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真相?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此刻的方平,心中震动。

  这绝不是投影!

  是真的!

  人皇想干什么?

  他居然冒充自己的投影,入主了这一关,而且应该改变了考核方式。

  气血质变一次……这是送好处来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干?

  虽然真正能达到条件的,恐怕没几人。

  可气血质变之法,绝对是极其高等的秘法。

  人皇闲着没事干,非要把这个送出来?

  ……

  方平在看人皇,人皇也在看他。

  上次两人只是隔空相遇,方平并未围杀人皇,人皇那时候也没时间理会他。

  此刻,应该算是两人第一次真正面对面交流。

  人皇看着方平,眼中带笑。

  意味深长!

  屠平皇三个字一出,方平现在想装傻都来不及了,方平认出了他。

  有些意外。

  但是人皇也不着急,他身份就算真的暴露了,其实也没什么。

  倒是方平……他敢继续说自己是真的人皇吗?

  他不敢!

  人皇满眼的笑意,屠平皇!

  当日,方平对他可是极尽羞辱!

  如今看到了自己,他害怕吗?

  ……

  方平有些害怕,可当看到对方戏谑的眼神,忽然镇定了下来。

  掐了一下大猫,方平镇定了一些,传音道:“你不用觉得你赢定了!杀一位皇者,还是分身,也许有人也愿意做,皇者大道比我方平更吸引人!”

  方平恢复了平静。

  他虽然不知道此地的人皇有多强,可百分百不是真身,不是真身,那就代表未必不可敌。

  哪怕他不敌,此地还有三位天王,都是意外因素。

  何况,其他闯关的人,也未必没人会来这。

  人皇既然来了这,必然有目的,方平不觉得人皇的目的是自己,既然如此,双方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

  人皇淡笑,看向方平,没有传音,而是开口道:“小友,苍猫既然已经满足条件,可以来本皇这修质变之法,至于小友……作为苍猫的伙伴,本皇也准许你来旁听!”

  “……”

  这话说出口,乾王几人脸色一变再变。

  还能旁听?

  苍猫满足条件,他们倒是看到了,可方平凭什么可以旁听?

  就因为他和苍猫是一伙的?

  这也太不公平了!

  方平深深看了他一眼,这地方太小,他避不开,既然避不开,方平也想知道他要出什么幺蛾子。

  ……

  很快,双方盘坐虚空。

  苍猫也一本正经地盘坐……瘫坐虚空。

  肥大的屁股,压的虚空都在变形。

  两只前爪,交叉着摆在肚子前,一副认真学习的态度,看的人皇都啧啧称奇。

  这猫……比以前也有意思多了。

  苍猫见人皇看着自己,喵呜一声,翻个白眼,看不起猫咋的?

  本猫现在也是学霸了!

  学会了归元术,学会了战法,本猫现在也是天才,可不是懒猫,小看人!

  人皇笑了笑,精神力微微波动,封锁了虚空。

  没给乾王几人旁听的机会,人皇看向方平,淡笑道:“方平,又见面了!”

  方平平静道:“是又见面了……不,应该说是第三次见面了!不是吗?”

  此话一出,人皇眼神异样,淡淡道:“你倒是胆大,之前门后那人果然是你!你居然敢承认!”

  方平笑道:“为何不敢?你出手击溃了暗中布局那人,显然也有自己的目的,你以为我不知道?”

  方平轻轻吐气,“你果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些事,你未必知情,不过我看你比一些皇者知道的要多,实力恐怕也不弱。

  你隐藏了这么多年,最近却是频频有动作,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人皇轻笑,“你倒是聪慧,不愧是这个时代最妖孽的天才!”

  “过誉了!”

  方平平静道:“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算不得什么,我倒是好奇,你这次来这,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真相,为了种子!”

  人皇没有隐瞒,笑道:“当年的真相,很多事情的真相,本皇也想知道!还有,此地和种子有关,和……天帝有关!”

