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送你离开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万源殿内。

  镇天王没搭理铸神使,继续道:“九皇四帝,当年爆发大战,和初武者应该有一部分关系。当然,我说的不是那些被困在天坟的破八,这些老东西,也只能算小白鼠!”

  战王配合道:“难道和你有关系?”

  “滚蛋!”

  镇天王哼了一声,铸神使打击道:“他还没那个资格,别拐弯抹角的,我大概猜到和哪几位有关,第一,斗!”

  “第二,开创本源的老鬼。”

  “第三,初武有希望跨入皇道的几位。”

  镇天王点头道:“不错!当年的大道之争,其实一直在延续,还没分出胜负呢!本源一道和初武一道的争锋还没结束,毕竟我说了,严格说起来,开创本源的那位才是初武之皇。”

  战王糊涂道:“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镇天王淡淡道:“九皇才是本源皇,那位不是,懂了吗?”

  “不懂。”

  “你他么怎么这么愚蠢!”

  镇天王爆了粗口,骂道:“九皇才代表本源,那位开创了本源,却并不代表是本源,还不明白吗?那位只是开创本源,用来证道,证他的初武道!

  而九皇,才是本源道的代表……”

  镇天王觉得有些说不明白了,半晌,咬牙道:“这么说吧,九皇就是本源道的儿子,本源道是他们老妈。而开创本源道的那位,其实算是九皇老爸,不过之后用完了本源道,就直接丢弃了……

  所以,开创的那家伙,代表不了本源道,本源道的血脉是九皇!”

  战王点头,这下子懂了。

  这一懂,不由道:“你的意思是……九皇最后可能和那位在开战?”

  “可能性不小。”

  镇天王沉声道:“我怀疑就是如此!至于原因……可能还是和本源有关,和皇道的缺陷有关,而这一切,可能和当年那位关系不小。”

  “那位叫什么名字?”

  战王稀里糊涂的,“你说名字好了。”

  “没名字。”

  镇天王淡淡道:“也许有,后来被九皇直接禁止提及,几万年下来,也忘的差不多了。”

  蒋昊终于开口了,沉声道:“应该是有名字的吧?天帝?”

  “天狗?”战王喊了一声。

  镇天王皱眉道:“这些事知道没太大意义,当年九皇证道就不再提及这些,不再提及此人,所以早就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至于是天帝还是天道,那都和我们关系不大。”

  “你情绪这么激动干嘛?”

  战王一脸好奇,好像抓到了什么把柄,急忙道:“铸神使,他这么激动干嘛?难道他就是那家伙转世,所以现在一说天狗是天帝,他就不爽?”

  “……”

  铸神使为他的脑洞大开感到震撼,好半晌才笑道:“应该不是,这家伙这么激动,大概和他师父有关,我倒是听说过几次,他师父在三界一些老辈强者面前说过,他这徒弟了不得,也许能超越那人。

  结果脸都被打肿了,他废物的很,没能证道成皇,结果人家随便弄的一条道,走出了九皇。

  打脸打成了这样,有些激动也正常。”

  战王再次震撼,“这老家伙资历这么老?九皇证道之前,就被人说可以超越开创本源的那家伙?”

  铸神使笑呵呵道:“当然老,不老也没这么强。他是二代初武,不过严格说起来,一些一代初武都没他老,有些一代初武还没开创武道的时候,老家伙就和他师傅学武了。”

  “还是没能成皇!”

  战王这话感慨无限,也扎心无比。

  镇天王脸黑,没好气道:“你们知道个屁!我那时候目标是初武证道,谁知道……反正初武证道是失败了,老子两万年前重新修炼,重头开始,再来一次,再证道,懂不懂?”

  “什么意思?”

  战王震撼道:“你转世过?”

  “没。”

  镇天王一脸的风淡云轻,平静道:“两万年前,我觉得初武证道路,也许有些不同,一道走到头,可能不是好事。

  所以两万年前,我为了重新体验新道,自己废了一身玉骨,打破了当年淬炼到了极致的脑核,留下了记忆晶片,重新开始!

