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谁在虐待我?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放血还在继续。

  几位帝级也开始放血,方平笑了笑,也随意放了点血液。

  他就是装装样子而已。

  然而……

  轰隆!

  修罗场震动!

  当方平的血液滴落,整个修罗场都在颤动。

  轰隆隆!

  巨大的轰鸣声不断,修罗场在剧烈抖动。

  所有人都惊呆了!

  纷纷看向方平。

  大都督一脸警惕,迅速凑到了天植身边,天植也是脸色发白,二话不说,和盛宏汇聚。

  方平!

  这要不是方平,他把自己脑袋拧下来。

  这边,天机跑的更快,几乎是在瞬间,冲到了天植他们那边。

  人皇门下的雨萍圣人还有些茫然,可其他人不茫然,这一刻,除了平山王,包括其他几位真神也都迅速跑了。

  没一个人敢在方平身边留下!

  方平!

  当他的一滴血造成了这样的大动静,所有人都明白了,这就是方平。

  不要说什么其他人的血液异常,不要说什么牛猛天赋异禀,也不要提只是意外,没有意外!

  这家伙就是方平!

  有意外,也只会是方平造成的意外。

  盛宏脸色严肃,天植郑重无比。

  大都督长枪紧握,手心甚至开始冒汗。

  雨萍后知后觉,此刻也缓缓退去,她不太了解方平,可她也不是真傻。

  从一开始,袁刚就对方平充满了畏惧和警惕,几次告诫他们,不要轻易和方平作对。

  而今,两位天王在这,还有大都督这位顶级圣人在,然而,依旧是脸色发白,可见对方平有多警惕。

  天机圣人更是话都不说,直接跑了,哪怕刚刚天植他们还在针对神教。

  这真的是人的名!

  人王之名,在三界,那就是屠夫的代名词。

  此地若是有破七存在还好,可惜没有。

  两位破六,天植还是刚破六不久,哪怕方平之前也只是破六,两大天王依旧警惕忐忑。

  没人出声。

  没人喊出那个名字!

  一群人此刻都是背后冒汗,却是没有一个人喊出“方平”。

  是的,都在装糊涂。

  哪怕都知道他的身份,却是没人愿意拆穿。

  这戏剧性的一幕,就发生在这。

  平山王都看傻眼了,一群人求生欲望都好强大。

  方平身份都暴露成这样了,居然没人提他的名字。

  僵持!

  汗液滴落……滴答!

  有真神撑不住了,大滴汗液滴落在地,擦都不敢擦,真神都流汗了,那是真的怕。

  死在方平手中的强者太多了。

  可以说,三界陨落的天王和圣人,不是直接死在方平手上的,就是间接死在他手上的,反正就没有和他无关的。

  越是研究方平,就会愈加的恐惧!

  这家伙这一年来杀的强者,比三界万年陨落的都多。

  ……

  方平觉得自己很无辜!

  我没干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我滴几滴血,会导致这样的意外发生。

  之前我都没流血,你们就开始怀疑我了。

  方平愈发的郁闷,看着对面一群人警惕地看着自己,憨笑道:“诸位……这样看着牛某作甚?”

  “……”

  众人面色僵硬。

  过了一会,盛宏才僵着脸笑道:“方……牛道友,这修罗场对道友的血好像有些反应……”

  “是吗?”

  方平笑道:“未必是牛某的血,可能是大家的血混合到了一起,所以产生了反应。”

  “是是是!”

  盛宏笑着点头,却是迅速传音天植,“天植兄,你我二人联手,真的无法匹敌方平?”

  “难!”

  天植面不改色,却是迅速回复道:“他手段极多,金身极强,上次就已经接近破七的地步!现在到底是破六还是破七难以判断。就算还是破六,除非你有秒杀他的能力……否则你我联手也未必能占到任何便宜。”

  盛宏闻言不再提这事,脸上依旧带笑道:“牛道友,既然修罗场有了反应,不如我们再释放一些血液?”

  方平憨笑道:“我觉得帝级血液未必有效了,不如……二位天王也释放一些试试?”

