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父皇啊,儿子苦啊!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这一次,方平彻底低调了。

  两位帝尊和几位真神,此刻都是极为警惕,破起阵来,也是不顾伤势,接连不断地攻击。

  弱小者,如地邢、地平包括方平,都是不断受伤。

  两位帝级也好不到哪去。

  他们应对的可是五重大阵。

  而地奇,此刻也时常会面临四重大阵,方平他们这边,众人也是心惊胆战,生怕遭遇四重大阵,那可是有致命威胁的。

  三大强者的陨落,也让气氛低迷了许多。

  而这些人,此刻光顾着注意大阵,注意虚空,注意天木林方向,却是没人注意到,几位陨落的绝巅,能量溢散的速度快了许多。

  三位绝巅陨落,按理说,此地会爆发一阵能量潮汐的。

  可众人也是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神城八千年来都没绝巅陨落,哪知道神城这边死了绝巅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

  地下万米深处。

  琥珀中,金骨散发出淡淡的金芒。

  “真神陨……”

  一句微不可闻的声音传来,只限于琥珀附近,很快消散。

  下一刻,琥珀恢复平静。

  今日,上空死了上万武者,死了三位真神,这些人溢散的能量可不是小数目。

  ……

  方平可不知道,因为他的举动,让一位几乎彻底陨落的强者,开始渐渐复苏。

  “快开了!”

  此刻,风云道人和雷霆帝尊都是极为激动。

  大阵快开了!

  此刻,青铜大殿外,水波荡漾,那是大阵在动荡。

  总算要开启了!

  在付出了三位真神陨落的代价下,在所有人都受伤的情况下,大阵总算要开启了。

  众人都极为激动!

  “再来!”

  风云道人暴喝一声,此刻,地奇却是忽然道:“待会攻击结束,大阵破灭,所有人退开三百丈以上!”

  此话一出,地飞几人瞬间变了脸!

  那边,风云道人微微蹙眉,淡淡道:“本座也刚想提醒诸位,千万小心了!”

  地奇笑了笑,眼神闪烁,有些得意。

  如今,两位帝尊那是希望其他人死了算了。

  可他不行!

  地飞这些人就是他的依仗,可以和帝级一争高低的依仗!

  地飞他们死了,他哪来的资本和帝级较量。

  大阵一破,必然会爆发最后的威力,极为危险,风云道人故意不提,恐怕有趁机弄死他们的心思。

  谁让地暗死了,地暗死了,风云道人也没必要再保其他真神。

  至于三界的威胁……这次大家有了收获,谁还在乎那些威胁?

  没有收获,坤王殿也被打开了,而且还有了天木这位圣人级强者在,大家还会不会继续留在神庭都难说。

  是的,此刻,这些帝级和真神,都有放弃神庭的心思了。

  没人想和一位带着敌意的圣人生活在同一区域,这是找死。

  哪怕那位圣人好像无法本体出动,那也不能与虎同穴。

  ……

  众人警惕,也不多说。

  此刻,唯有五位真神联手,那才能在接下来的夺宝中占据一席之地,否则今日都要便宜两位帝尊。

  “破!”

  两位帝尊大喝一声,全力攻击大阵。

  其他人也是纷纷出手。

  喀嚓……

  微不可闻的破碎声响起,下一刻,所有人头也不回,疯狂朝外遁去。

  这一刻,众人都是汗毛竖起,感受到了危机。

  轰隆隆!

  大殿四面八方,爆发出强大无比的攻击。

  轰隆隆!

  方平身后,一道道裂缝形成了一条黑色长龙,朝他席卷而去。

  方平跑的飞快,他可不想尝试一下被卷入的滋味。

  大殿在颤动,整个神城都在颤动。

  五重天阵被破,此刻爆发最后的余威,那也是强大无比,破坏力超乎想象。

  大殿外,一些陨落武者的骸骨,被一卷而空,眨眼间化为了虚无。

  ……

  神城中。

  这一刻,也有大量靠近坤王殿的武者死亡,炸裂,身死道消。

  这就是神教!

