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无辜的铁头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三界安静了。

  安静,不代表没事干了。

  大战结束不久,三界再次洗牌。

  镇海使成立了妖庭,大战结束,镇海使挪移破灭的八大海外仙岛,以破八的实力,强行合拢了这八块大陆,打造了妖庭大陆!

  妖庭成立,很快万妖齐聚。

  天王级强者,此刻依旧只有镇海使一位。

  然而,圣级强者却是不少。

  龙宇率领龙岛一脉,前往妖庭,龙岛之前一位圣级,一位帝尊,多位绝巅,而今,龙帝也即将突破,证道圣人境。

  除了龙岛一脉的圣人,兽皇一脉,还有圣人复苏,一尊上古凶兽,此刻也前往妖庭。

  帝级和绝巅境,更是多的可怕。

  地窟一方,神教一方,这次超过30位绝巅,前往妖庭,还有海中一些岛屿,一些禁地,妖族也纷纷前往妖庭投靠了镇海使。

  如此一来,妖庭尽管刚成立,麾下强者也是许多。

  ……

  妖庭成立不久,乱也在海中夺取了一块大陆,成立了他的混乱神国。

  带着一群土匪,开始收服三十三仙岛。

  三十三仙岛,此刻已经覆灭了许多,又被神教收服了一部分,只剩下少数岛屿没被收服。

  乱这边在行动,那边,月灵的王屋一脉,迁移到了海中,也开始收服一些海岛。

  神皇这些皇者门下,这一次,还是有四位天王强者活了下来。

  神皇一脉首席,乃是破七强者。

  这一次,对方也没闲着。

  三界强者有些忌惮,暂时没招揽他,对方去了药神岛,药神岛有神皇一脉的人,不但有,实力还不弱,其中还有委羽山的存在,也有几位圣级强者。

  另外南、北、西三皇,也有首席,都是破六天王。

  南皇一脉的首席,去了水力神岛,水力也突破到了圣人级,无论是不是忌惮,此刻南皇首席回归,这头大水牛还是选择了接纳对方。

  西皇首席找不到西皇宫,无奈之下,只得去了药神岛,巡察使一脉已经覆灭。

  北皇一脉的天王,想找月灵,结果月灵不接纳,称只接纳女性,这位北皇首席,最终去了地窟,投靠了鸿宇。

  局势,愈加分明起来。

  之前的无数势力,无数派系,灭亡的灭亡,投靠各方的投靠各方。

  明眼人都已经看得出来,而今,没有天王坐镇,别想再逍遥三界之外。

  ……

  消停了没两天,一份榜单出炉,再次搅动了三界人心。

  风云道人!

  这位搅屎棍,在这三界大战刚结束的时候,再次推出了他的三界风云榜。

  这位的根底,哪怕方平,到现在也没摸透。

  只知道他是皇者在外的耳目,具体是哪位,方平却是不清楚,问了天木,天木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背后有强者,很强大,应该是一位皇。

  这一次,三界风云榜再现。

  和当初一比,却是截然不同。

  ……

  镇星城。

  榜单一出,很快传播开了。

  这一次的榜单,天王境强者为主。

  蒋超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啧嘴,看向对面的苏子素,笑呵呵道:“咱们镇星城,还真是藏虎卧龙啊!李老祖硬是从地球第一强者,混到了三界第一强者,到哪说理去!”

  蒋胖子咋舌,“早知道如此,我当初遇到了,就该多拍拍马屁!亏我家老祖说,他和李老祖五五开!”

  是的,战王说过这话。

  战王说过,他和镇天王交手,谁赢谁输还难说呢。

  现在……也就不在了,要不然,蒋超能现在打脸老祖,然后再被老祖打脸。

  对面,苏子素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青涩,苏家老祖的战死,让苏家伤心了许久,都开始蜕变,苏云飞证道之后,继承了剑王的名号,然而,苏家依旧没能从悲伤中缓过来。

  苏子素没说什么,看了一,看到了方平的名字,叹道:“当初在魔武,方平才五品境而已,还没我们实力强大,如今才过了多久……天王榜上,方平都名列前茅了。”

  唏嘘,感慨。

  这位当初什么都不懂的女生,如今再回想起来,也是感慨万千。

  那时候,无忧无虑的,真的不太在意这些。

  而今再想想,也有些后悔昔日不太努力,现在已经悔之不及。

  蒋超笑呵呵道:“别和他比,他就是个妖孽,比不得。”

  此刻,榜单之上,一个个人名映入,蒋超又看到了自己老祖的名字,不由咧嘴笑了起来。

  老祖也不算太弱嘛!

