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止戈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张涛的一番话,那是把皇者的心思拆开了,揉碎了,一点点的剥开说给三界听。

  皇者,真的觉得自己丢了面子无法承受?

  怎么可能!

  这些人,昔年也是一方霸主,骄子,战胜了初武的存在,本源一道真正的无敌者。

  方平、张涛这些人,有几个在乎面子的?

  黎渚在乎吗?

  坤王在乎吗?

  真要在乎,封早就崩溃了,坤王早就追杀方平万年不休了。

  面子不重要,胜利者才能书写一切。

  万年后,方平这些人死完了,九皇依旧在,谁敢说皇者无能?

  一声轻笑,传荡开了。

  有人笑了。

  “武王……有趣……”

  张涛嗤笑一声,淡淡道:“是,很有趣!就如我们观察蝼蚁搬家,也觉得有趣。我们在你们眼中,不也如此吗?”

  “什么赔偿,威胁,那都是空的!你们怕我们坏了你们的计划,我们怕你们不顾一切降临三界,大家各有忌惮罢了,现在彼此给个台阶,下下不就完了!”

  张涛淡漠道:“可我们是光脚的,虽然不如你们强,可我们比你们少了一些顾忌!我不知道鸿坤这些人怎么想,我只知道,我人族要站着,不跪下!”

  “九皇四帝又如何……我弄不死你们,我弄死人族总行吧!”

  “所以,你们得赔偿,得平息我们的火气,我们呢,拿了好处,继续求存,继续当孙子,想找个机会再干死你们……这样一来,又得恢复之前的局势,这不是正合你们意吗?”

  张涛再次笑道:“斗天帝和神皇是在唱双簧吧?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张涛笑的肚子都疼,捂着肚子笑道:“我们打纪打了半天,你们一个要出手,一个要阻拦,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演出来的?

  纪为什么要挨打?

  因为不听话啊!”

  “好端端的,忽然跑了出来,差点坏了你们的计划,能不给他点教训吗?偏偏你们自己还不好出手,刚好,借我们的手教训一下他,让他吃个亏。”

  “可我们真要杀他,大概你二位都得出来了吧?”

  “压根杀不了他嘛!”

  “当然,你二位出来了,这事就有些不好转圜了,这三界……就乱了套了!杀了我们也不是,不杀也不是……对吧?”

  “还真能重造乾坤?万年时间,你们等得起吗?”

  “随便说说而已,谁会当真!”

  这一刻的张涛,那是魅力无限,起码在所有人族眼中如此,真的太有魅力了。

  张涛依旧带笑,“所以,纪就不杀了,我们也帮你们教训了他一顿!这龟儿子,以后应该会听话点了,以前认地皇当老大,地皇现在沉眠了,他没了老大,喜欢瞎蹦,你们大概也不好管。

  还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装疯卖傻,搞不好这次剥夺他人皇之位,其实也是你们的目的之一。

  人皇啊……人族……人皇剑……

  纪这身份还是很重要的,你们是不是有些忌惮什么?

  所以呢,趁着这机会,趁早给他剥夺了人皇的位置,顺手让我给打破了人皇剑,这样不是美滋滋的坐收渔翁之利?”

  “神皇出面再说几句,搞不好纪明天就投靠了他。”

  “斗天帝呢,应该也不吃亏,说不定也有好处瓜分。”

  “结果倒霉的就是纪这家伙……可纪也不傻啊,搞不好他知道你们忌惮他,故意上演了一出大戏,让你们看看他多凄惨,多可怜,几位大佬就别怀疑我了,我就是个弟弟,真不是老阴货,是吧?”

  张涛哈哈大笑,此刻,三界诸强都是嘴角抽搐。

  好一场大戏!

  张涛脑补的大戏。

  然而……没道理吗?

  真的没道理吗?

  未必吧!

  此番话一出,三界安静的诡异。

  张涛嗤笑道;“想不到我会说这些吧?现在会不会有人呵斥一句,胡言乱语,挑拨离间?也许你们想吼一句,又觉得吼了有些做贼心虚,是不是?”

  “哈哈哈!”

  张涛再次放声大笑,“巡察使那时候出现,我就知道有些不妥!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那时候出来,一方面是为了阻止我们再战下去,免得动摇根本,一方面大概也是为了这场戏做掩饰的。

  不死巡察使,你们皇者不好降临啊。

  纪还要镇守气血之门,这好端端的降临了……没看斗天帝之前一拳轰爆了他眼睛吗?

  之后降临,那就顺理成章了,是吧?”

