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不同寻常的血液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总算是回来了!”

  张涛吐了口气,提着的心放了下去。

  方平这混蛋东西,这次吓得他不轻。

  本源被困,若是强敌在侧,他还能帮点忙,哪怕不敌,也能参战。

  可涉及到了本源,他是丝毫办法没有。

  其他人还好,方平的投影都从他的大道中消失了,现在的他,对方平那是真的没办法。

  就在这时候,方平气血涌动,骨骼砰砰砰直响。

  老张蹙眉,就在这时候,镇天王和铸神使来了。

  镇天王看到方平气血涌动,再看看王金洋,微微挑眉,奇怪道:“这小子是又吞了很多门后力量?”

  感觉方平吃了很多气血之力啊!

  他刚说着,铸神使忽然一把朝方平抓去,老张刚要出手,铸神使抓来一缕淡淡的血色气息,血色力量在他手中形成一道丝线。

  铸神使仔细感应了一番,脸色微变。

  “怎么了?”

  镇天王看向他,有些奇怪。

  “你自己看看!”

  铸神使将血色丝线丢了过去,镇天王接到手中,盘玩了一番,接着也是微微凝眉,迟疑道:“好像有些像仙源之血的力量!”

  “是!”

  铸神使手中出现一滴如同玉石的血液,晶莹剔透,是他上次从皇者那要来的。

  此刻,铸神使沉声道:“感觉比仙源之血的质量还要高一些!”

  “嗯?”

  “不会吧!”

  镇天王也拿到了手中,仔细对比了一番,他实力极强,此刻隐约间也判断了一些出来,沉声道:“是有种这感觉,可是……”

  见老张和龙变有些疑惑,镇天王想了想道:“气血之力,是根本之力!不同时期的气血之力,质量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你们是知道的。”

  两人点头。

  一品境的武者,和三品高段的武者,气血之力差距就很大。

  三品的和七品的,那就更大了。

  七品武者和绝巅强者,气血之力又有一次质变。

  镇天王开口道:“气血之力,一次次质变,会质变很多次,到底多少次是尽头,谁也不清楚。就像方平,他九品质变了一次,绝巅质变了一次……”

  “我们人类,一般将九品境气血当成基础气血力量,毕竟九品就是一个分水岭,踏入本源和不踏入本源的分水岭。”

  “方平两次质变,他的气血之力,一卡堪比九品境的4卡,差距之大,可想而知。”

  老张无奈道:“他要不是两次质变,他也没这么大胆,什么事都敢干!”

  方平大道走的不远,武道修炼的也不算长远。

  可他实力极强,这和他气血几次质变有关。

  李长生也是如此,有过两次质变。

  正常情况下,哪怕到了天王境,其实也就绝巅的时候质变了一次而已。

  而此刻,镇天王笑道:“气血质变,一次质变之后,我们其实可以说成是绝巅气血。”

  “二次质变之后,可以说成玉骨气血。”

  “因为正常情况下,你锻造了玉骨,差不多是可以质变一次的。”

  破八,玉骨锻造,那是能质变气血的。

  当然,不代表你实力就翻倍了,你气血质变之后,本源增幅会下降,破八就是一个下降的过程,不过算是实现了伟力归一,对本源的增幅力量依仗要小很多。

  “两次,那就算是破八中锻了玉骨强者的气血之力强度了。”

  “三次,那应该就到了皇者那个地步了,当然,是需要皇者中锻造了玉骨的存在……”

  “等等!”

  老张迟疑道:“按照你这说法,皇者也未必锻造了玉骨,可破八都锻造了玉骨……”

  “谁跟你说破八一定锻造了玉骨?”

  镇天王笑道:“你就算打破了生命之门,气血之门,也未必能百分百锻造成功,皇者有些人,的确未必有玉骨的,他们偏重一些其他力量,就很难做到玉骨的锻造。”

  张涛无言,很快回神道:“你说正事!”

  “我的意思是,仙源的血液,其实也是一种气血之力,力量等级很高,三次甚至是四次质变的程度,这应该是三界目前最高等级的气血之力了。”

  “而现在,方平好像得到了一些了不起的东西,这气血之力质量……好像比仙源之血还要强一些。”

  镇天王迟疑道:“你要知道,哪怕是气血之门涌出的那股气血之力,其实也只是不到三次质变的程度,比一般的破八气血要强一些,可未必比得上皇者。”

  这说明方平这次涌现的气血,不是气血之门中溢出的那种,等级要更高一些。

  老张微微点头,很快道:“等他醒了就知道了!”

  此刻的方平,正在迅速吸收那些溢散的气血之力。

  镇天王又看了看王金洋,微微凝眉,一旁,铸神使也在看王金洋,传音道:“老鬼,这家伙是不是复苏了战的力量?”

