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猫树回归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灵皇道场中。

  就在地窟重立天庭的这一刻,镇海使几人身体微微一震。

  下一刻,之前淡定的镇海使,忽然脸色冰寒,语气森然!

  “好大的胆子!”

  镇海使暴怒!

  何止它,此刻,另一方,乾王气机爆发,震撼虚空,一朵七瓣莲花升起,声音冰寒无比,“大胆!竟然有人敢重立天庭,夺我正统之位!”

  “混账!”

  “找死!”

  巽王,艮王纷纷暴喝!

  那边,坤王也是破碎虚空,一尊仿佛来自远古时代的神佛虚影覆盖天地,喝道:“胆大包天!皇者未出,竟敢重立天庭!”

  “找死吗?”

  “鸿宇,是不是你?”

  坤王暴吼一声,四周虚空坍塌,身后,三大圣人脸色也不好看,有些愠怒!

  那边,二王悄悄退去,不敢说任何话语。

  乱了!

  外界恐怕真的乱了,有人重立天庭,敕封各方,非但如此,还动用了天王印和圣人令。

  剥夺了一些东西!

  唯有他们这些人,才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方平册封力无奇的时候,这些人毫无反应,那是因为方平只是说说,并未触发到什么。

  可现在,九位圣人,动用了圣人令和天王印,简直不可饶恕!

  爆发出破七实力的乾王,此刻不复老好人模样,冷声喝道:“好大的胆子!如此欺我!天界坠毁八千年,天庭始终无人敢立,就因为吾等还活着!”

  “天庭还在!”

  “正统还在!”

  乾王愤怒无比,是的,正统还在!

  本源道的道统势力还在!

  天界毁了,不代表天庭就灭了。

  八王还是八王,三十六圣还是三十六圣。

  那边,天魁圣人也是无比的愤怒,怒道:“天植天命走了,此事定是妖皇神朝复辟,早在当年,妖皇就欲复辟天庭,可忌惮吾等,一直不敢!”

  “当年灭妖皇神朝,也与此事有关,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敢再来!”

  “可恶!可恨!可杀!”

  天魁也怒了。

  一位位天王,都是脸色铁青!

  坤王眼冒寒光,冻结了虚空,环顾四方,森冷道:“鸿宇,你是在找死!混账东西!天庭未灭,你敢重立天庭!”

  众人纷纷看向坤王,那边,黎渚踏空而来,淡漠道:“鸿宇可是当年妖皇?”

  这话刚出,有人嘿嘿直笑道:“是他没错!老夫告诉你们,别看鸿坤愤怒,其实兄弟俩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当年分账不均罢了,这次……难说!”

  镇天王展露行踪,怪笑道:“这一次,也许鸿宇和鸿坤兄弟达成了一致,一起重立天庭!否则,当年都不敢,而今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兄弟俩破八了,肆无忌惮了,都想成皇了,这是要翻天啊!”

  那边,武王撕裂了虚空,也是怪笑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感觉你们要倒霉啊!重立天庭……这是要抓你们回去当奴仆了吗?”

  镇天王哈哈大笑道:“奴仆?那倒不至于!有人重立天庭,这就算了,敕封了新的三使八王三十六圣,动用了天王印和圣人令!

  就如人王道,众生之力反馈,天庭当年为正统,不管三界服不服,多少还是有些作用的。

  受到敕封的天王和圣人,也和天庭关联,也有一些修炼增持作用。

  可现在……哈哈哈,有人重新敕封了那些正统神灵!

  虽然天王印和圣人令没有聚齐,更没有九皇印,可这是要篡位了,哈哈哈……”

  镇天王大笑,看向老张,再次补充道:“理解吗?不理解说的通透点,方平那小子自封人王,其实也剥夺了一些你的机会,懂了吗?”

  张涛笑道:“当然懂!这小子进步飞快,和人王有关,我现在进步倒是慢了……哎!看来有些麻烦了。”

  “何止是麻烦!”

  镇天王再次笑道:“那些新上任的家伙,第一件事要干的就是干掉之前的上任,自己上位,嘿嘿,这下乾王几个老不死的死定了!”

  众人都是冷冷看着两人,看着两人互相配合,刺激自己。

  这俩混蛋,落井下石呢!

  乾王冷漠,环顾四方,语气愈加森冷:“鸿宇,出来!若不是你便算了,若是你……你真以为你可以匹敌三界诸强?你敢逆天行事,无法无天!”

  众人气机爆发,搅动的虚空不断坍塌,都怒了。

  一些人都不再隐藏实力!

  乾王,八王之首,破七了!

