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不详的预感!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禁忌海上,殒灭还在等待长生剑的答复。

  地球。

  方平却是再次光临镇守府。

  ……

  和铸神使一样,蒋昊看到方平,心情也不是太好,这就如同吃饭被噎住,喝水被呛死,反正就是难受。

  方平一来,他就预感没好事。

  这一次,方平不打机锋,开门见山,进门就道:“你当年取代公涓子,是你自己的算计,还是其他人暗中主导?”

  蒋昊皱眉。

  “直说!”

  方平平静道:“多少年前的事了,难道连这点往事都不敢提?我就不避讳这些,我就是要抢老张的位置,自己要抢,这有什么!

  什么主角配角,想争就争,我就是问问,你到底知道多少。”

  蒋昊盯着他看。

  方平有些不耐烦道:“你好歹也有天王实力,这点屁事都不敢承认的吗?是不是,直说,我没时间和你说这些废话!”

  蒋昊吐了口气,冷冷道:“方平,有些事,我没必要告诉你!”

  方平哼道:“好,那我不管了!你老婆被人算计到死,你自己也一直只是可怜的棋子,你这种人,也就只能自我折磨,变态发泄……”

  蒋昊脸色冰寒!

  和方平对视了一阵,许久,缓缓道:“你想问什么?想知道什么?”

  “当年接近苍猫,到底是谁指使的!”

  蒋昊闭目,过了一阵,冷冷道:“没人指使!那只是一次意外!公羽子有令,让莫问剑去括苍山送信,恰好遇到了苍猫……”

  “你知道苍猫喜欢什么,这也是意外?”

  蒋昊眼神变幻,顿了顿,声音低沉道:“莫问剑不知道苍猫喜欢什么,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本心来做罢了!他在紫盖山,也养了一只猫类妖兽,实力很弱,却很可爱。

  那只妖兽,是他师尊送他的,莫问剑养了很多年。

  遇到苍猫的那一刻,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养的那只妖兽,只是陪伴苍猫玩了一段时间罢了。”

  “你有猫类妖兽?”

  “莫问剑!”

  “少来这套!”

  方平直接无视了他的辩解,“你有一只猫,所以在紫盖山,你的师父会潜移默化的告诉你,猫……是喜欢吃鱼的,是喜欢钓鱼的,是要宠爱的,是这样吗?”

  蒋昊闭眼,不知道过了多久,睁眼道:“是!”

  “所以,公羽子早就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遇到苍猫,对吗?”

  “……是!”

  蒋昊沉声道:“一开始,莫问剑不知道,后来有了些猜测。”

  “所以说,公羽子就是策划此事的执行人!而背后,其实还有人,对吗?”

  蒋昊不语。

  “我之前猜测和鸿宇有关,你说鸿宇传授你剑道,是真是假?”

  蒋昊再次沉默一阵,方平不耐烦道:“能说就说,不能说就说不能说,一次次的沉默,我有时间陪你耗吗?”

  蒋昊一脸的不善,你来问问题,结果嫌弃我说的慢!

  “是真的!”

  蒋昊冷冷道:“年轻的时候,莫问剑见过鸿宇!当然,那时候他还不认识鸿宇……”

  “扯淡,鸿宇死在了地皇神朝大战期间……”

  蒋昊恼火道:“那时候地皇神朝还没灭!我都说年轻的时候了,莫问剑出生的时候,地皇神朝还没彻底覆灭,只是有些风雨飘摇。

  那时候,洞天福地的强者们开始策划打造108洞天福地,也正因为如此,才没参与接下来的地皇神朝一战。

  所以洞天福地和地皇神朝,其实是有一段重合期的,明白吗?”

  方平想了想,笑道:“大体上明白了,你年轻的时候,遇到了鸿宇,他投资了你?”

  蒋昊也不再纠正他的话,说莫问剑就莫问剑吧。

  此刻,蒋昊沉声道:“我不知道!那时候也是机缘巧合,莫问剑在年轻一代当中展露了一些天资,巧遇了鸿宇……当然,那时候是不认识的,鸿宇传授了他剑道,也就是后来的诛天剑诀!

  莫问剑能崛起,和这点关系不小。

  要不然……紫盖山毕竟只是一处普通洞天,实力不算强大,如何能培养出莫问剑。”

  方平点点头,笑道:“后来呢?”

  “后来?”

  蒋昊凝眉道:“后来地皇神朝覆灭,就再也没见过鸿宇!”

  “鸿宇为何传授你功法?”

  “那我怎么知道!”

  蒋昊有些不高兴,方平笑道:“你师父背后站着的不是鸿宇吗?”

  “不是!”

