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各有发现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楼阁中。

  方平拿起一本书看了又看,也不认识,随手丢给盛楠,此地也唯有这一位是老古董。

  “读读看,什么书。”

  盛楠也不敢拒绝,接过书,很快道:“体学。”

  “嗯?”

  “就是如今人族说的人体构造学。”

  盛楠这些天,也了解过一些人族的武道学术,解释道:“这是上古时期,强者们对人体的研究方面内容,武者修武,对这些还是要有了解的。”

  方平点头,“你读给我听听。”

  “夫自古通天者,生于本,本于阴阳……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

  盛楠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

  方平也不打断,认真倾听。

  不识字归不识字,念出来了,古文的一些意思还是明白的。

  何止他,地窟几位都能听懂意思,不得不说,修炼到真神这地步的,没傻子。

  都是一些古人对人体构造的研究。

  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骨骼分布……

  这本《体学》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作为强者,这些人也不是没杀过人,解剖了不知道多少敌人,对人体的研究绝不会比现代人差多少,只是一些专业名词不相同罢了。

  “呼噜……”

  众人都在认真倾听……可不合时宜的呼噜声传来,却是让盛楠一顿,让方平也是脸色异样。

  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苍猫已经趴在他身边睡着了。

  睡的可香甜了!

  这猫睡着了还啧吧嘴,不知道是不是在它的猫世界狂吃。

  方平哭笑不得!

  我算是明白这猫为何不识字,不看书了。

  这一副超级差生的姿态,听到读书声就睡着了,哪会识字。

  “别管它,继续念!”

  盛楠也不敢耽误,继续开始读书,一本书看起来不薄,不过读起来也快,很快,盛楠读完了。

  方平微微蹙眉,就是正常的人体构造学。

  方平很快又道:“其他的书是什么书?”

  此地,书本很多,粗略看了一下,恐怕在百本以上。

  盛楠再次拿起一本,看了一眼开口道:“这是《道学》,是上古时期,一些强者为门人弟子筑基修炼使用的一门基础功法,和如今人族的《淬炼法》相似。

  不过说起来,比起淬炼法,还少了一些精髓,当年强者们对弱者的研究不是太多。”

  盛楠解释道:“那个时期,修炼还是比较艰难的,一般都是武者自己四处求学,学到了一些基础,之后才会去拜访名师。

  如此一来,强者们不需要对弱者有太多的照顾和基础普及。”

  方平点头,没继续坐着,走到了门边,一拳轰出,砰地一声,门户没有什么反应。

  方平凝眉,继续道:“你继续读,这地方可能是读完了书就能放人出去,你试试看。”

  盛楠看着那上百本书籍,也是心累。

  读起来还是很累的。

  哪怕是强者,读这些枯燥无味的基础学科,也有些烦躁。

  不过方平这么说,他也没办法拒绝。

  ……

  盛楠在读书,苍猫在睡觉。

  方平几人在四处查看,也在听他读书。

  战王凑到了方平跟前,传音道:“小子,这地方不止这么简单的!之前老夫在这,发生过几次不同寻常的事。”

  “说说。”

  “这地方我觉得不一定没活人!不但有活人,而且……可能还有意识存在,我是说那种真正的智慧。”

  “战天帝?”

  “不是他。”

  战王脸色郑重,侧头看了一眼苍猫,苍猫睡的香甜,战王传音道:“有一次,有人在屋顶钻出了一个小洞,朝里面看来,一直没说话……直到临走的时候,才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战王模仿那个声音,传音道:“不是呢……是个小胖子……”

  方平眼神微变!

  侧头看向熟睡的苍猫,凝眉,沉声道:“真的?”

  “没错!”

  战王也是郑重,点头道:“老夫好歹也活了这么久,不至于听一句话都出现幻听!当时老夫也懵了,还以为这猫跟我开玩笑……”

  战王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我以为是李老鬼这混蛋故意坑老子,然后苍猫来了这边,可现在你们既然刚来,那事情就不对劲了!苍猫这些天,离开了你没有?”

  “没有!”

  方平摇头,“大猫这些天一直跟着我,它也没来过这边,这猫懒成这样,你让它自己来这怎么可能。”

  方平眉头紧蹙,按照战王的话说,那声音很像苍猫的!

  是的,苍猫的声音。

  可苍猫明明一直没走。

  难道是投影?

  方平迟疑道:“之前我也遇到了兽皇投影,此地是不是有一只苍猫的投影也在这?”

  “有这个可能!”

