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骂到你自闭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别人怎么大战,方平就不去管了。

  此刻的他,关键是找天王印。

  当然,在这之前,方平还在疯狂消耗财富值,600多亿的财富值,方平凝聚了大量的不灭物质和本源气,看到后来,老张他们都惊呆了!

  从没见过这么多的不灭物质和本源气!

  “够了,方平,不用再给我们了!”

  众人几乎是人手一大团的不灭物质和本源气,600多亿点财富值,这次方平直接就给花光了!

  现在还不算安全,他这边,两枚天王印和三枚圣人令还没计算财富值呢。

  圣人令价值大概150亿点财富值,天王印还是半神器,可能价值高达圣人令一倍以上,300亿一枚都不稀奇。

  这么一来,方平还不得直接到千亿以上。

  可这关头,系统没法用,麻烦很大。

  一旦爆发大战,方平无法突入敌人本源,战力会大打折扣,这一点是他没办法接受的。

  斩道本源,这项原本是用来观摩大道的技能,被方平现在用的出神入化,都快成为必杀技了。

  配合上斩神刀,那是真的所向无敌。

  不但将原本的财富值消耗一空,方平随手将艮王印丢给了老张,笑道:“战利品分配,艮王那边,你出力多,这个分给你。”

  张涛诧异地看着他,接着又看了看茫然的众人,个个都拿着大量的本源气和不灭物质,好像知道了什么,微微挑眉,接到了手中。

  他很早之前就在观察方平,也很早之前就猜到了一些东西。

  现在方平忽然将天王印分他一枚,他大体上能猜到一些东西。

  此刻,张涛想了想,传音道:“你身上的那东西,自己注意一些!之前苍猫不是说,你可能盗取了一些地方的东西吗?你回头再问问苍猫,它也许记起了一些……”

  “我有分寸。”

  方平传音道:“不过现在还顾不上这些,没有这东西,我人族能有现在吗?没有这东西,今天咱们就得全灭,所以这当前,不用考虑那些,不到最后关头,也不会出问题!”

  张涛猜到方平身上有什么宝物,方平也不意外,他实际上成名之后,就没怎么隐藏。

  若是隐藏,人族还真没有今天。

  都不是傻瓜,三界的强者,猜到方平身上有宝物的不在少数。

  不少人都猜测和仙源有关。

  之前巽王擒拿方平,没准备放走方平,其实也和这个有关,他也想事后好好搜索一下,可惜还没来得及,就被方平给干掉了。

  张涛不再说这个,开口道:“方平,现在灵皇道场恐怕无法再困住他们了。这里的东西,该拿的都拿走了,恐怕接下来九皇印的事有了结果,这些人就要离开了。

  哪怕我们不答应,他们也会强行离开。

  一件神器,哪怕我们改造了一番,也挡不住这么多人的……”

  方平点头,这边现在算是彻底要散了。

  挡是挡不住的。

  关键还是,出去之后,局势如何发展。

  “九皇印决出结果,大概也快了,这么说,出去的话,就在这几天……”

  方平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人类绝巅,重重点头道:“该出去了!再不出去,前辈们恐怕都要死完了……”

  方平脸色还是有些沉重,死了接近30位绝巅境强者了!

  到了这地步,再困住这些天王,其实也没意义。

  如今,大家聚在一起,人类就是众矢之的。

  反过来,出去了也许会有一些变化。

  外界还有不少圣人,方平其实也不太放心外面。

  不过自己才来了三天……方平也是有股奇特的感觉,我以为我进来了,起码待几个月的,哪想到才三天时间!

  真快!

  “老张,可以感应到天王印所在吗?”

  这时候,方平取出了十二枚圣人令,取出了巽王印,开始震荡虚空,这些兵器都是一体的,多少有些感应。

  张涛也操控艮王印,感应了一番。

  两人很快感应到了方向,方平一边朝感应到的方向走,一边沉声道:“其他人留下,老张,别装死了,前面恐怕有点危险!”

  张涛眼神微变,瞬间气机爆发,从战王身上飘了下来。

  战王脸色漆黑,老张看都不看,我刚恢复的不行吗?

  “危险?”

  “不好说,有点威胁!”

