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帝尊陨!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 >

  “水镜!”

  “雷动!”

  “……”

  天木林中,诸位真神也是拿出压箱底的手段了。

  地飞真君神兵长剑化为一面镜子,波涛汹涌,镜面中,一头大鱼妖兽在遨游大海。

  在方平意外的眼神下,此刻,镜中水波涌出。

  腐蚀之水!

  禁忌海的海水!

  方平意外至极,禁忌海海水有腐蚀作用,可离开了禁忌海,那就没效果了。

  方平没想到,地飞居然可以将海水蕴藏在自己的神兵之中。

  此刻,海水覆盖了天地。

  哪怕是天木林,此刻也化为海洋,无数植被被腐蚀,瞬间化为乌有。

  雷霆帝尊麾下那位真君,也是召唤雷霆。

  天空中,电闪雷鸣。

  被雷霆帝尊缠住的炎炙,愤怒咆哮,身体被海水覆盖,嗤嗤声不绝于耳。

  地飞的神兵,源于禁忌海,而且还是海中绝巅妖兽妖核和材料打造,此刻那些海水腐蚀的效果更强大。

  其他真君,也是各显神通。

  最弱的地邢真君,这时候都亮出了自己的兵器,一副枷锁。

  枷锁出现,直奔炎炙而去,在炎炙被围杀的情况下,瞬间锁住了炎炙的脖颈。

  “混账!”

  炎炙怒吼!

  地邢居然给自己上枷锁,这是耻辱!

  地邢真君也不言语,面色发白,之前他被炎炙针对,差点被烧毁了金身,此刻还没恢复全盛状态呢。

  他们各有手段,方平有手段也不敢用。

  要不然,此刻的他也许有机会突破帝级的大道,进入他的大道斩他。

  可他不能!

  所以这时候的方平,有些打酱油的感觉。

  当然,手持真神兵的方平,爆发起来,杀伤力也不弱,一柄长剑在他的操控下,围绕着炎炙不断砍杀,杀的炎炙金身之上,出现一道道血痕。

  帝血再落!

  远处,无数人悲鸣。

  末日!

  灾难!

  天木林少不了来寻找机缘的人,可现在,这么多强者肆无忌惮地厮杀,死伤无数。

  那禁忌海海水覆盖下去,没有金身,几乎是瞬间融化。

  有金身,时间长了也得融化。

  这就是海水的霸道!

  “本帝不会死!”

  炎炙再次爆发,如同炙阳。

  非但如此,这次炎炙也是真的怒了,反正都到了天木林了,自己待会腾空而去,这些人哪能追得上自己。

  他要杀人!

  杀谁?

  云生!

  若不是此人,他堂堂帝尊,怎么会落到这地步。

  当着神庭亿万众生的面,他狼狈逃窜,今日之后,神庭恐怕都会流传他炎炙被人追杀的如狗一般的消息。

  他不甘心!

  如同炙阳的炎炙,焚毁了虚空,烧干了海水,崩碎了枷锁。

  在这些真神纷纷吐血之际,炎炙探出大手,手中带着一朵微弱的火花,一掌拍向方平!

  而这一刻,方平亡魂大冒!

  这什么玩意?

  他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

  一旁,地飞真君怒吼道:“退,本源火!”

  这是一位帝级强者,燃烧自己的本源,锻造的本源火。

  方平一旦被沾染上,很快这朵火光会进入他的本源世界,烧毁他的本源。

  极为霸道!

  当然,对炎炙也有不小的损耗,会消耗大量的本源气。

  这一刻,方平是真的见识到了这些上古战法的霸道。

  居然能燃烧本源!

  还没被巨掌接触,他就感受到了威胁,当然,方平觉得,自己未必怕了,他本源气无数,未必无法熄灭这本源火。

  不过到了这时候,他哪会愿意被打中,急忙遁逃。

  一旁,地飞真君也是暴吼一声,神兵变幻的大鱼,瞬间杀了过来,一口吞向巨掌。

  噗嗤!

  巨掌上的火花被吞噬。

  而这一刻,在方平有些骇然的眼神中,大鱼几乎是瞬间被烧毁,接着神兵露出了本体。

  嗤嗤……

  火花在神兵上剧烈燃烧起来。

  地飞真君脸色惨白,咬牙切齿,二话不说,瞬间引爆了神兵,这个没法要了,再不放弃,很容易烧到他的本源世界。

  轰隆!

