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浑身是胆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轰隆隆!

  巨响声响彻三界。

  就在此刻,一声巨吼传来!

  “别让这老家伙走了,本王来了!”

  一只巨大无比的狗头,咆哮三界,直接探头而来,咔嚓……一口咬碎了空间,朝人皇咬去!

  噗!

  人皇回身一拳,结果拳头被死死咬住,打的狗头喋血爆炸,这条狗也是凶狠无比,呜咽道:“本王咬死他,一起干!”

  天狗死死咬着他的拳头,嘎嘣嘎嘣,锋利无比的牙齿在破碎,却是依旧不松口!

  狠!

  霸道!

  这就是天狗,管你是谁,不爽就干你。

  嘎嘣!

  牙齿都碎了,这狗还是死死咬着,剧烈咆哮。

  镇天王闷不吭声,困天铃直接将一人一狗笼罩在内,低喝道:“一起打困天铃,震死他!”

  “……”

  天狗忽然怒骂道:“别,我出去……”

  它不干了!

  镇天王居然把它也笼罩进去了。

  “死不了……他也死不了,震伤你们,两败俱伤他更难受!”

  天狗一想,有道理,自己还得继续缠着人皇才行。

  轰隆隆!

  所有人轰击困天铃,这下子,铃声响彻三界,下方,一片大陆直接沉没了。

  之前降临的巡察使大陆,没了。

  都杀的疯狂了!

  这一次,是最有希望屠皇的一次,他们不会放弃的。

  哪怕虚空中有皇者在咆哮!

  “杀!”

  一位位强者疯狂,所有人都在轰击困天铃,困天铃中,人皇另一只手,一拳打的天狗脑袋炸开了一半。

  结果这狗却是嚣张无比,鄙夷道:“弱者!霸天帝一拳打爆狗头,你打碎了半个狗头……弱!”

  是的,狗头。

  它没什么不好意思,也没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它就是狗,狗在它眼中才是第一位。

  它很嚣张,人皇不行。

  霸天帝当年发怒,那是打爆了狗头的。

  人皇再次气的够呛,那时候天狗破七,现在破八,能一样吗?

  然而此刻却是没心情说这些了!

  就在这时候,本源宇宙中再次有愤怒声传来。

  “住手!”

  “方平,你敢!”

  还没死的方平,此刻金身都要彻底消失了,其他七位强者纷纷跌落,个个金身破碎,一个个重伤垂死。

  破九!

  打出了破九的战力,何其的逆天!

  可代价也巨大无比,方平的大道彻底碎了,金身也在剧烈燃烧,其他七人,个个都是金身破碎,骨骼粉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可这时候,方平却是在虚空中爬行,狞笑着朝那道有些破碎的门户爬去,笑呵呵道:“老子……死也要让你们后悔!破了这门……气死你们这群龟儿子!”

  “皇者……老子不怕!”

  “人族不怕!”

  “没人怕你们!”

  “哈哈哈!”

  方平此刻已经爬到了门下,头颅还在,轰隆一声,朝门户撞去!

  撞了一下,门户颤动。

  方平想了想,忽然大笑起来,下一刻,五枚天王印和31枚圣人令浮现,“撞碎你!”

  他还有神器,差点忘了这茬了。

  轰隆隆!

  天王印和圣人令撞击门户,门户好像要跑,方平吼道:“几位前辈,来,拽住它,打碎了它!我方平要看看,这三焦之门后,到底是什么!”

  七位重伤垂死的初武,哈哈大笑。

  有破七笑道:“此生第一次进入本源世界,不亏,诸位道友,困住此门!”

  “燃我真身!”

  七位强者纷纷暴喝一声,残破的金身继续燃烧起来,下一刻,七人飞来,镇压这道残破的门户。

  巨大无比的门户,剧烈颤动,几人都是血液溅射虚空。

  然而,笑声依旧。

  方平还在疯狂砸着,疯狂砸着,狂笑不已。

  ……

  九重天外。

  仙源之上,血管在爆裂,血液在流淌。

  这一刻,三道身影浮现。

  纷纷出手,镇压仙源异动。

  有人低沉道:“必须要阻止,人皇不能死,他死了,谁去镇压气血之门!”

