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镇星城内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方平在闭关。

  张涛在处理地球事务。

  镇星城中,一片缟素。

  多位老祖战死在了界外,让这些昔日无忧无虑的镇星城武者,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助,绝望,悲伤。

  恸哭声时而在城中响起,很快被各家主事之人压下。

  ……

  万源殿中。

  对外宣布闭关的镇天王,此刻背负双手,走在万源殿中,身后跟着铸神使分身和蒋昊,以及战王、雷王几人。

  “数百年前,我带回了万源殿,当时的万源殿,在帝坟。”

  “……”

  刚说到这,镇天王随手一挥,将殿中角落一个小小的纽扣样事物击碎。

  外面,蒋超揉了揉耳朵,嘀咕一声,又瞒着我说秘密!

  听听怎么了?

  有什么啊?

  李家老祖真不给面子!

  镇天王随手一挥,万源殿大门关闭。

  关闭了大门,镇天王这才笑道:“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知道就行,那些小辈就没必要知道了。”

  “当年带回万源殿的时候,我就知道莫问剑在其中……”

  战王不耐烦地打断道:“我对这些没兴趣!我就问几个问题,第一,当年莫问剑来镇星城,你是知道的,或者说你故意放任的,是吗?”

  “是。”

  镇天王点头道:“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和莫问剑达成了协议。当年地球之上,人类几乎无强者,除了我,几乎没第二位绝巅了。

  于是我和莫问剑达成了一致,我在外,他在内。

  我有时候可能会离开地球,而他的肉身负责坐镇地球,遇到强者来袭,他会出手相助。

  要不是他的存在,这千年来,有些事也没那么简单。”

  战王继续道:“你答应了让他当人王?”

  说这话的时候,他扫了一眼一声不吭的蒋昊。

  镇天王笑道:“那倒没有,我只是说,我不会阻拦,看他自己的能力!显然,他没做到,当年其实按照我们的判断,通道全面开启还有几年的,到了通道开启才会有一次大决战。

  而那时候,几年后,是截然不同的。”

  如何截然不同,他没说,大家都懂。

  几年后,若是莫问剑不死,蒋昊融合了莫问剑,那时候,蒋昊可能成为破八的强者。

  破八,人族,这要不是人王,那谁能当人王?

  不过很显然,计划失败了。

  方平的存在,干扰了许多东西,莫问剑最终选择了走向死亡,和这个关系也很大。

  战王再次道:“你们都在算计人族,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还有,你实力这么强大,当年没参与天庭那一战?九皇四帝到底是怎么回事?四帝转世,现在只有三位出现,斗天帝什么情况?

  仙源计划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

  九皇四帝还有几人活着,现在在哪?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什么时候会出现,和人类是敌对还是友善?”

  战王一股脑地问出了一大推问题。

  有些问题,他憋了很久了。

  到了今日,趁着铸神使和镇天王都在,他要问个明白。

  战王还没问完,又道:“你什么实力,铸神使呢?你们是帮人类还是也有什么目的?李振又是什么情况?”

  说到最后,闷闷道:“蒋昊这小子,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镇天王笑了笑,“别急,该说的,我自然会说,谁让你是我儿子……”

  战王脸色漆黑!

  儿子你大爷!

  谁是你儿子?

  不要脸的老东西。

  铸神使呵呵直笑,打趣道:“你一个老鳏夫,哪来的儿子!”

  此话一出,战王愣了一下。

  镇天王笑道:“别这么看我,李家的确是我李家血脉,并非随意抱养来的。不过是震王血脉,也就是我弟弟的血脉传承,至于我……我们这些人,心在大道,一般也不会动情。

  当年的九皇四帝,有后裔的也就那么几位,不过也有血脉传承,一般都是同族之血脉传承。”

  说到这,镇天王走向万源殿深处,边走边道:“李振……也许你是听到了其他人的那些话,觉得他是震王,也就是我弟弟的转世,实际上还真不是。”

  镇天王轻叹道:“那一日,天庭大战,我那傻弟弟……掺和的太深了!大战当前,他刚破七的实力,非要参与其中,最终被灭亲自出手格杀当场!”

  “什么?”

  战王愣住了,灭天帝?