  一位帝尊这么和天王说话,早就被人打死了。

  可这时候,两位天王却是僵硬地笑着,没反驳。

  方平也知道自己暴露了,不过……继续装下去好了。

  暴露就暴露了,我非要装着我不知道,你们能如何?

  此地两位天王,三位圣人,实力不弱。

  可方平不怕!

  要是有一位破七的在这,他未必会这么嚣张,可关键没有啊。

  平山王一脸崇拜地看着方平,厉害了!

  我就是装着不知道,可我还是这么嚣张,你们能怎么样?

  平山王觉得,方平这种态度,那是真爽。

  活的真滋润!

  白龙鱼服,大家明知道你是谁,偏偏就是不说,就是捧着你,这比喊出你身份再捧着你更爽。

  学到了!

  两位天王也不多说,开始放血,颤动的修罗场继续吸收这些血液。

  不过哪怕天王血液,也没之前方平滴血的动静大。

  ……

  方平微微凝眉,自己的血液为何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他不觉得自己血液有什么特殊的,要说特殊……那就是之前在门后世界吸收了一滴血!

  方平大概有数了。

  十有八九就是那滴血的缘故。

  “那滴血,引起了修罗场的颤动,是修罗场……还是这个秘地?”

  方平环顾四方,再次蹲下身子,想了想,指尖再次出现一滴血。

  原本金色血液的方平,而今渐渐朝红色转换。

  这滴血,带着一些猩红色。

  方平逼出一滴血液,轰隆一声,修罗场动静极大,再次颤动起来,迅速吸收这滴血。

  整个空间都在颤动。

  其他人都屏气凝神,看向方平,他们也奇怪,方平的血液为何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当然,妖孽就是妖孽。

  谁知道妖孽的血液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所有人都认定了牛猛就是方平,没有疑惑。

  盛宏见状,轻轻吐气,刚要说话,方平抬手道:“别废话,问你个问题,西皇死了吗?”

  “……”

  盛宏面色僵硬,这家伙还不承认自己是方平,不是方平,会这么嚣张?

  尽管不爽,盛宏还是道:“师尊不死不灭,自然还活着。”

  “哦,西皇这次有什么布置吗?”

  方平起身,没再滴血,四处转了一圈,看也不看他,又道:“别说西皇一点动静没有,你们既然来了,我不信你们什么准备都没。”

  盛宏笑道:“这个真没有,师尊已经很多年不曾和吾等有过联系了……”

  “忽悠我?”

  方平笑呵呵道:“我牛某人脾气不太好,虽然只是帝级,可就喜欢干帝级屠天王的事,你要不要试试?”

  “……”

  盛宏那叫一个别扭,一个僵硬。

  牛你大爷!

  你再说一声牛某人,我能恶心死。

  三界敢说这猖狂话的,还有其他人吗?

  尽管心中不快,盛宏还是笑道:“真的,此事……”

  他话音未落,方平陡然突破虚空,一拳轰杀而来!

  盛宏脸色一变,急忙抬手回击!

  轰隆!

  一声爆鸣传来,盛宏倒飞,撞击在后方的薄膜上,轰隆一声,薄膜颤动了一下,盛宏右手炸开,血流如注!

  天植脸色剧变,刚要出手,方平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行动。

  天植被他扫视而来,缓缓放下手中兵器,倒退几步,和盛宏汇聚到了一起。

  其他人也纷纷汇聚,个个面色凝重。

  方平冷意消散,看向盛宏,笑道:“盛宏道友,我看你手臂炸开,这地方吸收的更起劲了,要不……我们试试把你打爆了,看看效果是不是更好一点?”

  打爆了他的手臂,此刻,修罗场的确吸收的更起劲了。

  盛宏看了一眼地面,脸色有些苍白。

  他不是方平对手!

  不但不是,他被方平一拳打爆了手臂,这代表双方实力存在差距,方平……可能真的破七了!

  非但如此,破七的方平,金身也强大的可怕。

  刚刚那瞬间,方平靠近,他伸手反击,结果方平金身连颤动都没颤动。

  同样破七的实力,一方金身强大,一方弱小一些,那实力也是存在差距的。

  这一切都意味着,寻常刚晋级的破七,未必是方平对手。

  而他,更不是方平对手。

  盛宏压下心中的憋屈,脸上堆笑道:“牛道友……”

  “别废话!”