  从凡人开始……”

  镇天王轻声道:“是的,这三界数万年来,谁有老夫的魄力?没有!所以老夫才是三界最强的,最有天赋的!”

  “那时候,我玉骨破七,精神力差一步质变,质变之后,我会破八!”

  “可我放弃了!”

  镇天王自傲道:“我放弃了一切,重新开始!我甚至不惜死亡,重新开启本源大道,我天资纵横三界,三千年后,我再次证道天王!

  万年后,我证道破七,甚至开始迈向破八之道!”

  战王看着他,有些不相信,你吹牛的吧?

  说的跟开玩笑似的!

  铸神使笑了笑,这次没开口。

  一旁,被众人忽视的雷王,忽然闷声道:“应该是这样,我认识他的时候,差不多也有两万年了,那时候他刚真神境……所以我才没想过他是李镇……之前的李镇,在三界还是有不小的名气的。”

  雷王!

  战王忽然看向他,凝眉道:“你认识他的时候,两万年前?你连帝级都不是,真神活万年,你活了两万年,非但如此,你那时候恐怕就是强者了,你又是哪位?”

  雷王是镇天王的老熟人,一直被人忽视了。

  战王之前也没多想,还以为后来认识的。

  可今日,雷王说他两万年前认识的镇天王,非帝级哪能活两万年!

  如今活下来的真神,再古老,也就万年左右的年纪,剩下的,不是成帝了就是死了,明廷这位天界后期的真神都差点老死了。

  镇天王忍不住骂道:“听重点!重点是,老子两万年前,放弃了一切,重修了一世!两世为天王,初武差点破八,本源直接破八,听懂了吗?”

  重点是这个!

  不是雷王!

  怎么听话的?

  铸神使哼哧哼哧直笑,爽的很,让你装!

  战王没好气道:“再牛逼,你不还是没成皇,有什么用?”

  “你……”

  “你没成皇,你修了一百次,那也是废物,说这些干嘛!”

  “你……”

  “别指着我,我要是你,才不会放弃,说不定初武直接成皇了,你脑子有病,放弃了初武修本源,现在还好意思炫耀,有病吧?”

  “……”

  镇天王脸色变幻,这话说的……未必没道理。

  当年一直走初武,能成皇吗?

  不知道啊。

  “你自己没自信初武成皇,所以才走了本源,现在说的跟你很牛似的!”

  战王嗤笑道:“想显摆什么?有什么好显摆的!神经病!修的好好的,忽然放弃了,想让我佩服你,崇拜你?”

  “说来说去,不还是没成皇……”

  轰隆!

  战王抖啊抖,继续抖,一直抖,抖的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

  镇天王收回了拳头,舒服了许多,脸色冰寒道:“懂什么!你父亲我,那是因为看不上一道成皇,也看不上简单的皇者道,我要成皇,成最强皇者道!”

  战王这次不抖了,也不说话了,学乖了。

  两次被打的半死,还是别刺激这个没成皇的疯子了。

  镇天王不再提及往事,他牛叉无比的往事,和这些说起来,对牛弹琴!

  他是谁?

  放弃了初武,从凡尘再走一次,重新开始走本源的至强者!

  为什么彻底放弃,而不是和其他几位一样,在那个时候强行走本源道?

  因为他要一点点体悟这条新的道!

  结果到了战王口中,好像他是失败者一样……

  好吧,的确有些失败。

  镇天王心中暗骂一声,幸好没和方平他们说,要不然这几个混蛋,指不定比战王还要黑心,还要坑,也许会疯狂嘲讽自己!

  “不过……当年真要一直走初武,走下去,我能成皇吗?”

  镇天王心中无奈,被战王这孙子影响了,居然想这个了。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铸神使忽然道:“李宣泄,你是这小胖子他爹?”

  “……”

  两人看着他。

  铸神使拽了一把自己的胡子,忽然道:“小胖子,你以后可以叫我祖宗。”

  “……”

  战王差点弄死他!

  什么情况?

  现在都开始占我便宜了?

  李老鬼就算了,真喊过义父的,喊过不少年,这老东西居然也要占便宜?

  铸神使沉声道:“别着急,我好像记得你是谁了!之前没太在意,这不看了你这么久,我想想……你祖宗,好像是猫宫那个大厨?

