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万界殿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轰隆!

  惊雷声起。

  此时此刻,方平一行人已经抵达了天坟范围。

  紊乱的虚空,动荡的空间。

  四处裂缝纵横,有时候会忽然划过,圣人令化成的大船,此刻已经升起了厚重的能量防御罩,几位圣人纷纷出手,维持护罩。

  “都小心!”

  乾王一声低喝,面色凝重。

  神教没有巡察使,他也不知道巡察使约定好了要在哪汇聚,更没有巡察使带路,只能靠袁刚几人探查,寻找秘地所在。

  若是一人前往天坟,他还没这么担忧。

  可此刻,他带着大量的中坚力量前来,一旦出事,那就麻烦大了。

  “艮王,你注意一些,护持他们!”

  乾王低喝一声,艮王也不敢怠慢,很快开始出手。

  而乾王,精神力溢散开,防止被人突袭,也防止意外发生。

  轰隆!

  又是一声雷鸣响起,天空,真的有雷霆闪烁,虚空生雷。

  黑色裂缝瞬间撞击到了大船之上。

  噗嗤!

  能量护罩被切割开,艮王探手一抓,将护罩破碎附近的一位真神抓到了一边。

  砰!

  一声脆响,虚空中绽放出一朵五瓣莲花,破五的力量!

  那位被抓到一旁的真神,面露惊惧之色。

  破五!

  弱一点的帝级,都可能被秒杀。

  这地方太危险了。

  艮王再次喝道:“圣级在外围,帝级聚合,真神靠近本王,不得乱跑!”

  圣人强者,破六的裂缝也能稍微抵挡一番。

  至于更高的,破七破八,一般情况下很少看到,哪怕此地,现在也没遭遇。

  乾王也喝道:“大家一定要小心,此地昔年被无数强者轰击虚空,大战留下来的遗迹危险无比,虚空破碎多年,一直无法愈合,千万不要乱动!”

  两位天王一再叮嘱,真神们瑟瑟发抖,谁敢乱动。

  平山王此刻下意识地往方平身边靠,比起其他人,他觉得还是方平安全一点。

  槐王也面色凝重,低沉道:“天坟果然危险,难怪一直没几人敢来此地,光是这外围的虚空裂缝,圣级来了也有随时陨落的危机。

  皇者……不可思议!”

  这是皇者八千年前战斗留下的遗迹,如今却是连圣人都难以安全进入。

  八千年来,此地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消逝而安全,反而越来越危险了。

  方平没接话,此刻神情也较为凝重。

  就在此刻,方平忽然避开一步,下一刻,前方的防御罩破碎,一道六瓣莲花直接爆发,方平顺手拉着平山王离开。

  破六!

  这下子,艮王和乾王倒是多看了他一眼,不过方平只是避开,并非硬接,两人看了一眼,也没多说。

  只能说方平感应敏锐。

  “噗嗤!”

  就在此刻,忽然一位真神直接被切割成了两半!

  眨眼间,被裂缝吞噬。

  乾王探手抓来,一把抓破了虚空,却是只抓出了一截大腿,脸色阴沉无比!

  破七的他,刚刚居然没感应到裂缝的爆发。

  “哼!”

  一声冷哼,乾王精神力爆发,覆盖整个大船,喝道:“天机,再加持圣人令!”

  此话一出,跟着一起来的天机圣人,手中忽然出现一枚圣人令,一下子覆盖了上空。

  方平眼神微动,又一枚圣人令!

  坤王给了天机!

  如此一来,两枚圣人令倒是齐全了。

  有了两枚圣人令,接下来倒是安全了一些,两位天王联手,加上多位圣人,总算是没有人再次陨落了。

  至于之前陨落的那位真神,只能说时运不济,两位天王之前都没全力以赴。

  ……

  就在神教一位真神陨落的同时。

  天坟核心处。

  宇宙虚空。

  天狗忽然仰头看天,石破也在看。

  滴答!

  细微的小雨滴落,血色的。

  天狗狗脑袋伸长,看向虚空深处,冷声道:“有真神闯入此地,死了?”

