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下次装别人爹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坤王殿中。

  方平已经将圣人令炼化。

  此刻的方平,心中惊喜万分。

  本源世界极其稳固!

  非但如此,他还发现,自己好像有了新的对敌手段。

  不,兵器!

  圣人令可是圣兵!

  他有斩神刀,可斩神刀因为是破损的,除了在斩大道上效果极好,其他时候,也就一般。

  斩神刀对他有一些增幅,很低,未必比得上一些趁手的真神兵。

  而现在,圣人令这柄圣兵,方平觉得,对自己起码有5%左右的力量增幅。

  而斩神刀,之前其实是没达到这地步的。

  “当番天印用啊!直接镇压下去!这比刀砍人都爽!”

  方平压下心中的激动,看了一眼地飞真君……

  此刻,地飞真君也是欣喜道:“炼化的如何?”

  方平点头,“还算契合。”

  “很好!”

  地飞真君喜形于色,方平看了他一会……没再说话。

  地飞的表现,让他想起了一人。

  感觉是很久之前的一人,实际上也没多久。

  当初魔都地窟的葵罗!

  方平当时也是冒充他的儿子葵明,进入了禁区。

  那位,对自己的儿子也是百般疼爱。

  方平拿走了他的全部积蓄,那位好像也没任何不满,百般满足。

  至于最后……

  葵罗死了!

  方平知道,不过他没动手。

  那一次大战,波及范围很广,葵罗是死在了魔武强者手中,不是吴奎山杀的就是李老头杀的。

  方平没去问,也没去看。

  他背负的东西很多!

  他不敢有任何心软,不敢有任何松懈。

  地飞……必须死!

  地飞对云生很疼爱,为了云生,敢和帝尊叫板。

  一旦知道方平杀了他儿子,他哪怕杀不了方平,也会疯狂地报复人类,一位绝巅要报复人类……那人类麻烦很大。

  “希望……我不会亲自对你动手!”

  方平压下了心中的复杂,战争,真的会让人失去许多。

  而我,是人族的领袖。

  尽管我不想背负太多,可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如今的他,也不可以胡乱行事。

  压下了这些,方平开口道:“去前面,地邢大人在那边等我们,再汇合地奇大人,我们就可以尝试去内殿了!”

  地飞自然没意见,地平也没意见。

  很快,三人朝本源境那边飞去。

  ……

  片刻后。

  本源境到了。

  看到本源境,地飞也是一脸惊讶,很快道:“这是本源境?据说教主在这留下了很多机缘,不过也容易让人迷失……”

  这边正说着,地邢出现了,看到方平带来了地平和地飞,朝方平看了一眼。

  现在对地平出手?

  其实地平死还是不死,影响不大,主要还是地奇。

  地奇是近帝强者!

  而且还进入了本源境!

  地奇活着,一方面会让他们被帝级针对,一方面地奇在……地邢觉得,这个小团队的控制权,会始终落在地奇手中。

  反过来,杀了地奇,他们不会被帝尊特意针对,而他,哪怕表现的实力不强,也足以在这个小团队中占据一席之地。

  “云生,你和地飞说了吗?”

  “没有。”

  方平和地邢传音。

  “要不要对地平出手……或者……让地平和我们联手,一起对付地奇?”

  他现在倒是有些担心,干掉了地平和地奇,这父子俩会不会对他下手了?

  这俩父子,杀了他,再去找个帝尊投靠,地位更稳固。

  到了这地步,随着死人太多,大家都是人人自危。

  他也不想因为这俩父子出手,导致自己实力暴露。

  “我们三人,是地奇对手吗?”

  方平问了一句,其实就是故意试探地邢,你有把握吗?

  两人一边传音,地邢一边道:“地奇兄进了本源境,我们在这等一会,等地奇兄出来了,一起行动!”

  地平却是有些心动道:“那不如……我们也进本源境一探?”

  这些神主,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坤王殿的情况。

  这可是宝地!

  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

  地邢微微凝眉道:“里面情况不明……”

  传音给方平道:“击杀地平!”

