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乌云笼罩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天岛。

  大会议室。

  方平躺在沙发椅上,枕着苍猫的肥屁股,感慨道:“这次差点把命给搭进去了,不过还好,收获也不小。”

  张涛轻声道:“王若冰很重要?”

  “相当重要,不过盯住了也没用,杀也杀不了,也许杀了还会出大事,所以暂时放一放。”

  镇天王沉声道:“你先说说情况。”

  方平笑道:“我得先问问情况,才能说一些我的判断。”

  “你问。”

  “三焦之门,到底什么时候打造的?”

  铸神使想了想道:“三焦之门的打造我没参与,这东西毕竟涉及到本源的根本,我当时也去不了本源宇宙,不是本源一道的武者……”

  “不过……”

  铸神使回忆了一下,开口道:“大概一万年前左右!和仙源打造应该差不多是同时的,李老鬼,你回忆一下,什么时候出现了三焦之门?”

  “一万年差几年……具体的我哪还记得。”

  镇天王无语,万年左右了,谁还能记得具体时间。

  “干爹……”

  镇天王翻白眼,“直说!”

  “你大概什么时候走的本源道?”

  “一万多年前。”

  镇天王解释道:“接近两万年了!”

  “这么久了?”

  方平应了一声,将大猫的尾巴拍走,想了想道:“三焦之门出现之后,你走大道,发现和以前有区别吗?”

  “当然还是有一点的。”

  镇天王笑道:“这么说吧,以前的本源道,其实不是分的那么清楚,王金洋应该清楚,以前的道,其实是混杂的,你走精神力一道,气血一道,肉身一道……其实都是要走一条道的,从混乱的大道中,选出你要走的道。

  而三焦之门出现之后,其实道路要明确一些。”

  王金洋看向方平道:“以前的本源道,是平面相交,后来的本源道,是空间平行,能懂吗?”

  方平无语,“这能不懂吗?不就是以前是地下的十车道,八方路,后来弄了个高架桥吗?”

  “……”

  老王失笑道:“你这么理解也行。”

  方平没在意,“我问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万年前三焦之门出现之后,你们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力量出现了变化?”

  “力量……”

  镇天王沉吟了起来,此地,也只有他一人经历过这些。

  铸神使是后来修炼的本源道。

  镇天王沉吟了一阵,半晌才道:“要说变化,还是有的。以前吧,力量是多重的,后来要分明一些。你也知道原力,一开始,其实修炼的时候,极道并不盛行。

  但是后来,为何会有南北的争论?

  就在于后来精神力和气血之力,出现了明显的差距。

  万年前,走本源道的武者,哪怕侧重一点,但是也没后来明显,极道天帝之所以成名,强大,就在于他们在混乱的力量中,将一门力量壮大到了极致。

  但是不代表他们不修其他力量,他们也是修的。

  但是等到了南北之争的时候,出现了分歧,都很极端,一个要修肉身,完全不修精神力,另一边反之。”

  “力量有削弱吗?”

  “削弱……”

  镇天王沉吟了起来,这时候,铸神使想了想笑道:“应该还是有的,当然,破八之前不是太明显!但是破八,我觉得还是差距有的。”

  铸神使也考虑了一下,回忆了一番,开口道:“就说现在的破八,其实和以前还是不一样的!举个例子吧,天辰!

  苍猫知道这家伙,这家伙昔年也是破八,那时候还没门户的说法。

  可这家伙破八的时候,打碎了火神大陆,强大的逆天,直接屠了火神。

  火神也很强大,和现在的冥神差不多。

  而那时候,天辰破八应该没多久,按照现在的说法,天辰可能只破了一道虚门。

  可他杀了火神……你问问现在的鸿坤这些人,谁敢说自己可以屠冥神?

  别说他们,你问问李老鬼,他能屠了冥神吗?”

  镇天王嗤笑道:“你能吗?”

  “不能啊!”

  铸神使回答的理所当然,笑呵呵道:“我不能,但是他也打不死我……你就难说了!反正现在的破八,应该没以前那么强大。

  至于天辰现在,上次他没怎么出手,感应的不是太清晰,不过应该没以前强大。”

  镇天王想了想道:“可能是还没完全复原。”

  “我知道,不过就算完全复原了,我怀疑他都未必是冥神对手。”

  “……”

  此话一出,镇天王思索了起来,看向方平,“你发现了什么?”

