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张涛的功力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阁楼前。

  诸多强者纷纷住手,看向那栋屹立万年不倒的阁楼。

  此刻,阁楼之外,有淡淡光芒闪烁。

  皇者之气!

  众人也是警惕,镇天王笑呵呵道:“我说诸位,这要是真把灵皇给挖出来了……如何是好?”

  “闭嘴!”

  众人怒骂!

  乌鸦嘴!

  真要把灵皇挖出来了,一个别想跑,都等着大麻烦降临吧。

  “谁来了?滚出去!”

  就在此刻,一声威严的女声在众人耳边响起,下一刻,四面八方的强者纷纷做鸟兽散,破空而逃!

  可有人没跑!

  张涛在其他人逃跑的瞬间,破空就往阁楼跑。

  “混账!”

  “该死!”

  “无耻!”

  “不要脸的家伙!”

  “……”

  这一刻,各种骂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所有人都快惊呆了!

  张涛居然伪装女声,忽然开口,吓跑了所有人。

  这不要脸的……真的是天王吗?

  难以置信啊!

  开天辟地第一次!

  哪怕镇天王,这一刻都是破口大骂,刚刚他也被吓到了,也跑了。

  这小兔崽子,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吗?

  大家都防着呢,都怕真的挖出了灵皇,你居然装成女声来吓人,这……镇天王觉得自己要甘拜下风,他真没这家伙不要脸!

  其他人也都气炸了肺!

  哪有这样的?

  天王啊!

  哪有干这事的,真的不嫌丢人吗?

  “武王,你敢!”

  坤王也是暴怒,这一刻,四周虚空都要被他震塌了!

  其他人都差不多,到了这关头,居然被这家伙一句话给骗了……丢人!

  没办法,皇者威名太可怕了。

  一位皇者出世,那足以镇压三界!

  当年地皇分身出世,直接镇压了三界三千年,这就是皇者!

  此地,忽然有除了月灵、天慧之外的女人说话,能不害怕吗?

  现在倒好,这家伙伪装的!

  那边,张涛已经冲到了阁楼前,接着忽然口吐鲜血,倒飞而出,破空就往外逃。

  这下子,其他人也是脸色大变,纷纷破空再逃。

  下一幕,再次让人愤怒了!

  张涛见他们飞远了,二话不说,再次破空朝阁楼飞去,装的!

  “武王,老子%¥&*#……”

  这一刻,爆粗口的不是一人两人,都在狂骂!

  都快被气疯了!

  这混蛋,居然还来了二连骗,第一次受骗了,第二次他装受伤,大家真有些信了,没办法,那时候武王距离阁楼最近,忽然倒飞,谁敢不当真!

  一击让天王重伤,这不是皇者是什么?

  可现在呢?

  这些老古董,这时候都要疯了!

  太侮辱我们的智商了!

  镇天王也跟着人群大骂,他又一次被吓到了!

  一位天王说受伤就受伤,他都以为是皇者出手了!

  “他么的,这些小混蛋,一个比一个能装,一个比一个能演!”

  镇天王气的直骂街,过分了啊!

  老子都这么大年纪了,能受得了你接二连三的刺激吗?

  ……

  张涛才不管他们,有宝物,那就有我张涛!

  我张涛在,还能给你们夺走了宝物?

  下一刻,张涛闯入了阁楼中,陡然凄厉惨叫一声。

  “不!”

  “混蛋,还想骗我们!”

  后方,众人怒不可遏,两次了,你还想骗第三次不成?

  “灵皇饶命!”

  张涛凄厉惨叫声再起,听的众人毛骨悚然,不会是真的吧?

  这下子……还真有些含糊了。

  叫的这么凄惨!

  阁楼被皇者气息笼罩,哪怕是他们,也无法感应的清晰,不太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又一声凄厉惨叫响起。

  “别杀……”

  声音戛然而止!

  冲在最前方的坤王,脚步微微一滞,本王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后方,黎渚冷喝道:“他在演戏,进去!”

  坤王回头看着他,你先进去!

  他有些含糊。

  黎渚好像没看见他的眼神,陡然看向月灵道:“月灵天王,你是女性,又是北皇之女,哪怕真的灵皇,你进去了,也不会有大碍……”

  月灵张口就怒骂道:“你这混账东西,狗一样的东西,也敢指使本宫!你怎么不进去?”

  “……”

  黎渚脸黑,就不该招惹这女人。

  阁楼中,此刻静悄悄的。

  而这时候,镇天王也是眼神凝重,看向坤王几人,冷声道:“一起进去!”

  他现在真怀疑张涛出了事!

  太安静了!

  安静的有些可怕!

