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陪西皇下棋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全球高武正文卷第1254章陪西皇下棋天极噼里啪啦说了一阵,而此刻,棋室中,西皇投影却是笑着不说话。

  方平瞥了西皇投影一眼,微微凝眉。

  和兽皇的虚影有些相似,当然,又不是太一样。

  兽皇的投影,那是方平弄出来的,之前是没有的。

  而西皇投影,却是一直在这。

  西皇在坐着,面前放了一副棋盘。

  方平看到棋盘,有些头大,古人下棋和现代可不一样,哪怕看起来像围棋,可实际上不是。

  这种棋,方平其实是不会下的。

  当然,不是完全不懂。

  镇天王好像会下,之前好像和老张下过,老张应该会,方平看过一次,不过没太多印象。

  方平侧头看向天极。

  天极避开了他,距离他有五米以上,这才道:“就是下棋,赢了应该就可以走!本王已经下了一会,不过一直没赢。”

  方平挑眉道:“你不是研究了八千年吗?还下不过这个假西皇?”

  天极讪讪。

  “我下了八千年……父皇下了几万年。”

  天极觉得委屈,父皇不让我,没办法啊。

  方平没急着说话,走上前去,忽然探手朝西皇投影摸去。

  西皇投影笑了笑,身体微微晃动,避开了方平,笑道:“小友,老朽虽不是真皇,也是皇者的一道生命本源片段。

  纵然不是皇者,老朽活过的岁月也远长于小友,小友是否逾越了?”

  此话一出,方平还没什么,天极呆住了!

  下一刻,天极一拳打了过来,气急败坏道:“你会说话?你有意识?”

  他么的,他气炸了!

  他下了这么多局,甭管他怎么说话,对方就一句,“棋局继续……”

  他以为这就是一道简单的程序,所以也没在意。

  哪怕骂了很久,西皇偷听也没说二话。

  可现在呢?

  天极真要气炸了!

  这投影能说话,会说别的,可是居然不理他!

  本王才是你儿子!

  你这么对儿子的?

  西皇投影微微晃动身体,避开了他,叹道:“子逆父,大不孝!”

  “家门不幸!”

  西皇摇头,叹息。

  儿子要对他出手了,真的大不孝啊。

  天极却是气的够呛,怒道:“你有意识,你干嘛之前不和我说话?”

  “哎!”

  “老朽毕竟只是一道本源,并非真身,见面吾儿,怕你无法接受……”

  “……”

  天极被这投影说的差点气死,反正现在的心情是郁闷无比。

  这老家伙,真讨人嫌!

  投影又看向方平,笑道:“你便是人王方平?吾儿之前一直在说,人王方平霸道跋扈,嚣张张扬,老朽在想,既为人王,岂会德不配位……”

  天极干咳一声道:“你自己说的,和我何干!”

  不承认!

  这坑儿子的老货,怎么说话的呢?

  你不知道这家伙很凶残吗?

  现在两人在这遇到了,你这么说,方平这小心眼一发作,打死你儿子,谁给你送终?

  投影就是投影,一点父子之情都没!

  天极心中暗骂,方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天极尴尬一笑。

  此刻,方平提着的苍猫,忽然从他手中跳出,扑向西皇!

  在方平有些惊讶的眼神中,苍猫一爪子拍了过去!

  西皇投影泯灭了一些,眨眼间恢复,有些意外,轻笑道:“苍猫,老朽并未对你如何,为何对老朽出手?”

  苍猫跳到了棋盘上,奇怪道:“你怎么没被拍死呀?之前遇到了兽皇老头,被我们拍死了六七十次,然后我们吃了它,吃了好多吃,味道还不错……

  你怎么没被拍成肉团啊?”

  “……”

  西皇投影呆滞了一下,天极嘴角抽搐,我说的吧!

  方平就是和凶残无比的家伙。

  这家伙居然已经把兽皇打死了无数次了,老家伙,现在相信你儿子我说的话了吧?

  看看,都准备拍死你吃你了!

  西皇投影有些失笑,轻笑道:“不一样的!此地有多道关卡,每一关都是不同的……”

  方平插话道:“这么说,前辈其实是知道有其他关卡的?”

  西皇看向四周,看向墙壁,轻叹道:“知晓,囚笼!对吾等的囚笼罢了!吾等虽不是真皇,不过悠悠岁月,也有一些意识。

  此地是囚笼,囚禁了我们。

  有人强大,意志坚定,走出了囚笼,可以领略一番这方虚幻之界的光景。

  而老朽……只能被困此地,无法离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人来时,便下一局棋,可惜,无数岁月,来此地的,除去你二人,也只有三位。”

  方平眼神微动,天极也是意外道:“三位?你说在我们之前,还有三人来了?”

