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来势汹汹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5月份,四海升平。

  绝巅之上的战争几不可见。

  人类一方,战力也是与日俱增。

  苏家的苏云飞,这位剑王嫡子,已经有证道的趋势,开始闭关,只差最后一步,便能正式迈入绝巅境。

  六大圣地中,其他五大圣地,古佛圣地也有一位老和尚,从闭关地走出。

  进入地窟的那天,这位老和尚让人传信方平,证道之后,来华国觐见人王。

  显然,老和尚已经有很大把握此次证道成功。

  诸神国度,太阳神后裔,方平当初打过交道的罗赛斯的爷爷,这一次也从闭关地走出,进入地窟,没有传信华国这边,方平也不是太在意。

  显然,这位太阳神后裔有证道的希望了。

  六大圣地的领袖,除了镇星城这边,上次五大圣地融道的都是最强者。

  而今,这些最强者的后裔或是门人,都有了证道的希望。

  这就是动力!

  先祖陨落,这些人都憋着一口气,当日方平回归,说要半年后增援天坟,各方都回应半年内必有绝巅出。

  而今,华国已经先后有多人证道成功。

  田牧甚至已经进入假天坟,开始参战,各方也有些急了。

  那些证道的种子,纷纷走出了修炼之地,欲要战出一个绝巅。

  人类,很少有人会一直闭死关到突破的。

  到了关卡,地窟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

  就在这各方沉寂的时候。

  方平刚回来闭关,就被吴奎山喊了回来。

  ……

  魔都。

  天岛。

  如今的天岛,真的是修炼的圣地。

  天木扎根在天岛,猫树回归之后,也扎根天岛,再加上数十株九品妖植扎根天岛,天岛已经成了修炼的圣地。

  四面八方的能量,都开始朝天岛汇聚。

  非但如此,方平还在天岛之下,埋藏了大量的修炼能源石。

  进入天岛之中,甚至可以用手触碰到能量,已经化为了实质。

  这里,如今非大功者不可入。

  天岛上。

  方平刚破空而出,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云曦!”

  方平喊了一声,匆匆忙忙的陈云曦,闻言侧头看了一眼,笑道:“回来了?”

  “嗯……”

  方平话音刚落,陈云曦急忙道:“那我先走了,地窟有急事……”

  丢下这话,陈云曦就匆匆忙忙的跑了。

  方平愣了一下!

  什么情况?

  我这是被丢下了?

  这边刚想着,下一刻,又来了一人。

  看到方平在,傅昌鼎提着长枪,匆忙招呼道:“回来了?你忙,我先走了!”

  “……”

  方平再次愣了一下。

  这还没完,陆陆续续的有人从他身边路过,结果一个个的都跟亡命徒似的,跑的飞快,眨眼间消失。

  方平都惊呆了!

  我回来了啊!

  我现在很少回来的,你们看到我……就这么对我的?

  我人王没牌面的?

  我人王在地窟,在三界,谁见到了,那也是恭敬有加,你们就这么无视我了?

  这边方平还在发呆,那边,吕凤柔匆匆而过,这次连招呼都没打。

  方平呆滞中!

  身后,跟着的唐峰倒是打了招呼,却是很快道:“你是把老吕得罪狠了!”

  唐峰打趣道:“知道现在外界怎么说吗?人王之师李长生,长生剑!吕凤柔……谁是吕凤柔?有些家伙还说,人王之师是武王……反正没她的事。

  老吕上次在御海山挑衅对方,自称人王之师……嘿嘿,被人嘲讽了半天……”

  方平哭笑不得。

  这能怪我吗?

  自己这老师……咳咳,是有点没存在感。

  可这也不能怪我啊。

  吕凤柔上次的事,他好像听人说过,刺激对方和她独战,说是方平老师……结果地窟的那位八品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知道,随口一句:“方平之师不是长生剑吗?”

  就这一句话,那一次吕凤柔让对方见识到了什么叫女人发狂。

  最后被吕凤柔活活打死,一拳一拳打的!

  方平无辜道:“这也和我无关啊……”

  “是和你无关,她不是嫌弃自己实力弱吗?前些天说了,不到绝巅境,以后就当不认识你,这不是不认识你了吗?”

  方平无语,接着好笑道:“那您怎么还认识我?”