  方平淡笑道:“我不喜欢浪费时间,最少13关,一关耽误这么长时间,那怎么行!速度点,告诉我一切,否则……我就宰了你,看看杀一个天王能不能破关!”

  “……”

  盛宏轻轻吐气,有些憋屈,低沉道:“道友何必强人所难,有些事盛宏的确不知……”

  “三!”

  “道友……”

  “二!”

  方平这一刻身体四周直接出现数十枚圣人令和天王印,封锁了四方,众人惊惧无比,这是要大开杀戒了?

  天植瞬间看向盛宏,眼神急切,说啊!

  非要逼的方平杀人吗?

  盛宏被方平一击击飞,他就知道,在场这些人联手都未必是方平对手,一旦真的撕破脸,也许就是屠戮!

  盛宏无奈,很快道:“我说!”

  “师尊是有过一次传音,很短暂!”

  盛宏看了看其他人,再看看方平,没有选择说出来,而是传音进入方平耳中。

  “师尊说,这三界秘密很多,其中最大的秘密是种子!种子和开辟本源那位又有很大关系,那位开辟本源,可能就和种子有关。

  而这三界有几处地方可能就和种子还有那位有关。

  此地,应该就是其中一地。”

  盛宏顿了顿,继续道:“此地也许不是13关,可能是14关,过了这14关,就有可能看到种子!但是种子难以捕捉,甚至未必在这个虚空中……所以我们看到的也许只是虚影投影。

  不管是真身还是投影,一旦遇到,必有大收获!”

  方平摸着下巴,传音道:“那这些关卡,到底如何破除,你不知道?”

  盛宏语气苦涩,“这是兽皇的关卡,盛某真的不知!这些关卡,皇者也未必知道,不过应该和他们的一些习惯有关,比如师尊那一关,若是遇到了,可能是棋局。

  师尊喜欢下棋来考验门人,所以很大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所以破关,最好带上和皇者有关的人,天极一旦遇到师尊那一关,也许很快可以破开……

  此地无兽皇门徒,如何破关,我真的不知。”

  他说的恳切,方平瞥了他一眼,算是相信了。

  西皇的关卡,可能是下棋,霸天帝的是战斗,人皇的是学习……

  各有各的特色,这地方截取的应该是他们记忆中较为常用的一种手段来考核人。

  方平没管他,低头看向苍猫,传音道:“大猫,兽皇的修罗场,一般情况下除了选拔大将,还有别的目的吗?”

  苍猫仰着脑袋陷入了沉思中,半晌,迟疑道:“烤肉算吗?”

  “……”

  方平无语,“兽皇会烤肉?”

  “会呀!”

  苍猫点头,真的,以前有时候也会去喊兽皇一起开荤的。

  “还有呢?”

  苍猫纠结,还有什么啊?

  方平等它去想,继续滴血。

  他发现,随着他滴血,好像有些不同的情况发生。

  一滴滴血液滴落。

  每一次滴落,都会引起平台颤动。

  其他人此刻都一言不发,聚在一起,也担心方平忽然对他们出手,这家伙就是个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炸。

  关键是,方平这家伙还极其缺乏耐心!

  是的,方平很着急。

  此刻,接连滴了上百滴血液,平台光颤动了,没别的反应,方平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耽误这么多时间,浪费这么多血液,非要逼我杀人才行?”

  “……”

  众人愈发紧张了!

  这才多久,这家伙就不耐烦了。

  就在这时候,盛宏忽然道:“快了,方……牛道友,再滴一些血液!”

  方平皱眉,此刻,也很快看向平台中央。

  中央区域,好像有一道影子慢慢浮现。

  四方吸收的血液,好像都是为了凝聚这道影子。

  方平挑眉,也不多说,继续滴血。

  渐渐地,影子清晰了许多。

  一头金发!

  面颊如同刀刻,冷峻无比,睥睨众生。

  “兽皇!”

  有人低呼一声!