  一声巨响,一柄真神兵就这么自爆了!

  炎炙巨掌破碎,脸色微微一白,而这时候,雷霆帝尊压根不管方平如何,趁着这机会,一掌蕴含雷霆拍下。

  砰!

  虚空炸出了四层裂缝,四重天破。

  噗……

  炎炙口吐鲜血,有些懊恼,狠狠瞪了一眼方平和地飞,没顾得上再杀他们,他要上千丈之上了!

  不过这一击,他也重创了地飞,不算做无用功。

  方平看了一眼地飞,眼神闪烁了一下,很快压下了一些悸动。

  地飞那是为了保护他儿子,可不是为了保护自己。

  自己别装着装着装出了感情,那就可笑了。

  他杀了云生,再和他老子有了感情,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他有他的立场,他有他的亲情,我有我的!大家终究不是一路人!一旦身份暴露,第一个要杀我的就是他,何来的感情!”

  方平不再多想,脸上却是露出担忧之色,看向地飞。

  地飞真君脸色发白,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方平没再说话,而是迅速和天木沟通道:“怎么还不压制他?”

  “等等!”

  天木分身此刻已经和本体取得了联系,实际上现在相当于本体和方平在沟通。

  “等他们到了千丈之上,那时候压制不会突兀!小友,此次还有事烦请小友帮忙。”

  方平皱眉,迅速道:“什么?”

  “此地禁制,是老朽和另外一人联手布下,待会老朽为小友开辟一条安全通道,小友可以直达千丈之上,甚至万丈……”

  方平心中咯噔一跳,感觉没好事!

  果然,天木继续道:“小友所需做的不多,老朽压制炎炙片刻,小友全力出手,将炎炙打向万丈边缘即可,此事不难!”

  方平暗骂一声,不难?

  开什么玩笑!

  那是帝级!

  而且……自己有暴露的可能。

  他可不敢这时候暴露,找死呢。

  此刻暴露,这里还有这么多强者,不是找死是什么?

  方平心思迅速转动,打向边缘,天木要利用这帝级做什么?

  迅速衡量了一下利弊,方平开口道:“不要对我一人开放,全部!对我一人,我马上会暴露,你先压制我们,也压制炎炙,一起压制,然后瞬间放开对我们的压制,我们必然会联手击杀炎炙!

  我会找机会引导大家,将人打向高空!”

  一个人太突兀了,方平又不傻,天木这老家伙感觉脑袋不够用……

  要不就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方平愣了一下,这老家伙……不在乎自己死活,那代表其实不是太在意万物归一诀,那它在意的是什么?

  没时间给他发愣了,此刻,炎炙迅速破空而起。

  不管不顾,哪怕雷霆帝尊疯狂轰杀他,他也不管,上去了再说!

  这位帝尊,生命力那是真的强大。

  哪怕被人一路围杀,一路追杀,伤势颇重,可战力依旧强大,后方追杀的地奇,差点被他一掌拍裂了金身。

  这也吓得地奇不敢再过度靠近。

  ……

  厮杀继续。

  诸位真神都在喋血,炎炙帝尊也不例外。

  神庭,八千年来,第一次爆发这样的战斗,帝战!

  此刻,众人已经杀向千丈左右范围。

  雷霆帝尊已经有些无奈,看来今日未必能杀了炎炙了。

  此刻,地邢几人已经感受到了压力,周边虚空裂缝强大无比,正在切割他们的肉身。

  方平一脸愤怒,暴吼道:“诸位,他已经受伤,再撑一会,三千丈范围,我们还能撑住,哪怕杀不了他,也要重伤他!”

  众人一听,也是爆发了实力,虚空破碎,纷纷朝炎炙杀去。

  “云生小儿!今日本帝不死,除非你一辈子和这些人待在一起,否则本帝必杀你!”

  炎炙怒吼!

  今天,他被一个小辈逼迫到了这地步,简直是耻辱。

  这次不死,他非要弄死云生这家伙不可。

  真神和帝级作对?

  他就不信云生一直能和这些人待在一起,迟早弄死他!