  方平不清楚,自己财富值没增加,是因为镇天王他们那边威胁没解除,还是这边的问题。

  可此刻,他的财富值的确没动。

  这意味着,还是有危险的。

  “其他人,在交界地等着,不要贸然行动!”

  张涛安排了一下,打发走了其他人,和方平对视一眼,迅速朝感应到的方向走去。

  其实两人已经猜到了一些,这时候还能给他们带来威胁的,恐怕就是这边战场的主人!

  今日交战如此剧烈,这地方的主人真要复苏了,哪怕沉眠的再深,也该醒了。

  镇天王他们没管这边,也许是猜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都没在这边久留。

  ……

  飞行了一阵,很快,方平他们到了一处黑暗无比的地带。

  空间战场很大,谁也不知道复苏之人的本源核心在哪。

  可方平和老张到了这,却是隐约有些感觉,对方的本源核心,也许就在这。

  “乾王印就在这!”

  方平看向前方虚空,没看到乾王印,却是有感应,乾王印就在这!

  乾王之所以没能感应到天王印所在,也许不单单是镇天王的原因,和这边也许也有关系。

  方平抬手就要轰击虚空,张涛却是按住了他的肩膀,开口道:“不知此地是哪位前辈栖居之地,在下人族张涛,镇天王李镇,乃是在下好友……”

  方平瞥了他一眼,你好友?

  你也好意思这么说?

  张涛不理他,你小子叫我张兄的事,老子都没和你算账来着。

  “乾王印乃是镇天王击溃乾王所得,若是前辈捡到,可否……”

  张涛话说到一半,虚空中,微微波动了一下,下一刻,黑暗中有光明呈现!

  黑暗的虚空,被撕裂了一个小口子。

  小口子中不是黑暗,而是如同黑夜被撕破,露出了光明,有亮光呈现。

  “乾王印……李镇……张涛……”

  一声沧桑无比的声音传出,带着一些感慨,一些茫然,以及说不尽的唏嘘。

  下一刻,撕裂的口子中,一位身材挺拔的老人走了出来,手中把玩着天王印。

  老人动作很慢,头发雪白,长发随意披散。

  随意抛弄着天王印,看向张涛和方平,“人族……”

  “人间武者?”

  “是!”

  张涛面带恭敬之色,却是迅速传音方平道:“金身还没恢复,这本源体如同真实,比我要强许多,最少也是破七,甚至……破八!”

  对方走出来的,是本源体。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没有金身,也许会有些实力下滑,可也是强大无比的存在。

  空间战场,甚至还算他的地盘,对方会更加强大的。

  方平也没说什么,早有预料的事,此刻斩神刀不断融入本源气,方平已经做好了翻脸的准备。

  哪怕破八又如何!

  刚复苏,金身都没,只有本源体存在,这么多年下来,恢复时间都没,能有多强?

  要知道,这是死而复生!

  天狗和石破,其实都不算彻底死亡,就这,复生之后,还吸收了大量能量才恢复了一些实力。

  复生的武者,很难瞬间达到巅峰期的。

  就在张涛传音的这一刻,老者抬头看向张涛,深邃的眼神露出淡淡的笑意,“你是此代人王?”

  “是。”

  张涛也不否认,对方说是那就是。

  至于方平,对方无视了最好。

  老者并未无视方平,很快,看向方平,看了一会,微微凝眉,轻声道:“有趣!大道好像有些不稳……炼化了别人的大道?”

  方平挑眉,他遮掩了气息,对方却是依旧感应到了一些东西,显然,在这本源战场中,对方也许可以感应到一些本源的情况。

  “是,敢问前辈是掌兵使,还是……”

  方平询问了一句,此人很有可能是掌兵使。

  不过他和张涛又不认识掌兵使,还真认不出来。

  老者没接话,缓缓抛动着乾王印,轻声道:“此印,天王之印!八王之首,乾王之印!九皇授予,天庭正统,掌天庭神兵,此印,不可授予人族……”

  方平脸色冰寒!

  张涛依旧带笑,开口道:“前辈,天庭早就毁灭了,现在没有了!这天王印,如今也只是一件兵器而已,可没有什么特殊含义……”

  “天庭,岂会毁灭?”

  老者轻声道:“三使还在,八王依存,三十六圣也未曾死绝,既如此,三界正统,唯有天庭!尔等身上,还有两枚天王印,多枚圣人令……”

  老者看向两人,方平笑了,开口道:“前辈,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将这些交给你?”