  方平这么问,他觉得恐怕有些问题。

  而方平,听到他们的话,也是印证了自己的想法,笑道:“现在的破八,没以前强大,我觉得可能和本源有关!

  我在王若冰那边发现了很多联通其他人门户的大道,气血大道。

  而王若冰,明显是后来的一种试验品。

  这代表什么?

  代表大家的道,在破门之后,也许就是虚假的!”

  方平说着,补充道:“当然,未必一定是假的!但是可能是给本源设置了一些门槛,以前的破八,和后来的破八,未必就是一回事。

  也许你现在打破一道门,那就是破八强者,可我觉得,还真未必如此,也许打破了三门,才能得见真道。”

  此话一出,镇天王眼神变了,半晌,沉声道:“你这么说,老夫倒是有些想法!也许你没说错,之前,皇者说过,破三门,证皇!

  可老夫发现,还真未必能成!

  三门是虚门,现在你这么一说,老夫觉得,也许破了三门……我们只是才到门口!

  最后破八的这条路,也许有些问题。”

  就在这时候,王金洋插话道:“恐怕是有些问题,大道的终点,不在门前!而在门后!可现在,哪怕镇天王前辈破了二门,也没看到真门所在。

  这不应该!

  正常情况下,前辈破了二门,其实已经到了门后的世界,这时候,前辈机缘好的话,也许就可以证道成皇了。”

  王金洋说着又道:“三门其实是皇道的一种界限,可现在看来,皇道的极限,被人设置了阻碍,前辈也许需要打破三门,才能看到真正的门户!”

  方平笑道:“可这么说,也有些不对,破八毕竟是破八,破了三门应该是破九了,难道破九不是皇?”

  “是皇,也可以是极道……”

  王金洋想了想道:“破九应该就算皇道级强者了!不过……如今的破九,也许是虚力。”

  “什么意思?”

  方平没太听懂。

  镇天王倒是懂了,沉声道:“简单,以前的破九,是真力!就是说,皇者和极道,是靠自身实力破九的,那个时候,未必有本源增幅了!

  可我们破九……也许不能完全将力量归一,而是还带有一些本源的增幅才行。

  一个是真力破九,一个是虚力破九,这也许就是其中的差别。

  虚力破九,也许也可以算皇者……可假的遇到了真的,你必然不是对手!”

  这次方平听懂了,闻言失笑道:“这么说,三界的道,现在也许就是假的!哪怕你破了三门,也许走的还是假道,和以前的道不一样。”

  “若是按照你说的那样,有这个可能!”

  镇天王感慨道:“好大的手笔!这事没那么容易做成的,可能是其中一截道是假的,毕竟全部造假,难度太高……”

  铸神使这下来了精神,笑道:“是这样没错!你说造假一条道,那还能做到。可现在是万道争锋,全部造假的概率不大。

  他们若是要造假,那必然是在归一的道路上造假。

  就是从万道的汇合点造假,我们所有人,最终都会走向破门之道,在这时候造假,难度就降低了许多。

  不过也是大手笔了!”

  铸神使摸起了下巴,笑道:“有意思,我回头查一下,仔细检查一番,也许会有一些收获。我也破了一道门,精神之门,生命之门虽然没破,可也快了。

  我倒要看看,我精神之门后的道路,到底是真是假!”

  这家伙也是个狂人,有些不忿。

  他都没造出这样的假道来,九皇行吗?

  真要是假的,他没发现,这也太丢人了。

  自己得好好检查一下才行!

  这事,几人都比较重视,而方平又简单说了一下王若冰的情况,开口道:“我走了其中一条道,就刚出去,看到了老张的一些过往……”

  张涛看着他,打趣道:“你太想我了,出现幻觉了?”

  “少扯淡!”

  方平不客气道:“看到了你在挣扎,挣扎当年娶媳妇是娶南云月好,还是娶后来的部长夫人……结果你去找南云月,南部长直接说她有未婚夫了,你灰头土脸的跑了。

  这事还挺打击你的,多少年了,都没忘记这事……”

  “……”

  老张脸都紫了!

  “污蔑!”

  “谁污蔑了?”

  张涛怒道:“南云月比我大几岁,我岂会看上她……”

  “要我找南部长来对质?”

  张涛恼火道:“一大把年纪了,现在找人对质这些,你不要脸,老子还要脸!”

  “切!”

  方平鄙夷,“你就说真的假的就行了,真要是这个,你可没提过,那我看到的就是真的,不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

  张涛哼了一声,闷闷道:“可能有吧,不太记得了!”