  坤王几人皱眉,刚刚大家还迫不及待地要进入,现在……都有些犹豫了。

  难道灵皇真的在里面?

  只是受伤了,或者别的原因,无法离开阁楼?

  那现在闯进去了,不是找死吗?

  这一刻,坤王忽然冷喝道:“包围此地,武王出来,联手斩杀他!”

  若是出不来……那就再说了。

  反正现在让他进去,他有些不敢。

  隔楼的小门,在刚刚张涛进入之后,已经再次关闭,哪怕只是隔着一道门,坤王都难以感应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这时候……让人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门缝中,金色血液渗透而出。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武王……遇害了?

  镇天王急忙抓起一滴血液,脸色一变,“生命气息被泯灭了!”

  后方,黎渚皱眉道:“他自己演的!”

  “那你和老夫一起进入!”

  镇天王看着他,黎渚瞬间闭嘴,不去!

  这时候,哪敢轻易进入冒险。

  武王到底死没死?

  真的还是在演戏?

  接连两次演戏,大家都有些怀疑他。

  可真的太恐怖了!

  惨叫几声,没了气息,然后血液流出,这……谁知道真的假的!

  众人心中,那是真的又怕又怒。

  武王,耻辱!

  这也是天王?

  要是之前不演戏,大家现在肯定不会怎么怀疑,可想到之前被骗了两次……真的都有些怀疑他。

  可又不敢去赌命!

  这下子,那是两头为难,一时间个个都憋着一股气,这口气发泄不出去,连这些天王都有些受不了。

  后方,龙变天帝这些人,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长见识了!

  这算什么?

  一群老古董,被武王耍的团团转,偏偏又怕死,一个个的又不敢进去验证真伪。

  这时候,镇天王忽然道:“那就让这几个圣人进去!”

  话落,镇天王直接破空抓向平育天帝。

  这位……没后台!

  平育天帝脸都绿了!

  我?

  二话不说,破空就逃,能量爆发到了极致,边逃边吼道:“坤王大人,救我!”

  他可是配合三大护教才会一起出手的!

  现在坤王不出手阻拦,他如何是镇天王对手?

  “够了!”

  坤王怒喝一声,平育也是圣人,之前联手三大护教追杀张涛,现在他真要看着此人被杀,三大护教都要心寒。

  坤王出手了,一掌拍向镇天王,接着喝道:“封锁此地,无需让人进入!”

  镇天王骂道:“不让人进入试探一下,要是真的灵皇在复苏,在这镇守,等死吗?”

  众人都是变色。

  一时间,倒是有些让平育天帝进入试探一下的心思。

  好歹也是圣人!

  哪怕武王在里面设伏,也没那么容易死,可以跑出来报信的。

  至于其他绝巅,帝级……

  武王真要在里面埋伏,搞不好进入就被干掉了。

  这下子,感受到这些强者的变化,已经躲到远处的平育天帝,那叫一个惊悚!

  他可是圣人!

  还是上古帝尊,身份也是极为尊贵的。

  这些家伙……难道真要让他去送死?

  他可不干!

  不管里面是灵皇,还是武王埋伏,那都是危险无比的事,这事怎么不让三大护教或者二王去干?

  坤王深吸一口气,冷声道:“里面不可能是灵皇!当年灵皇应该是战死了……”

  镇天王冷哼道:“愚蠢!看到的就是真的?皇者留下一缕生命气息,八千年复苏了,很难吗?当年若是没能彻底被人磨灭一切,她复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这下子,众人无言了。

  是啊,他们不是皇者,没有参与最后的一战,没有看到最后一刻。

  谁知道到底死没死!

  要是没死,真的复苏了怎么办?

  众人都是踌躇不已,一脸的不甘。

  破阵这么久,现在阵法破了,却是因为张涛先进去了,不知道是真的遇害了还是演戏,居然弄的众人都不敢进去了!

  这还有天理吗?

  “该死的家伙!”

  “这种人居然也能证道天王,苍天无眼了!”

  “要是假的,他出来了,联手干掉他!”

  “……”

  众人都是怒形于色!

  镇天王不管他们,冷喝道:“诸位怎么说?让不让平育进去?”

  平育天帝,这位四梵天的圣人强者,此刻如同待在牛羊,满脸的愤怒和不甘,却也一脸渴望地看着几位天王。

  不要答应!

  他不想去送死!

  圣人很强,可很强那又如何?

  他对上张涛,其实未必会死,好歹也是老牌强者了。

  可在场的,哪怕新晋天王的月灵,那都是有神器在手的。

  进去了,现在又感应不到什么,被一位天王伏击了,这可比正面作战都危险的多。

  真要是张涛,那还有机会活。

  可要是……真的灵皇呢?