  坤王,也破七了。

  镇海使,同样破七的实力。

  这些人,这八千年可不是白活的。

  ……

  那边。

  天极咽着口水,不疯了,真的不疯了,因为有人要疯了。

  天极看着月灵,小心翼翼道:“月灵……我想走了。”

  月灵冷冷看着他,双眼血红。

  天极将手中的地皇剑举起,讪讪道:“给你,我不要了。”

  我怕了!

  要死了!

  月灵不会要帮鸿宇吧?

  可鸿宇一旦是幕后主使,这下子得罪了多少天王强者,这是要人命啊!

  天极真的惊恐了!

  乾坤巽艮四王,天魁这位圣人之王,镇海使这位破七天王,以及三大护教,还有其他几位三十六圣中的圣人也在……

  天极都要打寒颤了!

  太恐怖了!

  这还不是小打小闹,有人剥夺了他们的正统之位,虽说还没成功,毕竟天王们掌管着天王印,圣人也有圣人令在手。

  可这是挑衅,以及争夺!

  众人夺的是什么?

  夺的是成皇的机会!

  如何成皇?

  走本源大道!

  谁是本源大道正统,天庭!

  这就是一条利益链,哪怕天界坠毁,乾王这些人也没说不承认自己是天庭的八王圣人。

  月灵看着他!

  地皇剑都不要了!

  天极一直跟着她,也和地皇剑有关,可现在这家伙连神器都不要了,要走!

  天极见她瞪着自己,苦涩道:“我不要了……你拿走!这剑烫手,除非……除非你不帮鸿宇,要不然,除非我父皇来了,要不然我不干!”

  太恐怖了!

  破七的都好几位啊,这些人太可怕了,哪是他这位刚晋升不久的破六天王可比的。

  破七……其实也是一个极限。

  破八的至强者……并非人人都有机会的,天狗、护猫队长这些人当年破八,其实都有一些特殊之处,有人甚至锻造了玉骨!

  破七,其实就是本源道的极限。

  他哪敢一下子得罪这么多人!

  疯子都不疯了,因为天极觉得,接下来有人会比他更疯狂的。

  月灵眼神血红,咬牙道:“未必是他!他死了,死了很多年了!那人未必是他……就算是他,也不会是他做的!”

  重立天庭,胆子太大了。

  天极干涩道:“难说啊!我当年就听说……妖皇也许就是他!他想成皇,当年妖皇神朝也有重立天庭的心思,现在真的重立了……你能保证不是他?”

  月灵冷哼一声,死死盯着他,“还没确定,你不许走!”

  “我要走。”

  “你敢走,你走……本宫追杀你到死!”

  “你不讲理……”

  天极气急,这不是不讲道理吗?

  月灵哼了一声,讲什么道理,不过很快又道:“先找到他,若是……真的是他,你可以走。”

  天极松了口气,接着看向远处,“那我们单独行动,别和这些人一起,我怕……”

  他怕一起遇到了,到时候这些人直接出手,他是出手呢还是不出手?

  太纠结了!

  现在的天极,只想出去……

  出去,还有个新天庭存在,他又有些担忧了。

  天王也危险啊!

  ……

  灵皇道场中,乱成了一片。

  镇星城,小世界中。

  铸神使再次摇头,够乱的!

  真要是鸿宇干的,这家伙果然不愧是他评选的十大风云人物之一,够胆魄。

  这时候,重立天庭,敕封各方,虽说得罪的人多,可接下来,一旦如人族这样,得到了认可,那些人都会有一个进步的。

  一群圣人,也许会出不少天王的。

  “越来越有趣了,到了这关头,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铸神使再次摇头,接着又叹道:“铸神使都被遗忘了……可惜了,也够看不起我的。”

  敕封了三使,就是没铸神使,难道不知道老子是和三使一起受天庭敕封的吗?

  还是觉得自己就在三界中,不敢现在得罪自己?

  “看不起我!”

  老头子自顾自地生着闷气,也懒得掺和,算了,让他们去斗吧。

  ……

  三界,看似平静,却是乱成了一团麻。

  而此刻,方平也收到了消息,却是没太在意,管你天庭不天庭的,和我无关。

  ……

  地窟重建天庭,对大部分人而言,并没有特殊的感受。

  上古已经成了传说,九皇四帝太久太久没有出现,低层次的武者,早已遗忘。

  哪怕有传言,四帝转世,可到底是不是都不确定。

  基于此,除了引起了那些老古董的愤怒,倒也没太大变化。

  眨眼间,4月快要结束了。

  三界难得和平了一段时日。

  人类这边,也是欣欣向上,一位位武者进入地窟,小规模战争还在爆发,却是已经不再引起太大的关注。

  这一日。

  地窟外域。

  南七域。

  南七域,魔都地窟,这段时日也有小规模战争爆发,在御海山方向爆发。

  以御海山为界限,时常会爆发一些战斗,人类和地窟,在御海山争夺控制权,包括一些矿脉的归属权。

  当初的希望城,早就成了猫宫。

  可惜,猫宫建成之后,苍猫再也没有来这座城市居住过。

  说好了找到了困天铃就回来,可困天铃一直找不到,苍猫也很无奈,虽然亲眼看到过很多次,现在就在假天坟那边堵门,可不是没拿到手吗?