  方平失笑,镇天王几人也是哭笑不得。

  大道可以映射一些事情出来,这么说,那方平看到的道,真的可能是张涛门后的道。

  镇天王敲了敲桌子,思考了一阵才道:“你走进去的道,是虚门之前的道,还是虚门之后的道,又或者干脆就是实门前后的道?”

  方平摇头,“不太清楚,但是是实门的概率不大,我没感受到那种实质感!应该是虚门前后的大道,至于是前面的,还是后面的,我猜测是后面的道。”

  “你的意思是……”

  方平笑道:“是危险,也是机缘!我的想法是,带着老张去的话,老张能不能直接反向打破这道虚门,直接跨入破八境界。

  而这只是气血之门,我怀疑其他门户,也有人承受。

  至于是谁……”

  方平看向老王,想了想道:“你们几个家伙很有可能!当然,具体是不是你们,这个我不清楚,老王,你到现在走出自己的本源道了吗?”

  “走出来了!”

  王金洋沉声道:“我有本源世界,和你说的不一样。”

  “那这么说,不是你们了?”

  方平皱眉,“原本以为是你们,这样的话,那就好办多了,也许可以制造出来一些破了三门的破九强者,甭管真的假的,破九就是破九,人多了也能咬死皇者。

  可现在……那只锁定了气血虚门所在,却是无法锁定其他几门。”

  “可以查!”

  铸神使兴奋道:“小子,你若是赞助一些本源土,还有一些其他材料,老夫可以帮你!老夫研究本源多年,只要材料足够,可以和几位破八商量一下……

  我来推演,演化,也许可以推演出精神之道的汇聚点,如此一来,就可以找到那条道,反向逆推,再找到精神之门的承载者。”

  铸神使的确很牛,不过他要的这些东西,都不是寻常东西,方平撇嘴道:“再说吧,你要求太高,我可没那么资金支援你做科研。”

  铸神使无奈:“你可以尝试一下收集这些资源的,你小子就是招财体质,加上这蠢猫不是在吗?一起在本源宇宙多走走,也许有好处……”

  “你才蠢!”

  苍猫不乐意了,骂谁呢?

  骂猫好意思吗?

  没给好处,能随便骂吗?

  让你打个锅,推三阻四的,再也不给你骂了!

  以前骂本猫,本猫懒得理你,那是拿了好处,现在又没有,干嘛给你骂!

  “……”

  铸神使心累,这猫真现实。

  几人说说笑笑的,倒也不算紧张,有些事发生了,那就得去解决,紧张解决不了问题。

  虚门真门,此刻他们只能逆来顺受。

  若是方平说的没错的话,也许还是好处,从后方直接进入,打破门户,也许可以让人进入破八,哪怕不行,应该也有不小的好处。

  就像王若冰的世界,方平若是走通了所有的道,打破了所有道路中的气血之门,那人族强者不是人人都会有一次巨大无比的提升?

  这是很难说的事!

  将危机化为机缘,这种事他们常干。

  “除了这个,门后的世界很多神奇之处!”

  方平沉声道:“之前应该是干爹在破三门,那时候门后世界发生了变化,在下坠!而且就在那时候,我还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在这世界中,好像有人被锁住了!

  很巨大,我不知道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可我看到了宇宙中央,好像是有个人被锁住了。

  随着门后世界下坠,这道人影也在下坠……”

  “人?”

  镇天王这次真的愣住了,低沉道;“你是说,门后的宇宙,也许是囚笼!而我们破三门,也许是将囚笼中这个人往下拉扯……那是拯救对方,还是消灭对方?”

  “不知道。”

  方平摇头,“是不是人我都没办法判断,很巨大,好像和这方世界融为了一体,虚幻的很,到底是不是人,我也说不清楚。”

  镇天王陷入了沉思中。

  铸神使则是眼神微动道:“拉扯那人影的时候,你注意观察他心脏处了吗?”

  “没有,怎么了?”

  铸神使有些不确定,迟疑道:“当年打造仙源,是按照心脏的形状打造的!而且缠绕了很多血管,血管还有一些断头……好像是为了连接什么。

  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有些想法……

  破门,那代表实力提升,若是我没想错,实力提升的时候,血管也许会粗大起来。

  也许会延伸……

  如此一来,就有可能进行续接。

  我说这话的意思,你能听懂吗?”