  唐峰嗤笑道:“我凭什么不认识你?倒是我那俩学生……现在我也不认识他们!”

  他说的是赵磊和杨小曼,这俩人现在凑到了一起,两人都是七品境武者。

  不过方平几次提升魔武强者实力,他自己证道之后,这两人也受益,这次都提升了许多。

  前些天,师徒几人切磋,两口子联手,不小心把唐峰的鼻子打歪了,唐峰现在逢人就说学生欺师灭祖,实际上心里偷着乐,就差告诉别人,老子一脉高品一大把了!

  他女儿唐雯也晋级七品境,年岁还小,若不是张家兄妹更快,唐峰能吹的他女儿比方平还厉害。

  看着唐峰乐在其中的样子,方平再次失笑,看了一眼唐峰,笑道:“唐老师进步也挺快,金身居然八品三锻了……”

  “一般般!”

  唐峰倒是不太忙,笑呵呵道:“还有,陈云曦最近和姬瑶算是耗上了!两人在御海山区域,已经连战二十多场了,刚刚回来是修整的,约好了下午再战……所以急着赶过去。”

  “嗯?”

  方平愣了一下,“她不是姬瑶对手吧?姬瑶已经九品了,云曦才八品三锻,差距还不小。”

  “加上你老师,两人战她,差不多。”

  唐峰笑道:“女武者本就不多,双方各有胜负,我们现在也很少插手她们的战斗。地窟那边也在练兵,方平,现在战起来比以前可要狠多了,我是说地窟。”

  说到这,唐峰还是有些凝重道:“地窟这边,现在不比以前,以前怕死,现在也不是不怕死……可高层的压力,加上外域一些擅战的强者进入禁区,现在战斗起来,也是死拼到底!

  这事我正想说几句,这么下去,地窟恐怕会有年轻一代要证道了。

  一些真王的后裔,现在没了真王护佑,厮杀起来,那也是格外的拼命。

  桦王的那个后裔桦禹,也进入九品境了,对他,我们这边也不知道是该杀还是如何,战斗起来有些束手束脚……”

  方平沉声道:“大战之中,哪有情分可言!该杀就杀,不用考虑太多!”

  唐峰点头,又道:“还有黎渚的儿子黎桉,也晋级九品境了,也开始参与一些边境的战斗。以前的天植王庭左帅花齐道,短短时日,晋级了九品九段,恐怕有希望证道。”

  “花齐道……”

  方平眼神微变,很快道:“花齐道要证道了?”

  唐峰沉声道:“不错!这事已经通报了吴校长,校长说,会安排几人伏击他!可能苏家的二祖要出山,斩杀花齐道证道!

  花齐道恐怕也不会避战,若是战胜了苏老祖,也许也有希望证道成功!”

  苏家二祖苏云飞,本就强大,之前排名比吴奎山还高的多。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就缺一个同阶中的强者了。

  花齐道这时候风头大盛,吴奎山安排苏云飞去伏杀他……两人也许会诞生一位绝巅出来,另一人……死亡的概率极大。

  方平瞬间没了继续聊下去的心思,面上带笑,微微点头。

  下一刻,告别了唐峰,迅速朝天部议会室走去。

  ……

  大会议室。

  此刻只有三人在。

  吴奎山,李老头,李德勇。

  方平进门,不等他们开口,便沉声道:“安排苏云飞伏杀花齐道?”

  吴奎山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是!苏家二祖击杀了花齐道,证道概率极高!”

  方平皱眉,低沉道:“你知道的!”

  “我知道!”

  吴奎山沉声道:“可那能怎么办?放任花齐道成长下去?怎么可能!花齐道在禁区深处折腾就算了,现在他参与了御海山一线的战斗,昨日,花齐道在御海山和方羽大宗师交战!

  方羽不敌,被花齐道斩断了双臂,击溃了金身,若不是北宫团长及时救援,方大宗师这次就要被斩杀在御海山!

  方平,这可是人族的老牌大宗师,镇守了西山地窟数十年,王战之地一战,差点就步了范老的后尘!

  范老战死在了王战之地,没能看到人类的辉煌,是我一直后悔的事,难以接受。

  而今,这些坐镇地窟的大宗师们,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

  方平……坐镇地窟几十年,一人独自面对地窟十多位九品强敌,他们谁不值得敬重?