  一位真神,在三界死了,一般不会有血雨降临,只有血云。

  不过此地很复杂,九重天破碎,没有九重天的阻拦,真神死亡,死在了此地,往往直接会下起血雨。

  石破无所谓道:“死就死了,这地方,误闯进来,圣人都不安全,何况真神。”

  他倒是不太在意,死就死吧。

  最近连破八的天王都死了,别说真神了。

  虚空另一边,天辰微微蹙眉道:“三界都知道天坟危险,真神岂会擅自闯入,外围是不是有事发生?”

  天狗听到这话,刚刚还有些兴趣,忽然没了兴趣,趴伏在虚空中,淡淡道:“随他们去,不怕死就继续深入。”

  这地方危险的连它都有些忌惮。

  有人不怕死,那尽管来好了。

  ……

  内围有了动静,其他人可不管这个。

  另一处。

  几方势力汇合,也开始朝约定的地点汇聚。

  一路上也是危险重重,一个个都极其谨慎。

  尽管如此,天王之下的武者,还是有人不断受伤,死亡倒是没发生,强者生命力本就强大无比。

  ……

  就在各方势力都进入天坟范围的同时。

  混乱的天坟之外。

  海上。

  一道道身影浮现。

  一位中年男子沉声道:“进去了!几位巡察使,黎渚,包括乾王几人都进去了!”

  “圣武,天臂大人通知了吗?”

  初武强者!

  圣武神也在其中,此刻闻言点头,沉声道:“通知了!天臂大人说很快便到,这些本源武者纷纷进入天坟,不知是要对拳神几位大人出手,还是别有目的。”

  “无论如何,不能坐视!”

  有人开口道:“一旦本源一脉强者围杀几位大人,必须要马上出手!”

  “……”

  一位位强者都很郑重,本源一脉的强者,忽然有人闯入天坟,他们担心是为了对付那些被封印的初武强者。

  这些年来,他们也想营救,可前些年,封印强大,他们无可奈何。

  现在,又有本源强者牵制,更是没办法进入天坟。

  而今好不容易到了这地步,难道这些本源强者忍不住要出手了?

  人族好像没来人,是不知道,还是没准备掺和其中?

  就在他们焦急中,虚空被撕裂,天臂来了,不但自己来了,还带着一人,一位年轻人。

  天臂没介绍带来的年轻人,他已经知道了一切,此刻,平静道:“告知冥神,一旦有危险,马上复苏,进入天坟!老夫先进去……”

  “大人!”

  几人不太放心,天臂抬手道:“无妨!”

  话落,踏空而行,带着身边的年轻人,直接闯入了其中。

  众人看他带着那人,有人蹙眉,天臂大人带着这位做什么?

  ……

  “大人,干嘛带我来这?”

  铁头一脸茫然,你带我来这干嘛?

  “去看看!”

  天臂深吸一口气,“我好像感应到了种子的气息!种子当年出现在人间,不过人间也不是当年的人间了,原本我想送你去人间,看看有没有机会。

  不过……天坟也一样!

  这是昔年天界的核心,三界的核心,种子昔年也许也在此地出现过。

  老夫有些感应,很微弱,不过……却是有些像当年的种子气息,你能否抓住这次机会,就看你的机缘了!

  本源强者进入,可能就和此事有关,老夫未必能护送你去,你自己小心。”

  “种子……”

  李寒松点头,心中却是忐忑,不会要和那些本源强者见面吗?

  有人认识他的!

  当然,他李寒松出现在外,一般都是盔甲包头,一般人未必认识他。

  可地窟若是来了人,也许会认识他的。

  李寒松看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心中嘀咕,未必能认出我吧?

  我和以前变化也很大的!

  更壮实了!

  骨架都大了不少,至于气息,和以前也有些不同。

  “希望不认识我!”

  李寒松有些讪讪,这被认出来了,搞不好要被天臂打死的。

  ……

  天坟边缘,无处黑色裂缝浮现。

  而在这漆黑的地带,却是有一处截然不同,有光明存在。

  一座恢宏的大殿,伫立在虚空中。

  万界殿!