  镇天王平静道:“很正常,难道你们觉得灭天帝转世身在人族,就和老夫是好友,是至交?当年的关系很复杂,九皇四帝还有人是师徒,参战的那些初武,有些和九皇四帝也有教导之恩。

  最终,该杀的不还是要杀。

  我那弟弟,参与的太深,八王就他战到了最后,灭最后拼死出手,哪会有任何留情。

  我到的时候,他本源已经寂灭,金身破碎……

  我抢回了他的尸体,却是救不回他的性命了。

  最后,我葬了他的肉身,怕被人盗取了他的金身,将他金身力量剥离了。

  李振那小子,当年获得过一些他的金身力量,以及一些本源传承,武道的传承……

  并非震王转世,真要是,我也不会安排他转世成这样,要不然,叫自己后裔为爹为祖宗,那得多别扭,老头子我也不想多几个祖宗在头上……”

  他和震王是亲兄弟,真要是震王转世,李司令的父母,那就是他父母了……虽然不是一个概念。

  镇天王笑呵呵道:“我那弟弟,八千年前就战死了,不过一些力量传承给他的后裔,他应该也没意见。李振这小子,的确是现代人,而非古人转世,所以不用想那些。”

  战王遗憾道:“不是?可惜了!我还说,他要是震王,是你弟弟,这小子没少叫我老祖,你是不是也得……”

  砰!

  一声闷响,战王剧烈颤抖,抖啊抖,抖了好久都停不下来。

  镇天王随意收回手掌,没给他说完的机会。

  铸神使瞥了一眼战王,这小胖子找死的能耐倒是不弱。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年李镇的性格也变了一些,没了当年的张扬,否则可没这么好的事。

  镇天王没管他们,继续道:“李振是李振,这事过去了,不用再提。”

  “四帝只有三位转世,那是因为斗没死。”

  “没死?那其他三位极道天帝死了?”

  战王急忙问了起来。

  “算是吧。”

  镇天王唏嘘道:“到了他们那地步,其实很难死亡了!强大无比的他们,甚至可以说不死不灭,可伤势太重,也会寂灭。

  寂灭,不等于死亡。

  不过寂灭之后,下一次恢复,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其他三位天帝,都寂灭了,所以才有了转世身,而斗,他没有寂灭,自然不会有转世身。”

  战王凝眉,铸神使也好奇道:“斗当年受伤不重吗?那家伙后来你见过吗?”

  说罢,铸神使又道:“那老东西没死,其实我也不意外。他是谁?资格老的吓人,没死还真不算意外……”

  战王疑惑地看着他,铸神使笑呵呵道:“说起斗,那家伙资格不是一般的老!三万多年前,初武开启,你要知道,初武也有先后。

  不会每个人都一来就是武者,就是强者。

  总有个先来后到。

  初武前期,开创了武道的人,第一个是谁,现在说不清楚了。

  第二个是谁,那也不好说。

  总之,斗应该是排在前十的那种……”

  战王惊讶道:“前十?你的意思是……斗天帝是最古老的一批初武者?”

  “不错。”

  铸神使笑道:“那家伙资格可是老的吓人,知道他为什么是极道天帝,不是皇者吗?因为他压根没走本源道,懂了吗?

  斗那家伙,其实走的不是本源道,到了后期,他自己在摸索新的道路,想走出初武的皇道。”

  说到这,顿了顿道:“开创本源的那位,其实也算走出了初武的皇道。成皇,是有两种情况的,一种就是开创本源的那种,从一条道大成,走到了第二条道大成,最终融合,成了皇者。”

  “第二种就是九皇那种,走一条道,本源道,走到了最后,成了皇者。”

  “而斗,想成为第一种,他也想走本源,不过本源是别人开创的,他其实想走,难度也极大,初武的开创者,都有自己的道,强到了一定地步,想走本源,几乎不可能。”

  战王闻言皱眉道:“照你这么说,初武走本源行不通,那其他几位极道天帝……”

  铸神使笑道:“愚蠢,初武也有一二代之分,懂了吗?一代初武,自创道路,道路走到了尽头,当然无法再去改变什么。

  二代初武的话,一种情况是,在八品境的时候转修本源。

  另外一种,那就是同修本源,当然,排斥很大,越强排斥越大,但是总有一些逆天的家伙,最终会同修成功。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到了那时候,本源已经占据了上风。

  所谓同修,也只是本源上的修炼。

  比如方平,他金身不弱,不也修了本源?”

  战王了然,“所以说,最终同修的下场,其实都是本源占据了上风,成了本源武者?”

  “不错。”

  铸神使点头道:“修了本源的,其实就是本源武者!不管你金身多强,精神力多强,到了最后,都是本源为主,因为本源提升的力量,比其他方面提升的要快,要多,要强!”

  镇天王打断道:“不说这些,说了也白说。继续说斗天帝,斗天帝是古老的初武领袖,资格很老,说起来,和我师父,和开创本源那位,都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之前我击飞的那位天臂,也是一代初武,不过初武有个跨度,他算是后期的那种一代初武。

  前期的初武者,很多人其实走不下去了,一些人只是三四品,五六品……

  他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死了,老死了,修炼方向错了,自爆死的。

  还有一些,在争斗中死了。

  这么说吧,这些人有些人就是胡乱修炼,强行吸纳一点能量,那就把自己当一代初武了,所以那时候的实力差距很大,最终能继续走下去的没几个人。

  后来的那些初武者,多少有些受到影响,知道这些初期武者的修炼手段,避开了一些弊端,这才有了以后的初武繁荣。”

  “斗天帝这么古老?”