  差点就死了!

  花齐道既然要斩杀方羽,那我就要让苏云飞前辈去伏杀他!”

  李德勇脸色复杂,也不说话。

  李老头也难得有些不果决,一言不发。

  方平沉声道:“你知道他的情况!他和苏前辈交手,最大的可能是被苏前辈斩杀,苏前辈证道,他死!”

  方平吐气道:“若是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

  “知道了如何?”

  吴奎山冷静道:“放任他成长,这不是人类该做的!地窟的意思,也是让他在战斗中晋级,明知道击杀方羽,必定会引起人类报复,他还做了,这代表这是地窟的意志!

  人类这边,安排人伏杀他,地窟显然也清楚。

  他们就是要养蛊,活下去……那就是下一个绝巅!

  死了,那就死了好了。

  这时候人族没强者去参战……方平,你要送其他人去送死吗?”

  吴奎山冷声道:“伏杀花齐道,最少也要九品九段的强者去,你想让谁去送死才好?”

  方平咬牙,半晌才道:“接他回来!”

  “不行!”

  吴奎山沉声道:“哪怕他战死,现在也不能接!这是张部长安排的,你接他回来……说实话,他什么情况,除了张部长,你清楚吗?

  若是他还没背叛……他若是成功了,证道绝巅,打入敌人内部,那就是我们最大的成功!”

  方平没好气道:“我用得着吗?打入内部又如何?撑死了知道一些秘密,临阵叛变,能伏杀一位帝级就撑死了,我缺杀帝级的机会吗?”

  吴奎山平静道:“杀帝级……当初他打入进去,张部长的目的恐怕只是针对一些绝巅,能杀帝级的话,那就是最大的成功!何况,有些事,的确需要他来做……”

  “那现在杀了他,做什么?”

  “他也未必会死。”

  “那苏老死了你负责?”

  吴奎山皱眉道:“那你说怎么办!”

  放任下去,也会很快会有人族九品强者死在花齐道手中。

  不放任,那就要死战。

  方平想了想,半晌才哼道:“张鹏不是晋级九品了吗?”

  “你疯了!”

  吴奎山没好气地骂了一句,李老头都忍不住骂道:“那你还不如把他接回来!张鹏刚晋级,若是能战花齐道……你信?若是花齐道狠了心,大义灭亲,真把他干掉了……老张回来了能弄死你!”

  亏这家伙敢想!

  把人家儿子送过去!

  张鹏真要死在了花齐道手里,老张回来了,绝对不会和方平善罢甘休!

  方平沉吟片刻,想了想才道:“也是……老张要是知道了,大概真会找我麻烦。算了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实在不行……我冒充一位九品强者,去战他!”

  “这倒是个好办法!”

  吴奎山点头,方平冒充一位九品强者,去战花齐道,方平什么实力,装死都没人知道。

  哪怕不装死,战胜了花齐道,留对方一命也没难度。

  吴奎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很快道:“今天找你来,不是说他的事。禁忌海那边有动静了!”

  “什么动静。”

  吴奎山招呼他坐下,开口道:“有人给人族下了战书,要挑战老李。”

  吴奎山看了一眼李长生,迅速道:“对方实力不弱,是帝级强者!要求独战……”

  方平骂道:“滚他大爷的!谁,我去弄死了事,帝级也敢逞威了?还独战……李老头才突破几天,给他脸了?”

  吴奎山轻声道:“对方这么说,自然是有些资本的。这一次,有消息传来,对方一行人不少,有多道帝级气息,虽然没表明态度……可意思很明确,不独战,那人族就要多这一方敌人!

  非但如此,对方自称来自封天一脉,只是这一代的传人而已。

  背后……最少也站着圣人,甚至……天王!”

  吴奎山也有些憋屈,无奈道:“不战,那可能就要多一位天王级敌人!如今,人族可不是天王对手,除非你说的那位铸神使出山。

  对方这是阳谋,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

  方平脸色冰寒,“人族什么时候受过威胁?他算老几?天王怎么了,我见过的天王多了,哪怕不敌,那也敢战!

  什么狗屁封天一脉,九皇后裔我都敢杀,何况这没听说过的狗屁玩意!

  禁忌海是吧……今晚我找个时间,隐藏了气息,过去伏杀了他!