  居然都进前一百了,还不错啊。

  ……

  三界风云榜之本源天王至强榜:

  第一:镇天王

  第二:天辰

  第三:铸神使

  第四:妖帝

  第五:天狗

  第六:封天王

  第七:鸿宇

  第八:坤王

  本源一脉,目前破八的强者,只有这八位。

  破七榜:

  第一:石破

  第二:掌印使

  第三:黎渚

  第四:乾王

  第五:乱

  第六:月灵

  第七:羿

  第八:武王

  同样是八位,武王张涛,这一次列入了破七榜单,之前人皇剑破碎,张涛最后爆发出了破七的实力,尽管不知道能不能持续下去,一直破七,这一次风云榜依旧将他列入了破七。

  破六榜:

  第一:人王方平

  第二:林紫

  第三:艮王

  第四:尹飞

  第五:柳山

  第六:盛宏

  第七:天极

  第八:龙变

  第九:天植

  天王榜单,此刻只有这25位天王级强者,初武一脉没算在内。

  三界本源一脉的天王,应该不止这些,初武大陆应该也有,不过这些人都没现身,风云榜没有列出这些人。

  25位天王,很多很多了。

  在上古时期,除了初武一脉,三界巅峰时期,都未必有这么多天王。

  而这,还是几次损失之后,统计的天王级强者。

  这些时日,天王死了不少。

  而人族这边,方平位列破六第一,这还是知道他断了大道之后,给他列的名次,在这之前,方平也从未展现过破七的实力。

  当然,那一刀破九,方平那一刻列为三界天王第一都有可能。

  然而,那毕竟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在方平大道崩了之后,风云道人依旧觉得方平在破六中第一,可见对方平的重视。

  圣人榜上,圣人也有不少。

  排名圣人榜第一的,不是别人,是公涓子。

  公涓子其实成圣没几天,然而,风云道人依旧让其名列第一,不知是真的觉得他强,还是别有目的。

  第二也不是老牌圣人,而是槐王,这一次槐王暗袭天王,也算扬名三界了。

  帝级榜单,排名第一的是李长生。

  绝巅榜单,排名第一的是姬鸿!

  是的,姬鸿。

  出人预料,老牌绝巅很多,三界绝巅境,现在是越来越多,然而,风云道人却是将晋级没几年的姬鸿排在了绝巅第一,这也出乎不少人预料。

  风云道人排出的榜单,公信力还是有几分的。

  这一次,他将无数绝巅抛在了后面,独独将姬鸿排在了第一,不少人猜测,也许和当年黎渚一样,姬鸿也许也有一些隐藏实力。

  当然,到了这地步,哪怕姬鸿是帝级,其实也没太大的影响。

  ……

  新的榜单出炉,方平实力排名三界前二十。

  而这个排名,也只是代表方平现在的实力,不代表他的影响力。

  而这份榜单,这一次连初武大陆所在的区域都传播开了。

  本源一脉还是很强大的!

  破八的足足有八位,掌兵使虽然死了,可也带走了源华。

  ……

  初武大陆,天臂大陆。

  李寒松也看到了这份榜单。

  看了一阵,咋舌不已。

  方平这家伙现在抖起来了,现在初武大陆都在传播他的威名,人王方平,连皇都敢干。

  是个狠人!

  实力虽然破六,可哪怕破八的那几位,也没他名气大,没他有威慑力。

  就在李寒松看榜单的时候,大厅中,一位青年男子匆忙走入,面带喜色,急忙道:“铁兄,快,快点,老祖在玉骨堂召见铁兄……”

  “老祖……”

  李寒松愣了一下,随手将榜单丢到了一边,“激动”道:“天臂老祖?”

  “是!”

  青年也不在意他的激动,当然激动,这可是天臂大陆的神灵,至高无上。

  知道老祖要接见铁拳,他那是羡慕嫉妒的要发狂了。

  不过此刻,强压下所有情绪,没再想那些,铁拳要发达了,得好好讨好才行。

  李寒松脸都僵硬了,破八的天臂要召见自己?