  “方平……人族方平……”

  “三界这些人,都已经被逼疯了……诸位……这……”

  有人叹息一声,他们真的没料到会发生这一幕。

  皇者也无法震慑三界了。

  不但没办法震慑,还激发了三界同仇敌忾之心,在方平的蛊惑下,三界居然联手屠皇。

  否则,只要一方不参与,皇者不可敌!

  少了几位破八,谁能屠皇?

  “先镇压仙源!”

  有人低喝一声,三人联手,镇压仙源暴动,接着,苍老声再起:“斗,你要坐视此事发生?”

  虚空中,一道身影浮现,斗天帝低沉道:“如何阻止?三界诸强铁了心要屠人皇,要破大道之门,此刻插手……灭杀他们?”

  “……”

  几人无言。

  有人愤怒道:“灭杀了他们……那这万余年,为了什么?”

  死光了,一切成空。

  “不杀他们……他们不会罢休。”

  “你出手,击杀方平……”

  “呵呵!”

  斗天帝冷笑一声,“此事交给你们便是,本帝不再插手,杀方平……说的简单!他乃此代人王,他死,人族赴死,必灭!莫要忘了,他在人间还有后手,一旦人间真的成了炼狱……呵……”

  “混账!”

  有人愤怒无比,一群皇者,束手束脚,此刻居然被逼的没办法了。

  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斗天帝冷冷道:“此刻,必须要给三界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

  斗天帝沉声道:“妥协,剥夺人皇之位……”

  他话音都没落,有人怒斥道:“你敢……”

  “那就坐等人皇被杀!”

  “……”

  “哼!”

  有人清喝一声,探手直接朝九重天外杀去。

  既然斗不出手,他们出手。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声清喝响彻三界。

  这一刻,一张手掌破空而来。

  “你们要杀的,本宫必保!”

  ……

  “大胖子!”

  这一刻,三界中,苍猫忽然人立而起,惊喜的要欢呼,要雀跃,要跳舞!

  “大胖子!”

  “哇呜,大胖子还没死!”

  “喵呜喵呜喵呜……”

  苍猫撕裂了虚空,迅速朝九重天那边跑,惊喜万分。

  “蠢猫……”

  一声呵斥,响彻四方,清脆的声音震动三界,“再敢胡说,剥了你的皮!”

  后方,石破也是惊喜万分,都顾不上人皇了,惊喜暴吼:“胖灵,我在这……”

  轰隆!

  一声爆鸣传来,石破喋血,一根手指从天而降。

  下一刻,女声传来:“蠢猫,回去!破九再来,本宫需要帮手……”

  “大胖子,大胖子,大胖子……我没办法破九啊!呀呀呀,没事没事,我有办法了……呀呀呀……”

  苍猫肥胖的身躯,在虚空中疯狂跳跃,惊喜的不行。

  灵皇回来了!

  灵皇还活着!

  它以为她死了,它真的以为它死了,张涛他们回来之后,转述了灵皇的话语,它就以为大胖子死了,她还活着!

  喵呜,好开心!

  “大胖子,你还活着呀,真好!”

  苍猫开心,灵皇声音再次传来,冷笑道:“活着?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存在,谈何活着?可笑!这群人鬼不分的家伙,今日总算吃了大亏……也好,也好!”

  “可笑,可笑!”

  “杀了纪也好!”

  纪,也就是人皇。

  单名,没有其他。

  灵皇冷笑一声,下一刻,九重天外轰鸣声响起,太阳消失,三界陷入黑暗。

  “杀!”

  下方,镇天王这些人疯狂了,纷纷钻入困天铃中,朝人皇杀去!

  有皇者出手阻拦了!

  灵皇挡住了一位要出手的皇者。

  这时候还不杀人皇,什么时候杀?

  人皇咆哮声传来,怒喝道:“纵然杀了本皇,你们也别想活,三界随本皇一起覆灭!兽皇,东皇,斗……出手,否则本皇自爆在这三界,覆灭这三界众生!”

