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干爹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踢飞了苍猫,这一刻,天地泛现光明。

  方平回归现实,站在空中,如同圣母,面带笑容,看向下方的大地。

  是的,圣母般的微笑。

  老张看的有些别扭,好熟悉的笑容。

  一旁,李老头闷闷道:“以前你就是这么笑的……不,现在也是!”

  这话一出,龙变和林紫迅速看向张涛,再看看方平。

  左看看,右看看。

  张涛好像也想起了,哼道:“我是真诚的微笑,他这笑的……虚伪!”

  方平扭头,看向他,笑的灿烂,“我笑的真诚!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成功,把你还给你,你发现,你一直被人当苦工,天天被毒打,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很高兴?”

  “……”

  张涛挑眉,虽然方平说的有些乱七八糟的,可他好像听懂了。

  他想到了当日方平本源世界降临,出现的那位和自己相似的家伙。

  “玛德!”

  张涛心中狂骂,忍不住道:“那又不是老子!”

  “是你!”

  方平摸着下巴,沉吟道:“应该是你,我截取了你的本源,其实算是你生命中的一个小片段,当然,现在没融合给你,等我融合给你了,你就是你!所以你会知道之前发生的一切……”

  “我不要!”

  “那不行。”

  方平笑道:“其他人的可以不给,你的要给,必须要给!老张,万界唯我,其他人不融合没关系,你得融合,归一啊!所以……我会争取好好对你的!”

  “……”

  张涛牙都疼。

  方平又笑道:“你融合之后,有什么感想吗?”

  张涛没好气道:“什么屁感想,当做个梦放个屁,过去了就没了,难道还要我弄死你不成?”

  方平再次微微一怔,很快笑道:“这么不在意?”

  张涛嗤笑道:“这有什么,很了不起吗?”

  “……”

  “也是。”

  方平笑了,上前拍了拍老张,感慨道:“人皇就是人皇,果然想的开!人皇大人,那我会更加友好的虐待你,希望你能体会到我的良苦用心。”

  “滚蛋!”

  “别生气,反正只是一场梦。”

  方平笑的灿烂,“在这,我有志同道合的战友!在这,我有舍命为人的师长!在这,我有宠我爱我的家人!在这,我有一切,在这,我什么都得到了!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方平,一样的我!”

  张涛点头,“记下了,这词不错,下次我用了。”

  方平无奈,摇头不已,“以前你好像没这么无耻。”

  一想,也不对,以前他就这么无耻,现在还是一样。

  方平不再管他,笑呵呵道:“老张,今日当浮一大白!喝他一场,醉他一次,他么的真爽!有时候知道比不知道强,心里痛快,有好酒吗?”

  “有!”

  张涛也笑了起来,他知道方平心中压着事,今天好像看开了一些,是好事,当贺!

  “走,去找李老鬼,李老头,带你一起,其他人就算了,咱们这些人族的顶梁柱去喝一杯,其他人实力太弱,不带他们玩!”

  “……”

  那边,刚赶来的吴奎山心累,用得着吗?

  这扎心的话语,你说出来不怕被人打死吗?

  好吧,大概没人能打死他了。

  ……

  十多分钟后。

  镇星城。

  方平一口饮尽杯中酒,笑哈哈道:“镇老鬼,今天第一次一起喝酒,一起干一杯!”

  镇天王看着张涛,露出疑惑眼神,这小子疯了吗?

  怎么说话的!

  张涛耸肩,别看我,又不是我教的,这小子一直这鸟样,得志就猖狂。

  “别看了,喝酒喝酒!酒桌之上无父子,干一杯!”

  方平哈哈大笑。

  镇天王无语,“小子,老子好歹几万岁的人,你小子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我错了,爹!”

  方平告饶,大大咧咧道:“我喊你爹了,行了吧?”

  镇天王惊讶,这么客气?

  方平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怂了,我就这么一说,这都求饶叫爹了!

  太震撼了!

