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乱世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天地之间,血雨瓢泼。

  这一刻,有人悲叹,声传三界。

  “送魔帝!”

  “洞天福地,落幕了!”

  一声叹息,道不出的凄凉。

  也许,也是兔死狐悲。

  铸神使!

  这位看不上魔帝的强者,这一出声了,送魔帝一程,为那个时代送别。

  三千年来,魔帝为最。

  然而,这三千年来,魔帝最苦。

  今,一切烟消云散,一了百了。

  ……

  封天岛。

  恸哭声卡在了喉咙中,哭的难听,哭的不知所以。

  公羽子,这位魔帝之师,说不出自己为何要哭,可就是那么的不甘,说不出的悲哀。

  “剑儿走了……师尊,徒儿也该走了!”

  公羽子伏地,跪伏在地,朝远处的封磕了一个头,“师尊,我错了,也许当年就错了,不该是徒儿去抚养他长大成人,今尘归尘土归土,三千年算计,一朝成空……哈哈哈……”

  笑的不知所谓,公羽子踉跄着离去,我的错。

  成也是我,败也是我。

  我这徒儿,他是魔,可他还有。

  倒是我,无了!

  “世间再无魔帝了!”

  “也无公羽子了!”

  “封天一脉,今……我叛出去了!”

  “哈哈哈!”

  “这世间,谁能主宰谁的命运?都是一群可怜人,你挣扎,我挣扎,到头来,一场空啊!哈哈哈,一场空!”

  这位昔年风流倜傥的宗派之主,今疯疯癫癫,胡言乱语。

  死了,都死了!

  紫盖山没了,徒儿没了,从三千年前,自己走出封天岛的那一刻,他就该明白,迟早会有这一的。

  可惜,迟了。

  “剑儿,众生皆苦,走了好,走了好啊!”

  “……”

  公羽子走了,不知所踪。

  今他现,阻拦莫问剑,莫问剑还了他的恩,送了自己的命,谁错了?

  也许一开始就错了!

  后,封睁开眼睛,看着他离去,看着这位封天岛最后一位嫡传离去,忽然笑了一声,口中血液不断涌出。

  “魔帝……魔帝……”

  念叨几声,鲜血再次狂涌,封自嘲一笑,“好一个魔帝!破了我的,断了我的本源,好一个诛天之剑!”

  脚下踉跄,封忽然大笑起来。

  “本座错了吗?”

  “本座没错!”

  “本座也只是在求生,谁错了?众生的错!”

  “这苍天,他本无眼,我给苍天开眼!”

  一声厉喝,响彻云霄。

  轰隆一声,封天岛瞬间炸毁,烟尘落入忌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海面上,封仰天大笑,扑通一声,栽入海中,瞬间消失。

  片刻后,几道精神力拂过,风平浪静,一切早已消失。

  “魔帝重创封,封消失了!”

  “公羽子深入苦海,不知去向何方!”

  “可惜了……”

  “封天一脉,机关算尽,到头来,却是镜花水月,这世道,谁人能懂?”

  “……”

  一声声叹息响彻四方,很快,叹息声消散。

  ……

  血雨不断。

  假天坟中,天色漆黑。

  方平久久无言,取出一壶酒,洒向大地,轻声道:“多谢了!送你一程,一路走好!”

  魔帝,走了。

  这个贯穿了宗派时代,王庭时代,新武时代的强者走了。

  方平不知道他为何改变了主意,原本的魔帝,恐怕不是这想法。

  蒋昊的存在,代表他还是想重活一世的。

  而今,却是烟消云散了。

  本源大星毁灭,魔帝彻底落幕了。

  呜咽声传来,有人恸哭。

  战王的声音!

  为亡者悼。

  平里笑容灿烂的战王,今恸哭。

  他知道的!

  他记得的!

  记得紫盖山中的那一切,记得昔年的那一切,他讨厌莫问剑为了复仇不顾一切,他讨厌莫问剑无无义,算计众生。

  可今,那个讨厌的家伙走了。

  “师叔师叔,快带我出去玩,将来剑儿强大了,谁再敢说师叔是算卦的骗子,剑儿帮师叔揍他!”

