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各显神通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天亮了。

  乌云散去,血雨散去,雷霆熄灭。

  上空出现一处不知名空间,不知是否是本源宇宙。

  一尊金色身影降临三界,众生匍匐。

  皇道气息蔓延,一条金色大道呈现,从空中蔓延而下。

  “装十三!”

  有人嘀咕了一声,是的,就在皇者降临的时候,有人开口了。

  方平!

  这三界,有这胆子的,也就方平几人了。

  明摆着是对头,他不怕。

  哪怕真的怕,到了这地步,他也得装着不怕。

  威势太足!

  光这阵势,就能吓退一些人,方平得打断对方的蓄势,没错,皇者其实也在蓄势。

  一切的排场,异象,往往都是为了蓄势,从心理上击溃对手。

  皇者没受干扰,三界众生,此刻,地窟中无数人匍匐跪拜,他们不知道谁降临了,就是想跪拜。

  人间,也有无数普通人撑不住,这不是血性不足,就是有抑制不住的冲动,跪拜。

  人间,也有人在跪伏。

  撤离到通道口的百万大军,此刻也有人撑不住要跪拜,一群强者纷纷低喝出声,强行托起那些人,不跪!

  他们参战,那就是军人!

  军武者!

  人间的守护神!

  征战百年,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不跪下!

  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普通人可以跪,他们挡不住,没参战的武者可以跪,他们未必知道发生了什么,无法理解此刻发生了什么。

  可他们这些军武者知道,敌人来了!

  那一声怒喝,那一声方平,充满了杀机。

  “站起来!”

  “不要跪下!”

  “站起来!”

  一位位强者,暴喝出声,脸色涨红,不跪!

  皇又如何?

  人族不曾受过任何好处,只有磨难,只有灾难,这不是他们的皇,就算无敌,那也是敌人。

  强者们声嘶力竭,气血爆发,抵御跪伏的冲动。

  百万大军,互相扶持,最终,站稳了!

  站直了!

  宁可站着死!

  三界动荡八千年的罪魁祸首,今日有人现身了。

  ……

  金色身影,缓缓走出了无名宇宙。

  一步踏上金色大道,威压震慑三界。

  远远看去,看不到什么,只看到刺目的金光,刺的一些强者双眼血红,泪水都忍不住滴落。

  不可直视!

  皇者,无敌。

  自武道开创以来,三四万年,唯有九皇诞生,皇,并非极道。

  开创本源那人,是否证道皇者,谁也不知。

  而三界有记载的皇者,唯有这九位。

  此刻,降临的皇者,没有了刚刚的怒意,声音平缓,分不出男女,如同机器人一般,开口道:“方平,你可知罪?”

  方平傲立虚空,圣人令和天王印在身体四周盘旋,手持斩神刀,低笑道:“知罪?何罪之有?你又是谁,有何资格给我定罪?”

  “你屠戮三界众生,斩三界巡查,勾结初武……皆是罪!”

  金色身影缓缓说着,方平嗤笑道:“好大的罪过!人要杀我,我必杀人!三界众生,都在争命!要说罪过……”

  方平暴喝一声,厉喝道:“一切罪过,皆源于尔等!九皇四帝,皆是罪人!罪不可恕!算计苍生,三界动乱,八千年来,死伤无数,你们才是罪人!”

  “天不定罪,我来定!”

  方平厉喝声响彻四方,“你们这些皇者,何为皇?战力无双便是皇者?可笑!皇,人中之皇,万物之皇,造福一方才为皇,你们哪来的资格称皇?”

  “今日,我方平为人族伸张正义,剥夺你们皇者之名!去你大爷的皇者!”

  “人族不认皇!”

  轰隆隆!

  天地颤动。

  四方,有人族强者,纷纷暴喝,“人族不认皇!”

  天崩地裂!

  三界颤动,雷霆再起。

  一些强者也是震撼,方平真的是无法无天,没有他不敢干的事,他居然代人族剥夺皇者之名,简直无法想象!

  此刻,哪怕降临的皇,也是微微一滞。

  三界……有人要剥夺皇之名!

  三万年来,从未有之!

  今日,皇威被人无视了,被人挑衅了,被人质疑了!

  “方平……”

  降临的皇者,语气不带怒意,再次平缓道:“皇者之名,非你所能剥夺!无尊无卑,无法无天,无父无母,无规无矩……三界,容不下你这种魔头!”

  “魔头?”

