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离开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如同天眼,一道金光扫射这片宇宙。

  此刻,方平一边朝那边赶路,一边回头看去,也看到了那道金芒。

  他也是强者,自然知道这是什么。

  目光!

  是的,有绝世强者,目光扫视这片宇宙。

  “刚刚那人!”

  方平眼神冰寒,这人就是幕后操控者,起码是人族的幕后操控者。

  王若冰的本源世界,连接了无数通道,都是气血通道,这意味着修气血一道的强者,很可能都在此人掌控之下。

  “大猫,记住这道目光!”

  对方太强,只是目光扫射,方平无法分辨气息,无法判断对方是谁,是不是神皇,目前也难以肯定。

  不过强者都有特征,这目光,哪怕不夹杂任何东西,下次遇到,他应该也能判断出来。

  苍猫回头看了一眼,喵呜一声,也没说话。

  此刻,前方,虚空中,那个箭头状的凸起还在回缩,很快,再次凸起。

  后面的人,在一次次地尝试破开这界膜。

  不过方平也发现了,凸起程度越来越弱,后面的人好像有些无力了。

  方平眼神微动,这个时候会强行破入这片天地的,难道是来救自己的?

  他相信,现在老张他们肯定在想办法救自己。

  “铸神使?”

  “镇天王?”

  方平不太确定,不过他觉得,这个时候能进入这片天地,能救自己的人,应该也没几个,很大可能就是这两位。

  虚空在颤动,那道目光如同探照灯,一寸寸的扫射而来。

  方平不再迟疑,低声道:“大猫,上,里应外合,撕裂这空间!”

  苍猫喵呜一声,迅速腾空,一击打去!

  然而,虚空好像不受力一般,没有太大的动静。

  方平顿时蹙眉,不行?

  这么说,必须要外面的人出力才行?

  可那道目光,此刻正在扫视这片天地,一旦发现,那就麻烦了。

  ……

  黑暗的一条通道中。

  王金洋一箭又一箭,然而始终无法打破前方的隔膜。

  他已经有些无力了。

  这条通道,绝不是那么好打通的。

  “怎么办?”

  王金洋皱眉,此刻的他,也有些无力。

  无法打破这隔膜,再拖延下去,方平未必能撑住了。

  可他担心一点……若是耗费一切,打通了这条通道,最后通道后方没有方平,那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通道太坚固了!

  王金洋思绪迅速转动,眨眼间,有了决定,破开这通道壁垒!

  “我现在恐怕没办法打破这壁垒……”

  就在这一刻,王金洋忽然有了决定。

  一股微弱的气血之力,缓缓从他心脏中升腾而起。

  这股力量,若是方平看到了,必然熟悉,心脏的力量,战天帝心脏的力量,老王还留了一些。

  很微弱!

  方平当初吸收的力量,早就消耗完了,也没太大的特殊之处,除了质量高点。

  然而,力量到了老王这,却是有些不同。

  此时此刻,老王脑海中好像有人在说话。

  “你要接受我的力量了吗?”

  “……”

  王金洋并不说话,也不吭声。

  有时候,这些意识并非有了外人侵占,而是他自己想的,想法映入脑海罢了。

  不代表战天帝真的在他脑海中。

  “力量……无你我之分!”

  王金洋心中呢喃,能坚守本心就行。

  然而,说的简单,当力量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谁又能真的坚守本心,不为这些所动摇?

  “我可以的!”

  王金洋低声闷喝一句。

  下一刻,血色长弓上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破!”

  一声低喝响起,一箭射出,轰隆一声爆鸣!

  ……

  本源宇宙。

  方平还在想着如何帮忙,就在这时候,一声轰鸣传来。

  宇宙好像要被破开!

  就在这一刻,方平看到了苍穹破裂,一个小口子出现。

  几乎是在同时……

  方平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血!

  是的,血!

  血液出现了!

  天被破开了,在滴血。

  血丝,血丝缓缓凝聚,很快,一滴血液滴落。

  而破开的小口子中,一点点血液渗透了进去,通道那边,王金洋陡然脸色一变,接着低喝一声,只觉得无数气血之力涌入自己的体内!

  轰隆隆!

  体内轰鸣声不断。

  骨骼血肉都在迅速重铸。

  而下方,方平看到了一滴血液,如同玉石汇聚,滴落,朝自己滴落而来。

  就在此刻,虚空中忽然一阵颤动,那道金色目光好像感应到了什么,“血……”

  一声带着意外和惊讶的声音响起,响彻这片宇宙。

  那人感应到了血液!

  “血……”

  声音继续传荡,很快,朝方平这边波动而来,虚空在震动。

  “血液……”

  声音带着一丝喜意,就在此刻,苍猫忽然低叫一声,“快走……”

  说着,大猫看向那滴落而来的血液,一滴!