  昔年,天外天、海外岛屿、各方强者,朝会的地方。

  三界强者,哪怕独霸一方,一旦遇到天庭大事,也得来天庭朝贡,朝会。

  八千年来,这座大殿依旧屹立在这虚空中,不曾毁灭。

  四面八方,早已被黑色裂缝覆盖。

  此地,危险无比。

  万界殿,便是几位巡察使约定的汇聚地。

  恢宏的大殿,此刻在虚空中若隐若现,好像不存在于这片虚空。

  九重天混乱,本源混乱,这就是天坟。

  有些地方,昔年被彻底击破了界壁,无法恢复,空间乱流无数。

  此刻,这座大殿,到底伫立于哪重天,不得而知。

  安静,寂静。

  除了有时候,虚空中绽放出一朵朵莲花,没有任何声响。

  这些莲花,在这黑暗中,显得格外璀璨,格外艳丽。

  好一副美景!

  然而,若是被人看到,绝不会有人感觉艳丽,只有心寒。

  一朵莲花,代表的便是一条破碎的空间裂缝。

  就在这时候,一股股波动传来,有人声传来,有人低喝道:“小心一些,不可撕裂虚空,此地虚空紊乱,克制收敛力量!”

  “力量掌控度弱的,尽量克制,不要出手!”

  “……”

  强者们在呵斥。

  很快,远处,一道道光点闪现。

  黎渚这些人要到了。

  此刻,这些人也有些狼狈,几位天王还好,其他人,包括圣人,这时候一个个也是狼狈无比,有人身上血液还没消失,血痕一道道密布全身。

  ……

  “什么鬼地方!”

  力无奇实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这地方太危险了!

  刚刚它差点被吞噬了,幸好老祖拉了它一把,要不然,就这么栽在这了。

  水力也是面色凝重,这地方真够危险的。

  就在这时候,水力忽然看向前方那处光明地带,喜道:“万界殿!”

  万界殿到了!

  一旁,尹飞沉声道:“万界殿到了,不过……想找到秘地,必须要进入万界殿,万界殿四周,都是虚空裂缝,已经环绕了万界殿,危险无比,哪怕天王,遭遇这么多裂缝,还不知道是否隐藏了破八和破九的裂缝,这里比前面更危险。”

  “秘地在万界殿中?”

  水力问了一句,尹飞摇头道:“具体的不清楚,不过必须要走万界殿,进了万界殿再找。”

  “当年莫问剑怎么进入的?”

  众人狐疑,此刻,他们也看到了那密密麻麻的黑色裂缝,看的头皮发麻。

  当然,能看到光明,看到万界殿,代表这地方不是全部裂缝。

  可就这情况,当年莫问剑到底怎么进入其中的?

  众人摇头,这个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去追溯了。

  魔帝死了。

  他的死,也带走了这些秘密,谁也不知道当年的他,绝巅实力,如何能进入那处秘地。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前方,天极忽然掉头就要走。

  西皇首席盛宏见状,忍不住道:“天极,你去哪?”

  天极头也不回道:“回家!这鬼地方,到处都是虚空裂缝,还不知道有没有破八破九的裂缝,太危险了,一旦深入其中,哪个缺德带冒烟的攻击一下,还不得全部葬送在这,我不进去!”

  他不干了!

  他一看到这地方,他就觉得危险的吓人。

  要是大家进入的时候,有人忽然攻击这些裂缝,导致裂缝不稳定,破碎,那可能会葬送所有人的。

  他哪敢拿命赌!

  这话说的虽然胆小,可一瞬间,也引起了其他人的重视。

  此刻,黎渚沉声道:“天极说的不错,的确需要小心!神教的人不知道来不来,一旦吾等探路过程中,有人出手,轰击此地,裂缝爆发,破八也难以保证不死。”

  那边,羿也开口道:“天极,莫要急着离开!吾等也不会送死,到了此地,自然有别的办法。”

  “你有办法?”

  天极狐疑地看着他:“那你拿出来!本王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们几个家伙,知道的不少,却是不说,就两字——机缘!

  机缘有什么用,得有命去拿!

  忽悠我们这些人都赶到这地方,到现在还不说具体的情况,真以为我们傻?

  你问问黎渚,他不知道你们有目的吗?