  方平大大咧咧地笑着,“我爸是我爸,你当个干爹也一样,你和我爸就是兄弟,战王就是我老哥,李司令就是我不知道多少代的孙子,这三界,我这辈分一下子起来了……不错!”

  “……”

  众人无言,呆若木鸡。

  镇天王牙都疼,玛德,就知道这小子不是好东西,这话要是被李振听到了,能活活气死。

  可偏偏方平还一副认怂的姿态,我都喊你爹了,我够怂的吧?

  镇天王无奈,我这是吃了亏还是占了便宜?

  他一个三万多岁的人了,被方平这么一喊,真的说不上吃亏还是占便宜,有些哭笑不得。

  张涛也是失笑道:“你小子不要脸的劲,真的……”

  “学到了你九成九!”

  李老头接了一句,没好气道:“他以前还好点,虽然不要脸,可也没到这地步。自从认识了你,他在不要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张涛嗤笑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他爹!”

  “张兄说的不错!”

  方平点头赞同。

  张涛心累,得了,我的错,我不该带坏这王八蛋,让他在不要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众人说笑了一阵,方平开口道:“干爹……”

  “……”

  镇天王头皮发麻,忍不住道:“别,你叫我老鬼,李老鬼镇老鬼随便你!”

  我认怂!

  镇天王真的受不了这称呼,太膈应人了。

  老张和李老头都是佩服,战王也就没学到方平这精髓,要不然,镇天王大概都不敢再提他是战王的义父了。

  “干爹,话不能这么说,该有的尊敬那是必须要有的!”

  方平一本正经,你不是让我尊敬你吗?

  听听,我对你多客气!

  都开始叫爹了,你怕了吧?

  他还真没觉得自己吃亏了,这老头子老的掉牙了都,喊声干爹算什么!

  还能潜规则了我?

  镇天王头皮继续发麻,连忙道:“说,来找我想干什么!”

  “干爹,别说的这么现实,我不是那种人……”

  “你再不说,我丢你出去!”

  镇天王头疼,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才不信方平真的来找自己喝酒。

  方平笑哈哈道:“那我就直说了!

  第一,如何锻造玉骨?

  第二,精神力如何迅速提升达到质变的程度?

  第三,大道到底有多远,多远才是大道尽头?

  第四,坎王和兑王是死了还是活着,准备复苏,天王印在哪?

  第五,自古以来,本源世界融合了地球城市的有几人?”

  镇天王沉吟了一会,开口道:“锻造玉骨……这点难度太大,正常情况下,需要破八,破开生命之门,这样的情况下,本源一道才能锻造玉骨!这也是本源武者的限制,有失必有得,不像初武者那样容易。”

  “不正常的情况呢?”

  “强行打破界限!”

  镇天王开口道:“难度很高,可不是没有!霸……天帝……玛德,这混蛋玩意,取了这么个名号,每次叫他都得加个天帝才行。”

  他喊其他几位天帝,那都是直呼其名。

  可对待霸天帝,那是不得不喊全了。

  不能吃那个亏,受不了那个委屈,他不喊爸。

  “霸天帝当年没破八的时候,其实就锻造了玉骨……”

  方平不由打断道:“我插一句,月灵好像也锻造了玉骨。”

  镇天王沉吟片刻道:“未必!你要知道,玉骨不是那么好锻造的,锻造了玉骨之后,气血会质变一次!这个也分完全和不完全的……

  这么说吧,你当初金身九锻,你应该还记得。

  没完全成功的时候,你质变的气血是不是不完全,没到2倍?”

  方平点头,“不错,那时候我中间有个波动,一开始只有1倍多点,后来才真正完成了质变,您的意思是……”

  “月灵可能锻造了玉骨,但是未必是完全体。”

  镇天王解释道:“就算初武,也有这种情况。很多人锻造了玉骨,只是一部分,所以他们会蜕变,但是不会完全蜕变。

  就说之前的那个天臂,被我轰飞的那家伙,他的双臂,那是真正的完全体玉骨,双臂的气血绝对是完全质变的!