  方平哈哈大笑,笑声撼天,暴喝道:“那我便是魔!这三界,规矩不是你说了算!你说我为魔,那我就当这个魔,是魔是神,公道自在人心!

  你以为你是谁?

  你以为你自称皇,便是皇?”

  金色身影却是不再理会他,淡淡道:“镇海,掌印,擒拿方平,诛之,以正视听!”

  天庭之皇,掌天庭大员。

  三使之二,都还活着,都还在这。

  方平冷笑,“你亲自来诛我便是!让我见识一些皇的实力,谁知道你是不是被困被杀,弄一道假的分身吓唬人,六千年前,地皇倒是现身了……结果还不是假的!

  谁听你的命令,那才是没脑子,连身份都不敢暴露的废物!”

  “……”

  震撼!

  方平当着皇的面,骂皇者是废物!

  这一刻,一声轻笑传开。

  金色虚影沿着金色大道走下,走一步,三界颤动一次,金光渐渐收敛,缓缓露出了真容。

  皇者不可直视!

  可不是不能,只是不愿。

  方平既然说他不敢露面,若是真不露面,倒是让人小觑三分。

  直到此刻,方平才看清楚了大道之上的人。

  看起来三十多岁,眼神深邃,头戴帝冕,身穿金色长袍,脚踩金靴,器宇轩昂……

  没有任何反派的标志,一眼看去,便觉得不怒自威。

  “人皇……”

  此刻,不少人终于认出了这位皇者。

  真的是人皇!

  人皇环顾四方,看到了很多人,很快,忽然笑道:“初武之人……”

  他看到了很多东西!

  他看到了大量的天王,他看到了外围的初武强者。

  此刻,这位皇者背负双手,面带淡笑,再次看向方平,“方平,初武之人,你喊来的?”

  死了那么多巡察使,想来,应该有初武强者出手了。

  否则凭方平,是没能力杀那么多天王强者的。

  如此一来,之前接二连三的死了天王,就有了解释了。

  那鸿坤这些人……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袖手旁观?

  还是……也插手其中,斩杀了一些人?

  人皇几乎是瞬间看透了一些东西。

  然而此刻的他,还是无法想象到这些人的野心,这些人的胆大。

  方平直视他,笑道:“是,是我找来的!初武本源,和我人族有什么关系?你们的大道之争,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人族又没受你恩惠,没受本源恩惠,你管我修什么道,本源难道是你开创的?”

  方平这时候也很平静,笑道:“若是本源是你开创的,你说不能走本源,那我们就不走!关键……不是啊!既然如此,我就算修本源,跟你也没关系吧?”

  “你们这些人,弄出了什么仙源计划,弄出了养殖计划,暗中养小白鼠呢?你们把我们当老鼠养,我们就得按照你们的心思来?多可笑!”

  方平笑着笑着,语气发寒道:“你可知道,这八千年来,三界到底死了多少人?还是说……就如我们踩死了蚂蚁,根本不会去数一下,踩死了多少一样?

  若是如此……都不是一个族群了,你更没资格对我发号施令,对人族发号施令!”

  人皇平静道:“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将来!为了三界,为了苍生,你太无知了。”

  “我无知?”

  方平失笑道:“你们总觉得你们是对的,问题是……你问过我们的意见了吗?你们觉得为了将来,凭什么要我们来承受苦难?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我杀你全家,告诉你是为了未来,你答应吗?”

  方平讥嘲道:“我才杀你几条狗,你都怒不可遏了,你也有资格跟我说这话!”

  人皇笑了,却是不愿再说下去了。

  “你魔怔了……”

  人皇话音未落,方平再次鄙夷道:“都他么这句话,没道理的时候,就来一句你魔怔了,将对手定义为疯子、魔头、精神病……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你玩的这套,我早就不玩了!

  原以为皇者还能说点大道理出来,合着也就这样,平白让我小觑了你!”

  方平冷笑一声,人皇也笑了,缓缓道:“你说的倒也不错……那本皇便不说理,以力压人,弱肉强食,可否?”

  方平哈哈笑道:“这还差不多!总算没把你强者的面子丢光!”

  “镇海、掌印……”

  人皇再次看向那几位天庭大员,语气平静,“诛魔!”

  镇海使微微蹙眉,看向人皇,半晌才道:“你真是人皇?”

  人皇淡笑道:“是与不是……无需质疑。”

  镇海使估算了一下,半晌,点头道:“是人皇大人……大人真身降临,这么说,三界之乱,要平息了?”