  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可本王不乐意,本王可不想送死!”

  黎渚笑了笑,看向羿天王。

  羿天王沉声道:“并非隐瞒……本座知道的的确不多!当然,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现在不急,神教这边,我们也在监察,他们会来的!

  等神教的人到了,再说也不迟。”

  天极此刻也不走了,笑道:“要本王说,这种鬼地方,就该让人族来!让方平和武王那几个疯子来,那几个家伙不怕死,哪怕知道是陷阱,也会闯一闯。

  你们就该找他们合作……谁坑死了谁,那是本事。

  找我们干嘛,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众人无语!

  这话说的……听起来真别扭啊。

  羿天王也是哭笑不得,盛宏更是苦笑道:“天极,你是师尊之子,我岂会害你……”

  天极冷笑道:“为何不会?真要不会,这八千年来,你们就该出现了!你藏在暗中修炼了八千年,本王在西皇宫守着残破的皇宫,无人问津!

  至于父皇……若是无法降临那也就罢了,若是可以降临,却是一直不管不问……

  哼!”

  天极冷哼道:“哪怕父皇昔年疼爱本王,日后他被人打死了,也别想本王上前求情,也没那能力!”

  “……”

  众人呆滞。

  这家伙,说这话不怕被他父皇知道了,活活劈死他?

  盛宏更是怒道:“天极!”

  “怎么了?”

  天极不忿道:“本王说的有什么不对吗?老子是疯子,八千年来,早就疯了,别跟本王说什么亲情……八千年的孤独,本王早就忘了亲情!”

  盛宏皱眉,一旁,盛楠轻声道:“殿下,师尊必然是有苦衷的……”

  天极不以为然,之前期待老头子降临三界。

  现在……也就那样吧。

  不是太期待,总觉得老头子降临,未必就是好事。

  羿天王几人也是无言以对,有些事,现在也不好说。

  八千年皇者不现,而今的一些皇者后裔,对皇者其实也有怨言,也有怨念。

  被抛弃了八千年,那是什么样的感受?

  一无所知,疯疯癫癫的活着。

  活了八千年,八千年后,有人告诉他们,皇者其实在默默观察着你们,他们一直都在,就是不出现。

  这样的打击,也会让一些人疯狂。

  天极这样的表现,众人也不好说什么。

  这也是他的家事。

  何况,皇者是否还有情,也是难说的事。

  这些年来,并非没有皇者后裔陨落。

  这边正说着,黎渚几人忽然看向外围,虚空震荡,一条巨大的飞船朝这边驶来。

  飞船前方,两位天王气机爆发,威慑四方。

  操控圣人令的天败和天机,这时候脸色都是惨白。

  神教的人到了!

  并非知道在这汇聚,而是袁刚几人探查的方向就在这边。

  ……

  乾王也感应到了前方之人的气息,低沉道:“他们都到了,看来的确就在这!”

  袁刚也松了口气,开口道:“应该就在这,不过……大家还是小心一些,几位巡察使,恐怕知道的比我们要多一些。”

  船上,槐王传音方平道:“待会跟在我身边,牛兄小心,此地天王不少,吾等也一无所知,不可贸然行动!”

  “槐兄放心!”

  方平笑着微微点头,随手将苍猫塞进了胸口处。

  苍猫挣扎着将脑袋露出,有些委屈,方平继续将它按了进去,传音道:“避一避,黎渚这些人太熟悉我了,一个不慎,就会暴露身份!

  你虽然现在变成了老虎,可这么蠢萌的老虎,很容易让人想起苍猫。”

  苍猫无辜脸。

  是吗?

  本猫很蠢吗?

  没有吧!

  方平也不管它,将它塞了进去,开始大量前方众人。

  人不少!

  黎渚、天极、四位巡察使、天植,七位天王境强者。

  加上他们这边,足足九位天王。

  圣人更多了!

  他看到了大都督,海虞,水力,青童……

  都是熟人!

  还有一些帝级,一些真神,真神也有不少熟人,方平余光看到花齐道的时候,微微蹙眉。

  其实按照他的想法,如今花齐道埋伏在地窟没用。

  还不如回归地球!

