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禁忌海上。

  天罡不是方平干掉的,是老张下了狠手,直接斩杀了天罡。

  两位天王陨落,天地震动。

  此刻,苍穹有再次被撕裂的迹象。

  方平仰头看天。

  一位位天王强者,从虚空中被震荡了出来。

  三界巡察使……没人再嚣张了,个个面如土色。

  死了两位天王!

  眨眼间的功夫罢了。

  八千年来,他们这群人藏身幕后,有时候也会走出来,维持三界的平衡。

  多年下来,哪怕遭遇了镇天王,几位天王级强者暗中威压震慑,镇天王也迅速避退,如此一来,他们真的没想过会有这一日。

  破八的强者,他们威慑过不少人。

  当然,之前这些人也没展现出破八的实力。

  方平一边看天,一边顺手一刀,将一位逃窜的圣人斩杀当场。

  你说你,圣人令藏着就好了,非要拿出来护身,不杀你合适吗?

  方平随手斩杀了这人,好像没看到似的,抓回了圣人令,其他的不再管。

  巡察使们愈加悲愤。

  又死了一位!

  两圣两王!

  之前18位顶级强者,眨眼间死了4人。

  ……

  “天要裂开了?”

  方平看着天空,笑道:“皇者又要来了?刚刚那位?眼珠子被打爆的那位?”

  “……”

  众人看着他,纪云几人此刻都是脸色苍白,看向方平,有些寒意闪烁,却是内敛了起来。

  魔头!

  这家伙就是魔头。

  此刻,皇者没降临,他们总算学乖了,没敢继续斥责。

  这时候,皇者随时可能降临,方平居然还敢挑衅,他们哪怕恨极,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真的凶残,无法无天!

  哪怕破八的几位,这时候也是面色凝重,没敢此刻出言挑衅皇者。

  杀人,那是试探一下。

  结果显示,才死了两位天王,之前要降临的那位,好像又有些动怒了,有些憋不住的样子。

  这时候,镇天王传音而来,声音在方平脑海中响起:“别再挑衅了!真要逼急了皇者,一旦降临……小子,你非要这时候送死吗?”

  方平却是不在意这话,此刻笑呵呵道:“皇者布局了这么久,就因为死了俩天王,现在就要降临,计划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皇者就这德行?”

  “就这点忍耐力?”

  “就这还布局万年,想主导三界?”

  “这要是皇者的谋算,皇者的耐心,皇者的气度……我就说一句,去你大爷的,什么垃圾玩意!”

  方平嗤笑,挑衅,嚣张。

  不少人感觉方平真的疯了!

  方平却是淡定,懒洋洋道:“试试!耐心不怎么样,以后随便杀个人,他就要降临,那还斗什么玩意?死两个天王就要出来了,那干脆别打了,大家都认输,都当孙子好了。

  皇者都这样了,无法匹敌,还打什么?

  他的人不能打,打了就降临,干脆别玩了!

  下棋是吧?

  棋盘上的棋子都不动了,我让你下个屁!”

  方平这时候不怕,仰头看天,笑道:“皇者之间有规矩吗?有约定吗?还是说,你们的人不能死,哪怕成皇,也只能是你们选中的那些人?要是如此……现在给个名单,选中的成皇,剩下的洗洗睡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方平哈哈大笑!

  张涛也淡淡道:“说的不错,我们死了就死了,他们死了就有皇者降临杀人……还斗什么!还是给个名单吧,让他们玩去!”

  嗤笑一声,张涛不屑,“皇者?现在这位频繁降临的皇者,不是皇者中的白痴就是最弱的那家伙,大概是在皇者中被排挤了,生怕自己的人死了,自己没后援了是吧?

  这种人……我觉得没必要怕,在场的天王加在一起……嘿嘿,今日搞不好可以屠一尊皇!”

  张涛大笑道:“就怕你们不敢!想成皇……屠了一尊,搞不好就有人成了!”

  方平也笑着接话道:“真难说!九皇九皇的三万年了,都没人能成,是不是九皇就是极致,本源只能供养九皇?死了一尊,是不是可以再次有人成皇?”