  此话一出,皇者还没开口,这一刻,武王忽然爆发,吸收了无数人的力量,瞬间破七,眨眼间杀来,怒喝道:“那就一起死,一起葬送这三界众生,让这三界覆灭罢了!”

  “覆灭三界,换一位皇道,不亏!”

  张涛怒喝,威胁谁?

  威胁我们?

  我们从不受威胁!

  这一点,三界皆知,哪怕昔年有强者妻女被悬挂地窟城墙之上,被地窟强者凌迟,逼迫人族强者投降,也无人说一声妥协!

  我们的骨头,比你们想象的要硬!

  “杀了他,让这三界陪葬!”

  武王怒喝一声,一鞭抽出,抽的人皇脸皮颤动,却是被人困住了,哪怕破七的张涛,只是在他脸皮上抽出了一道红印,这也是奇耻大辱!

  “你也配当人皇?”

  “你也配主宰人间?”

  “你也配主宰人族?”

  “你算个屁!”

  张涛咆哮,一鞭又一鞭的抽打,镇天王几人疯狂轰杀,困住了人皇,镇天王大笑道:“张涛,别管这家伙,去,收了人皇剑!那是你的,他算什么人皇,挂个名罢了,人皇剑吸人间灵气八千年,汇聚的是人道,用你的大道去收了它!”

  此话一出,张涛眼睛一亮,哈哈大笑,瞬间朝人皇剑杀去。

  这剑,是神器,神器可入本源。

  这一刻,张涛也是大胆无比,直接将此剑拉入本源世界,长剑咆哮,疯狂杀向大道。

  “找死!吸人间灵气,坏我人族武道,不要你这破剑,今日碎了你!”

  张涛也是个疯狂的性子,一看这剑居然还反抗,瞬间怒了。

  这剑,吸了人间八千年的灵气,是个恶剑,他要宰了剑!

  一条通天大道化为长剑,瞬间朝人皇剑砍去,无数人影浮现,镇压人皇剑。

  人皇剑一触碰到了大道之剑,瞬间颤抖起来,张涛见状哈哈大笑,疯狂劈砍!

  大道都在崩裂,却是无所顾忌,继续劈砍。

  很快,人皇剑发出呜咽声,颤抖不已,好像是在投降。

  张涛却是不管它,一剑又一剑的斩下!

  “今日,非要破了你这恶剑!”

  一柄神剑,强大无比,可有时候,人就是如此执着。

  张涛厌恶这柄剑!

  这剑,吸收了人间八千年的灵气,差点灭绝了人间武道,他不想要这玩意,而且他知道,神剑被破,人皇必伤,这就够了!

  至于人皇剑……他不在乎!

  轰隆隆!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人皇剑好像被大道克制,很快,长剑呜咽声传荡本源世界,剑身之上,好像有血液流淌。

  此刻,本源中有人叹道:“人皇剑乃是人皇信物……只是兵器,何必迁怒于此剑,神器有灵,极为难得……”

  “今日破定了它!”

  张涛冷酷无比,他听出来了,是斗的声音,所以才没恶言相向,可依旧霸道:“此剑吸我人族之血,必死!”

  执着!

  说不上好坏,可就是这么执着,他非要破了这剑,哪怕这柄剑难得无比,比一般的神器都要强大的多。

  若不是被人皇道克制,他一位破七,都未必能拿下此剑。

  咔嚓……

  细微的龟裂声传来,血雨倾盆而落,在张涛的本源世界中降落。

  这柄剑,都快成精了。

  然而这时候,却是被人皇道压制的没办法反抗,剑身不断破碎。

  咔嚓……

  咔嚓……

  龟裂声不断传出,外界,人皇口溢鲜血,他在人间蕴养了八千年的神器,今日刚出世,就要被破了!

  这一刻,哪怕皇者也有些复杂。

  震撼于武王的决心!

  一柄强大无比的神器,已经要臣服他了,他居然不要,不愿意!

  他非要破了人皇剑才甘心!