  老者轻声道:“非交予老夫,天王印、圣人令,天庭授予各方正职,镇压河山之用。不管你等从何得来,此物,不可拿……哪怕李镇,也不可轻夺此物……”

  老者一脸正色,方平眼神变幻,镇天王说,掌兵使有些顽固,甚至说是愚忠。

  这些天王印和圣人令,其实就是过去天庭的虎符官印。

  老者若是真是掌兵使,那方平这些人夺取了这些,在他眼中,和叛军无异。

  可方平能不要吗?

  冒着人类强者全灭的危险,打了这一场,天王都死了几位,魔帝都送了命,破八的镇天王都出手了。

  就是听这老头说教的?

  方平龇牙,笑道:“前辈,那你什么意思?这些东西,我们是拿不走的了?”

  老者平静道:“暂且由老夫保管,老夫会送至天庭……或是……”

  老者顿了顿,又道:“再由天庭册封,你二人实力不弱,八王有人陨落,再行册封,也许也能册封天王。”

  “那时,天王印自有尔等掌管。”

  方平笑道:“前辈,可是天庭没了!八千年前,天界轰隆一声坠入苦海,没了!前辈没感应到吗?外面就是灵皇道场,灵皇都没了!

  九皇四帝,八千年都没出现过了!

  谁来册封?”

  “等九皇四帝归来……”

  “要多久?”

  “不知。”

  “九皇四帝真的没死吗?”

  “不会死!”老者回答的严肃,好像有些不满意方平的问话。

  方平吐了口气,看向老张,笑道:“这位前辈看样子是让我们交出这些东西了?我们杀了好几个天王,干掉了大批圣人,才拿到了这些……现在这位刚复苏的前辈,大概还没睡醒,张口就要宝物……”

  老者皱眉。

  方平却是话音一转,叹道:“算了算了,前辈,既然你要,那我们也不是你对手,给你就是了……”

  老者有些意外。

  张涛见方平这么说,眉心跳动一下,开口道:“也好……”

  两人说着话,方平手中拿着十二枚圣人令和一枚天王印,朝老者走去,叹道:“前辈,只要不交给我们的敌人,那这些东西,就让前辈来保管……”

  话音未落,一枚天王印和十二枚圣人令镇压而下!

  那边,张涛也是手持艮王印,轰隆一声砸下!

  虚空都被砸的动荡起来!

  两枚天王印,十二枚圣人令,配合两位顶级强者,一起袭击一位还没彻底复苏的强者。

  “你们……”

  老者皱眉,话都没说完,方平取出斩神刀,对着他就是一刀劈下!

  对方就是本源体,在这都不用突入本源的。

  这位还没彻底复苏的强者,显然不是两人全力以赴,外加这么多强大兵器联手的对手。

  眼看着兵器袭来,老者皱眉不已,下一刻,忽然倒退,进入之前撕开的裂缝中,眨眼间退入裂缝,裂缝眼看着就要闭合。

  这些复苏的强者,在空间战场还没化为本源的时候,也有些特殊的地方。

  在这地方,他们藏身在何地,你根本不知道。

  本源也不显露,想斩杀他们都难。

  方平哪在乎这个,眼看着对方就要遁入其中,低喝一声,陡然一股本源气炸开,一个本源气光团被他抛出。

  轰隆一声,刚要闭合的口子再次被炸开。

  这地方,物理攻击效果好像不大,可毕竟和本源有关,本源气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

  “炸死你这老鬼,玛德,老子辛辛苦苦夺来的宝物,你说抢就抢……”

  方平骂骂咧咧的,疯狂开始丢本源气团。

  老者此刻已经消失,却是有声音传来,低喝道:“老夫并非抢夺宝物,天王印和圣人令乃是天庭九皇所赐,并非寻常之物……”

  “炸死你个老东西!”

  轰隆隆!

  方平他们也不敢贸然进入裂缝中,此刻,就是轰炸他!

  方平操控着斩神刀,一刀刀地劈下,劈的整个空间都在动荡!

  张涛也是本源爆发,疯狂轰击那道裂缝,往死里轰。

  内部,老者声音有些憋屈,“老夫乃是三界掌兵使,天王印和圣人令,乃是统兵之印,并非寻常兵器……”

  “废什么话,快交出乾王印,不然今天弄死你!”