  战王说着,又有些迟疑道:“可是若是投影,一般情况下,都是一种类似程序这般的存在,其实自我意识不高。

  可那只猫,打穿了屋顶,看样子是在找什么,感觉又不太像投影……”

  方平皱眉不已,想了想,上前一步,拍了拍猫脑袋。

  苍猫迷迷糊糊地睁眼,打着哈欠,茫然道:“可以回家了?”

  “……”

  方平无奈,苍猫也再次听到了盛楠的读书声,有些郁闷,“还在这呢。”

  “大猫,清醒点,咱们还没捞够好处呢。”

  方平笑道:“问你一件事,当年你是不是来过这?”

  “是呀,都说来过一次了。”

  苍猫鄙夷地看着他,你老年痴呆了吗?

  怎么记忆力比本猫还差!

  本猫之前才说的呀!

  方平沉吟一会,又道:“那来了之后做了什么?说说细节。”

  苍猫呆滞。

  发懵。

  傻眼。

  几万年过去了,你问我,你当本猫是录影机吗?

  谁还记得啊!

  大体上记得一些,谁记得细节啊。

  苍猫委屈巴巴地看着他,还让不让猫活了,读书就算了,还要回忆几万年前的事,本猫想回家了。

  “别发呆!”

  方平正色道:“好好想想,要是颇不了关,咱们就在一辈子被关在这读书了,你是选择被关在这,还是选择仔细回忆一下?”

  苍猫继续发懵中。

  这个和破关有关系吗?

  尽管不明白,可苍猫还是仰起了脑袋,开始想事情。

  想了一会,眼皮子开始打架了。

  打架,继续打架。

  想睡觉!

  身边还有人在读书,此刻的苍猫真的想睡觉了。

  方平无奈,想了想,很快,手中出现一条大鱼,不算太强大,只是普通的苦海鱼类,不过味道却是不错。苍猫鼻子抽了抽,有些鄙夷地看了方平一眼,哗啦一下,自己爪子中出现一条更大的鱼!

  爪子上冒出火光,瞬间烤熟,苍猫开始吃了起来。

  方平:“……”

  方平很无奈,这猫该蠢的时候不蠢,真讨嫌!

  苍猫懒得理他,吃完了鱼,倒是精神了一些,想了想才道:“好久好久以前……不太记得为啥了,好像是大狗去战天宫干了坏事……

  然后被那个坏人给抓了,丢到这里读书了。”

  “大狗和本猫求救,本猫就来了这里……”

  苍猫慢慢回想着,此刻,倒是有些老年猫的姿态了。

  它的确很古老了。

  古老的,这三界都没几人还记得它何时出现在三界的。

  “本猫来了这,知道血红红的家伙好厉害,就准备偷偷救走大狗……那时候好像还有别人也被关进来读书了……本猫就找呀,找呀……”

  方平认真听着,苍猫也继续找呀找。

  找了很久,方平憋不住了,“然后呢?”

  “然后本猫就被抓了呀!”

  “……”

  方平都要气哭了,“我是说,你寻找的过程中,怎么找的?推门找的?”

  “不是呀!”

  苍猫看着他,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推门找,不是被人知道了?本猫当然是上屋顶,钻小洞找的。不过还没看到大狗,就被抓走了,好可怜的!”

  “钻小洞?”

  “是呀!”

  方平眼神微变,“屋子里有人吗?你当年看到过一个小胖子吗?”

  “啊?”

  苍猫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很快摇头道:“不记得了。”

  这个它真的不记得了。

  而方平看了战王一眼,微微凝眉,封锁了四周,开口道:“是当年的历史重演吗?苍猫只来过这地方一次,要不就是此刻是重演当年的一幕,要不就是大猫的投影在这,一直在持续当年的事。”

  战王也是疑惑,沉声道:“这么说,这地方也许是一个历史片段,而此刻,我们其实闯入了这个历史片段当中?”

  “有可能!”

  方平点头,又道:“其他关卡,可能也是如此!都是一个片段,但是这个片段可能有些不同,其中的一些人和物,也许有一些自主意识在其中。”

  战王头大道:“这么复杂,这地方怎么形成的?”

  “界点,强者交战,各种原因吧。”

  方平挑眉道:“我更好奇的还是,如何走出去!当年战天帝惩戒一些人,都是让他们读书,那是否是读书读完了,我们就可以走了?

  还是需要别的手段?

  还有,苍猫居然再次出现在这,那我们在这是否可以遇到那只猫?”

  苍猫茫然地看着方平,啥啊?

  你在说啥,本猫听不懂!

  方平又道:“还有,既然苍猫在,那战天帝呢?之前我遇到了兽皇,不过那个兽皇有点蠢,我交流了几句,都是一些废话,好像有些固定程序的意思。

  那是不是代表,其他关卡也都是固定程序,还是说……可能会有一些自我意识存在?”

