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专坑熟人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财富:2750亿点

  气血:3530000卡(3530000卡)

  精神:31200赫(31200赫)

  玉骨:20%

  本源世界:915米

  战法:斩神刀法(+10%)

  本源道:+195%(假道)

  归一:

  灵识道:100卡气血转1赫精神力

  肉身道:1赫精神力转100卡气血

  (不可逆转)

  力量掌控:91%

  极限爆发:9797515卡/10766500卡

  ……

  从兽皇那一关离开,方平经历了一次天旋地转,而这瞬间,方平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数据。

  财富值增长了几百亿,他没多看。

  关键在于,刚刚的一些融合,让他的数据出现了变化。

  实力其实和之前差不多,可含义不同。

  基础气血涨了3万卡,玉骨淬炼度涨了3%,精神力提升了几百赫,力量掌控度高了1%。

  实力还是那个实力,然而,本源道的增幅却是低了5%。

  在本源道低了5%的涨幅后,方平实力变化不大,爆发力反而比之前还要强一些,这就是归一!

  刚看完数据,眼前一亮。

  方平再次经历了一下时空旋转的感觉,此刻,方平做好了攻击准备,防止遭遇敌人被人突袭。

  不过……好像没遭遇攻击。

  很安静!

  也不算很安静,此刻,有人在看他,目光很不友善!

  方平定睛看去……愣住了!

  是的,这次他真愣住了。

  我遇到谁了?

  一个老熟人!

  熟的不能再熟了。

  胖子,战王。

  战王此刻跟学生似的,坐在一处案几上,手中捧着一本书在看。

  方平此刻还是牛猛的造型,战王并未认出他。

  战王继续看书,瞥了一眼方平,哼了一声,有些不快。

  之所以不警惕,是因为刚刚来了一批人了!

  此刻,这个楼阁中不止战王一人了,加上战王,总共有五人,若是加上方平,那就是六人了。

  人不算多,比方平之前那边,少了很多。

  战王一脸的无所谓,老子在这待了这么久了,习惯了。

  今天来几个家伙也好,热闹一下。

  不过心情还是有些不爽,他刚刚觉得自己可以破开奥秘了,忽然又来人了,打断了他的思路,可恶!

  战王不爽,其他人则是震撼!

  除了战王,此地还有四人。

  一位圣人,三位真神。

  实力不算强,也不知道这关卡如何分配的,反正战王没受到威胁,否则也没时间在这继续看书了。

  圣人不是别人,西皇门下的盛楠。

  真神,方平也其实也认识。

  桦禹,姬瑶,还有一位是药神岛的真神。

  这地方,没什么强者。

  盛楠哪敢招惹战王,人族强者那么多,他巴不得远离,所以哪怕看到了战王在这,他惊讶于有外人在,人族这边居然先来了,可还是没敢多说什么。

  既然战王来了,谁知道人族还来了谁!

  干掉了战王又如何?

  破关不了,离开不了,一旦有人族强者来了,那就是找死了。

  此刻,几人也惊讶地看着方平。

  他怎么来了?

  按理说,大家一起进入的,那应该分开了在各个关卡,可这位牛岛主,怎么半道上来了?

  太奇怪了!

  难道说……

  几人有些不敢置信,难道他破关了?

  这也太快了吧!

  其实真没多久。

  方平在兽皇那一关,停留的时间大概也就半小时的样子。

  战王不管他,继续闷头看书,看的头疼,看都不看方平,头大道:“那个盛楠圣人,这个字怎么读?”

  盛楠脸色僵硬。

  他从来这,战王就开始问他问题了,比如说……字怎么读?

  战王不识字,没文化。

  其他人其实也一样,就他盛楠是来自上古的老一辈,所以他认识,关键在于,认识没用,他也不知道怎么出去。

  此刻被战王问的也有些烦躁了,这家伙一直问,你倒是理个头绪出来啊!

  光知道问,什么事都不会干。

  他郁闷,战王其实也郁闷。

  他在这待了好久了!

  都待的想死了。

  再不来人,他觉得自己真要被逼疯了,天天拿着一堆不认识的书在看,无聊的透顶。

  盛楠没理会战王,看向方平,略显警惕,迟疑道:“牛道友……破关了?”