  可其他部位,也是玉骨,却未必是完全蜕变完成的。

  说的再直接一点,金身有九锻,玉骨虽然不分锻,可金身到了九锻巅峰才会质变,那玉骨也要到巅峰才行,知道了吗?”

  方平点头,“这么说,月灵也许锻造了玉骨,但是不会是完全体的?”

  “当然!”

  镇天王说的肯定,“完全体的玉骨,你不打破生命之门,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老夫也不觉得月灵资质超越古今,霸天帝是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当然,他那时候没三焦之门,情况又有点特殊。”

  方平点点头,张涛也认真倾听,李老头也在听。

  玉骨,对他也很重要。

  “想锻造玉骨,第一,金身要达到九锻巅峰。”

  “第二,经历一次蜕变,剧烈的蜕变,生命层次的跃迁!”

  镇天王缓缓道:“什么叫生命层次的跃迁?我们打破生命之门,为何可以锻造玉骨?因为那一刻,会有一股巨大无比,超乎想象的生命之力,涌入你的体内,改变你的一切,让你蜕变,完成跃迁。

  而你没打破的时候,是没有这股能量改造你的!

  你指望你自己……”

  他看了一眼方平,“你不灭物质很多,可不灭物质对玉骨的帮助有限,你也许可以借助不灭物质锻造伪玉骨,也就是我说的那种不完全体,可想锻造完全体,几乎不可能做到。”

  “您说几乎不可能,那代表还是有可能的?”

  “不错!”

  镇天王笑眯眯道:“可能当然有!比如霸天帝,他没有经历这次跃迁,就达到了玉骨层次,他如何做到的?因为他是熊人……”

  “什么?”

  “大狗熊一般的人物!”

  镇天王说的淡然,“当年还没三焦之门,大道也是初创不久,那个熊人,本源实力也就一般,不过这大狗熊,天生的不怕死,和初武者赌斗!

  当年的初武者很多,锻造玉骨的不少。

  有人锻造了手臂,有人锻造了腿骨,有人锻造了颅骨,有人锻造了胸骨……

  他去找那些初武者赌斗,赢了,对方锻造了玉骨的骨头送他,输了,他就给人为奴。

  这一战都是百年,他赢了九十二场,赢够了一身骨头,打碎了那些真正的玉骨,融合了其中的玉质,这才锻造了一身玉骨出来,明白了吗?”

  方平点头,刚想说话,镇天王笑道:“现在不可能了!当年初武者多,所以他能做到,能集齐这些骨头,加上当年大家门户之见不算太深,现在……你打死了初武者,别人的玉骨也不会给你。

  何况,现在的那些初武者,真有玉骨,实力都不弱。

  圣武神的一身玉骨,其实也没达到巅峰,不是完全体。”

  方平凝眉道:“那就没希望了?”

  “也不是!”

  “还有一种人也做到了……”

  镇天王笑道:“你可知,如今三界,谁才是破八中的最强者?”

  “您?”

  “咳咳……也许吧!”

  镇天王笑道:“不说这个,其实还有个破八的家伙,也强大的可怕!关起来的那个老东西!”

  “铸神使?”

  “是他!”

  镇天王笑眯眯道:“他其实打破了精神之门,证道的破八!可这老东西,阴险着呢。你以为他就是打破精神力证道破八的?那可未必……我要是没猜错,他虽然未必打破了生命之门,可他应该锻造了玉骨。”

  “什么?”

  方平意外道:“他也锻造了玉骨?”

  “可能性很大!“

  镇天王笑道:“我不是太确定,不过他不是一直在研究细胞分裂的事吗?这老东西,其实真的把自己拆分成了很多份,他现在的那些分身,都是半神器……

  可你以为他没神器?

  他有!

  可他的神器到哪了?”