  哪怕皇者,也未必做到,人皇剑,比一般的神器要强大不少的。

  人皇遭遇了这群疯狂无比的家伙,此刻,甚至有皇者都觉得输的不冤,这群人,搁在三万年前和他们争锋,谁成皇……难说!

  三万年的英杰,汇聚在了这一个时代,八千年的压迫,解放了他们的血性,让他们彻底放开了一切。

  也许……这就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可今日真看到了,还是难免震撼。

  有人心中复杂,不知到底是对是错。

  三界这盘棋上,养出了太多的疯狂之辈。

  就在这时候,轰隆一声,如同天王陨落,三界震动,本源宇宙都在颤动,并非有人死了,而是……人皇剑炸开了!

  ……

  地球。

  当人皇剑炸开的那一刻,一股强大无比的能量,从虚空中涌出。

  天堂!

  仙界!

  这就是这一刻的人间。

  这一战,方平他们彻底打破了一些局,八千年来,地球上能量不现,他们以为是地窟通道的原因,以为能源太阳,也就是仙源只在地窟。

  可这时候,他们才知道,错了。

  仙源,其实在三界。

  仙源计划,只是吸收了人间的能量,可后续也在回馈,而这回馈的能量,却是被一柄剑吸走了。

  否则,哪怕不如地窟能量浓郁,地球也不会是没能量的地方。

  地窟通道还没关闭的时候,地窟的能量还能渗透到地球,可通道封闭,千年来地球彻底成了绝地,再也没有任何修炼能量可言。

  方平这些人,一开始修炼的时候,还算好点,有通道开启了。

  可几百年前,一条通道没有,地窟能量不渗透而来,地球就是武道的绝地。

  今日,人皇剑破碎了。

  能量再次溢散,回归了地球。

  那股浓郁的能量,冲击的大地龟裂,冲击的山川炸裂,冲击的无数建筑倒塌。

  而这时候,无数武者在抵御灾害,无数人在咆哮,在变强,在沐浴这些能量。

  之前,仙源就有血液渗透,让人得到了强化。

  此刻,再次有大量能量渗透,这一刻,无数人破境。

  一些孩童,此刻都因为能量太过充裕,直接气血爆发,隐约间要成为武者。

  “人王无敌!”

  “武王无敌!”

  “人族无敌!”

  “……”

  一声声呐喊,响彻人间。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们努力的结果,三界的大战,他们看不到,却是听的到。

  一位位传说中的人物降临,甚至有传说中的皇者降临,四方臣服。

  然而此刻,他们知道,人族强者还是一如既往的威风凛凛,他们打破了人皇剑,将能量返回人间,他们联络各方,要屠了这尊皇!

  此刻,皇者都有生命之危。

  这就是人族!

  不强大,但是永不妥协,永远守护着这片家园。

  ……

  人皇剑碎了。

  人皇喋血,这一次,终于露出了一些疲态,一些无措。

  佩剑都被人斩断了!

  蕴养了八千年的佩剑,就这么碎了。

  而就在这时候,武王身上,一股滔天气血涌出,一枚印章忽然悬浮空中,吸纳一缕缕人皇剑破碎之后留下的气息和能量。

  人王印……

  其实就是个信物,普通的印章,上次老张要传给方平,方平不要,丢了回去。

  这一刻,这枚汇聚了人族信念的普通印章,却是在吸收那些东西。

  七品,八品,九品……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枚普通印章,眨眼间到了绝巅神兵的强度。

  紧接着,轰隆一声爆鸣,大印颤动,帝兵!

  这还不是尽头,大印继续疯狂吸收那些能量,那些气息,包括人皇剑的残片,继续蜕变。

  轰隆隆……圣兵!

  依旧不是尽头,大印再次颤动,吸收了一丝人皇道之气,吸收了一些本源之气,再次颤动了一下,半神器!

  到了这地步,大印才停止了蜕变,下一刻,落入老张有些残破的本源世界,轰隆一声坠落,镇压本源,镇压大道。

  老张的气机,也随之增强了一截。

  “人皇印……”

  这一刻,有人呢喃。

  击碎了人皇剑,锻造了半神器的人皇印,亏吗?

  很亏!