  坤王看了他一眼,冷冷道:“那不如让龙变去,反正他寿元即将耗尽!”

  “龙变?”

  镇天王看了一眼苍老无比的龙变天帝,忽然传音坤王道:“你想找死?神皇还真未必死了,你现在弄死了龙变,神皇活了,第一个杀你!”

  坤王脸色微变。

  三界有传闻,龙变天帝和兽皇有关,当年从兽皇宫中走出来的,甚至传闻兽皇那柄号令天下妖兽的神器就被龙变给盗走了。

  可真正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却是知道,龙变其实和兽皇关系不太大,当然,有点关系。

  可龙变主要的身份,不是兽皇宫的人,而是神皇的坐骑!

  方平此刻不在,否则就能迅速联想到当日看到的那副画面!

  一位老者在讲道,学生质疑,苍猫偷吃……

  当日,苍猫就叼走了龙变。

  而方平一直觉得那位学生有些熟悉,此刻若是再联系一下,便能知道,战天帝拜师三皇,其中就有神皇。

  战天帝!

  当日,质疑的正是战天帝。

  还在和神皇学道的战天帝。

  而苍猫,当年还小,恐怕都未必记得那时候还不算强大的战,直到后来,对方成了极道天帝,这猫大概才知道了战。

  而且苍猫记忆其实丢失了不少,方平上次问它龙变的事,这猫也是一无所知。

  它不知道,镇天王这些老古董却是知道的。

  龙变,就是神皇的坐骑!

  不,也许说实验体更合适。

  妖兽可以成皇,妖植呢?

  神皇研究了很多年,一直在培育妖植,却是不入其门,出身兽皇宫的龙变,也许就是神皇拿来研究妖兽和妖植不同之处的实验体。

  ……

  坤王脸色变幻了一阵,九皇当中,要说可能活下来的,神皇概率的确最大。

  这家伙实力强大是一点,关键是宝物多,手段多。

  在九皇当中,也是第一个成皇的。

  神皇!

  不过后期一直专注于研究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让妖植成皇之类的,在九皇当中,倒是不太显眼。

  此刻,镇天王这么说,坤王哼了一声,却是没再提让龙变进入的事。

  这家伙比水力身份要尊贵!

  水力只是南皇坐骑,龙变据说可能还是兽皇后裔,当然,没有得到兽皇的承认,是不是,大家也不知道。

  可不管如何,对龙变,哪怕不怕,也没必要特意害死他。

  坤王再次看向其他人,很快不看了,他要让这些人进入,镇天王必然不会答应的。

  这时候,坤王喝道:“镇海使,乾王,二位看好了镇天王!以防他和武王联手,夺宝离去!其他人,封锁此地,决不允许被武王夺走宝物!”

  众人纷纷轻哼一声,还用你说!

  真要是武王演戏,这次大家都准备活活打死他!

  这么多强者,被一个小年轻耍的团团转,咽不下这口气!

  所有人都脸色不好看,一个个盯着镇天王,好像在说,你带的好头!

  人族强者,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这还是强者吗?

  一个个无耻到了极致,简直都没办法形容,这要是搁在上古,九皇四帝都要打死他们,羞于为伍!

  镇天王心中也是暗骂,跟老头子我有什么关系?

  张涛那是自学成才,和我无关!

  没看老头子教出来的李振吗?

  多老实的孩子!

  ……

  外面的人,一个个气急败坏。

  阁楼内部。

  一楼大厅。

  张涛凄惨叫了几声,给自己放了点血,等待了一会……忍不住心中暗骂,“一群胆小鬼!”

  这才哪到哪?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胆子这么小,怎么夺宝?

  胆子这么小,怎么变强?

  换成我,冲进来再说,用得着怕的要死,一个个在外面躲着吗?

  张涛这时候扫了一眼大厅,阁楼一层地方不大,恐怕也就百来平米,对于上古强者而言,这么小的地方,其实真的很袖珍了。

  张涛扫了一眼,没有到处寻宝。

  因为……他直接开收!

  桌椅板凳,看到了什么,那就收什么。

  他张涛走过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什么遗漏了宝物,不存在的事!

  甭管宝物自秽不自秽,都收走了,自然不会出现买椟还珠的事。

  这地方,不是灵皇的寝宫,不过恐怕也是灵皇待过的地方,桌椅板凳,那也都是好东西。

  老张那是看到什么拿什么,都搬走!

  很快,一楼空荡荡了!

  老张轻轻摸了摸地面,心中感慨一声,皇者也是有钱人,木地板!

  实木地板!

  非但是实木地板,他严重怀疑,这可能是绝巅境妖植的木头!