  这时候,之前传音的镇天王,眼神微动,轻声道:“本源强者,都要靠本源宇宙供养,需要大量的本源气,皇者更多,需要本源气供养本源世界,供养本源大道……

  也许……数量上真的有一些限制。”

  此话一出,后方,封轻笑道:“难说的事,当年也有人判断过,四帝不能成皇,可能是本源无法再让人成皇了,否则四帝何等的天资纵横……居然始终无法成皇,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事。”

  方平笑眯眯道:“希望还是有的,可能也是有的,当然,很危险!在场的这么多人,一起干,也许可以干死对方,不过大概要死九成……最后活下来的,可能能成皇。”

  张涛玩味道:“一个个等了这么多年,不就等这机会吗?赢了吃肉,输了丢命,就这么回事!有些人死了也是白死,比如掌兵,连个机会都没捞到,我们拼一把……机会也许就有了!”

  两人一唱一和,尽管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心思,可这也是事实。

  是的,大家等了八千年,藏了八千年,算计了八千年,战斗八千年……为了什么?

  成皇!

  当日假天坟开启,知道有机会,这些人纷纷杀了进去。

  今日,若是真的能屠一尊皇,真的可以成功,哪怕大家都明白,在场的大概死的七七八八,甚至全军覆没,可机会是真的有!

  此刻,天臂忽然低笑道:“若是诸位敢一搏……初武一脉,愿助诸位一臂之力!”

  众人眼神闪烁。

  纪云这些人脸色苍白的没法看。

  可怕!

  他再一次升起这样的念头,都是疯子!

  这些人居然在商量着屠了一尊皇试试!

  皇者无敌!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可一旦真的联手了……破八的有多少?

  这里有不少了,天坟还有,初武那边也有。

  加上其他天王,未必没办法屠了一尊皇的。

  也许大家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没人敢说出来,然而,今日有人说了。

  一个破六的家伙!

  方平就升起了这样的念头,舔着嘴唇,笑道:“机会就是自己争取的!武道必争!不争,还能等着机会送上门?大家都做好了准备,准备天人界壁破碎,死战一次,证道成皇!

  既然如此……与其等一个未知的未来,不如博一次机会更大的机会!

  是屠了一尊皇证道机会大,还是等待未来机会更大……这需要诸位自己衡量!

  在场的,搏了这么多年,有人怕死,比如坤王、封,都怕死的不行,可机会到了,几位还怕死吗?”

  方平笑呵呵道:“你们这些人,我太懂了!只要利益超过预期,不是怕死的主,不敢搏,无外乎利益达不到自己的预期,不是吗?”

  封挑了挑眉,淡笑道:“有点意思……方平,你这话……说的不错!吾等是不敢搏……不但不敢,还怕现在受伤,受了伤,以后就没机会了……

  而一切的怕,都是为了那一次搏!

  若是那一次的搏,现在就出现了……也未必不会博一次!”

  镇天王也笑道:“敢还是敢的!怕就怕……出现第二尊……方平,你懂吗?”

  方平笑道:“懂!我们屠一尊还有希望,屠两尊……恐怕都危险!不过……您老觉得,他们就没克制的?没看斗天帝直接出手了吗?也有派系的!这位降临的家伙,也有对头的!

  这人啊,就怕没人克制,有人克制,那就有弱点!

  第二尊……第二尊被拦住了呢?

  别什么事都想着不可能,我觉得可能性很大,否则不会是今天这副局面了。

  诸位……试试如何?”

  封看向方平,轻笑道:“怎么试?”

  方平再次舔着嘴唇,有些口干舌燥,有些激动,有些兴奋,低声道:“让纪云他们召唤,让鸿宇召唤!我们主动钓鱼!钓一条大鱼!”

  镇海使看了他一眼,又撇了撇苍猫,苍猫正在瞪大着猫眼看它,大鱼!

  镇海使心中轻哼一声,它讨厌方平这样的比喻!

  然而,此刻其他人却是心潮澎湃!

  钓鱼!

  主动钓皇者!

  此话,数万年来,唯有方平敢说!

  他不但不怕,他居然还想主动钓鱼,钓出一位皇者来!

  这一刻,纪云这些人真的在颤抖。

  疯了!

  一群天王,居然在这商量着钓皇者出来,主动引诱!

  方平继续蛊惑道:“被动等待,还是主动创造机会?被动,那代表我们还是棋子!主动,虽然更危险,可主动权就落入了我们手中!

  诸位,你们恐怕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可你们怕,怕死!

  因为你们知道皇者的强大!

  我听说过,但是我不知道,所以我虽怕,但是我敢想,不至于连想都不敢想!

  小人物是无法改变什么,是无法逆转当棋子的命……可是,就算当棋子,也要当个有价值的棋子,不是吗?”

  方平笑的阴险,“成了皇,死了的别在意,成了的……唯一的要求,那就是继续恶心一些人,如何?诸位,敢的话,现在就干!我看他好像不动了,不如……再杀几位天王,引诱他来!

