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万丈之上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天木林。

  方平刚下落,远处传来两道破空声。

  下一刻,两道人影出现在方平身边。

  天木林区域无法御空,那也要看对谁,起码绝巅没多少顾忌,只要不飞的太高就没问题。

  看到两人,四面八方,所有强者纷纷躬身道:“见过二位神主!”

  两位神主来了!

  而且还有地奇这样的顶级神主,此刻,谁不忐忑三分。

  刚刚云生才和炎煌发生了冲突,眨眼间,两大神主联袂而来,众人生怕待会此地会爆发大战。

  两位绝巅却是没理会这些人。

  在绝巅眼中,绝巅之下除了少数一些人,都不值一提。

  在场的九品虽然不少,而且也算强者,可也不值得他们去重视。

  “云生。”

  地奇真君看向刚落地的方平,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笑道:“刚刚你登入三百丈以上了?”

  方平点头,恭声道:“侥幸。”

  “修炼哪有侥幸一说!”

  地奇感慨道:“三百丈,看来你的本源道潜力很大,真神应该有很大把握了。”

  一旁,地飞也是一脸意外地看着儿子,有些奇怪。

  儿子虽然很强,可以前虽然强大,可要说有多拔尖,那也未必。

  现在居然真的距离真神只有一步之遥了,这也出乎他的预料。

  当然,武道这东西难说,一朝明悟,本源扩大,增长,这都是常有的事。

  地飞没多说这些,面带笑容道:“让你坐镇天云岛,怎么现在进来了?”

  方平恭敬道:“父亲大人,孩儿在父亲和地奇大人离去之后,觉得应该尝试一下证道,如今本源境已经不足以镇压四方,不入真神,留在天云岛也无用。”

  地飞闻言也不再问,儿子既然距离真神一步之遥,这时候回归神庭寻找机缘,那也是应该有的。

  没再过问这些,地飞精神力一动,屏蔽了四方,出声道:“之前你和炎煌交手了?”

  方平低声道:“炎煌欺人太甚,让驾车妖兽冲撞与我,孩儿一时愠怒,出手斩杀了他的御车妖族。”

  “无妨!”

  地飞倒不是来兴师问罪的,笑道:“既然能敌,那就杀了!火护法哪怕在神庭,炎煌率先挑衅你,被杀也是活该!我水之一脉,也并非不敌他们,无需担忧什么!”

  他不担心什么,哪怕火护法没走,他都未必会担心什么。

  这阶段,火护法真要在,会对他出手吗?

  如今,确定还活着的,可能留在外界的神主有14人。

  而真正可以确定的,其实只有9人。

  其他5人,可能已经进入了天坟。

  9人,他、地奇、地杰、地平……

  9人中,除了他之外,剩下的8人,他交好的强者有3位。

  火之一脉,如今只有一位神主。

  火护法真要对他出手,那其他人必不会坐视,到时候大战一起,神教乱了套,雷霆护法、地杰真君都不会坐视。

  既然如此,那还担心什么?

  儿子能击溃炎煌,那也是实力的体现,谁让他炎炙的儿子实力不如人。

  一旁,地奇也笑道:“贤侄无需担心,等贤侄成就了真神果位,成为神庭神主,火护法归来,也不敢对贤侄如何。老夫看来,贤侄应该快了。”

  地奇的态度,比之前热情了不少。

  悟道涯将开,云生证道的概率大增,这时候得好好拉拢一下。

  两人说着话,方平回头看了一眼天木,好像是有些好奇,询问道:“地奇大人一直在神庭中修炼,大人可知天木是否凝练神果?”

  此话一出,地奇笑道:“神庭中不少人都有这心思,来天木林,都希望能得到天木凝练的神果。不过这些年来,吾等也探查多次,并未遇到神果,除非在千丈之上……”

  地奇补充道:“神果就算要凝练,也只会在千丈之上,可一旦到了千丈,对吾等也是危险,所以这些年来,也很少有人会冒险上去。

  不过教主大人曾抵达万丈之上,好像未曾提及神果一事。”

  天木的神果,哪怕是他们,也会觊觎的。

  这可是可以打造神器的大树,上古第一树,这样的树木结出的果子,可想而知有多重要。

  方平好像有些失望,却也不再追问。

  地飞见状,笑道:“生儿不用担心证道之事,神庭已经决议,开启悟道涯!为父为你争取了一个名额,数日后便可去往悟道涯感悟大道。”

  方平闻言大喜,连忙道谢。

  心中却是思量,这悟道涯对自己有用吗?

