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杀云生,入天云

所属目录: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就在方平继续和云生闲谈套话的时候。

  里面,不欢而散!

  狡愤愤不平地走了出来,狰狞的大脸上满是愤怒!

  “明廷大人让你们停战,那就得停战!本座一定会如实回禀大人,蟹王,你如此霸道,等着明廷大人找你清算!”

  后方,蟹王化身的中年,脸色阴沉的能滴水。

  天狡是疯了吗?

  让它退兵就算了,居然还要让它赔偿天云岛的损失!

  这太让它意外了!

  何止它,此刻,云飞真君(上一章串角色了,已更改)都意外的不行。

  停战就行,什么赔偿不赔偿的……我不在乎啊!

  天狡怎么回事?

  哪有这么帮忙的!

  云飞真君真想撕开它的脑袋看看,看看它怎么想的,这真的是明廷真君说的?

  他有些不信!

  很快,云飞真君忽然有些懂了,就在此刻,狡一边骂着,一边朝他传音道:“云飞真君,若是蟹王不肯赔偿,那属于明廷大人的那一份……恐怕得天云岛来出了!”

  此刻,云飞真君顿时懂了。

  心中有些哭笑不得,这是敲竹杠?

  合着蟹王赔偿损失,不是赔偿给他们的,而是赔偿给明廷真君的,或者说赔偿给它天狡的?

  胆子倒是不小!

  一个非真神,居然敢勒索真神。

  可此刻,云飞真君却是有些意动。

  看蟹王的意思,停战还是可以的,赔偿那是不可能。

  事情就这么僵持下去,对他不利。

  不如……自己拿出一部分宝物,打发了狡算了。

  大不了日后再去找它清算好了!

  要不然,这么僵持下去,把蟹王惹怒了,接下来大战继续,自己哪有机会回归神教。

  就在这时候,狡忽然看向蟹王,冷哼道:“蟹王大人,现在本座要离开了,你不会半道上杀妖泄愤吧?”

  蟹王脸色愈加难看了起来!

  狡有些过分了!

  它一个非绝巅,此刻频频挑衅它,真以为自己不敢杀它?

  不过狡的本意可不是找它麻烦,环顾一圈,忽然道:“云飞真君,你要不护送本座一程如何?本座毕竟是明廷大人的心腹,此次也是为了说和而来,一旦死在了半道上,明廷大人可不会考虑是蟹王杀的还是天云岛杀的……”

  云飞真君皱眉,他都想拍死这只妖兽了!

  让本座护送你?

  开什么玩笑!

  天云岛没有真神在,一旦蟹王进攻天云岛,很有可能攻破,那时候地奇真君是出手还是不出手?

  他可不能离开这!

  狡好像也意识到过分了,大大咧咧道:“云飞大人为难那就算了,这样吧,让这个……这个云生送本座一程,他是你儿子,你天云岛想必也不会借机杀妖栽赃吧?”

  云飞真君只能说这金甲兽想多了!

  他怎么可能这时候节外生枝!

  可这天狡贪生怕死,又贪财,偏偏明廷真君相信它,这也让云飞真君头疼。

  此刻,云生开口道:“父亲,那孩儿就送天狡统领离开,父亲放心便是。”

  他也想探探底,探探明廷真君的底,探探狡的底,探探战无的底。

  送他们一程无妨,蟹王恐怕是不会出手的。

  哪怕出手,针对的也未必是自己。

  云飞真君闻言考虑片刻,微微点头道:“那生儿送天狡统领他们出万里海域。”

  “孩儿知道了!”

  万里,这也是一个界限。

  太远了,也很容易迷失在禁忌海中的。

  父子俩说着话,狡再次传音道:“云飞大人,这赔偿一事……”

  云飞真君差点没忍住,此刻,狡又传音道:“蟹王恐怕是无心再战了,本座也算是为云飞真君解了燃眉之急,这次更是劳师动众,难道连区区赔偿都无法满足?”

  云飞压下心中的火气,迅速传音道:“天狡统领安心,云生送统领离去,会让统领满意的!”

  狡得意洋洋地点点大脑袋,一副我让你儿子送我,就是让他带着好东西一起去的意思。

  云飞真君心中轻哼一声,现在由你张狂,等自己解决了目前的麻烦,有你好看的!