  只有一滴血液凝聚成功,此刻坠落而来,苍猫露出一抹渴望之色,“骗子,带走……”

  方平哪敢迟疑,迅速破空而出,急忙朝那滴血液抓去。

  这一抓……轰隆一声,方平本源体迅速溃散,太强大了,也太重了。

  这一滴血,差点彻底击溃了方平。

  磅礴的力量,压的方平差点爆开。

  “骗子!”

  苍猫低呼一声,迅速尾巴生长,钩住了方平,急忙朝那个小小的裂缝跑去。

  要跑路了!

  虚空中,一张大手凝聚成功,此刻,大手朝这边覆盖而来。

  可那洞口还在上空,还在天上。

  苍猫急切的不行,麻烦了!

  这滴血,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对方正在感应血液所在,朝血液所在抓来。

  “骗子,丢了那滴血……”

  苍猫喊了一声,方平其实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那手掌未必发现了他们,却是感应到了这滴血的存在,他要的是这滴血液。

  方平倒是想丢了,到了这关头,赶快离开为好。

  可是……丢不了!

  方平发现,这滴血液居然在和自己融合,忍不住低吼道:“丢不了,快进通道!”

  而通道对面,破开了一个口子的王金洋,此刻也通过缝隙,看到了方平。

  他也吸收到了很多血丝,就如之前破开了气血之门,有力量涌出一样,他刚刚吸收了很多气血之力,此刻气血澎湃无比。

  他通过这个小口子,看到了方平,看到了苍猫,也看到了那张迅速抓来的大手!

  王金洋脸色微变,低喝一声,手中长弓迅速化为一条绳索,迅速穿透小口子朝方平那边延伸而去。

  可那只手,速度太快了!

  ……

  就在王金洋和方平竭尽全力,要离开这片宇宙的同时。

  宇宙深处,人皇陡然睁眼!

  不但睁眼了,人皇忽然气机波动了一下,遮掩了四方。

  此刻,他身后的门户有巨大的变化。

  血红色!

  一丝丝仿佛血液一样的红色,在印染整个大门,人皇脸色微变,回头,看向大门,气血之门好像被血液印染,渐渐变成了全部红色。

  人皇眼中神光爆发,朝大门看去。

  看了一阵,好像没看到什么,人皇脸色微变,低声呢喃:“战?”

  是他吗?

  是他闯入了其中?

  他做了什么?

  气血之门在剧烈颤动!

  这时候,有声音传来,“纪,怎么了?”

  人皇迅速封印四方,淡淡道:“气血之门之前被破开的口子破了……修补缺陷!”

  此话一出,没人再问了。

  人皇脸色变幻一阵,眼中精光再次爆发,好像要看透门户,看清一切。

  却是依旧没办法看穿。

  人皇迟疑了瞬间,很快,眼神冷厉起来,忽然回身,一根手指戳向之前被方平他们斩破,而今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那处破洞。

  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本源宇宙颤动了一下。

  “纪……”

  有人低呼!

  “缺口破碎,很快便好!”

  “该死,快修补好!”

  来自其他两道门户坐镇的强者,迅速出声。

  多事之秋!

  八重天中,镇天王在破碎第三道虚门,而此地,气血之门之前修补好的口子,居然再次破碎了,麻烦事一重接着一重。

  人皇也不多说,此刻,他已经再次破开了上次方平他们破开的那道口子,那涌出的气血之力,人皇并未多看,这个对他作用有限。

  当破开这口子的时候,人皇眼中神光再现!

  嗡!

  气血之门微微颤动,好像要击碎这目光,然而人皇却是没在意,金光强行穿透一切。

  这时候他看到了!

  看到了一滴血!

  一些如同玉石般的血液!

  他还看到了,看到了那只手掌,手掌在覆盖,覆盖而去。

  他还看到了,虚空中那被破开的小小口子。

  人皇眼神闪烁,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了动作,低喝道:“何人敢闯本源?”

  一声低喝响起,人皇手指断裂,一根手指直接进入了门后世界!

  手指进入门后,眨眼间变的巨大无比!

  一根手指头,从门后而来,覆盖天地,朝方平点去!

  要灭杀他!

  巨大的手指出现,瞬间引起了整个门后宇宙的波动,宇宙在动荡,在震颤。

  就在这时候,手指飞速落下。

  刚抓住血色长弓化成的长绳的方平,脸色一变,前后夹击!

  前有巨掌,后有手指。

  手指更加凝实!

  巨掌只是虚幻的手掌,而这手指……如同真实。

  他不知道,人皇直接断裂了自己的手指,此刻,手指就是真实存在的。

  “大胆!”

  一声冷喝,从手指中传来,“尔是何人?”

  手指暴喝的同时,宇宙在颤动,在翻滚。

  轰隆隆!

