压的那种,而是能斗的,自己什么样的战斗经验?

  就这,还没能摧枯拉朽的击溃儿子,儿子真的不弱了。

  都是自己的错!

  霸天帝莫名的愧疚,还是自己太弱了,真身陨落的太早,这才导致儿子如此弱小,受尽了欺辱。

  居然被七八岁的稚童击溃……他都不敢想象,太可悲了。

  儿子……为父对不起你!

  看着李寒松,霸天帝仰头看天,眼神冷酷,“也罢,本帝毕竟只是一道本源片段,尽管给不了你什么,帮不了你太多,可也不能眼看着你如此被人欺凌!”

  “此地有规则,可规则只是让本帝守关,可没规定本帝不准本帝帮人!”

  “何况……什么狗屁规则,有本事就击溃了本帝!”

  霸天帝一声咆哮,我儿子在外界落得如此下场,也没见规则帮他儿子。

  现在,谁还在意什么规则!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此刻,这一关的擂台颤动,霸天帝却是压根不管,迅速从虚空中抽取大量的生命之力,很多很多!

  霸天帝咆哮一声,“抽取你一丝生命之力,你敢不给?”

  轰隆!

  他一拳朝空中轰杀而去,怒吼道:“敢不给,本帝今日就破碎了这一关,让此地化为废墟!”

  砰!

  虚空被打破,方平眼神一动,他看到了一些东西。

  下一刻,大量的生命之力涌现,很多很多,多的不可思议,比苍猫之前在二猫那换取的生命小鱼都要多。

  霸天帝迅速抽取这些力量,一把擒拿住李寒松,喝道:“为父今日助你锻玉骨!此次之后,为父记忆也许要被清洗,不过无妨,本就是死人,哪还在意那些!”

  “在外面,闯出名堂来,不要丢了为父的面子!”

  “为父这一生,从未惧过谁,战三界诸强,证道极道,名震三界,哪怕死,也必然不是无名而死,你出去之后,迅速破境,扬我之名!”

  轰隆隆!

  无数生命力涌入李寒松体内,锻造玉骨需要的生命之力太多太多,多的不可思议。

  然而,此地的生命之力也多的不可思议。

  之前方平拿到的那些小鱼,一条就堪比一位圣人境强者的生命力。

  可见,此地的生命力真的很多。

  而霸天帝,此刻直接从外界抽离,这家伙好像打破了一些规矩,也许这次之后,他会有巨大的麻烦,可霸天帝不在乎了!

  他如同囚徒一般,在这守关,儿子却是被人当狗对待,他哪能忍受!

  轰隆隆!

  巨鸣声响起,铁头的肉身直接炸裂,血肉消失,露出了骨架。

  骨架闪烁着一些玉色,不过不是太浓郁。

  这时候,霸天帝低吼一声,一位破八强者,耗尽了一切,将大量生命力打入他的骨架中,自己强行护持这些骨架不被撑爆,开始压缩。

  “忍住,玉骨锻造不易,你继承了本帝的半幅玉骨,也算有些基础,不会爆的……”

  霸天帝安抚了一阵,继续往骨骼中融合生命之力,此刻,忽然再次抬头,低吼一声,“归一融合之力,也给老子借一些来!”

  轰隆!

  他单手擒天,直接从虚空中抽离了一些归一融合之力,这是之前方平杀兽皇的时候,兽皇凝聚的那种力量。

  霸天帝对此地很了解,此刻直接抽取这种力量,这一关,都开始晃动了,有破碎的迹象。

  可霸天帝依旧不管这些!

  “快来不及了!”

  霸天帝有些伤感,“此地不能破碎,否则你要死……为父帮不了你太多,很快,为父会被清洗,这一次清洗,为父也许彻底遗忘了过去……”

  “以后,不要再来这了,来了,为父也不会记得你!”

  霸天帝说着,将这股抽取的力量,再次强行融合到了他体内,低沉道:“这股力量对你有帮助,你可以拓展大道,可以融合力量,加上玉骨……

  纵然短时间内无法匹敌天王,很快也会追上他们,成为天王境武者!

  记住,二次锻造玉骨,你会成功的!

  二次锻造之后,你的玉骨才会成为真正的玉骨!

  那时候的你,肉身才是无敌,和为父一样……”

  这一刻,方平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听到了一个绝密!

  霸天帝,昔年在没有达到破碎生命之门的程度之前,就锻造了玉骨,之后,达到了那个地步,应该又锻造了一次,难道说……他的玉骨和一般人的玉骨不同?

  二次锻造玉骨?

  霸天帝也就觉得自己要完了,自己儿子还有希望,要不然,方平在这,对方恐怕都不带搭理的。

  方平这时候也是唏嘘……霸天帝真憨啊。

  你傻成了这样,让我觉得很没成就感的。

  我就随口说了几句,关卡也破了,铁头也拿了好处,自己也收获了一项秘密。

  此刻,还能看看你如何锻造玉骨的,这收获也不小了。

  还帮铁头收获了巨大无比的好处,你这憨憨……真的没救了。

  方平无奈的很。

  铁头也很无奈,无奈的同时,又说不出的同情,霸天帝这道分身……失忆了也许是好事。

  要不然,再有人进入这一关,被他知晓了一切,这位霸天帝大概想自杀。

  堂堂极道天帝,被方平忽悠的无法自拔,深陷其中……

  哎,真可怜!

  铁头和方平怎么想,霸天帝管不着了,此刻的他,唯一的念头便是让儿子变强,不能再过的如此凄凉了!

  别人21岁快破八了,自己的儿子复苏都22年了,居然连天王都不是,太凄惨了!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方平眼神微动,此刻,铁头的脑袋,正在蜕变!

  下一刻,一颗晶莹剔透的脑袋呈现在方平眼前!

  轰隆!

  气血之力爆发,强大无比,方平眼神闪烁,玉骨!

  铁头现在成玉头了,他锻造玉骨脑袋了!

  当然,消耗的生命力也是可怕,方平都觉得可怕。

  起码消耗了百条小鱼的量,百位圣人级强者的生命力,起码堪比30位天王境强者!

  这就锻造了一颗玉骨脑袋?

  这多可怕!

  方平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为何几乎没人在破八之前,锻造玉骨了,这不是人能做到的。

  而铁头,这时候也是低声咆哮了起来。

  太痛苦了!

  “忍住,为父助你锻玉骨,你一定会扬名三界的!”

  霸天帝再次低吼,儿子,撑住了,不要丢了为父的脸面,这也是这些年来,为父给你的补偿,你再也不用因为是我的血脉,因为血脉低等而自卑了!

  极道的血脉,哪怕不是最强,也不会是最低等的存在!

  绝不是!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