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 哭泣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新天庭的强者要撤离。

  方平此刻虽然在追杀天植,可也没放过其他人,此刻的方平,无人限制!

  两方势力对决,一位顶级的破六天王无人限制,可想而知,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此刻,鸿宇一边后撤,一边嘶吼道:“天植,缠住他!拖住他片刻!”

  到了这等境界,一位破六天王空出手来,会对他们造成致命的打击!

  前方,天植脸色惨白,回头看向鸿宇。

  鸿宇面露悲色,依旧嘶吼:“缠住他片刻!黎渚,击溃他们,快,撤离!”

  天植拦住方平,可能会死。

  可到了现在,他没办法了。

  这一次,他们邀请了掌兵使、封、天魁、四大圣人、人皇一脉两位圣人、四位天外天天帝……如此之多的强者被邀来参战!

  这一战,他们信心满满!

  可现在呢?

  败了!

  哪怕二王证道天王,还是败了。

  参战的天王,双方已经超过了双手之数。

  “天植,缠住方平!”

  黎渚也在暴喝,能量爆发,杀的张涛和铸神使不断后退,可这时候的张涛也在搏命,疯狂无比!

  “杀!”

  张涛激动不已!

  这一战若是大胜,人类的局势彻底扭转,地窟再也不会压制人族。

  不过地窟此刻损失还是太小!

  天魁他们毕竟是外援,他想让方平多杀几个圣人。

  那边,掌印使也疯狂了,万界鼎在手,杀的林紫不断喋血!

  林紫毕竟只是破六,掌印使破七多年,若不是被黎渚镇压,岂会被林紫缠住。

  此刻,掌印使也是疯狂,暴喝道:“天臂,尔等敢杀掌兵,三界之大,再无你们容身之地!”

  “哈哈哈!”

  天臂大笑,此刻双臂爆发,一声厉吼,将掌兵使手臂击的粉碎,怒喝道:“我初武一脉,本就苟延残喘!苟延残喘了三万年,无容身之地又如何?”

  “鲲鹏!你要助纣为虐?”

  “林紫,退开,莫要忘了,你们是灵皇嫡传!”

  “……”

  几大强者都在怒吼,咆哮。

  本源一脉强者还在内讧,这才是初武一脉两位破八敢围杀掌兵的依仗!

  换做平日,本源破八有多少?

  镇海、掌兵、镇天王、鸿宇、坤王、铸神使、封,在这,就有足足七位破八。

  破七的乾王、天魁、黎渚、掌印、乱……

  本源一脉极其强大!

  天坟那边,还有天狗几位存在。

  这才是本源一脉强大的基础,另外还有九皇四帝未必陨落,强者无数。

  初武一脉巅峰期破八也不少,可这些年,被杀了太多。

  活着的破八不算多了,天坟中有一些,天坟之外,破八不会超过五位,如何能匹敌本源。

  本源内讧,可遭遇初武,若是有危机,破八还是会联手的。

  而今日,却是被缠住了。

  掌印使咆哮,黎渚怒吼,鸿宇爆发……

  这些人都拼命了!

  鸿宇再次吼道:“封,全力以赴,击溃乱!”

  封可是破八的天王!

  封眼神变幻不定,他是比乱强一些,哪怕受伤了,他其实也比乱要强大一些。

  可要知道,乱是个疯子。

  是真的会生死搏杀的,越危险越刺激,越激动。

  和这样的人搏杀下去,对现在的他而言,最终哪怕真的杀了乱,也会吃大亏。

  封心中轻叹,声音传荡:“鸿宇,让月灵出手相助一次……”

  月灵!

  是的,三界现在已知的天王,还有月灵和天极没出现。

  至于坤王他们,三大天王,现在被镇天王一人给拖在了深海,哪怕击溃了镇天王,都难以赶过来了。

  月灵未必赶不到的!

  “月灵……”

  鸿宇脸色变幻,陡然声传四方,高声道:“月灵,助我一次!拦下方平!”

  方平笑呵呵地打断道:“你都抛弃人家几千年了,现在倒是好意思开口?月灵前辈,莫要忘了你我的约定,而且……鸿宇可是心狠的很,现在你插手……也许死的就是你了。

  他宁愿你去死,也不愿意他的属下去死,这种男人,你还不死心,难道还要为他出手?”

  方平说罢,敲响了通天锣,笑声爽朗道:“天极,月灵若是出手,帮我拦下她!若是不出手,那便算了,事后我欠你一个人情,方某不死,人情还是有几分用处的,不是吗?”