  地平进去了,他也担心地平拿到了机缘,至于地飞……到时候杀了地平和地奇,哪还有时间给地飞在本源境中找寻机缘。

  方平深深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果决。

  说杀就杀,几千年一起处事,那是丝毫情面都没留下。

  “好!”

  方平也不含糊,就在传音结束的刹那,一方大印凭空出现。

  地平此刻还在和地邢交流,感受到后方的气机,刚想转身,陡然脸色剧变,急忙往前破空。

  可前方,有地邢在!

  也就在这刹那间,地邢出手了!

  一拳!

  这一拳,夹杂着大量的水气,让地邢看起来极为模糊,可冷厉的眼神,却是让地平心寒。

  前有危机!

  后有杀招!

  他没想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云生和地邢要对自己出手!

  五位真神,才能对抗帝尊,自己死了,他们有什么好处?

  自己实力不算强大,只是跟着他们一起保命罢了,为何要杀自己?

  他是真的没想通!

  难道……是因为看到了云生的圣人令?

  可地邢呢?

  他没时间去想了,太快了。

  这俩人说下手就下手,连地飞都没反应过来。

  此刻,地飞也是瞬间离开了原地,一时间有些恍惚……怎么了?

  为何要对地平出手?

  他和地平关系还是不错的。

  然而,这时候,惨叫声已经传来!

  方平这还是第一次动用圣人令,动用这方印章!

  圣兵果然强大!

  方平只觉得自己瞬间被掏空,全身能量几乎是一下子被抽空了,瞬间融入了圣人令中。

  圣人令爆发的气机极强!

  这一方大印,好像要镇压世界,四周,那号称可以打造圣兵的天落仙金墙壁,这一刻都有些扭曲。

  地邢也是脸色一变,大印直接朝他和地平一起砸来,他都感受到了压力。

  方平也是脸色发白,低喝一声:“镇!”

  轰隆!

  大印落下,破空而镇,虚空坍塌,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

  四重天微微颤动了一下!

  这一刻,地飞看到了,地邢看到了。

  四重天,那是爆发力达到120万卡的表现!

  当然,四重天没破。

  可哪怕没破,这一击也是强大的骇人。

  起码对他们而言,这一击强大无比,哪怕不到百万卡爆发,也超过90万卡了!

  地邢脸色都变了!

  云生手中这方大印……圣人令?

  他拿到了圣人令!

  不过,很快他脸色放缓,不到百万卡的爆发,是不弱,可那是对之前的他而言,对此刻的他,这样的爆发还不足以对他产生致命威胁。

  难怪云生合作起来,也是痛快。

  这小子恐怕觉得,他和地飞联手,足以轻松镇压自己。

  “圣兵!”

  地邢心中贪婪,自己现在还只是近帝实力,可拿到了圣兵,到时候,恐怕真的快到帝级了!

  云生居然这么好运气,拿到了圣人令,这也是自己的机缘!

  想归想,不耽误他出手!

  地邢眼神冰寒,这一拳,也是眨眼间降临!

  距离太近了!

  地平有防范,可他防的是地飞父子,他还真没怎么防地邢。

  在他看来,这时候五人虽然一体,可也有小圈子。

  地奇最强,地飞父子俩抱团,既然如此,他和地邢就该抱团。

  可现在呢?

  云生对他出手了,地邢居然也对他出手了!

  “不!”

  “你们这是自取灭亡……”

  地平怒吼!

  都疯了吗?

  杀了他,有什么好处?

  他都没有获得什么机缘,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真的不甘心啊!

  然后,前后夹击之下,哪有他逃生的机会。

  后方大印轰隆一声,砸在他后背上!

  砰!

  背部炸开,血肉被裂缝席卷一空,骨骼都断裂了无数。

  前面,地邢一拳打出,也是打的他骨骼炸裂开。

  两人偷袭他,一人一招,他便被重伤了!

  惨叫声从口中传出。

  可失了先手,这时候圣兵的强大,再次得到了验证,圣人令一击打下去,他后背的血肉和骨骼居然无法恢复,一股强大的力量渗透入了体内,还在继续破坏他的金身。

  地平怒吼连连!