  “……”

  “师叔,师傅闭关了,师叔教我道法好不好?”

  “……”

  “师叔,剑儿金境了……”

  “……”

  “师叔,问剑走了,对不起。”

  “……”

  “师叔……”

  胖乎乎的战王,此刻泪洒虚空,格外滑稽,却是让人笑不出来。

  神算真君死了,可也活着。

  三百多年了,总有些事难忘怀,总有事能记起。

  “公羽子!”

  “封!”

  战王仰天咆哮,封天一脉,封天一脉!

  ……

  叹息声,从各处传来。

  斗天之死,无人在意。

  可魔帝之死,却是惊动了三界诸强。

  他代表了一个时代!

  ……

  一处峡谷。

  公涓子脸色复杂,朝远处拱拱手,低沉道:“一路走好!”

  这个昔年的竞争对手,他很熟悉。

  那些年,大家一起喝过酒,一起钓过鱼,一起论过道。

  他是括苍山之主,他是紫盖山首席。

  忘年之交!

  直到有一天,他再也不曾踏入括苍山,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他,你很傻,这个时代,你当证道!

  那一年起,魔帝是魔帝,北海是北海。

  ……

  莫问剑陨落,可以说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

  这个低调的家伙,蛰伏多年的家伙,剑斩斗天之后,耗尽了一切,斩了封一剑,完全不在任何人考虑范围之内。

  然而,况并没有随着莫问剑的陨落,而改变什么。

  巽、艮二王虽被莫问剑斩伤,可依旧具备八成战力,强大无比。

  随着莫问剑陨落,人类的局势反而越来越糟糕!

  此时此刻,人类局势反而更危险了。

  灵皇道场中。

  方平洒完了一壶酒,留了最后一小口,一饮而尽,忽然笑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穿了鞋,反而怕了?”

  “魔帝都不怕死,谁怕死?”

  “我不疯狂,谁还能爆种!”

  这一刻,方平气机爆发,怒吼道:“人族分散,藏各地!遇敌对圣人,向我示警,今我要屠尽这世间敌!”

  “这有!”

  这一刻,有人暴吼!

  下一刻,方平横渡虚空,撕裂空间,降临此地!

  “斩!”

  “斩神,斩圣!”

  一刀耀天地,轰隆,刀出,红色天地愈加鲜艳了!

  三护教!

  此地,三大护教相隔不远,正在分头击杀人族,擒拿人族。

  这一刻,方平刀斩天护教。

  这一刻,其他两大护教迅速往这边赶来。

  原本快被擒拿的几位人族绝巅,对视一眼,忽然相视一笑。

  强敌来袭,他们已经知道了空间战场中发生的一切。

  圣人降临,无法匹敌,早已心存死志。

  不,早在进来的那一,他们就知道了。

  这一刻,侥幸逃生的人族绝巅,有人看向方平,有人面露欣慰笑容。

  陈家老祖,开创了新武的强者,这一刻一脚踢飞了边的陈耀祖,哈哈大笑,大吼道:“就该杀尽这群混蛋,方平,老子不曾后悔过!不曾!”

  下一刻,这位老人腾空而起,大道燃烧,燃烧,暴吼一声,突破了虚空,一把抓住了刚刚还要擒拿他的地护教,轰隆一声爆鸣,响彻虚空!

  那边,人护教也是被人挡住了去路,几乎是眨眼间,挡路的人族轰隆自爆!

  “方平,斩杀他!”

  有人怒吼!

  三大护教,形影不离,天王都杀不了他们。

  方平一刀斩伤天护教,其他两大护教距离太近,方平没时间去杀敌的。

  唯有以命换命!

  赌一次,赌方平可以在他们争取的时间内,斩杀强敌!

  屠圣!

  杀了一尊圣人,死了都值。

  方平泪如雨下,他一直不敢动三护教和地窟二王,就是因为这几人知道危险,一直形影不离,太难击杀了。

  被包围的话,他还有生命危险。

  而此刻,一位位人族强者站出来,用生命给他争取时间。

  杀敌!