  虚空在动荡,一条条裂缝忽然呈现了出来。

  方平咬牙,此刻,苍猫也已经抓住了绳子,肥胖的苍猫,这一次动作极其敏捷,迅速沿着绳子朝上方的口子爬去。

  不得不爬,这一根手指和一只巨掌,压迫的他们根本无法飞行。

  虚空在颤动。

  方平也跟着苍猫一起,此刻,他的本源体有转换成红色的趋势,是那滴血在和他融合。

  手指一指头点来,速度很快,这地方本就靠近气血之门。

  而巨大的手掌,此刻也朝方平抓来。

  苍猫尾巴摆动,一尾巴抽向手指,砰地一声,尾巴断裂,苍猫尾巴继续生长,如同绳索,朝手掌卷去,要捆住手掌。

  “苍猫!”

  手指和手掌同时传出声音。

  “不是猫!”

  苍猫一声大吼,不是猫,认错了!

  至于方平,如同血色,此刻也看不出人形。

  手掌传出声音,人皇声音再次传出,怒喝道:“你又是何人?大胆!”

  话落,手指陡然朝手掌点杀而去!

  手掌的主人不再出声,巨大的手掌不管人皇,继续朝方平抓去。

  然而此刻,人皇手指却是不依不饶,冷喝道:“何人胆敢在本源之地作乱,找死!”

  虚空颤动,宇宙颠倒。

  巨大的手指,砰地一声,戳中了手掌,瞬间将手掌戳出了一个窟窿。

  人皇声音再次传来,“苍猫,你好大的胆子!胆敢擅闯本源之地,你跑不了!”

  “不是猫!”

  苍猫大吼,“不是猫,不是猫,认错了!”

  没人理它,不是你才怪了。

  此刻,苍猫也不说话了,肥硕的身体,迅捷无比,尾巴钩住方平,继续攀爬,趁着这手指和手掌交锋的瞬间,已经快要爬到尽头了。

  就在此刻,手掌忽然传出声音:“原来是战……你破了这方世界……”

  人皇声音冷漠,“你是何人?”

  话落,又道:“无需知道你是何人,你敢搅乱本源,该杀!”

  就在这瞬间,轰隆一声爆鸣!

  天地颤动,手掌破碎,一缕淡淡的虚影从手掌中脱离,好像要回归。

  人皇手指此刻也很残破,却是冷笑道:“走?往哪走,本皇倒想看看,到底何人,胆敢作乱!”

  至于苍猫,他不管了。

  知道是苍猫就行。

  “哎……”

  一声叹息传来,原本要遁逃的虚影叹道:“何须如此,他们夺走了真血,你我各凭本事去夺,何必两败俱伤……”

  “真血是本皇的,你也想夺,做梦!”

  人皇手指再次朝虚影点去!

  虚影叹道:“灭杀我这缕本源,遮掩天机?战破道而来,你是无意出手,还是故意出手?罢了罢了,无法分辨,既如此……老朽无法带回消息,你也别想……

  那就便宜这猫和战罢了!”

  话落,一声巨大无比的轰鸣声传出!

  虚影瞬间爆裂!

  人皇手指此刻也是眨眼间爆碎,手指破碎的瞬间,人皇虚影出现,刚出现,虚影颤动了一下,一道金光飙射而来,人皇虚影皱眉,却是没有遁逃。

  几乎是瞬间,那道金光洞穿了人皇虚影,金光消失,人皇虚影破碎。

  天地一片安静。

  而这时候,上空,王金洋低喝道:“快,这裂缝要封闭了,快上来!”

  方平顾不得去想那么多了,也没时间去判断刚刚这两位到底什么意思了,迅速朝裂缝跑去。

  裂缝很小,不过方平和苍猫都是本源体,此刻如同流水一般,迅速进入裂缝,朝通道跑去。

  而裂缝正在迅速缩小,要愈合了。

  方平低喝一声,就在裂缝封闭的瞬间,大半本源体跑入了通道,却是有一部分被愈合的裂缝瞬间切割,直接失去了联系。

  方平哪敢犹豫,身躯不断溃散,急忙道:“快走!”

  此刻,来时的通道,也在愈合,一层雾气升腾,在挡住去路,王金洋暴吼一声,长弓化刀,一刀劈出,方平快撑不住了。

  苍猫也是爪子探出,撕裂了雾气,迅速向前赶路。

  “老王……”

  “别说话,维持本源!”

  王金洋声音冷漠,低喝一声,再次劈刀。

  两人一猫,往回去的道路迅速赶去,走一截,后方的通道就化为雾气,瞬间被堵实。

  ……

  同一时间。

  气血之门外,人皇手指彻底断裂,血液滴落。

  气血之门也在剧烈颤动,之前洞穿的小孔,此刻也在恢复。

  人皇眼冒金光,微微沉吟片刻,手指却是失去了一切联系,不过他还是看到了一些东西。

  “那是……战?”