  方平没说话,而是看向后方,等待了一会。

  很快,空间波动了一下,平山王托着苍猫来了。

  方平微微挑眉,他其实做好了和苍猫分开的准备。

  他觉得,破开了一关,未必还在一起。

  不过苍猫还是相当强大的,哪怕遭遇了天王,也不一定有什么。

  可现在,居然还真的跟着来了。

  这么说,破开了一关之后,这些人出去,其实是在一起的?

  战王也随意瞥了一眼,看到了平山王……愣了一下。

  这么胖?

  什么情况!

  平山王什么时候胖成这样了?

  真神还有发福的?

  不止他愣住了,桦禹和姬瑶也是一脸呆滞,平山王怎么了!

  他手上托着牛猛的小老虎干嘛?

  方平看他们来了,便不再关注,看向盛楠,笑道:“破关了,上一关有盛宏天王在,盛宏天王真客气,非要送我点东西,我盛情难却,也就收了。

  没想到这一关就遇到了盛楠圣人……”

  “牛岛主遇到大师兄了?”

  盛楠还是有些激动的,“大师兄也破关了?”

  “那倒没有,那地方是越弱越容易破关,盛宏天王太强了!”

  盛楠信以为真!

  就在这时候,姬瑶和桦禹对视一眼,两人脸色都变了!

  方平!

  是这家伙!

  无他,这语气……之前没接触就算了,一接触,再看看平山王那一副看着自家老爹的表情,这要不是方平,他俩把头都给剁了!

  这俩和方平接触的不是一次两次,很多次。

  方平那是什么瞎话都张口就来,从来不打草稿的。

  不止他俩,战王也是狐疑地看着方平,这家伙……有些熟悉啊。

  以前没见过,居然有些熟悉的感觉。

  方平笑呵呵道:“这地方又是干嘛的?怎么破关?”

  他刚说完,外面,有人低喝道:“好好看书!”

  “……”

  这话语一出,方平还没什么反应,苍猫忽然炸毛了!

  “喵呜!”

  苍猫掉头就跑,好像听到了什么极为惊恐的声音一般,尾巴高高竖起,那个“王”字这下子彻底歪了,苍猫虎脸都要扭曲了!

  跑啊!

  跑啊!

  砰!

  苍猫一下子撞到了墙壁上,却是抓着墙壁不放爪子,本猫要跑,要猫命了!

  “……”

  呆滞!

  战王嘴角疯狂抽搐,这……苍猫!

  再看方平,什么牛道友,这混蛋……方平吗?

  方平也是呆滞地看着苍猫,此刻,平山王已经被苍猫踢飞了,也挂在墙壁上,没人理会他。

  苍猫沿着墙壁在爬行,如同壁虎。

  “喵呜!”

  “不要!”

  “喵呜!”

  “不看书!”

  “去抓大狗,别抓猫!”

  “……”

  苍猫瑟瑟发抖,不要,不干,本猫不读书,好惨的。

  “……”

  盛楠看呆了,再看看方平,再看看苍猫,此刻,那虎斑纹都快消失了,这不是那只猫吗?

  那牛猛……方平了?

  盛楠咽口水!

  唯一的想法是,大师兄还活着吗?

  方平说大师兄送了他东西,不会是把自己的脑袋送给方平了吧?

  方平看他惊惧的样子,懒得理他,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苍猫的尾巴,急忙道:“怎么了?”

  “喵呜,不读书,不看书,不识字,猫不认识字的,不要!”

  苍猫抓住墙壁不松爪子,可怜兮兮的,扭头看着方平,那叫一个凄凉。

  都没这么惨过!

  方平好像想到了什么,蹙眉道:“这是……战天帝还是灭天帝的地盘?”

  灭天帝曾经要关它小黑屋,这猫还记仇,之后把万源殿当铁锅用。

  战天帝曾经好像抓了天狗,让天狗读书,天狗回来之后,再也不敢去战天宫附近,比对灭还要恐惧。

  这地方是哪?

  “喵呜……刚刚那个……刚刚那个是……”

  苍猫此刻瑟瑟发抖,想了一会才道:“那是那个血红红的家伙的书童……喵呜,好可怕,要读书的,不读书要挨打的!”

  “不给吃的,不给喝的,天天关着你,比大黑脸还要可怕!”

  “喵呜,本猫又和他不熟,干嘛要抓猫!”

  “……”

  苍猫委屈,我都不招惹你的。

  九皇四帝家,就战天宫它不怎么去,怕被抓了,丢进了小黑屋读书,真的太惨了!