  “死啊!”

  方平爆发了,精神力轰隆一声自爆了,金也是轰隆一声炸开,本源降临,瞬间突破对方本源,疯狂劈砍!

  “你……疯了!”

  天护教大吼!

  难以置信,疯了吗?

  为了杀他,方平太疯狂了!

  噗……炸开,本源气疯狂溢散。

  以命搏命!

  “快……”

  天护教大吼,快点来救他!

  那边,陈谷阳自爆,拖住了地护教片刻,被踢飞的陈耀祖,双眼血红,凄厉嘶吼。

  父亲!

  眼看着地护教摆脱了自爆余波,陈耀祖怒吼一声,气血勃发,他要缠住他。

  “轮不到你!”

  这一刻,一位大和尚破空而出,厉吼一声,哪轮得到你来!

  六大圣地,老家伙还多着呢!

  与他们比,陈耀祖只能算小家伙。

  “人王,善待我古佛圣地!”

  轰隆!

  自爆声再起。

  “给我死!”

  方平嘶吼声再起,响彻四方,喀嚓……一条大道崩裂的声音传出!

  下一刻,方平再现,双眼血红,抓住一枚圣人令,哈哈大笑!

  砰!

  天护教炸开,灵识浮现,眨眼间,灵识炸裂,大道崩裂,死不瞑目!

  “不!”

  两大护教难以置信,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三位一体多年,可战天王,天王也杀不了他们。

  今只是分开一小截距离,哪料到眨眼间,天护教被杀!

  “跑?”

  方平之上,不灭物质翻滚,本源气爆发,一刀斩出,怒吼道:“都撤,撤离此地!等我屠尽他们,再去找你们!”

  “方平……”

  “走!”

  方平一声怒吼,短短瞬间,三位绝巅自爆了。

  死不起了!

  陈耀祖双眼通红,回抓住了一柄残破的令牌,那是他父亲的令牌,二话不说,破空离去。

  其他人也纷纷遁逃四方。

  两大护教,此刻却是不敢回一战,更不敢朝人类出手,飞速遁逃!

  轰隆一声!

  人护教,三大护教中唯一的女,地慧的先祖天慧,此刻一个趔趄,上本源气溢散开。

  天慧尖叫一声,大吼道:“天败,救我!”

  天护教天立,地护教天败,人护教天慧。

  昔年的三十六圣之一,此刻随着天立被杀,剩下的两人彻底惊惧了,天慧本源世界中和方平大战,却是被拖住了脚步,此刻厉声大吼!

  天败回来,还可一战!

  那边,地护教脚步微微一滞,三人携手共战数千年,感自然还是有的。

  然而就在此刻,当他看到远处战王和冥王疯了似的往这边赶,他怕了!

  一旦和刚刚一样,这两位帝尊自爆,不,两位帝尊联手,不用自爆都能缠住他片刻。

  一旦被缠住……后果不堪设想!

  “嗡!”

  虚空被撕裂,天败头也不回,破空而去。

  “不!”

  天慧怒吼,“教主,救我!”

  一声尖锐的吼声,响彻四方。

  那边,坤王没来,巽王和艮王的气息却是传来了,迅速朝这边赶。

  “谁也救不了你!”

  方平也疯狂了,想灭绝人类,我让你们都没好果子吃!

  “爆!”

  “爆!”

  “……”

  精神力一次次的自爆,一次次的炸开,这一刻的方平,哪还在乎裂缝。

  本源世界中,四个胖娃娃疯狂地修补裂缝,到最后,几个胖娃娃呆呆地坐在湖边,修不动了,修补好了一条,马上出现三条,好累。

  精神力每一次自爆,都会让天慧出现瞬间的凝滞,而这瞬间,足够方平斩出数十刀了!

  轰隆一声,大道轰鸣,有断裂迹象。

  天慧面露绝望之色,凄厉一笑,“一起死!”

  轰隆一声!

  一位古圣,此刻自爆了!