  战王刚说完,很快道:“你什么时候有师父了?”

  “你师祖……”

  镇天王话都没说完,战王就开始翻白眼,你师祖!

  那才不是老子的师祖!

  镇天王不看他,笑道:“你父亲我,也不是天生的全知者,哪能没个师父。你师祖是那个时代的先驱,当年这些人,对自己的武道也不算敝帚自珍。

  我和你师祖学道了一万多年……”

  “一万多年还没成皇?”

  “……”

  镇天王盯着战王看,看了好久,眼神不善。

  战王撇嘴,“我是说认真的,九皇四帝证道的年代,你应该就在学道了吧,你怎么没证道成皇?按照你的说法,二代初武是能学本源的,你不是学了吗?

  那既然如此,你应该不算废物吧,怎么没成本源之皇?”

  镇天王不屑道:“我那是不愿意!当年不愿意的人多了,你以为每个人都想成本源皇?”

  铸神使幽幽道:“当年九皇证道之前,还没证明本源更强大呢!有些人眼光不行,觉得本源道不行,当然不屑于学本源道,后来再想学……迟了!大势过去了,还证道本源皇,做梦呢!”

  镇天王脸色不善,铸神使懒洋洋道:“说的就是你们这些人!你,封,镇海……你们这些家伙,不都是后来走的本源吗?一开始,谁能想到本源可以证道成皇。

  都以为开创本源的那家伙,把这条道走到了极致,其他人没法走了。

  哪想到,根本不是!”

  铸神使也是摇头道:“老夫当年也没料到会这样,所以也有些后悔啊,早点走本源,也许我也成皇了!”

  镇天王嗤笑一声,蒋昊不由道:“你当年只是帝级……”

  当年铸神使很弱的,哪来的自信可以成皇?

  铸神使没好气道:“蠢货就是蠢货!所谓当年帝级,那是老夫当年一直没走本源,初武,初武懂吗?老夫当年也不屑走本源,九皇证道后,没人再证道,老夫也懒得再走了。

  所以当年是帝级的肉身,不是说实力只是帝级!

  后来,天界没了,老夫闲着也是闲着,走走本源玩玩,这不,几千年下来,轻松破关了吗?”

  这话其实很打脸一些人的。

  随便玩玩,随便走走,然后……破八了!

  八千年而已!

  是的,而已。

  当前破八的强者,谁走本源才走了八千年?

  没有!

  他是独一份,铸神使当然有骄傲的资本。

  镇天王打击道:“几千年才走到这地步,很了不起吗?张涛破七快了,方平……搞不好明天破八,你得意什么玩意!”

  铸神使不以为然道:“老夫只跟你们比!”

  “你又没老子强,比老子强再说这话!”

  “迟早的事。”

  铸神使不以为然,很快道:“这些古事,和老夫说没用,趁早让张涛和方平来一趟,把老夫给解开封印,否则……老夫要发飙自己走了!”

  “你走试试?”

  镇天王哼道:“真把自己当棵葱了?当年若不是你,哪有后面那么多破事,你造下的孽,多了去了!自己反省反省,八千年而已,没把你斩首,算老子对你客气。”

  铸神使忍不住骂道:“和老子有关系吗?老子就是个打铁的,那时候九皇上门,说是打造一样神器,好东西任我选,我不想打造一样流传万古的神器吗?

  那玩意太诱人了,我怎么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老子是天庭御用的铸神使,按照现在的话来说,老子是军事部门的御用科研专家,专门研发高科技尖端兵器的。

  国家的九位老大都来了,让你研发一样兵器,经费随便用,你能不干吗?

  真以为老子当年愿意被你镇压八千年?

  打不过你而已,否则早就弄死你了,你还有理了?”

  铸神使恼火道:“要不是你,现在搞不好我初武证道皇者了,当年没办法,这才走了本源道,你这老东西,镇压了老子八千年,迟早找你算账!”

  战王闻言打断道:“你们俩的恩怨,自己算去。继续刚刚的话题,斗天帝没死,那现在呢?”

  “现在?”

  镇天王摸了摸下巴,指了指天上道:“不太清楚,可能就在仙源那边,如果没在仙源那边,那就不知道了。”

  铸神使接话道:“难说,九皇没死的话,可能在那边,等待机会。斗的话……他要是没死,那可搞不准,我怀疑这老家伙暗中在继续布局,多重布局。

  你说,他会不会找到了走本源的办法,其实也走了本源,现在已经成为双黄蛋了?”