  盛宏也急忙道:“这是兽皇大人……”

  方平看向影子,此刻,影子愈加真实起来,好像有智慧,也看向方平,眼神空洞,却是依旧可以感受到,他在看方平。

  “真血……”

  一声古怪的音调传出,不过方平听得懂,夹杂着精神力波动,不像之前在万界殿那样,只有声音,没有精神力波动。

  这一声呢喃传出,兽皇的投影再次看向方平,缓缓道:“此地,本考验破关之人勇气、实力、信念……不曾想,居然有真血之人出现……”

  方平皱眉,感应了一番,半晌才道:“你是分身?”

  “分身?”

  兽皇投影平淡道:“非分身,只是一段存在于过去的记忆……”

  “没有实力?”

  “……”

  兽皇投影依旧平淡:“记忆……何须实力。“

  “轰隆!”

  一声爆鸣传出,虚影被方平一拳打的炸开,方平扬了扬拳头,骂骂咧咧道:“上次就是你这老小子在九重天对我出手,还以为你这是分身,实力不弱。

  结果就是一段记忆投影,也敢跟我张狂!

  老家伙,不打不听话!”

  “……”

  四方皆寂。

  盛宏这些人惊呆了。

  你……就这么对待皇者的?

  好吧,他们忽然醒悟,这是方平,好像……挺正常的。

  方平哼了一声,看到虚影再次凝实,再看看之前血红色的地面开始苍白,撇嘴道:“看懂了,吸血凝聚投影是吧,若不是我的血,按照这情况,不死几个人是不行的。

  这要是一个人来,恐怕无法破关,你这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但吸血,还吸生命力,我感应到了。”

  方平骂骂咧咧的,反正就是不客气,“你就是一段程序而已,赶快说,怎么破关,破了有什么好处,再不听话,信不信我打爆你?”

  兽皇投影此刻还有些迷糊,一段记忆,那也是皇者。

  而他,今日被人打了。

  很不客气地打了!

  “大胆之辈……”

  轰隆!

  又是一声爆鸣,方平一拳打出,打的虚影再次溃散,一溃散,方平就再次滴血,有些不满意道:“打来打去,是我自己的血液和生命力……不划算!”

  方平说着,四处看了看,看向盛宏那些人,一副打死你们给兽皇提供血液和生命力的表情,看的众人脸色发青。

  他们此刻也看出来了!

  方平的血液之所以引起那么大的动静,好像蕴含了太多的生命力和其他力量,这才导致兽皇投影复苏。

  否则,恐怕真要死不少人,生命力融入修罗场才能让兽皇投影出现。

  现在,方平打散了投影,这也意味着,他得继续补充这些。

  兽皇投影再次复苏,这一次,脸色有些怪异。

  而方平怀中,苍猫探出了脑袋,劝诫道:“兽皇老头,快说吧,再不说他会打死你的,打死了之后还要录影传出去,三界都知道你被他打了……”

  “……”

  兽皇投影看了一眼苍猫,哪怕苍猫化为老虎,他好像也认出来了。

  兽皇投影只是一段程序,这是真的,但是也稍有灵智。

  此刻,没再计较方平打散他投影的事,实际上,他投影复苏,就代表必须要说,可关键是方平没给他机会去说!

  眼看着方平摩拳擦掌要再次打他,兽皇投影也说不出什么表情,缓缓道:“此地破关,需勇气、信念……”

  方平淡淡道:“打了你就算有勇气了,信念还不够强吗?这么说我可以破关了?”

  “……”

  兽皇投影先是微微一滞,接着……好像笑了。

  在众人有些意外的眼神中,投影居然笑了,“你说的不错,你敢直面皇者,对皇者出手,的确有莫大的勇气和信念,这一关你的确算是过了。”

  “那就好,对了,破关有奖励吗?”

  “奖励……”

  投影微微一滞,很快道:“有!修罗场本是勇者之地,勇者,精气神合一,所有考验,皆为助尔等归一……”

  话落,投影再次道:“吸纳我之投影,稳固本源大道,三力合一……”

  他话都没说完,方平一把抓住了他的投影,接着,嘴巴张大,一口吞下!

  “咕隆!”