  “不错。”

  “是谁?”

  “不能告知……”

  西皇投影摇头,下一秒,方平一拳打来!

  轰隆一声!

  投影虚化了不少!

  天极看向方平,有些无语,你好端端的打他干嘛。

  怎么说,也是我老子,虽说不是真身,可看着也不是太舒服。

  方平笑道:“前辈,还是告诉我们吧!守什么秘密,在这跟囚笼似的,好歹也是皇者,现在难道还要遵守什么规则?有必要吗?

  就冲这,我觉得前辈是九皇四帝中最弱的一位!”

  西皇投影看着他,笑而不语。

  方平笑道:“真的!之前我去了战天帝那边,战天帝亲自出面招待我,送了我不少生命小鱼,还说这一方世界就是个生命世界,真真假假的,分不清楚虚幻还是真实。

  不过作为三界顶级强者,他不愿意,不愿意哪怕一道投影都不能成为别人的棋子道具。”

  方平说着,手中出现了不少生命小鱼。

  接着,又笑道:“他还传授了我最适合我的战法,让我战力大进!”

  是吧,方平拳如山,又是一拳轰出,爆发力极强。

  西皇投影感受了一番,微微凝眉。

  方平笑道:“在我看来,真正的绝顶强者,绝不会愿意成为别人的囚徒,别人的棋子!哪怕只是一道生命本源,这其实也代表了一些人的真实意念。

  我没想到前辈居然如此胆小……难怪天极也是如此,果然是父子一脉。”

  天极脸色不太好看,什么意思?

  西皇投影看了他一眼,轻笑道:“小友的意思是……”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真身还没死,你一道本源怕成了这样,是怕死了无法夺舍还是干嘛?就你这胆子,真正的西皇在这,你有这能耐夺舍吗?”

  方平摇头道:“你说就说完,非要吊胃口,什么三位四位的,还要我去猜不成?我没这精力,也没这时间去猜,能说就说,不能说你就别提。

  遮遮掩掩的,还皇者……不好意思,我这人说话直接了一点,反正不是太看得上眼。”

  西皇投影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笑道:“小友果然霸道,三界倒是又出了英杰。战……的确比老朽更干脆。”

  他看到了生命小鱼,感受到了方平的战法,不得不说,方平说的那些,他还是相信的。

  不是战亲自给出这些,方平到哪弄去。

  西皇投影笑道:“想知道,也可以,赢了老朽!赢了,便告知你。”

  方平在棋盘对面坐下,看了一眼黑白两色棋子,西皇执黑子,他执白子。

  此刻,天极凑了过来,没靠近方平,扫了一眼恢复了原样的棋盘,有些郁闷道:“方平,这家伙……”

  “他是你爹。”

  方平幽幽来了一句,对面,西皇投影也淡笑道:“吾儿,人王比你懂礼数。”

  天极郁闷道:“你刚刚被谁打了脑袋,不记得了吗?”

  还比我有礼数!

  你刚刚被谁打的脑袋虚幻了,没点数的吗?

  还有,谁是你儿子!

  你又不是真身,他才不认这个爹。

  西皇投影也不见怪,笑道:“人王,你先还是老朽先?”

  “别急。”

  方平笑道:“我不知道怎么下,要不先说说规矩?”

  天极接话道:“简单,一方黑子,一方白子。九子连环之后,便是赢家。”

  方平愣了一下,“九子连环?”

  “对,就是九子一线……”

  方平失笑道:“我以为是围棋,你们跟我来五子棋!”

  “不,九子棋!”

  他都笑了,上次还没在意,合着上古强者就下五子棋?

  多幼稚啊!

  不过九子……好像挺难的吧。

  五子倒是好成,可九子,难度的确暴增。

  天极瞥了他一眼,你很自信啊?

  老子下了几百局了,就没赢过!

  你这么牛,你赢一局试试?

  方平笑道:“还有呢?有其他规矩吗?”

  “没了,自由发挥,谁先九子连环,谁赢!”

  方平看向对面的西皇投影,笑道:“是这样的吗?”

  西皇投影微微点头,笑道:“就是如此!”

  “这也太简单了!”

  方平无奈,“那我先,前辈看如何?”

  “可!”

  方平也懒得废话,摇头道:“太幼稚的游戏了,稳赢的棋,没意思。”

  说着,在天极呆滞的眼神中,方平直接一次性落下了九颗子,打着哈欠道:“你们没说这不符合规矩啊,我先,一次九子,我赢了!”