  张涛笑的玩味,这一刻,神皇轻叹道:“武王……老朽越来越欣赏你了。”

  他也不说真假,也不用在意真假,张涛的这番话一出,有影响吗?

  未必有!

  可要说真没有,那也不见得。

  张涛却是懒得理会,淡淡道:“东西拿来吧!拿来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们继续你们的计划,我们继续我们的计划。

  没工夫和你们这些人聊这些,一个个的,揣着明白装糊涂,说了也白说。”

  神皇笑了笑,轻声道:“东西会给你们的,但是……记住了,初武……不可传道!武王,你是聪明人,聪明人就该明白,有些事,是底线。

  初武传道,和你今日之举,没有任何差别,也是灭本源根基之举。”

  张涛淡淡道:“当然不会传道初武,方平说说罢了!初武需要的时间太久了,也许更好,可我们等不起!我们要争取时间,要让人族迅速壮大,初武给不了我们这些!

  若是八千年前,人族是现在这样,我就让初武传道了,又能如何?

  可现在……八品之上走初武,需要时间太久了,久到我怕到了那天,人族没实力杀了你们这些家伙!

  至于战胜了之后,也许会传道初武,也许走新道……

  败了,一了百了,怎么走,走什么道,那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张涛看向冥神,笑道:“这位前辈,我说的话够明白了!走不走初武,现在不急,三俩年的,也没效果。赢了我们可以商量,输了……现在走了也白走。”

  “我叫冥!”

  冥神低沉道:“武王之言,老朽明白!”

  张涛当着皇者的面,将这些说了出来,目的很清楚,初武……未必需要敌对。

  今日我不走初武,不是不走,是不能,也不敢。

  可到了日后……不好说!

  也在告诉皇者,不用担心我现在背叛了本源走了初武,因为我等不起,耗不起。

  武王终归是武王,比方平要圆滑的多。

  按照方平的意思,今天就叛了,又能如何?

  老张却是明白,今天……还真叛不起!

  短短的一番话,张涛,这位差点被方平掩盖了风头的武王,再次进入了大众视线。

  方平,还是年轻了一些。

  敢打敢杀,敢拼敢斗。

  可善后这些事,他恐怕做的远不如武王圆滑。

  “人族有二位……倒是人族之幸。”

  这一刻,斗天帝也开口了,声音传荡而来,“人王,武王,都不负其名!初武源于人族,本源源于人族,人族,万道之本,能统领人族,获人族认可……历代人王,当属二位最合我意。”

  “斗天帝谬赞了!”

  张涛笑道:“夸夸其谈罢了,真有能耐,今日……纪必死!我和方平,向来都是能杀必杀,可今日……不谈也罢,还是要放虎归山,等这条狗哪天咬我们一口……”

  人皇眼神冰寒。

  张涛淡淡道:“无需如此,你装的也好,真的也罢!未来,未必没合作的时候,也没必要现在弄的跟杀父仇人似的。

  咬人的狗不叫……”

  “汪!”

  天狗怒吼,又提它!

  张涛嘴角一抽,玛德,有病,说你了吗?

  打断了我的思路,可恨!

  “纪,你若是装的,那代表你没这么浅薄,以后合作机会还是有的。若是真的这么冲动易怒,我也不算太怕你,以后有机会,坑杀了你,难度不大!”

  张涛笑道:“所以,我还真不是太怕你来报复我们,我倒是更怕……那几位不叫的狗!”

  “武王,毕竟是人族之主,何须出口伤人。”

  神皇轻笑道:“有些事,也无需说的太过分明,武王觉得呢?”

  “有道理!”

  张涛笑道:“可我没伤人,我说狗,你看看,天狗可是天帝,地位至高无上,怎么就是骂人了?你看不起狗吗?还是觉得狗就是辱骂之语?若是如此……天帝,我可没带贬义,他们都这么认为的,那我也没办法。

  我人族历史浅薄,哪怕狗是骂人的话,那也是上古这些家伙传下来的,这也怪不得人族。”

  天狗眼神凶戾,狠狠瞪着人皇,也瞪着虚空。

  武王说的没错!

  人族才多少年历史?

  当然,说的是新武。

  张涛才多大?

  要是狗是骂人的话,那还是从上古传下来的。

  天狗这次一声不吭,它记仇,这仇它记下来了!

  张涛笑的玩味,再次看向人皇,淡笑道:“纪,人皇的位置你故意丢下的也好,被动被剥离的也罢,人皇……你是当不起了!

  随你叫什么,别叫人皇了!

  而我张涛……也当不起这人皇之位……”

  他话都没说完,虚空中,一团金光飘落在他面前,神皇淡淡道:“还是别拖延时间了。”

  话落,淡淡道:“方平,可以住手了!”