  镇天王也传音起来,回道:“好像是!不过……也不完全!这家伙的道有些诡异,你感受到了吗?”

  “感受到了。”

  铸神使有些奇怪地看了王金洋一阵,半晌才道:“他的道被人动过手脚,三条叠加的道好像被人强行合拢了!”

  “你看的出来?”

  “废话!”

  铸神使得意洋洋,“我什么眼力?你能跟我比?这家伙的道,被人强行合一了,是好事,走一百米堪比别人走300米,不过也是坏事。”

  铸神使想了想道:“三门分开,未必就是坏事,可以循序渐进,也可以单修一道破门,这家伙的话……三道并进,需要平衡前进,非但如此,破门的时候难度也会增加许多……”

  他眼力的确很好,很快发现了其中的异常。

  镇天王点头,不过笑道:“他破门应该不难!你别忘了,他已经破了一道门,还是实门……”

  “那不代表他的虚门没有!”

  铸神使否定道:“虚门也许还是有的,所以还是要破三门,一次性破开,难度还是相当大的!当然,好处也有许多,这家伙一旦真的破了一道门,三门齐开不说,真门也破了一道……

  那到时候,也许就具备战的力量了。

  那时候的他,可能就是直接进入极道天帝的境界。”

  “也难说,几位极道转世,也许就是因为极道的力量不够。”

  两人对话了一阵,很快沉默了下来。

  有些事,他们还是知道一些的。

  不过这些话,说出来容易打击人。

  极道的力量……未必够!

  要不然,三帝何必转世?

  现在,破八就是至强者了,破八都要仰望,难以企及,何况更高层次。

  两人虽然发现了王金洋的一些问题,不过这时候也没对其他人说,这事也是王金洋自己的事,没必要大肆宣传。

  ……

  他们俩在聊着天。

  此刻,方平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骨骼在变化!

  气血在变化。

  实力,方平没感受到什么进步,好像还是之前那样,可这时候的方平,却是感受到了另一种的蜕变。

  那滴血液!

  他在蜕变!

  说不上什么感觉,并非力量层次的变化,而是生命层次的变化。

  一种生命的跃迁!

  那滴血,被他一点点吸收,他没有全部吸收,也没这能力全部吸收,可此刻,方平不但肉身在吸收,他的精神力,他的本源,都在吸收这滴血的力量。

  本源世界,渗透了一些红色,却是比之前要稳固了许多。

  方平的本源扩充很快,又没本源土,全靠圣人令和天王印撑着,他的本源世界,本质上是没有苍猫的猫世界强大的。

  可现在,一丝丝血液渗透了出去,在整个本源世界流淌,如此一来,本源世界好像要稳固许多。

  非但如此,方平还发现了一点。

  他的脑核,此刻腾空化为了太阳。

  之前,这太阳和方平本人连接,和本源连接却不是太明显。

  随时可以拿下来的那种!

  然而,这时候,一丝丝血液融入了太阳中,血液好像是融合剂,将脑核、本源世界、真身三者联系度增加了起来。

  方平微微有些激动!

  这到底是什么血?

  他之前其实也想过一点,他的本源世界,最后应该还是要融入自身的,归一!

  他上次就感觉,脑核是其中的关联。

  苍猫也说过这事,可方平尝试了一阵,还是无法将几者完全关联起来,这一刻,却是有连接到一起的迹象。

  “这血液……到底是什么?”

  方平疑惑,很快,若有所思。

  在这之前,门后的世界动荡,他其实看到了一些东西,门后的世界,比他想象的要复杂许多。

  这滴血既然是出现在门后世界的,应该和那些有关。

  这一次,他在门后世界真的看到了许多东西,虽然对现在的他未必有帮助,可方平知道,这些东西,以后都会有大用!

  自己没死,那就是巨赚!

  此刻,方平还在吸收血液的力量,那滴血液他现在找不到了,不过可以感受到,就在自己体内。

  血液的力量慢慢被他融合。

  实力方面,方平并没有什么进步。

  然而,方平感受了一番,他觉得自己变化还是很大的。

  很快,方平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数据,这一看,方平还是发现了巨大的差距:

  财富:2350亿点

  气血:3500000卡

  精神:30999赫

  玉骨:17%

  本源世界:910米

  战法:斩神刀法

  本源道:+200%

  归一:

  灵识道:100卡气血转1赫精神力

  肉身道:1赫精神力转100卡气血

  力量掌控:90%

  极限爆发:9765000卡/10850000卡

  精神力的变化!

  直接破开了29999的大关,超过了3万赫。

  第二,玉骨的变化。

  之前淬炼程度只有2%,而这次,居然直接跳到了17%。

  当然,玉骨淬炼到了这阶段,依旧没有给方平带来任何帮助,力量并没有变化。

  可方平还是感受到了不同,这并非简单的数据可以呈现的。

  肉身的防御力,这一点,系统就不会显示,若是显示,那肯定有差别。

  若是还有寿元这一项,以方平之前的实力,若是能活三万年,那现在,他可能能活五万年。

  就是这种感觉!