  当然,要提前说好了,达成一致……不然那就是白白送死了!”

  众人心潮澎湃,口干舌燥。

  哪怕破八,此刻都是口干舌燥,他们的机会其实最大。

  破六应该是机会最小的,不过不代表没机会。

  天臂低声道:“决定了的话……天坟那边动静太大,不宜现在召唤他们回归,老夫马上通知冥神他们赶来,初武那边,还有两位破八,多位破七,十多位破六存在!”

  镇天王也在深呼吸,“我、鸿坤、镇海、封、打铁的,加上你们那边三位……八位破八……”

  他没算鸿宇,此刻也看向鸿宇,低笑道:“鸿宇……你是参与,还是……反水?”

  鸿宇脸色变幻。

  他也没料到局势居然朝这个方向发展!

  一群人……在商量屠皇!

  八位破八,若是掌兵在,那必然会反对,可他死了。

  若是加上他鸿宇,足足九位破八,破七的也有许多,破六的更多。

  一起出手,未必无法屠杀一尊皇者的!

  有希望的!

  真的有!

  局势,已经彻底超过预期了,彻底失控了。

  鸿宇见一些人眼神阴暗地看着自己,低沉道:“我说不,是不是现在就得死?”

  坤王冷冷道:“父皇活着……那今日就没这一切!降临的若是父皇,这些人胆敢如此,本王第一个不答应!可父皇……到底活着还是死了?还是彻底沉眠,再也无法苏醒了?”

  坤王冷声道:“若是如此……你答应就活,不答应……那就死!”

  鸿宇脸色变幻,坤王冷酷无比,“别想可以逃过一劫……你……便是饵!钓鱼的饵,你自己考虑清楚,你钓来了皇……是否会饶你一命!”

  鸿宇沉默,没再说话。

  众人对视一眼,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气氛诡异的吓人。

  激动!

  兴奋!

  恐惧!

  是的,有恐惧,不可能没有,他们也怕死,这一次若是真做了,也许要死光,可等了八千年,不就是等这样的机会吗?

  平日里没人提,没人敢说,今日,有了。

  既然有了,那就可以试试,也许可以联合成功呢。

  巡查使们都惊恐的无以复加。

  然而这时候,在场的破八和破七,将他们团团围在了中央,他们跑不了。

  谁跑谁死!

  一定会死!

  纪云再也没有任何骄傲,任何俯视众生的感觉了,只觉得自己入了魔界。

  这哪是三界,这是魔界。

  而这想法,昔日其他人就是这么想人间的。

  方平愈加兴奋了,“试试如何?哪怕不成功,也要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我们也敢反抗的!三界……我们的!皇者既然走了,那就走远点!

  再回来伸爪子,我们会剁了他们的爪子!

  诸位,你们难道真的要一直等这些皇者给我们一个机会?

  天人界壁破碎的那天,真的有皇道现吗?

  真的有吗?

  可我知道,杀了皇,必有皇道现,可以一窥虚实!”

  方平如同魔鬼,在诱惑他们下地狱。

  此刻,陆续有人赶来。

  乾王,艮王……包括月灵!

  本源一道的天王,此刻几乎聚齐了,除了天坟那几位。

  不但是天王,圣人们也陆续赶到。

  三界的精锐,除了初武那边,几乎都赶到了。

  集三界的力量,可以屠皇吗?

  可以的!

  众人心中都升起这样的念头,这样的念头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地狱在心中!

  魔鬼在心中!

  “不……不要……”

  这时候,有巡察使崩溃了,瘫软道:“不,别杀我们!诸位道友,别杀我们……未必要如此的,未必要如此的!

  再过一些时日,机会一定有的,屠皇太凶险了,真的太凶险了!

  我们是皇者的耳目,我们只要不召唤,也不死太多,皇者不会归来的,他们对三界的了解,都是我们汇报上去的,他们在本源深处,在九重天外……”

  此刻,这位崩溃的天王迅速道:“诸位,我们不死,不召唤,皇不会归来的,三界还是三界!还是你们的三界……不是皇的!”

  其他巡察使,没人吭声。

  都吓到了!

  一旦计划被同意,他们这些皇者耳目,必然被杀,没有例外。

  鸿宇也许是例外,因为他也是破八,破八……没人不想成皇!

  惊悚的计划,不曾想过的计划。

  这个计划,若不是今日方平提出,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人想过要这么做,因为屠皇成功概率太低,联合三界难度太大。

  今日,却是有了这契机。

  气氛,愈加的诡异了。

  方平开始炼化那些圣人令,眼神也很诡异,我就这么一说……合着你们真有这心思。

  真是的!