  明廷真君?

  很强吗?

  是,明廷真君起码有真神七八段的实力,可实力撑死了和地奇相当。

  神教近期要不是混乱不堪,以神教的实力,区区明廷真君也敢在苦海张狂!

  云飞真君没再多说,召唤云生到身边说了几句,很快便目送众人离去。

  ……

  岛外。

  狡迈着大步,一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态度,嚣张地带着大队妖族离去。

  此刻,队伍中只有方平和云生是人类,云生也下意识地和方平走到了一起。

  走着走着,方平传音道:“道兄不用生气,天狡就是这性格,性格粗莽,并无太大恶意。小弟在天狡这边还有几分薄面,道兄有何想做的,可以通过小弟转达。”

  云生略显意外道:“战无兄……云生并无小觑之意,不过战兄只是金身境,天狡统领好像对战兄刮目相看?”

  方平自嘲道:“也没什么,天狡统领……实力强悍,性格却是鲁莽。小弟毕竟比这些妖族多一些见识,说起来……算是这些妖族的军师吧!”

  云生了然,难怪!

  他就感觉战无这个八品境地位有些高了,狡好像对他刮目相看,那些九品妖族好像也不敢招惹。

  现在倒是明白了,感情狡把战无当军师来用了。

  方平说了一阵,众人也远离了仙岛,方平忽然道:“云兄,你灵识不曾转化为神识吧?”

  云生微微蹙眉,很快笑道:“当然不曾。”

  所谓神识,就是精神力万赫的意思。

  方平点头,这就好,虽然自己也知道,问问更放心。

  达到了万赫,古武者一般都有一抹灵识留在宗门中。

  一旦死亡,很快会被发现的。

  没到这地步,死了就死了。

  而且到了云生这境界,也不会有绝巅的分身在身,无他,没必要。

  绝巅分身,弱的只有弱九品实力,强的,那也不会超过云生自身实力。

  而且如此强的分身,精神力最少也要切割千赫左右。

  对强者而言,切割这么多,几乎不可能。

  方平又道:“那再冒昧问一句……”

  方平有些迟疑,传音道:“小弟说这些,道兄不要误会!我曾……曾听闻……道兄……可能和神教有关,道兄可否引荐小弟一番,进入神教……”

  此话一出,云生脸色剧变!

  他怎么可能知道?

  云生下意识地就想杀人灭口,可看到前方的狡,还是压下了这样的冲动。

  眼神闪烁了一番,他杀方平没问题,他也不怕狡,狡未必就是他对手。

  可此地还有大量的妖族,九品的也不少。

  一旦出手,恐怕无法全部灭杀它们。

  就在他沉思中,方平一脸诚挚,再次传音道:“道兄不必担心,神教并非邪教,而是天庭正统!三界谁不知道,神教才有资格继承天界正统!”

  神教,还真和地球的邪教地位不一样。

  邪教,在地球那是人人喊打。

  在禁忌海和地窟,却不是如此。

  神教就是神教,没什么邪教一说,这是地皇儿子建立的,八王建立的,三界没有比神教更正统的上古势力了。

  既然如此,那当然算不得人人喊打。

  之所以隐藏,那也是坤王有自己的目的,不愿意太过张扬罢了。

  也是为了防止势力太大,让人忌惮,联手对神教出手。

  云生不动声色,压下了悸动,传音道:“道兄误会了!”

  “怎么会,和我说这些的人,地位很高,我觉得他不会骗我……”

  云生挑眉,语气带笑道:“是吗?战兄说说,谁告诉战兄我和神教有关?”

  方平一脸认真道:“地慧真君!地慧真君之前路过碧水岛,说我资质还不错,有望真神境,问我想不想成为碧水岛主……

  当然,之前地慧真君还是江月岛长老,那时候小弟也不曾多想。

  地慧真君曾说,若是想,找不到她的话,可以来天云岛找云家。

  那时候还没什么,可后来,地慧真君在外域暴露了身份,乃是来自神教的神主,战无不得不多想几分……”

  地慧有身份的,不是凭空冒出来的绝巅。

  她也是海外仙岛中江月岛的长老,不过地慧死后,江月岛就散了,现在已经被一位绝巅妖族霸占。

  死无对证……方平不介意用死人来撒谎。

  何况,他在云生的大道中,看到了地慧的身影,显然是见过地慧的。

  既然如此,也许真的能骗点东西出来呢。

  方平说的一本正经,云生脸色却是一变再变。

  地慧神主说的?

