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封天一脉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禁忌海,广袤无边。

  无论你走多远,好像都看不到海的尽头。

  三十三仙岛,号称海中所有势力,然而,三十三仙岛,最远的一个仙岛,距离海岸线也不到50万里。

  听起来极为遥远,然而对强者而言,帝级强者便可轻松撕裂空间,一步千里。

  几十万里,不计代价的话,很快也可以赶到。

  圣人、天王赶路更快。

  有人曾深入大海深处,却是危险无比,依旧难以看到边际。

  就在猫树回归的这一日,地窟重建天庭的这一日。

  大海深处。

  一处宛如仙境的岛屿,若隐若现,浮现在大海之上。

  仙岛之上,鸟语花香。

  飞禽走兽,自由自在地游荡在岛屿之上。

  巨大的仙岛中,时不时的可以看到一些人飞天遁地,宛若神仙,好不逍遥。

  一处无人发现的海外仙岛。

  一处不在三十三仙岛行列中的仙岛。

  ……

  岛屿中央。

  一处花团锦簇的地界,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水中鱼儿游荡,好不自在。

  悠闲!

  环绕四周的小湖,湖水微波荡漾,一处楼阁之中,一位青年男子手持鱼竿,在钓鱼。

  身后,两位年轻女子,一人持扇轻轻为男子煽风。

  一人正在煮茶,茶香四溢。

  青年面带微笑,注视着水面,忽然手提鱼竿,下一刻,一条金色小鱼被钓出水面。

  就在这时,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见过公子!”

  两位侍女,微微躬身问候,来人也是青年,看起来年纪不大,脸上带着一些桀骜之色,年轻,是真的年轻,而非老古董保持年轻相貌。

  “师尊!”

  刚到的青年,喊了一声,站在钓鱼青年身后,一脸恭敬。

  钓鱼青年,也不回话,将鱼竿收回,又将金色小鱼放入身旁的竹篓中。

  弄完了这一切,这才回头,笑道:“殒灭来了,坐。”

  钓鱼青年说着,又笑道:“你有口福了,刚钓了一条灵龙鱼,待会为师亲自下厨,保管你吃的吞舌头。”

  青年急忙笑道:“师尊亲自下厨,徒儿的确有口福了,师尊很久没下厨了。”

  钓鱼男子笑了一声,招呼他坐下,侍女开始倒茶。

  茶香四溢!

  灵气席卷,半空中形成一股小小的灵气旋涡,钓鱼男子微微蹙眉,倒茶的侍女脸色微变,青年殒灭见状连忙道:“还是徒儿来吧!”

  话落,起身,亲自为钓鱼男子斟茶。

  这一次,空中灵气旋涡消散,丝毫不曾外露,灵气内敛,茶杯中,茶水金黄色,恍如普通茶水。

  钓鱼男子微微点头,轻笑道:“不错!喝茶,也是一种修炼!修炼一道,千变万化,却又万变不离其宗!”

  “境界强弱,不重要。”

  “与修者而言,力量的强弱,肉身的强弱,灵识的强弱,这些是基本。”

  “基本之上,第一是力量的掌控。”

  “第二是功法的组合。”

  “第三是兵器,装备。”

  “第四是战斗经验,胆魄,策略……”

  钓鱼男子依旧笑容满面,“殒灭你斟茶之时,力量不曾外泄,灵茶之灵气被控制在其内,力量掌控一关,已经足以出师。”

  殒灭谦逊道:“师尊过誉了!徒儿还有很多不足之处。”

  “还不错。”

  钓鱼男子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接着轻轻摆手,两位侍女躬身退下,步伐轻盈,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等她们走了,钓鱼男子淡笑道:“大争之世,人人都在争!人间在争,地界在争,无人不争!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悠悠八千载……”

  钓鱼男子一声轻叹,无比唏嘘,眼神沧桑,缓缓道:“该到终结的时候了!”

  殒灭认真倾听,见男子不说了,这才轻声道:“师尊,这一次是真正的大世吗?”

  “是。”

  钓鱼男子起身,看向岛外,喃喃道:“每一次,都有大世降临的感觉!混乱时代,乱天王出世,我以为大势到了!”