  鸿宇怒喝道:“天极,你敢插手!方平的人情……你用不上!”

  ……

  西皇宫。

  天极听到了。

  通天锣那是可以传三界的,而破八强者,也能震荡本源宇宙片刻,他哪怕距离极远,此刻也听到了声音。

  听到两人的话语,天极郁闷。

  和本王有什么关系?

  你们打你们的,死一个少一个,看看,自己在天王中的排名,眨眼间提升了好几位,多好。

  现在干嘛要牵扯到我?

  天极装聋作哑,也不回话,心中却是衡量起来,本王到底该怎么办?

  躲着?

  躲着是不错,可现在两人盯上了自己,这一旦月灵真出手了,自己不拦,那必然得罪了方平他们,拦,那肯定得罪了鸿宇他们。

  两难啊!

  “月灵这婆娘,还是别出手最好!”

  天极郁闷,这事自己真不想掺和。

  ……

  禁忌海深处。

  雨薇看着月灵,眼神复杂,轻声道:“师妹……”

  鸿宇,那是月灵的道侣。

  如今,鸿宇一方遭遇大危机,月灵是出手,还是……坐视不理?

  月灵平静道:“他死不了,既然死不了……为何管他?”

  此话一出,雨薇倒是松了口气。

  月灵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出声,面色依旧平静。

  就在此刻,天地再次裂开!

  一条大道,如同血管,崩碎,血液从天穹落下。

  一位圣人死了!

  方平追杀天植,却不是一直盯着他,就在这瞬间,方平杀到了龙变所在的战场区域,三大圣人牵制龙变,三位圣人也只是勉强牵制。

  此刻多了方平和苍猫,苍猫精神力牵制,本源拉扯,方平突入本源斩大道……

  这三位,两位天王级强者,一位不是天王,精神力却是比天王还强的家伙联手,圣人岂是对手?

  一眨眼的功夫,三大圣人中的天速被杀当场!

  速度再快,此刻也没用。

  “跑!”

  有人大喝一声,迅速朝鸿宇他们那边撤离,逃跑。

  圣人们都疯狂了,逃离战场!

  逃离五重天!

  否则,这么下去会被方平逐一击破,全部被杀当场的!

  也有圣人迅速朝天植那边汇合,天植证道天王,虽然没有方平强大,可方平想杀他,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汇合天植,还有一战之力。

  然而,随着这些人遁逃,一些人也被解放了战力。

  龙变一声大笑,瞬间和方平汇合,两大天王联手,横扫四方!

  “又死了一位……”

  雨薇脸色也愈加复杂起来,圣人又死了一位,上古到现在,没有什么时候,比最近死的强者多。

  至于天界崩碎一战,当时他们都差不多一起完蛋的,还真没看到什么天变。

  可今日……

  不单单是今日,就在前些天,就有多位天王战死,今日又是如此,这天地,血雨就没断过。

  月灵平静道:“死伤如此惨重……有人忍不住的!这三界,没那么简单!本源一脉压制初武多年,岂会如此简单……”

  “方平让初武出手,是助力,也是弊端!”

  “鸿宇当年冒充地皇,也有一些秘密,不是那么简单的。”

  “今日,也许还能看到更多,你会更清楚三界的秘密!而这样的秘密,很多人都想看,包括此刻拦截鸿宇他们的天王……你以为他们不想知道?”

  雨薇脸色微变。

  “坤王、乾王、艮王三人联手,镇天王并未爆发全部实力,三人居然和他纠缠不休?你真觉得,一人都抽离不开?”

  雨薇轻声道:“师妹的意思是……”

  “三界就是个大棋盘!而今,有人不按规矩来,要掀翻这棋盘!棋盘既然被布下,也有人在护住这棋盘,纠正其中的不规矩,不守规矩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雨薇脸色彻底变了!

  “那方平……”

  月灵看向远方,淡淡道:“方平非要打破这规矩,你要知道,破八的几位都不敢轻易出手,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暗中蛰伏,就是不想坏了规矩,引发不可控之事。

  方平……看他运气吧!”

  雨薇皱眉,半晌,低沉道:“那师尊当年……有无后手留下?”

  北皇,那也是九皇之一!

  北皇一脉,而今连一位天王都没有,至于月灵,那是意料之外的天王,当年她也不是天王,天界崩碎的时候,月灵还只是帝级,是不是圣人这点大家也不清楚。

  九皇若是布下了这盘棋,岂会一点后手没留下?