  “那就杀了你!”

  方平暴喝一声,冲天而起,身先士卒,金身被切割的嘎吱作响,却是不管不顾,浴血朝他杀去。

  轰隆隆!

  双方交手,方平很快被击退,可其他人此刻也杀了过来,其中雷霆帝尊最为阴险,也不管其他人伤势如何,找到了机会就下阴手,陡然一掌,雷霆闪烁,直接将炎炙的一臂炸裂。

  炎炙也是狠人,知道不敌这些人联手,那也是壮士断腕。

  左臂直接断裂开,瞬间落入地邢面前,轰隆一声自爆开!

  一位帝尊的一臂炸开,杀伤力可不低,地邢金身瞬间爆裂了一半,脸色惨白。

  厮杀到现在,双方都有伤势。

  方平这些人,人人带伤。

  这时候的方平,真的佩服老张了,之前在帝坟那边,老张很快斩杀了一位帝尊,他觉得挺简单的。

  可今日,雷霆带着7位真神,围杀一位帝尊,居然难到了这地步。

  ……

  众人继续朝高空飞去。

  方平他们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炎炙见他们速度慢了下来,哈哈大笑!

  “屠帝,你们还不够资格!”

  一群真神想屠帝尊,哪有那么简单。

  哪怕雷霆在,那又如何?

  雷霆这时候不敢和他死磕,风云还没出现呢。

  刚笑完,炎炙忽然晃了晃脑袋。

  不止他,其他人都有些恍惚起来。

  地奇忽然看向不远处的巨大树干,惊叫道:“机缘!”

  是的,机缘!

  这一刻,大树上呈现出一副画面,一位面部不清晰的强者,盘坐在一片绿色大陆上,哪是大陆,分明就是树冠!

  天木的树冠!

  此刻,这位强者开口了,开口讲道!

  讲武!

  “三界未分,武道未现,人类孱弱,不如野兽,天灾,人祸,战争,兽袭……三界之初,人族最弱,死伤无数……”

  “其时,有人误食天地异果,未死,骨骼化为金身,一日锻金身,强大无比!”

  “人族智者参悟,觉人体之奥秘,开启武道,是为初武!”

  “……”

  这位强者在讲初武!

  方平众人此刻都是恍惚,听的如痴如醉。

  人类发现了人体的奥秘,开始想到了进化,那时候还没有武道一说,他们觉得自己是在进行人体的进化,武道其实也的确是一种进化的过程。

  一开始,那位误食异果的人类,是骨骼金骨化,可危险太大,尝试了一番之后,很多人都是爆体而亡。

  能量太强大了,他们承受不了。

  于是,他们选择能量微弱的异果服食,还是有人炸裂。

  慢慢地,初武者发现,进化,得一步步来,不能一蹴而就。

  于是,有人开始锻造肉身,有人锻造骨骼……

  和如今不一样,如今下三品都是在锻造骨骼,中品锻造内腑,高品才是开发肉体极限的时候。

  到了八品境,才会开发到极致。

  可那时候,没人教导他们,这群先驱,初武者,都是自己在尝试。

  各有各路!

  那时候,也是真正的百花齐放的时代。

  有人直接从颅骨开始锻造!

  也有人直接锻造五脏六腑。

  没有什么循序而进,很粗暴的一种锻造方式,强行的那种,死亡率高的可怕。

  千人锻造肉身,死亡率能高达九成九!

  可活下来的,无一例外,都是强者。

  这些人,完成了蜕变,强大无比,昔日强大的兽类,这时候在他们眼中,如同蝼蚁,一拳便能打死。

  人类体会到了这种进化的好处,也不在乎死亡了。

  大量的人开始去钻研武道……

  画面中,老者还在讲述初武的来历。

  如果仅仅如此,众人未必会一直沉迷。

  很快,老者开始讲述这次的主题。

  “初武者,未曾感悟本源,也不曾踏入本源领域。可初武者依旧强大无比,其中至强者可破八重天,极道天帝,也可视为初武者一类,当然,与之不同,极道天帝感悟了本源。

  于是,极道天帝可战皇者,初武者不可。

  初武者,也是一种极道,若是有本源增幅,其中强者也可战皇……”

  众人心惊!