  生命层次的一种跃迁,感觉很明显,哪怕方平这样的实力,也能明显感受到,他的思维比以前更活跃一些,肉身比以前更年轻一些,哪怕他本就很年轻。

  “一滴血而已……”

  方平震撼的不行,这滴血还没吸收完呢,居然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变化,这也太可怕了!

  这到底是什么血液?

  方平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候,耳边有人淡淡道:“恢复了就别装死了。”

  方平睁眼,没好气道:“谁装死了?我在想事情!”

  “哼!”

  张涛满脸不善,冷冷道:“胡闹!明知道有危险,那就及时撤离,为什么非要冒进?”

  “谁冒进了?”

  方平不乐意了,“我去了才知道有危险,那时候都已经没回头路了好不好,你讲点道理行吗?”

  老张忽然一把抓住苍猫,提着猫脖颈,不善道:“苍猫说它发现了危险,你还不走,非要冒险,这不是你的责任?”

  苍猫很无辜,又关本猫啥事!

  尾巴荡漾了一番,肥胖的苍猫,尾巴抽打了一下老张的手臂,干嘛要抓猫,玩猫要给好处的。

  方平也不管老张,一把将苍猫抢了过来,揉搓着猫脑袋,哼道:“大猫说的你也信,那时候明摆着走不了了,走什么走,走到半道上被人袭击,更危险,可能直接就完蛋了。”

  “你又不知道情况,现在我刚恢复,就开始斥责我……”

  两人针尖对麦芒,铸神使见状笑道:“算了,何必为了这点事……”

  “你别管!”

  两人一起说了一句,铸神使一脸无语,镇天王在一旁看天,闲的,你看我,我就懒得管。

  这俩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看一旁龙变急的都快流泪了,明摆着演戏给老龙看的。

  看看,为了你女儿,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现在两人都要翻脸了!

  你龙变现在话也插不上,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多罪大恶极!

  人族两位领袖翻脸了,就是你龙变的责任。

  说的大一点,人族灭了,就是你龙变导致的。

  当然,咱俩谁也没怪你,你自己得怪自己。

  两人吵了几句,眼看着越吵越凶,这时候,有人轻笑道:“部长,方平,人回来了就好,都消消气吧!”

  “……”

  方平扭头看去,老王已经起身,方平哈哈大笑,随手将苍猫丢到了一边,上前拥抱了一下,笑道:“就知道我有危险了,我兄弟会来救我!”

  “要是指望某人,我早就完蛋了!”

  “……”

  张涛懒得理他,一旁,苍猫委屈的不行,玩猫的时候随便玩,玩完了就丢一边,坏人!

  方平和老王拥抱了一阵,也没说感谢的话。

  也没这个必要!

  虽然许久没见了,可这几年,两人出生入死的次数不少,早就无需这些客套话。

  寒暄了几句,方平也不再说什么,瞥了一眼不远处还在沉眠的王若冰,想了想道:“龙变前辈,王若冰这边,醒了之后让她不要乱跑,以免出现危险。”

  “方平……”

  龙变欲言又止,方平知道他的意思,笑道:“她本源世界有缺陷,有漏洞,所以生命力流逝,我已经将她的漏洞暂时封印了起来,但是未必能长久。

  所以尽量不要再有大的动静,比如破境之类的,控制在八品境,也许会更好一些。”

  龙变天帝苦笑,沉吟一番,还是道:“那……若冰的本源世界,是不是……是不是……”

  他其实想知道的更多一些,若冰到底遭遇了什么?

  谁在算计?

  方平又遭遇了什么样的危险,要知道,方平可是为了救王若冰才被困的,这一切无一不表明,王若冰的情况很严重。

  方平笑道:“没什么,一位皇者在算计而已!”

  “……”

  他说的简单,龙变差点窒息,没什么,一位皇者……而已?

  这……说的真简单啊!

  方平淡定道:“我不确定是哪位皇者,所以也不细说了,免得给你造成先入为主的迹象。未必就是神皇,若是神皇……你搞不好要和他翻脸,这翻脸翻错了,那不就是我的责任了。

  当年是神皇门人送来的,又不是他本人,所以我现在也不下定论,免得误导你。”

  龙变苦笑,点头道:“那老夫也不问了,若冰的事……虽难以启齿,可龙变还是希望二位日后能多照料一番,若是若冰有何不妥,也不是她愿意如此,是有人操控,所以……”

  方平笑道:“前辈的意思我明白,放心吧!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免得有人继续动手脚。”

  “这点我懂。”

  龙变也不傻,方平不细说,恐怕涉及的东西比较大,都涉及到了皇者,不大才怪了。

  他也不再问,问了,他无法解决,只会凭空增加烦恼和担忧。

  说到这,方平迈步就要离开。

  铸神使急了,“小子,这就完了?”