  地皇一脉有两个儿子,有多位圣人。

  乾王、巽王、艮王这些人身后,或多或少都有皇者的影子。

  掌兵、掌印也是如此,包括镇天王身后都有一些人的影子存在。

  那北皇一脉呢?

  月灵淡淡道:“有还是没有,有区别吗?父皇当年门下强者本就不多,三使八王,和北皇宫关系也不是太密切……”

  雨薇有些失落,月灵又道:“如今,坎王和兑王不知是死是活,若是复苏了,也不知这二王会站在谁一边……”

  ……

  这边,月灵没准备插手,还在继续诉说。

  那边,方平轻松斩杀一圣,继续追杀其他圣人。

  噗嗤!

  一声闷响,方平只手遮天,直接将一位圣人捏的粉碎,斩神刀挥出,一刀将一条粗大的大道斩断,又有一位圣人陨落!

  到了此刻,加上先前的天勇,已经有三位圣人陨落,还有证道成功的天命。

  地窟11圣,此刻只剩下了7位圣人,加上天植还活着。

  地窟一方,强者们纷纷撤离!

  就在此刻,一声厉喝响起,李老头一剑洞穿了天妖王的头颅!

  砰!

  头颅炸裂,一头巨大无比的金翅大鹏坠落!

  李老头气喘嘘嘘,却是笑的开怀!

  成功了!

  他不需要斩断大道,一剑之下,直接将天妖王泯灭!

  他和两位帝尊交战,万妖王和天妖王。

  其他几位都被玉隆圣人牵制了,玄龙更是直接被收走。

  鏖战许久,地窟强者纷纷撤离,他终于抓住了机会,斩杀了守护王庭的妖王天妖王!

  “王!”

  不少真神境妖族惊呼!

  比起那些陌生的圣人,天妖王陨落更让它们悸动!

  这是之前地窟四大王庭的一方霸主,守护王庭的王者!

  而今,也死了!

  命王死了,天妖王死了,妖族叛变了近半,此刻,剩下的妖族都胆寒了!

  这一刻,正在和人类交战的几位妖族,忽然高声暴吼:“吾等愿尊妖帝为主,还请人族放吾等一条生路!”

  镇海使还和人类在合作,此刻,也唯有如此,才有生路了!

  人族强者有些迟疑,方平声音传来:“有人手染人族之血,我不想一一辨别,现在想走,斩杀地窟真神,以命换命,妖帝觉得如何?”

  镇海使声音淡漠,“可!”

  一句投靠,没那么简单!

  镇海使也要这些妖族和地窟彻底划开界限,杀了地窟的强者,如此才能彻底投靠妖庭,而不是首尾两端。

  此话一出,十多位妖族,纷纷暴喝一声,朝附近的地窟强者杀去!

  求存!

  求活!

  方平没那么好说话,第一批投靠妖庭的妖,他没多说。

  可到了这时候,人族占据了上风,还有人想借机保住性命,当然要付出代价。

  “杀!”

  人族这边,沈浩天众人都兴奋的不行!

  碾压地窟!

  地窟近百位真神,之前并未全部参战,一部分在镇守四方,一部分选择了参战。

  可前前后后,投靠妖庭的妖族都有二十多位了。

  又被帝级斩杀了几位,此刻,一部分没来得及参战的真神,此刻都龟缩在禁区,压根不敢来参战。

  人族虽然绝巅还没他们多,可照样彻底压制住了他们。

  轰隆隆!

  不断有真神陨落!

  帝级一人被杀,玄龙被抓,战力已然失衡,李老头此刻杀的万妖王不断后退,要逃亡禁区。

  玉隆圣人也是大喜过望,杀的几位帝尊不断喋血。

  大胜!

  这些人早已无心再战,纷纷遁逃,此刻谁跑的慢,就有可能被杀当场。

  天崩地裂!

  血雨将三界都染成了血红色。

  天木这些圣人,之前都是僵持,并未参战,可现在,都是迅速爆发,不求杀了敌人,缠住对方还是可以的。

  被纠缠了,这些人就有可能陨落!

  ……

  轰隆隆!

  南域大地坍塌,山峰崩碎,血红色的雨水覆盖了整个南域,无数地窟民众瑟瑟发抖,无数人被余波震荡瞬间死亡。

  哭泣,悲鸣,却是无济于事。

  这就是为何人族非要将战场定在地窟,而不是人间!

  否则大战一起,谁有时间去守护普通民众?