  是发现自己身份了?

  破八太强大了,还真的难说的很。

  他一直没有展露过本源的实力,靠的就是肉身之力,如今在这天臂大陆上也小有名气。

  可按理说,也引不起破八强者的注意吧?

  心中坍塌的李寒松,开始想着办法,天臂好像和方平之前合作了几次,自己一旦身份暴露……说是方平的兄弟,天臂不会对自己下手的吧?

  不好说啊!

  这些天,他也进入了一些高层人物的眼帘,也学了一些初武的绝学。

  虽然不是最核心的绝学,可也不一般了。

  自己一个外人,冒充初武,混到了这边,谁知道天臂怎么想的。

  李寒松磨磨蹭蹭的,都有些腿软。

  不行!

  实在没办法,就说方平让自己来的,对,就是方平让自己来的,你敢杀我,老子兄弟砍死你!

  李寒松给自己壮了壮胆,不怕了。

  去就去!

  不就破八吗?

  我兄弟连皇者都敢砍,你可别招惹我,不然破八的照砍不误!

  ……

  玉骨堂。

  天臂大陆核心区域之一。

  这里,也是之前天臂沉眠的地方。

  此刻,巨大无比的殿堂中,已经有不少人赶到了。

  当看到大殿外,一脸紧张的李寒松朝这边赶来,坐在天臂下方的一位中年,轻声道:“师尊,他……”

  天臂没说话,视线看向李寒松。

  双眼如浩瀚宇宙,其他人都不敢直视。

  天臂在方平面前好像很好说话,可作为初武领袖之一,破八的至强者,在这片大陆上,他就是神灵。

  和方平好说话,那是方平身份重要,背后还有镇天王和整个人族,自身实力也强大。

  人以群分,同层次的强者,也只会尊重同层次的。

  方平,实力破六,可加上其他因素,不会比破八的地位低。

  “见过天臂神……”

  李寒松伪装的大大咧咧的,憨笑着躬身问候,有人低声呵斥道:“大胆,还不跪下!”

  见了天臂神,这野人居然敢不跪,胆子太大了!

  “果然是蛮荒之辈!”

  有人低声哼了一声,铁拳来自大陆蛮荒地带,毫无礼节可言。

  不少人再次呵斥起来,李寒松一脸茫然地看着四方强者,好像有些无辜,跪是什么玩意?

  天臂依旧看着他,也没阻止其他人呵斥。

  等待了片刻,有人不满了,气血爆发,想要压迫李寒松跪下,这时候,天臂缓缓抬手,淡淡道:“安静!”

  众人迅速安静了下来。

  天臂淡淡道:“初武一脉,也无需太在意这些……不要和本源一脉学,本源一脉,有好有坏,一切都讲规矩,不能逾矩,然而,也是如此,九皇之后,本源一脉强者都被扼杀了野性……不如初武当年,万道争锋,大道层出不穷。”

  天臂说着,轻声道:“坐下吧。”

  示意李寒松在末位坐下,天臂没再看他,看了一眼众人,平静道:“本源一脉的武者,可以循规蹈矩,因为他们的大道,有迹可循!

  然而,初武一脉……老朽更希望诸位能真正走出自己的道,走出初武的道!

  三万年来,初武一脉,除了我们这些老古董,又有几人开创了新道?”

  众人默然,有人羞愧。

  初武,所谓初武,那是独创一道,开辟了新道,这才是初武。

  哪怕大体上差不多,可也有区别。

  比如天臂,走了肉身一道,可肉身一道,也有无数分支,他开创了天臂一道,这就是新道。

  所以他破八了!

  然而,这些年来,开创新道的武者,几乎没有了。

  天臂继续道;“本源要灭初武传承,而今虽然初武还在……然而……现在的初武也不再是当年的初武!”

  “当然,老朽也知,前人将能走的道,都走的差不多了。可不代表大道无法再走!初武之道,虽说万道争锋,可大体上还是两道,肉身之道,灵识之道。”

  “灵识一道,有人破八,肉身一道,也有人破八!既如此,为何至今没出肉身和灵识都破八的至强?”

  天臂淡淡道:“道,还是有很多可以走的!三界本源一脉,天资卓越者蜂拥而现,人王方平,武王张涛,长生剑客……

  人族,走出了一位位强者!

  可我初武,为何不行?