  然而,对人族而言,对武王而言,却是不亏,这印章,才是新武人的信物,人皇剑只是人皇的信物,而非武王的!

  这是武王的兵器!

  也是新武锻造的兵器!

  张涛哈哈大笑,“赚了!我人族灵气恢复,我还锻造了一枚半神器,划算!纪,你还是去死吧,你不配当这人皇,也没资格!”

  他都不喊人皇了,也不想喊。

  ……

  此刻的人皇,再次喋血。

  不是因为武王,而是……方平!

  就在这一刻,本源世界中,方平一击打碎了一小块门户,之前虽然残破,可门户没有洞穿。

  而这一刻,门户忽然被洞穿了一个小口子。

  就在这时候,一股强大到难以想象的气血之力,瞬间朝方平涌来。

  其他七位初武天王,原本都快彻底死去了,这时候居然也获得了一些馈赠,气血之力强大无比,纷纷涌入他们体内。

  可这时候,外界的人皇,却是脸色一白,惨笑一声,“你们……很好!既然如此,那本皇便葬送了这三界,一起上路好了!”

  能成皇者,昔年也是决绝之辈,岂能一点霸道之气都没。

  既然方平这些人,非要和他死磕到底,那就一起死,也比被他们慢慢磨死要强。

  一位皇者,此刻被逼迫到了这地步,也是超出了三界所有人预料,连那些暗中的皇者,这一刻都感受到了心悸。

  三界……要逼死一尊皇了!

  “罢手吧!”

  当看到人皇气机爆发,气血冲霄,九重天都被击破,有人再次出声了。

  这一刻,声音和斗有些不同。

  苍老一些。

  “哎……三界……罢手吧!真要和纪一起覆灭吗?”

  “覆灭就覆灭!”

  方平疯狂吸收那股质量高的可怕的气血,恢复金身,瞬间还在疯狂存储,灌入本源世界,一边暴喝道:“自爆?吓唬谁?吓唬我?”

  “我人族自爆的强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我见的多了!既然要死,那就早点自爆,拖拖拉拉的,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方平鄙夷道:“想着你们插手,想着逼迫你们插手救他?就这,还他么皇者,老子都替你们脸红!干脆点,砰地一声,爆啊!”

  “去自爆啊!”

  “怕死了是吧?”

  “不想死是吧?”

  方平极度嘲讽,哈哈大笑道:“吓唬我有用吗?不想死,跪下来求我!”

  轰隆隆!

  天地颤动,这一刻,人皇真的被逼急了!

  跪下来?

  “方平,本皇今日便成全你!”

  人皇彻底疯狂了,双眼血红,方平让他跪下求他!

  岂有此理!

  欺人太甚!

  堂堂皇者,这一刻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他被人逼的要去跪下求饶,那不如死了算了。

  此刻,人皇的气机飘摇,困天铃都炸飞了,天狗嗷嗷直叫,被人皇自爆了手臂,直接炸的狗头粉碎,急忙遁逃。

  轰隆隆……

  天地之间,这一刻,只听到气血涌动的声音,镇天王这些人也是个个面色剧变。

  还是方平狠!

  几句话,彻底激怒了人皇,也让人皇断了希望,既然如此,那就不再等了!

  这一刻,再次有几道声音传来。

  “住手!”

  “纪,停下!”

  “本源快无法压制了,快……来不及了!”

  有人怒吼,这时候,之前的苍老声再次传来,叹道:“九皇四帝联名,今日,罢免纪人皇之位,人族归人族,三界为三界!”

  “大道有缺,需皇镇压,三年之内,皇者不出!”

  “三界众生,非棋子,天道如此……”

  “方平,镇,鲲鹏……尔等罢手吧!纪不可杀……也杀不了……他死,三界破碎……”

  这一刻,苍老声也是无奈,输了。

  是的,输了。

  九皇四帝的谋划,到了这一刻,还是被人破了,一群疯子破了。

  他们未必无法出手,可有人阻拦。

  就算没人阻拦,出手杀光了这些人?

  真杀光了……还是输了。

  他们稳输!