  黎渚此刻也是疯狂,浴血奋战,再次击退了张涛,吼道:“鸿宇,地皇分身真的泯灭了吗?你要看着天庭崩塌吗?”

  他们无法迅速摆脱这些人族强者!

  再这么下去,真要被杀光天王以下的强者了。

  方平和龙变都已经摆脱了圣人的纠缠,此刻方平和龙变联手,加上苍猫,圣人遇到了三位,都是被瞬间击杀的命!

  这一刻,鸿宇看向还在缠着他的镇海使,怒吼一声,咆哮道:“鲲鹏,你众人孽畜……好胆!”

  鸿宇真的怒了!

  若不是镇海使死死缠着他,如何会如此!

  就在此刻,鸿宇再也忍不住了,一方玉色印章被他取出,一口鲜血喷在玉印之上,鸿宇低声呢喃:“三界大乱,本源危机,天庭即灭,请皇归位!”

  话落,玉色印章击破了虚空,瞬间消失!

  这一刻,镇海使脸色微变!

  何止镇海使,方平也是脸色一变,真的有皇归来?

  鸿宇不管他们,口中鲜血继续喷涌,精神力不断消耗,本源气都开始溢散,好像在操控玉章遁空而去!

  就在此刻,方平身边,苍猫忽然嘀咕道:“骗子,那个小玉章,冲到本源宇宙去了,飞的好快……”

  方平急忙意识进入本源世界,瞬间出现在本源世界之外,看向四方。

  这一刻,他也看到了!

  一枚巨大的玉章,正在本源宇宙中迅速穿越,朝无尽黑暗中飞去。

  方平凝眉,冷哼一声,怒喝道:“杀!哪怕有皇归来,今日也算要杀绝他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是赚的!”

  “杀!”

  鸿宇众人没想到,方平几人非但没害怕,此刻反而被激发了血性!

  有皇归来又如何?

  都是一死,何不死的壮烈一些!

  方平怒喝一声,此刻,本源世界直接降临现实,一把困住了一位圣人,困天铃震动,斩神刀破空,轰隆一声,直接将对方本源世界震碎!

  “死!”

  方平本源世界撞击,轰隆一声,将这位圣人本源世界撞的粉碎!

  方平忽然不再管这些圣人,破空而出,瞬间出现在几位天外天天帝面前,一拳轰出,两位天外天天帝几乎没来得及反应,被他一拳轰成了碎片!

  方平金身都可战帝级,何况有本源增幅!

  “皇者降临,我人族咬他一口,其他人……可以走,皇者也不敢杀光本源强者!”

  方平暴喝一声,再次看向八重天,那边,已经虚空乱成了一片,却是依旧没能击杀掌兵使。

  此刻,本源宇宙已经震荡!

  掌兵使忽然大笑出声,他的本源大道,原本差点要被封锁了,可现在,却是快要被解开封印了。

  有人在本源深处动荡大道,震动本源,帮他破封!

  这一刻,天臂露出了无奈之色。

  鸿宇众人都松了口气,掌兵使没事了。

  他没事,此刻,本源在动荡,也许很快就会有人降临,击杀这些人!

  就在此刻,化身天地的那位破八至强,忽然呈现在八重天中,不再化身天地,看向天臂,有些遗憾,有些失落,有些绝望。

  有人在本源世界深处,震动本源,破开了他的初武天地。

  谁能做到?

  隔着无尽宇宙,动荡本源,恐怕……真的是皇者!

  真的还有皇者活着,而且收到了鸿宇的传音!

  这人苍老无比,脸色发白,苦涩无比,“天臂……初武……真的要没落吗?”

  天臂也是脸色难看,看向劫后余生的掌兵使,刚要开口,那位苍老的破八至强,忽然笑道:“我本一凡人,昔年,天灾**不断,部落被野兽袭击,部落中人,成为野兽口中美味……

  那一年,我听闻有人力大无穷,可破野兽之患,可破天灾**……

  我走遍大陆,遍寻强者,却是无缘一见……机缘巧合之下,破开人体奥秘……踏足初武,灭杀野兽精怪,重建部落……”

  “源华……”

  天臂喊了一声,有些悲戚,却是好像早有意料,早有安排。

  源华,也就是那位初武破八,此刻轻笑道:“天臂,记得帮我照顾源华大陆之人,老朽……不甘心!”

  掌兵使此刻脸色剧变,疯狂遁逃!

  “逃?昔年你率兵镇压三界,初武多少强者死于你手,你是天庭掌兵使,征战三界无数年,手染我初武之血,今日能杀你……老朽早已做好准备!”