  悟道涯,顾名思义,感悟大道所用。

  可他现在,并非大道无法前进,哪怕有所收获,也未必可以转换成实力的。

  当然,这些方平也不会表露出来,继续狂喜。

  地飞和地奇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很快,要方平跟他们一起去神庭,除了天木林,三大宝地中的悟道涯和长生泉都在中央神庭那边。

  很快,一行人离去,方平也不再在这寻找机缘。

  临走的时候,方平侧头看了一眼天木,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有些思量。

  ……

  就在方平离去的同时。

  天木,万丈之上。

  万丈之上,好像又是另一番天地。

  云雾缭绕,能量如云,云海翻滚。

  而在这云海之上,并非空无一物,此刻,云海之上,居然有人!

  一张案几,乃是强者固化而成,凝聚在云巅。

  案几之上,摆放着茶水,中间摆放着棋盘。

  黑白棋子,此刻煞气沸腾,彼此征伐。

  案几两侧,坐着两人。

  一人年轻,一人老迈。

  老者,须发皆白,面带淡然之色。

  青年,面色冷峻,仔细一看,竟与坤王有七分相似!

  就在方平离去的刹那,青年忽然道:“云生有何迥异之处,竟让你暗中分神前往?”

  话落,落子!

  这一子落下,棋盘中,黑色棋子化为一位位强者,瞬间击杀了不少白色棋子化为的强者。

  老者脸色微微一白,很快笑道:“殿下这么多年,还是如此霸道。”

  “哼!”

  青年冷冷道:“天木,八千年了,到了今日,还要做垂死挣扎吗?本王说过,翌日成皇,便是你复生之日,何必呢?”

  “殿下,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老夫……老夫意识诞生不易,也不想轻易死去。”

  老者轻笑道:“殿下这道分身,在此和老夫对弈八千年,殿下并未赢,非要继续耽误下去吗?”

  说着,老者感慨道:“八千年了!这八千年来,殿下越来越强,越来越急躁。纵然殿下炼化了老夫本体,将天木化为殿下分身,又能如何?”

  青年冷冷道:“如何?炼化了你,化为分身,本王再锻造金身,与本体合一,那本王的金身就能超越极限,堪比神器!那时候,本王之身,不会弱于霸天帝!

  虽非极道,可也算极道,天木,你说本王会放弃吗?”

  天木叹道:“殿下野心勃勃,欲要炼化老夫之身,化金身超九锻。又想炼化天帝之道,纳万道而合一,锻造皇者之道。

  有极道金身,有皇者之道,哪怕皇者再生,也未必是殿下之对手。

  可八千年来,殿下真的觉得可以成功?”

  “你若是合作,早就成功了!”

  青年冷哼一声,“天木,本王早就承诺过,一旦本王成皇,必然会复生你!为何拒绝?而今,你灵识将灭,到时候可未必有复生之机!”

  说罢,再落一子,黑子侵吞天下,大量斩杀那些白色棋子。

  每斩杀一枚棋子,青年强大一分,老者虚弱一分。

  方平觉得天木的精神力,只是堪比帝级,却不知,这些年来,被坤王分身斩杀了大量的精神力,帝级……只是一些残余罢了。

  棋盘看起来不大,却是如同一个世界。

  此刻,仔细看去,会发现并非对弈,黑白棋子是在争夺!

  黑色棋子密布四周,白色棋子守护在中央。

  而中央区域,有一棵不大的水晶小树,树上,结出了一颗颗金灿灿的果子。

  双方争夺的是这个!

  棋盘也很特殊,黑色棋子斩杀白色棋子,自身壮大一分,继续厮杀,继续强大,白色棋子岌岌可危。

  这和罗浮山的九长老当日布下的大阵有些类似!

  青年,坤王的分身在炼化天木的精神力,要取而代之。

  夺舍,在武道一说中不存在。

  可炼化了对方的本源,将本源纳为己用,以本源为根本,夺舍……未必就真的不行。

  坤王要炼化天木,夺取了这三界第一树的根基,以天木的树身,和自己金身融合,锻造三界最强金身。

  坤王之野心,超乎想象。

  方平没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假天坟中坤王轻易击退月灵,否则恐怕得震撼。

  坤王分身了!

  此地,他的精神力分身,也是强大无比,压制的天木苟延残喘。

  显然,这道精神力分身强大无比。

  而本体,在分化出如此强大的分身之后,也强大无比,一旦合一,坤王会比他想象的更强大。

  一力诱发了地皇神朝一战,南北之战两次大规模战斗的坤王,岂是寻常天王可比。

  天木化身的老者,有些萎靡,却是依旧面带笑容道:“殿下,胜负尚未可知。不到最后一刻,谁知道谁胜谁负。

  强如皇者,也不敢说每战必胜,何况殿下还不是皇者。

  殿下,近些时日,殿下的分身好像变弱了,老朽倒是有些好奇,殿下又去做什么了?”