  整栋阁楼,都是木质的,老张怀疑也许灵皇不止干掉了一位绝巅妖植。

  当然,也未必需要干掉对方,以皇者的身份,妖植自己贡献部分躯干,难度不大。

  反正又不是长不回来。

  “地板就先不撬了,先拿重要的,临走的时候……也许可以一锅端了!”

  老张看着屋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和方平进入本源殿的时候,想法如出一辙。

  干嘛要一点点的搬,先搬走一些,再想办法打包带走再说。

  张涛也不耽误,趁着外面那些家伙不敢进来之前,先看看有没有别的宝物了。

  一楼的东西,对他都没什么用。

  很快,张涛飘上了二楼。

  二楼也很空旷……不过老张好像发现了什么!

  很快,他在二楼窗户所在的位置,看到了一样东西!

  一个……窝?

  “是窝吗?”

  老张看了一眼那金灿灿的玩意,有些不确定。

  如同鸟巢一般,不过很大,比一般的床铺都要大一点。

  好像是用稻草编制的,不过老张看出来,不是,是用……天材地宝编制的!

  老张眼睛都红了,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一根“稻草”好像复苏了,上面结出了一枚不大的果子,这果子……老张觉得自己见过!

  “这……这是金身果?”

  张涛蹲下身体,摸了摸那些金黄色的“稻草”,接着心中就是狂骂,奢侈!

  这哪是什么稻草窝!

  这箩筐一样的窝,用来编制的“稻草”居然都是妖植!

  起码都是九品起步!

  “这得祸害多少妖植,这……密密麻麻的,上千根稻草吧?”

  老张甚至看出了一点东西,这窝很牛,也许有特殊功效,起码具备纳须弥于芥子的功效!

  把上千株妖植,压缩到了稻草模样,这窝,要说不能放大放小,他第一个不信!

  这还只是外面,里面,也是铺了一张又厚又软和的毛毯。

  老张探手抓去,果然,他这一抓进去,就感受到了,能量浓郁的惊人,几乎都被压缩在了里面,这窝棚功效很多。

  老张没顾得上这些了,一抓到毛毯,手掌上居然闪现一道血芒,自我反击!

  这毛毯……很强大!

  “这……天王级妖兽的毛皮……不……别不是兽皇的吧?”

  老张不寒而栗,兽皇据说是龙,龙皮有这么软和吗?

  也难说!

  灵皇这是拔了兽皇的皮,弄了这个窝?

  这窝是谁的?

  总不会是灵皇自己住吧!

  “苍猫的!”

  老张瞬间有了结论,这是苍猫的窝,太奢侈了!

  这阁楼,当年可能是苍猫的休息地!

  “我这是到了猫窝了?”

  老张心中吐气,也不废话,就要将猫窝收走,很快,眼神微动,居然不行!

  这时候不惊反喜,老张急忙打开三焦之门,开始收取。

  果然,这一次收取成功!

  ……

  同一时间。

  魔都。

  苍猫吃饱喝足了之后,开始睡大觉。

  猫世界中。

  看着老张冒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东西,好像说了什么,苍猫懒洋洋地点头,“是本猫的!”

  “不是本猫的猫窝,那是行宫,懂不懂?”

  苍猫鄙夷,还奢侈,这又不是猫宫!

  猫宫可是神器!

  这只是灵皇自己弄的一个猫窝而已,本猫都不屑于睡的。

  “不过……现在也没猫窝睡了……假人皇收了吧,到时候回来给本猫,将就着睡吧!”

  苍猫打着哈欠,鱼头妖再次烤熟了自己,飞进了它的嘴巴。

  此刻,它的猫世界也有些变化。

  方平现在没来,要不然会发现,比之前大了一点点,虽然看起来不太明显,可的确是大了一些。

  “假人皇在哪找到的猫窝?”

  苍猫有些迷糊,本猫都不记得丢在哪了,怎么被假人皇捡到了?

  “不管他了!”

  苍猫懒得去管,继续吃自己的,睡自己的,昨天好不容易吃了一顿大餐,好好享受一下,这次骗子去闭关了,小胖脸被自己弄去修武道了,自己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

  苍猫回应自己,老张自然是不知道的。

  此刻的他,颇为欣喜。

  这猫窝,恐怕不比一柄圣兵差!

  不,也许更好,哪怕不如神器,说不定也有半神器的价值了!

  “好东西!”

  老张继续扫了一圈,二楼好像除了猫窝,就没别的了。

  从外面看,阁楼就三层。

  那溢散皇者气的宝物,应该就在三层了!

  “是什么?”

  这一刻,老张也有些紧张起来,别演戏演到了最后,真的把灵皇给挖出来了,那他真要倒大霉了!

  “上去再说!”

  老张压下心中的悸动,小心翼翼地往三楼飘去。

  也许……这次可以发大财!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