  地慧神主在神主当中算较强的,他的确见过,对方是江月岛长老,甚至还来过天云岛,知道父亲的身份。

  可她看中的人,为何要让他来找自己?

  要知道,地慧也是有自己麾下势力的。

  云生有些不懂!

  可战无说的也没什么问题,也许是……天云岛地方固定,地慧麾下势力行踪不定,所以才让战无来找自己,带他入神教?

  这么一想,倒也对的上。

  通道,不是任何势力都有的。

  唯有护法所在的势力,才会有通往神教的通道,哪怕地慧这样的强者,也得寻找神教的唯一对外通道才行。

  之所以如此,也是担心被人渗透。

  帝级强者有通道,那是帝级不容易死,也不容易被人窥探虚实,一般帝级都是一方最强者。

  而绝巅,那就未必了。

  江月岛岛主并非神教护法,地慧一旦在江月岛建立通道,很容易被那位帝级发现。

  想到这些,云生心中思绪万千,很快再次传音道:“战兄恐怕真的误会了……”

  方平诚恳道:“我知道云兄不放心我,可我要是真要出卖云兄,早就告诉明廷真君了!云兄听我说,明廷真君这次之所以让各方止戈,其实就是为了等待接下来的大战!

  明廷真君和人王方平,王屋山青画,委羽山姜宇,伪朝多位真神……达成了一致。

  半月后,联手攻入神教!

  这事,也是狡无意中所说,它相信我,所以也不曾想过我会泄密。

  小弟原本也衡量再三,要不要说,可明廷真君毕竟只是外来户,他不会在苦海长留,若是一直跟着他走下去,和神教为敌,小弟怕自己迟早会死于非命!

  此刻,小弟也是走投无路,只能寄希望能借此买命,云道兄若是真和神教有关,哪怕道兄无意引荐小弟,那也无妨,只求日后神教正式出山,小弟若是还活着,能记起今日之人情……”

  这一番话出口,云生脸色都变了。

  联手攻入神教?

  真的假的!

  “战兄,此事当真?”

  方平笑道:“云兄,当然是真的!而且云兄如此急切……小弟希望云兄日后能照拂一二。”

  云生这么着急,自然是暴露了身份。

  实际上云生觉得,都到了这地步了,恐怕也暴露了,再装下去没必要。

  此刻云生也不多说,再次道:“战兄,真的如此,你没欺骗我?”

  “当然!”

  “消息可信吗?”

  “狡说的,我觉得可信。”

  “知道原因吗?”

  云生不解,为何会如此?

  方平想了想才道:“具体的我不清楚,好像和坤王殿有关,据狡所说,神教总部有座坤王殿,大殿常年封闭,里面好像有各方都需要的东西,所以才导致各方联手。”

  此话出口,云生信了。

  这要是对神教不了解,不会知道这些事的。

  而且坤王殿的确神秘,他父亲都不敢靠近,何止他父亲,师祖在的时候,去了神教,也不敢贸然靠近坤王殿。

  坤王殿中有好东西?

  云生心中心思泛起,接着又想到了很多。

  这消息,极为重要!

  自己是只和父亲说,还是……借此机会,和雷霆护法接触,在神教中将自己的地位更上一层楼?

  这么重大的消息传回去,奖励必不可少!

  也许自己也可以趁机完成真神的蜕变,在神教拥有自己的一方国度!

  如今神教神主陨落许多,很多国度已经无主,这并非难事。

  至于战无……大不了给他一点好处,恐怕战无已经很满足了。

  心狠一点,直接干掉他,那也没什么。

  他在想着,方平却是继续道:“云兄,小弟对神教真的向往至极,小弟不敢让云兄说一些机密,可否说一些神教不太重要的事,对神教这样从上古传承下来的天庭正统,小弟太好奇了……”

  云生微微蹙眉,想了想道:“战兄,你能否确定他们具体行动的时间,或是计划?”