  斗是初武,一代初武,走不了本源。

  可有些事,未必的。

  铸神使又道:“其实我一直怀疑,他可能走出了!要不然,这家伙恐怖的吓人了,他当年可是战皇者的,还没初武成皇,就战皇者了,还没走本源,那就可怕了……”

  镇天王摇头道:“这个谁知道,可能是能量走到了极道,精神力走到了极道,肉身走到了极道,他几次极道下来,战皇就不奇怪了。”

  “这家伙还想成四黄蛋?”

  铸神使咋舌道:“野心倒是不小,这要是本源证道了,那不是强的可怕了!”

  这俩老家伙聊天,战王憋不住了,低骂道:“别扯这些,继续,九皇四帝和人类敌对吗?”

  “没敌对关系。”

  镇天王随意道:“人类就是蝼蚁,哪来的敌对关系!不过人类可能是他们的试验品,就是试验一些大道,或者一些其他武道上面问题的试验品。

  让人类从零开始,重新开启当年的初武状态,看看人类能不能走出一些特殊的道,也许就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比如……传说中的皇者道,人皇之道!

  比如,极道中的一些特殊极道,是否有另外的极道?

  比如,类似于方平这家伙现在这种不可名状的特殊之道。”

  镇天王笑道:“很复杂,说实话,人类这些年,出现的这些情况,连我都意外,都想彻底探查一下,到底怎么出现的?

  九皇四帝可能都带着这样的目的,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畸形武道。”

  “畸形?”

  “当然畸形!”

  镇天王笑道:“你们真以为大道这么好走?今天真神,明天帝级?我告诉你,你信不信……本源的尽头,可能有几个家伙在压制大道!故意让人走的轻松。”

  镇天王眼神闪烁道:“三焦之门,应该是有本体存在的!我们现在就算打破了三焦之门,其实也只是投影的存在,不算真正打破!

  那三道门的背后,搞不好就有三个老鬼在镇压,不是镇压我们,而是镇压大道,不给大道反噬的机会。

  当年走本源道,也没那么容易的,自爆的不知道多少。

  可现在呢?

  谁本源道自爆了,除非自己去做。”

  此话一出,铸神使沉声道:“还真有可能,你别说,三焦之门大概率是有实体的,这个不是我打造的,我不是太清楚,不过九皇当年封道的时候,可能自己打造了这玩意。

  若是你这么说,那就说的通了,有几个家伙,真的可能在三焦之门,本源的尽头,在压制大道反噬。

  现在走本源道,的确比当年简单了一些……”

  战王糊涂道:“为什么要压制,对他们有好处吗?”

  镇天王随意道:“减少实验时间,催化一下,这有什么好意外的!”

  战王皱眉不已,又道:“那你们也是他们的小白鼠?”

  “谁知道呢。”

  镇天王笑呵呵道:“别太在意,小白鼠就小白鼠,有什么!初武都是小白鼠,人人都在把自己当试验品,武道就是这样,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九皇走本源道的时候,也在把自己当小白鼠,别太在意。”

  “那他们什么时候会归来?”

  镇天王沉吟片刻道:“看情况吧,看有没有人真正抵达本源的尽头,或者三界出现了大的变故,又或者出现了对他们有威胁的事情发生……”

  “那张涛说的皇者有叛徒,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镇天王笑道:“九皇当年一开始并不是要灭世,懂吗?仙源打造的初衷,也不是为了灭人间,灭地界,后来,仙源出了问题,所以才出现了现在的局面。

  九皇当中,有人背叛了一开始的初衷,想走不一样的路,想做不一样的事,想成不一样的皇。

  所以才有了叛徒一说,这一点,和张涛说的皇道有缺应该有关……

  这个我就不是太清楚了,毕竟我还没成皇。”

  “谁是叛徒?”

  战王再问,镇天王不耐烦道:“那我问谁去!我又不是九皇他爹,谁知道他们想什么玩意!”

  “……”

  战王呆滞,你胆子真够肥的!

  一旁,铸神使收起了一块水晶,不动声色地收入了储物戒,镇天王无所谓道:“放给九皇听?你以为老子怕他们?再说了,本来就不是他们爹,难道非要我说,我是他们爹?”

  铸神使再次收起了一块水晶体,笑眯眯道:“这个我录下来,也许有好处。”

  镇天王嗤笑,心中更是鄙夷,声音录下来有用吗?

  都什么境界了,还在乎声音?

  谁确定就是我说的!


  • 上一篇:第1189章 三界大势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191章 送你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