  人皇声音幽幽:“本皇也想知道一切!也想知道所有事!也想知道,这些年做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

  人皇声音愈加悠远,恍如梦呓一般,轻声道:“而今,活着的人生不如死,人不人鬼不鬼,我想知道,这万年来的一切,值得还是不值得?”

  “种子……到底是从哪来的!”

  “神皇,又到底在谋划什么?知晓什么?”

  “这三界,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人皇笑的冷漠,“有些事,你们不知,以为我们掌控了一切,殊不知……我们也未必知道全部!而这,脱离了其他人的掌控,本皇来看看,到底藏着什么?”

  方平看着他,看了好一会,笑道:“我对这些不好奇,我就好奇,所谓的人不人鬼不鬼,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人皇自嘲一笑,叹息道:“道啊!不完整的大道!三万年前的证道皇者,而今成了笑话,天大的笑话!”

  人皇说的悲哀,自嘲笑道:“三万年前,击溃了初武,赢得了万道之争的胜利!原以为我们证道皇者,便是三界无敌,不朽不灭了!”

  “可这天地……总有些遗憾。”

  “三万年前,其实皇者就出现问题了,只是那时候不明显罢了。”

  人皇再次叹息一声,方平皱眉,看向他,狐疑道:“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别说,别故意吊人胃口。我随口一问罢了,你不说,我也不会在意。”

  人皇淡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吐不快,说几句也无妨!我们是成也本源,败也本源!”

  方平此刻只当听客,也不说什么。

  人皇见他不语,笑了一声,缓缓道:“三万年多年前,初武兴盛,而其中,有几人旷古烁今!一为阳神,镇的师父。

  一为斗,而今的斗天帝。

  一为穹,而今的神皇。

  一为天,后来的天帝,开创本源那位!”

  轰隆一声!

  天地好像都在颤动。

  人皇不在意,继续道:“初武,破八为至强,为领袖,而这其中,破八有强有弱,甚至……有人破九!”

  方平眼神微动,破九?

  见人皇停顿了下来,方平沉声道:“破九难道不是皇?”

  “是,也不是!”

  人皇淡笑道:“本源皇者可破九,可没人规定,初武也必须皇者才能破九!斗可以破九,他就是皇者吗?极道四人都可以破九,他们就是皇者吗?”

  人皇回忆过去,喃喃道:“那个时代,波澜壮阔,比如今更乱!”

  方平不说话,他已经感受到了。

  神皇居然也是初武,这出乎他的预料。

  “这些人,也在争,不单单是道路之争,还与宇宙苍穹争,争命,争渡!”

  “后来,天帝走出了本源道,彻底打破了以往的道路局限,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存在的新道,本源道!”

  人皇轻叹道:“本源道,便由此而来,从此以后,成为三界主流之道,成为三界最强之道!”

  “然而……”

  人皇眼神冷厉,低沉道:“我们的那位师尊,开创了本源的存在……最终也给我们留下了个烂摊子!”

  人皇嗤笑,不知是笑自己,还是在笑天帝。

  “他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烂摊子!他开创了本源,自己为了摆脱本源的限制,打破了本源宇宙的核心,脱身而去,摆脱了本源……

  然而,他打破了核心,这方宇宙便不再安定,他既然在这方宇宙窃取了力量,想走,哪有那么简单!

  他是走了,却是用我们九人顶上去了。

  当然,也怪不得他,是我们贪心,谁让我们贪恋皇者的力量呢?

  他走之后,本源宇宙即将坍塌,那时候,吾等走上了那条道,很多人都在走那条道……

  一开始还没有特别的变故,到了后期,我们却是知道,本源道……问题严重了!”

  人皇叹道:“我们被禁锢了……或者说,我们被当成了养料,不,也许是那方宇宙的基石,我们走不了了!”

  “他打破了基石,潇洒离去,却是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本源崩溃的窟窿,让我们去填补,可恨,也可悲!”

  人皇冷笑一声,“人不人鬼不鬼……说的不就是我们?走也走不得,放也放不下!本源道还不能灭,灭了,我们必死!