  早知道这样,咱们就把皇者当假想敌了,如此一来,不是不用斗了吗?

  魔帝这些人也想成皇的,今天强者更多,计划成功的概率更大的。

  既然大家都有这心思,方平还真想试试!

  干,就要干大的!

  这笔买卖大吧?

  方平觉得,他提出的这计划,应该比当年的什么仙源计划都骇人,应该如此,起码仙源计划没想过有人要屠皇。

  舔着嘴唇,方平低笑道:“这计划我提的,就叫方平计划,我要青史留名,让三界永远记住,老子方平,曾经干过惊天动地的买卖!”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理会他。

  什么计划无所谓,要不活着成皇,要不……死了!

  死了还管他什么计划!

  活着,那也不用在意,念及方平提及计划,他们才成了皇,叫方平计划也没什么,不是吗?

  张涛见状低声道:“诸位,表个态吧!能答应的,现在也不用说什么!不能答应的……”

  张涛低笑道:“待会杀个天王再走!”

  “……”

  此话一出,无异于逼人上梁山。

  要不答应,要不杀一位天王走人,这杀的是谁,不用说的太清楚。

  “不……诸位,诸位不能如此……”

  这时候,几位破七都坐不住了。

  坎王满脸绝望,几乎是哀求道:“坤王,乾王,镇天王……我们也是被迫的,我们当年还是天庭一员,是天庭大员……皇者有令,我们也不敢不从……”

  “诸位,我们不想如此的……真的不想如此的……”

  坎王几人怕了。

  会死的,他们就是祭旗的目标。

  而方平,现在却是铁了心要掀翻这棋盘,打破这棋局,越是到现在,他越是明白,众人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看着!

  生活在三界,三界其实就是囚笼!

  他不愿意!

  也许,他们到了成皇前一日,就是他们被收割的时候。

  如此下去,等待也是死,那还不如搏一次。

  哪怕现在,哪次不是在搏?

  要搏,那就搏一次大的!

  岂不是更美?

  方平心脏跳动的厉害,他也激动,也兴奋,此刻不再说话,传音四方强者,“诸位,我等10分钟,诸位若是都没意见,那就干了!若是怕了,破八破七的压制那些人,让怕了的人杀一位走人……走了之后,滚的远远的,否则……为了减少变数,也得杀了你们!

  天臂前辈,可以召唤初武强者了,动静别太大!

  这还是三界第一次联手……想想,我有些激动,冲锋的我就算了,不够资格,镇天王,先锋就由你担任了。”

  镇天王狂翻白眼,“你让我当先锋杀皇者?老子不干……让天臂他们当先锋!天臂,想不想干?想干就当先锋,我们跟着一起吃肉……你们图个爽就得了,反正初武难成皇!”

  天臂语气低沉:“可以!早就想做了,可是怕没机会,怕做不到,怕死了白死,怕太多的东西!若是今日真能屠一皇……老夫愿赴死!”

  镇天王得意地看着方平,看看,用得着老夫去当送死的吗?

  天臂他们抢着干!

  第一个杀过去的,那自然最危险,这事交给初武了。

  ……

  这一刻。

  西皇宫。

  天极笑道:“看看,大战停了吧!本王算计的没错,该熄战了!也好,天天死人,本王都被闹的有些怕了……现在本王现身的时候到了。”

  盛楠奇怪道:“皇子,你……”

  这时候去干嘛?

  “瓜分利益!”

  天极笑道:“不是宝物,是消息,是秘密!听一听没坏处,那些人归来,多少知道一些东西,现在方平他们必然在逼问秘密,这是必然的!

  我去听听,免得对这些一无所知。

  这三界,什么都可以放弃,消息却是要灵通!”

  天极起身道:“本王先过去了,秘密这东西,知道的人多了,他们也不介意多一个人知晓,明白吗?但是圣人令和天王印那些东西,却是沾染不得,免得惹祸上身!”

  盛楠点头,这一刻有些佩服皇子了。

  愈加的崇拜!

  天极也很得意,这就是上次假天坟一行后,自己的收获。

  心性上的改变!

  看看,大战打完了,我去了,也不要好处,露个脸,听点消息,和各方表个态,我是站三界一方的,岂不是美哉?

  天极笑了一声,带着智商碾压的优越,瞬间从西皇道场消失。

  该出去了!

  盛楠看着皇者消失,也是感慨,皇子成熟了!

  大战停息,倒是安全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