  ……

  虚空中。

  方平一边吸收大量的气血之力,一边用长刀在门上刻字,大门太坚硬了,很难刻字!

  不过,此刻也刻下了几个字。

  有些扭曲,不大。

  “人族方平……到此一……”

  方平闻言,也不收刀,笑道:“等会,我还差个字!游还没写好,纪,回去了不许抹除,听见了没?当成你的耻辱柱,可以激发你的斗志,这个效果很好的,相信我!

  忍辱负重,方为真男儿!

  你要是抹除了,那我就是你的心魔,你得立下大志,干掉了我方平再抹除这些字,那时候你就升华了!”

  “也许……那时候你就超脱皇者了,相信我,很灵验的!”

  方平笑道:“我喜欢被人恨的感觉,你恨我,我也恨你,这样一来,你有斗志,我有斗志,你想杀我,我想弄死你,彼此进步,做一对彼此互促的好朋友,多好!”

  “……”

  这一刻,三界成了人王和武王的主场。

  两人面对皇者,谈笑风生,潇洒自若,说不尽的风流,道不尽的潇洒。

  这一刻,四面八方,那些强者,哪怕觉得可笑,可不由得升起一股感觉。

  做人就该如此!

  做强者就该如此!

  皇者如何?

  今日我就逼的你皇者低头,你伪装也好,算计也罢,你还是给我低头了!

  三万年来,第一次有人逼的皇者低头!

  第一次有人说的皇者无言,不知该接还是不该接。

  该说的,都被这俩说完了。

  还说什么?

  就在此刻,苍猫也在另一扇门上,刻下了一只迷你小猫,开口道:“人皇老头……哦哦哦……纪老头!不许抹了我的猫,不然……不然本猫让大胖子揍你!”

  轰隆!

  一声爆鸣传出,苍猫在虚空中滚啊滚啊,滚成了一个球。

  也没人说话,不过谁下的手,大家知道。

  苍猫可怜兮兮地从虚空中爬起,滚啊滚的,又滚了回来,滚到了方平脚下,猫脸委屈,大胖子打它!

  方平懒得说话,这猫取外号……上瘾!

  自己其实也早就想揍它一顿了,谁是骗子?

  我是吗?

  胡乱取外号,打一顿活该。

  方平慢悠悠地刻下了最后一个字,恋恋不舍地疯狂吸收了最后一口气血之力,沿着即将崩溃的虚假大道朝外走去,笑道:“五柄神器给了吗?”

  “没给。”

  “五枚圣人令就行,我这人不计较那么多,神器变圣兵!”

  此话一出,神皇轻声道:“圣人令……本源宇宙,也只找到了三枚……”

  “可以,不计较这个。”

  方平笑了一声,他31枚,坤王手上一枚,刚抢走的。

  这边三枚,那代表还差一枚。

  至于在哪,是不是在皇者手中,现在也不好说。

  神皇也笑了,不再多说,三枚圣人令从虚空中飙射而来,直奔方平,方平没接,而是拎起了苍猫,挥舞着苍猫的爪子接了下来,在苍猫茫然的眼神中,笑道:“大猫,你先收起来,查查有没有危险,这些老东西,搞不好隐藏了什么分身在里面,他们的东西不好拿!”

  此话一出,苍猫更加委屈了,你不敢拿,干嘛要本猫拿!

  “没事的,你对本源还是有用的,我怀疑你是开创本源那家伙的宠物猫,这些家伙大概想利用你……暂时不会害你的。”

  苍猫咕哝一句,收起了圣人令,不再说话。

  方平继续朝外走去,此刻,黎渚淡笑道:“黎某要的不多,成皇之法,哪怕假的也行,多少可以让黎某一窥虚实,别太假了,太假了,黎某多少也是破七武者,还是能看出一二的。”

  “你也有趣!”

  一声淡笑传来,一团金光飙射而来。

  坤王冷冷道:“成皇之法,我父皇沉眠之地,或是本源所在地!”

  同样一团金光飙射而来。

  此刻,鸿宇忽然低声道:“本源融合之法。”

  此话一出,虚空凝滞片刻,神皇淡淡道:“你本源混乱,此事并非功法可解决……”

  “我只要此物!”

  下一刻,斗天帝开口道:“尝试一番也无妨!”

  话落,一团金光射来。

  “霸天帝骨骼一块!”

