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蒋昊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有人想杀我。”

  方平出声。

  蒋昊不语。

  “我死了,虽然我承认是我怕死,可若是我真的死了,人族真的还能保持现在的局势吗?我虽然战力不如帝级,不如圣人……可我方平是新武的标杆,是人类的强心剂!”

  方平看向他,“我死了,新的人王上位,真的还能走出最强人皇道?到时候,人心都散了,还有可能吗?有希望吗?还是说……”

  方平轻声道:“那时候,有人出来力挽狂澜?很多人觉得,我死了,老张死了,他们站出来力挽狂澜就没问题了!到时候,照样可以收拢人心,再走皇道!”

  “人族,还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方平嗤笑道:“真的可以吗?真的以为战力够了就行?信不信我临死前一句话,就能让整个人族否定你们!”

  方平冷哼道:“老张有今天,那是因为三十年来的兢兢业业,无私付出!”

  “我方平有今天,那是因为我百战沙场,从无一败,而今的高品境强者,有多少人受益于我方平?”

  “想取代我们……力挽狂澜?笑话!你们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死去,有战力而不展露,真以为别人是傻子?”

  “都觉得我们是你们的阻碍,却不知,有我们,才有了强大的人族!”

  “想摘桃子,没那么简单的!”

  “……”

  蒋昊沉默,半晌,缓缓道:“方部长说的我不懂,我只是八品境武者,也不曾奢望这些。”

  “不懂?”

  方平玩味道:“那我给你说个故事如何?”

  “洗耳恭听!”

  “两千多年前,诸子百家争霸,宗派崛起,那时候,宗派界崛起了一位年轻人,被视为宗派界的希望!”“他的师父指望他振兴宗派,让紫盖山成为当代的天庭,一统三界!对这个年轻人,寄予了无限的厚望!”

  “然而年轻人虽然强大,可比起那些老古董,比起那些沉睡的强者,还是差了很远。”

  “多久才能到绝巅?帝级?圣人?天王?一千年?两千年?”

  “恰好,那时候有只猫现身了,天狗那时候死了,猫睡醒了,出山了,盛世降临了!可猫去了括苍山,没有选择当时那位被誉为希望的年轻人!”

  “于是,年轻人创造了机会,他研究古籍,问询长辈,知道了一些事,知道了一些猫的喜好。”

  “他投其所好,和猫搭上了关系。他吸引了猫的注意力,在那只猫那获得了无数好处。”

  “他成功了!可他觉得还不够,他才绝巅境,猫好像并没有将一切好处都给他,猫还留在了括苍山,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他在猫的眼中,也许只是和括苍山的主人公涓子一样的重要!”

  “那只猫,真要彻底认可了他,早就离开了括苍山,可猫没有,也许猫也觉得有些迷糊,这猫有点特殊,它也许可以感应到一些什么,这一世,为何会出现两位天骄?”

  “猫没有将全部好处都给出去是……年轻人觉得自己不能继续耗下去了……于是,在他熟悉猫的性格之后,他制造了一场灾难!他的妻子,被杀了……在这之前,他也许是演戏,和他的道侣相濡以沫,恩爱无比。”

  “妻子死去的那一天,他带着仇恨之心,带着复仇的怒火,来找猫,求这只猫,他要变强,他要复仇!”

  “这和他以前的性格不符,他以前和猫相处的愉快,那是因为他淡然,他不在乎名利,若是他早早就体现出这些,也许他根本无法和猫打成一片。”

  方平笑的玩味道:“所以,他演了一场戏,持续了很多年的戏,最终,他得到了猫的同情,告诉了他天坟的地点!”

  蒋昊不说话,默默倾听。

  “年轻人去了天坟,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可我知道,他变强了!”

  “他从天坟出来之后,我不知道他是真的要复仇,还是为了摆脱一些人,他暗中和邪教合作,挑起了南北之战,坑死了很多人!”

  “他也许还想杀了公涓子,成为那个时代的唯一!”

  “可他好像失败了!”

  方平笑道:“是的,失败了!也许有人插手了,也许有人和他不对付,反正他失败了。”

  “蛰伏……之后便是长达千年的蛰伏!”

  “千年前,他再次出世了,这一次,地窟大势来临,地窟绝巅层出不穷,新的时代好像要开启了,有人要再次崛起了。”

  “年轻人……不,现在都千岁以上的老怪物了,他不甘心!属于他的时代还没结束,他还没成为至强者,还没成为三界唯一!”

  “于是,他发起了新的战争,或者他想那时候证道?他要再次坑杀所有人,带着复仇的名义去击杀他们!”