  初武者,战皇者?

  也是,初武者都能击破八重天了,这些人要是掌握了本源的力量,增幅多少倍?

  哪怕只是一倍,那都可以打破九重天了!

  这些人的基础,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而老者,不是为了宣扬初武者的强大,而是在讲道,讲述初武之道,对肉身的开发,对精神力的开发,对气血的开发!

  “人体极限在哪?金身九锻?皇者的九锻,本源的九锻,还都是九锻吗?”

  听老者的意思,皇者也是九锻,可九锻和九锻是不同的。

  虽然都号称九锻,可肉身强度差距如同天堑!

  “肉身,也可进化!初武者,走肉身之道强者最多,灵识开发,那是少数,对肉身开发记载,也是最多。”

  “金身之上,可有更强肉身?”

  “极道四帝中,霸天帝之肉身,可否还为金身?”

  “千年前,老夫和霸天帝切磋,曾击破其肉身一角,露出骨骼,玉骨!”

  老者感慨道:“玉骨,通体如玉,霸天帝可谓是玉人,平日遮掩真容罢了,帝铠锻造,未必是为了增强自身,恐也有遮掩其通体如玉之事……”

  方平听的目瞪口呆!

  玉人?

  铁头?

  霸天帝?

  他想笑!

  玉人……这称呼,风格真够诡异的。

  不过方平还是凝重起来,金骨之后,还能蜕变吗?

  初武者难道就是如此?

  下方,也有强者恭声道:“老师,金骨之上是否为玉骨?如何锻造玉骨?锻造玉骨,能否再次质变……”

  “此事老夫也曾问询霸天帝,霸天帝也和老夫探讨数载,玉骨锻造一法……”

  “……”

  这一刻,方平这些人都好像遗忘了一切,各个都耳朵竖起,他们也想知道!

  这可是极道天帝的锻骨之法!

  霸天帝是谁?

  外界知道的人不多,可神庭都知道,那可是四帝之力,肉身霸道无比的霸天帝,曾和皇者交战。

  老者不出意外,恐怕是九皇中的一位。

  至于是谁……

  方平觉得自己应该猜到了!

  此刻,画面流转,方平在老者身后,好像看到了一头趴伏的大水牛!

  力无奇的老祖!

  水力!

  这是南皇!

  南皇曾和霸天帝切磋过,击破了他的肉身,当然,南皇自己如何,他没说,想必未必占到了便宜。

  此刻,方平这些人都想继续听下去。

  这可是千古难遇的机缘!

  一位皇者,在讲述一位极道天帝的锻骨之法,这要是学会了……

  就在方平还在沉浸在其中的时候,脑海中,天木声音响起:“快,老朽趁此机会,压制他片刻,你们一同出手!”

  方平瞬间清醒,接着暗骂一声,天木这老家伙,果然阴险,它没告诉大家锻骨之法的意思。

  当然,它未必知道,因为方平觉得,传道的话,南皇也许会防着点,或者通过精神力之类的方法来传授。

  可吊人胃口,很难受的,知道吗?

  他也顾不得许多了,这一刻,不止他,其他人也是神情微微一震,接着都是满脸的遗憾。

  没了!

  画面没了!

  唯独炎炙,好像还有些呆滞,他还沉浸在其中,哪怕此刻极为危险。

  可他好像被影响到了!

  此刻,雷霆也瞬间清醒了,看到炎炙的样子,有些惊讶,接着顾不得许多了!

  炎炙……这时候居然迟了一步清醒过来。

  这不是找死吗?

  他太意外了!

  在场的人,谁不是强者,谁没发现炎炙的异常!

  不需要任何沟通,所有人此刻纷纷爆发出最强大的招式!

  方平也是力量爆发,却是有些偏了,由下而上地往上打……简而言之,方平在他下方,这时候一剑直接戳向炎炙的下体,长剑飙射而出,有直接贯穿对方,将炎炙下体戳爆的意思。

  其他人哪管这个!

  纷纷爆发起来。

  炎炙这一刻也感受到了危机,瞬间清醒,眼中好像还带着一些遗憾,好像在遗憾没听到关键的东西。

  下一刻,化为惊悚!

  这时候自己居然走神了!