  天地一片寂静,远处,战王二人被掀飞。

  天地再次颤动起来!

  这一,先后两位天王战死,两位古圣战死。

  惶恐,蔓延开了。

  “混账!”

  一声厉喝,响彻四方,坤王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怒吼道:“方平……”

  “去你玛德!”

  这一刻,方平再次浮现,脸色已经惨白的没法看,怒吼道:“今杀光你们邪教所有人,老子让你当光杆!黎渚,鸿宇,你们一个跑不了!”

  “走!”

  方平一声怒吼,朝战王二人咆哮,“去杀那些真神,大不了一起死!”

  两位帝尊,闻言也不废话,疯狂遁逃,朝远处飞去。

  方平也是毫不停留,抓起刚刚在本源境中夺取的第二枚圣人令,也是飞速遁逃。

  后方,巽王和艮王速度飞快,破空而来。

  巽王一把抓向方平消失的方向,抓破了虚空,却是空无一物。

  “混账!”

  两位天王也是大怒。

  ……

  那边,方平再次降临,一刀劈砍而下,一位慌乱中逃窜的真神,方平都没管来自何方,一刀将对方劈的粉碎!

  眨眼间,方平撕裂虚空遁逃。

  比疯狂吗?

  来啊!

  杀光了你们麾下所有人,老子倒想看看,你们这群光杆,到最后还能剩下什么!

  ……

  再度撕裂空间,方平看到了一尊圣人,眼神血红,“交出圣人令!”

  “你……”

  这人声音都没落下,方平精神力瞬间自爆开,再次突入本源,一刀斩杀,破空上前,一拳轰出,九枚圣人令镇压四方!

  “交!”

  一声惊惧的吼声传来,下一刻,一枚圣人令浮现。

  这位三十六圣中的一员,此刻胆寒了。

  换做平时,强夺他的圣人令,他怎么也不会交的。

  可今,方平已经杀红了眼,三大护教死了两位,他刚遇到对方,方平话都没说完就和他拼命,他哪敢不交!

  杀红了眼的方平,血眼看着他,一把抓住圣人令,挣扎了一下,破空离去!

  已经得罪了对方,他都想一起干掉算了。

  可干掉圣人,必定耽误时间,后面二位天王还在迅速追杀而来。

  若不是自己气息内敛,虚空波动难以瞬间捕捉,他早就被二位天王追到了。

  方平刚离去,二位天王赶到,看着那位圣人,冷哼一声!

  这位古圣也不说话,低着头,随时准备逃离。

  他知道二位天王恼怒他给出了圣人令,可他不想死!

  人族已经杀疯了!

  此刻,四处都在战斗,轰鸣声不断,大道崩裂,天崩地裂,一位位真神陨落,有人族,有其他势力。

  人命如草芥!

  此时此刻,难道为了圣人令和方平厮杀到底?

  就在二位天王刚要继续追的时候,那边,方平怒吼道:“铸神使,缠住他们一人!”

  那边,地窟二王在御空。

  后方,力无奇上坐着一个人,铸神使。

  铸神使看了一眼二王,也不废话,迅速破空而出!

  就在这时候,一张擎天大手抓来,直接将二王抓入手中,鸿宇声音传来:“我无意参战……”

  话落,鸿宇大手抓着二王遁去。

  方平眼神冰寒,之前坤王他们让二王出手,擒拿人类,怎么不见你出手阻拦!

  都该死!

  没一个好东西!

  可现在,鸿宇既然退出,方平也没吭声!

  这家伙不插手,也许更好。

  方平也不逗留,转眼间离去。

  铸神使也不在意,继续回到了力无奇上,坐等二位天王降临。

  下一刻,二位天王赶到,铸神使优哉游哉道:“我是分,杀我,我回头肯定弄死你们,不信就试试!”

  他只是分,死了,也只是丢了一柄半神器而已。

  可这俩家伙,除非不出去,出去了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力无奇牛腿都在颤抖,害怕,惊恐。

  两大天王的气机太强大了!