  是的,必输的局。

  若是这些人不敌皇者,那没关系,他们不敢如何。

  可现在,他们要屠皇了,逼迫的一尊皇要自爆了。

  这样的决绝,哪怕诸皇,也为之震撼。

  然而,他这话,并不能让方平满意,方平咆哮道:“就这?三界万年来的苦难,就你们一句罢免人皇便罢了?凭什么?”

  苍老声幽幽,“凭实力!方平,得理不饶人,真要逼迫的诸位道友降临……”

  “那就一起完蛋!”

  方平毫不在意,“别以为我不知道,本源在崩溃,这方宇宙要坍塌了,我感受到了!你们来就是了,一起死,不死你们也不好受,老子不怕!”

  方平猖狂无比,“来啊!降临啊!没人镇压,那就完蛋好了!我让这三界,重归蛮荒,吓唬我?我吓大的?”

  方平喝道:“我什么都没,就有这一身的胆子,铁胆!你让我不好受,我恶心你们一辈子!”

  “……”

  这一刻,哪怕皇者都呆滞。

  想拍死他!

  这家伙,真的疯狂,真的!

  面对一群皇者,他居然敢如此威胁。

  苍老声再起:“你……想要什么!”

  “你是谁?”

  “穹!”

  “不认识!”

  “你们口中的神皇。”

  “原来是你!”

  方平笑道:“神皇……难怪!想罢战,可以!废了纪,我怕他报复!另外,把三界的所有秘密告诉我,还有,助我成皇,我不行,那就镇天王,镇天王不行,那就武王!”

  “另外,一人送我们一套神器!”

  “初武那边,你们自己谈!”

  “鸿坤这些人,告诉他们如何成皇,我方平也不是独享之人。”

  “你们所有皇者天帝发誓,三年内,谁要是报复我们任何一人,对我们任何人出手,就是猪狗不如的东西,就是畜生……也不要你们天打五雷轰,打不死你们,没用!”

  “你们按照我说的发誓,我就相信你们不会报复!”

  “还有……”

  方平一连说了几十秒,此刻,神皇幽幽道:“气血之门必须要镇压,方平,你不用再拖延时间吸收这气血之力,此刻的你,吸收多了未必是好事!”

  方平在吸收气血之力!

  他在疯狂吸收,他在拖延时间,非但如此,方平还暗中通知了苍猫来吸收,苍猫此刻也从虚假大道赶来了,狂吸不已。

  至于其他人……目标太大,还得困住人皇,没机会来的。

  方平其实已经明白,杀不了人皇了。

  九皇四帝都不答应!

  哪怕灵皇,之前出声,现在不说话了,显然,还是不希望人皇被杀的。

  人皇好像有任务,镇压这门户,死不得。

  方平也感受到了这方世界有问题,这些人好像在镇压什么,不让本源世界坍塌。

  既然如此,方平就开始要好处了。

  这一战,其实战到了这地步,就是为了逼迫皇者们让步,逼迫他们继续潜藏。

  巡察使的出现,让所有人意识到了一点……他们还在皇者的掌控之下。

  这一点,是所有人无法承受的。

  而现在,方平要逼迫皇者退步!

  这也是不可思议的!

  可现在,却是好像可以成真。

  方平继续吸收那些质量高的超乎想象的气血,笑道:“能答应,那就谈!不能答应……鱼死网破,哪怕网没破,我也要钻个窟窿出来!”

  寂静无声。

  一群皇者,需要和他们妥协……甘心吗?

  “继续杀!”

  方平暴喝道:“他们不答应,咱们还是要死,鸿坤,你们觉得他们可能会放过我们吗?别做梦了,杀了纪,现在死,还能拖他一起!”

  轰!

  镇天王一枪扎出,直接扎的人皇胸口冒血,而他自己也被人皇一拳打中,右臂炸开。

  “杀!”

  厮杀声再起,到了这地步,坤王他们也明白,皇者不妥协,他们还是要死,也许死的更憋屈!

  既如此,那就杀了人皇再说!

  PS:写不动了,求点月票,这个月好像有希望第一,白送的第一得要……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