  烧菜的还是刷毛的,不太记得了。

  当年跟着天辰一起去了火神大陆,被人弄死了,你和你祖宗长的还真有点像。

  别说老夫占你便宜,当年你祖宗见了我,那也是帝尊帝尊地喊着,客气的不行,还给我烧过一段时间的饭,应该是这样没错。

  这么一说,你喊我祖宗,算你占便宜了,毕竟你祖宗当年在我面前,也就那样。”

  “你祖宗才是刷毛的烧菜的……”

  铸神使也是一拳打出,打的他开始抖。

  这一幕,看的蒋昊几人嘴角颤动,这是都没人发泄了,找战王发泄?

  铸神使恼火道:“老夫可不会胡说八道,李宣泄,你自己说,他祖宗是不是那个大胖子?”

  说罢,伸手,将战王脸拉的老长,又轰击了战王几拳,打的他肉身浮肿膨胀,笑道:“看看,是不是很像?”

  镇天王面色僵硬,这么一打出来……真像!

  战王好像被打肿了一大半,浮肿了起来,眼光能杀人。

  镇天王哼道:“像怎么了,像不代表就是那家伙后人……”

  “应该不错,苍猫那家伙不会随便选人刷毛,这家伙几千年前给苍猫刷毛,十有**是那家伙后裔。”

  镇天王这次没话说了,也不认儿子了,随意道:“他又不是我儿子,关我屁事!”

  “……”

  战王这时候能开口了,咬牙切齿,骂骂咧咧道:“你们疯了吧?老子招惹你们了?”

  骂了一阵,又道:“什么大胖子?”

  “你祖宗。”

  铸神使笑道:“说了你也不知道,早就被人打死了。天辰当年带着猫军去围剿火神大陆,当年初武一脉相当强横的,杀的血流成河,你祖宗被人打死在了火神大陆。”

  战王龇牙咧嘴,看向镇天王道:“真的?”

  镇天王幽幽道:“刚刚有点像,大概是吧,之前老夫也没在意。别太在意,你祖宗死了好几万年了,跟你隔着不知道多少代血脉呢,管他呢。”

  战王咬牙,“我还真有祖宗?”

  “……”

  众人无语,你没祖宗,你从哪来的?

  “这么说,我家和苍猫那家伙关系匪浅了?”

  战王有些郁闷,这怎么一大家子都和那猫扯上关系了。

  难怪当年看到这猫,这猫就要自己刷毛,合着还是祖传的事业。

  镇天王点头,是的,你家和苍猫的确关系匪浅,算上蒋昊的话,更不浅。

  之前他还真没太在意这个,刚刚铸神使把他打肿了,他一看,真像!

  再一想,大概也猜到了,应该是那个大胖子的后裔,当年的猫宫一员。

  “那我祖宗能复苏吗?”

  战王这时候不纠结了,问了一句,“都能复苏,我祖宗不能?”

  “难说。”

  镇天王摇头道:“希望不大的,那时候不一样,不是说后来的故意留手,那时候是真的下死手,天辰都差点死了,别说你祖宗了,应该死了。”

  “那就是说,不会复活了?”

  “应该是。”

  “那就好,免得再多一个祖宗出来,让老子去给那猫当厨子……”

  战王没心没肺地说着,隔着不知道多少代,谁在乎啊。

  老祖宗真爬出来了,那自己不认不行。

  都死了几万年,那还在意什么。

  聊到了现在,战王再次道:“雷王什么身份?”

  随着一位位强者身份被揭露,雷王萧卫国,此刻也不再隐瞒什么,低沉道:“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我是……”

  镇天王直接打断,插话道:“他?他是人皇门徒,地位也不算低,身份还有些复杂,是一万多年前,人间的一位国主,在神话中也有一些传说留下,不过也泯灭的差不多了。

  之前还算强大,结果那年仙源锻造成功,灭了人间的道统,这家伙实力就跌落了。

  哦,他还是大教宗……”

  “……”

  战王呆滞,“不可能!他不可能是大教宗,他要是大教宗,那……”

  镇天王摆手道:“听我说完!他不是大教宗……”

  “那你刚刚说是,你耍我?”