  方平笑道:“太简单了,我以为这一关不容易的,哪知道这么容易!你要说吃了你多少子,那还麻烦,九子连环就行,这也太小看我了吧。”

  “这不算……”

  天极话音未落,方平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天极,这可不是你说了算!你说了规矩,西皇前辈无异议,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规矩内赢了!有什么不能算的?”

  “自己规矩没规定好,难道让我来买单?”

  “皇者本源,那本质上也是皇者,这都输不起?”

  西皇投影叹息一声,笑道:“是老朽错估了小友,小友的确赢了!不过老朽也只是说,小友赢了,可以告诉你三人是谁,小友想离开此地,那需要再来一局。”

  “这……是规矩!”

  西皇投影笑道:“刚说的规矩,小友认同吗?”

  方平无所谓道:“行啊,我不在乎!想赢太简单,我这刚来就走,我还不乐意呢……”

  “接下来不能再一次九子!”

  西皇投影补充了一句,看了一眼方平,又补充道:“一次只能落一子。”

  他补充了一句,怕方平又来了一次十子二十子。

  方平点头,“没问题,可以多下几局,赢一次,你给我一点好处,那随便来,我无所谓的!”

  说着,方平笑道:“前辈还是先说说之前那三人是谁吧。”

  他猜到了莫问剑,猜测可能有蒋昊,最后一人是不是雷王,他不是太确定。

  西皇轻笑道:“第一人,当年交谈之时,听他说来自洞天福地。老朽出现在此地之时,记忆中还无洞天福地之说,也从他口中知晓了一些外界之事。”

  “莫问剑?”

  “你们应该也认识。”

  西皇投影也不是太惊讶,笑道:“他那样的惊绝艳艳之辈,出去之后,必然名震三界,对了,如今他是否已破八或是破九?”

  方平笑了笑,没说话。

  一旁,天极翻白眼,“老头子,你眼力不行!那位死了!就前不久死的。”

  “死了……”

  西皇投影有些意外,接着,有些怅然所失道:“也是,其实之前也有些感应。第三人来之时,老朽曾以为他是那人后裔……如今想来,应该不是了。”

  第三人是谁,方平知道了。

  西皇投影轻叹道:“昔年,莫问剑来时,满怀仇恨,立志报仇!却是没被仇恨冲昏头脑,惊绝一时,老朽曾感应到……他也许破了所有关卡,可能进入了关卡之后。

  当然,老朽并未离开此地,他是否真的破开了迷雾,老朽也不知晓。

  当年一弈,老朽输的心服口服,那时候,他也不过真神之境而已……”

  谈起莫问剑,西皇投影也是摇头。

  他很看好那位年轻人,虽然带着仇恨而来,可不得不说,真的是天才妖孽。

  他原以为,那人最终可以走的很远很远的。

  方平嗤笑道:“猫哭耗子假慈悲,一切还不是你们这些人导致的……”

  一旁,苍猫爪子拍了拍他,有些无辜。

  猫哭耗子假慈悲,谁说的?

  本猫要是养了耗子,耗子死了,那是真的会伤心的,骗子胡说!

  “……”

  方平无语,什么时候了,你还来捣乱。

  知道了两人,方平笑道:“第三人我知道是谁了,蒋昊,算是莫问剑的转世吧。我更好奇,第二位破关的是谁?”

  西皇投影微微凝眉,半晌,开口道:“不算人……”

  天极疑惑。

  方平忽然笑道:“是那家伙?神皇种的那棵树?我有些好奇,它来这目的是什么?”

  西皇投影有些震撼地看着他,为何感觉这个年轻人无所不知!

  要知道,那位……没几个人认识吧?

  天极都懵了,疑惑道:“什么树?”

  西皇投影忽然有些鄙视自己的儿子,低沉道:“这么些年,你才破六,对三界大事,也是一无所知,除了抱怨便是抱怨……”

  他有些鄙夷自己这个便宜儿子了,自己就算不是真身,他也要鄙视他。

  什么玩意!

  啥都不知道,光知道吼啊吼的,无能狂吼!

  天极被扎的心疼。

  我……被这老东西鄙视了?

  天极咬牙切齿,陡然看向方平,闷声道:“打死这老东西,毕竟是我父皇的样子,本王不好下手,你出手弄死他!”

  “……”

  方平翻着白眼,才懒得掺和你们父子的事。

  “前辈,那棵树,什么实力?叫什么名字?现在在何地?”

  西皇投影笑道:“叫道,道树!”

  “好大的口气!”