  这是封的要求,封脸色惨白,没要别的,却是要霸天帝的骨骼。

  这一刻,再次引起一阵沉寂。

  很快,一团金光飘来。

  封笑了一声,不再开口。

  镇海使也干脆,“兽皇杖解除封印,兽皇消除印记!”

  “哼!”

  有冷哼声传来,下一刻,一道金光打中兽皇杖,兽皇杖金光四射,瞬间爆发出璀璨光芒。

  破八的强者,都在提要求。

  铸神使笑眯眯道:“仙源之血给我一百滴。”

  “你……”

  “别你你你,我要这个过分吗?快点,别磨蹭!”

  沉默。

  半晌,神皇开口道:“给他!”

  “哼!”

  轻哼声传来,一团金光再次射来,铸神使满脸兴奋,喜笑颜开,低声道:“好东西,万道血,老子分身可以试试铸真身,铸成了,神器为骨,全都是破八分身,合一之后,直接成皇,想打死谁打死谁!”

  “……”

  没人理他,但是也没人敢不当真。

  还真未必是吹嘘!

  这疯子,不是没可能做到的。

  神器为骨,万道血为基,铸分身,分身合一,可以成功吗?

  不知道!

  然而,之前那一条假道,已经震撼人心,这家伙很可怕。

  此刻,除了初武几位,只有镇天王没开口了。

  镇天王想了想,笑道:“要求不高……”

  接着没声音了!

  这老家伙,暗中传音问了起来。

  很快,好像收到了回复,脸色变幻了一阵,很快恢复正常,淡淡道:“老夫有数!”

  他不再问话,也不再提要求。

  这时候,人皇冷哼一声,就要脱离控制离去。

  可就在此刻,乱忽然骂骂咧咧道:“什么意思?老子没有?凭什么?老子也要好处,速度点……”

  乱怒气冲冲,那边,天狗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们……好像也没给自己好处?

  “老子也要!”

  “还有老子!”

  石破也插话!

  神皇淡淡道:“成皇之法,大同小异,尔等独身一人,需要的也只有此物,走自己的道,也许更好,参考一番也许有些意义……”

  话落,一团团金光落下。

  很快,本源通道开始封闭,神皇声音再次传来:“让纪离开吧,气血之门,再不镇压,一旦坍塌,本源必将大乱……”

  镇天王这些人,看向方平,这计划是他提出的,此刻,也该由方平来结束。

  方平笑道:“屠皇计划,今天算是失败了!也好,留待以后!不过临走之前,我还有几句话想要说……”

  众人看着他。

  方平笑道:“第一个问题,刚刚九重天那个爪子是谁的?”

  “……”

  镇天王笑眯眯道:“好像是兽皇,应该是他。”

  “那就好,这仇……我记下了,你兽皇一脉的,小心点!”

  “……”

  方平继续道:“第二,人皇纪,现在不是人皇了,毕竟是皇者,喊他纪有些不尊重人了,我想了一下,替他取了个名号,叫屠平皇,用来记住这次的耻辱,杀了我方平再罢休,诸位觉得如何?可以的话,三界以后都这么称呼了。”

  “……”

  人皇眼神不变,这一刻,忽然道:“方平,既然你一番好意……本皇接了!”

  “就怕到了那一日……你后悔!”

  方平眼睛眯了眯,笑道:“我不后悔,我给自己一点压力,回头你再降临,我把你打成碎片,让你试试得罪我的后果!”

  笑了一声,方平继续道:“第三,其他三帝到底死了没有?斗天帝,这个问题,我想听听你的答案!”

  斗天帝轻声道:“皇者不灭……未成皇,都有覆灭之危。”

  “原来如此!”

  方平哈哈笑道:“明白了,也不用你回答我了,死了就算了,没死……再看吧!”

  “……”

  方平说完了这些,赶苍蝇似的,赶人道:“滚吧!还皇者,这次一点没感受到皇者的威严,白期待了我!我还以为你一出山,一拳打爆了三界,结果就这样……看来皇者不过如此!”

  他挑衅的言语,并未让人皇动怒。

  此刻,本源世界不断颤动,人皇迅速破空而出,很快,抵达气血之门跟前,一声不吭,挪移气血之门,瞬间消失在了宇宙中。

  而空中通道,眨眼间消失。

  本源宇宙和现实世界的连接点,消失了。

  轰隆一声巨响,九重天外,壁垒全部恢复,之前的缺口不见了。

  天地恢复了安静。

  皇者好像从未出现过。

  方平众人却是没分开,等待了一阵,镇天王缓缓道:“差不多了,破开本源宇宙,没那么简单!九重天也是如此,不过小心哪天九重天忽然降下了一只爪子,捏死你!”