  镇天王恼火道:“听我说完,他是大教宗……算了,太他么复杂了,大教宗早就死了,真以为我是白痴?大教宗死了以后,我懒得让坤王再出招,让他投靠了坤王,后来的大教宗就是他。

  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所以一开始的大教宗不是他,后来就是了。”

  “那邪教干的那些事……”

  雷王闷声道:“老子一直在地窟,百年出来不到一年,怎么知道邪教干什么事,别什么事都往我头上推,干点事都算我的责任!

  方平之前说,以后要清算,这事随便他……”

  战王不解道:“非要当大教宗做什么,有必要玩什么无间道吗?”

  “你不懂!”

  镇天王随意道:“第一,减少麻烦,省的坤王一直派人潜入,太麻烦了!

  第二,坤王破八了,怎么破的,我其实比较好奇。

  这废物不算太天才,他怎么打破三焦之门的,这一点我一直在考虑……”

  “你之前就知道他破八了?”

  镇天王打着哈欠道:“知道一点,膨胀的很,破八的时候,还来招惹过老夫,老夫没理他,让莫问剑出手和他对过一招,他有些忌惮,就跑了。”

  “他怎么破八的,我还真有些奇怪……”

  说着,镇天王摸着下巴道:“不是谁都能破八的,掌兵是最后生死之战,镇海是当年就和兽皇争锋,这打铁的,那是因为打造的神器太多,有点门道,把自己的三焦之门给牵引了出来,反正他是假破八,别当真。”

  “……”

  铸神使撇嘴,懒得理会,你全家才是假破八!

  “鸿宇的话,那是因为当了三千年三界之皇。”

  “天狗,那是因为能吃,鬼知道当年吃了什么,好像把三焦之门涨破了一道……”

  “天辰,那老东西是因为当年太接近本源了,他没经历过三焦之门被封的时候。”

  镇天王迟疑道:“鸿坤……那是真有点门道!我都不知道他怎么破的八,秘密不小,所以让老萧打入进去,结果没成功,鸿坤谁都没说。

  我怀疑和地皇有关,地皇也许最后给了他什么,或者干了点什么,所以他才破八了。”

  战王龇牙咧嘴的,看了在场的几人一眼,都他么有身份,就我没有!

  不,我也有。

  猫宫刷毛将!

  老祖宗也许还兼职大厨。

  还是镇天王的义子。

  嗯,也算身份复杂了,还有个神算真君,莫问剑他师叔,算起来,也不算身份少了。

  不过,很快战王迟疑道:“你们一群阴险的老家伙,今天忽然把我拉到这,说这么多,想干什么?干脆说给方平他们听好了,说给我听干嘛?”

  镇天王笑道:“这不是让你多了解了解吗?知道一些上古秘密,知道一些上古秘闻,免得你对这些一无所知。”

  “什么意思?”

  镇天王再次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多知道一些,也许可以有点好处。”

  一旁,蒋昊沉声道:“是这样的,莫问剑死的时候,告诉了我一些东西!当年他去过天坟,你是知道的。他在天坟,实力大增。

  所以我想去天坟一趟,提升实力。

  莫问剑去的天坟,和现在的天坟……有些不同,其实和天狗他们不在一起,而是另外一地。

  原本我自己去就行,可镇天王说,多几个人,多几分机遇,也更安全一些。

  人类现在的实力一般,你也是帝级,年纪也大了,想再进一步,比较难!”

  这话没说完,镇天王就直言不讳道:“这么说吧,弱了不行,绝巅去了太容易死,帝级差不多。强者去也行,可死了不划算。

  李振还年轻,死了不值得,何况老头子我还有点好处给他,就没你的份了。

  沈浩天这家伙,资质不行,去了也白去,也不让他去送死了。

  其他人,像李长生,天赋比你强的多,去了不值得。

  算来算去,你和老萧都老的不行了,资质还是有的,实力也有,去博一次,也许可以博一个未来出来。

  跟你说这些呢,就是让你有个准备……”

  “什么意思?”