  有人咽了一下口水,这家伙……真的凶残。

  而方平,此刻却是慢慢体悟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的本源世界有些变化,下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力量在他本源世界中乱窜,好像粘合剂一般,将他的本源世界中各种力量渐渐地融合了起来。

  方平有些意外,还真有效果。

  他还以为这家伙随便说说的。

  感应了一番,很快,方平眉头跳动,此刻的他,忽然看向前方的薄膜之地,他感觉……自己可以走出去了,走到下一关!

  太简单了吧!

  方平睁眼,见盛宏他们看着自己,也不隐瞒,懒洋洋道:“简单,这投影不止一道,你们再弄几道出来,然后吃了他,差不多可以破关了。”

  “……”

  众人再次变色。

  盛宏看向方平,僵硬笑道;“那……牛道友可否……”

  “你没睡醒?”

  方平诧异道:“你不会让我弄出来吧?你们自己想破关,自己弄!打死几个人,一个圣人差不多可以凝聚一道虚影,可以帮一个人破关,简单的事。

  要我弄的话,我打死几个圣人帮你们一下?”

  “……”

  几人脸色愈加僵硬了。

  方平笑呵呵道:“也不是非要死人,就是生命力和气血之力,你们自己一个人出点生命力也行。”

  盛宏干笑道:“吾等都已年迈……”

  他们老了。

  生命力也不够强大了!

  一位圣人的生命力,哪怕这两位天王,付出这样的代价,也得苍老无比,面临陨落的危机。

  可方平,生命力那是真的强大!

  他太年轻了,年轻的难以置信。

  他的血液,也充满了生命力,所以方平可以很轻松地将虚影弄出来,他们可不行。

  除非……真的干掉一位圣人。

  方平才懒得管他们,刚想离开,忽然微微一滞,再次滴血。

  很快,平台吸收了这些血液,再次凝聚出了兽皇虚影。

  这虚影好像还记得方平,看方平的眼神有些诡异,结果刚冒头……轰隆一声,方平打的虚影炸裂,方平大手遮天,将虚影揉吧揉吧揉成了一个球,随手丢到了苍猫口中。

  苍猫有些嫌弃,方平笑道:“吃,不吃出不去!这地方好像就这鬼样子,也不知道弄这些有用的没用的干嘛。”

  苍猫勉为其难,只好吞吃了,过了一会,有些欣喜道:“猫世界好像变的更稳固了耶!”

  “嗯,是有这种感觉。”

  方平刚要走人,苍猫喜滋滋道:“别走呀,骗子,继续造肉团呀,继续吃,吃多了,说不定可以更好!”

  “……”

  方平一愣,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我不缺生命力啊!

  我居然忘了!

  于是,下一刻,在所有人呆滞的眼神中,方平继续滴血,很快,又是一道虚影凝聚。

  还没说话,砰地一声,方平打爆了他,揉成了团,一口吞下。

  继续滴血,继续制造。

  刚出现,砰,打爆,肉团,吞吃。

  ……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还能这么干?

  三界能这么干的,没人了吧?

  不说对皇者敬畏不敬畏,关键是也没人有这么强大的生命力吧!

  这一刻,所有人都呆滞地看着方平兴奋地制造那些投影,然后你一口我一口,和那只假老虎分着吃,吃的津津有味!

  ……

  这一刻,九重天中。

  仙源附近。

  一位霸道的皇者,微微皱眉,揉了揉额头,附近,有人低沉道:“老龙,怎么了?”

  “没事……”

  说着没事,兽皇还是皱眉不已。

  我觉得我被人打了!

  打了不说,还不是一次,而是很多很多次!

  打完了还被人给吃了!

  也不是一次,好多好多次。

  本皇……出现幻觉了?

  本皇可是皇者!

  兽皇皱着眉头,想不明白,许久,忽然道:“是不是万界殿那边出了问题……”

  有人疑惑地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兽皇凝眉,没有解释,反正心里挺不舒服的,是不是自己的一些本源片段被人截取后,然后被虐待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

  兽皇越来越憋屈,这不是一次,这种感觉若是只有一次,他也许就忽视了。

  可是……好多次了!

  “够了!”

  兽皇忽然一声冷喝!

  那种不断被蚂蚁在心口爬动的感觉,让他越来越不舒服,这他么到底是谁啊?

  PS:求月票,快被爆掉第一了,就剩下两天了,好凄凉……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