  说起来,初武一脉,和当初人族何其相似!”

  天臂叹道:“三万年前,初武战败,那时候,吾等也是四方皆敌!那时候,处境也极其艰难,然而……却是没能激发初武的血性……有几人在那种环境下,走出了自己独特的大道?

  非但如此……一些人钻研本源之后,甚至已经放弃了初武的修炼,何其悲哀!”

  众人沉默。

  在场的,最弱的都是圣人级强者,当然,不包括李寒松。

  这也是整个天臂大陆的核心层。

  天臂说了一阵,看向右侧下方第一人,一位青年男子,轻声道:“玉龙,昔年你要走本源一道,势要找到本源之缺,甚至想要融本源和初武一体……

  而今,数万年过去,为师只看到你本源一道,越走越远,而今即将破七,然肉身已然孱弱,玉骨不锻,可曾想过,本源暂且放一放,再走初武玉骨一道?”

  青年微微躬身,轻声道:“老师,本源一道压制玉骨诞生,徒儿这些年,也曾想回归初武,却发现……已无回头之路,而今即将破七,徒儿想着,而今大战在即,放弃本源实在可惜……”

  天臂叹道:“你啊!哎!初武……本源……还能分的清吗?本源一道的月灵,锻造了一身玉骨,虽未达到真正玉骨之境,可肉身也强大无比,比初武更像是初武。

  乱,走的也是本源,他肉身之强,也超越常人。

  方平,走的还是本源,肉身也在玉化……

  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初武一道,并非无可取之处,他们这些人,也在尝试走初武!

  玉骨锻造,就是为了融合初武之道。

  可现在,我们却是放弃了最强的初武之道……”

  天臂遗憾不已,轻声道:“初武和本源,其实并非不可融!据说,到了破八的尽头,我们其实也是可以走本源的!

  你要知道,到了那一步,一旦踏上本源,就是一日千里,我们瞬间可以匹敌皇者!

  我们前面走的艰难,到了后面,却是比本源破八证道皇者要简单。

  斗天帝,昔年到了破八巅峰,也在尝试走本源……老朽不知他是否成功了,可他既出现在本源之界,也许他已经踏上了本源。”

  下方,青年微微凝眉,低声道:“老师,初武走本源,谈何容易!本源一道,进展要比初武快许多,大师兄昔年便是破六境,那一年,我金身九锻,踏入了本源……转眼间,我即将破七,大师兄还困顿在破六境……”

  此话一出,他对面的一位中年,有些黯然。

  天臂却是淡淡道:“你大师兄虽破六,可未来潜力,未必会小!他一身玉骨还未锻造,只是伪玉骨,靠伪玉骨破六,甚至即将巅峰,一旦玉骨锻造完成,即日便可破七,破八不远……”

  青年低声道:“大师兄万年前便是此等境界,而今……已过万年!”

  天臂微微蹙眉,又有些叹息。

  下方,不少人好像也有这心思。

  本源一道,到了天王境进步未必有多快,可比起初武,的确要快一些,而且更有希望一些。

  玉龙之前只是自己的七弟子,然而,如今却是已经超越了大弟子,成为天臂大陆除他之外的最强者。

  而这,也让天臂大陆有些动摇了。

  这些年,他沉眠闭关,对这些事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现在再出关,却是发现,偌大的大陆,修本源的武者,已经快要达到七成了,太可怕了!

  如此下去,再过一些年,初武自己就灭了。

  没再说这些,天臂叹道:“罢了,都退下吧!初武……哎!”

  叹息一声,看到李寒松要走,天臂开口道:“铁拳留下!”

  此话一出,不少人看向李寒松。

  老祖为何要留下此人?

  天臂淡淡道:“青年一辈,老朽看了许多人,唯有铁拳锻骨层次最高,你们回去之后,还需多督促门人,多吃些苦,多用点心,难道真要全部走上本源一道?”

  众人不敢再说,纷纷退去。

  ……

  很快,大堂中只剩下天臂和忐忑不安的李寒松了。

  李寒松这时候都不敢抬头了,总觉得上方那老头在看自己,实际上肯定在看,好像看穿了他的一切。

  可怕!

  独自面对这老头,才知道破八有多可怕。

  “你是谁?”

  天臂忽然问了一句。

  李寒松急忙道:“我叫铁拳,来自蛮荒地带……”

  “你是谁?”