  地邢暴喝道:“地飞,出手!”

  地飞真君脸色微变,方平也是喊道:“父亲,先杀了他再和你解释!”

  地飞咬牙,眼神有些复杂。

  现在的局势,他都迷茫了!

  谁和谁才是一伙的?

  哪怕云生,他都有些看不明白了。

  这两日,恍如梦中。

  尽管不明白,可到了这地步,地飞还是轻叹一声,手中一柄能量长剑凝聚,下一刻,一剑隔空杀向地平。

  三人同时出手,斩向重伤的地平。

  ……

  远处。

  雷霆帝尊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微微蹙眉,怎么了?

  爆发了战斗?

  谁和谁打起来了?

  有心想去看看,考虑了一下,雷霆帝尊吐了口气,不管了,还是先去内殿!

  内殿才是他最想去的地方!

  在这,虽然也有收获,可想成圣人,成天王,希望太渺茫了!

  唯有进入内殿,也许才有这样的机会。

  雷霆帝尊没再管那边,迅速朝通道尽头飞去。

  他是护法,知道的比地飞他们要多。

  他其实去过内殿!

  地平他们这些人,也有人去过,不过那也是在护教或者护法的带领下,才有机会去,去了也是很快离去,知道的可没他多。

  比如如何去内殿,他是知道的,其他人恐怕不清楚。

  ……

  轰隆!

  一股能量潮汐,席卷整个大殿。

  地平金身被打爆了!

  三人联手之下,他哪有反抗的机会。

  血肉金骨,都被空间裂缝席卷一空。

  旁边,本源境小屋都颤动了一下,显然遭受冲击之下,也有些波动。

  方平迅速吸纳附近能量,天哭令再次朝遁逃的地平精神体砸去。

  三位强者出手,地平逃不了的。

  前方,地邢已经再次拦路,精神力爆发,让空间再次破碎,一拳轰出,隔着老远就撕裂了精神体。

  惨叫声再次传来!

  方平的天哭令也是再次降临,轰隆一声,将地平精神体砸的四分五裂。

  四分五裂的精神体,再次朝四面八方遁逃。

  这就是强者!

  到了地平这地步,不彻底剿灭他的精神力,他复活的概率很高很高,只有有宝物就行。

  方平三人,各据一方,再次出手绞杀那些精神力。

  惨叫声一阵阵的传来!

  很快,众人将圈子缩小。

  圈子中央,只有一道虚弱无比的精神力残留了下来。

  地平恢复了人形,眼神怨毒,精神力剧烈波动道:“为什么?地邢,你就不怕本座被杀,下一个就是你?何其愚蠢!”

  地邢不语,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杀了他再说!

  地奇很有可能快出来了,得尽快收拾战场,不能让地奇发现异常。

  地邢一拳再次轰出,席卷四方,连虚空都被一股寒气冻结住了。

  地平残留的精神力太弱,寒气一降临,他这道精神力组成的虚影,就被冻结住了,冻结在了虚空中!

  地邢拳头降临,将冻结的虚空轰碎!

  如同冰块碎裂,地平的精神力直接四分五裂,彻底粉碎。

  哪怕如此,地邢还是不罢休,将所有分裂的精神力全部碾压到了粉碎。

  而方平,精神力也是席卷四方,下一刻,在一处裂缝的边缘,捕捉到了一丝气息。

  精神力凝聚成剑,一剑劈砍了过去!

  “啊!”

  绝望的惨叫声传来,裂缝边缘,地平残留的一些精神力,直接被粉碎。

  这一次,地平是真的没了后手了。

  轰隆隆!

  殿中,众人只听到了轰鸣声,却是没看到大道崩裂的迹象。

  这是坤王殿,大道崩裂,应该在外界展现。

  可众人都知道,地平死了。

  死的地飞还在茫然。

  到底为何要杀地平?

  这一刻,他不由看向方平,隐约间,觉得有些陌生!

  这人……真的是云生吗?

  之前,哪怕几次产生这样的想法,他也没去深想。

  儿子出息了!