  镇天王哼道:“他的神器,被他拿去补他的骨头了!这老家伙,那些年不知道藏了多少好东西,我极其怀疑,他把神器拆了,融入了自己的骨头,相当于打造了一副假玉骨,也有可能出现了气血的质变。

  他现在还在研究分身,我看他是想研究一下,能不能用分身,进行气血累积,伪装打破气血之门……”

  方平愣住了,啥意思?

  “就是造假!”

  镇天王解释道:“他很可能造假了,伪装自己有了玉骨,甚至准备欺瞒大道,让自己看起来像是玉骨,如此一来,他可能很快直接进入第二道门户,打破门户,锻造真玉骨。

  你要知道,大道也不是万能的,无敌的。

  那老东西,脑子里的想法很多,他可能欺瞒了大道,比如说,给自己造一条假道,再用假玉骨吸引真门户,锻造真玉骨……”

  方平惊呆了!

  老张也惊呆了。

  什么意思啊?

  铸神使造了一身假的骨头,然后又造了一条假的大道,然后直接通向生命之门,进行以假乱真的造假行为,最后再变成真玉骨,是这意思吗?

  方平都快惊掉下巴了,这也行吗?

  “别这么看我!”

  镇天王笑道:“别以为他不行,你知道石破的本源境吧?”

  “知道。”

  “他的本源境,就是造假,这还是打铁的徒弟造的,他自己造假能力怎么样,你应该有数!而石破,靠着他造假的这些东西,也有希望欺瞒本源宇宙,用假道吸引真道的增持!”

  镇天王沉声道:“别小看这家伙,这家伙当年只是帝级实力,却是没人敢小觑他!他其实也是初武,甚至可以算一代初武,他开创了自己的道,现在的他,严格来说,只是在借道本源!

  他没修炼本源,为何可以打造神器,神器断本源,对本源不了解,如何去断?

  他了解!”

  镇天王叹道:“我怀疑,他可能早就锻造了假道,他很早之前,就有可能去过本源宇宙!这家伙对本源的了解,不会比苍猫少……不,只会更多。

  他和苍猫交好,不怀好意的,这家伙很可能是指使苍猫,帮他窥探本源宇宙。

  你可以问问苍猫,当年这老东西,有没有让它去窥探本源宇宙……”

  方平愣住了,下一刻,急忙拿出电话打电话!

  镇天王几人惊呆了,你还用电话?

  他们都快忘了电话这茬了!

  谁他么现在还用电话的?

  方平不管,打了一个电话号码出去,很快接通,马上道:“让苍猫接电话!”

  下一刻,苍猫声音响起,委屈道:“你刚刚踢了我,没给好处!”

  “回头再说,打锅的当年给你好处,你是不是帮他游荡本源宇宙了?”

  电话那边,苍猫拿着电话,冥思苦想,过了一会才咕哝道:“好像是吧!打锅的给我打锅,好像让本猫给他画了图……本猫画画可厉害了,就是打锅的教的。

  上次的大猫你看到了吗?

  画的好看吗?

  打锅的说,会画画的猫才是好猫,所以本猫才学会的……”

  方平龇牙,铸神使厉害了!

  我服了!

  合着这家伙还真干过这事,他居然让苍猫去窥探本源,亏他想的到。

  不过这家伙是真的厉害!

  方平佩服的不行,铸神使恐怕真的如镇天王所说,当年就通过苍猫,掌握了一些东西,对本源了解极深。

  “没你事了,睡觉去!”

  方平挂断了电话,看向镇天王,苦笑道:“还真是!铸神使这老家伙,够厉害!”

  “那肯定的。”

  镇天王笑道:“九皇四帝会对一个帝级那么客气吗?当然有几分本事的!所以我觉得,你要是想锻造玉骨,其实问我用处不大,我的建议就是破八,打破生命之门,锻造玉骨!