  他还需要战无!

  现在只是知道一个大概,消息不确定,他需要更多的讯息。

  方平笑道:“云兄,我会尽力去做,可是……”

  云生知道这家伙不见兔子不撒鹰,很快道:“其实也没什么,战兄既然是地慧神主看重的人,那迟早也是神教的一份子。

  神教的阶层分布,战兄应该已经知道,就是护教、护法、神主。

  而在神主之下,便是各方本源、金身了。

  神教所在的地方,被称之为神庭……”

  方平打断道:“我记得当年的妖皇神朝,也被称之为神庭。”

  “是,毕竟妖皇神朝和地皇也有关,名称一致不奇怪。”

  云生倒是不太在意,这两者本来就有很大关系。

  “神庭所在,是一片天界残址,实际上保存相当完整,很庞大,大的超乎你的想象!”

  “……”

  云生说了不少,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讯息。

  当然,也不全是,也有一些好处,诱惑方平,这也是他们的惯用手段。

  “神庭有一处悟道涯,据说是当年天界最高的一片地界,如今的无涯山,也号称是天界一处高地,实际上只是皇者路过,随手留下了一片刻印罢了。

  而神庭的悟道涯,那是真正的有皇者长期闭关,大道神韵还在。

  在那,你可以更快地感悟大道,更快的明悟大道,甚至破道!

  战兄日后若是入了神教,功勋足够的话,进入悟道涯,真神恐怕真的有望。”

  说起悟道涯,云生也是羡慕无比。

  可惜啊,那地方只有神主以上的强者才有资格去,哪怕神主去的时间也有限。

  说是方平有机会,实际上几乎不可能。

  方平听的也是脸色变幻,还有这好地方?

  这和狡说的倒是差不多,它说无涯山就有这效果,现在看来,未必是空穴来风了。

  聊了一阵,方平忽然道:“云兄,你平时与云飞真君如何相处?”

  云生都愣住了!

  什么意思?

  你好端端的问这个干嘛?

  方平面带诚挚笑容道:“我是怕,怕……神教无父无子,若是如此,我这种弱者去了神教,恐怕也难以生存,所以想……多了解一些。”

  云生闻言这才释然,笑道:“当然不会!我与我父感情极其深厚……”

  他说了一些日常相处的事,心里却是无语。

  父子和神教有必然联系吗?

  在神教,你得罪了人,没靠山,死的很快的。

  方平听了一阵,又道:“云兄,那你有一些知己好友吗?或者说,你去了神教,那边可有朋友招待……”

  云生都快暴走了!

  这个和你有关系吗?

  你到底是想了解神教,还是想问八卦?

  方平再次解释道:“我是怕神教内部不睦,而且……说实话,最近也有几人联系过我,给我的感觉有些像神教中人,小弟又不敢确定,其实就是怕发生了误会,产生了冲突。

  其他人就算了,若是云兄的好友被我所伤,或是明廷真君所杀,那以后我和云兄恐怕也有一些不睦……”

  云生隐约觉得有些不妥,可此刻,犹豫片刻还是道:“我在神教也有几位好友,都是一些神主后裔……”

  说着,说了几人,又补充道:“不过他们一直都在神庭,不曾出神庭!战兄若是再遇到有人冒充神教之人,杀了也无妨!”

  “那行。”

  方平继续道:“云兄在神庭可有家室,可有后裔?”

  “……”

  云生眼神不善,有些冷厉,你到底想问什么?

  这些轮得到你来管?

  方平苦笑道:“小弟怕和嫂夫人发生冲突,或者和云兄后裔产生不睦……”

  “战兄多虑了!”

  云生脸色冷淡,冷冷回应道:“我辈修士,地为床,天为被,除非不得不留下后裔,否则道侣也不必强求!”

  家室,在很多人眼中,那都是拖累。

  倒是后裔是必须的,强者们怕自己一生所学,都便宜了外人,一般都会留下后裔。

  至于道侣……真正在意的人不多。

  生下了后裔之后,很少有人会去管这些,有的干脆自己弄死了,这都是常见的。

  “没家室……”

  方平点头,这就好,要不然这进了神教,第一时间就是被你那不知道多大的老姑婆老婆缠住了,那我怎么办?