  “妖皇神朝时期,神朝一统,我也以为大世将至!”

  “百家争鸣之时,我再一次以为大世降临!”

  “可都错了!”

  男子唏嘘,摇头道:“那几次,皆有人崛起,然而……却没到那个地步,这一次不同!该出现的都出现了!”

  男子轻笑道:“蛰伏多年的镇天王,藏身多年的鸿宇,已经陨落的天狗,当年就死去的石破,天界坠毁前陨落的至强者猫宫总管,大隐隐于朝的黎渚,藏身人间的莫问剑……

  除了他们,四帝转世身,人间的武王张涛,现在的人王方平,苍天宠儿的苍猫……”

  男子说了一人又一人,感慨道:“三界自本源开辟,精华都在这一时代了!这次还不是,那就没有下一次了!这一世,必有人成皇,甚至是……开辟新道!”

  最后四个字,男子说的虚空颤动!

  殒灭也是口干舌燥!

  开辟新道!

  自三万年前,本源大道开辟,初武落幕,本源道便是这个时代的唯一道!

  都在走本源!

  本源道成为了三界唯一道,最强道,人人都想证道本源。

  而今,师尊却是说,可能有人会开辟新道。

  一道更比一道强!

  若不是本源强于初武,本源也不会取代初武,成为三界唯一道,更不会有九皇四帝诞生。

  然而,自三万年前大道开辟,到了两万多年前,九皇四帝证道,再之后,足足平静了万余年,三界都没再产生新的皇者。

  八千年前,天界坠落,这才开启了新的篇章,三界由盛转衰,进入了诸强混战的局面。

  “师尊……真的有道比本源大道更强大吗?”

  殒灭口干舌燥道:“本源大道,到现在也没看到尽头,徒儿觉得本源大道已经极强,这新道比本源更强,存在吗?”

  “事在人为。”

  钓鱼男子轻笑道:“初武时期,也没人觉得还有道路比初武之道更强,那些初武领袖,谁不是一代天骄人杰?”

  “可初武和三界的交替期,群雄争霸,一些后起之秀,却是击溃了那些初武领袖!初武没落,成为了过去……”

  男子一脸感慨,“那个时代,九皇还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战四方,败初武,证道皇者!神皇击溃初武武神,于地界证道皇者!

  东皇败初武剑神,斩断初武剑,剑神剑毁人亡,东皇证道于苦海!

  人皇败初武刀神,斩杀之,证道于人间!

  地皇……”

  男子一一叙述诸位皇者的证道之战,愈发感慨道:“先有九皇证道,再有斗天帝崛起于初武大陆,金身境后,转修本源,欲要成为第二位初武证道的霸主!

  可惜……最终没能成为那第二人……”

  殒灭一脸向往,轻声道:“这些皇者和极道天帝,果然都是人中龙凤……”

  “错了!”

  男子摇头道:“他们是人杰,是天骄,可时也命也!乱天王、鸿宇、黎渚、镇天王……这些人真的不如他们吗?那也未必!可他们证道皇者了吗?证道极道了吗?

  没有!”

  男子自问自答,叹息道:“因为时机不对!时运不济,这些人都没能证道成功,所以他们蛰伏,他们等待,等待下一个时机,等待下一次的大道之争到来!

  九皇四帝能在那个时期证道,那下一次……也有人能!”

  男子说了这么多,再次看向殒灭,笑道:“而今,时机到了!这一次,所有人都会归来!争!争一个机会,争一次命!没人甘心,甘心自己会失败!

  凭什么九皇四帝可以,他们不可以?

  他们不比九皇四帝差,所以,他们不甘心,不愿意,这一次都会全力一搏!”

  “师尊,您也有机会……”

  殒灭看向男子,轻声道:“您这次要出山了吗?”

  男子笑道:“会的!为师也会博一次!不单单是为师,你,你的几位师兄弟,都有机会!”

  男子眼神深邃,将茶中水一饮而尽,“为师等了很久了!也做过多次试探,试验了很多次……殒灭,你的师兄,有人和当代人杰争锋,不敌而死,战死在三界。

  有人取而代之,成为一代人杰,时代宠儿!