  他是父亲,云生是他的独子,儿子有了出息,他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自豪,骄傲!

  哪怕觉得意外,觉得奇怪,他也没去想别的。

  可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这般,让他觉得,眼前这人……不太像他的儿子!

  果决!

  阴狠!

  毒辣!

  说杀就杀!

  杀别人,他不管,地平……他是真的打算和地平做亲家的。

  云生和白蓉的关系不错,两家有往来。

  所以当日白蓉被杀,云生气急败坏要报仇,他和地平都没多想。

  云生和地平接触的次数也不少。

  比起其他神主,地飞觉得,杀地平之前,多少要和自己沟通一番。

  可没有!

  儿子和地邢联系好了,说动手就动手了。

  此时此刻,地飞关注着方平的一举一动,他心中隐约间有些想法,可又觉得不可能!

  这就是自己的儿子!

  可儿子,变的太快了!

  “不……不会的!这就是云生!”

  地飞在心中说着,这就是云生,不会是别人。

  怎么可能会是别人!

  三千年前,他生下了云生,也是他唯一的后裔。

  那也是一个大乱的时代!

  那个时代,天帝陨落,那个时代,没多久就爆发了地皇神朝一战,再之后,南北之战爆发!

  这三千年来,父子俩都沉眠过。

  云生沉眠了接近两千年!

  真正说起来,云生应该不到千岁。

  而这三千年,他们几乎没怎么分开过。

  经历了动乱,经历了黑暗,经历了太多,儿子怎么可能会是别人?

  “他刚突破……所以才显得有些陌生……证道成功,有些不同,那是必然的。”

  “可生儿……真的有战斗中突破的天赋吗?”

  地飞恍惚了。

  一旁,方平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却是没说什么。

  地邢,这是利益的联盟。

  风云道人,那是知道自己是方平。

  雷霆帝尊不知道,可一旦知道,也不会杀他,大概想擒拿他。

  此刻,他的身份其实已经逐渐暴露。

  地飞……也许也产生了怀疑吧?

  也好!

  方平忽然有些轻松起来!

  去怀疑吧!

  来试探吧!

  他觉得,自己以后最好不要去伪装谁,哪怕伪装,也别去给人当儿子,这样的事情做多了,他自己都觉得不舒服。

  “下次要装,也要装别人的爹!”

  方平心中呢喃,给人当爹,比给人当儿子要强!

  一时间,三人都陷入了沉思中。

  没人开口,看着裂缝消失,看着能量席卷四方,感受着大殿中,那轻微的震动。

  想必这时候,外界该下血雨了。

  今日,死了四位真神了!

  昨日,死了一位帝尊和两位真神。

  再前几日,也死了两位真神。

  一帝八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原以为神教强大无比,哪曾想,强者多,死的也快。

  ……

  坤王殿外。

  的确下起了血雨。

  昨日一场血雨刚结束,今日又迎来了一场血雨。

  恸哭声隐约间传来!

  那是地平的府邸!

  死了,地平大人陨落了!

  今日,神教再次死了一位神主。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大殿之下,那具金骨,贪婪地吸收着一切,真神又死了一位,这俩日怎么了?

  难道知道他要复苏了,所以有人给他送能量来了?

  ……

  天木林。

  坤王分身,此刻脸色铁青,严肃无比。

  死了!

  哪怕说着不在乎,可真的又死了一人,他还是难以接受。

  这一刻,哪怕还在和天木战斗,他也忍不住喝问道:“那人到底是谁?他绝不是云生!从他进入神庭,已经死了太多人,天木,告诉本王,他是谁!”

  天木笑道:“殿下还是趁早去吧!再不去,你的人……能活几个难说!此人是谁,老许也不是太清楚,可老朽知道,此人是当代人王!”

  “人王!”

  坤王分身震动,“武王?不!不会!”

  他虽是分身,可坤王在的时候,都在神庭,他也会知道坤王本体的记忆。

  此刻,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涛。

  很快,又否认了这一点。

  “冥王?月王?”

  “不,这两人没有这样的能力!”

  “人王……人王……”

  坤王分身想着想着,陡然眼神一变,“方平!”