  可不灭……越来越多的人踏上了本源,这方宇宙,更加庞大了,力量也更加强大了。

  当然,我们更强了。

  可是……强大的力量,构造了这方宇宙,我们这些基石,也开始遭受镇压了。

  两头为难!

  本源覆灭,我们死。

  本源不灭,我们强大了,可也被镇压了,可笑不可笑?”

  方平凝眉,看向他,半晌才道:“那这一切,和八千年前的一战有何关系?和仙源计划有何关系?和种子又有什么关系?”

  人皇冷笑道:“我们岂会甘心替人受过?岂会答应顶替天帝,成为这一方宇宙的基石?哪怕不朽不灭,那又如何?

  八千年前的一战,就和此事有关!

  九皇四帝当中,一些人不甘心,在关键时刻,突袭了天帝,击杀了天帝的走狗,镇压了天帝,要让天帝重新成为那方宇宙的基石,解脱我们自己!”

  方平眼神变了。

  八千年前的一战,不是九皇四帝在战斗,而是为了杀天帝?

  其中,还有很多疑点存在。

  方平可是记得,刚进来的时候,是天帝自己要求打造仙源,这么说,仙源计划其实是天帝自己提出来的。

  既然如此,那天帝的目的是什么?

  人皇说为了斩杀天帝,让他重新回归本源,成为本源宇宙的基石,听起来倒是没什么问题。

  有些事情,也可以对的上。

  包括地皇这些人寂灭,都可以视为天帝的走狗。

  可是……疑点依旧很多!

  自己在门后世界,看到的那人是天帝吗?

  他没死,而是被镇压了?

  这些人镇压了天帝,那仙源是用来干什么的?

  还有,为何要制造三界武道寂灭的状态?

  为何要让无数天骄,聚集在这一世?

  人皇的话,有真话,但是必然也有假话!

  八千年前和天帝一战可能是真的,但是什么镇压了天帝,他们当了天帝的替死鬼,这些未必可信。

  天帝,也未必和他们所说的那样,真的让他们故意来当替死鬼。

  方平曾在悟道涯上,看到过天帝,看到过他证道,看到过他破碎了星辰,摆脱了本源。

  人皇,有些话没法让人相信。

  方平想了想道:“那战天帝几人,也是天帝的走狗?”

  “算不上走狗……”

  人皇轻叹道:“天帝教导过他们,他们……只能说我们更重情分!可他们不懂,他们不是皇者,不是基石,虽然也受到了一些限制,可哪能明白我们的痛苦!”

  人皇摇头,“他们不懂,他们觉得什么问题都可以慢慢去解决,却是不明白,我们等不得了!”

  人皇再次叹息道:“还有,这四位当年不是皇者,所以本源还没到巅峰,一旦四位证道……限制了他们自己的同时,也会让我们彻底被镇压。

  成为冰冷的宇宙中的一方基石,也许连思维都会被镇压,这和那些千万年的石头有何区别?

  战这几人,一心想成皇,却不知,他们成皇,是他们的灾难,也是我们的!

  所以那一战当中,几位极道,都战死了……”

  方平忍不住道:“斗天帝还活着!”

  人皇冷笑道:“他是活着,因为他之前根本没走什么本源,走本源,那也是后来的事了!那时候的他,是极道帝尊,却不是本源极道帝尊,更应该说是初武的极道帝尊!”

  “不过斗也是野心勃勃之辈,在我们受创的时候,妄图一举踏入本源……本座知道,他的心思是想成为第二位天帝,可偷鸡不成蚀把米!

  关键时刻,他也被人阴了,踏入了本源,却是没能一举走出本源,摆脱本源限制,成为第二个天帝,恰恰相反,他被限制了,禁锢了!”

  方平凝眉,没说什么。

  按照人皇的说法,战三人战死,那是因为不能让他们成皇,否则害人害己,会害的所有人成为失去思维的宇宙基石。

  可能是真的,但是未必可信。

  而斗天帝,之前真的没踏入本源,而是在那时候,伏击了天帝之后,想一举夺取胜利果实,踏入本源的同时,窃取本源的力量,然后再退出本源。

  很可惜,他失败了。

  方平想了想道:“斗天帝被谁算计了?”