  “这一次,我不知道他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大概率还是失败了,年轻人发现,地窟大势……好像不是证道的时候。”

  “他算计着,谋划着,最终觉得,也许大势还没到来,天人界壁还没破碎,三界还没融合,未必是好机会。”

  “他以古人的身份,再参与下一次的大势之争,还有希望吗?”

  “未必有了!”

  “于是,那一次他有了决断,也许该重新开始了!假死脱身,也许是个好办法!”

  “可假死,还是改变不了一切,真死,意外因素太多。怎么办?想了很久,这人有了计划,他要转世,但是,他需要护道者!”

  “谁给他护道?”

  “镇天王?他的师父公羽子?战王,他那个最亲近的师叔?都不靠谱,还是自己的前世身最靠谱!”

  “他做好了转世的准备,他在谋划,甚至和镇天王达成了一些协议……”

  “于是,镇天王带回了万源殿,那时候的万源殿中,也许活着一尊真活着的魔帝!他那时候没转世,他在等待机会!等待他眼中的大势到来!”

  “直到二十多年前,他感受到了机会!他要转世了!恰好,这一次被人发现了端倪,雷王发现了一些不对劲,找到了镇天王,告诉他,万源殿有异常!雷王想要打开那三座大殿,看一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方平好像看到了似的,笑道:“可镇天王告诉他,没关系,没什么的,都在他计划中。可雷王不觉得他的计划是对的,这对一些人也不公平!于是,雷王想破坏,想阻止……

  然后,镇天王就和他翻脸了,双方大吵了一顿,因为雷王不知道他的计划。

  反正,最后那人还是转世了!

  就转世在镇星城,转世在他师叔的后裔中,因为叫外人老祖,他接受不了,可师叔嘛,一家人,关系好,当年他师叔和他关系极好,蒋家人那就是他自家人。”

  “当然,他和他师叔太熟悉了,怕师叔认出了他,坏了他的事,所以当年他师叔出山,记忆全无,也许不是镇天王干的,而是他自己亲自下的手。”

  “在镇星城等待机会的期间,他也许还在观察一些什么,当他发现镇天王的后裔结交了一位平民武者,也许他察觉到了什么,所以那一次,他也选择了投资。”

  “张涛只是铺路的人,为接下来的盛世铺路!有人希望张涛能将人族的底子打好,打的好一点,扎实一点,最后张涛这样的铺路人,无外乎死亡,因为他是所有人的敌人,所有人都认定的新时代骄子。”

  “大乱到来,先杀谁?自然是张涛!”

  “这样,暗中人就有足够的时间去成长,去面对一切,低调……也符合他的风格。”

  方平说到这,忍不住笑道:“可他没想到,就在他崭露头角的时候,有人比他更快崛起!他在王战之地,扬名立万,这时候的他,只要成就八品或者九品,很快就可以进入人类的高层!

  他对地窟残忍,可那是敌人,他深得一些人看重。

  甚至开启了新武的二位绝巅,都说蒋家出了个人杰,镇星城年轻一代,更是都以此人马首是瞻!

  六大圣地的年轻一代,谁不敬畏此人?

  六大圣地都认可了,其他人认可不认可,重要吗?”

  “他眼看着就可以走上大道了,他结交的人物,那些泥腿子见识过吗?他经历的一切,那些泥腿子武者有机会去见识这样的世界吗?可他哪知道,这些泥腿子当中,忽然就冒出了一位天才……”

  “……”

  蒋昊等他说到这,轻笑道:“方部长,这是魔帝的故事吧?部长说的和真的似的,我还以为部长经历过这一切,难道……外界传闻部长是魔帝转世,是真的?”

  方平笑道:“是,我是莫问剑这王八蛋转世!杀妻,骗猫,铲除对手,无所不用其极,我不就是这种人吗?”

  蒋昊深深看了他一眼,“方部长都已经说到这地步了,这是笃定我是莫问剑转世?”

  “难道不是?”

  方平淡淡道:“当日我遨游本源世界,你恐怕没想到我能遨游本源,坐镇大星的那人,明明就是你!你恐怕没想到,有人居然会恰好看到你!

  本源,真实映照!

  你很快收敛了光芒,可我还是认出了你!

  你在苍猫刚现身的时候,你怎么不敢去魔都?

  帝坟那一次,老王见到了你,那时候,你就在帝坟!

  万源殿那一次,魔帝再次现身,而那一次你也在场!”