  本体不在神庭的坤王,精神力分身没有消散,而是一直保持,这已经强大的可怕。

  可天木还是察觉到了异常,坤王的本体距离此地很远,他的分身也在削弱,而这……就是它的机会!

  逃脱囚笼的机会!

  逃脱覆灭的机会!

  八千年了,从坠落此地的第一天开始,它就被坤王给盯上了。

  若不是当年以自毁一切威胁,恐怕当年就被坤王灭杀了。

  尽管如此,坤王也没放弃,双方以坤王一道分身为约,布下了夺天造化大阵,在这阵内厮杀了八千年!

  八千年前,坤王分身还不如它。

  可八千年后,哪怕一道分身,也快要消灭它了。

  这八千年来,坤王越来越强大了!

  天木甚至怀疑,坤王本体和分身融合,是否可以做到击破八重天!

  “天木,你还没回答本王,云生有何异常?”

  虽然只是分身,可坤王本体在的时候,时常也会过来传输一些记忆,除了近期的事,这道分身的记忆不比本体少。

  他认识云生,不过先前并未多看,可天木和对方接触,他还是感应到了一些。

  而且云生居然可以突破三百丈,这也不是寻常本源可以做到的。

  可坤王觉得,一位非真神武者,会对自己有任何威胁?

  天木笑道:“殿下,你在害怕?”

  “本王害怕?”

  坤王嗤笑道:“你不用激将本王,天木,再有一段时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任你如何挣扎,也是枉然!”

  说着,坤王再落一子,瞬间击杀多道白色棋子。

  而此刻,天木也是精神一震,棋盘中央,水晶小树忽然涌现出大量的能量和一些特殊物质,小树四周,再次诞生了一些白色棋子。

  “哼!”

  坤王轻哼,这是天木的主场,他很难瞬间击杀它。

  天木能和他僵持八千年,全在于它的本体补充。

  若不是想要一株活着的天木,完整的天木,他早就干掉这棵树了。

  此刻,坤王也不再管天木,侧头朝方平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闪烁。

  哪怕对方是真神,那又如何?

  他和天木的战斗,帝级也别想插手!

  不过……天木为何会对此人刮目相看?

  八千年了,这八千年来,来此的强者不少,三大护教,八大护法都来过。

  可天木一直不曾暴露丝毫,今日却是有些异常,为什么?

  对面,天木化身的老者也不再说。

  为什么?

  因为对方接触的强者超乎想象的多!

  极道天帝,李宣泄,苍猫,包括对方本身,那都是异常。

  这样的人物,哪怕不强,也未必没机会的。

  “你在削弱,此刻再多出一位变数,那就是机会!”

  天木活的太久了,它不急。

  不到最后一刻,那就有翻身的希望。

  此刻的它,不急不躁,哪怕损失惨重,依旧步步为营,坤王想炼化自己,痴心妄想!

  哪怕到了最后一刻,它也不是毫无准备。

  ……

  万丈之上的光景,方平是看不到了。

  此刻的方平,因为跟着两位绝巅一起行动,再次恢复了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状态。

  默默跟着两位强者,朝中央神庭飞去。

  ……

  灵皇道场。

  一处如同阁楼般的建筑,呈现在众人眼前。

  此刻,阁楼外,围绕着不少强者。

  “灵皇寝宫?”

  艮王面露疑惑,灵皇寝宫不在这吧?

  那这处阁楼是何地?

  居然在此布下了七重天阵,之前张涛去的那处地方,才是灵皇的寝宫,好像也才六重天阵。

  什么地方,比灵皇的寝宫更重要?

  灵皇宫的宝库?

  可宝库是这样的吗?

  人群中,乾王笑呵呵道:“诸位,谁来过灵皇宫,可知此地是何地?”

  此话一出,镇天王淡笑道:“谁来过?除了月灵,我看其他人大概是不敢来的。”

  灵皇对男人,那是极其厌恶的。

  当然,男人和狗待遇一个样,因为有条狗更讨人厌!

  男人和狗敢来灵皇宫,除非是其他八皇四帝,要不然,轻则重伤,重则直接被击毙。

  镇天王说完这话,不远处,一直盯着坤王的月灵,冷冷道:“本宫可不曾来此!”

  说着,看向坤王,冷笑道:“鸿坤可未必没来过,当年和灵皇宫几位女将关系不清不楚,谁知道来没来此地!”

  坤王脸色冷淡,瞥了她一眼,低沉道:“月灵,休要一而再挑衅,否则你会后悔的!”