  这下方平懂了,战天帝的老巢。

  这是战天宫吗?

  这地方出现的东西,比如修罗场,实际上是有的。

  那这地方是不是战天宫?

  战天宫此刻就在他身上,方平也时常进去看看,休息一下。

  此刻,方平抬头看了一眼这楼阁。

  感觉好像不太熟悉。

  战天宫中,倒是有书房,可不是这样的。

  “这不是战天宫吧?”

  “喵呜!”

  苍猫可怜兮兮道:“不是,那个家伙喜欢清静,不喜欢人多,可又喜欢逼人读书,所以在外面建了个小学校,专门上课的!不听话的就抓进去读书……”

  此话一出,盛楠都顾不得许多了,闻言好像有些恍然大悟,“这是战堂?难怪感觉有些熟悉,我也猜测是战天帝的地方……原来是战堂!”

  说着,有些凝然道:“这……这地方是战堂,那此地可能不止我们这些人,战堂不止一个学舍,而是很多个,此地可能还有其他人!”

  方平看着他,盛楠忽然萎靡了,一脸忐忑。

  就在这时候,砰地一声,战王上来就是一拳打中了方平的肩膀,又笑又怒道:“你小子总算来救我了!”

  “……”

  方平都惊呆了!

  你这一副深闺怨妇的语气和表情,啥意思啊?

  战王那是真的憋久了,那也叫一个委屈,“老子说不来,那老鬼一脚把老子踢进来了,说他家李振有前途,不能来送死,老子就没前途了吗?”

  “来就算了,在这被关了多久了!天昏地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太惨了!

  战王都要哭了,方平总算来救他了。

  战王胖拳头锤着方平……方平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一点,这老家伙好恶心,你是用胖拳头捶我胸口吗?

  才进来没多久吧,用得着这样吗?

  让你多读书而已,又不是让你去死,你这么委屈干嘛?

  弄的我都不想理会你了,我不认识你!

  战王还在诉苦中,哭丧着脸道:“一年多了……”

  “等等!”

  方平打断道:“什么一年多了,你5月份才走的,现在也才6月初,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怎么就一年多了?”

  战王愣了一下,“不是啊,我在这待了恐怕有一年了!要是真就一个月,老子也没这么激动,都一年了,这才憋屈的慌……”

  这时候,盛楠低声道:“这界点之地,时空紊乱,也许有些时间流速的差距。”

  “都涉及到时间了?”

  方平有些震撼,这地方都涉及到时间流速问题了?

  对强者而言,空间的隔离,分割,破碎,那都是能接触掌握的。

  还真没有时间流速这一说。

  盛楠急忙道:“这地方太特殊了,所以可能产生了这样的效果,其实也有可能是一种虚幻的世界,就如我们的灵识交流,现实谈话很久,我们灵识接触,也许瞬间就完成了。

  此地,也有可能处于一种这样的状态……我大师兄他……”

  他话说到一半,又问起了盛宏。

  方平没好气道:“没死,我看在天极的面子上没杀他!这家伙找死,几次三番的要联手天植杀我,事不过三,他最好祈祷别再遇到我,再来一次,直接打死!”

  盛楠松了口气,急忙堆笑道:“大师兄不知道人王的名声,刚下界不久……”

  说着,他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大师兄……真傻啊!

  之前被干掉了那么多强者,还不长记性吗?

  皇子说的对,跟着大师兄真的很危险,大师兄是不是这八千年没下界,有些糊涂了?

  此刻的方平,也没心情理会他,抓着苍猫的尾巴,提溜了起来,安抚道:“怕什么!战天帝都完蛋了,虚影投射而已。

  老王还是战天帝转世呢,也没见你怕他。

  再说了,读书算什么,又不是要你命。”

  “喵呜!”

  苍猫还是惨叫,咕哝道:“好可怕的!”

  “你又没被抓过,要怕也是天狗怕,你怕什么。”

  “喵呜……被抓过的!”

  苍猫惨兮兮的,“大狗被抓的时候,本猫来救狗,然后……喵呜,被发现了!那个坏人,抓了本猫,给了一本书,让本猫背会了再走……本猫不会呀!”

  方平意外了,你被抓过?

  你没说啊!

  “然后呢?”

  苍猫惨叫道:“然后本猫在本源喊大胖子呀,然后……大胖子不来救猫!她不救猫,好坏!”

  “最后呢?”

  方平奇怪了,那最后你怎么走的?