  原本,为师想的是取而代之,可后来发现……未必需要如此!”

  男子脸色平静道:“也可以斩杀这一代的天骄,聚无敌之势,汇天地气运,成全自身,证道无敌!为师已经收到消息,此代,人间走出了多位种子,至强者的种子!

  武王张涛,证道天王境!

  人王方平,证道真神境,却是具备圣人战力。

  这二人,此代的绝世种子,另有长生剑客李长生,若说方平二人为九皇,他就是新一代的四帝候选人!

  殒灭,这一次,你该出师了!

  先诛李长生,再杀地界枫王、槐王,灭海外仙岛洛羽、月无华、龙轩……

  斩北皇一脉灵潇,聚无敌之势,战冥王,败之,再战人王,诛之,再诛武王……”

  男子看向自己的徒弟,眼神深邃道:“若是击杀了武王,你便能成就至强!你我师徒,再战三界,此代必能成道!”

  殒灭咽了咽口水,很快,轻声道:“师尊,那四帝转世身……”

  “他们……”

  男子闭眼,沉吟片刻,轻叹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为师曾学道与四帝门下,自有一番情分……然大道之争,残酷无比!

  四帝……还未成长,等!

  等他们成长起来,为师亲自出手,自与他们有一番了结。”

  殒灭没再询问,只是略有踌躇道:“徒儿现在只是初入帝级,一旦斩杀其他人,人王方平已有圣人战力……”

  “帝级?”

  男子轻笑道:“我之一脉,岂是他人能懂!为师学道与灭天帝门下,论战力,霸天帝强于灭天帝,却是屡战屡败,从未胜过!

  霸天帝肉身之强,哪怕初武领袖,也未必就稳胜他!

  然而,却是屡屡败于灭天帝之手!

  可知为何?”

  殒灭沉吟道:“师尊曾说过,极道缺陷明显!哪怕四帝,也是如此。霸天帝肉身虽强,灵识却弱,寻常武者难以利用其缺陷,可灭天帝却是屡屡胜之,在于灵识强大,强行封锁霸天帝之本源……

  无本源增幅,霸天帝自然逢战必败!”

  “不错!”

  男子笑道:“这就是灭天帝一脉的强大之处!当然,封印本源,也非易事!九皇四帝,算是同阶强者,13位同阶强者,灭天帝唯一能封印的唯有霸天帝!

  九皇灵识虽不如灭天帝,却是中规中矩,无短板之说……

  其他人也难以封印霸天帝,唯独灭天帝……是霸天帝的天敌,两人交战,霸天帝逢战必败,霸天帝并非13人中战力最弱的无敌强者,却是从未赢过灭天帝……这恐怕也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

  殒灭听到这,急忙道:“那徒儿是否可以封印人王?”

  “方平乃是后起之秀,本源只是初证道真神,不管他有何特殊之处,灵识不如你,你就有把握封印他之本源!”

  男子看向殒灭,“不过他九锻金身晋级,晋级便有圣人之力,基础也极强!为师之所以把他排在后面,就是提醒你,哪怕封印了他的本源,他战力也不会弱,也许接近帝级战力!

  你记住了,灵识比你强大的,你难以封印对方,灵识不如你的,封印本源成功机会很大。

  但是也不得不防,考虑好失败的后果,不可盲目自信!”

  殒灭点头,“徒儿灵识比寻常帝级强很多,堪比那些圣人,和寻常圣人交手,徒儿也不惧之,只是……人王毕竟有屠圣之威,徒儿才有些忌惮。”

  “忌惮并非坏事!”

  男子笑道:“人要有敬畏之心,但是畏而不怕,这才是修道!若无十足把握,不要轻易和方平交手……”

  “徒儿知道了!”

  “那明日,你便出山吧!”

  男子说了一句,很快,手中浮现一枚印章,一副铠甲,一杆大枪,“这是为师赠你的出师之礼!圣人令,锁虚空!

  灵圣甲,护肉身。

  屠神枪,灭强敌!