  人皇淡笑道:“很多人,因为没人愿意再出第二位天帝!包括天帝自己,包括那些初武强者,包括神皇,都不愿意!”

  “所以那一次,斗失败了,有人在他即将脱离本源的同时,击溃了他,镇压了他,让他和吾等一样,身陷囹囵,也是可笑。”

  人皇嘲讽了一句,方平又道:“那仙源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镇压!”

  人皇看向方平,缓缓道:“一开始,目的并非是镇压,一开始,仙源计划其实是为了修补本源宇宙,让我们脱困而出,可后来我们发现,根本行不通!”

  人皇叹道:“所以,中途我们改变了计划,不再是用来修补本源宇宙,而是为了镇压天帝,让他再次成为本源宇宙的基石,镇压他!”

  方平眉头紧皱!

  听起来,倒是有些可信。

  仙源计划,一开始是为了修补本源宇宙?

  本源宇宙,应该是出现了窟窿,也就是门后世界,而门后世界的窟窿,其实就是天帝干的,他炸裂自己的本源星辰,夺取了本源的力量,却是摆脱了本源。

  如此一来,可能让这方宇宙出现了问题。

  那仙源,用来修补这方宇宙,好像也是顺理成章。

  至于后来,有皇者暗中商议,觉得无法修补,于是顺势准备干一次大的,镇压天帝,再次让天帝成为基石,解救他们自己。

  方平想到这,忽然道:“既然天帝被你们镇压了,那为何你们没能脱困?”

  他看向人皇!

  若是成功了,那就不该有现在的这一切,九皇脱离了限制,天帝再次成为基石,那后来的一切布局都没必要了!

  为何又有了八千年后的现在?

  九皇为何一直没能脱困?

  人皇轻声道:“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八千年前,计划成功了,可也失败了!”

  人皇眼神愈发的幽冷,“我们当中,出现了叛徒!有人再次改变了计划,再次修改了仙源,让仙源从镇压天帝,变成了另外的东西!

  有人野心太大,不甘心脱困……你要知道,脱困了,其实也代表我们放弃了皇者的力量。

  有人不甘心,想要脱困的同时,依旧具备这样的实力,甚至更进一步,和斗一样,也想成为三界的唯一,至高无上的存在!

  仙源虽然镇压了天帝,可也出现了巨大的问题,仙源不完整!”

  “有漏洞存在,无法完全让我们脱困,非但如此,天帝的状态也很奇妙,我们想让他成为基石,并非为了杀他,有人却是想杀他,夺取他的力量!”

  人皇叹道:“人心最难测!种种意外,导致后续一系列事情发生,我们已经无法摆脱困境……”

  方平淡淡道:“是吗?若是如此,那为何要算计我们这些后人?对你们有何好处?”

  人皇轻笑道:“也是替代品,我们想让后世人,出现一些新皇!可之前,我们已经填补了窟窿,而且那时候,大道也出了一些问题,恐怕无法再支持皇者诞生。

  加上环境影响,强敌尽去,如何能让人成皇?

  于是,我们最终达成了一致,再造万道之争,再让人成皇!”

  “所以成皇是陷阱?”

  “也可以这么说。”

  方平笑道:“那我再问一个问题,既然你说有人算计了你们,那是谁算计的?按理说,他应该成功了,为何没干掉你们?”

  “很大可能是穹!”

  人皇淡淡道:“他脱困了,虽然没有完全脱困,可穹现在多强,无人知晓!他也可以自由在本源中活动,比我们要自由的多,是不是他,我无法确定……

  此次来此,也是为了洞察昔年的真相。”

  “种子又是什么?”

  “三界诞生之时的一颗种子,也许是这方宇宙的力量来源,源泉!”