  说到了这,方平又低沉道:“这里……何尝不是又一种本源世界!在这,有兽皇,有战天帝,有苍猫,他们此刻的天地,就是这里,就这么大。

  若是有朝一日,你说他们走出去了,是否能降临三界呢?

  他们是否会觉得,这就是他们的世界,而外界……其实只是另外一个世界呢?”

  战王瞥了一眼方平,沉声道:“你说的这些问题,其实有人考虑过。”

  战王开口道:“我之前曾和铸神使交流过一次,他玩分身之道很拿手,说到过这个问题。分身其实是带有一些自我意识的,和本体连接。

  但是,分身一旦和本体失去了连接,可能就会发生一些意外。

  比如说,分身做了一些事,当分身回归的时候,本体才能知道,不回归,分身会按照本体的既定程序去做一些事,若是毁灭了,你不会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我说这话的意思,其实是想说,分身若是和你连接归来,那做了什么,其实都无关紧要。”

  “哪怕不是你做的,你也得承担这个责任,因为那是你的分身,而现在被你收回了。这就相当于你开了一枪,没看到人,隔着几百米打死了一个人……事后你才知道你打死了人,你是要负责任的。”

  方平点点头。

  战王继续道:“但是,如果你开了一枪,这枪活了,自己跑了,和你断了联系,也诞生了自我的意识和想法,你其实就可以当成另外一人了,无需觉得是自己。”

  “就如你说此地的生命,若是真走出了外界,还能存在,还活着,和你本体没有关联了,那就是外人,只是和你长的一样而已,你没必要非要将他当成是你。”

  战王淡笑道:“对于你我这样境界的武者,外貌是随时可变的,这不代表什么!重要的还是自我,是思维,而非外貌。”

  方平再次点头,战王又笑道;“就说苍猫,苍猫,我问你,若是此地有一只和你一样的猫,一模一样,你遇到了,你会如何选择?”

  苍猫奇怪地看着他们,“本猫独一无二!”

  “我说若是有的话,比如投影之类的。”

  “那就收回来呀!”

  苍猫爪子挠头,战王又道:“那若是收不回来呢?”

  “那随便它呀!不过不能惹本猫,不然戳死它!”

  苍猫说的理所当然,方平见战王看着自己,笑了笑道:“别这么看我,我其实不是担心我自己。”

  战王不懂,方平也不想说。

  自己……也许才是那位走出来的投影,结果干掉了正主。

  不过方平想了想,也不太在意,就当两个生命好了,其实没什么。

  此刻,方平不再想这些,抬头看着屋顶,喃喃道:“当年苍猫既然可以戳一个洞口,那现在呢?能否也戳出一个洞口来?”

  此话一出,战王有些意外,沉声道:“这个可能吗?”

  这地方的一切建筑,都是强大无比,坚固无比。

  其实也不一定是坚固,而是一种特殊能量导致的,多重宇宙的能量重叠,导致这些建筑看似在你眼前,可能你攻击的根本不是你眼前的建筑。

  界点很玄奇,连皇者都无法研究的透彻。

  方平想了想,看向苍猫,“大猫,试试看!也许可以呢!之前在修罗场,我觉得破关可能没那么简单,修罗场之外是什么?”

  方平眼神闪烁道:“这些关卡,是独立存在的,还是一个整体存在的?我们从这边到了那边,从那边到了另外一边,也许……和我们想象的一关关的独立存在不同!

  这些关卡,也许是存在于同一重天地中。

  我们哪怕破了这一关,我怀疑,也只能在屋内进行传送,消失在这一关,不一定能出的去。”

  苍猫糊涂道:“什么意思呀?”

  方平笑道:“就是说,十三关,也许都存在于一张地图上,我们要是能走出去,也许可以俯瞰这张地图!

  而此刻,我们只能在地图内部的一角,一关关的去闯,却是不识庐山真面目。”

  苍猫听的有些懂,咕哝道:“就是你下地走,可能会迷路,飞起来了,看到了全部地图,就不会迷路了是吗?”

  方平:“……”

  方平现在想打猫!

  怎么说话的?

  谁走着会迷路了?

  “少废话,试试看,若是可以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占据先机,说不定还能发现这处秘地的真正秘密!”

  方平笑了一声,提起苍猫就飞了起来。

  他想试试看!

  战王说,之前出现的“苍猫”钻了一个洞出来,那代表这地方其实还是可以被破坏的。

  既然如此,那真正的苍猫也许也可以做到。

  ……

  同一时间。

  一处大殿中,镇天王笑呵呵道:“穹,不请我进去坐坐?”