  方平平静道:“你出生的那一年,雷王和镇天王刚好翻脸!你出生的时候,老张恰好成了部长不久,你觉得应该可以和平一些年了。

  你也用剑,剑法很好。

  秦凤青其实没多少机会接触外人,接触到魔帝……可他这个家伙和胖子关系很好,经常勾搭在一起做些什么,你是有很多机会接触他的。

  你小时候就天资聪颖,从小其他人都觉得无须努力,因为有绝巅老祖在,你不是,你一直在努力!

  你在王战之地,人人喊打,却是没遇到什么危险,因为危险都被你解决了,一群弱者,能奈何强者?

  你以为你是我,可以每次都化险为夷?

  郭圣泉告诉我,万源殿,在二十多年前,一直在戒严中,除了复生武者,其他人几乎都无法进去。

  可二十多年前,镇星城对万源殿的重视,却是不如之前了,镇星城的一些小辈,都能去了。

  你的父亲,或者说这一世的父亲,无意中和人谈及你,说你这些年好像没喊过他父亲!”

  “这些能说明什么?”

  蒋昊轻声道:“这些无法证明什么,我性格孤僻,本就不喜和人交流。用剑的武者很多,你魔武一脉,用剑的强者太多了,这又能说明什么?”

  方平咧嘴笑道:“是吗?这些都无法证明什么……那你可知,我……无法模拟你的气息,奇怪吗?”

  “……”

  方平玩味道:“奇怪不奇怪?很奇怪吧?非但如此,还记得上次去帝坟吗?我帮助大家遮掩气机……你知道的,我干这些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那一次,忽然有人说,他要和吴镇守一起进去,给大家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嘿嘿,有人不愿意让我帮他遮掩气机!”

  蒋昊沉声道:“那一次,你要暗中潜入,我是除你之外,年轻人当中最强者,帮你们吸引别人注意,这也是错吗?”

  “至于无法模拟我的气息……你确定你能做到模拟任何人?”

  方平笑道:“那当然不能,比我强的就不能!”

  方平笑道:“彻底转世的,那还好,未必有我强!可真身若是还在,那就太强大了,我怎么去模拟!”

  蒋昊沉默。

  方平叹道:“太多破绽了!我只是不想说罢了!帝坟那一次,其实我就猜到,魔帝就在我们中间了!真以为天王无所不能?随随便便就能把投影映射而来?

  那一次,你必然就在附近的!

  那一次,去的最强者就是老张和战王,其他人……我都尝试过模拟他们的气息,都成功了!

  战王和老张……我其实一度怀疑过战王的。

  冒充魔帝的师叔,其实还是很靠谱的。”

  方平笑道:“你对战王很了解,冒充他,其实露出破绽的可能性不大。可战王见过很多次苍猫,还有上次战王碎道……打那以后,我就觉得,战王不可能是魔帝。”

  “不止如此……”

  方平又道:“我曾在风云道人那得到了一份情报,关于三界强者的,关于妖皇神朝的,关于……大教宗的!”

  方平淡淡道:“大教宗忌惮的是谁?以前,我以为他忌惮老张,忌惮李振,忌惮南云月……”

  “可后来,我明白了,不是!”

  “镇天王这些人一直在坐镇御海山,地球有人值得那位忌惮吗?”

  方平挑眉道:“大教宗,一直警惕万分,很少敢踏入华国地界,因为他吃过亏!据说,当年在镇天王他们都不在的时候,这家伙想闯入镇星城干点事……嗯,吃了大亏,受了重伤!

  那时候,老张还不是绝巅,华国除了镇星城的,都没绝巅存在。

  他却是被人击伤了!”

  方平笑道:“他可不是弱者,能潜伏进入地球,在镇天王眼皮子底下进入地球,能是弱者吗?就这,还被人击伤了,很久都不敢踏入华国一步……啧啧,谁击伤了他?”

  方平笑眯眯道:“按照风云道人的记载,那一次他去镇星城……想夺走的其实就是万源殿!”

  “大教宗?”

  蒋昊笑道:“大教宗是谁,到现在都没定论,难道方部长已经知道了?”

  “有点头绪!”

  方平淡淡道:“我说了这么多,魔帝何必还否认!”

  “方部长误会了!”

  “没误会!”

  方平站了起来,看向屋外,淡淡道:“不想和你撕破脸罢了,可现在,我需要帮助!没有帮助,那就不要再留在人类世界,我不想我死后,所有人都觉得需要重选一位新人王……你蒋昊瞬间九品,执掌北方镇守府,东方镇守府也是镇星城势力。

  再加上你是战王之后……我倒是觉得,你蒋昊成为新人王的概率不小!