  人皇笑道:“这方宇宙,诞生了武道,那武道修炼的能量,从何而来?是从种子中得来的!这颗种子神秘无比,奥妙无穷,武道……说是源于初武,实际上是源于这颗种子。

  天帝昔年走出了本源道,可能也和种子有关……”

  说到这,人皇忽然道:“你对天帝一说,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方平淡淡道:“有什么好意外的,就那条狗,能当天帝吗?担得起天帝的称呼吗?天帝另有其人,太正常了。

  我倒是有些疑惑,狗和猫,是天帝养的吗?”

  苍猫也一脸狐疑,是吗?

  本猫不是野生的吗?

  不是流浪猫吗?

  怎么成家养的了?

  人皇淡笑道:“是不是天帝养的,本皇也不知晓,不过天辰的确是天帝的门人,算起来……也算吾等的师兄弟。

  昔年,天帝破碎本源之后,就消失在了三界,很久不曾现身,那时候天辰也消失了。

  后来,天辰归来,带回了这只猫和那条狗。

  一开始,我们以为苍猫才是天帝用来代替他自己的替代品,代替他镇压本源的存在……”

  苍猫瞪大了眼睛!

  人皇笑道:“一开始是这样想的,你也的确有这样的能力……可惜……”

  人皇叹息道:“可惜,你修炼数万年,丝毫无寸进,如此实力,如何镇压本源?我们发现,不能再等了,你这猫,也未必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方平眼神诡异,苍猫的存在,是为了填补本源窟窿的?

  倒是有一定的可能性!

  这么说,苍猫不努力修炼,其实还是对的?

  真要本源强大无比,本源世界成为巨大无比的星球,可能会被拿去填补天帝留下的烂摊子?

  方平瞥了一眼苍猫,苍猫一脸无辜,我不知道。

  我又不是故意不修炼的!

  本猫是压根没准备修炼!

  是的,没想过修炼的问题。

  苍猫尾巴摇晃了一阵,好像听故事似的,听的津津有味,至于它是家养的,替代品,它都不是太在意。

  没发生过的事,它一般懒得去思考这些。

  方平刚想再问,人皇笑道:“今日的你,知道这些,并无大用!你现在实力太弱,参与其中,只是自寻死路罢了。”

  方平看着他,很久,笑道:“人皇的意思是,你是来帮我的?”

  “算不上,互惠互利。”

  人皇笑道:“本皇倒是可以闯关这一关,可其他关卡,本皇恐怕无法闯关,而神皇的人,也许快了。

  本皇不希望他的人最后赢了,或者知道了什么,或者毁灭了什么证据。

  这一次进来的人中,唯独你有这个机会,破开重重迷雾。

  可你实力还是弱了一些,无法匹敌道树……”

  他连道树都知道了,方平不再言语,这老家伙,未必是好人,自己可不会推心置腹,真的当真。

  人皇笑道:“传授你气血质变之法,也是为了让你多一分自保能力……希望你可以破开所有关卡,知道真相,若是有机会,可以告知本皇,也算一场交易!”

  方平心中冷笑,好处我拿了,至于别的,再说吧!

  人皇隐藏了很多关键信息,说的东西,对一般人而言,未必知道什么,漏洞不多。

  可对方平而言,漏洞很多。

  别的不说,门后世界,没那么简单!

  不过人皇不说,他也懒得再问,问了这老家伙大概也会撒谎骗自己,反而干扰了自己的判断。

  既然如此,那就收了好处再说!

  方平有些好奇,这质变之法,到底怎么修炼?

  能否让自己质变?

  若是能,那方平可就更加强大了!

  至于人皇是否会有一些陷阱……方平觉得,吃了好处再说,不吃好处,也许也会落入陷阱中,那还不如吃个干净,哪怕死,当个饱死鬼也不错!

  PS:女频的飘荡墨尔本小姐姐发新书了,推荐票主站投完之后,女频还可以再投一次。

  如果小伙伴们有不用的女推,可以投给《骑遇》,一个关于马术的爱情故事。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