  天臂重复。

  李寒松刚要说话,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威压压迫而来,“你是谁?”

  “……”

  李寒松也是气血爆发,脸色涨红,咬紧了牙关,没有再吭声,也无力再吭声。

  威压,越来越强。

  天臂从宝座上走了下来,走到了李寒松跟前,眼睛如日月,淡淡道:“你可以撑住的,若是有本源增幅,你可以多承受一倍的威压……”

  说着,威压继续强大下去。

  “爆发本源,让老朽看看,你本源走到了什么境界,不爆发……那你必死。”

  “我……我……不会……”

  李寒松牙关冒血,一脸的无辜,我不会啊!

  你说什么啊?

  莫名其妙,我都听不懂你说啥!

  威压,再次变强。

  李寒松开始咆哮起来,低声暴吼,身体颤抖,骨骼压的啪啪作响。

  血液开始渗透,金身也开始缓缓炸裂,露出了内部有些玉质化的骨头。

  天臂看着他,继续增强威压,压的李寒松越来越难以承受。

  “爆发本源之力,让老朽看看!”

  “你……我……都说……不会了……”

  李寒松委屈的不行,我不会本源道啊!

  你到底说啥?

  天臂冷冷道:“再不爆发,你会被压死,压成一团碎肉!”

  说罢,又道:“本源一道,是难以锻造玉骨,哪怕只是伪玉骨,天资纵横如月灵,也到了今日才锻造了一身伪玉骨,可老朽听人说过……人族,好像走出了一位强者,青年一代的强者,霸天帝转世之身!”

  天臂眼神瞬间雪亮,看向他,“你是他?”

  “你……你……你说什么?”

  李寒松茫然的不行,咬紧牙关,满是愤怒,什么霸天帝转世,不认识,别瞎说!

  我不承认!

  谁知道你要干嘛,反正我不承认。

  还有,自己还有一套神器铠甲,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动心,李寒松哪敢承认这些。

  还有,总觉得老家伙未必发现了,可能是觉得有些不妥,试探自己,这也不一定,这种套路,李寒松也见过,可不能上了当。

  “人族几次大战,那几位都没现身,据说那几位在闭关,想要突破更高的境界……可真的在闭关吗?”

  天臂看向他,笑道:“若是你是霸天帝转世,老朽也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让你瞬间成就天王,甚至更强,直接锻造一身玉骨,气血强大无比……”

  “若是不是……”

  天臂看着自己一身有些苍白的肌肤,叹道:“那老朽只能碎了你这伪玉骨,修补我这双手臂了。”

  “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李寒松愈加委屈了,不懂啊!

  威胁我也不行!

  天臂眼神陡然犀利起来,眼冒金光,看向李寒松,隐约间,眼中出现一副高大无比的身影,威慑天下的霸道。

  天臂凝眉!

  真的不是霸天帝转世?

  若是不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此人未来,大有前途?

  这虚影,只是他们这些至强者看到的一些东西,感应到的一些东西,未必代表了什么,尤其是这道虚影面目虚幻,看不清晰。

  也许是过去,也许是未来。

  那到底是过去还是未来?

  “你在撒谎!”

  天臂低喝道:“蛮荒一带,老朽曾探查过,并未纯粹的初武一脉传人……你到底是谁?”

  李寒松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神却是露出了疑惑和委屈,没有初武传人?

  那我跟谁学的?

  我师父难道不是初武的人?

  我不知道啊!

  我也没多大,师父也没说过这些啊!

  是的,他的眼神,流露出了很多意思,天臂看懂了,凝眉看着他,真的不是?

  在这之前,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霸天帝的转世身。

  要不然,这一身伪玉骨也锻造不出来。

  可现在……这小子都快被自己压死了,帝铠不现,本源不现,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

  “难道真的是初武的好苗子?天才?”

  天臂陷入了沉思,人族出了妖孽,走的是本源一道,难道一饮一啄,这初武一脉,也出了妖孽?

  而今,年轻人走初武的越来越少了。

  他也是痛心疾首。

  若对方真的是初武天才,那自己可就不能错过了,更不能贸然给弄死了。

  天臂一声声地叱问起来,李寒松也不吭声,反正就是无辜表情。

  也有被冤枉的愤怒!

  都说不是了,还欺负人!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