  蒋昊冷声道:“后来莫问剑从天坟回来,问过他师父,公羽子说不认识鸿宇!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他的确不认识。不过鸿宇传授剑道,也有可能和公羽子身后的人有关。”

  方平了然道:“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明白了!一个叫封的家伙,是你师父背后的指使者,其实也是鸿宇的投资人!他要鸿宇传授你剑道,让你师父给你制造和苍猫接近的机会。

  这家伙……才是真正的指使者!

  鸿宇也许也是他的棋子,当然,这个不太确定,反正你肯定是他的棋子。

  而鸿宇……只能算是一个执行者。”

  蒋昊盯着方平深深地看,半晌才道:“封?”

  “你听说过吗?”

  蒋昊再次陷入了沉默中,眼神变幻不定,大概过了半分钟,低沉道:“听说过!上古强者,极道门徒,自称封天帝,有人说他当年棋差一招,若是不拜四帝为师,也许真能走出自己的道。

  可他不够自信,或者说太过自信,非要拜师四帝,反而丧失了自己的路,成为了那个时代的失败者。

  他想集合四帝之道,也不想想,真要那么轻松,四帝早就证道皇者,成就最强皇者了!”

  “你居然知道……”

  方平笑道:“那就好办多了,我说他是你幕后的操控者,你信吗?”

  蒋昊陷入了寂静中。

  方平笑道:“他出山了!封天一脉要挑战长生剑!帝级,挑战长生剑!这一脉,不是什么好东西,想过要报复吗?”

  蒋昊冷冷道:“你想让我当刀?”

  “是。”

  方平直言不讳道:“就是让你当刀,怎么了?你敢报仇吗?你既然说你被算计了,现在我告诉你谁算计了你,你连报仇的胆子都不敢吗?”

  “无需激我!”

  “就刺激你,你又如何?”方平嗤笑道:“谁敢这么算计我,我哪怕不敌,也要弄死他,弄不死,也要咬他一块肉!你一个天王级强者,活的跟孙子似的,憋屈吗?”

  蒋昊低喝道:“你以为你可以独善其身?这三界,谁不是活在阴谋之下?谁不是他人的棋子?你以为你不是,你以为武王不是?

  你不但是,你还是很多人的棋子!

  武王就没算计你?

  镇天王就没有?

  苍猫,铸神使,包括极道四帝,你以为你真的没人在意,没人算计?

  你有什么资格嘲讽我……”

  方平比他声音还大,怒斥道:“我知道!可那又如何?起码他们不敢让我方平手染家人之血,起码他们不敢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我爸妈活的好好的,我妹妹在魔都逍遥自在,谁敢招惹他们?

  云曦被抓,我灭了罗浮一脉,李老头被伤,我灭了天门一城,黄校长战死,我直接覆灭了魔都地窟。

  老张大意之下,让魔武陷入了困境,让黄景战死,我发怒之后,他死战域外向我证明,他不是故意的。

  为什么?

  因为方平比你刚,没你那么怂!

  我怂一点,也许现在就不是这局面,也许我早就成了别人的刀斧手,可现在不是,是我在主导一切!

  你也配和我比?”

  方平冷笑,嘲讽道:“我要是有天王战力,哪怕皇者出世,不敌对方,我也要咬他一口,让他尝尝痛苦,死了也爽一次!

  你配跟我相提并论吗?

  我不会因为所谓的隐忍,所谓的未来如何如何,就去憋着,憋的自己爆炸!”

  蒋昊也是嗤笑连连,“既然如此,你自己去敌封天一脉便是!”

  方平点头,笑道:“行!你以为我不敢?错了,我比你想象的胆大!封天一脉……算个屁!”

  方平冷笑道:“咱们走着瞧!封天一脉,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个老鼠罢了,敢露面,迟早也是死的命!”

  “吹牛不用钱。”

  “那等着看,你这只缩着头的老乌龟,继续缩着,也挺好,起码能稍微活的久一点!”

  方平叱骂一声,蒋昊脸色铁青。

  方平哪管他怎么想!

  也不耽误,临走的时候,想了想忽然嘲讽道:“你连蒋胖子都不如,这个时代,成皇的是蒋胖子也不会是你!”

  “你……”

  “不信?”

  方平哈哈大笑,下一刻,一拳轰破了虚空,对面,蒋超一脸茫然,露出了白花花的肚皮,此刻吃的满嘴流油。

  蒋昊微微蹙眉,方平却是看着茫然的胖子,冷冷道:“你爷爷在外域战死,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继续躲在镇星城!

  第二,去外域厮杀,亲自报仇!”

  “爷爷……战死……”

  蒋超茫然,茫然之后就是暴怒,气血轰隆一声暴起,冲破了云霄,双眼血红道:“在哪死的?谁杀的?”