  天王……现在一个天王敢出来吗?

  我喊上几人,围杀了他了事!”

  方平开始盘算开了,天王,不知道是破几的天王。

  破六的天王,五位圣人有希望战胜,击杀的话……那可能需要多一点。

  自己,蒋昊,天木,雨薇,风云,再喊上林海、龙宇、彩蝶这几位试试,八位圣人级强者,干掉一位破六的天王,应该有希望的。

  “别冲动!”

  吴奎山无奈道:“你把地窟的九位圣人无视了吗?这阶段和对方起了冲突,一旦地窟这边突然杀来……你考虑过后果吗?”

  方平冷冷道:“考虑过!可此例不可开,这就和当年地窟一样,用他们三倍五倍的强者战我们人类强者,你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

  今日妥协了,李老头不敌,被杀当场!

  明日,就有人敢出来独战你,你不敌,再被杀,钝刀子割肉,我好不容易让人族站起来了,马上又得跪下去!

  对待这种人,就一个字,杀!

  哪怕损失再大,也得杀了他!

  这时候,只斗狠,不妥协,不认怂,不低头!

  哪怕战死,那也要战他!”

  “我知道,我知道!”

  吴奎山叹道:“真要这么简单,那我也不会找你了,老李也不会有想法,要去赴约。”

  吴奎山想了想道:“封天一脉……也许有些复杂。极道神岛的林海圣人,很少会和我们主动联系,今日却是让人传信……此事有些麻烦。”

  “林海圣人?”

  “不错。”

  吴奎山轻轻吐气道:“是林海圣人!他说,封天一脉,和极道一脉关系匪浅,很复杂!他……恐怕不会和人族并肩作战,人族真要有想法……也不用去找他。

  还有,让我告诉你,最好断了伏杀封天一脉传人的心思,若真是那人还在,伏杀对方……也许是人族自取灭亡。“

  方平面色阴沉,自取灭亡?

  林海不会故意吓唬自己,他之前说,只帮人族一次,那一次也是不遗余力参战。

  极道一脉的传人,胆子不会小。

  也知道方平这边的情况,知道方平也许能拉拢多位圣人,可还是说了这句话,甚至铸神使都被无视了!

  这算什么?

  这突然冒出来的封天一脉,又是什么情况?

  多位帝级忽然冒出来了!

  帝级和圣人,顶级帝级和圣人差距真的没多少。

  圣人杀帝级,难度也极大。

  当日月灵即将晋级天王,还带着神器,杀无名帝尊这位帝级,都是出其不意,费了不少力,这才斩杀成功。

  对方轻易派出了多位帝级强者,这威势可不弱。

  一旁,李老头开口道:“方平,让我去赴约,战他!我虽不是帝级,可帝级想杀我也没那么简单……”

  方平没好气道:“懂什么!杀不了你,对方围杀了你!围杀完了,说他们实力强大,你被杀就被杀了,可你要是杀了对方……搞不好老古董就跑出来了,说你敢杀我后人,弄死你!

  我太了解这些老乌龟的性格了!

  杀别人行,杀他们的人不行。

  打了小的,老的马上到!

  这些人连地窟的武者都不如,地窟这边虽说也霸道,可好歹还讲点规矩,他们这些人,唯我独尊习惯了!所以到最后,要不你死了人类不追究,要不就是老古董必须出来。

  正因为知道他们的性格,我才不会妥协!

  独战,单挑……扯什么淡!”

  方平盘算了一下,开口道:“我去问问情况,实力太强的话,我去忽悠一阵,看看能不能忽悠住。实力弱的话,要是只有破六实力……我想办法弄死他!

  看菜下碟,敌意真的要很深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说罢,方平敲了敲桌子,“看看能不能祸水东引,这新出来的封天一脉倒是霸道的很,敢说这话,不是自信就是张狂!

  对付这种人,我有经验。”

  方平对付这些后台强的家伙,还是有一套的。

  说完,方平问道:“还有别的事吗?”

  又补充道:“等我消息,不许擅自行动!警告你们,绝巅之上的行动,必须要告知我!擅自行动,死了我也开革你们,列入人族叛逆名单!”