  本体走的时候,方平还弱小,那时候只是具备九品战力,在他看来不值一提。

  可他有收集过方平的资料!

  隐藏身份,转换气息,这一点,方平干过!

  再加上他知道人类强者几乎都走了,那此刻混进来的……十有八九就是方平!

  “方平!”

  坤王分身咬牙切齿!

  居然是方平,那家伙居然混入了神庭,制造了大乱!

  风云和雷霆是白痴吗?

  难道到现在都没发现对方的身份?

  死了一位帝尊,六位真神了啊!

  还是说……已经发现了,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没管这些?

  “愚蠢!”

  “蠢货!”

  “这是第二个武王,不杀他,迟早会成为大患……”

  心中怒骂一番,很快,坤王颓然了。

  大患……是的,他们这些人都觉得武王、方平这些人会成大患。

  可站在风云他们的角度……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武王和方平再强大,第一个要找谁?

  显然不会是他们!

  在他们看来,这是坤王这些强者才会去考虑的事。

  而风云这些人,当务之急就是变强,强大到有资格去考虑后患的事,而不是如同现在一样,连考虑这些的资格都没。

  对面,天木叹道:“殿下,还是回去吧!八千年的积累,难道真的要付之一炬?独木难支!殿下麾下这些人真的死光了,成了孤家寡人,殿下真的能在接下来的大变中占据优势?

  人王……人间……这一次大变,人间才是大势所趋!

  这种人现在不杀,会越来越难杀!

  就如上古,每一次大变,都有人崛起,有人在混乱中证道!

  九皇四帝,都有这样的经历,殿下是地皇之子,也该知道,上古岁月,地皇证道之时,也伴随着腥风血雨……”

  天木感慨道:“老朽曾听闻,地皇证道之时,和几位至强者厮杀不休,打破了八重天,甚至战入了九重天,最终得窥皇道,成就不朽!

  那个时代,是地皇的时代!

  而这个时代……成皇者,有几人?

  老朽看来,也许也只有一人!

  人王……尤其是当代人王,机会最大!

  殿下,真的不阻拦?”

  坤王冷冷看着它,天木的话,不是没道理,可八千年了!

  到了这一步,自己真的要放弃吗?

  还剩下两位帝尊……坤王陡然冷哼一声,那就让他们去死好了!

  神庭的精锐,并不在这里。

  哪怕真的被端了老巢,虽然伤筋动骨,可也没天木重要!

  天木见他这样子,也是无可奈何。

  没办法啊!

  坤王这是盯着它不放了,哪怕它把方平卖的一干二净,人家都不愿意走,这次自己真有麻烦了!

  “乱世啊!”

  “运气,气运……”

  天木忽然感慨一声,每个时代,天骄崛起,好像都有大气运。

  这一次,若不是坤王分身被自己缠住了,或者说,坤王分身非要缠住自己,那位人王根本没有任何活路可言。

  可偏偏局面就是如此,坤王分身走不得。

  哪怕知道人王在那,衡量利弊,坤王分身还是选择了不回归。

  这就是气运!

  气运,那就是在死路和活路之间,外界的一些影响因素,会被动地去影响一切,让这些大气运者踏上活路,而非死路。

  这一点,天木经历过很多,不,或者说听说过很多次。

  九皇四帝,其实都有这样的经历。

  否则,这些人也无法脱颖而出,在那个时代证道。

  “人王!”

  天木脑海中闪现出方平的样子,或者说云生的样子,微微凝眉,难道这位人王……真有机会?

  “他认识苍猫,认识李宣泄,身上还有一些极道天帝的气息,自身也沾染了一些皇道气息……这位人王倒是有些可怕!”

  “老朽今日这些话……一旦被知晓,恐怕也没好果子吃!”

  天木看了一眼坤王分身,心里也是发了狠。

  不走是吧?

  不走那就干掉你,让你连泄密的机会都没!

  分身死了,谁知道老朽说过这些?

  天木发了狠,万丈之上,战斗也愈加激烈起来,虚空之上,呈现出一片巨大无比的黑色空间,那是天塌了!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