  方平怒喝,张涛也是咬牙道:“李镇不是说和你关系不错吗?老家伙,居然敢抢我们,关系不错也不行,弄死你这老东西!”

  “你们……”

  “老夫确和李镇交好,昔年也是至交好友,可此印……”

  “印你大爷!”

  方平张口就骂,“交好还抢我们?你还掌兵使,你土匪差不多!强盗差不多!当年的天庭,就是你们这群人掌控?

  难怪一代不如一代,有能耐你自己去抢,抢我们,我们干掉了好几个天王才抢来的,你想坐收渔翁之利,你做梦去吧!”

  “并非此意……这是皇者所赐……”

  方平打断道:“什么谁赐的,到了我手上就是我的!我还说我就是皇者呢!你少废话,快交出来,我告诉你,我是战天帝几位认的老大,他们也得听我的,苍猫现在住我家,它也得听我的,它听我的,灵皇就得听我的……

  这么一算,半个天庭都是我的!

  半个天庭是我的,那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也是!

  装什么大忠臣,真要是,那我现在命令你,出来给老子砍几百刀……”

  “……”

  老张诧异地看着他,你行啊,说的我都当真了。

  天庭都成你家的了?

  两人压力不算大,掌兵使大概真的没恢复太强的实力,此刻都不敢出来,也没怎么反击,当然,现在也不说话,好像被方平说的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刚复苏,就遇到了方平,显然言语上占不到什么便宜。

  “怎么,不装忠臣了?快点,乾王印交出来,要不然今天活活炼死你!本源之火,给我烧!”

  方平一声低喝,虚空中,本源气开始燃烧起来。

  裂缝中,老者声音再次传来,叹道:“二位暂且住手,老夫刚苏醒,有些事并不清楚……”

  “不清楚你就能抢劫我们?”

  方平大喝道:“鸿坤和鸿宇联手杀了他爹地皇,你要不要去干掉他们,给地皇报仇?

  黎渚出手杀了他师父掌印使……现在没死,却是镇压在了本源中,你要不要去干掉黎渚?

  鸿宇他们联手打造了一个新天庭,册封了新的三使八王,你要不要干掉他们?

  对,你都不是掌兵使了,现在的掌兵使是天剑,你既然这么忠诚,这些人算不算叛徒?

  他们不是叛徒,那就代表天庭没了,现在是新天庭,你又不是掌兵使,轮到你来管这些闲事?

  你是掌兵使吗?

  你是,那你得证明你才是正统,新天庭还在,谁他么知道你是不是正统……

  你要是把新天庭灭了,我就承认你是正统,你要天王印,那就给你!

  关键你是吗?”

  方平鄙夷道:“你想夺宝就明说,装什么装!”

  裂缝中,老者许久无言,半晌,才有些悲哀道:“新天庭……乾王他们……不曾阻拦?”

  “笑话,他们自己设立的,阻拦什么!”

  “册封了三使八王……”

  “那当然,鸿宇自封妖皇,都开始称皇了!”

  方平哼道:“你告诉我,你哪来的资格夺取我们的东西?别仗着自己刚复苏,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就能抢劫我们,信不信弄死你?”

  “还忠臣……笑话!你没灭了新天庭,我就当你是个屁,你也配抢我们?”

  “……”

  张涛再次看着他,挑眉,按照镇天王的说法,掌兵使还真是忠臣。

  当年大战后期,他可能孤身去参战了。

  方平这么一弄,对方会不会真的和新天庭对上?

  掌兵使并未说话,好像是在思考什么。

  许久,缓缓道:“确有新天庭……掌兵使之位,有人欲要继承,可应未聚齐天王印,也无九皇印……”

  “哦,九皇印就在外面呢!鸿宇和鸿坤他们去抢了,抢到手,大概就正式了,毕竟有了九皇印,到时候那就是正统了……”

  “九皇印现身了?”

  “废话,苍猫收走了,原本准备送我,我没想接这烂摊子,就想着交给四帝转世身算了,哪想到那些家伙那么无耻,夺走了九皇印……”

  方平骂骂咧咧道:“苍猫说,灵皇他们消失的时候,说了九皇印让它赠给有缘人,它非说我是有缘人,还让我重建天庭……我有那闲工夫吗?