  方平点头,也沉重道:“我有些猜测,我猜测本源宇宙是十重天,而门后世界,其实就在仙源之上!如此一来,按照你的说法,仙源之上若是有血管,可能会延伸进入十重天……

  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是为了续接血管,产生了牵扯力。

  这么说……若是门后世界真有这个被困的人……不,也许是死去的人,有人想复活他!”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震动!

  镇天王眼神一变,这次迅速扫荡四方,精神力爆发,封锁虚空。

  铸神使也是如此,连本源都在封锁。

  两人如临大敌!

  镇天王一边封锁,一边沉声道:“真有这个可能!九皇也许是为了复活谁……你这么一说,我有一些想法了。

  当年仙源计划刚开启的时候,四帝没那么反对。

  可后来,战极为反对,可能就是知道了什么,不愿意如此做,才和几位皇者闹翻了。”

  众人纷纷看向王金洋,王金洋苦笑,“别看我,我知道的不多,只是有一些混乱的记忆。一些重要的记忆,要不消失了,要不就被人泯灭了,这些事我不清楚。”

  方平吐槽道:“白期待了,你知道的不多,那就别装深沉,亏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

  老王无奈,也懒得辩解,谁装深沉了?

  他一直如此好吧!

  此刻,张涛也有些口干舌燥,“这么说,三界当年开启仙源计划,其实是为了救人!而这可能是九皇的计划,不,也许当初一些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内幕。

  后来四帝发现了,所以便和九皇闹翻了……

  那要救的这人,对九皇而言,也许很重要……”

  “开创本源那位!”

  方平直接说出了这人,“我也记得,当初他应该是在门后世界破碎了本源……难道说,他破碎了本源,就死在了那?破碎本源,有问题?或者对本源道有大损害?

  所以九皇要复活他?

  又或者,九皇还有别的目的,反正想把这家伙弄活了,又或者干脆就是控制他?

  仙源这东西,就算是心脏,也是后来造的。

  听你们这么一说,三焦之门,我倒是觉得有些像棺材板了!”

  方平笑呵呵道:“门后的世界,其实是棺材?”

  “九皇要不是为了复活他,要不就是为了控制他,又或者就是为了单纯的修补一些本源的缺陷?”

  镇天王幽幽道:“前提是你没看错,真的有人!”

  “不确定。”

  方平耸肩道:“这个谁能保证,反正我看起来很像人!太大了,占据了小半个宇宙,我哪知道真的假的,也许只是虚空被拉扯形成的。”

  镇天王忽然看向苍猫,“苍猫,你眼熟吗?”

  苍猫茫然,不熟啊。

  方平问道:“之前问你们,你们也不说。大猫是那人养的猫吗?”

  苍猫来了兴趣,脑袋探出,尾巴拍打着方平,好奇道:“本猫不是天生地养的吗?吃百家饭长大的,怎么是人养的猫了?”

  镇天王失笑,铸神使想了想也笑道:“苍猫的事,其实我们也不是太清楚,天辰应该知道。有猫狗的那天,就有天辰,天辰这家伙……说起来和那位的确有点关系。

  昔年,那位还走初武的时候,天辰好像和对方有交集,李老鬼,你比我清楚,天辰是他门人吗?”

  “算是吧?”

  镇天王也不是太确定,解释道:“初武的时候,其实还是比较包容的,今天在这学道,明天可能就跑到了另一家,天辰应该是和那位学过道的,但是我对那位也不是太熟悉,天辰待了多久,感情多深,说不清。

  何况,天辰学道的地方也不少,他还来过我这边,当年也和我师尊学过道。

  不过若是说苍猫和天狗,有人养的话,那位的可能性不小。”

  说着,又补充道:“就说苍猫,它号称万道之源,它自己大概都不清楚情况,那么就有可能是人控制的,故意造成了这种局面,而有这个能力的,也就那些人了。”

  苍猫无辜道:“是吗?本猫不知道呀!大狗好像比我记得多一点,要不你们以后问问大狗?”