  巽王和艮王对视一眼,眼中露出火光!

  铸神使也不害怕,撇撇嘴,我分,你们耽误时间越长越好,杀了就杀了,至于力无奇……算它倒霉吧。

  等出去了,再找这俩家伙算账也不迟。

  两位天王冷哼一声,下一刻,巽王出手,一击打的他分溃散大半,再度冷哼一声,迅速离去。

  是,杀了无用。

  不过也得防止铸神使实力处于巅峰,帮助方平屠圣。

  铸神使嗤笑一声,也不反击,等他们走了,这才蔑视道:“废物!迟早弄死你们!”

  两人连他分都不敢杀,还敢干什么?

  也就欺负欺负方平这样的新人了,在老牌天王中,敢得罪谁?

  ……

  四面八方,大战暴起。

  杀戮声震天。

  血雨止不住,天穹都在破开。

  若不是此地是皇者道场,今诸人如此大战,早就打破了这方世界。

  入口处。

  乱都看傻眼了!

  这么乱?

  这么凶残?

  进来就是接连两位古圣陨落。

  要知道,哪怕八千年前,混乱时代,也没乱成这样,天王圣人不要命的陨落。

  乱都看呆了,自己还叫乱吗?

  这鬼地方,也太混乱了吧!

  圣人不要钱的吗?

  “玛德,早知道不进来了!”

  乱有些无语,这地方天王纵横,气机爆发,到处都是强者,圣人在逃命,天王在发怒,帝级真神在混战,乱成了一团。

  就在这时候,多位强者厮杀到了他这边。

  “滚开!”

  有人怒喝一声,乱挡路了!

  这人正被沈浩天和战神几人联手追杀,也是帝级,此刻却是狼狈逃窜,哪管得了那么多,有人挡住他遁逃的路线了。

  没感应到气机,可也不是认识的天王和圣人……除了天王和圣人,那就是弱者了,也许重伤了?

  这人还没想完,乱脸色一冷,你骂我?

  你敢骂我?

  老子天下第一,谁敢骂我?

  “弄不死你!”

  乱一声低吼,一拳轰出!

  虚空破碎,六重天破,隐约间,第七重天也在破碎。

  遁逃的帝尊面露惊恐之色,天王!

  破六,不,也许是破七的天王!

  哪来的天王?

  轰隆一声!

  没时间给他去想了,下一刻,这位帝尊直接被乱一拳轰成了碎末,大道崩裂,没有丝毫痕迹留下。

  后方,沈浩天几人一愣,接着,沈浩天暴吼道:“多谢天王相助,斩杀邪教护法!”

  刚刚死的,是邪教八大护法之一!

  乱看着他,皱眉,心中骂了一声,你祸水东引?

  你以为我傻?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你当我乱是白混的?

  而这一刻,远处,却是有人怒骂道:“混账东西,放肆……”

  坤王怒了,谁又出手杀了他的人?

  天王?

  哪来的天王!

  这地方被封闭了,哪还有天王,沈浩天这些人真以为可以忽悠人吗?

  乱愣了一下,满脸的暴怒,我这才进来,没得罪任何人,一下子就被人骂了两次!

  第一次让自己滚,第二次骂自己混账!

  这不是鸿坤那老小子吗?

  下一刻,乱暴吼道:“鸿坤,你这老乌龟敢骂老子,老子拆了你骨头!”

  轰隆一声,虚空被击穿!

  乱嗷嗷直叫,在沈浩天众人呆滞的眼神中,破空而去,直接杀入了空间战场。

  这一刻,还在围困镇天王的坤王,忽然愣了一下,接着脸色一变,再接着,忍不住破口大骂!

  老子艹他祖宗!

  乱!

  是这家伙?

  他怎么进来的!

  这一刻,镇天王也是微微呆滞片刻,睁眼,看向外界,接着看向鸿坤,满脸呆滞,还有这茬?

  乱来了!

  偏偏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刚来就被人骂了,鸿坤这是被喷狗血了?


  • 上一篇:第1164章 时代的终结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166章 战四方,斩四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