  就苍猫这德行,看样子还是不识字,最后显然没背会,这么说,被放走了?

  苍猫惨兮兮道:“最后……最后本猫只好炸了金身,本源体跑了,然后出去了再凝聚了一道金身,这才跑了,再也不敢来了!”

  “……”

  方平惊呆了!

  他不是呆滞别的,而是苍猫……说了一个无敌的保命之法!

  他没想过这个问题!

  此刻的他,忽然震撼于苍猫的保命能力!

  这猫……它可以遨游本源啊。

  它居然为了不读书,炸了自己的金身,然后从本源世界遁逃了,这是到底有多恨读书?

  关键的关键,苍猫好像从来没提过这茬。

  要是早知道可以这样……他之前压根就不会太担心苍猫的安全。

  就这,谁能杀它?

  本源武者是几乎不可能杀它的!

  但是,初武能。

  方平忽然意识到了一点,初武的初武天地,到底是为了针对强者,还是针对苍猫?

  封锁苍猫的本源!

  这些人,是否已经意识到了,杀苍猫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封了它的本源,让它无路可逃?

  方平盯着苍猫看着一阵,苍猫一脸的悲伤。

  方平看着看着,好笑道:“你就为了不读书,炸了自己金身?”

  “是呀!”

  “你精神力如此强大,稍微学习一下,也学会了吧?”

  “可是本猫干嘛要读书啊!”

  苍猫奇怪地看着他,“猫不读书的啊!干嘛非要读书?读书了,那就不是猫了,可我就是猫啊!”

  “……”

  无法反驳,无言以对,无话可说。

  方平无奈,战王也一脸赞同道:“不错,战天帝有病!你说读书就读书吧,关键这古文字,我也不认识,都没个人来教的!”

  “就这,硬生生的关了我一年!”

  战王咬牙切齿道:“回去了,老子看到王金洋,先打他一顿再说!”

  方平无力,没好气道:“您老歇歇吧!前几天他回去了,实力一般,也就圣人实力,不过感觉天王不远,提醒您老一句,悠着点,别被他拆了这把老骨头。”

  战王脸色僵硬了。

  还有这茬?

  都圣人实力了?

  这么说,这个仇是没办法报了。

  方平懒得说什么,看向满屋子的书籍,奇怪道:“你们读书了,盛楠应该认识字吧,也没出去?”

  盛楠苦笑。

  其他人也尴尬,认识字倒是成了优点了。

  姬瑶和桦禹有些警惕地看着方平,方平瞥了两人一眼,一脸的不屑道:“看什么看,一巴掌捏死你们,懒得搭理你们的!

  桦禹,你小子行啊,你爷爷之前居然敢插手人族和地窟的战争,要不是老张念情分,我之前就一巴掌拍死你爷爷!”

  桦禹连忙躬身道:“人王见谅,王祖也是无奈之举!鸿宇和黎王主逼迫,又用桦禹晋级真神作为条件,王祖才无奈之下答应了拦截地邢……”

  “回头告诉你爷爷,下次没这么好的运气,之前的事,算是一笔勾销!不过现在你欠我一条命,让你爷爷杀个帝级来还债,就这样!”

  “……”

  桦禹苦笑,不过还是急忙道:“好,桦禹一定转达!”

  方平也不再说,至于姬瑶,方平淡淡道:“姬瑶,要是活着的话,就专心给云曦和我老师当磨刀石,她们应该很快也能晋升绝巅,你当个靶子,让她们好好磨练磨练。

  她们可以打死你,你打死了她们……你和你老子都准备陪葬!”

  “……”

  姬瑶一言不发,低着头,有多耻辱,也就她自己明白。

  方平很张狂!

  然而,大家也习惯了他的张狂。

  战王倒是意外道:“我还以为你会打死他们,你居然没出手?”

  “不能打死了。”

  方平叹道:“把真神帝级都给打死了,以后人族强者怎么磨练?都是天王圣人了,他们难道杀九品去?所以真神得留一批,我现在算是理解镇天王的选择了。

  能打死地窟的强者,可最好别打死。

  打死了,你连个势均力敌的敌人都没。

  现在三界真神少了一大批了,人族这边,马上会出一批绝巅,难道每次都让绝巅去打天王?”

  “有点道理。”

  战王点头,方平笑道:“您老也是,才帝级实力,帝级都给打死了,您老这不是也没地方磨练了吗?”