  源华轻笑一声,身影陡然变的无比透明起来。

  下一刻,一股透明的火焰燃烧起来,燃烧了八重天,燃烧了天地,燃烧了世界。

  “掌兵……今日……你我一起上路吧!”

  “哈哈哈!”

  轰隆!

  整个八重天这一刻都被火焰覆盖!

  掌兵使怒喝一声,天枪爆发,一枪杀向源华,就在此刻,天臂双臂爆发,一把抓住天枪,双臂之上,红色血液飙射而出!

  “定!”

  天臂怒吼,咆哮!

  掌兵使,必杀!

  他是天庭三军统帅,当年杀了太多的初武强者,来之前,他们就做好了准备,若是有变故,哪怕两人皆战死,也要击杀他!

  之前本不用付出这样的代价,可现在……那就拼命好了!

  “爆!”

  一声清喝,响彻三界!

  这一刻,掌兵使陡然惨叫一声,轰隆一声,头颅炸裂,本源世界直接浮现,众人看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大道,横贯八重天!

  而八重天中,这一刻同时爆发出一股强大无比的精神力!

  一位破八的至强者,自爆了精神力,直接将掌兵使的本源世界轰击了出来!

  轰隆!

  本源大道被一团光亮包裹,不断断裂,掌兵使怒吼,咆哮!

  其他人,则是都惊呆了!

  破八自爆了!

  “源华兄……”

  天臂眼中泪光泛现,他没受到伤害,源华是破八至强,掌控力还是有的,初武一道本来就掌控不差。

  ……

  “源华……”

  这一刻,镇天王也是呢喃一声,源华,他也认识,当年师尊的好友,精神力一道的至强者,初武领袖之一,昔年大战败落,很久都不再现身三界。

  不曾想,这一次再见,已成永别。

  ……

  “掌兵,你陪源华兄一起上路吧!”

  天臂低笑一声,下一刻,一拳轰出,直接轰入了断裂的大道中!

  大道尽头,一道门户呈现,门户已经被打开。

  天臂再次笑了一声,“气血之门?你还想活下去?哪有那么简单!爆!”

  就在这一刻,一双纯粹的玉骨手臂,轰隆一声在大道尽头爆开!

  轰隆隆!

  本源宇宙都在颤动!

  一位破八至强自爆,炸开了本源宇宙的通道,另一位破八,自爆了自己最强的一双玉骨手臂,威力也是强大无比!

  方平这些人,这时候都感受到了大道在颤动!

  一些圣人,纷纷头晕目眩!

  大道摇晃!

  轰隆一声!

  所有人都看到了,本源宇宙中,一颗巨大无比的星辰爆开,一道残破的门户直接被摧毁覆灭!

  “哎……”

  叹息声震荡本源,本源宇宙深处传来的。

  此刻,掌兵使虚影出现在本源宇宙中,巨大无比,却是在迅速燃烧,这一刻,这位三界掌兵使,没有太多的不甘和失落。

  此刻的他,忽然笑道:“没想到……到这一刻,才让老夫看到了一切……老夫还是想看看真正的门户……”

  下一刻,燃烧的巨人,忽然纵身朝宇宙深处飞去,速度奇快无比,在宇宙中留下了一道光明划痕。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爽朗笑声传来:“原来如此!”

  轰隆!

  一声巨鸣,再次响彻本源宇宙,之前深处的一抹光明,瞬间消失,掌兵使……陨落!

  破八的本源,陨落!

  随他一起陨落的,还有一位初武至强!

  三界安静了。

  彻底安静了!

  一场预备只是帝级的战争,最终却是让两位破八战死,一位破七战死,一位破六战死……

  今日的三界,注定不会平静。

  无声。

  本源在动荡,三界在动荡。

  震动不断,天崩地裂,此刻,天空中,一条粗壮如大动脉的血管炸开。

  呜呜呜……

  呜咽声响彻三界,天地都在哭泣。

  破八的掌兵使,破八的源华……都死了。

  两位刚复苏不久的至强!

  一人从初武大陆走出,一人从空间战场走出,都没在这世间停留太久。

  ……

  苦海深处。

  一处大陆之上,无数人跪地哭泣,血雨倾盆,浇湿了所有人,哽咽声却是压下了血雨滴落声。

  初武领袖之一,源华,今日战死了!

  ……

  天地为掌兵使哭泣,初武之人,为源华哭泣。

  破八又如何!

  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