  吴奎山和李老头都是无奈苦笑,也不多说。

  李德勇接话道:“还有点事,如今南域这边战斗没以前多了,吴部长和我的意思是,让一些人入驻其他三大域,帮助其他地区的人类战斗。”

  “可以!”

  方平点头,这次他巡视四大域,的确是南域的战斗最少,被杀怕了!

  南域的强者,被方平前前后后杀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一些人,也都逃到了禁区中。

  其他三大域,损失不大,现在还是他们占据了绝对优势,人族只能防守,进攻倒是极少,很容易被围杀。

  见他点头,吴奎山倒是松了口气,“你现在有点人王的度量了,我还以为你会拒绝。”

  方平无语道:“怎么会!六大圣地的领袖融道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人族内部再有任何内讧,恐怕人族真要败!

  现在能杀的各方胆寒,就因为我们齐心协力,要不然……早就败了!”

  吴奎山笑了一声,很快还是正色道:“这次小心应对,别鲁莽行事!张部长他们没回来,这时候真要招惹出了天王……麻烦太大了!”

  方平点头,这事他也知道。

  没再说什么,很快,方平撕裂了虚空,离开了此地。

  他一走,李老头沉声道:“还是做好准备,这两日我要闭关!对方来势汹汹,敢喊出让我独战,肯定是有把握的。”

  吴奎山点头,轻叹道:“方平性格很刚,这是好事,可也是坏事,容易冲动。人类不是说非要妥协,可有时候……不得不为之!

  现阶段,一旦真的招惹到了天王,联手地窟,你觉得还有几位圣人会帮我们?

  尽量……保住性命吧!

  你我比他年长,有时候……得多想点,他可以强势到底,我们不能,人王不可败,我们可以,知道吗?”李老头点头,淡淡道:“真要无法拒绝,那就我独自去战,找个没人的地方……战他一场!战死了,就说我擅自行动。”

  “别太着急,等方平有了消息再说,那个铸神使,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出手。”

  “知道。”

  两人对话,一旁,李德勇叹息,刚叹完,吴奎山忽然一巴掌拍了出去,打的他一个趔趄。

  李德勇都懵了!

  吴奎山骂骂咧咧道:“叹什么叹,滚蛋!老李六品你九品,他绝巅你九品,你九品方平还没习武,老资格的九品了,算是李司令的嫡传学生,张部长孙子都九品了,你连他孙子都不如!

  不,你连战王的多代孙子都不如,人家蒋昊都九品了!

  蒋超那混吃等死的家伙,听说都到了八品三锻,你呢?

  还军部代理部长……醒醒吧你!

  我们在商量大事,你一个九品好些年的家伙还在叹气,看着就生闷气!”

  “……”

  李德勇差点气死。

  这能怪我?

  你们太变态了!

  我九品也没多少年吧,十年的样子,很厉害了好不好。

  你非要拿我和变态比!

  还他么打我……我不要脸的吗?

  李德勇环顾一圈,还好,没人看到,要不然今天就和吴奎山拼了,我九品的时候你才七品……

  算了,不提也罢,提了伤心。

  李德勇也是无奈,他是李振的嫡传,老张的半个学生孔令圆晋级了绝巅,老张的孙子晋级了九品,他儿子……这次也有希望晋级绝巅了。

  比起来,李振这一脉,好像是后继无人。

  倒是李振的孙子李逸铭,这两年进步飞速,可也没晋级九品,差了不少。

  李德勇无奈,心中委屈,非要拿我和一群变态比。

  我有什么办法?

  吴奎山在他身上出了气,心情好了不少,这才道:“还愣着干什么?花齐道那边你先顶上去,没那么容易被杀,尽量别正面厮杀就行,先撑着,等方平有时间了再说。”

  李德勇无奈道:“我……也是军部的一把手……”

  吴奎山瞥了他一,直接无视了他。

  你没到绝巅,那就赶快滚蛋,废什么话。

  李德勇愈加无奈,魔武一系掌权了,现在很嚣张啊,李司令不给力啊,你证道了天王,我们也跟着沾点光嘛!

  ……

  与此同时。

  方平再次进入了镇星城小世界。

  铸神使有些不耐烦,这小子知道了这地方,三天两头的来,烦不烦!

  真把自己这当动物园了?

  天天来参观?


  • 上一篇:第1132章 选择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134章 幕后黑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