  可找打铁的,也许有别的方法。

  当然,你慢慢磨的话,用不灭物质不断淬炼骨骼,也许也可以达到伪玉骨的地步,就是质变没达到那个地步而已。”

  方平想了想道:“破八,代表可以打破八重天,气血一般应该有2000万卡,一旦质变,那不是直接4000万卡,可以破九了?”

  他有些想不通,镇天王这些人,既然破八了,破八之后才质变,为何没破九?

  “大道有极限,很正常的事。”

  镇天王解释道:“这么说吧,你破七的时候,基础气血400万卡,破七一般增幅都有3倍多,接近4倍。

  若是如此,你增幅之后,气血就接近2000万卡,可以破八了。

  这是不是达到了破八的地步?”

  方平点头。

  “当你玉骨锻造成功,你气血质变,那基础气血是不是就有800万卡了?”

  方平再次点头。

  镇天王笑道:“按照增幅的程度,按理说,的确该有4000万卡左右了!可实际上,当你破八之后,你会发现,你的大道增幅被削弱了!”

  方平皱眉,“削弱?为什么?”

  “伟力归于自身!”

  镇天王平静道:“归一!破八和破七的差距,其实不在于增幅多少,而是归一!破七,才是本源的极限,才是道的极限,这一点,你也许不懂。

  正常情况下,武者只能破七,而不能破八的!

  破八,那代表其实已经走上了归一的道,归一自身!

  你破八实力越强,增幅越小,破八,不是本源增幅越来越大,而是越来越小,你要知道,当你本源不再增幅,你就是皇者!”

  方平呆滞中。

  镇天王继续道:“若是破八的时候,你本源增幅是4倍,那你自身越强,这个增幅越小,很快,会变成3.9倍,3.8倍……

  当然,这个时候,你实力不会下降的,只会越来越强。

  因为你伟力归于自身,你越来越强,这增幅才会越来越小,最终,完成归一,证道皇者!”

  “……”

  方平,张涛,李老头,三人都听的震撼不已。

  破八……是削弱的过程!

  难以置信!

  镇天王笑道:“不敢相信吧?所以很多人不明白,破七为何是巅峰?这就是原因!至于初武者,其实也差不多,他们是没增幅的过程,也没衰落的过程,可他们也做不到我们那样,一次性增幅就是几倍。

  他们都是缓步提升的,锻造玉骨,一般也在破七阶段左右,破八阶段,只能缓步提升了。”

  “原来破八……都会归一!”

  方平心中震撼,急忙道:“所以皇者都是自身实力吗?”

  若是如此,那和自己的本源世界没差别啊!

  那自己为何不走本源大道?

  哪里错了?

  方平忽然想起来了,苍猫好像曾经说过,皇者,其实不用本源增幅了!

  他以前没在意,今日却是震撼莫名,这中间有区别吗?

  镇天王想了想又道:“应该还不算自身实力归一!”

  “哪怕打破了三门,自身伟力归一,可我有感觉,哪怕到了皇者,应该也要寄托于本源大道……当然,我现在不是皇者,我无法给你准确的答复,等我到了皇者,我再告诉你。”

  方平无语,半晌才道:“所以皇道有缺!”

  “不错。”

  方平了然,今天在镇天王这,知道了这些,对他的武道再次有了极大的作用。

  原来,归一是破八的目标。

  本源的极限,其实就是破七。

  难怪哪怕破八锻造了玉骨,那还是破八,而不会直接成为破九。

  方平一边喝着酒,一边继续询问,老古董就是老古董。

  实力强,活的久,知道的太多了。

  以前镇天王不说,现在却是不再隐瞒,应该和方平他们即将接触这个领域有关。

  喝着酒,方平借着酒劲,装起了酒疯子,干爹干爹的喊着,问了不少东西,喝到最后,镇天王都差点以为,自己真多了个儿子了。

  老张一脸淡然,等着吧,这小子破八了,你就成李兄了,这点我深有体会!

  想当年,某人也问他缺不缺儿子的!


  • 上一篇:第1193章 融魔都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195章 系统升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