  无声。

  镇天王也不在意,四处观看了一番,笑道:“将我困在了此地,这是你神皇宫的一角,并非全部!老夫隐约间有些感应,这神皇宫中还有其他人,却是和老夫不在一地。”

  “这么说,神皇宫并非只有这一殿,此地,也许有整个神皇宫,那就有可能有你神皇的存在!”

  镇天王一掌拍中了一根柱子,柱子微微颤动了一下,镇天王笑道:“你说,我若是打破了这大殿,能否走出去,一观此地真貌?”

  “你神皇,是否会出现在这?”

  “你是只有一些片段存在,还是已经在这诞生了一些自我意识?”

  镇天王喃喃道:“这地方,形成了这样一幅古怪的局面,是人为的,还是天然形成的?”

  “若是人为的,那又是为了什么?”

  “所谓的秘地,一般情况下,都有人为因素,而且都有一些目的存在。这地方存在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镇天王继续思考起来,在大殿中转悠了一阵,奇怪道:“若是只有你一人的话,也许是巧合!若是此地不止神皇宫,还有其他人存在……你们是在等待什么?还是寻找什么?”

  “当年此地形成的原因,是真的意外因素导致的,还是你们这些人主动造成的?”

  镇天王叹道:“你们这些家伙,非要搞的这么复杂,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想破开皇道的限制,超越皇者,那就好好谈,办法总是有的。

  布局这么多,到底为哪般呢?”

  镇天王头疼,“越来越觉得,当年的那一战,也许是你们自己故意造成的!甚至战的发飙,都是你们自导自演的,你们十三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我师傅,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开创本源的那位,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镇天王笑道:“我很好奇,师傅当年为何非要我去守护人族,人族虽是三界之源,可当年初武已经从人族割裂,离开了人间,自开一脉,初武大陆林立。

  那个时期,初武大陆其实更危险,师傅为何不让我回初武大陆,守护初武一脉?”

  “巡察使的存在,代表你们一直在监察三界的一切,矫正一切,一切都在朝你们希望的方向发展,而你们希望的方向……到底是什么方向呢?”

  “我不信,万年前,你们就可以预料到有今日的这一幕,你们哪怕再强,我也不觉得你们可以预知未来,还是万年之久!”

  镇天王自嘲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呢?这三界,又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们如此算计呢?这地方,是意外,还是也在你们算计之中?”

  镇天王摇头,叹道:“算计的太多,未必是好事!也许你们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真正的皇者大门,早已被你们关闭,破三门,破虚门,也许都是你们的计划!

  当年三门建造,你们十三人都参与了,那代表,也许你们十三位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达成了一致。

  或者……有几位不是太清楚?

  所以……被杀了?”

  镇天王笑道:“战、灭、霸三位真的知道吗?地皇知道吗?也许也是不知道的,所以才爆发了那一战,被你们镇压了,灭口了?”

  镇天王说了一阵,再次一拳轰出,打的大殿中的柱子再次颤动了一阵。

  “你们好像没准备给我出去……是有意识存在,所以想要困住我?怕我发现了什么,坏了你们的计划?”

  镇天王笑了起来,淡淡道:“那我就不出去了!此地……未必被皇者所感应,老夫倒是想试试,在这破碎三门,能否成功!成功后,三界诸皇是否知道!

  也好,老夫其实一直想找一处无法被九皇感应到的地界,却是找不到这样的存在。

  今日,老夫不为寻宝而来,而是为了破门而来!

  我倒想看看,在这破门,皇者会否有感应,又或者……干脆破不了门!”

  镇天王笑了,喃喃道:“此地,真的被三门覆盖了吗?未必吧!真正的门还有可能,虚门能覆盖到这吗?也许对我们破八而言,此地的关键不是秘密,而是能破门!

  甚至是……偷渡!”

  这一刻,镇天王眼神雪亮,冷笑道:“老夫也许可以偷渡到真门之前呢?不用通过你们的假道,不是吗?有趣,这地方很好,若是失败了,代表你们也算计到了这边。

  若是成功了,代表你们没有算计到这边,那老夫机会就来了!”

  镇天王笑了,笑的得意!

  这地方,对他而言,哪怕没有任何收获,那也无所谓。

  关键不在于宝物,不在于知晓什么秘密,而是……破门!

  不知道其他几位破八,是否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镇天王也懒得管他们,起码他想到了,这就足够了。

  若是虚假的大道,连这也能覆盖,那代表这里根本没有逃过皇者的掌控,那所谓的秘密,不去发掘也罢,因为你看到的,其实都是皇者想让你看到的。

  “老夫真聪明!”

  镇天王感慨一声,智商太高,就是麻烦,也不知道皇者们会不会哭。

  巡察使不来,他还真未必会到这地方的。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