  “一位真神境,我不能出手,你可敢报仇?”

  “艹他玛德!”

  蒋超一拳将面前的桌子打的粉碎,暴怒道:“老子灭他祖宗十八代!等老子亲自找他报仇!”

  话落,冲天而起,瞬间消失。

  方平封闭通道,看了一眼蒋昊,嗤笑一声,嘲讽地笑,笑的肆意。

  “你眼中的废物胖子,看到了吗?垃圾!你也配当新武人?”

  方平再次嘲讽一声,撕裂空间,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蒋昊呆滞在原地,久久无言。

  ……

  一小时后。

  镇星城,蒋超骂骂咧咧地回归,该死的方平,混蛋玩意,害的老子准备了好久的一顿饭没吃好。

  跑到了地窟,差点被老爷子踢死。

  居然给他奔丧,没打死自己,还是自己金身的缘故。

  “这混蛋东西,这玩笑也开!”

  “老子说了是方平说的,老爷子居然不信,居然又揍我!”

  蒋超差点骂死方平,欺人太甚。

  有这么办事的吗?

  自己容易吗?

  在镇星城这边,天天工作多繁忙,还要镇守镇星城,非要让自己跑一趟,很有趣吗?

  而他骂骂咧咧的回归的时候,空中,蒋昊隐藏在虚空中。

  看着这个名义上的弟弟,一言不发,脸色变幻不定。

  新武人……

  看似废物的弟弟,在方平说出蒋元华战死的那一刻,没有悲伤,没有害怕,只有怒,不杀敌人不罢休的怒!

  没有丝毫犹豫,直奔地窟而去。

  莽吗?

  很莽!

  没脑子!

  完全没考虑过八品和真神的差距有多大,天壤之别,一根手指头碾死他。

  可他没去想!

  当知道蒋元华没死,被方平骗了,这家伙很快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混吃等死的二百五,被人耻笑怕死的八品金身。

  这……就是新武?

  “新武……”

  蒋昊呢喃一声,我真的明白什么是新武吗?

  转世到了新武这一代,活了接近三十年,真的知道了新武是什么吗?

  连他眼中废物如此的蒋超,居然也敢匹夫一怒!

  超乎他的想象!

  他曾想过,若是有朝一日,战王战死,蒋元华战死,蒋超会是什么反应?

  痛哭流涕?

  尿了裤子?

  唉声叹气,郁郁而终?

  还是小心谨慎,甘愿当个普通人,隐姓埋名过此一生?

  今日,他看到了!

  蒋昊眼神变幻,看向下方的蒋超,死胖子又开吃了,吃完了就去镇星城街道上巡查了,美其名曰镇守镇星城,抵御宵小,实际上就是遛食而已。

  没看到之前那一幕的时候,他敢相信蒋超也有血勇的那一面吗?

  “我不懂新武……”

  蒋昊一声呢喃,身影消散,他不懂新武。

  哪怕活了几十年,却是依旧没看懂新武。

  ……

  魔都。

  方平直奔天部而去。

  李老头和吴奎山感应到气息,很快赶到。

  方平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李老头去试试他!斗他一斗,看看有没有机会更进一步!不死的情况下我不出手,要死的话,我亲自出手,干掉这一方人!

  干掉之后,我逃亡假天坟,你们有麻烦,去镇星城镇天王眼中的小世界去找铸神使帮忙!”

  两人惊呆了!

  “方平……”

  方平抬手,镇定道:“没事!算不得什么!一个躲在暗中的天王,是很强,可也没到绝望的时候!我若是走了,你们封锁通道,龟缩地球,让苍猫和天木坐镇四方。

  有人来袭,让蒋昊出手,他就是魔帝莫问剑转世身!

  召回狡、力无奇,包括玄德洞天的人。

  还有,关键时刻,可以去找一些人帮忙……彩蝶,林海都行,雨薇的话……看情况行事,让苍猫出面。

  另外,我这次若是出手了,不会隐藏气息,会直接将对方引诱到假天坟……

  你们不用参与,马上撤离!

  刚好,有段时间没见老张他们了,这几个家伙,在那边倒是消停,我在外面一个人独战四方,这次给他们带一个好对手过去,让镇天王那老鬼活动活动手脚!”

  直到此刻,吴奎山才有机会插话,“对方真有天王?”

  “有!”

  方平点头道:“而且未必就一位!不过放心,他们敢来,来圣人,我直接干掉!来了天王,我就遁逃。有事可以让苍猫通知我,其实我早就该进去了,就是不放心你们。

  不过现在我是众矢之的,我走了反而更好。

  他们想杀的是我,其实不是全人类。

  人类有苍猫,天木,蒋昊,铸神使在,反而比现在更安全。

  我这个别人的眼中钉走了,他们只会将目光投向假天坟,到时候只要小心一点,会比现在更好的!”