  于是,苍猫主动遗忘了要回南七域的事。

  公涓子都跑了,括苍山都被毁了,还回来干嘛。

  海岸线,如今也是人类防御的目标。

  当年只需要防守御海山方向的敌人,而今,却是不得不多加了一道防线,防守禁忌海的敌人。

  坐镇海岸线的强者,是来自魔武的几位九品。

  海岸线上,一排排的能源大炮对准了大海,只露出炮口,这些能源巨炮,已经动用过多次。

  不少海上妖族想登岸,几次都被人类击溃,能源炮建功不小。

  就在今日,几位九品还在坐镇的时候。

  海中,一道人影闪烁。

  猥琐,是它的标志。

  老者哪怕到了绝巅,也是弓着腰,瘦瘦小小的,眼神四处乱晃,好像随时准备跑路一样。

  “到这了……”

  看着远方岸边那座城市,看着那大猫一样的城市,老者情不自禁地打了个颤,自己这算不算羊入虎口?

  “真要去找它吗?”

  老者一脸的纠结,真要去找猫?

  当年自己好不容易趁着它睡着了,逃离了猫宫,现在又主动回来了,是不是太廉价了?

  “它怎么也不来找我!”

  老者有些不忿,你倒是来找我啊!

  找我,我回去了,多少有台阶可以下。

  你又不找我,我自己回去了,多没面子。

  老者正是猫树,最近它觉得日子没法过了,前两天,藏身一处小岛,哪知道隔天小岛附近就复苏了一位强者,一复苏,看到它,那是眼神雪亮的吓人。

  这刚复苏,当然需要本源气,稳固本源。

  猫果,鼎鼎大名,谁不知道。

  难得遇到了猫树单独出来,不吃它吃谁。

  猫树跑了半天,趁着对方刚复苏,境界还不稳固,总算是跑了出来。

  可它真的没办法了,谁知道这大海中,还有多少强者在复苏。

  这么逃下去,不是办法。

  带着纠结,猫树很快出现在了海边。

  它一出现,海岸线上,多位九品出现。

  郭圣泉喝道:“来者何人?此地是人族领地,战略要地!若想去地窟禁区,走原本界域之地所在区域,通行御海山!”

  人类也不是霸道的真不给任何人通行。

  现在的强者很多,人类也只是防守自己的区域,海中强者若是想去禁区,必须要走外域,人类也放开了界域之地所在区域的封锁,强者可以走那边通行。

  猫树有些纠结,没动弹。

  这下子,郭圣泉几人有些警惕了,再次喝道:“来人通报姓名!若有要事,我们通禀人王,再给前辈答复!”

  敢一个人走禁忌海,十有八九都是绝巅境。

  寻常的八九品武者,走禁忌海,很有可能走不出千里,就被那些妖族给撕碎了。

  这人既然到了这,因为禁忌海有隔绝气息的作用,他们也很难分辨来人实力如何。

  这次,猫树不再纠结了。

  别闹出了误会,真让那位屠圣的人王来了,那就麻烦了。

  它想低调一点回去,不想先遇到人王……因为据说人王很贪财,看到什么好东西都想要,看到自己……它怕被吃了。

  还是先找苍猫最好。

  想到这,猫树满脸堆笑道:“别误会,老夫……我来自人族好友苍猫苍帝麾下,是苍帝的老仆……”

  这话一出,郭圣泉震撼道:“护猫队长……”

  猫树嘴角抽搐,想什么呢!

  “不是不是,老奴并非总管大人!”

  猫树急忙解释道:“老奴是猫宫旧仆,听闻苍帝在人间栖居,特来寻苍帝大人!”

  说着,都快流泪了,“三千年了,三千年不曾见到苍帝,甚是想念!近日才知,苍帝居然在人间,早知此事,老奴早就来找苍帝了……”

  郭圣泉几人对视一眼,面露意外之色,猫宫……还真有仆从啊?

  想归想,郭圣泉也不敢大意,急忙道:“前辈稍候片刻,我们马上派人去通知苍猫前辈!”