  “……”

  战王脸黑,刚刚他想的还是那些绝巅,结果方平把他也算在内了,总觉得有些丢人。

  几位真神那是一言不发,头都不抬。

  没法说什么!

  听听,这就是方平不打死他们的理由。

  真的让人扎心!

  连盛楠都是苦涩不已,他是圣人,这么说,方平可能也是为了人族的圣人历练了?

  怕打死了你,圣人少了,人族没势均力敌的对手了?

  方平笑了笑,开口道:“大猫,之前说话的是战天帝的书童……是真人还是投影?”

  苍猫摇头,“不知道呀!”

  战王微微凝眉道:“不是真人吧?每天都这一句话,说完了人就不见了,真要是真人,天天就这么一句话,岂不是白痴?”

  “也许只是声音留存。”

  盛楠解释道:“此地应该是战堂,昔年战天帝建立的,可能是当年书童一直在呵斥,所以这一关,才有书童声音留下。”

  方平点头,遗憾道:“战天帝……这要是和上一关一样,那我要不要打死他呢?上一关打死了兽皇六十多次,要不要这么对战天帝?”

  “……”

  盛楠脸颊僵硬,别人说这话,他不信,甚至觉得疯了。

  可方平……他信了。

  这家伙是真的狂人啊!

  他在上一关居然打死了兽皇六十多次!

  “那个……人王,皇者强大无比,若是你打死的兽皇……兽皇和本体有些关联,那兽皇本体可能有些感应。”

  “那最好!”

  方平不以为然道:“他要是真不知道,我还很遗憾,打了也白打!他要是知道,那才爽,我让他之前对我出手,打死了他投影六十多次,算是利息!”

  说罢,方平单手一招,一本书到了手中,方平看了一眼,头晕目眩。

  抱歉,俺不识字!

  最恨这些有学问的家伙,每次都为难咱们这些文盲。

  方平心中吐槽,难怪战王发狂,换成他,在这待了一年,还是一个字不认识,天天对着书,他也得发疯。

  老王还真是个学霸!

  是战天帝遗传的?

  方平拿书在看,盛楠欲言又止,半晌,低声道:“人王,要从后往前看,古籍不是这么看的……”

  方平淡淡道:“我知道,随便翻翻而已!”

  废话,我能不知道吗?

  古籍不都是这么看的吗?

  我用得着你来提醒我吗?

  我就是刚刚忘了而已!

  你看出来就看出来了,还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这是鄙视我?

  盛楠此刻也想哭,做人好难。

  方平为何会进来!

  神教那群杀千刀的,带谁来不好,带方平来!

  “哎,希望皇子不会遇到方平……否则……皇子有罪受了!不过殿下识时务……应该没什么性命之危。”

  对天极的性命,他还是有些把握的。

  就怕方平为难殿下,这位真的不太好伺候。

  ……

  盛楠在担心天极的同时。

  天极砰地一声,砸碎了棋盘,怒道:“够了,老头子,你对你儿子就是这么狠毒的?下盘棋而已,你赢了我八十局了,够了啊!”

  棋盘迅速恢复,对面,一道虚影抬头,淡笑道:“棋局继续,不破棋局,不出此关。”

  天极恼火道:“下,下个屁!你等着,我告诉你,你逼急了你儿子我,我把方平那混蛋喊来,你看他跟不跟你下棋!踩爆你脑袋,还下棋,下个鬼!”

  “一点不念父子之情,亏我之前还想着你要是下界了,我去找三界几个狠茬子商量商量,带你回西皇宫养老,你就这么对我?”

  “你还指望养老?”

  “你等着被人打死吧你!”

  天极恼火万分,下棋,下什么下,输到了现在,头都炸了。

  信不信你儿子对你不客气了?

  天极百无聊奈地随手摆弄着棋子,有些无力,自言自语道:“方平那家伙不知道来没来,我可是说认真的,你虽然也不是我父皇,只是一道影子,可好歹和我父皇长的一样……

  你真要被他踩爆了脑袋,那丢人就丢到家了,我可不会为了你这影子,去找方平拼命。

  到时候也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西皇的投影也不说话,继续和他下棋。

  天极越下越郁闷,下的什么玩意,故意坑你儿子呢?

  亏我一开始还高兴,第一关就遇到了自家老子的关卡,合着越是熟人你越坑是吧?


  • 上一篇:第1248章 我是个好人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250章 各有发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