  可老张不让!

  至于为什么……方平不想去说什么。

  大战还没结束,花齐道手染人族之血,此刻的花齐道回归……也许会动摇一些东西,包括……老张的威望。

  很现实的一个问题!

  老张未必在乎这些,可他不敢去做,他的儿子……击杀过抗击在一线的人族英雄,这是事实。

  哪怕花齐道有苦衷,那也没用。

  如今的人族,不需要那些质疑声,不需要节外生枝。

  既然如此,那花齐道就不能回归,哪怕瞒住了很多人,也瞒不住所有人。

  方平觉得没关系,老张却是不敢这么干。

  方平也很无奈,有些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的确很难。

  没再看花齐道,方平怕引人注意。

  而这时候,双方已经开始接触。

  黎渚看向乾王,笑道:“乾王,艮王,坤王没来吗?”

  乾王淡笑道:“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黎渚也笑了起来,“就怕来不及。”

  “鸿坤破八至强,裂缝挡不住他。”

  “未必是裂缝的事。”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听的天极不耐烦道:“试探什么!好处还没看到,一来就试探,有意义吗?几次下来,就烦和你们这些人一起行动!

  好处都没有,每次都是先内讧!

  这么多次,冒险倒是不少,差点死了几次,结果呢?

  一无所获!

  和你们这群混蛋合作,本王还不如回去修炼几天,也许效果更好!”

  天极不满,又来了。

  他讨厌这些家伙!

  你看到了好处,再内讧也不迟,现在什么都没看到,算计个鬼。

  算来算去,最后还不是一无所获,耽误时间!

  黎渚笑了,拱手道:“天极皇子见笑了!”

  话落,不再说什么,看向羿天王,笑道:“羿,既然大家都到了,该有个章程了!”

  “不急。”

  羿天王环顾四方,笑道:“吾等既然到了,也不能让其他人跟着我们捡便宜,诸位,搅乱虚空,免得被人乘人之危,落井下石!”

  几位天王也不多说,都笑了起来,下一刻,纷纷出手,搅动四方虚空。

  四面八方,一道道裂缝破碎!

  虚空中,有人闷哼出声。

  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现,众人看向那人,人影浮现,面露苦涩,轻声道:“公羽见过诸位!”

  “公羽子!”

  众人凝眉,魔帝的师父。

  之前魔帝出手,帮他开辟大道,公羽子遁入苦海深处,没想到在天坟出现了。

  黎渚看了他一眼,笑道:“公羽宗主既然也在,那便来我天庭,待会一起行动吧!”

  魔帝的师父,也许有用。

  现在的公羽子,也是圣人实力,不算弱小了。

  这是魔帝的机缘地,也许他也知道些什么。

  昔年魔帝回归,在帝坟待了很久,公羽子还帮他布局,未必不知情。

  公羽子看了一眼黎渚,又看了看其他人,拱手道:“多谢黎王主好意,公羽不劳烦黎王主了,一人便行!”

  “那也随你!”

  黎渚笑了起来,并不是太在意,既然现身了,想独自一人,也没那么容易的。

  “还有人吗?”

  几人再次搅动虚空,这地方虚空裂缝纵横,也难以察觉人隐藏,不过搅动虚空暴动,那些隐藏的人除非极强,否则必定会现身的。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到最后,有人忍不住了,骂道:“够了,差不多就行了!玛德,非要逼老子出来,老子不就是路过吗?看看能不能捡点便宜,你们够了啊!”

  骂骂咧咧中,乱扛着一把大剑走了出来,有些郁闷。

  别人当黄雀都挺好的,自己当黄雀,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众人无语,乱!

  这家伙居然也跟来了!

  黎渚也是无奈,这么多强者行动,乱也是一方霸主,正闲着没事干,找不到人打架来着,一看人都跑了,他来这,好像也不奇怪。

  除了乱,还有人吗?

  虚空还在震荡中,这一次,却是迟迟没人出现了。

  到了这时候,羿天王也不再搅动虚空,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大家便商量一下,如何进入万界殿吧!”

  万界殿,近在眼前了。


  • 上一篇:第1238章 天坟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240章 熟悉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