  方平说着,笑道:“你们其实比我更知道该如何去处理和地窟的关系,该认怂……那就认怂!我要刚,你们刚柔并济,没必要跟我一样。

  等我从假天坟中打了出来,那时候,我必定是天王级强者,放心,我证道天王,不杀一个天王我不出来!”

  “你已经决定要走?”

  吴奎山看着他,面色凝重。

  方平是笃定要走了!

  至于所谓的能不敌对就不敌对,只是一句空话。

  方平沉默一会,点头道:“是!我决定了!不管李老头胜败,我都要干掉那群家伙!”

  “为什么?”

  “对方是隐患,我得把他们引走,防患于未然!天王……太危险了!”

  “可是……”

  “没有可是!”

  方平笑道:“假天坟是什么?是人类自己的地盘!其实在那,我们更具备优势,想走就走,想留就留!我也要让老张他们看看,他们有多怂,我这两个月,在外面干掉的圣人、帝级、真神比他们全部干掉的都多。”李老头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没有转圜的余地?”

  “没有!”

  方平摇头,淡淡道;“这一脉,嚣张的很,阴险的很!对一般人不感兴趣,对天才……格外感兴趣。天才就是他们算计的目标,而如今,当世第一天才是我,第二是老张,你也算一个……

  人类天才太多,我这个第一天才不把他们引走,你们很多人都要出事。

  放心,我看的明白,不是胡闹,非要给自己招惹强敌。

  这一脉盯着的就是天才,除非……我现在把自己给废了,要不然,我的光辉照耀三界,遮挡不住。”

  吴奎山叹道:“你最后一句话,其实可以不说的。”

  方平看着他,奇怪道:“我说假话了?”

  “……”

  “我难道不是当世第一天才?你找个21岁的屠圣者出来,我就承认我错了!”

  “……”

  “既然没错,有什么不能说的!”

  方平撇嘴,真是的,大实话而已,你什么态度?

  吴奎山苦笑,无奈道:“封天一脉,恐怕想不到……想不到你如此干脆就有了决定!”

  真的,恐怕没人想到方平此刻的态度。

  杀!

  不管李老头胜败如何,就是杀,主动引诱他们出来追杀自己,引诱他们进入假天坟。

  方平压根就没想过放走对方!

  哪怕对方此刻并未伤害到人类。

  吴奎山现在都有些同情海中的那些人了,那个什么殒灭,还有多位妖族强者,这些人想过方平在他还没出手的时候,就准备干掉他们全部了吗?

  不是考虑,是下定了决心要干掉他们全部!

  封天一脉啊!

  连铸神使都有些忌惮的存在,可见在知情者眼中,有多可怕。

  方平呢?

  出去了一趟,决心坚定的吓人。

  方平不管这个,而是有些期待道:“这次老张他们大概会惊喜万分,我又给他们送一个大个来了!说实话,在外界和这些圣人算计,没意思!

  进去和一群天王玩玩,走钢丝,这样的生活才是我方平该享受的人生!”

  两人无语,老张知道你的打算吗?

  ……

  “阿嚏!”

  “我有不好的预感!”

  这一刻,假天坟中,张涛脸色慎重的吓人。

  不好的预感!

  极其不好!

  一位天王,都感觉乌云压顶,太可怕了!

  一旁,镇天王也喃喃道:“是有点,大难临头的感觉!张小子,好像要出大问题了,是不是人类出事了?”

  “不像!”

  张涛凝重道:“我感觉是我们要出事,出大事!李老鬼,是不是有破八的强者要出手了?”

  “我们?”

  镇天王皱眉,我们会出事?

  谁要对付我们?

  的确有些不好的预感。

  感觉要有麻烦发生!

  可现在灵皇道场这边,其他人都在和鸿宇斗争,没时间搭理他们啊,怎么就要出事了?

  一旁,张涛预感越来越强烈,“不行,快去鸿宇那边看看!小心他们联手对付我们,李老鬼,这时候可别隐藏实力了,关键时刻送我离开,你死战到底,真死了,我会替你报仇的!”

  镇天王脸黑,瞪着他,“你死我都死不了!”

  “我说认真的!”

  张涛脸色严肃道:“你没潜力了,我还有!反正这次感觉不太妙,总觉得有人在算计我们,而且还真能算计的到的那种。”

  镇天王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不再说话,心里却是疑惑,什么样的麻烦,连自己都感觉是个麻烦了?

  “难道那些人真要联手对付我们?”

  “可也不至于啊……”

  “那能是什么原因?”

  两人想破了脑袋,都不明白这不好的预感来自何方。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