  人皇眼神深邃,却是微微露出一抹异样。

  真身降临,镇海居然在问他,而非从令。

  人皇没说什么,淡淡道:“三界之乱,非乱世,大乱才有大治……”

  “八千年来,死去的道友,死去的苍生,都是为了之后的大治?”

  人皇再次看向镇海使,不再出声,眼神愈加深邃。

  这是……在质疑吗?

  这一刻,天臂、冥神以及另外一位初武破八,忽然从暗中走出,初武一脉加上天臂,此刻也就三位破八在。

  镇天王、封、铸神使、坤王、鸿宇、镇海使,六位本源此刻也纷纷出现在附近。

  九位破八的强者!

  人皇眼神愈加深邃起来,这时候,坤王轻声道:“皇叔,我父昔年曾言,此去恐怕无归……而今,我父是死是活?”

  人皇淡笑道:“与吾等而言,道不灭,便无陨落之说……”

  大道不灭,他们不死。

  没有正面回答什么,坤王好像知道了,面露一抹悲色,轻声道:“我父永久寂灭了吗?”

  死还是活,对皇者也许不是太分明。

  可永久寂灭,和死了有区别吗?

  “谁杀的我父?”

  人皇没回话。

  坤王也不再问。

  而这一刻,封也开口了,微微躬身,笑道:“人皇大人,天人界壁破碎之日,可有大道会现?吾等能否证道成皇?”

  “一切皆有天定!”

  “天定?”

  封叹息一声,“可这天……不是你们说了算吗?”

  这一刻,这群强者,表情各异。

  天定?

  天怎么定?

  定了谁?

  人皇的回答,显然不会让任何人满意。

  人皇也不继续说这些,再次道:“既无人从令……那便让本皇亲自诛魔!”

  不管心中是什么想法,此刻,两次出口,镇海使几人没有听令,他不愿再说第三次,至于镇海使这些人……脱离天界八千年,没有从令,并非不可理解的事。

  不过人皇不在意,今日的他,还不能彻底回归三界。

  等到皇者彻底回归,想必今日这一幕再也不会发生。

  就在这一刻,方平陡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无比的威胁!

  他的本源世界中,好像呈现出了一张遮天大手,从外界降临,要一掌击灭方平的本源世界。

  方平脸色微变,人皇还没动!

  他也没突入本源,人皇居然直接从本源宇宙出手了!

  “咳咳咳……”

  一声轻咳,响彻四方,镇天王走出,这一刻,镇天王身影显得有些虚幻,笑道:“道兄,只是小辈胡闹而已,若有不是之处,镇替他向道兄赔不是了……”

  镇天王走到了方平身前,此刻,本源世界中的巨手有些动荡,开始溃散。

  镇天王再次道:“小辈无知,冒犯了道兄,道兄为皇,气度非凡,待镇回去,必严加管教……”

  镇天王很客气,拱手道:“道兄还请高抬贵手!”

  人皇看着镇天王,平静道:“镇兄,非胡闹,而是规矩不可废!方平斩三界巡查,坏了规矩!”

  “道兄……这……”

  镇天王满脸的为难,回头看了一眼方平,叹道:“小孩子就是喜欢胡闹,如今坏了道兄的规矩,也的确该惩……”

  说到这,镇天王再次拱手道:“道兄,这样如何,镇带方平回人间,镇压他百年……”

  “规矩……不可废!”

  人皇再次重复了一句。

  镇天王面露无奈之色,叹道:“看来……道兄是必杀他了!哎!”

  镇天王叹息,下一刻,挺直了腰杆,看向人皇,无奈道:“我本想着……道兄给个面子,大家你好我好,继续过自己的日子,挺不错的。

  可现在……道兄……”

  镇天王顿了顿,下一刻,震撼世人,怒骂道:“狗东西,不给面子是吧?上,弄死这狗东西!”

  话音未落,一杆长枪飙射而出!

  困天铃轰隆作响,直接朝人皇罩了过去!

  非但如此,就在此刻,其他八位破八,纷纷出手!

  初武领袖,冥神哈哈大笑,声传三界:“李镇,你这狂徒,还是这性子!”

  狂徒!