  “该死!”

  炎炙怒吼一声,自己这时候怎么会走神!

  他刚想爆发,身体却是微微一滞,身后出现了无数道虚空裂缝,都是强大无比,瞬间切割到了他的肉身,将他动作阻碍了一下。

  “不!”

  炎炙再次疯狂怒吼,自己不该走神的。

  玉骨之法,再重要,那也没自己的小命重要,自己居然起了贪婪之心,此刻居然被引诱了!

  可惜,迟了!

  强者出手,何其快!

  雷霆帝尊的雷霆第一时间到达,轰隆一声,将炎炙的头颅炸开。

  地奇真君如同猛虎掏心,直接一爪将他的胸口击穿,其他真君也是隔空轰击,炎炙的四肢除了炸裂的左手,其他三肢也被瞬间打爆!

  到了这时候,方平的长剑姗姗来迟,在炎炙头颅重生的片刻,在他眼神呆滞,接着化为愤怒的眼神下,一剑洞穿了他的下肢!

  “嗷!”

  一声凄厉的吼声传来,很痛苦,不知道是之前的伤势痛苦,还是这一剑太痛苦!

  长剑穿透了他的下体,巨大的力量,带着他朝上方飙射而去。

  长剑替代了他的第五肢,此刻在他已经消失的双腿之间摇晃。

  这一刻,哪怕雷霆帝尊都微微抽了抽嘴角。

  这位置……选的真好!

  “你们……”

  炎炙怒吼声传来,此刻也是受到冲击力影响,残破的躯体朝上方飞速撞击而去。

  一路上,好像没有任何虚空裂缝阻碍。

  眨眼间,上升到了近万丈的距离。

  ……

  此刻,万丈之上。

  坤王分身皱眉,陡然一掌拍向天木。

  天木却是瞬间化为一株大树,树干金色光芒闪烁,甚至隐约间透出了水晶色。

  轰隆!

  这一掌,将大树拍的有些龟裂。

  可没用!

  大树露出人脸,笑了一声,“殿下,你的人……真不听话!”

  万丈之上是禁区,坤王下令过,不许任何人来。

  可此刻,有人来了,哪怕是被动的!

  轰隆一声巨响!

  就在两人下方,好像有东西撞击到了壁垒。

  夹杂着一些痛苦的嘶吼声。

  炎炙在怒骂!

  可下一刻,他骂不出来了。

  下方的炎炙,在自己都茫然中,被上方一根玉色藤条卷住了。

  这一刻,炎炙感觉自己好像穿透了什么,好像听到了熟悉的怒喝声。

  “天木,你找死!”

  那是坤王的声音?

  这是他残留的最后意识!

  接着,已经受伤极重的他,插入下体的神兵,忽然化为了树干,将他串起,精神恍惚之下,他看到了一株大树,忽然在自己本源世界中疯狂生长起来。

  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大的遮天蔽日!

  要撑爆他的本源世界!

  他来不及想这株大树哪来的了,因为本源世界已经撑不住了。

  咔嚓……

  如果此刻有人遨游本源世界,会发现,一颗暗淡的星球上,忽然长出了一株巨大无比的大树,比星球还要大无数倍。

  星球外,坐镇星球的帝尊意识,直接被大树枝干抽成了碎片。

  下一刻,本源宇宙,那颗星球忽然膨胀了起来!

  轰隆!

  星球爆炸了!

  这一声巨响,连本源世界都在颤动。

  这一刻,本源世界中,不少星球上,坐镇的虚影忽然睁眼看向这边。

  甚至有人声传来!

  “帝尊陨落了!”

  “又是一位!”

  “谁死了?”

  “……”

  轰隆隆,巨响不断,本源世界还在震荡。

  而现实世界中,也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传来!

  下一刻,席卷千万里的能量余波爆开。

  如同犁庭扫穴,附近区域,天地都化为了虚无。

  天空,血云瞬间化为血雨。

  帝尊陨落!

  八千年来,第一次有帝尊陨落了在了神庭内部!

  PS:第三章迟点,力不从心,老了,码字码的手发软……

  

  


  • 上一篇:第1060章 机会来了!
  • 返回全球高武目录: 全球高武
  • 下一篇:第1062章 有人死了,有人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