  明日走时,再带八位护山神兽一起出行……”

  “师尊!”

  殒灭急忙道:“徒儿自己出岛即可,护山神兽在,徒儿也失去了历练的机会……”

  男子淡笑道:“它们不会出手,除非你遭遇生命危机!记住了,所谓依仗,在于自身!你若是不去想,便会坚定自身,而非一味脱离这些,才是磨练。”

  “徒儿明白了!”

  应了一句,殒灭接过三件圣兵,有些欢喜,又道:“师尊,那此次徒儿出山,可否自报家门?”

  男子淡笑道:“无妨!封天一脉,久不出世,也无几人知晓。大争之世,殒灭你出山,打出封天一脉名号,就当为封天一脉扬名了!”

  “徒儿谨记,定不让封天一脉落了名声!”

  殒灭有些期待起来。

  男子不再教导,笑了一声,看向竹篓,笑道:“来帮为师杀鱼。”

  “是!”

  所谓的杀鱼,没那么简单。

  殒灭单手探入竹篓,下一刻,竹篓中,那条金色小鱼,陡然张大嘴巴,一口朝他的手咬去。

  殒灭轻哼一声,一掌拍去,火星四射!

  就在这时候,金色小鱼尾巴陡然胀大无数倍,如同龙尾,一尾扫来。

  轰隆一声巨响传出!

  殒灭手指之上,出现一道血痕。

  殒灭好像有些怒了,偷偷看了一眼男子,觉得有些丢人,自己居然杀条鱼都这么麻烦。

  “封!”

  就在这时候,殒灭一声冷哼,虚空动荡,一座仿佛来自远古的门户从虚空中降临!

  轰隆一声!

  门户降落,落入竹篓中,瞬间进入金色小鱼体内。

  原本强大无比的小鱼,气势忽然滑落了一大半!

  这一刻,殒灭轻哼一声,单手将小鱼抓入手中,巨大的手掌,捏的金色小鱼不断惨叫,很快传出人声:“大人饶命……”

  殒灭好像没听见一般,手指甲尖锐无比,瞬间划过小鱼腹部。

  撕拉一声!

  小鱼被开肠破肚,露出了里面晶莹剔透的五脏六腑。

  殒灭另一只手中出现一个水晶瓶,倒出了大量的液体,冲洗小鱼的五脏六腑。

  接着,手中又出现一柄细刀,开始刮鱼鳞。

  金色的鱼鳞掉落,小鱼传出了凄厉的嘶吼声。

  殒灭余光看了一眼默默看着自己,不动声色的男子,精神力再次爆发,将小鱼彻底封印,不再传出声音。

  男子好像没看到似的,继续看着他处理灵龙鱼。

  直到殒灭将小鱼鱼鳞刮了个干净,五脏六腑冲洗了一遍遍,又要出手镇灭它的本源气机,男子这才笑道:“不用杀,鱼,要吃新鲜一些的!活着的,下锅之后,味道才会鲜美!”

  “灵龙鱼,也就而今多了一些,上古时期,哪怕为师也很难吃到一次……”

  殒灭知道其中的典故,上古时期,这种鱼味道鲜美,差点被一只猫吃了个干干净净!

  谁也别想吃一口!

  谁钓了这种鱼,不给猫吃,灵皇能打到你家门去!

  男子又感慨道:“昔年,在灭天宫之时,但凡有师兄弟捕捉了灵龙鱼,必须要送予那只猫……而今,时过境迁,那猫……也没昔年之霸道了!”

  殒灭一边处理灵龙鱼,一边笑道:“师尊,那猫而今也只是帝级实力……”

  男子轻轻摆手,“勿要招惹那只猫!那只猫,不同寻常,虽只是帝级,可封天一脉……恐怕难以封印其大道,昔年,九皇出手,也不曾封印它之大道!