  月灵是强,还带着疯子天极,两人联手,都具备天王战力,哪怕天王中的强者也无可奈何。

  可那又如何?

  毕竟只是初入天王境,真以为天王就无敌了?

  镇天王笑眯眯道:“月灵,别去招惹这家伙了!这家伙实力强着呢,续接了鸿宇的大道,起码走了20万米了……”

  “李宣泄!”

  坤王愠怒,又来!

  果然,这话一出,月灵又有发疯的迹象,在她看来,坤王这么强,就是杀了鸿宇,续接了鸿宇的大道导致的!

  不提就算了,一提……月灵又开始疯了。

  坤王脸色铁青,该死的家伙!

  若不是分身留在了神庭,他合一之下,此地谁是自己对手?

  现在李宣泄一而再挑拨自己,真以为自己怕了他?

  镇天王笑呵呵地看着他,也不在意。

  其他人却是懒得管他们,艮王皱眉道:“这里有七重天阵,想要打开,可没那么容易!”

  七重天阵,爆发气血伤害960万卡,近千万卡!

  有几人可以承受的?

  在场的,有人具备破碎七重天阵的实力吗?

  镇天王?

  坤王?

  镇海使?

  大道走到了10万米,基础气血,少说也有65万卡以上。

  三倍的增幅之下,最弱的天王强者,也堪比九品520万卡的气血伤害,这是最弱的那种,实际上天王强者都不会弱,七锻金身都少,一般都在九品境淬炼到了八锻金身。

  到了绝巅之后,金身再淬炼强大,上限增幅不大,不过也比一般的强者要强。

  可万的跨越,这也不是小数目。

  在场众人当中,三使有希望,乾坤二王有希望,其他人几乎都没达到这个层次,而那些人,在他们看来,也只是有希望罢了。

  而且三使除了镇海使,掌兵使和掌印使好像都有点异常,他们能达到这个境界吗?

  镇天王也不在意,再次笑道:“大阵就在这,搞不好九皇印就在这里面,或者灵皇的神器?又或者灵皇的道诀?七重大阵,怎么也不会守护太差的东西,诸位,不如联手破开大阵?”

  众人不语,大阵在这,大家联手也能破除。

  可谁打头阵?

  他们还在想着,镇天王懒洋洋道:“让三圣和二王去联手试探一下如何?这五个家伙,都不是天王级武者,可联手之下,也堪比两位天王级武者了,让他们给咱们探探路。”

  此话一出,三圣和二王都是脸色铁青!

  让我们去探路?

  七重天阵,哪怕真的天王都有陨落的危机,何况他们还不是,只是联手之下,战力达到了天王级。

  镇天王,黑了心了!

  当然,这老家伙本就是黑心肠。

  此刻,天植王幽幽道:“本王倒是觉得,让武王去探路更好!武王这些时日,频频出手,本王看他恐怕要恢复伤势,融合六道了!”

  武王这几日出手了!

  就在昨日,武王和战王突然出现,联手袭杀罗浮山的帝尊,罗浮山那位可是接近圣人级的强者,结果差点被张涛打死!

  就算没死,最后罗浮山还是折损了一位绝巅。

  现在,罗浮山和其他几处界域之地联手了,抵挡张涛的袭杀。

  这样的人物,天植王觉得有必要多重视一些,免得张涛真的融合了六道,成就天王,那时候,人间界就有两位天王强者了。

  镇天王笑道:“你去找好了,找到了那就让他来,老夫不会拦着。”

  张涛藏在哪,谁也不知道。

  遇到了,那就是大战。

  天植王敢一个人去找吗?

  他虽是顶级的圣人,距离天王不远,可战王和武王联手,顶级圣人都未必保险。

  正说着,坤王忽然有些不耐烦道:“少废话!李宣泄,你不想本王现在抽身去猎杀人间真神,联手,打开此地大阵!”

  他不想等待了!

  神庭最近好像频频出事,而刚刚,他有点不详的预感,要知道,到了他这个境界,心血来潮之下,这种感应是极为重要的。

  恐怕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他哪能再等下去!

  可七重天阵中的宝物,他也想知道是什么,若是对自己有空,那也值得出力去破阵。

  镇天王感慨道:“年轻人啊,就是急不可耐!破阵,急什么。关键破了这七重天阵,老夫担心里面还有八重天阵,那就真的麻烦大了!”

  “真要是八重天阵,那大概就是灵皇金身所在了!”

  坤王哼了一声,怎么可能。

  还八重天阵,皇者布置八重天阵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ps:下一更迟一点,老鹰有点事要办……嘤嘤嘤,卖萌告饶……

  :。: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