  那些帝尊,那些真神,根本没考虑大阵破开之后,会对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当然,附近的人也不多,早就在他们围杀那些神庭军的时候,不少人逃离了此地。

  此刻,那些留下来的人算是倒了霉。

  死亡,成了这一日神城的主题。

  ……

  假天坟中。

  坤王已经不受任何干扰。

  死吧!

  都去死吧!

  地孤也死了,大阵也破了……

  现在还有什么?

  剩下的两位帝尊和几位真神恐怕还得死人,这点他有预料,如果是这些人攻入了坤王殿的话。

  “死了也好!”

  坤王眼神冷厉,敢攻破他的宫殿,死了就死了,这些人都是叛徒,他也不算心疼。

  谁在接下来死了,谁大概就是攻入神殿的家伙,坤王觉得,这样挺好的!

  此时此刻,他也没心思管那些人了。

  四面八方,这些强者纷纷盯着他,这才让他恼火。

  他已经放弃了攻击月灵和天极。

  有镇天王在,这些混蛋很容易被蛊惑,李宣泄这老东西,心眼都是黑的。

  坤王压下心中的愤怒,环顾四方,冷冷道:“够了!再有人挑衅本王,今日本王不破这大阵,也要让你们一无所获,等着本王报复你们吧!”

  这话一出,镇天王马上道:“听到了吗?他还想报复我们!现在就这么说了,一旦咱们分开了,这家伙肯定报复,老夫倒是不怕,好歹也是破六巅峰,他未必能杀我……

  你们……悬了!

  要我看,现在就干掉他,这样也少个大威胁!”

  天极嘿嘿直笑道:“好,好,干掉他!李镇,一起上!”

  “……”

  “李镇?”

  “……”

  四方皆寂。

  镇天王嘴角抽搐。

  坤王眼神闪烁,陡然喝道:“李镇……李振……你到底是谁?不,冥王是谁?本王之前倒是差点忘了,震王姓氏为何,震王神秘,不知来路,据说和初武有关!

  难道冥王便是震王转世?”

  镇天王无语,无奈道:“疯子的话,你们也信!”

  说罢,看向天极,一脸笑容道:“天极,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天极打了个寒颤,嘀咕道:“没有吧?你不是李镇吗?我记得你弟弟是李震,你是李镇,号宣泄……当年我还说你俩名字一样来着……”

  天极有些不确定了,我记错了?

  不好说啊!

  记忆混乱的很。

  倒是有些记得一些,当年李家兄弟去过西皇府,父皇出面招待的。

  也记得天界破灭,震王死了,这老头好像去抢尸体了。

  天极有些混乱了。

  “你弟弟是李震……”

  坤王众人再次变色,强者交流,哪怕读音差不多,可他们交流,彼此也带着一些精神波动,通过这些波动,还是能分辨出差别的。

  李震……好像是震王!

  李镇……镇天王?

  震王的兄长?

  震王有兄长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此刻,黎渚忽然道:“本王倒是隐约听闻一二,震王来自初武之地,有没有兄长本王不知,可初武之地,当年未破灭之时,强大无比。

  天庭初立之时,倒也有不少初武之地的强者来天界历练,后来倒是少了一些。

  四帝其实和初武之地都有些关联,震王……李震、李镇。李振……”

  他一连说了三人,最终看向镇天王,笑道:“你不是掌兵使!本王好像看过一篇记载,掌兵使有一好友,神秘莫测,难道就是你?

  掌兵使当年对震王刮目相看,难道也是因为你?

  你当年抢走了震王的尸体,难道是为了救他,让他转世重生?

  震王当年走的好像也是初武之道,具体是不是,倒是不清楚,你让他转世,难道是为了不再走初武之道?”