  天极眼睛眯起,低沉道:“神皇种植的树……我好像听你说起过一次,当年为了这棵树,神皇特意开辟了九重天通道,将这棵树种植到了九重天外,是吗?”

  “是。”

  西皇笑道:“你总算还记得一些有用的事。”

  天极哼了一声,不爽道:“若不是你忽然离去,只言片语都没留下,我也不会如此!你看看地皇,他两个儿子,鸿宇和鸿坤,昔年就比我强吗?

  鸿坤天王境的时候,我圣人境,但是我比他小了五千岁!

  我原本都快证道天王境了,结果呢?

  结果大战来了,我呢?”

  天极恨恨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看到西皇宫坠毁,无奈之下,跟着西皇宫一起坠落,受了重伤,沉眠了数千年!”

  “我醒来之后……呵呵,我父皇不见了,天界没了!师兄们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人!”

  天极面色狰狞,“你好意思说我无能?地皇的两个儿子,一个带着他的投影分身,称霸三界,建立了三千年的皇朝!

  一个带着地皇的嘱咐和遗留,建立了神教,纵横三界!

  而今,两人都已破八,而我……却是在西皇宫中独自等待你归来!

  因为我父皇不见了,我不知道他活着还是死了,我不敢离开西皇宫,我怕外界大战还没结束,我怕我父皇重伤归来,连一句遗言都无法留下!”

  天极冷哼一声,“从小,你就什么都不告诉我!什么事都要我自己去猜,去想,说走就走,你又何曾在意过我?”

  天极嗤笑道:“当然,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也早看开了!你……只是我幻想中的父皇,伟岸如山,给我希望,给我活下去的信念。

  可实际上……是吗?

  错,你不是!

  你只会呵斥,只会苛责,从未想过,为何天极不如人,你总是觉得我不如人,是我不努力!

  可你知道不知道,九皇四帝所有人的后裔,你儿子我……突破到圣境,年纪最小!

  比鸿宇还要早百年,然而,地皇知道在三界宣扬鸿宇天赋无敌,你呢?

  你只会说,鸿坤早已是天王,你的儿子,居然不是天王境武者!”

  方平诧异地看着天极。

  他也有些意外。

  这位……还是最小的圣人境强者?

  他应该比鸿宇后突破到圣人境,按照他话中的意思,他应该比鸿宇小,只是时间上比对方后一些罢了。

  还是个天才啊!

  天才怎么混成这鸟样了?

  地皇的俩儿子,北皇的女儿,灵皇的侄女,好像都比这家伙混的好啊!

  天极见方平看着自己,淡笑道:“怎么,人王是不是也觉得我天极天赋无敌,为何会落幕到了此地步……”

  “那倒没有。”

  方平摇头道:“一般般吧,突破到圣境你应该也有几千岁了,几千岁……不知道能不能在三界排名前一百,你混成这样,也不算意外吧。”

  刚刚还得意的天极,瞬间萎靡了下来,他不想说话了。

  而西皇投影,此刻也有些复杂,摇头道:“也许吧,也许我……或者说你父亲,对你真的过于苛责了!”

  西皇没多说这些,继续刚刚的话题,开口道:“那棵树便是道树,神皇研究了很久很久,才得到的结果,那棵树来历非凡!”

  说起这个,西皇眼神多了一些神采,“那棵树,种子来历不一般,可能和复生之种有关!神皇当年独自离开三界上千年,之后才回到了三界,种下了道树。

  道树也是惊绝三界,神皇可能和这棵树有些不同寻常……”

  方平皱眉道:“那它什么实力?”

  “老朽见到它,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破七?”

  西皇不太确定道:“道树气机不显,老朽毕竟只是一道本源,并非真身,感应不是太明显。”

  方平沉声道:“那你口中的复生之种……是真的存在吗?我一直以为,复生之种,只是一些人忽悠三界的说法罢了。”

  “真实存在吗?”

  西皇自嘲道:“不知,哪怕是我,也只看到过投影,看到过虚影,并非实物,是否真的存在,谁知道呢。”

  说到这,西皇缓缓道:“继续吧,你要问的,老朽都说了!想知道更多,那就陪老朽下棋,这么多年了,一个人太寂寞,天极太无趣,按部就班,不知变通,一输再输……

  你想知道更多,那就赢了老朽!”

  方平点头,“这局我让前辈先来,下五子棋,我方平没怕过谁,稳赢,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的淡然,嚣张无比!

  西皇投影失笑,天极也是撇嘴,方平吹牛的本事,三界第一,他真没怕过谁。

  可要说下棋真的多厉害……我天极信吗?

  PS:4小时,再求月票!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