  是的,他镇天王当年也是狂人,这一点三界老古董还是知道的。

  然而,这一刻镇天王当着三界的面,直接叱骂一位皇者,还是震撼了世人。

  人皇并未慌张,语气萧瑟道:“本以为你们不会如此……没想到……”

  一声叹息,幽幽响起。

  就在这一刻,本源宇宙震动,在场的强者,纷纷本源世界动荡,离的远的一些圣人,此刻都是摇摇欲坠,距离近的一些破六天王,这时候也是本源溢散,满脸痛苦。

  “封!”

  “镇!”

  “定!”

  几位破八强者,纷纷暴喝出声!

  封天王直接封印皇者本源,初武一脉的几位破八,直接冲杀上去,强行镇压。

  后方,方平厉声吼道:“抄家伙,屠皇!”

  轰隆隆!

  这一刻,通天锣响彻四方,本源颤动,世界颤动,方平的声音响彻世界。

  ……

  天坟。

  此刻,几位强者已经彻底惊呆了。

  当方平声音传荡而来的那一刻,天狗疯狂咽口水,三界……疯了!

  方平也疯了!

  可这种疯狂……为何……为何如此热血沸腾!

  “本座来也!”

  天狗这一刻气血燃烧,一击打破了虚空,瞬间冲杀而出,厉吼道:“屠了这老东西!”

  屠皇!

  它恨啊,它居然不在现场,太遗憾了。

  那边,石破紧随其后,怒吼道:“不是灵皇……都可杀!”

  只要不是灵皇,他管出现的是谁,屠皇的事,他也要参与。

  疯了!

  就在此刻,就在天狗打破的通道外,几件兵器飞起,有人哈哈大笑道:“吾等还无法破封,只能助你们一臂之力,冥神,屠了他!”

  一件件兵器从通道中朝战场飞去!

  他们没办法破封,起码现在不行,但是他们也并非毫无战力,此刻各自操控兵器,迅速朝战场飞去助战。

  最后一位强者,天辰这时候也是心悸不已,屠皇!

  疯了!

  可此刻,天狗和石破都走了,天辰脸色微变,也迅速冲入了通道!

  三界强者,居然联手屠皇,这一点谁也没想到过。

  ……

  九重天外。

  几道精神力迅速席卷而来,仙源颤动,甚至是暴动!

  无数血液飙射而出!

  “三界……大乱!”

  “屠皇!”

  “难以置信!”

  “人皇坏了大事……”

  “可恨,三界灭……或人皇灭……”

  “……”

  几股精神力不断颤动,迅速压制暴动的巨大仙源,一个个都是说不出的憋闷!

  是的,憋屈!

  这一幕,没人料到。

  三界居然联合起来要屠皇,人皇赢了,三界强者全部要死,三界也差不多打废了。

  人皇输了,一尊皇者陨落,那也是翻天覆地!

  谁能料到,就在最终计划开启的前夕,会出这样的巨大变故?

  此刻,仙源在暴动,在喋血。

  这是九重天外的世界。

  此刻,九重天中,无边黑暗的地方,几处地方爆发出光明,有人清喝道:“不可继续下去,继续下去,三界毁灭,仙源崩溃,万年的谋划全部成空!”

  有人急了!

  这盘大棋,真要被人掀翻了。

  这万年来,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价,才有了今时今日。

  现在到了最后关头,居然出了这么大的岔子,皇者都憋屈,都愤怒,可恨啊!

  “方平……”

  这一刻,通天锣的响声甚至传荡到了九重天外。

  “屠皇!”

  疯狂无比的吼声,响彻了三界。

  三界有个家伙,在主导屠皇计划。

  今日,方平扬名了,哪怕皇者都知道了一个人,方平!

  魔!

  ……

  轰隆!

  人皇一拳轰出,将天枪轰飞,将近身的冥神打的筋骨寸断,吐血倒飞。

  然而,这一刻冥神玉身爆发,不惊反喜,怒吼道:“他一击杀不了老朽,诸位,有机会!”

  不用他说!

  当人皇一拳只是将他重伤,却是没能杀了他的时候,这一刻,所有破八都激动了!

  人皇一击没能打死破八,这就是机会!

  太强了!

  强的可怕,一击将一位破八的玉骨强者重伤,人皇的战力超乎想象,然而……没能秒杀,就这一点,所有人忽然觉得,可以接受!

  有希望成功,而不是一片黑暗。

  这一刻,铸神使也是通体如玉,天臂也是如此,他双臂最强,其他部位也是玉骨,也许不如双臂强,却也是玉骨!

  除了他们,镇海使玉骨呈现,镇天王玉骨呈现。

  这一刻,多位玉骨强者爆发了玉骨!