  众人纷纷看向镇天王。

  此刻,月灵也是轻哼道:“我见过他,父皇当年和他谈笑风声,在北皇宫畅谈多日,那时本宫还小,父皇当年还说,要不要送我去他那学道……”

  众人眼神变幻。

  北皇居然让自己女儿去镇天王门下学道?

  镇天王无奈道:“月灵,你认错人了吧?你疯疯癫癫的,肯定认错了,怎么可能!老夫虽然不算年轻,可也不算太老,你还小……你都多大了,难道老夫比你还大?”

  月灵再次哼了一声,懒得理会他。

  别装,就是你!

  之前这家伙在王屋山外坐镇了几百年,她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

  不过……感觉有点熟悉,好像是当年那人,她也懒得再管。

  这人当年和父皇谈笑风声,关系好像不错,算得上她的长辈了……谁知道什么实力,反正父皇不会对太弱的人刮目相看就是了。

  此人实力极强!

  要不是如此,就她这脾气,谁堵门堵了这么多年,她早就让对方吃苦头了。

  众人再次震撼。

  镇天王居然不是掌兵使,这比是掌兵使还让人惊讶。

  他是震王的兄长,当年和皇者谈笑风生……

  这家伙到底什么实力?

  三使当年也是破六的实力,不过都是破六的巅峰。

  可三使,好像也没和哪位皇者谈笑风声多日,然后让皇者甘愿将女儿交给对方教导吧?

  镇天王深深看了一眼天极,那眼神……特幽怨。

  混蛋东西!

  这家伙真的疯了?

  你谁都不记得,你居然记得老夫!

  老夫和你不算熟悉吧?

  和西皇好像也没接触过几次吧,你连你爹都快忘了,你记得老子,这什么情况?

  还有月灵这疯婆子,当年多可爱啊,现在这么不可爱!

  这时候居然还拆台!

  镇天王无奈道:“你们绝对是记错了,老夫不是什么名人……好吧好吧,老夫承认,我是掌兵使的大弟子,本名李越,当年侥幸逃生……”

  说罢,手中出现一柄长枪,叹道:“我以为隐瞒的很深了,可今日不得不说了,免得被你们当对手给干掉了,有人想陷害老夫!

  这是老夫的越武枪,当年的确是老夫抢到了震王的尸体,夺了他的天王印……”

  众人眼神闪烁,乾王微微蹙眉道:“你是李越?”

  “是我!”

  镇天王苦笑道:“乾王,你还记得我?老夫当年和你倒是打过几次交道,师尊不再掌兵之后,隐居山林,我记得你还来过隐居地,师尊将当年的天庭军交给了你们八王……

  那一年,你来此地,师尊将掌兵印鉴交给了你,我就在旁边服侍,乾王还记得吧?”

  乾王微微蹙眉,点头道:“记得!李越当时也是圣人境强者,老夫怎么会遗忘!你是李越……那掌兵使何在?”

  “陨落了!”

  镇天王叹息道:“那一次大战,你们可以避免,师尊是天庭掌兵使,哪能避免!师尊拱卫天庭无数岁月,大战之时,孤身前往天庭,最终陨落,我们这些人只能各自逃生……”

  坤王陡然皱眉道:“李越,本王也见过!没你这么奸滑,李越性格敦厚……”

  镇天王无语道:“坤王,多少年了?万年了!那时候见面,距离现在都有万年之久了……再说了,谁奸滑了?活了上万年,你还以为我们是孩童?幼稚!”

  “李越能有你这实力?”

  镇天王嗤笑道:“幼稚,老夫变强,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都说快万年了!你能进步,老夫不能?当年你也不过初入天王境,如今都能破七了,老夫从圣人到破六,难道这也不行?”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这家伙是李越?

  李越,见过的人不多,但是有。

  掌兵使的大弟子!

  掌兵使多强大?