  “道兄多久进神教一次?”

  “……”

  云生止步,看着他,脸色有些难看,“战兄,有些事,问多了未必是好事!战兄也是金身境,不觉得问的太多了吗?”

  一点分寸都不知道!

  亏他之前还以为战无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这种人去了神教,活不过一月!

  方平拱拱手,笑道:“道兄不必生气,小弟再问一句,道兄可有神兵……”

  云生脸色漆黑!

  “战法擅长什么?”

  “……”

  云生脸色已经难看的吓人了,这算什么?

  问神兵,问战法,这算什么?

  方平笑道:“道兄不说也无妨!”

  方平说罢,退后一步,喊道:“狡兄,出手!”

  战法、神兵,一旦出手,那自然暴露了!

  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了,现在让他动用战法和神兵,自己模仿他的能量重组方式,夺取了他的神兵,如此一来,那也差不多了。

  实在瞒不住,再想办法混入就是了。

  就在方平退后的瞬间,狡已经咆哮着杀来了!

  至于之前带的那些妖族……现在都被狡给支开了,之前云生和方平聊着,倒是没太在意。

  此刻,云生也是愤怒无比,天狡觉得它能留下自己?

  至于战无……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自己并未翻脸,为何他要翻脸?

  尽管愤怒,狡杀来了,他也不得不反击。

  一柄长剑从三焦之门中飞出,化为一道长龙杀向狡。

  方平看了一眼,九品顶级的神兵,走的算是正统路线,精神力和肉身都不算太突出。

  战法还行,大概是他自创的,给方平的感觉,增幅大概在3%到5%之间,不算差了。

  力量掌控度不算太低,85%大概是有的。

  很快,方平骂道:“狡兄,小心点,那套战甲别打碎了,打碎了你负责修补吗?”

  这打碎了,云生出去一趟,换了战甲,他爹难道不奇怪吗?

  狡闷吼一声,这家伙很强的,我哪控制的了!

  方平又观看了一阵,此刻见云生好像要跑了,方平笑道:“差不多了,别走,咱们聊聊!”

  话落,方平单手抓出,直接抓破了虚空!

  这一抓之下,虚空破碎和以前不同!

  破碎了一层,两层,三层……

  看到这一幕,云生脸色剧变!

  随手一击,打破了三重天!

  这不是八品!

  打破三重天,最少需要60万卡气血的破坏力!

  弱绝巅,力量掌控度低一点,都未必可以做到!

  在他震撼的眼神中,第四重天隐约间都有破碎的意思,不过还是未破碎。

  方平已经一抓而下,直接抓住了他的肉身,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方平慢条斯理地拿走了他的神兵,褪下了他的储物戒,剥离了他的战甲。

  接着如同揉搓面团似的,直接将他揉搓成了肉团。

  然后方平将肉团直接丢进了还没封闭的三重天中,肉圆刚进入,三重天内部爆发出无数黑色裂缝,几乎是瞬间,肉团彻底消失!

  三重天,任意一道裂缝都具备60万卡气血的破坏力。

  哪怕方平进去了,也都小心,时间长了,也要被切割成碎片。

  至于云生……一道就足以将他切割成碎片了。

  空间闭合,下一刻,方平化身云生,看向一脸呆滞的狡,狡被吓到了!

  和它实力差距不大的云生,就这么被厨子弄死了,它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

  方平笑容灿烂道:“狡兄,别怕,我不会这么对你的。”

  狡颤抖了一下,这语气……让人真的不自在!

  “狡兄,那我就先走了,回去见我的‘父亲’!”

  方平笑的灿烂,拱手道:“天狡统领,后会有期!这几日,统领多活跃活跃,别给其他人闲下来,等我归来,大家一起发财!”

  狡大脸上露出一抹欢喜,接着化为讪讪,真的可以跟你一起发财?

  你找到了我老祖宗,真的给我?

  总觉得你没这么好!

  方平却是不管他,转身离去,我要去邪教总部了,希望这次可以有点收获。



上一篇:
回首页: 全球高武
下一篇: