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暗流涌动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地球。

  方平在哪闭关,知道的人不多。

  可不是没人知道!

  起码吴奎山是知道的,关键时刻出了问题,起码可以联系到方平。

  京都。

  吴奎山脸色凝重。

  此刻,四部四府都有强者齐聚。

  许久,李德勇沉声道:“老吴,真的不通知方部长?如今地窟要联合,一旦真的一统,那就麻烦大了!我们很难做什么,若是方部长出面……也许可以做点什么。”

  吴奎山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就算知道,这时候他在闭关,也不能让他现在出关!方平现在是人族的核心,天木、苍猫都是因他而来!

  诸位,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方平那,否则一旦他出了事,现在的大好局面,瞬间会毁于一旦!”

  众人轻叹,这倒是真的。

  吴奎山想了想道:“苏家那边,苏云飞前辈如何了?有证道的希望吗?还有,其他五大圣地,最近有人有证道的可能吗?”

  侦缉部这边,钟清欢开口道:“突破到绝巅,难度还是有些大的!目前,各大圣地都有九品巅峰的武者在闭关……关键时刻也许会冒险一搏,进入地窟厮杀证道!

  至于苏云飞前辈,最近进了地窟,行踪不定,恐怕也是为了最后一步!”

  吴奎山吐了口气,看向几人,尤其是李德勇,忍不住道:“你成九品不少年了,就没点希望?还有田部长,你之前吸收了松王大道,怎么也没点反应了?”

  田牧翻了个白眼,这才几天啊!

  你以为人人都跟方平似的?

  你自己成了绝巅,现在张狂起来了,也不想想,你吸收玄玉真王大道多久才成的绝巅。

  吴奎山没管他,叹道:“人族看起来强大,可还是不够!新晋绝巅太少了!有希望的倒是有一些,可也只是有希望……没有足够多的绝巅坐镇,哪怕外域战争占据了优势,那也不够!”

  众人都是默然。

  片刻后,钟清欢打破了沉默,再次道:“吴部长,我们这些人虽然相对来说,年纪不算大,可我们进步速度,却是远没有一些新生代武者快。

  我觉得,也许应该将希望寄托在一些新生代强者身上,可以考虑补贴更多的资源去支持他们!

  京武的韩旭,已经八品在即!

  魔武的张语、谢磊,也都八品有望。

  镇星城那边,蒋昊、蒋超、苏子素这些人,也都进步飞速。

  还有五大圣地那边,当初和方部长一起参加青年赛的那些人,进步都很快。

  我看他们一个个晋级起来,好像连瓶颈都无……

  另外,阳城提督张鹏,西山司令杜洪,西山将军李逸铭……

  这些人,也是纷纷晋级八品,九品在即!

  吴部长,你看是否可以给予一些支持?”

  吴奎山闻言笑道:“都八品了?”

  杜洪,他知道,和方平一起参加青年赛的那位队长,军部之人。

  李逸铭,李振的孙子。

  张鹏,张涛的孙子。

  这些强者的后裔,此刻都开始崭露头角,在各方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蒋昊快九品了!”

  钟清欢笑道:“他去了镇守府,担任副镇守,之前方部长还说让他去魔都述职,结果这一拖就是到了现在,到现在还没正式通过任命,下次方部长闭关出来,吴部长还要提醒一下。”

  “行,我记住了!”

  吴奎山说罢,补充道:“现在高品境武者多了很多,但是有些人,比如张雪、张安这些人,都很稚嫩!暂且不要安排太危险的任务给他们。

  至于你说的那些人,适当的一些资源倾斜还是没问题的。

  还有,阳城提督张鹏,我听说他最近进步很快……之前方平说在阳城布下了本源大阵,他突破到了九品,马上换人担任阳城提督!”

  说罢,吴奎山想了想又道:“还有,魔武校长,该有人上任了!方平占着位置不走,这不合适……”

  此话一出,田牧笑道:“你要把他卸任了?吴奎山,你现在罢免了他校长的位置,他出关了,准保要揍你!”

  吴奎山脸黑,本来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合适吗?

  何况,他发现了,魔武这边,其实和阳城有些类似的。

  阳城提督张鹏提升的很快,可能和他是阳城提督有关。

  而魔武的校长……正校长之前是他,结果他被罢免了。

  副校长,方平是常务的,其实就是一把手。

  可方平自己提升不提升的,吴奎山哪管他。

  没搭理田牧,吴奎山沉吟片刻道:“大家说说,谁担任魔武的校长更合适一些?魔武校长,现在的话,恐怕需要九品实力才够!

  校内的九品已经不少,郭圣泉、刘破虏其实都比较合适,可年纪毕竟大了点,也许让年轻人去更合适一些。”

  “年轻人?”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半晌,李德勇说道:“太年轻的九品,其实也没几个,王金洋几人你也知道,他们有自己的事,恐怕也不会去接任校长的职务……

  你觉得唐峰如何?”

  “唐峰?”

  吴奎山惊讶道:“他?”

  李德勇笑道:“他怎么了?唐峰年纪不大,五十都不到,正是突飞猛进的时候!上次一战,狂狮之名也是名震地窟,我看他有希望短时间内晋级九品!

  再给他搭个年轻点的副手,魔武一直敢为人先,这次再大胆一些,让谢磊和张语一起担任副校长如何?”

  “你真够大胆的!”

  吴奎山哭笑不得,“张语刚毕业一年,今年谢磊才毕业……”

  “想想方平!”

  李德勇笑道:“当初若不是你们敢为人先,让方平主导校务,张部长也大胆放权,方平还真未必能走的这么快!

  这些年轻人,现在是越来越可怕了,晋级速度快,战力也不弱,厮杀起来比我们这些人都要狠。”

  说着,又有些遗憾道:“可惜秦凤青……听闻他已经能做到斩杀九品顶级,若是他还在魔武,哪怕不能担任正职,副职还是可以的……”

  说起秦凤青,不少人唏嘘。

  这位在三品境就扬名了,很多人都知道魔武有个地窟狂人,别人是一年去几次,他是一天去几次。

  结果到了现在,对方却是消失在了人类世界,反而跑到了地窟不再回来了。

  吴奎山微微凝眉道:“他的事,方平亲自在跟!我们不好插手!不过你说让唐峰担任校长……未必不行!至于刘老那边,还有郭校长那边,我会去说!

  唐峰年轻,看起来莽撞,还是相对较稳一些,现阶段,魔武也许稳稳更好。

  张语和谢磊的话……再看看,问题也不大。”

  众人三言两语,算是确定了这些。

  而这其实也意味着,年轻一代正式开始执掌人类大权。

  四部四府,现在都在纳入年轻强者。

  虽然大多都是副职,可想必很快会有人正式接掌一部或者一府,成为人族领袖之一。

  “那就先散了吧……”

  吴奎山说完,就要宣布散会。

  这时候,人群中,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谢依梵忽然道:“吴部长,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吴奎山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也没多说。

  谢依梵也是老牌九品了,之前部里除了老张之外,唯一的九品境副部长,北宫鋆那是武安军的军团长。

  说起来,谢依梵身份还有些复杂。

  老张好像对她有意思……至于是不是八卦谣传,老吴就不管这些了。

  老一辈的强者,很多人因为地窟的威胁,哪怕彼此看对了眼,也许也不会开口说出来。

  今日不知明日事,徒留悲伤,没必要。

  老张的妻子,很多年前就离世了,也是战死在了地窟,很平凡的一个女人,没有谢依梵出色,也没有她强大。

  不过打那以后,张涛就没再娶,也没再提这些儿女情长的事。

  谢依梵也一直单身,老吴觉得也许双方还是有意思的,实际上,他不觉得有任何奇怪。

  张涛的人格魅力很强!

  谢依梵和他共事多年,要说没想法,那才奇怪。

  ……

  很快,其他人离去。

  办公室中,只剩下吴奎山和谢依梵两人。

  谢依梵沉默了一会,开口道:“部长,可以联系到方部长吗?”

  “有事?”

  “……”

  谢依梵再次沉默片刻,忽然道:“之前,张部长离开的时候,和我一起去三界各地游览了一次……”

  吴奎山好笑道:“这次承认了?之前不是说没有吗?”

  “……”

  谢依梵无语,解释道:“没你们想象的那样!张部长带我离开,并非……算了,和你说不清!你们这些人,怎么会知道部长的想法!”

  吴奎山失笑,这是被鄙视了?

  “原本有些事,其实按照部长的意思,只能藏在心里,不能告诉一些人。”

  谢依梵沉吟片刻还是道:“不过到了现在,我还是要说!”

  说归说,谢依梵又道:“吴部长,请李德勇司令也来吧!”

  “嗯?”

  吴奎山带着一些好奇,想了想还是传音了一句,很快,李德勇推门而入。

  看两人在,谢依梵这才道:“是这样的,张部长离开之前,其实还是有一些交代的,包括一些布局!”

  “这些年来,部长在地窟,界域之地,禁忌海……其实多少都有一些安排。”

  “就在昨夜,我收到了情报,天贵圣人出面,聚集了一些人,想要密谋暗算方部长……”

  吴奎山愣了一下,开口道:“谁告诉你的?”

  “情报准确吗?”

  李德勇也很紧张,这情报准确吗?

  “准确!”

  谢依梵沉声道:“这情报并非一人传来的,而是两位强者传递来的!”

  “谁传递的?能打探到这情报的,恐怕不是弱者吧!”

  吴奎山还是多问了一句,他不敢轻易相信,也不敢不信,也怕是陷阱。

  谢依梵再次沉默一会,半晌,还是开口道:“一位是槐王!”

  “嗯?”

  “槐王和部长一直有一些合作,当然,纯粹的利益上的合作!他传递的情报,我不敢当真,毕竟部长已经离开了地球,他现在没理由给我传递情报,可能是别有想法!”

  “可另外一位,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人要暗算方部长!”

  吴奎山皱眉道:“他们想通过你,找到方平所在?谢部长,你不说清楚,我是不敢帮你传递这些的,也不会为此耽误了方平的闭关!方平收敛了气息,闭关的情况下,几乎没人可以找到他!”

  他担心有阴谋!

  一旦自己通报方平,也许会被人盯上,找到方平所在。

  虽然通知方平,未必需要亲自去,可精神力波动,电话联系,都有可能泄露方平所在。

  谢依梵沉默了一下,吐气道:“应该不会有假!通知我消息的人,身份有些特殊!张部长走之前说过,非大事,此人绝不会联系我!

  一旦联系,必然是有大事要发生……”

  老吴还是看着她,谢依梵皱眉,无奈道:“花齐道!”

  “……”

  两人呆滞。

  谁?

  花齐道?

  开什么玩笑!

  花齐道现在也是九品顶级的强者,深得黎渚和右神将信任,如今在天植王庭也是一方霸主,统领了整个天植军。

  他传递的消息?

  “花齐道传递的消息……”

  “是他!”

  谢依梵叹道:“花齐道,在意他的人不多,可他现在的确是天植王庭最高层之一!右神将和天榆有事,也几乎不会瞒他!

  二位也知道……几十年前,发生过一件事……部长的儿子战死了一位……”

  两人皱眉。

  “就是花齐道!”

  谢依梵苦笑道:“花齐道……其实是假的!当年部长从一处遗迹得到了一部功法,炼化对方,可以借助对方隐藏真实身份……所以那一次,部长的儿子假死脱身,部长亲自抓捕了当年还弱小的花齐道,炼化了对方!”

  “十几年前,天植王庭左帅被杀,那是因为花齐道身份好像要暴露了,不得已之下,部长才会让李司令布局,击杀了左帅!”

  “原本只是一个暗子,部长都没准备启动……”

  吴奎山都惊呆了!

  花齐道是谁……老张的儿子?

  老张这无间道玩的……难以置信啊!

  亏老张之前还信誓旦旦地叫骂着,花齐道是黎渚的儿子,方平也是几次叫他黎齐道。

  不过这也极其凶险……老张也够狠心的!

  吴奎山还不算熟悉,李德勇微微凝眉,花齐道是那位?

  当年老张的儿子,那也是人中龙凤,听说战死在地窟的时候,他都难以置信,那可是人杰。

  老张送方平的那套八品铠甲,后来破碎了,又被修补好,其实就是当年老张儿子穿的。

  对方没死?

  还被送入了地窟?

  这要是真的,那位牺牲可不小。

  “你确定?”

  “真的!”

  谢依梵苦笑道:“当时部长说的时候,其实我也不敢置信……”

  “不是!”

  吴奎山憋不住道:“我没说这个,老张阴险的很,干出这事虽然难以置信,可多少有些可能,关键是……他为什么只告诉你?”

  老吴看了她一眼,挑眉道:“难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谢依梵无奈,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因为我和部长共事了30年!他观察了我30年,所以知道我是什么人,再说我实力不出众,其实也不显眼。

  你们这些人,实力出众,太过显眼了!

  一旦有人和你们接触,很容易被人发现!

  当然,也不是空口无凭……”

  说着,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片,“这是部长留下的,让我关键时刻交给方平,其他人启动,很快会破碎,交给方平,方平就知道真假了。”

  “老张这是不信任我们啊!真让人伤心!”

  吴奎山打趣了一句,接着还是有些感慨道:“我会尽快转交方平,转达信息!但是……这个我还是要好好查查,别是敌人的计谋……那就麻烦了!谢部长,这几日麻烦你在此地等待,不得离开此地!”

  “好!”

  谢依梵答应的痛快,吴奎山也不多说,却是示意李德勇,就在这看守着!

  ……

  很快,吴奎山出了门。

  没有去别的地方,直接往魔都飞去。

  就在他飞走的瞬间,虚空中,一道裂缝一闪而逝。

  “他去找方平了?”

  “未必,继续盯着他!”

  “天木在魔都,小心一些!”

  “无妨,四块圣人令封锁,距离天木远些,它很难察觉到!”

  “苍猫呢?”

  “苍猫……苍猫倒是有些麻烦……不过也无妨,都收敛气息,圣人令乃是皇者所制,别去想它,它也未必能察觉我们!”

  “好!”

  “……”

  ……

  魔都。

  吴奎山一到,没去找天木,而是直奔方家而去。

  很快,看到了楼顶睡大觉的苍猫。

  “苍猫,有吃的了!”

  苍猫瞬间睁眼,等看到吴奎山,苍猫闻了闻,忽然张牙舞爪起来,它想戳死这家伙,骗猫!

  吴奎山干咳一声,“有事拜托你!很重要!”

  说罢,将刚刚的事说了一遍,又拿出了玉片,开口道:“我担心有人想谋算方平,此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部长所留,一旦有敌人的陷阱……我们战死无妨,方平一旦这时候被人袭杀,那才是大麻烦!”

  “算你聪明!”

  苍猫嘀咕一句,接过玉片,嘀咕道:“这好像是假人皇的……不过……你身上好像有点东西!”

  苍猫看了他一会,爪子挠头道:“好像……好像有点强者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好模糊!”

  吴奎山脸色微变。

  “骗子好像有麻烦了哎!”

  苍猫这下子也重视了起来,本猫没感应到什么,那棵大木头也没感应到什么,这次恐怕真的有些麻烦了。

  有人要对骗子下手了吗?

  苍猫也不觉得太奇怪,骗子这么张扬,比大狗当年都嚣张,一直没人杀他,那才奇怪呢。

  苍猫大眼睛闪烁了一下,“你就在这别走了,让小胖脸去地窟一趟……”

  “什么?”

  “笨啊!你太显眼了!你再乱走,要出事的……”

  苍猫这时候好像聪明了起来,咕哝道:“小胖脸才六品,还是骗子的妹妹,她忽然去了地窟……不在意的人不会在意的,在意的人……肯定猜她去找骗子了!

  嗯……还得让小胖脸伪装一下,布置陷阱嘛,本猫可拿手了!”

  “可是……”

  吴奎山凝眉,方圆出了事怎么办?

  “没事的啦!”

  苍猫咕哝道:“骗子没死,别人不会杀小胖脸的,要不然不是暴露了!让小胖脸去魔都地窟吧,要不然……人间界说不定要爆发大战了!

  把人都引到魔都地窟去……反正那边也没什么人了……”

  “魔都地窟?”

  吴奎山沉吟片刻道:“苍猫,现在方平闭关,我觉得最好不要再爆发大战……你看有没有办法,让那些人知难而退?”

  苍猫翻着白眼,怎么可能嘛!

  人家就是要这时候出手,肯定都考虑好了的,吓是吓不走的。

  苍猫也很头疼,怎么办呀!

  它不打架的,打架……那也未必打的过嘛!

  能瞒住它,还瞒住了天木,搞不好也是圣人,还不止一个呢!

  没再想这些麻烦事,交给骗子自己去想吧!

  想到这,苍猫不耐烦道:“你自己找地方玩去,本猫要睡觉了,就这样了!”

  吴奎山无奈,这猫一点都不可爱,你倒是跟我说说啊,我现在很着急的。

  “让小胖脸赶快去地窟吧,不然他们以为骗子在魔都,说不定就直接打来了,几千万人呢,都打死了,骗子肯定要生气的……”

  此话一出,吴奎山脸色微变,自己有些考虑不周了。

  直接来了魔都,很容易出麻烦的。

  再看苍猫,吴奎山忽然有些恍惚,这猫平时是懒得思考,还是装傻?

  精明起来,比他都精明的多。

  苍猫才懒得理他!

  你才是笨猫!

  本猫很聪明的好不好,不聪明,能钓到大鱼吗?

  不聪明,能天天让大狗背黑锅吗?

  不聪明,灵皇能天天给本猫喂吃的吗?

  三界最聪明的就是本猫了!

  ……

  苍猫还在自恋中,没多久,方家外面,一道身影闪烁而出,从虚空中突然冒出来的。

  方圆伪装了一下自己,大猫直接送她出来的。

  “去地窟……救大哥!拖时间!走路去括苍山……”

  想起大猫的话,方圆有些激动,也有些害怕和忐忑。

  我行吗?

  我没演过戏的!

  可大猫说……自己可以的!

  “演戏……嗯,演戏就行了!别怕,方圆,你是最棒的!大哥有危险了……我会救你的!”

  方圆暗暗给自己打气,不就走一趟地窟嘛!

  有什么啊!

  魔都地窟都被我哥打下来了,没危险的!

  下一刻,方圆直奔魔都地窟而去。

  ……

  与此同时。

  千里之外。

  虚空中,有人淡淡道:“方平的妹妹,方圆伪装进入了魔都外域!”

  “消息准确吗?”

  “准确!暗子传来的,方家一直就是主要盯梢目标,不会有错的。”

  “方平在外域?”

  “未必……也难说!不过据说方平对他妹妹极其宠爱……应该不至于拿他妹妹当棋子,吴奎山恐怕也没这个胆子,拿他妹妹当棋子!”

  “真要在外域,那倒是最好不过!天木和苍猫不在,雷霆一击之下……”

  “错了,之所以让槐王传递消息,就是让他们知道!引诱天木和苍猫一起过去……也许可以全部斩杀了!”

  “这……是不是太难了?”

  “放心,将他们一网打尽,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还不如直接在人间动手,强攻……”

  “那可不行,一旦方平不现身,隐藏了起来,那就是最大的隐患……必须要先找到方平,不能让他暗中突破!方平也是自己找死,若是暗暗突破,那也罢了,居然宣称自己马上晋级帝级,他不死谁死!”

  “槐王那家伙倒是门道多,居然和人间也有联系,此次之后……要不把他……”

  “区区真神罢了,不急,这种人贪生怕死,也许还可以当棋子一用……”

  “……”

  声音渐渐微弱下去。

  暗中人没有离去,而是继续盯着。

  不过消息却是传递了出去,盯紧了进入魔帝地窟的方圆。

  发现了方平,及时斩杀他!

  而这边,天木和苍猫,他们会盯紧的。

  PS:今天就两更了,理一下头绪……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