  帝级……那就是帝级,你未必是其对手。

  而且,猫强的不单单是实力,记住了,遇到了,尽量避开一些。”

  “徒儿知道了。”

  “也不要直呼其名,猫就是猫,不提其名,奈何不得你。”

  “徒儿知晓。”

  男子点点头,笑道:“不提它,这猫,自有人会出手对付!初武一脉还未彻底灭绝,灭猫,上古失败了,而今却是未必。”

  “灭猫……”

  殒灭看向男子,男子淡淡道:“迟早的事,当然,有人灭,有人会保!看看吧,这猫能不能灭,灭了之后,是否会影响本源万道,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一些人恐怕不愿去赌……”

  “师尊,猫若是死了,我们的本源大道真的会被撼动吗?”

  男子沉吟片刻,笑道:“未必!有人虚张声势罢了。灭天帝曾说过,大道足够强,足够坚固,猫死了,也不会影响什么。一些徒有其表之辈,也许会大道崩碎,那些人,死了便死了。”

  殒灭了然,没再担忧这些,显然自觉自己大道坚固,不会受到影响。

  ……

  师徒二人,开始烹饪灵龙鱼。

  一条绝巅境的灵龙鱼。

  被封印了本源的绝巅妖族,也不过寻常,岂是这师徒二人的对手。

  岛屿之上,很快传来了鱼香味。

  一些妖族,低声嘶鸣了几句,很快又恢复了安静。

  ……

  同一时间。

  禁忌海中。

  一处天界碎片,隐藏的极深的天界碎片中,虚空裂缝纵横。

  一些残破的殿宇,摇摇晃晃,好像随时要毁灭。

  一处相对完整的殿宇之外,一人站立,手持长刀,背负长弓,满脸淡漠,看向残破的殿宇。

  王金洋!

  从南江地窟离开,一直不见踪影的王金洋。

  前方的殿宇,上方悬挂了一块牌匾,也很残破。

  “霸……”

  王金洋看了一眼牌匾,好像认出了一点,轻声道:“霸天帝的行宫吗?好像不是……是他一脉的传承者建立的……”

  说着,微微摇头,有些好笑道:“他有传承吗?教导了几人,丢下功法,人就不见了,徒弟找他,得遍寻三界,去霸天宫找他还不如去灭天宫,概率更大一些。”

  霸天帝的几个挂名徒弟,想找这位师傅,那得去灭天宫碰运气,因为灭天宫那边,霸天帝经常去。

  至于他自己的霸天宫……百年都未必能蹲到一次,也是来去匆匆。

  说罢,王金洋踏步进入。

  残破的大殿中,几乎没什么东西留下。

  王金洋也不在意,四处看了一会,很快,看到了大殿中央那尊有些残破,却是依旧霸道无边的雕塑。

  趾高气扬!

  雕塑雕刻的人影,身着铠甲,昂着头,举着拳头,有些炫耀的样子。

  王金洋看了一会,笑了笑,上前一步,忽然探手拍了拍雕塑的脑袋,笑道:“霸天帝……借你玉骨之力用一用!”

  话落,一拳击破雕塑的脑袋。

  手上瞬间血肉炸开,露出了森森白骨,恐怖异常。

  王金洋好像没看到,此刻,雕塑被他击碎了脑袋,露出了内部的一根玉色长丝。

  王金洋探手抓住了长丝,长丝挣扎起来,锋利无比,瞬间切割的他手中骨头嘎吱作响。

  “人都死了,留下一根头发,也想击溃我吗?”

  王金洋笑了起来,“头那么铁,别不是拔掉了所有头发导致的吧?你到底给多少人送了你的头发,也是够了!”

  说罢,又忍不住自说自话,笑道:“当初方平就不该忽悠秦凤青,忽悠你拔光了头发大概也没问题。”

  话音落下,低喝一声,气血大盛,强行将玉色长发擒拿!

  接着,气血将头发包裹,好像在抽离什么。

  一瞬间,一股澎湃无比的力量从头发上爆发,王金洋咬牙,将这股力量强行纳入体内。

  砰!

  肉身炸开!

  王金洋不管不顾,继续吸纳这股力量。

  “错了……哎……极道……极其一道……肉身之力,那是别人的道……”

  脑海中,好像有无形之音响起。

  王金洋不动声色,也面不改色,缓缓道:“我的道,我来走!已死之人,无需指手画脚!”

  声音消散,再无声音响起。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