  老王他们几个,可能性不大,明面上的复生武者,很难得到所有人认同。

  老吴……老吴也难,虽是绝巅,可他看起来后劲不足。”

  “方部长多虑了!”

  “没多虑!”

  方平淡淡道:“或者说,你现在对我出手,干掉我如何?”

  “部长说笑!”

  “也没有!”

  方平转身,看向他,笑道:“想成人王,可以!你想执掌北方镇守府,我给你机会!可你总得付出点什么!你这次出手,我就不念过往,当你是蒋昊又如何?”

  “我本就是蒋昊!”

  “你啊!”

  方平摇头道:“还是少了几分大气!我要是你,这样的强者,到了这等地步,我还死鸭子嘴硬,那是给自己丢人了!

  时代的骄子……你比我想象的要差了一些。

  你说你是蒋昊,那我没意见,可你连自己是魔帝转世都不敢承认……比起老王他们几个,真的差了点!”

  方平笑道:“蒋兄,你让我有些失望了!”

  蒋昊平静无比,“活到最后……才是赢家!”

  “是吗?”

  方平嗤笑道:“蒋兄就笃定你能活到最后?就笃定你能成为这个时代最后的胜者?”

  “事在人为!”

  “可我看你现在,连几位圣人都不敢面对,谈何人为?”

  蒋昊看着他,“你我本无交集,方平,我也无意与你为敌,何必苦苦相逼!”

  “因为你现在是人族!”

  方平冷冷道:“你既然想摘桃子,那得为人族出力!否则,你没机会的!我这人,心狠!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我若死,人族就该散!”

  “你会吗?”

  “你可以试试!”

  蒋昊叹道:“你就不怕,你的敌人又多一位!”

  “怕什么?”

  方平冷笑道:“我的敌人遍天下,到处都是!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真身是天王,那又如何?你蒋昊是天王吗?是皇者吗?这些人我都不怕,还能怕了你?”

  方平吐气道:“你,一位圣人!对你要求不高,干掉那位圣人,你就是北方镇守使,我不会对外泄露你的身份。”

  蒋昊默然,许久,缓缓道:“真要对你出手,可不止一位圣人,他们也不傻,一位圣人奈何不得你!”

  “木老对付一位!”

  “苍猫……困住一位!”

  方平冷笑道:“还有,镇星城关押的那位是谁?你既然在那生存了那么久,该知道一些吧?老张临走之前告诉我,我可以去找他帮忙的!因为我是人王,我现在才明白,也许……需要我这位人王去特赦他!”

  蒋昊皱眉,特赦?

  许久,好像想到了什么,轻叹道:“原来如此!可你要想明白了……这是一位罪人,千古罪人!人族的罪人!你要特赦他……”

  那是罪人!

  真正的罪人!

  打造了仙源,破灭了人族万道,从此以后,人族衰落,再也不复初武时期的辉煌。

  特赦……人王……也许是人皇赦免他无罪!

  这一刻,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好像知道了那位为何不愿离开。

  此刻离开,他就是人族的大敌!

  因为当年仙源的罪过,人族和他仇深似海!

  “好算计!”

  蒋昊忽然笑了一声,微微摇头。

  不知说的是镇天王还是铸神使。

  方平沉声道:“你果然知道!他是谁?犯了什么错,为何会被镇压?”

  “他……他已经被镇压了近万年了!”

  蒋昊摇头道:“用这么多年的镇压恕罪,你这位当代人王赦免他,从此以后,他便不再欠人族丝毫!未必值得……”

  “我要死了!”

  方平眼神闪烁道:“他是什么实力?”

  “什么实力……也许你该去问他自己。”

  蒋昊摇头道:“谁也不知道他什么实力,帝级?圣人?天王?谁知道呢!”

  方平凝眉,又看向他道:“你呢?你蒋昊这些年,也在隐藏,你又是什么实力?除非比我高两级以上,否则,瞒不住我的!镇星城之前最强者是镇天王,镇天王知道你的身份,他不会揭穿。

  其他人,连一位帝级都没,你是天王?”

  “怎么可能!”

  蒋昊笑着摇摇头,否认了这个说法。

  “那我不管你是何实力,你对付一位圣人!”

  “你吃定我了?”

  “不错!”

  方平看着他道:“你也可以反水,甚至联手别人对付我……不过你考虑好了。”

  蒋昊不言。

  看了方平一会,最后才深深道:“你突破帝级了?”

  方平笑了笑,也不接话,瞬间离去。

  蒋昊皱眉,陷入了沉思。

  PS:祝大家端午快乐,今天端午节……俺要出去干点啥,今天再次两更,抱歉……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