  “完了。”

  “你遭遇了什么你还没说呢……”

  “大秘密,不告诉你!”

  方平也是干脆,“一柄神器刀,待会可以告诉您老,不然没戏。”

  方平笑呵呵道:“您老肯定不会后悔的,大秘密,超级大!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干的事,您老总不能就白白拿走了吧?

  一柄神器,换一个惊天大秘密,没问题。”

  “那这老东西呢?”

  铸神使指了指镇天王,方平笑道:“这是我干爹,不一样。”

  “老子也当你干爹!”

  “那不用,认太多爹,太没面子了,我爸回头问我,咋怎么多干爹,我怎么交代……”

  铸神使心累,大爷的,说的好像你亏了似的!

  老夫什么身份?

  铸神使,破八,九皇四帝座上宾,你还不乐意了!

  一旁,镇天王笑的矜持,难得有一次这样的感觉,当这小子的干爹,好像还挺有面子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看,打铁的想当都没机会。

  铸神使心累,刚想说话,耳边传来张涛的声音:“前辈,给我打造一柄半神器兵器,我等会转述给前辈,可以省不少……”

  铸神使呆滞。

  此刻,张涛一脸的淡然,好像压根没说话似的。

  要什么神器!

  方平这小子,心真黑,一柄半神器就够了,何必那么黑心呢。

  看看我,就没要神器。

  那边,苍猫大眼睛转动了一下,猫脸带笑道:“打锅的,给本猫打一口锅,本猫就不说假人皇说要半神器就行!”

  “……”

  张涛脸都僵硬了,你故意的是不是?

  这蠢猫绝对是在报复自己!

  报复自己刚刚掐了它脖子,绝对的!

  方平翻了个白眼,老张这家伙,心真黑。

  吃亏了吧?

  几万赫的精神力而已,还在自己面前显摆,显摆就算了,不知道苍猫精神力很强大吗?

  以为可以瞒住?

  张涛见状,无语道:“我这不是想着,先诓骗一柄半神器来,隐藏一些重要消息,你再去敲诈一次,这不多一柄半神器收获吗?”

  “……”

  铸神使比他们要心累的多,无力道:“够了!你俩一唱一和的,想干嘛?”

  说罢,无语道:“刚刚差点死了,你俩居然还有心情说这些,掉钱眼里了?”

  “没死就行。”

  方平无所谓道:“新武人,哪天不是朝不保夕,现在好过了一些而已。没死难道还要伤心一会?浪费这时间干嘛。”

  他说的淡然,老张也没什么反应。

  人没死,那就没必要去纠结那些,难道还要抱着方平痛哭一场,他没这习惯。

  也就方平有事没说完,要不然,现在就是一脚踢过去,丢下一句“下次注意”,他大概就要跑路了。

  事情多着呢,谁有时间去伤感。

  这两人这态度,让铸神使也是哑口无言。

  不得不说,此刻的他,才隐约间有些感触,这新武……比想象的更残酷。

  方平和张涛这些人,就是亡命徒。

  彻彻底底的亡命徒!

  摇摇头,也没继续这话题,瞥了一眼方平,铸神使想了想才道:“神器的事,没那么简单!我现在也的确缺材料,你要是真想打造神器,自己想办法弄原材料,打造可以找我。”

  “拆了您老一身骨头不就行了……”

  “……”

  铸神使差点喷死他,拆了你骨头!

  老子好不容易锻造了一身神器骨头,给你拆了,那还浪费这么多年干嘛。

  想的倒美!

  方平笑了一声,也不强求,边走边道:“那回头再说吧,先回地球。”

  后方,龙变天帝见状送了几人一程,也没跟过去。

  现在的他,虽是天王,不过毕竟不是人族,而且实力也不够,方平恐怕觉得他还没这个资格知晓这些,这点他也理解,没缠着要追问。

  方平出了龙变天,看向老王,笑道:“几天没见,实力进步了不少,现在有天王战力吗?”

  王金洋苦笑不得,无奈道:“这才没几天,哪有那么快!气血质变了一次,骨骼强度增加了一些,哪怕如此,现在应该也就比帝级稍微强点,圣人都未必比得上……”

  “这么弱?”

  “……”

  老王心累,弱?

  这才几天啊!

  很弱吗?

  一想……是有点弱,哎,没法说。

  方平一听他才堪堪有圣人实力,也懒得再问了,实力一般,聊胜于无,凑合凑合也行,老王也不是太给力,亏自己还以为他最少也有天王实力了,白期待了。

  

  


  • 上一篇:第1228章 离开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230章 乌云笼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