  天狗好像记得多一点,不过天狗很少对苍猫说这些,苍猫也不清楚情况。

  镇天王毫不意外,这猫知道的东西本来就没多少,记得吃的倒是不少。

  众人再次说了一阵,理顺了不少东西。

  仙源、三焦之门,包括门后世界,可能都是为了复活一位强者。

  四帝和九皇当年翻脸,也许就是因为这个。

  本源的缺陷,皇者的缺陷,大概都在门后世界。

  至于九皇,也许也有不同的心思。

  有人想复活这位,有人未必想。

  而王若冰这些人的布局,也许是有人想做别的事,窃取其他皇者的胜利果实。

  王若冰的情况,未必所有皇者都清楚。

  毕竟隐藏在门后世界,恐怕也不是每一位皇者都去过,都能去的。

  这恐怕也是三界最隐秘的地方。

  布局王若冰的人,实力绝对不弱,在皇者中也是强大的存在。

  而这位,未必是一人。

  也有可能是一人,一人同时下了几个棋子,可能其他门户背后的掌控者,也是此人!

  九皇当中,其他几位,包括坐镇门户的那几位,坐镇仙源的那几位,都有可能被他算计了。

  越来越多的线索,让方平几人推断了很多东西出来。

  而就在这时候,镇天王忽然道:“老夫有些想法了!斗这家伙,可能有点问题!”

  众人看着他。

  镇天王沉声道:“能量之道,并非初武之道!气血之道才是,所以我们才说人族是万道起源,是根本。昔年,斗其实修的也不是能量之道。

  能量之道,其实算是他独创,但是修炼起来,也有好处,起码前期比气血之道要更好修炼一些。

  后来,三界有人跟风,于是,能量之道盛行。

  仙源计划,和地窟关系不大,就因为仙源的道,其实还是气血之道为主,若是真的为了复活那位,那位修的其实也是气血。

  如此一来,仙源计划针对的当然是人族。

  斗参与到这其中,也许有他的目的……这家伙也许就是暗中掌控一切的那家伙。

  按照方平的说法,门后世界没那么容易进入,那要不那位就在门后世界藏着,要不……就是可以进入其中。

  而能进入其中的,老夫想了想,恐怕也只有掌控门户的人才行。

  人皇这几位,未必真的掌控了门户,只能算是守门人,也许还有一人,真的掌控了门户!

  能量之门,斗!

  这道门,也就只有他才能掌控,可之前,斗是可以降临的,虚空深处,也只隐约看到了三道门户,第四道门在哪?

  也许就在斗那,而其他人……还未必知道有这道门。”

  方平皱眉道:“这都不知道?我之前打破气血之门,就人族这边出现了不小的变故,地窟没有吧,其他人会不知道,有第四道门?”

  “难说的很!”

  镇天王摇头道:“到底有没有能量之门,是不确定的!因为昔年开创本源的那位,就没有能量之力,这些年来,也没有任何走能量之道的人证道成皇。

  如此一来,那没有能量之门,其实是说的过去的。

  因为成皇的道,没有能量这一道。

  至于地窟的三门……其中一道也许是假的,这也不稀奇。”

  “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又看向老王,老王无奈道:“别看我,不熟悉!混乱的记忆中,关于斗天帝的也不多。

  是不是他在暗中掌控一切,现在也没办法判断,唯一能做的,那就是多几分小心。

  不要轻易相信他就行。

  九皇四帝都不要轻易相信,这些人各有目的,斗天帝之前出手阻拦人皇,未必就是好意,也许只是展现他的好意。

  总而言之,还得靠我们自己,包括我们几位,都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出现问题……”

  王金洋沉声道:“我们几位说是极道天帝转世,那三位死没死,真的不好说!关键时刻,也许就会被取而代之,这个难说。

  所以多分小心还是有必要的,不止如此……方平,这三界中,包括部长,也不要轻易相信。”

  张涛也不生气,淡淡道:“不错,我们的道,既然别人有算计,可能就在别人的掌控之下!方平,你若是摆脱了这一切,那关键时刻,还是只相信你自己最好。

  当然,这大概要到和皇者正面为敌的时候了,这时候倒是关系不大。”

  他也没否认,自己可能会被控制了。

  这一点,镇天王都不敢保证。

  方平心累,点点头,最后道:“还有就是关于那滴血的事……”

  “不用说了!”

  这时候,镇天王起身道:“这个不用说了,暂时关系不到我们的安危,自己留点秘密,也许有用!你说的这些事,我们会安排,会做一些判断。

  还有,关于你自己的本源,以后也不用全部和我们说清楚。

  你实力的问题,不要全部透露,留一手最好。”

  方平再次点头,心中却是轻叹,镇天王和老张几人看似没太大波动,可危机感大概也极重。

  三界,依旧还被乌云笼罩。

  之前所谓的打破棋盘……也许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 上一篇:第1229章 不同寻常的血液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231章 哪得清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