  方平不以为然,笑道:“撑死了破八,对吗?”

  “撑死了破八?”

  镇天王笑了,笑的很诡异,合着……破八不值钱了?

  合着,你怼了皇者几句,就飘了?

  你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方平没在乎这个,此刻大笑道:“不管如何,赢了!这一次,虽然没能宰了皇者,可我们还是赢了!这一次合作的很爽,虽然大家都是对手,不过……三界我们瓜分了,哪轮得着皇者插手!”

  “这一次屠皇计划,大获成功,可喜可贺!”

  方平笑的开怀,其他人,却是沉默无声。

  黎渚笑了笑,摇摇头,瞬间转身离去。

  一场只是准备帝级的战斗,结果……死了足足十位天王,最后引出了多位皇者,这才告一段落。

  这一战,打的莫名其妙。

  这一战,也让众人有些不是滋味。

  而这一战,收获最大的,其实还是人族。

  至于最后逼迫皇者让步,这倒是所有人的成功,皇者自封三年,不管主动还是被动,起码大家知道,短时间内,皇者不会再插手三界的事了。

  可这一战,真的没人预料到会如此。

  死了太多的人,哪怕初武,这一刻也有些悲哀,源华还是死了,不但如此,之前封印地皇的那些天王强者,此刻人人重伤,初武这次也是损失惨重。

  好在,只死了源华,和方平合作的几人,吸收了不少气血之力,问题倒是不太大。

  “大胜!”

  方平不管他们,一声暴喝,瞬间引起百万军武者呼应!

  “大胜!”

  “屠王十尊,屠圣无数,有我无敌!”

  众人再次跟着暴喝,激动万分!

  这一刻,老张几人也跟着露出笑容,后背上,汗液滚滚而下。

  惊!

  怕!

  要说皇者降临,不怕,那不可能,可这一战,还是打赢了。

  这也是极其有意义的一战,值得铭记的一战。

  今日之后,人族就是三界霸主之一,最强的霸主!

  从所有人眼中的大肥肉,到了今日,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地雷,这时候,谁还想着继续和人族死磕,那就是白痴了。

  除非,三界其他各方联合了起来,否则,人族接下来不再是弱势群体,而是强者。

  “哈哈哈……”

  方平大笑,喝道:“南域归人族,班师!地窟武者,胆敢入南域一步,斩之!东西北三域,可继续为战场,地窟有种就继续开战!”

  方平大笑,直接朝南域飞去。

  众人无言,坤王这些人一一离去,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他们需要理理思路。

  天狗几位,此刻也悄悄溜走,继续前往天坟。

  有些事,还是要继续下去。

  初武和人族的敌对关系好像弱化了许多,可天坟中的那几个老家伙,还得继续盯着才行。

  ……

  一切回归了正轨。

  好像之前那惊天动地的一战,没有发生过一般。

  然而,满目疮痍的苦海和南域,还是见证了这一战的惨烈。

  那血红色的海水,在诉说一切。

  巡察使留下的四位天王,此刻静静站立在空中,满是茫然和无措。

  死了!

  算下来,反而是他们一方死伤最惨重,足足战死了六位天王。

  各方都修养去了,他们……何去何从?

  四位天王,平日里早就有人拉拢了,今日却是没有。

  天极悄悄地要走,他现在后怕不已,之前就说老皇出来了,恐怕会被啪地一声打死,那是他想着有人成皇了。

  可哪料到,就在今天,人皇差点被人打死了。

  可怕!

  劫后余生啊!

  后方,他的大师兄好像在喊他,天极就当没听见,破碎了虚空,瞬间消失。

  不和这些家伙牵扯到一起,容易惹麻烦。

  没人招揽这几位,那是因为他们是皇者的眼线,指不定什么时候捅你一刀,比对头都麻烦。

  天极就当没听见了,至于他老子,他没听到老子开口,不知道活着死了。

  总之,他现在忽然不想他老子归来了。

  太危险!

  人家杀不了皇者,可能和今天一样,干掉皇者嫡系,而他……是皇子,容易成靶子。

  “父皇啊父皇……你要是没死,继续在三界之外待着吧!”

  天天召唤父皇归来的他,这时候瞬间改变了念头,别回来了,回来也别祸害你儿子,你儿子不容易,活到今天太难了!

  天极离去,片刻后,西皇道场迁移,继续深入苦海,不知所踪。

  众人纷纷离去,人族和地窟鸣金收兵。

  三界,安静了。

  ps:今天就两更了,一万五,还行,刚好结束这小剧情……

  

  


  • 上一篇:第1216章 武王的嘴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218章 潜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