  当年的破六巅峰,这还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后来八王掌兵,掌兵使就渐渐隐居幕后了,后来恐怕破七了吧?

  他的弟子,万年后出现,破六巅峰虽然强大,可也并非难以置信。

  众人也是头大,这家伙到底是谁?

  天极有些疯癫,别不是认错了吧?

  可月灵也这么说……真不好判断了。

  坤王却是不信他,冷冷道:“你也不用让其他人忌惮本王,你自己恐怕也有破七的实力!你是震王的兄长,别以为本王会信你什么李越,李越恐怕早就死了!”

  “爱信不信!”

  镇天王随意道:“不信算了,老夫说了,你不信,那我没办法!”

  说罢,再次看向天极道:“天极皇子,现在记起来了吗?老夫到底是不是什么李镇?”

  天极忽然感觉浑身发冷,危险……有人在威胁他!

  疯子也怕死的!

  何况……现在老子好像没那么疯了,这打了几架,清醒多了。

  “你……你是李越?好像是……那我记混了?”

  天极喃喃,状若疯魔道:“记混了吗?大概是吧!都过去这么久了……父皇啊,你在哪!”

  天极声音悲戚。

  好惨!

  这个威胁他,那个要杀他,欺负人啊。

  父皇啊,你死了,都不把我放眼里了。

  那边,月灵也是一声不吭,你说记错了就记错了吧,这老家伙到底什么实力,谁说的清楚。

  真要是当年那人,说起来,自己还差点成了对方的徒弟。

  鸿坤是同辈,虽然强大,她还真不怕。

  可和父皇一辈的人物……她多少有几分忌惮的。

  镇天王也不再说什么,心里却是大骂,俩混账东西,老夫自己都不记得了,你们还记得,疯子了不起吗?

  好端端的针对坤王的大势,一下子被破了。

  现在不管大家信不信,起码不会和之前一样,被他蛊惑了。

  因为他可能很强大!

  我强大吗?

  镇天王自问一句,心里骂娘,谁强大了?

  老头子一点也不强大好不好!

  真要强大,就在场的这些天王,我不是一网打尽了?

  还用和你们演戏的?

  在场多少天王……太多了,哪能干的过。

  坤王冷笑一声,心中却是愈加忌惮了!

  这家伙居然是震王的兄长!

  他可是知道震王的,毕竟同为八王,他还是皇子,多少了解一些,乾坤震巽,他这个坤王当年可不算强大,真正排名应该把坤王给划掉。

  那就是乾王,震王……

  乾王和震王谁强,这个也难说。

  如今,乾王还活着,而且也极为强大,他都怀疑乾王有破七的实力。

  当年和他差不多的震王,活着恐怕也有破七实力了。

  而震王的兄长……比他弟弟弱?

  那可不见得!

  李振,是震王转世吗?

  坤王心思百转,居然还挖出了个老古董来。

  当然,震王年纪和乾王差不多,倒也算不上老古董,起码对他而言是如此,可震王的兄长……谁知道什么时代的人。

  别不是真正的初武者吧?

  应该不是,初武者走不了本源的,镇天王可以,应该不是初代的初武者,可就算不是,也有可能是第二代的初武者。

  二代初武者,其中强者可是也不少的。

  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消散了,一个不知道身份,不知道实力的家伙混迹在其中,这时候开战,容易被他捡了便宜,还是考虑清楚了为好。

  镇天王面带笑容,也不说什么,却是扫了一眼天极。

  这一刻,天极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人声。

  “你完了,你快把自己真的逼疯了,你不疯……你爹现世,老子都要打爆你的狗脑袋!”

  “……”

  天极想哭!

  “父皇啊!”

  一声悲戚到了极致的吼声响起,天极疯了,这次是真疯了,父皇啊,儿子苦啊!

  儿子被人威胁了!

  说你活着,都要打爆我的狗脑袋,我是狗脑袋……父皇你是什么?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