  “好好好,告诉苍帝,老奴三千年来日思夜寐,日日夜夜都想回归猫宫……”

  它逃离猫宫,足足三千年了。

  三千年前,也差不多是天狗战死的那时候。

  那时候苍猫沉睡,它就跑了。

  找了苍帝三千年啊……

  猫树心中疯狂地想着,这三千年来,我没跑,其实我只是迷路了,一直想回家的,可是找不到家了。

  “我去括苍山外等了很久的,很久很久!”

  猫树心中狂想,“苍帝,我一直在等你苏醒啊!可惜你没醒,老奴没办法了,只好在地窟扎根了……”

  猫树心中继续想着。

  ……

  魔都。

  苍猫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猫嘴砸吧了一下,谁信啊!

  不过……有吃的了,回来就回来吧。

  很快,有人来了。

  不等来人开口,苍猫就打着哈欠道:“让它来吧。”

  来人也不多说,苍猫帮人类很多,它的仆人……虽然也得报备上去,不过也不会太过担忧,何况魔都还有一位圣人在。

  苍猫刚说完,下一刻,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踏空而下,不是猫树,而是天木。

  “苍猫,是猫树回来了?”

  天木好像有些兴奋,万物归一决!

  方平上次骗了它,苍猫这不学无术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这功法,可猫树知道啊。

  要不然,这位绝巅境的大树,没那么容易到处跑的,连本体都看不到。

  苍猫瞥了它一眼,咕哝道:“是吧!大木头,你干嘛比本猫还高兴。”

  天木笑道:“遇到了同类,心情好一些。”

  “它又不是你同类!”

  苍猫懒洋洋道:“猫树是种子长大的,你又不是种子长大的……”

  天木微微皱眉,想了想才道:“苍猫,说起这事,老朽倒是有些疑惑想要请教。”

  “不想说。”

  天木无语,不过还是道:“当年神皇大人开辟了九重天通道,将药园搬迁到了九重天外,老朽记得,当年神皇一心想要培育一株最强妖植,不知当年是否成功?”

  “本猫怎么知道。”

  苍猫有些生气,张牙舞爪道:“那个老头,太坏了!把好吃的都搬走了,九重天,本猫又进不去!”

  天木挑眉道:“进不去?可据老朽所知……当年灵皇大人暗中其实也开辟了通道,供苍猫你进去觅食……”

  “胡说!”

  苍猫否认道:“没有这事!”

  天木笑道:“怎么会?老朽还记得,那一日,神皇来浇灌老朽,骂了一句……咳咳,后来好像又搬迁了药园,连灵皇都不知道在哪。”

  苍猫无辜地看着它,没有的事,别胡说。

  谁去九重天外偷吃的了!

  这事连大狗都不知道的。

  再说了,本猫好像也没去过几次嘛。

  “老朽只是想知道,当年培育妖植的计划,到底成功了没有。”

  天木轻声道:“要是没成功,老朽还有机会……苍猫你知道是什么机会!可若是成功了,我担心……我没机会了!”

  苍猫咕哝道:“我是不知道嘛!神皇老头很坏的,在九重天外也布置了大阵,本猫又进不了深处,就在外面转悠了一圈,吃了点不太好吃的东西。

  不过他弄的那么严实,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天木脸色微变,有些紧张道:“兽皇证道之后,妖兽一族,再也无妖可证道皇者!和人族不同,人族八皇四帝,而妖族只有兽皇!

  妖植一脉,这一次也许也能诞生一位皇者……

  可若是……若是神皇大人真的培育成功了……”

  苍猫无所谓道:“那又和本猫无关……”

  “苍猫,话不能这么说!”

  天木挣扎道:“老朽证道皇者,苍猫你想喝皇级饮料,吃皇级果实,那还不是轻松至极,老朽还会苛待苍猫你?可若是……神皇大人培育的那株妖植成了妖植之皇,苍猫你可未必有机会了!”

  苍猫看着它,猫脸呆滞,这大木头,这是卖了它自己了?

  “那你想怎么样嘛,本猫又不知道怎么成皇……”

  天木欲言又止,半晌才道:“若是……我说……若是日后遭遇这株妖植,苍猫可否和人王说一声,人族助我一臂之力……斩杀此妖!还有……猫树虽是妖植,可毕竟才真神实力……老朽有些担心……”

  它担心猫树回来了,也许会产生一些意料不到的后果。

  妖植无皇!

  这个时代,是人族的时代,也是妖植一脉的时代!

  这个时代,也许会诞生一位妖植皇者,可能性很大的。

  可现在,这个可能,充满了不确定性。

  天木需要更大的助力!

  苍猫嘀咕一声,都想成皇,连这大木头都想成皇,真够无聊的。

  正想着,下一刻,猫脸露笑,回来了!

  有好吃的!


  • 上一篇:第1128章 重立天庭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130章 方平和猫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