  镇天王暴喝道:“玉骨在前,围困他!”

  “神器镇压!”

  “九皇印镇压!”

  “……”

  众人纷纷暴喝,一件件神器从天而落,强行镇压下去,几位玉骨强者,此刻迅速移动,人皇面沉似水,一击又是一击,凡是被他打中的强者,哪怕玉骨,也要崩碎。

  强!

  破八的肉身强者,被他一击重伤,这就是皇者。

  而此刻,外围的方平,忽然吼道:“苍猫,去上空,给我把那条通道给关上!”

  人皇来时的通道!

  方平感受到了,那好像是本源宇宙的通道,人皇从本源宇宙而来,而且到现在,好像还在借用本源宇宙的力量。

  “喵呜!”

  苍猫一声尖叫,破空而出,迅速朝那条虚幻的通道冲去!

  “苍猫……你也背叛了本源?”

  这一刻,人皇幽幽叹息,苍猫……这可是本源一脉视为根基的天地宠儿,而它……居然也背叛了。

  “背叛你祖宗!”

  方平大骂道:“你能代表本源吗?这三界苍生才能代表,你什么都不是,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今天宰了你,哪怕死光了都值得!”

  话落,方平看着几位玉骨强者被打的不断喋血,忽然怒吼道:“本源一脉,破六、破七的肉身强者,精神力不高的,都来我这!”

  此话一出,虽然有些不明白,可这时候,冥神还是暴喝道:“去人王那!”

  初武,修肉身的,精神力不会太强。

  不过肉身却是都极强,所以才能破六破七。

  而这一刻,五六位肉身一道的强者,纷纷朝方平这边冲来。

  而方平,一声暴吼,身躯陡然变大,下一刻,几位赶来的强者,不知不觉中,气息和方平一致。

  “融入我身!老子干死他!”

  方平一声大喝,几位初武强者呆滞了一下,接着,下一刻如同战甲一般,一位位强者朝方平依附而去,眨眼间,方平气血冲破了天地。

  而方平肉身在不断炸裂,太强大了!

  真的太强了!

  这一刻,多位破六破七的强者,气血通用,虽然算不上叠加,可气血绝对超过了1500万卡以上。

  甚至隐约朝两千万卡接近!

  而方平,却是疯狂大笑起来,“气血通用……我……可是本源武者!”

  是的,他的那条帝道,这一刻剧烈动荡,好像承受不住这么强大的气血。

  可方平不管这个,他在燃烧,燃烧大道。

  彻底燃烧!

  他有本源增幅的,哪怕大道在崩溃,可增幅还是有的。

  而且,这些初武强者没本源,没本源大道,就不会和方平有本源冲突。

  没有哪一刻,方平觉得,自己有如此强大!

  增幅只要达到一倍,他接近2000万卡的气血,就可以爆发出4000万卡的伤害,哪怕一击之后,他会肉身崩溃,其他人也会如此……可这一击,也许可以破九!

  方平豁出去了,怒吼道:“削弱这孙子,困住他!封他本源,给我制造机会!所有人天王,隔空轰杀他!”

  人皇这时候陡然看向方平,眼神冰寒!

  “你……是那人?”

  方平没理他,人皇好像知道什么,冷喝道:“变数……你该死!”

  “管好你自己吧!”

  方平此刻懒得理他,迅速巩固气血,稳定根基,身躯不断胀大,几位玉骨破八,这时候都是疯狂无比,浴血奋战!

  有机会的!

  砰!

  天臂被人皇暴怒之下,一击打飞,包围圈出现了空缺。

  就在这时候,铸神使怒骂一声,陡然撕裂了苍穹,一条虚幻的大道呈现,大道尽头,一颗巨大无比的星辰出现!

  “大道出!”

  铸神使暴喝,“方平,入大道,击碎他本源星辰!”

  人皇眼神瞬间如刀!

  “好一个铸神使!”

  他都有些震撼了,铸神使铸造了一条本源假道,居然直接通往他的本源星辰,难以置信!

  铸神使疯狂笑道:“小家伙,你还嫩了点,方平,去,击碎他的本源大星,老夫要看皇陨!”

  方平二话不说,破空而出,直奔虚空大道而去。

  铸神使,牛!

  镇天王之前就猜测他这么多年,有一些进展,哪想到他居然铸了一条假道,直通皇者本源大星,这是要干啥?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