  战王警惕道:“说这些,和天坟好像没关系吧?”

  镇天王打哈哈道:“有点关系的,当然,未必能用上,反正去了就知道了!那地方有些复杂,莫问剑当年不知道怎么找到那边去了,我们都有些奇怪。

  他在那边,应该遇到了一些麻烦,也遇到了不少机缘。

  你,蒋昊,老萧,三人一起去了,多少有个照应。

  搞不好就在那成圣成天王了……”

  镇天王诱惑道:“说不定直接破七破八,超越了方平他们,那简直就是个宝地,我们想去都去不了……”

  “你让李振那小子陪我一起!”

  “滚蛋!”

  镇天王骂道:“废话,我李家的后裔,能随便去送死吗?”

  战王脸黑,什么意思,我就可以了?

  “让你去就去,废话什么!”

  镇天王不耐烦道:“你运气不错,未必死的了。你有两代人王护持,不,老萧也算一代,三代人王护持,还有苍猫庇护,我镇天王保佑,魔帝亡魂保佑……你运气这么好,还喝了灵皇洗澡水,我觉得你死不了。

  别废话了,赶紧的!

  莫问剑这些年,在万源殿没闲着,黑漆漆的开辟了一条直通那边的通道,就在三座大殿之中。

  只能送三人过去,你们三个去,刚好!

  对了,回来的时候就没这条道了,送走了你们,这条通道就崩塌了。

  自己想办法回来,还有,别待太久了,太久了,搞不好都打完了。”

  镇天王说到这,又道:“放心吧,你死了,你家那个小胖子,我给你想办法送到苍猫那边去刷毛,说不定还能娶了方平他妹,你老蒋家也发达了,不亏的!

  就这样,快点,别耽误时间了……”

  “不是,我……”

  战王都没说完,镇天王一拳轰出,万源殿最内部三座大殿轰然开启。

  露出了三条黑黝黝的漆黑通道。

  镇天王回身,一把抓住了战王,随口道:“听话,去了那边,好好提升实力,你父亲我还能害你?死了就死了,看看能不能保留本源,过些年我成皇了,想办法复活你……”

  砰地一声,镇天王一脚将他踢了进去。

  “不……”

  战王声音绝望,戛然而止。

  瞬间消失在了一条通道中,这条通道也眨眼间崩溃。

  蒋昊无奈,“这……可以好好说的……”

  镇天王不耐烦道:“那么麻烦干嘛?记住了,自己小心些,那家伙不用管他,运气还行,大概没什么事,倒是你们,反而更危险。

  也不能和他说太多,说多了,这家伙想的多,也容易出事。

  胖子看着老实,招人喜欢,知道的又少,这是好事。

  你们的话……知道的多,其实也是危险。

  该说的我都说了,趁早去吧,免得这胖子一个人走丢了。”

  蒋昊不再说话,踏前一步,瞬间消失在通道中,通道崩塌。

  雷王也不多说,眼神复杂,一步踏入,有些事……该有一个结果了。

  ……

  看到三人离去,铸神使这才不再插科打诨,严肃道:“那地方……到底怎么形成的?”

  镇天王摇头道:“别问我,可能是当年大战太激烈导致的!九皇四帝都在参战,甚至还有开创了本源的那家伙,还有多位初武强者,破八的一大把……最终出现一些变异,可以理解。

  这么多强者出手,万事皆有可能!”

  “这倒也是……”

  铸神使看着坍塌的通道,“你我……”

  “对你我用处不大,不管了。”

  镇天王没再继续这话题,很快看向外面,轻声道:“我倒是更好奇……方平那小子什么情况!”

  铸神使挑眉,嘀咕道:“搞不好也是……”

  镇天王眉心跳动,低沉道:“希望没事,这小子也不是好惹的,真到了那时候,掀翻了桌子,才不会管这些!”

  “看他自己吧。”

  “……”

  两位顶级强者,很快陷入了沉寂。

  有些事,他们知道的比别人多的多,可是说出来了,未必有什么帮助,反而会招惹一些麻烦。

  ps:推本书,《我是异界登录器》,游戏类大作,兄弟们可以看看。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