  别说,我要是建了,你现在是不是就是我奴隶了?

  是我手下了?

  你这算逆主,你才是叛逆,还册封我们当天王,我直接罢免了你的掌兵使位置,你还跟我来大义这套,谁才是叛徒?

  你才是!”

  张涛眼神愈加诡异!

  你这说的一套一套的,是想忽悠人了?

  苍猫让你重建天庭?

  那猫自己都未必知道什么,九皇印随便丢了,还送你你不要,你要脸吗?

  此刻,掌兵使再次陷入了沉默,半晌,略显沉闷道:“九皇怎么会让苍猫选人重建天庭……”

  “废话,其他八皇都不见了,灵皇最后才消失的,苍猫刚好在,就灵皇那性子,让苍猫选人怎么了?苍猫喜欢的,灵皇就喜欢,灵皇不是天庭的主人?难道你是不成?还是你觉得灵皇就是个屁,说话没用?”

  这么一说,掌兵使忽然信了。

  有些悲哀!

  是啊,最后要是灵皇在,那见到了苍猫,让它选人,还真有可能!

  “爱信不信,你随便出去打听一下,谁不知道我方平和苍猫关系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虽然它不穿裤子,不信的话,我替你问问?”

  说罢,方平精神力波动,陡然暴吼道:“鸿坤,你这老王八,你敢杀苍猫,那就是杀我方平,得罪了苍猫就是得罪了我方平,快他么把苍猫放了!”

  声音不断传荡,越传越远。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愠怒声传来,“方平,莫要欺人太甚!本王根本不曾动过苍猫丝毫……”

  “少来这套,你早就想杀苍猫,杀苍猫那就是杀我,我跟你没完!”

  “哼!”

  坤王恼怒声再至,方平直接震碎了精神力余波,嗤笑道:“听到了吗?鸿坤这老王八,都不敢说我和苍猫不是一伙的,你还跟我来这套,快点,乾王印交出来!不然今天炼死你!”

  裂缝后,老者满脸的悲哀。

  难道……灵皇最终真的让苍猫选人了?

  若是如此……

  哎!

  老者忽然无限叹息,沧海桑田,自己这一睡,好像已是数千年。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正统之言。

  若说正统……难道外面这言语粗鄙之辈,才是正统?

  那……

  掌兵使都不敢想了,正统……人家是苍猫选中的,那就是灵皇选中的,这自己是认还是不认?

  下一刻,老者忽然将乾王印丢了出来,迅速道:“老夫并非掌兵使,刚刚才复苏,记忆有些错乱,得罪了!”

  说罢,趁着方平拿乾王印的瞬间,哗啦一声,封闭了裂缝,一瞬间,空间战场安静了。

  方平愣了一下,这算什么?

  自闭了?

  老张也看着他,接着竖起了大拇指!

  你厉害!

  方平这小子,好像把刚刚想复苏的掌兵使给说的自闭了,现在都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了,直接躲进了不知道哪里的空间,不出来了!

  这……这是真厉害!

  老张也是佩服,忽然觉得自己居然还没这小子能说,有些莫名的自卑。

  方平没来,他觉得自己挺能说的啊!

  方平撇嘴,“饶他一次!看他刚复苏,什么都不懂,这次不和他计较!老张,这乾王印也送你了,走,不管这老东西,我们去剿灭那些背叛天庭的敌人!”

  张涛失笑,收走了乾王印,迅速跟着方平一起撤离。

  到了这关头,拿到了天王印,那也没必要和这刚复苏的掌兵使为敌,这家伙不是破七就是破八,还是很难缠的。

  方平和老张轰了半天,都没能轰破那道裂缝,对方现在什么实力,真的难以判断清楚。

  ……

  直到两人离去,裂缝再次开启。

  老者走出了裂缝,满脸的纠结。

  这算什么?

  老夫还说自己是掌兵使吗?

  难道要给此等粗鄙之人当掌兵之将?

  可坤王这些人居然成立了新天庭……这……这也是胡闹!

  “哎!”

  一声叹息,在老者身边消散,老者不再去想,摇摇头,罢了,先凝聚一副金身再说,这些事,等自己彻底复苏了再看吧。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