  “还是猫?”

  刚刚本源中发生的一切,他没感应到,只能通过神目探查一些,看的还不清晰。

  不过人皇也没准备手指能归来,此刻也不在意这些,轻哼一声,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笑意,很快,手掌一挥,将气血之门的小洞修补完善。

  “里面越来越乱了……”

  人皇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念头,接着不再去管,闭目盘坐,好像刚刚那一切都没发生过。

  ……

  另一个方向,黑暗大星之上。

  老者也是眼冒神光,淡淡道:“纪……是你出手了吗?”

  “你倒是好算计!”

  老者呢喃,也陷入了沉思,刚刚进入其中的是苍猫吗?

  苍猫又是如何离开的?

  又是怎么进去的?

  还有,最后那一抹感应,是……真血?

  还是血丝?

  老者分裂的本源被碎,距离太远,也无法感应清晰,此刻不太确定是真血还是血丝。

  “发现了吗?”

  老者喃喃一声,之前,那地方的波动,便是苍猫造成的吗?

  苍猫有发现什么吗?

  带着一些疑惑,老者也不再去管,闭目继续修炼。

  这地方,苍猫哪怕能来第一次,恐怕也来不了第二次。

  气血之门,那一丝破绽,必须要尽快修补好。

  不过现在,恐怕也难以再次破开了。

  至于被纪察觉到了端倪,老者也不管这些,纪是聪明人,哪怕发现了什么,也不会多说。

  “那颗种子恐怕这次被发现端倪了……”

  老者再次睁眼,苍猫好像离开了这一界,那么,那颗种子大概会被发现问题的。

  “有趣……这地方居然都能闯入……”

  这是老者也没料到的,这地方,皇者进去了,都难以脱身,今日却是被人闯进去了,还被人跑了。

  “不过……也无妨!”

  老者一声轻笑,发现了又如何?

  人族和龙变,又该如何处理?

  杀了那颗种子?

  那是无用的!

  老者不再出声,再次闭目修养。

  ……

  人皇和老者都不再有动静。

  而八重天中,镇天王却是有了动静,此刻,第三道虚门已经呈现在虚空中,却是距离他很远,有些虚幻。

  就当四面八方,有些异动的时候。

  镇天王忽然开口道:“差了点……合着我还没到破三门的时候,算了,这次不破了,回头有机会再来破!”

  说罢,镇天王好像没发生任何事情一般,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笑道:“大家回去吧,没好戏看了,破不了三门,吓唬吓唬你们,走了!”

  丢下这话,他就要回去了。

  此刻,四面八方,强者们牙都快咬碎了。

  你什么意思?

  三界因为你而惊动,你大张旗鼓地要破三门,结果到了这关头,你扭头就要回家,这合适吗?

  镇天王可不管这个,笑道:“都还愣着干嘛?走啊,各回各家!我这三门还没走到尽头,现在破不了,之前感觉岔了,你们不走,那我先走了!”

  丢下这话,他真要走了。

  此刻,坤王冷冷道:“李镇,你到底想做什么?”

  “什么想做什么?”

  镇天王无辜道:“老子以为可以破门了,现在发现没希望,那就不破了,怎么了?难道这也不行?你鸿坤管天管地,还能管到我破不破门?

  你有能耐,你自己破门去!

  我又没让你们来观摩,你不请自来,与我何干?”

  镇天王嗤笑一声,玩味道:“要不咱俩交手试试,我屠了你,也许可以借机破三门!”

  鸿坤哼了一声,此刻也不再废话,直接破开了八重天,离开了此地。

  和镇天王这老流氓没法交流!

  这家伙一定有目的,到底是因为什么,目前还不好判断。

  不过镇天王实力的确恐怖,居然都快接近破三门的地步了。

  “散了!”

  镇天王笑了一声,也撕裂了空间,直接消失。

  刚刚轰轰烈烈的要破门的,好像不是他一样。

  ……

  就在镇天王离开的瞬间,龙变天,王金洋开放的气血之门中,忽然传来一阵轰鸣。

  残破无比的方平,瞬间冲出。

  眨眼间和肉身融合,接着迅速盘坐在地,开始修复自身。

  老张刚想说话,看到这一幕,马上闭嘴,却是面露喜色,出来了!

  这混蛋东西,再拖延一会,就要完蛋了。

  下一刻,苍猫冲了出来,融入了自身,睁眼,老张还没发问,苍猫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累的。

  最后才是王金洋,一出现,也是融入自身,却是有些力量失控,急忙开始闭眼修炼。

  而他的气血之门,此刻忽然轰隆一声,直接关闭。

  http:///txt/83051/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